[F/GO][翻譯] 崔斯坦幕間翻譯(3)

看板 Typemoon
作者
時間
留言 59則留言,35人參與討論
推噓 37  ( 37推 0噓 22→ )
我找不到地方分段 一口氣直衝結局吧!!! -------------------------- (迦勒底 控制室) 高文 「聽說有警急集合,馬上趕了過來!」 蘭斯洛特 「呣,我第二名嗎。 蘭斯洛特報到。」 貝迪維爾 「您招喚我嗎?御主。 ……現在是......」 莫德雷德 「喂,怎啦怎啦? 現在是包括我以內召集所有圓桌的人嗎?」 瑪修 「是! 向各位報告現在的情況。」 「崔斯坦先生他—— 靈子轉移到其他時代不見了。」 莫德雷德 「哈啊? 連御主都丟下自己跑走嗎?」 高文 「在那之前,他自己有辦法進行靈子轉移嗎?」 「我以為我們只能在有御主同行的情況下 進行靈子轉移......」 達文西 「這個嘛,是有幾個鑽漏洞的方法沒錯。 不過,這次並沒有那種跡象。」 「崔斯坦就好像被誰抓走一樣, 靈基忽然就咻地消失了——」 「等我們發覺時,已經有一個奇怪的特異點開始形成。」 「不對,還不到特異點的程度。 甚至連名為歷史的布料上的污漬都稱不上。」 「真要說的話應該是棉絮。 只要稍微有一陣微風,就會從歷史上剝落消逝。」 「……換句話說,在那上頭的人也是。」 「崔斯坦現在的情況, 就和那根棉絮的狀況同樣危急,的意思。」 圓桌全體 「……。 ……。」 『你們願意和我去嗎?』<<< 高文 「當然。」 蘭斯洛特 「請交給我,御主。」 貝迪維爾 「請讓我同行。」 莫德雷德 「……。 ……。」 「啊— 我就不用了。 反正放著不管他自己就會沒事了吧。」 高文 「莫德雷德…...原來,你又去亂撿東西吃...... 把身體......」 「畢竟是以狂犬怪貓聞名的貴公......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嗎......」 蘭斯洛特 「什麼?」 「莫德雷德卿肚子痛嗎? 是夏天吃冰吃太多了嗎?」 貝迪維爾 「難不成是之前崔斯坦卿的箭 不小心誤射到你在記恨嗎?」 「那只是個不幸的意外罷了,沒錯。 崔斯坦偶爾也是會犯下那種失誤的。」 莫德雷德 「才不是勒——! 你們這幾個嘴賤三重奏!」 「然後貝迪維爾, 你剛剛說的誤射,是最近那個嗎?」 「想說背後好像突然被砍一下, 我就覺得奇怪勒——!」 瑪修 「本人沒察覺嗎......」 貝迪維爾 「(不該說的......!!)」 莫德雷德 「不是啦,是因為我有種不好的預感啦。」 高文 「……呣。卿的預感像野生動物一樣, 只要覺得”就是現在!”那就一定會中......這下又更不妙了。」 「以前卿不是也走運對上沒空治療、 滿身瘡痍的我過嗎?」 「明明平常連夜晚也不會輸的,結果意外落敗的時候, 讓我不禁怨恨起自己的倒霉呢。」 瑪修 「……!」 莫德雷德 「你那個不叫倒霉,叫失算啦。不全力抵抗 選擇優先讓王逃跑的人是你吧。」 「你那個只裝肌肉的腦袋如果能更聰明一點, 說不定我還會稍微苦戰一些些呢。」 高文 「哦?」 「稍微苦戰一些的意思是, 難不成貴公的頭掉了也能動嗎?」 瑪修 「那、那個—! 那個呃呃——!」 莫德雷德 「……啊— 冷靜點,瑪修。」 「我們沒有要打架。 這是圓桌笑話啦,圓桌笑話。」 『這個圓桌笑話對心臟不太好啊!?』<<< 達文西 「就是這樣。打架和記恨是不好的。」 「就用黑色幽默把它輕輕帶過吧。」 莫德雷德 「那就回到正題吧。 總之我不去。」 「因為我有種我不留在這裡反而不好的預感啊。」 高文 「……原來如此。」 蘭斯洛特 「那麼就我們三個人去吧。」 貝迪維爾 「贊成。」 「把崔斯坦救出來, 然後把那根棉絮消滅掉吧。」 達文西 「……棉絮只是比喻唷? 保險起見,先聲明一下。」 『總之我們走了!』<<< 『去救出崔斯坦吧!』 莫德雷德 「喔喔,快去吧! 放心吧,我會去替你收屍的!」 達文西 「 (御主名字)君如果變成屍體 那可是世界性的浩劫啊。」 「那麼快進入棺艙(coffin)吧。 立刻開始救援圓桌的騎士 崔斯坦!」 (進入靈子轉移) 高文 「這裡是......!」 貝迪維爾 「…………」 蘭斯洛特 「不會錯......這裡是聖都卡美洛城。 不過怎的,一個人都沒有。」 瑪修(視訊) 「沒有發現任何可能的敵性反應。」 「……不過,從那裡直走正前方 發現一名疑似從者的反應。」 高文 「那個反應應該就是崔斯坦卿吧?」 瑪修(視訊) 「這…...因為靈基數值一直跳動, 完全無法穩定下來,所以無法確定。」 「請各位小心。 御主也是,千萬拜託。」 蘭斯洛特 「一直待在這事情也不會有進展, 好,直接過去招呼他吧!」 「我上了......!」 (衝刺) (錚。) (斬擊) 高文 「!?」 蘭斯洛特 「——!」 貝迪維爾 「怎麼回事!?」 (崔斯坦出現) 崔斯坦 「……。 ……我在這恭候各位很久了。」 瑪修(視訊) 「崔斯坦先生......!」 『這個氣氛......』 『有點......不太對勁』<<< 崔斯坦 「御主。 我——我是不對的。」 「早在我認為屠殺無辜民眾沒有錯的那一刻起, 我的名字就該從英靈座上除去才對。」 「“反轉”什麼的不過是種藉口。」 瑪修(視訊) 「難不成,崔斯坦先生。 您想起了第六特異點的記憶嗎......!?」 『那不是你!』<<< 『你不是被反轉了嗎!?』 崔斯坦 「不,那才是真正的我!」 貝迪維爾 「……我是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崔斯坦卿,快點清醒過來。 無論那是怎樣的惡行,沒有什麼罪是無法償還的。」 「只要那個人還有懺悔的心, 即使不可能被原諒,至少贖罪的權利是在那人的手上。」 崔斯坦 「——貝迪維爾卿,我的同胞, 貴公不了解。」 「我剛才親身體驗了“反轉”後的自己。」 蘭斯洛特 「……!」 高文 「……你說什麼?」 崔斯坦 「因此我才明白了我不懂愛的理由。」 「像我這種惡鬼,本來就不該得到愛。」 「該死的人是我, 來吧,請不要留情全力的消滅我吧。」 「像我這種愚蠢之徒, 應該由身為朋友的貴公們取下首級。」 高文 「發瘋也要有個限度,崔斯坦卿! 怎麼可能因為那種理由就對你刀劍相向——」 崔斯坦 「那,我就殺了御主。」 三人 「!」 崔斯坦 「沒什麼好驚訝的。」 「我剛才就已經說了,“反轉”才是我的本性。 既然如此,耽溺於邪惡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錚!) (斬擊) 蘭斯洛特 「……!」 「御主。」 「雖然不清楚他發生了什麼, 總之先讓我把他停下來吧。」 高文 「你說的是。......崔斯坦卿,貴公的瘋狂 對我們而言絕非身外之事。」 貝迪維爾 「……真的是拿他沒辦法。」 「御主,請退後些。因為接下來的戰鬥可能會有點—— 不,是兇狠到令您吃驚的地步。」 「我的銀腕絕不會手下留情。 讓我把那個妖弦連同嘆息的源頭一齊斬斷吧。」 (進入戰鬥) (刀劍碰撞) 蘭斯洛特 「——!」 高文 「吃了那麼多攻擊居然還不倒下嗎!? 貴公的那個耐力究竟......!」 崔斯坦 「除了“反轉”以外, 我還被賜予了“淒烈”和“不夜”的祝福。」 瑪修(視訊) 「賜予……!? 究竟是被誰!?」 「至少不可能是獅子王, 那個人早就已經消失了!」 崔斯坦 「是誰呢?我也不清楚。 這大概是某個強大的人的遊戲吧。」 「不過,因為這個遊戲才讓我察覺 我也不過是個禽獸這個事實。」 「連這麼明白的事都不知道,還哀嘆自己的出生, 說出“不懂人心”那種恬不知恥的話!」 「——所以才不可能被愛啊。」 瑪修(視訊) 「沒有那種事! 崔斯坦先生,您......」 『瑪修,沒用的』 『你錯了,崔斯坦』<<< 崔斯坦 「是嗎,那麼為了證明我的確十惡不赦——」 「就讓我......就讓我摘下您的首級吧 御主!!」 貝迪維爾 「崔斯坦!」 莫德雷德(視訊) 「在說啥呀瞇瞇眼笨蛋。」 崔斯坦 「!?」 瑪修 「莫德雷德小姐!?」 莫德雷德(視訊) 「嗨崔斯坦。」 崔斯坦 「就在想怎麼沒看見貴公呢, 在後面縮著尾巴不像狂犬的作風啊。」 莫德雷德(視訊) 「怎麼每個人都把我講成像狗一樣!」 「我是狗,那你是什麼? 蟲子之類的嗎?」 「整天努力振翅發出嗡嗡聲, 連愛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生命體,就和你一樣啊。」 崔斯坦 「……跟以前一樣,不管被罵什麼 都沒有比貴公的挑釁更令人火大的。」 莫德雷德(視訊) 「——隨便你說,反正你回來後 不想聽也會被迫聽一大堆了。」 「被授予詛咒(祝福),在那邊哭天喊地, 然後自暴自棄,丟臉也要有個限度吧!」 崔斯坦 「……貴公懂什麼?」 莫德雷德(視訊) 「我哪知。」 「不過,這下我終於知道 我不能去的理由了。」 崔斯坦 「……?」 莫德雷德(視訊) 「畢竟那可是只要跟自律有關的事, 不分內外都嚴格執行的那個王啊。」 「看到你鬧脾氣鬧成這樣 應該正在火冒三丈吧。」 「如果這時候那個王跑出來—— 我不就只能矇住臉,或者和她相殺起來了不是嗎!」 崔斯坦 「貴公到底在說什——慢著,不會吧。」 「不會吧!」 (金光) ??? 「回應遠方的願望,在此參上。」 「卿啊,不需要迷惘。」 崔斯坦 「……聖槍的王啊!」 「即使是您, 唯有這件事我絕不會退讓!」 阿爾托莉雅 「那就以王的身份正大光明的將你降伏吧。」 「沒什麼,我身為王,同時也是圓桌的騎士。」 「當意見相左時 該怎麼做自然了然於心。」 「把你的弓搭上無限的箭矢吧,崔斯坦卿。 就讓我用這把聖槍擊碎你的憂愁。」 崔斯坦 「……。 ……好罷。」 崔斯坦(開眼) 「唱吧,痛哭的幻奏(Failnaught)。 鳴奏我的嘆息吧!」 阿爾托莉雅 「聖槍,拔錨。」 「迦勒底的御主, 雖然只是暫時的,希望你能給我指示。」 「因為現在不敦促這個問題騎士 安靜和反省不行。」 『沒問題!』<<< 『謝謝!』 阿爾托莉雅 「——非常感謝。」 「……要上了!」 (進入戰鬥) (崔斯坦敗退) 崔斯坦 「——! 王,你不懂我的心!」 阿爾托莉雅 「——不,最不理解貴公的心的 是貴公自己。」 「……不對, 並不是不理解,而是拒絕去理解。」 「我已經用這把聖槍將貴公的祝福擊破。 接下來——」 「貴公的迷惘, 這位御主會替你打消吧。」 「……迦勒底的御主。 你有聽過崔斯坦的傳說嗎?」 「他雖然嘴上常說著愛,心底深處 其實是不敢面對它的。」 『崔斯坦』<<< 崔斯坦 「我——」 『罪惡感和愛是不一樣的』 『你其實很想去愛,對吧?』<<< 崔斯坦 「!」 「……我......」 (轉暗) ??? 「——來的是黑色帆的船,崔斯坦大人。」 即使被毒侵蝕的雙眼已經模糊, 敏銳如昔的聽覺卻還是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我。 顫抖的聲音,像是罪犯自首般的低聲囁嚅。 悔恨、悲哀、憎恨。以及即使如此也不被玷汙, 對我的那份純潔的感情。 崔斯坦 「……啊啊,是嗎。 那樣的話,就沒辦法了。」 那時候,我真的感到非常對不起她。 就像讓她說出那樣違心之言的程度, 我也傷害了她那麼深吧。 伊索德。 看護我的,白手的伊索德啊。 為娶妳為妻,卻無心於妳的男人付出了一切,對於這樣的妳, 現在我所能做的,除了相信妳以外沒有別的了。 沒錯。 來的一定是黑色帆的船吧。 對她有感謝。 對她有憐憫。 對她有內疚。 對她——有愛嗎? 思考一口氣變冷。 不真心的我,有愛真心的她的資格嗎? 沒有。 理解到這件事時,已是我的死期。 曾經擁有的熱烈的愛是秘藥給我的, 不是我自己親手獲得的東西。 即使如此,我還是相信那才是愛。 深信不疑,一直背叛著白手的伊索德。 啊啊,我是不懂愛的動物。 只會一直消費別人給我的愛, 自己的愛卻連一點都從未給出—— 崔斯坦 「……不是的,不是那樣的。 因為那時,我確實是這麼想的。」 「“讓這麼溫柔的女人” “抱著悲傷獨留在世上,”」 「“不是悔恨會是什麼” “想向妳道謝,想向妳訴說,想向妳告白”」 「“——想要問妳” “我還有愛你的資格嗎?”」 連將這個問句說出口都辦不到, 就聽到她告訴我的那句話。 (回到現實) 崔斯坦 「沒錯,我——」 「那時應該問的, 既使得到的回應是一頓怒罵也一樣。」 「即使結果會失去她的愛, 也應該要堅持這麼想的。」 (祝福從崔斯坦身上消失) 阿爾托莉雅 「(邪惡的祝褔消失了。然而...... 妖姬(姐姐)......現在正在這個世上的某處嗎......)」 「崔斯坦卿,我問你。 你現在還要說你不愛任何一人嗎?」 崔斯坦 「……。 ……不。」 「我生前缺少的並不是愛, 而是勇氣。」 「因為害怕失去愛, 所以從不主動去乞求愛。」 「我曾經愛過兩位女性。 ……這樣就好了。除此之外的事已經不重要了。」 「謝謝您,御主。 以及我的王。」 「我終於——從夢中清醒過來了。」 阿爾托莉雅 「高文、蘭斯洛特、崔斯坦。 還有——」 「貴公們就繼續執行人理修復的任務。 身為圓桌騎士的矜持,千萬不可忘記。」 (阿爾托莉雅消失) 莫德雷德(視訊) 「好——走了走了。 那,崔斯坦,讓我來適時的吐槽你一句。」 「不管是白手的伊索德,還是金髮的伊索德, 像你這種劈腿男的要求一定都是一秒駁回啦。」 「你就在被毒死之前給她們兩個 搧巴掌搧到死好了。」 崔斯坦 「呼......說的一針見血的 偏偏是貴公你啊。」 「……有夠火大,等我回去 還請給我記住。」 「你就等著慌忙失措、無意義的逃竄, 被我無限的箭雨給網住吧。」 莫德雷德(視訊) 「一邊逃一邊射箭, 很像你們弓兵會有的戰術嘛。」 蘭斯洛特 「呵,慢著莫德雷德卿, 崔斯坦卿在那之前還有一件事。」 「是非常重要的事呢。 嗯。」 莫德雷德(視訊) 「啊? 你們想——」 莫德雷德(視訊) (......笑) (消失) 崔斯坦 「?」 高文 「哈哈哈,說得對哈哈哈。」 「陷入不被王用聖槍教訓一頓就醒不過來的混亂, 還靠祝福盡情的把我們揍了一頓。」 蘭斯洛特 「而且王也因為專注於說服卿, 最後才看了我們這邊一眼啊。」 「不不, 我才沒有覺得很羨慕呢。」 崔斯坦 「你們——不好意思,諸君。」 「該不會,在生氣嗎?」 (後退) 「也是,不用冷靜下來想也知道 搞出一個把同伴都卷進來的大麻煩......」 (後退) 「但是就結果而言, 還算是感人大結局吧......?」 『是也沒有錯啦......』<<< 貝迪維爾 「是的,沒有什麼罪是無法償還的,崔斯坦。 只是,能不能原諒又是另一回事了。」 崔斯坦 「……。 ……。」 (撥弦) 「御主。」 『嗯』<<< 「……請記得......替我收屍......」 『是圓桌笑話!』<<< 「不是笑話啊——!?」 三人 「覺悟吧!」 (寶具x3) (迦勒底 控制室) 莫德雷德 「抱歉,一直佔線。」 瑪修 「不會,完全沒關係。 只是,崔斯坦先生他們那邊沒問題嗎?」 莫德雷德 「沒問題是指什麼? 御主他們馬上就會回來了吧。」 瑪修 「就是,那個,各位之間的積怨什麼的——」 莫德雷德 「積怨? 啊— 不可能有那種東西吧。」 「除了我哪天跟那群傢伙 真的認真對決以外,」 「他們幾個之間的打鬧 就只是在玩而已。」 瑪修 「那樣是在玩嗎!?」 莫德雷德 「不信的話,跟妳賭也行。」 「明天晚上,他們四個人還是會混在一起講些無聊話題 然後哈哈大笑啦。」 「因為圓桌騎士這種東西—— 每個都是這種麻煩的傢伙啦!」 ~結束~ 終於翻完了orz 有些地方為了語句通順有改過用字 如果有誤譯歡迎指正喔/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2.76.172.4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508365810.A.A54.html
ERIE34: 推翻譯 這次幕間真的超有誠意! 10/19 06:34
※ 編輯: KJlove (42.76.172.4), 10/19/2017 06:43:18 ※ 編輯: KJlove (42.76.172.4), 10/19/2017 06:46:15 ※ 編輯: KJlove (42.76.172.4), 10/19/2017 06:50:09
orze04: 劇情量好大 10/19 06:59
KJlove: 他真的很長(゚∀。)(゚∀。)(゚∀。) 我喜歡 10/19 07:03
mercurywind: 當時將崔斯坦終突真是太好了QQ 10/19 07:16
comes111: 辛苦了啊啊啊!!圓桌超可愛! 10/19 07:20
Yanrei: 這段劇情不錯耶XD 然後又在埋新角色設定了 10/19 07:52
paco9379540: 妖姬出場預定www 10/19 07:57
lcew: 感謝翻譯QQ 10/19 08:08
ithil1: 超有趣的!!這次幕間都好讚! 10/19 08:11
lalapeoplo: 感謝翻譯 老崔的心路歷程真的好好看 10/19 08:22
orze04: 所以幕後黑手是呆毛她姐...? 10/19 08:34
morning79: 這個幕間好棒哦QQ 10/19 08:35
DreamsInWind: 感謝翻譯! 10/19 09:27
ylmarten: 這個幕間好棒喔・゚・(ノД`)・゚・。 10/19 09:29
data99553: 結局wwww 10/19 09:42
Yanrei: 其實很微妙的是,藍傻她姐為什麼可以憑空給祝福... 10/19 09:45
Yanrei: 我一直以為那是在特異點的特殊時空下才產生的能力 10/19 09:46
nanashin: 感謝翻譯 圓桌真的好棒 10/19 09:46
darkdixen: 小莫狗狗 好想餵她(?) 10/19 10:03
kning0926: 好!!我準備好抽摩根了!!! 10/19 10:12
maljin: 感謝翻譯 能更認識崔哥真是太好了QQ 10/19 10:13
lbowlbow: 大概摩根也拿到聖杯了吧,這次是練習一下效果 10/19 10:19
juju6326: 推翻譯,這群人能再次相聚真是太好了嗚嗚 10/19 10:24
aoi96: 小莫敲可愛! 10/19 10:28
zader: 摩根跟梅林好像都有一半非人血統,黑傻喊的咖哩棒摩魯槓的 10/19 11:47
zader: 摩魯槓就是指摩根 10/19 11:47
again0218: 圓桌就差老崔跟小莫....我求你們回來嗚嗚(哭成狗 10/19 11:52
senkousya: 叫做妖姬姐姐我想應該是另一個傻巴臉 10/19 11:59
CloseFeather: 圓桌笑話 10/19 12:28
a1234555: 摩根一般都會被認為是跟梅林同等級的人物 10/19 12:34
a1234555: 在凱爾特神話裡甚至是女神的存在 10/19 12:34
a1234555: 能憑空上祝福感覺沒什麼不可思意的 10/19 12:35
LHaEY: 獅子王能給祝福不是因為特異點,是因為她本身已經神靈化了 10/19 12:44
LHaEY: 召喚圓桌+給祝福都是靠自己的力量。 10/19 12:44
LHaEY: 順便問一下,弓傻的Excalibur Vivian,薇薇安也是摩根嗎? 10/19 12:46
nanashin: 不是 Vivian是亞瑟王傳說中的湖之妖精 10/19 12:49
LHaEY: 因為看資料,感覺摩根和薇薇安好像是一體兩面?我可能哪邊 10/19 13:05
LHaEY: 誤解了吧…… 10/19 13:06
LHaEY: 話說圓桌這次的幕間除了高文的其他都很正經XD 10/19 13:07
a1234555: 因為湖中女妖其一的Nimue跟摩根一樣是凱爾特女神 10/19 13:13
a1234555: 事實上她們就是凱爾特的戰爭命運三女神 10/19 13:13
a1234555: 把亞瑟王送到阿瓦隆的也是她們三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Ma 10/19 13:13
a1234555: cha被換成Vivian 10/19 13:13
graywater: 湖中妖精的版本有一種就是只有單獨一位叫薇薇安的,也 10/19 13:36
graywater: 有三位的版本 10/19 13:36
mercurywind: 崔斯坦幕間感覺帶出更多第二部甚或賽勒姆的線索..... 10/19 15:26
otonashi1003: 看完好想抽圓桌 10/19 16:56
MasqueRade00: 薇薇安在GOA有出場,硬塞聖槍給呆毛~ 10/19 17:16
※ 編輯: KJlove (42.76.172.4), 10/19/2017 18:09:43
gr1031: 小莫有點可愛 10/19 19:54
ar0001123: 上次送四星選老崔果然是正確的,現在只差高文了(敲碗 10/19 20:43
Africanchief: 推翻譯 10/20 01:07
aaapple12: 感謝翻譯! 10/20 12:47
puma7: TM摩根的設定在阿瓦隆之庭裡有稍微說一些 跟梅林是同等的魔 10/21 00:32
puma7: 術師 烏瑟王的女兒 繼承烏瑟所有能力但並沒有說是不是半人 10/21 00:33
puma7: 另外黑王寶具掛摩根名其實沒有什麼意義 再說最原本其實就卑 10/21 00:34
puma7: 王而已 10/21 00:35
puma7: 黑王寶具有他們名號之前有人解釋為王一生所遭遇過的黑暗 10/21 00:37
puma7: 弓傻我想就是跟水有關而已所以用湖中女神薇薇安 10/21 00:38
puma7: 上面說的各種版本其實都沒錯 但就看TM想用哪種了XD 10/21 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