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190711 新增角色故事

作者
看板 Tos
時間
留言 18則留言,15人參與討論
推噓 13推 1噓 4→
情報來源網址:http://www.tosapp.tw/thread-32372-1-1.html No. 1870 - 墜落殺戮 ‧ 貝西摩斯 https://i.imgur.com/LR68Bgo.png
  幽暗的地下城,過去曾是歡樂滿載的花園,現在變成凋零頹敗的廢墟。沉重的空氣流 轉著腥膩的味道,巨獸貝西摩斯蜷縮起身子、躺臥在這片灰敗中,牠發出不安的囈語,似 乎正受惡夢所纏繞……   夢中的牠身處在沉重的黑暗,被無數道身影包圍。牠弓起身張牙舞爪,殺意盡顯。   「殺……殺!只有殺光那些歸者,我們就能回到那天,大家快樂歡笑那段和平的日子 ——」   忽然一道冰冷的觸感從身後傳來,貝西摩斯回首,見到展現著祥和笑容的金屬機械族 ——那是牠的好友、也是這個地下城的領導者龐貝。   「你不是只懂得殺戮的野獸,貝西摩斯,你有著溫柔的心。」   「龐貝,你說我……溫柔?」貝西摩斯開懷地笑了,本來牠重新燃起希望,但眼前的 龐貝在牠面前忽然崩散開來,只餘下頭顱的部分。   「龐貝!不!」貝西摩斯痛苦地嘶喊。 「貝……西摩斯,求求你……守護姆姆、守護這個城的入口……」龐貝的頭顱逐漸沉 沒於黑暗,這是他最後一句話。      絕望還沒完結,數隻支離破碎的獸族出現在貝西摩斯的身後——那些早已失去生命的 同胞。   「貝西摩斯,我已經沒救了。」   「吃下我們吧,我們一族的榮耀。」   「這樣你就能恢復力量,殺光那些歸者!」   「不……不要啊啊啊——!」貝西摩斯無法承受龐大的罪疚,自惡夢中驚醒嘶吼出震 耳欲聾的呼喊。   『我要守護…入口…有什麼……正闖進來……』牠豎起耳朵,捕捉微弱的腳步聲,很 快便找到三道身影。牠後腳一蹬降落在他們面前!   「可……惡……的……入……侵……者……殺……吼呀——!」   三道身影中的女種機械德耳塔不顧一切衝上前,激動地呼喊︰「貝西摩斯!是我,德 耳塔!快點清醒過來!」   「我……恨……殺!」可是意識沉淪於混沌和瘋狂的貝西摩斯聽不進去,鼓動力量, 周遭閃耀出數個璀璨的法陣,其身影隨即一分為三,以凶猛之姿撲向德耳塔!   「嗚哇——」德耳塔受驚向後跌倒,眼見快要被擊中之際,一把沉穩的聲音響起,「 英靈呀,回應我的呼喚,召喚元素保護我們吧!」   隨著聲音兩道紫色的身影冒出,擋在德耳塔面前舉起手,展開光盾擋住撲過來的貝西 摩斯以及其分身!   「喂喂,你還沒死吧,德耳塔。」一名戴著帽子的妖族男子桑拿坦,來到德耳塔旁扶 起她並低問。   「不要詛咒我!在喚醒同伴前我不會這麼輕易死去——」   「喂!你們有時間抬槓,不如來幫幫我!我快要撐不住!」喚出英靈的召喚師忍不住 咆哮。   咔嚓!英靈喚來的元素之盾出現裂痕,召喚師連忙甩開抱怨,集中精神抵擋。   「吼——!殺……入侵者!」貝西摩斯昂頭嘶吼,同時施力壓向召喚師。   「嗯啊——!」召喚師終於不敵,元素之盾碎裂,英靈的身影消散,貝西摩斯沒有放 過這機會,張大嘴巴要噬下去——   「妖精一族的先祖莎娜,以你的歌聲喚醒迷失的靈魂吧!」隨著桑拿坦的話語一落、 樂聲隨即奏嚮。   聽到樂聲,貝西摩斯的動作瞬即僵住,德耳塔趁機拉走召喚師來到安全的角落。   「這是……莎娜……歌聲……不……所有入侵者都要死——啊啊!」可是樂聲的效果 維持不了很久,貝西摩斯再度陷入瘋癲,抓住頭嘶喊,大量的光元素在空中顯現並聚集到 牠的身上,牠以及其分身的身體逐漸變大!   「喂,這下子不妙了,牠會吸收附近的光元素來變強,不快點解決這隻怪物,我們只 會全軍覆沒!」桑拿坦跑到召喚師旁。   「貝西摩斯不是怪物!不可以殺死牠!」德耳塔激動地反駁,召喚師點頭,「對,德 耳塔說得對,牠不是怪物,牠只是被絕望打敗了,我們一起來合力喚醒牠的意志吧!」   「你們……唉,我明白了。」桑拿坦沒好氣地嘆息,「那現在要怎麼辦?」   「首先要困住牠以及分身,所以呢。」召喚師搭上桑拿坦的肩膀,「誘餌就交給你了 。」      『他們……那班入侵者在哪裡……找到了!』貝西摩斯瞇眼,盯住佇立在前方的桑拿 坦,感到喜悅般與分身一起撲過去。   『殺……要殺光他們!』由於被喜悅衝昏頭腦,貝西摩斯沒有察覺德耳塔的埋伏,她 喚來火焰朝貝西摩斯擊去,但那火焰並沒有擊中牠,反而在牠以及分身的周圍造出一道炎 牆。   貝西摩斯想衝出來,但無數道暗元素造成的藤鞭綁住了牠以及其分身的手腳,牠拼命 掙扎想擺脫藤鞭的束縛。   穿著斗篷的身影緩緩走近,對方高舉的法杖閃耀著柔和的光芒。      「貝西摩斯,你很溫柔、很善良,正因為你這份溫柔和善良,當見到悲劇時,就會感 受比其他人更深沉的痛苦和絕望……」   召喚師停佇在貝西摩斯面前,無視牠激烈的掙扎,用盡全身的力氣低喝,「但不要被 悲劇打倒!快給我醒來!」   召喚師拋下手中的法杖,用力以額頭砸向貝西摩斯的眉心間!   「嗚啊啊啊———」貝西摩斯仰天呼嘯出悲鳴,全身迸裂出耀目的光芒,同時斗大的 淚水自牠的雙目滑下來。   「溫柔……龐貝……對啊,我不是只懂得殺戮的野獸……」貝西摩斯本來混沌的雙目 變得清晰,召喚師見狀解開對牠的束縛。   這時德耳塔跑過來抱著貝西摩斯,哀傷地流下熱淚︰「對不起……貝西摩斯,都是因 為我們,你才會這麼痛苦……」   「這不是你、也不是龐貝的錯,這一切都是我的選擇……」貝西摩斯伸出爪輕撫德耳 塔,同時撇過頭俯視召喚師,「擁有神奇力量的命定之人,請你告訴我,在我迷失於殺意 時,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何以元素的流動變得如此失常?」   「這都是那班可惡的眾神所造的。」一隻貓頭鷹從高處飛下來,停在召喚師的肩膀上 ,牠就是召喚師的伙伴加諾奧斯。   「祂們妄顧眾生,一直以來抽取神魔大陸的元素來創造只屬於祂們的神界,召喚師和 其他同伴好不容易擊退眾神之主卡俄斯,但長時間被抽走的元素一下子就倒流回來,使這 片大陸動盪。」   召喚師點頭附和,接著說︰「之後我們得到了啟示,說地底之下有解決元素倒流的方 法,所以我和加諾奧斯便來到這裡的入口——」   「然後召喚師在地下城入口救了受襲的我和德耳塔!因為我們也要到地底,便結伴在 一起!」桑拿坦興沖沖地插話。   貝西摩斯看著他,緩緩地說︰「你……是莎娜的……」   「曾曾曾曾曾……呃,總之就是她的後裔啦。」   「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貝西摩斯抬起頭滿懷感慨地遠眺著四周。   「謝謝你喚醒我,偉大的召喚師,請你解放龐貝他們,我的眷屬會輔助你前進。」   貝西摩斯鼓動全身的力量,兩個分身化開為光元素,飄散於整個廢墟。   這時附近傳來一記巨響,紛沓的腳步聲載著讓人戰慄的不安,很快來到召喚師面前— —是神族的士兵!他們因為卡俄斯的命令追著召喚師的步伐而來到地底!   「竟然追到這裡來……我不會束手就擒的,英靈——誒?貝西摩斯,你怎麼擋在我們 面前?」   「我要遵守與龐貝的約定,不容任何危害姆姆的存在進來,既弱小又強大的人呀,我 相信在你身上的可能性,請你和德耳塔一起前往龐貝沉睡的地方。」   「貝西摩斯……很感謝你……」德耳塔動容地說。   「走吧!」在貝西摩斯的吆喝下,召喚師一行重新邁開腳步,貝西摩斯看著遠去的身 影,雙眸閃爍著光芒。   『龐貝,這就是你教給我,除了殺戮和傷害以外的事情……』   見到召喚師遠去,神族士兵們趕忙追上去,但貝爾摩斯隨即擋住,並嘶吼出帶著殺戮 氣息的咆哮。   「這是……怪物!大家給我上!」神族士兵之首露出懼色但強行壓下來,指揮士兵衝 向貝西摩斯。   「哼,不自量力的傢伙!我是絕不會讓任何汙衊的存在弄髒這裡的!」 No. 2137 / 6292 - 舞干戚 ‧ 刑天 https://i.imgur.com/qiZo0Gp.png https://i.imgur.com/yM3Ka63.png
https://i.imgur.com/UFKoN8r.gif
https://images2.imgbox.com/66/62/h2rAKoXG_o.png
(編按:請先看完「百草藥神 ‧ 神農」的背景故事後,才閲讀本篇) 17.3 主系列(上古諸神) 首部故事  全十四回之第二回   「嗯啊——」男子刑天躺在樹上打了個大呵欠,看似懶散,但動作間帶著勁道,可見 他正在戒備。   突然,遠方傳來微弱的震動,刑天遽然睜目,揚起張狂的笑。   『終於來了呢,一直潛伏在附近的凶獸,膽敢吃掉我們的同伴,看我把你收拾掉!』 刑天全身繃緊起來,準備一待凶獸出現便出招,可是不速之客打亂他的計畫。   一對年約六、七歲的男女孩,他們開心地你追我跑,沒察覺逼近的危機。   『那是老師帶回來的小鬼……可惡!』   刑天見到凶獸伏身準備撲擊孩子們,他趕忙自樹上一躍而下,氣也來不及喘疾奔過去 。可是凶獸的速度仍然比刑天快一步,牠將巨爪揮向男女孩,二人被打飛,雙雙昏迷過去 。   凶獸走到二人前,正要張口大啖之際,炎刃橫向貫穿凶獸張口的嘴巴,痛楚使牠意識 到生命危機,轉身想逃卻被一道身影阻止——刑天舉起另一把炎刃指向凶獸,臉上帶著燒 得旺盛的怒意。   「為一己私慾而肆意殺戮的凶獸,我要將你誅之!」   凶獸知道逃不掉,便改為反擊。牠肌肉賁張起來,後腳一蹬以高速衝向刑天。刑天沒 有躲開,安靜地握住炎刃,在凶獸躍起一撲之時才動。   刷!   凶獸正中刑天一刀無力墜落於地。   刑天確認凶獸斷氣後,連忙察看孩子們——女孩的背部被凶獸的利爪割出三大道血痕 ,鮮血自傷口滲出來。    「嗯嗯……」這時男孩伏羲從昏迷中醒過來,見到女孩浴血之狀,雙目瞠大低語,「 女媧……不……不可以——!」   伏羲扶額嘶吼,全身冒出火焰,火焰更向外蔓延,眨眼間將周遭化成火海;彷彿呼應 他般,女孩女媧的身體閃耀綠光,大量枝椏在叢生,把大地翻轉撕裂。   這一切撼動刑天。   『他們的力量不斷在增長……這樣下去恐怕會一發不可收拾……我必須要想辦法!』   可是面對這異象,刑天束手無策。   突然一陣弦音傳來,隨著弦音奏起,元素波動如潮水湧來,把伏羲的火焰以及女媧的 枝椏粉碎。   「這弦音……師父!」刑天像得救似的看向前方——   男子神農佇立在孩子們身後,雙手分別接住倒下的伏羲和女媧,並將他們安放在地上 。神農咬破指頭,以血為墨在伏羲和女媧胸口寫了數個咒符後,將力量灌進樹琴內,並奏 起樂曲。   樂曲盛載元素纏繞於伏羲和女媧身上,當曲聲終止後,兩顆一赤一綠的光團自血印溢 出來,並化為色玉跌落在地上。   刑天撿起來,一碰觸到色玉便感到指腹一麻,他知道那是色玉蘊含的力量所致。正想 探究之際卻見到神農向前傾跌,刑天趕忙扶住。   「師父!你沒事嗎?他們到底是……」刑天想詢問也不知從何問起。   「咳咳……我、我把他們的力量抽出來,並將之封印起來……」神農拿起刑天手中的 色玉檢視,「但想不到他們的力量如此強大,恐怕我能壓制的時日不長呢。」   「什麼……這樣你不就會……不可以這樣!」   「我必須要守護他們二人,這是我的使命。」神農抬頭看著激動的刑天,平靜地說︰ 「刑天,你是我最信任的徒弟,我以靈魂封印一事,你不要對其他人說。」   刑天知道自己沒辦法改變神農的決定,但要他看著神農死去是絕不可能。因為對刑天 來說,是神農收留一無所有的他,神農是他唯一的家人。   『師父,我不能看著你死去……首先要分開伏羲和女媧,只要他們無法共存那麼他們 的力量就不再互相共鳴。』   刑天在深夜潛進伏羲的房間,抱起仍昏睡中的伏羲,在夜幕間悄然離去,旅程中伏羲 醒過來,茫然地看著刑天問︰「這裡是……你是誰?」   『這是……難道抽走力量的同時連他的記憶也拿走了嗎……這正好。』   「我是你的師父刑天。」   之後刑天帶著伏羲一邊逃避著神農的追捕,一邊尋找解救之法,結果卻總是讓他失望 。伏羲的力量日益變強,刑天知道時間已無多。   在絕望的面前刑天的心扭曲了,他不再尋求正道,決定狩獵邪獸、吞食妖魔以壯大自 身的力量,讓力量強大得足以泯滅封印。為了斬斷猶豫,刑天以元素造出載物,並火焰遮 擋自己,亦封閉了自己殘存的良心。   『只要能夠拯救你,我不惜踏上魔道。』 No. 2144 - 凶相慈心 ‧ 破軍星 https://i.imgur.com/w1vaOyi.png
北斗星系列第三回   繁榮城鎮中遠離市集中心一處偏僻的小巷中,有一間隨時倒塌也不奇怪的破舊木屋, 門楣上掛著一塊寫著「北斗星萬事屋」的門扁。   「你這可惡的蒼蠅!」這時屋內傳來一聲凶猛的怒喝,那是來自一名長相凶狠猶如山 賊大王的男子破軍。   基於某些原因,他與其他六位同伴必須實現一百位凡人的願望,所以便開設了這間萬 事屋。      可是他們根本不懂得經營,萬事屋門可羅雀,為此眾同伴便決定主動出擊去尋找客人 ,留下破軍負責看店,但這恐怕是個最差的決定……   今天難得有客人來訪,他走進萬事屋,剛巧撞見破軍拿著蒼蠅拍朝牆身一拍!   「嘿嘿!這次你還不碎屍萬段——」他面目猙獰地笑說,把客人嚇得全身戰慄。   「對、對、對不起,請、請你不、不要殺我啊——!」   「等等!我不是……呃,跑掉了……」   破軍追著奪門而去的客人,但對方跑得快如閃電,很快便不見蹤影。   『唉,又是這樣,我根本沒有惡意,廉貞也是因為我的長相而怕了我……』破軍頹喪 轉身回去,突然有誰拉著他的褲管——是名七、八歲的小女孩。   「你就是會幫人的萬事屋嗎?」她吮著拇指,「你幫我找出小咪!」   「欸?小咪是誰啊?」   「小咪是我的家人,自小便陪我在我身邊,但前天不知跑到哪裡去,我很擔心……嗚 嗚……」   「好好好,不要哭,哥哥陪你去找,包在我身上!」破軍見女孩泫然欲泣,連忙哄她 。   「……真的?」女孩見破軍點頭如搗蒜的鈍樣,破涕為笑。   於是他們二人開始尋找小咪之旅。在女孩的指示下,他們找過廢棄的水井、樹頂、別 人家的灶頭……城鎮的每個角落他們都踏遍,仍然找不到小咪。   天色由蔚藍變成橙黄,破軍看著女孩不停張合的雙眸,知道她已經疲憊不已,忍不住 勸說︰「天色這麼晚,今天就先這樣,我們明天再一起找吧。」   「不行!小咪很膽小、得牠一個會怕得睡不著,而且萬一遇到大狗狗會被咬傷的!」   『大狗狗?……剛才就覺得奇怪,我們盡是找些小動物才會去的地方,難道小咪是— —』破軍暗自思忖。   「妹妹!」後方傳來擔憂的呼喊,一名婦人急急跑過來想拉住女孩,但女孩避開躲到 破軍身後。   這時婦人才看清破軍,更被他的凶相所嚇倒,但還是大著膽子看著他,「你是誰?為 什麼會和我女兒在一起?」   「你、你不要誤會。」破軍連忙舉高雙手表示無辜,「我受你女兒所托去找小咪而已 。」   「小咪……」婦人臉上染上哀痛,「你不可能找得到……。」   『這、這是什麼回事?』破軍愕然,婦人看穿他的疑惑,「你跟我來便知道真相。」   之後婦人帶破軍來到一木舍,屋內桌上放了一只木箱,箱內躺著一隻全身雪白的貓咪 ,此刻牠閉上雙目,看似沉睡著,但破軍知道牠的生命已逝。   「這就是小咪,已經陪伴我們十多年了,昨晚睡著之後就沒有醒過來。」   「牠不是小咪!小咪會動的!」女孩聽到母親的話,激動地搖頭跺腳,婦人看著無奈 地搖頭。   「我已經說了很多遍,她還是不肯相信,我都不知要怎麼做……」   可是破軍注意到女孩雙眼盈滿淚水,『她並不是不知道,只是拒絕接受,但這樣是不 行的。』   破軍蹲下去雙手搭在女孩肩膀上,「或許你會覺得很痛苦,但不可以逃避它,你這樣 做,小咪會很傷心的,你希望這樣嗎?」      女孩搖頭,哽咽地說,「大哥哥……小咪真的回不來了嗎……」   「對,我們不能讓牠回來,但可以紀念牠,所以我們來為牠舉行葬禮吧。」破軍牽住 女孩的手,與她一起捧著小咪埋到木舍的樹下。   這時女孩終於明白到小咪的離去,傷心大哭,哭倦便蜷縮在母親的懷內徐徐睡去。   『羈絆越深,離別的那一刻便越痛苦,但人類會吞下這份痛苦繼續向前邁進……』破 軍輕撫女孩的頭髮感慨地想。 No. 2149 - 賢者之石 ‧ 元獸賈比爾 https://i.imgur.com/VDlEDne.png
  科學組織羅夢園旗下的其中一個研究所裡,羅夢園園長之一哥白尼領著嬌小少女詩蘭 捷來到一道堅硬的金屬門前。他按下複雜的密碼,門扉隨即打開。   首先迎入詩蘭捷的眼簾是一隻棕色巨獸。其四肢被粗鐵鍊綁在裝置上,無數銅管插進 牠的身體,管內流動赤色的液體,相信是那棕獸的血液。   這時一名研究員上前,向詩蘭捷說︰「歡迎你加入我們的研究室,銅士詩蘭捷。不過 這裡的實驗有點……殘忍,或許你會覺得不舒——」   「她不會有感覺,因為她只是個物件。」哥白尼挾著笑意向研究員說,並命令詩蘭捷 ︰「把那些晶石撿起來。」   棕獸身下佈滿血紅的晶石,此刻閃耀著璀璨綺麗的紅光。   「欸?」研究員臉露難色,「但我們剛對牠做了強力測試,恐怕牠現有帶有強烈攻擊 性……」   「無礙,去。」哥白尼挾著笑,悠然地說。   「是。」詩蘭捷木然點頭,並朝棕獸走去。   或許因為被不斷抽取血液的關係,棕獸明顯虛弱無力,頭顱無力垂下,呼息似有若無 。   詩蘭捷緩步走近,忽然棕獸眉頭抖動一下,下一刻遽然睜目,抬頭呲牙咧嘴,並帶著 殺意衝向詩蘭捷。        「吼——!」嘹亮的咆哮與鐵鍊碰撞的金屬鈍聲混和,交織出驚怵的樂章。雖然粗鐵 鍊收緊了棕獸的行動範圍,但其爪子仍割開詩蘭捷手臂,留下一道血痕,鮮血汨汨而流。   在場的研究員無不臉露驚恐,連忙跑進操控室,唯獨是詩蘭捷,負傷的她沒有逃跑, 反而俯下身撿起晶石。   滋滋!   研究員按下啟動緊急措施,裝置釋出強大的電流。棕獸發出痛苦的鳴叫後頹然倒在裝 置之上,四周更冒出了白煙以及肉被燒熟的香味,但即使面對如此大的攻擊,棕獸依然不 願昏過去,獸目執拗地盯著撿晶石的詩蘭捷。   「你快回來,趕快去醫療室止血!」研究員呼喊詩蘭捷,見她不聽更想上前,但哥白 尼擋住研究員。   「不用,讓她繼續撿。」   「欸?不儘快處理傷口,萬一發炎的話,她可會死!」   「沒關係。」哥白尼笑意滿盈,「這個弄壞了換新便可以,我還有許多後備。」   「你——」研究員想說什麼卻被另一位研究員拉住阻止。   「撿起所有晶石後,立即進行分析,我明早要收到報告。」哥白尼柔聲吩咐詩蘭捷, 「做不到就消失。」   「我會做到的。」像害怕被拋棄般,詩蘭捷立即回應,並繼續行動迅速地撿起晶石, 即使鮮血自她手臂的傷口不斷流出。   『啊……原來這小丫頭和我一樣……都是孤獨一個……』這是目擊他們互動的棕獸, 在意識淡去前的最後一個想法。   當棕獸再次醒過來時,時間已來到深夜,研究室只餘詩蘭捷一個,她正把經過處理的 晶石放到儀器裡進行分解。那些晶石本來是棕獸的血液,但牠的血液一離開屬主不久後便 會失去力量、化為這些晶石。   等待的時候沒有事情可做,她便拿起記錄板、走出控制室來到棕獸面前畫起畫來……   「那個是我嗎?」忽然一把沙啞的聲音響起,喚回詩蘭捷游走的意識。她四顧張望, 但研究室除了她之外便沒有其他人。     『難道說話的是……』她轉頭看向被束縛的棕獸,牠察覺到詩蘭捷的視線,咧咧嘴狀 似在笑,「你畫得挺不錯,但我的角應該更大一點。」   「是你……在說話嗎?」詩蘭捷遲疑地問。   「嘖!我會說話有什麼奇怪?」棕獸瞥見詩蘭捷手臂上的繃帶,雙眼一暗,「抱歉, 剛才被你的同伴折磨得很慘,不小心遷怒於你。」   「原來你真的懂說話……」詩蘭捷驚奇得放下記錄板,走到棕獸面前瞧著牠,像看到 神奇的事情。   棕獸無奈嘆息,「難道你以為我是個玩偶嗎?」      她沉默了一會,像要剔去所有屬於人類的情感般,木然地說︰「我們都是物件,博士 說過,存在這世界之萬物都是由元素造成的物件。」   「不,不是的,我是活著的生物,有情感有痛楚,你也是,我們都是活生生的。」   「我不是,我只是個物件。」   「那你手上的畫是什麼?假如是個物件那又為什麼要畫畫呢?」   「……那是幫助腦袋思考和運作所需要的行為。」   「是嗎?在我看來那是充滿著情感和想像力的畫。」棕獸伸出爪子溫柔地撫上詩蘭捷 手臂上的傷口,「物件無法創造。」   從爪子傳來的暖意動搖著詩蘭捷的意志,她一直以為是物件的棕獸原來有著這種炙熱 的溫暖。   「我……不懂……」詩蘭捷茫然地答,本能地像要保護自己般環抱身體。   『呀……這傢伙比我更可憐,儘管愛我的親人不在,但至少我曾經被珍視、被深愛過 ,而她,連被愛都不曾擁有……』   一股憐愛自棕獸內心油然而生,很快滿溢於牠的胸懷。牠把詩蘭捷抱入懷內,以沙啞 的嗓音輕喃︰「那就由我來教你,由元獸一族唯一的血脈賈比爾來告訴你,活著的意義以 及作為活物的尊嚴,與我相同孤獨的人兒呀。」    自那天起,賈比爾與詩蘭捷不再單純是實驗品與研究員。孤獨的他們因為擁有相同的 感受,所以很快織起深厚的羈絆。   然而,殘酷的現實卻不由分說逼近——數個月後,哥白尼帶來了新的實驗計劃,亦是 賈比爾惡夢的開端。      「嗚啊啊——」賈比爾不斷嘶吼出慘叫,牠的皮膚被高熱燒炙,露出當中的肌里,那 慘況讓在場的研究員都不忍慘睹。   「博士……這樣下去,賈……牠會死的。」詩蘭捷按捺不住說,儘管內心對哥白尼有 著深沉的恐懼,但她還是說出來。   「你說得對,牠會死喔。那又怎麼樣?」哥白尼迅猛地挨近詩蘭捷,右手捏住她的脖 子高舉起來,明明做著極其可怕的事,但他臉上的笑意沒有減少。     「不過真罕有,你竟敢反抗我,是被那東西洗了腦嗎?」哥白尼瞄向控制室外仍承受 衝擊的賈比爾,「反正研究一直沒進展,我都膩了,今次再沒有成果就丟掉那東西吧,只 不過是個物件,和你一樣。」   哥白尼的話語成為引燃,點起她一直堆積著的情感。   『物件……不……不是這樣!』被哥白尼捏得喘不過氣來的詩蘭捷,此刻腦海內回想 起與賈比爾這數個月來的相處——第一次見面;賈比爾夢到死去親人而痛哭、一人一獸互 相依偎修復傷口;賈比爾說著外面世界的趣事……   這數個月的回憶比起她過往活著的十數年來得還要豐富、還要精彩,更讓她學懂了重 要的事——如何去愛和被愛。   「……你錯了!」詩蘭捷提起手,凝聚力量,火元素聚集在她的指尖,化成一鶡,「 賈比爾不是物件,我也不是!」   隨著她的話語,火舌起舞,降落在操控室內的易燃箱裡——   「篷」的一聲!操控室頓時化成火海!      「你竟敢破壞我的研究資料!」哥白尼一向平靜的臉容變得猙獰,呼來光元素化成長 劍刺向詩蘭捷——   「詩蘭捷!」操控室被爆炸摧毀,在外面的賈比爾目睹詩蘭捷被哥白尼的長劍刺中, 怒氣驅使虛弱的牠使力,竟成功扯開變得脆弱的鎖鏈!   「放開她!」賈比爾撲向哥白尼,對方為了保命只能放開對詩蘭捷的挾持,牠趁機叼 起詩蘭捷朝出口跑去。   可是身負重傷的牠無法跑得遠,來到一處便放下詩蘭捷,血不斷自賈比爾身上溢出、 化成晶石跌落地面。   「賈比爾……丟下我……逃……」腹部被刺穿的詩蘭捷無力地睜眸,輕聲說。   「我不會讓你死的……」賈比爾舉起利爪割開胸口,脈動的心臟展露於外面,「詩蘭 捷,吃下我的心臟。」   「不,這樣……賈比爾會死。」   「對,但這樣就好了,我已經活得太長久,捨棄家人而苟活只會讓我痛苦,但你不同 。」   賈比爾將頭湊近詩蘭捷,以爪子輕撫著她的容顏,「所以詩蘭捷,請吃下我的心臟, 讓我不再孤獨吧。」   「……嗯,我明白了。」詩蘭捷把頭抵住賈比爾,「我會承受你的痛苦,繼續活下去 。」   『自誕生不久後,我只能承受無盡的痛楚、感受如深淵般的絕望以及無法終結的—— 憎恨。可是和你相遇後,我領略了雀躍的喜悅、感受到曙光的希望以及填滿胸口的——愛 意。我終於找到了生存的意義,我是為了與你相遇而誕生。吃下我的心臟,喝下我的血, 然後代我活下去,詩蘭捷……』   吞吃心臟的同時,賈比爾的思念透過元素傳遞至詩蘭捷的內心,撼動著她,使她的眼 角滑下了淚水。這是她一生第一次流下的眼淚,為了失去摯友的傷痛,以及為了得到自由 的喜悅。   「找到了!」研究員的聲音傳來,紛至沓來的腳步急至。   詩蘭捷拭去淚水,鼓動力量,體內的血液沸騰,嬌小的身體脹大,光滑的皮膚長出粗 硬毛髮,轉瞬間她化成了和賈比爾相似的巨獸!   「別阻我!」詩蘭捷朝研究員咆吼,釋出火焰全力衝刺,把追趕而來的研究員一一撞 開,並衝向研究所的出口。   『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就能逃出去!』詩蘭捷衝出研究所,但映入眼簾的卻是包裹 著整座研究的元素結界!   『任何事物都無法束縛我!來吧,化解元素的血脈,把阻擋我去路之物全數摧毀!』 血液自詩蘭捷全身冒出,並化成血色的盔甲保護著詩蘭捷。   她後腳一蹬跳至半空,撞向元素結界,碰觸到血甲的結界如被融化般化開來,慢慢擴 展並伸延至整道結界,轉眼間結界消失。   陽光投射至詩蘭捷身上,傳來陣陣暖意,讓她回想起賈比爾的體溫。   「賈比爾,我會活下去。」   在偌大的草原中,矯健的赤獸擺動四足恣意奔跑,那身影象徵著自由…… No. 6276 - 旖翔木子萱 · 愛格德 https://i.imgur.com/qa7i7Dy.png
-- 我們的一生會遭遇各種各樣的意外,有的意外,只會讓你變得頹廢,一蹶不振;有的意外 則會讓你找到另一個自己,重獲新生。……你要知道你是誰,你的拋棄和擁有,都是你自 己的選擇,患得患失只會讓你身陷囹圄。 ——孫衍《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5.132.105.241 (馬來西亞)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oS/M.1562838631.A.A8C.html ※ 編輯: laptic (115.132.105.241 馬來西亞), 07/11/2019 18:00:03
acer5738G: 結果刑天果然也是好人 07/11 17:59
QT1020: 詩蘭捷有點猛啊,生吃 07/11 18:00
conankevin: 詩蘭捷 一個專武的節奏 07/11 18:02
laptic: 感覺上,元獸的故事好像是科研叙論的番外篇? 07/11 18:02
acer5738G: 詩蘭捷吃下元獸心臟之後也變成元獸了 07/11 18:06
QT1020: 是吧,就被機巴人抓起來實驗,找到機會逃出來 07/11 18:06
bill8345: 故事的設定成這樣了不給個型態轉換嗎 07/11 18:13
※ 編輯: laptic (115.132.105.241 馬來西亞), 07/11/2019 18:20:36
PrinceAlex: 黑金故事感人QQ 07/11 18:46
superbeast: 原來是獸娘 07/11 18:47
latiner123: 卡是一代的獸 07/11 18:53
latiner123: 原來哥白尼是壞人 07/11 18:53
cute880509: 我一直以為是墮落 原來是墜落 07/11 18:54
eternaldark: 等等 我有沒有看錯 召喚師是用頭去撞貝西摩斯/_>\? 07/11 19:16
davidliudmc: 人生修正頭槌! 07/11 19:31
leo830126: 原來我有鐵頭攻我自己都不知道 07/11 19:51
carllace: 用頭砸過去…呃 07/11 19:59
zero9613719: 糞 07/11 22:39
Jayson21128: 刑天為何要是壞人? 砍祂頭的或許才是 07/12 12:40

tos 熱門文章

[閒聊] 小聊刑天要不要刷
Tos sffjh92104 50留言 2019-07-19 22:28:52
[刑天] 秦皇先行通關(雙成就
Tos dadadiiii 74留言 2019-07-19 17:19:52
[健檢]亞伯汗求健檢
Tos daniel890103 40留言 2019-07-19 00:25:18
[發錢] Tos板你畫我猜精華ep1
Tos hana0616 116留言 2019-07-18 20:43:39
[情報] 刑天地獄級成就
Tos JerryChungYC 40留言 2019-07-18 19:01:57

最新熱門文章

[情報] 地震
Tainan lianpig5566 91留言 2017-09-10 16:57:27
[問題] 新竹風真的爆強
Hsinchu n12052233g 87留言 2017-11-04 18:46:21
[情報] 宜蘭資源回收
Lifeismoney a151091 49留言 2018-02-09 15:3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