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短篇] 西嶺雪小小說-誘僧(下)

看板story板作者miying (miying)
時間. (2011-12-23 14:14:01)
推文0則

花果山有悟空的猴子猴孫,高老莊有八戒的高翠蓮,流沙河有悟淨的蝦兵蟹將,大唐有我
的什麼人?我一直都是一個人,孤零零的一個人,這天地間,並沒有什麼是真正屬於我的




一說分手,他們瞬間便走得乾乾淨淨,分明歸心似箭。留下我,獨自坐在花香鳥語的空山
,等待我的愛回來。



我和悟空不一樣,我不是從石頭裏蹦出來的;可是我又和悟空一樣,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
。我所擁有的,不過是這一段鏡花水月般美麗、電光石火般的短暫的愛情。



悟空說過她不是人,是妖。我佯怒趕走悟空,不是因為我不信任他,而恰恰是因為我相信
。因為,如果她是妖,那麼她就不會死,那麼在我趕走悟空後,她或許就會回頭來找我。



我想再見她一次,不管她是人還是妖。取經的路途如此寂寞,我多麼希望我的生命會因為
阿精有一些不同。



但是悟空不會明白我的心思,他是隻石頭裏蹦出來的猴子,沒有人的感情,不會體味到一
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幽微的心思。



我是個和尚,我也是個男人。是阿精讓我重新記起這一點——我是一個男人。



「江流。」這真是世界上最好聽的名字,尤其是,當它被一個好聽的聲音輕輕喚起時,
便幾乎是具有某種魔力的,立刻便喚醒了一個和尚心中關於男人的全部記憶。



我抬起頭,看到阿精站在桃樹下,欲近不敢。



「阿精,你果然沒有死。」我走過去,走近我的神。「我一直在等你。」



「我現在沒有死,但我很快就會死的。」阿精握住我的手,幽怨地說,「你的大徒弟那一
棒,雖然沒有打散我的元神,卻消耗了我太多的精力,我怕我堅持不了太久了。」



「我怎麼才能幫助你?」我問她,「為了你,我願意做任何事。」



「你願意幫我?」她眼睛一亮,卻又黯淡下去,流露出疼痛與不捨,「但是,我不想讓你
幫。」



我忽然想起來:「對了,來的一路上,有許多妖精都想殺了我,吃我的肉。說是吃唐僧肉
可以長生不老。如果,我讓你吃我,不就可以幫到你了嗎?」



「你知道?」阿精忽然流淚了,「江流,那你也一定知道,我接近你,原本也是為了吃唐
僧肉?」



「你也說了,是『原本』嘛。後來你改主意了不是嗎?」我捧起阿精的臉,精心地為她拭
去淚珠,那兩滴妖的眼淚,是我所得到過的,這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



從沒有一個女人為我流淚。即使她是一隻妖。這一刻,我願意為了阿精粉身碎骨,又怎會
在意一具血肉之軀?



從這天起,我每天早晨喝掉阿精為我採的一杯用花露水調拌的蜂蜜,然後割破手腕,將血
滴滿那只杯,用來餵養阿精。



古人說:贈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我卻是:杯蜜之恩,歃血相報。



阿精在我的滋潤下,一天比一天更神采煥發,千嬌百媚。一天比一天,更不像一隻妖。



她說:「你和我,都會長生不老的,我們的愛,豈非可以與天地永存?」



說這話時,我們正挽手並肩,走過一叢薔薇花,落紅似血,觸目驚心。春天就快過去了,
再好的花也會凋謝,再好的愛情呢?



這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時光。如果可以一直這樣下去,我也希望能如阿精所說——我
們的愛,與天地同老。然而不知為何,我的心中,一直有隱隱的不安彷彿小蛇盤旋,片刻
不得安寧。



我有些牽掛我的三個徒弟。



同樣的,我的三個徒弟也從沒有放棄我。



先是八戒,當他回到高老莊時,才發現高翠蓮已經改嫁,這使他心灰意冷,決定再也不要
回頭,一心一意當個大和尚;於是他先找沙僧,後找悟空,遊說他倆一起來尋我。而沙僧
從來就沒什麼主意,悟空又嘴硬心軟,根本就不捨得離開我,所以一勸就都跟著來了。



他們起先不敢立刻露面,而是躲在暗中悄悄觀察,免得在除掉阿精時,我又會攔阻動怒。
很快地,他們發現了我與阿精之間的秘密,知道每天早晨,她會避開我,躲在花叢後獨自
享用那杯鮮血。



那代表著我全心全意的愛情,而她也以全心全意來體味那份愛。那一刻的她,因為愛而放
棄所有的戒備,如同一個新生的嬰兒般純潔無害,而毫不設防。



那是浪漫的,也是殘忍的。而悟空使那一刻變得更加殘忍決裂——他當頭一棒,乾脆俐落
地結果了她。



當八戒拉我到牡丹花下時,我看到的,只是一堆白骨。沙僧作證,那便是她,修煉千年的
白骨精。



沙僧從不說謊,所以,我立刻便相信了。奇怪的是,我竟然沒有多少心痛的感覺,也並不
覺得驚愕,就只是感到些微喟然。我早就知道她是妖,可是,這樣眼睜睜地看到一堆白骨
,卻還是覺得幻滅。



滄海桑田,紅顏白骨,世間事原本只是一個幻象。



我的愛情醒來了,在一個瞬間;我的愛情又死去了,在另一個瞬間。



傷感與追究只是徒勞無益,到了此時,除卻繼續我的西天取經之路,我已經別無選擇。人
生在世總得有一個目標,更何況,只有繼續往西去,我的三個徒弟才會追隨我,給我最後
的陪伴。



我已經不能承受更多的寂寞。



後來的故事,你們都知道了,我們取得了真經,修成正果,各個都做了佛。



尤其是我,在傳說裏成為一個懦弱而完美的好人,一個絕滅了人性與欲望的天生和尚。從
來沒有一部書一個字提及,我也是個男人,也有過自己的愛情。



我每天坐在佛座上,為眾生傳經佈道,講求渡厄之法,說穿了,其實無非十六個字: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絕情棄愛,立地成佛。

(經作者西嶺雪同意轉載)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 From: 220.130.164.247

相關文章


story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