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歷史性衰變

看板 Ia
作者
時間
留言 2則留言,1人參與討論
推噓 -1 ( 0推 1噓 1→ )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歷史性衰變 選自《戰略態勢觀察(2019)》 https://mp.weixin.qq.com/s/OUpmZztqot8aXgdnOILUZA 李慶功 中國國際戰略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近兩年,在世界軍事形勢中出現了一個既引人矚目又耐人尋味的新動向,即:西方軍事聯 盟體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遇到了生死存亡的難題,陷入了難以自拔的困境,面臨著 分崩離析的危機。這是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的一個重大變數,而且是蘊涵著質 變性質的變數。這個變數對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是衰落之變,但對國際安全和世界軍事卻是 向好之變,對中國國家安全更是利好之變。 一、西方軍事聯盟體系衰變的動因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主要是由北約和美日、美韓、美泰、美澳等多邊或雙邊軍事聯盟體構成 ,是冷戰的產物。 北約(即北大西洋條約組織)成立於1949年8月24日,現有29個成員國,是跨大西洋多邊 軍事聯盟,主要針對以前的蘇聯和現在的俄羅斯。美日軍事聯盟基於《美日安全保障條約 》,構建於1951年9月8日,主要針對中國、以前的蘇聯和現在的俄羅斯。美韓軍事聯盟基 於《美韓共同防禦條約》,構建於1954年11月17日。美泰軍事聯盟基於《東南亞集體防禦 條約》和《美泰外長聯合聲明》,構建於1962年3月,主要針對中國、越南等。美澳軍事 聯盟基於《澳新美安全條約》,構建於1951年9月1日,主要針對以前的蘇聯和現在的俄羅 斯、中國等。 這些軍事聯盟皆構建於冷戰時期,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冷戰時期對社會主義國家進 行戰略壓制、軍事對抗、地緣圍堵的工具。 冷戰結束後,這些軍事聯盟相繼發生了跌宕起伏的變化。北約在美國的唆使下不斷東擴, 將北約前線推至俄羅斯邊界。美日、美韓、美澳等軍事聯盟在美國的催迫下不同程度地束 緊了傳統聯盟紐帶。 然而,出於各種不同的緣由,美國與這些盟國的關係卻或多或少地鬆弛下來,聯盟的向心 力和凝聚力遠不如冷戰時期那麼強勁。如美泰軍事聯盟,現在除了年度軍演外,幾乎看不 到什麼軍事聯盟色彩。冷戰結束後20多年來,由這些聯盟構成的西方軍事聯盟體系之所以 還能繼續維持,主要是因為美國一直奉行"冷戰思維",堅持推行"聯盟戰略",始終追求" 領導地位"。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2016年,而從2017年開始,西方軍事聯盟體系開始走頹 ,不斷淡化、弱化、衰化、退化、分化,成為近兩年國際安全形勢和世界軍事態勢中的一 個顯著勢頭。促成這個勢頭的動因很多,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盟主易幟 從二戰後到冷戰後,歷史上的歷屆美國總統都將"聯盟戰略"奉若神明,不惜耗費重金扶植 軍事盟友、經營聯盟體系、維繫聯盟合力。然而,川普就任美國新一任總統後卻改弦易轍 ,對美國傳統"聯盟戰略"發起衝擊。川普高舉"美國優先"的旗幟,不僅極盡各種手段明裡 暗裡抵銷聯盟,而且利用各種機會屢次聲言要退出聯盟,掀起了一股"去聯盟化"浪潮。川 普認為,美國傳統"聯盟戰略"有悖於"美國優先"理念,現存的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有違於" 美國優先"理念體系。 川普反覆強調的"美國優先"並非是一句空話,也不僅是一面旗幟,而是一個內涵深邃的理 念體系,主要蘊含四大要素:一是利益優先,即美國利益至上,有利則行,無利則止,利 好則進,利空則退,在川普看來,這既是商道,亦是政道,也是兵道。二是國內優先,即 國外服從國內,外交服從內政,全球戰略服務於美國政治發展、經濟增長和社會進步。三 是經濟優先,即經濟在內政外交排序中居於首位,國內外一切事務,包括海外軍事存在, 必須以經濟發展為中心、為先導、為主軸。四是民生優先,即美國民眾的獲得感和滿足感 是第一要旨,無論是內政還是外交,無論是對外經貿還是海外駐軍,皆應服從於、服務於 民生,川普深知他是被美國廣大民眾推上總統之位的,關切民生等於關顧其執政地位,川 普深諳"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在川普看來,美國傳統"聯盟戰略"和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則與"美國優先"這四大要素背道而 馳。首先,有損於美國利益優先。長期以來,特別是近年來,美國傳統"聯盟戰略"一直是 付出,對西方軍事聯盟體系一直是施捨,而對美國利益的貢獻率卻微乎其微,這種不合理 的效費比必須根除。 其次,有悖於美國國內優先。無論是美國傳統"聯盟戰略"還是西方軍事聯盟體系,都是著 眼海外、著想他國,為他國站崗放哨,為他國衛疆戍土,為他國浴血沙場,而且還要美國 自掏腰包,這對美國國內安全與發展毫無益處。這種勞民傷財、損己利人的做法必須終止 。 再次,有違於美國經濟優先。在歷史上,美國發過"熱戰財",也發過"冷戰財",無論是" 熱戰" 還是"冷戰",都曾一度成為美國經濟的增長點。而在冷戰結束20多年後的今天,美 國傳統"聯盟戰略"和西方軍事聯盟體系非但不能令美國發財,反而不斷讓美國虧本,非但 不能助長美國經濟,反而嚴重拖累美國經濟。這種美國經濟承載的包袱必須堅決甩掉。 最後,有害於美國民生優先。長期以來,美國前沿存在、海外駐軍支撐了美國傳統"聯盟 戰略"和西方軍事聯盟體系,這是以犧牲美軍將士及其家人的民生需求為代價的,特別是 那些陣亡、傷殘軍人及其家人的民生保障更是受到損害。這種對美國民生的高昂代價不能 再承負,對美國民生的嚴重損害不能再承受。 川普正是基於上述種種考量才堅決推行"去聯盟化",果斷摒棄美國傳統"聯盟戰略",將西 方軍事聯盟體系推向末路。可以想像,一旦美國"退盟",一個群龍無首的軍事聯盟體系除 了衰亡,別無他擇,而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盟主除了美國,別無他選。 2、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內鬥不已 在冷戰時期,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曾經是鐵板一塊,向心力和凝聚力都很強,在盟主美國的 戰車上一致對外,頗具合力。冷戰結束後,美國在冷戰思維的牽引下,仍不遺餘力地維繫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企圖使其成為美國稱霸世界的御用工具。但美國的盟國卻逐漸與美國 離心離德,自主傾向不斷泛起,特別是近幾年,諸多盟國開始與美國漸行漸遠,甚至背道 而馳。不僅如此,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內盟國之間也開始爭鬥,而且呈愈演愈烈之勢。 在北約內部,法國總統馬克龍批評北約缺乏協調合作,正在經歷"腦死亡"。德國總理默克 爾則指責馬克龍沒必要做出這種"空泛的評論"。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更是懟罵馬克龍:" 你該去檢查一下,自己是不是腦死亡……"另外,北約內部在將軍費增至佔國內生產總值 的2%、土耳其購買俄羅斯S-400防空導彈系統等問題上也分歧嚴重。 在韓日之間,兩國在《軍事情報保護協定》是否續約問題上鬥得不可開交,集中反映了兩 國在"獨島"(日本稱"竹島")主權歸屬、強徵勞工賠償、對韓出口管制、移出"白色清單" 等一系列問題上的深重積怨,而且這些積怨實難化解。韓國和日本都是美國的軍事盟友, 但彼此卻未結軍事聯盟,韓、日這兩個自己的盟友之間相互爭鬥,頗令美國這個"老大"頭 痛。這一系列盟主與盟友、盟友與盟友之間越來越多、愈演愈烈的爭鬥,嚴重削弱了西方 軍事聯盟體系的合力,直接導致了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分化、弱化、衰化。 3、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功能退化 隨著冷戰的結束,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傳統功能漸趨退化。為了遏止這種退化的勢頭,美 國拋出了"雙重心"全球戰略,將"控制兩洲"(歐洲和亞洲)、"遏制兩國"(俄羅斯和中國 )設定為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戰略目標,並借此強化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傳統功能。 "9o11"事件發生後,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又增添了一項新的功能,即反恐。這項功能在實施 對"伊斯蘭國"的軍事打擊行動上發揮了一定的效用,卻不適用於應對各盟國國內"獨狼"式 恐怖活動。 然而,隨著俄羅斯的振興和中國的崛起,諸多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盟國競相發展與俄羅斯 和中國的關係。特別是近年來,在中國共建"一帶一路" 倡議的感召和促動下,包括英國 、法國、德國等大國在內的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盟國相繼參與其中,形成了"和平發展、合 作共贏"的強勁潮流。在這種情勢下,西方軍事聯盟體系"遏制中國"的戰略功能顯然已蕩 然無存,而一個喪失了主要戰略功能的西方軍事聯盟體系還有什麼存在的必要?即便是沒 有川普的"去聯盟化",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化乃至衰亡亦是必然。 4、西方軍事聯盟體系違逆潮流 當今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中,"和平發展、合作共贏" 是現時代的主旋律,"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國際社會發展進步的大目標。隨著以中、俄為代表的國際新興力量的 崛起,國際戰略力量對比發生了此消彼長的聚變,推動國際社會加速從對抗轉向對話、從 爭鬥轉向合作、從戰爭轉向和平。傳統國際安全格局和安全秩序受到前所未有的強烈衝擊 ,霸權主義、戰略遏制、強權政治、軍事干涉等冷戰思維遭到強有力的抵制,新興力量倡 導的新安全觀、新軍事觀已為國際社會普遍接受,新型國際安全格局和安全秩序正應運而 生、脫穎而出,取代傳統國際安全格局和安全秩序勢在必行。在這種情勢下,作為冷戰產 物的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已經毫無繼續發展的空間,已經毫無繼續存在的意義,就連美國總 統川普也認定北約"已經過時"。儘管某些西方國家的某些政客仍在堅持冷戰思維,仍在維 繫軍事聯盟,但國際大勢、世界大潮不可違逆,傳統的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必將被國際大勢 所摒棄,被世界大潮所蕩滌。 二、西方軍事聯盟體系衰變的特點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發生前所未有的衰變是大勢所趨,亦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西方軍事聯盟 體系的衰變不是突變,而是漸變,有一個漸變的過程,而且這個過程或許時日漫長,或許 一波三折。當前,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正處於衰變過程之中,顯現出一些值得關注的新特點 。 1、北約軍事聯盟日趨走頹 應該說,北約軍事聯盟的衰變最早起始於冷戰結束之際。東歐劇變、蘇聯解體被普遍認為 是冷戰結束的標誌,同時也應被視為北約歷史使命終結的標誌。當時的北約在彈冠相慶的 同時,還直面"北約向何處去"的選擇。但北約的盟主美國並沒有給其盟友選擇的餘地,而 是直接將這些盟友拉上美國冷戰後的戰車,不失時機地啟動了"北約東擴"進程。對美國的 頤指氣使、飛揚跋扈,有的北約盟國頗為不滿,公開宣示要將北約轉型為"歐洲的北約", 從而引發了北約內部好一陣騷動,同時也湧動了北約衰變的第一次浪潮。 近些年,隨著歐洲國家自主意識的不斷增強,有的西歐大國越來越惦記北約的主導權," 歐洲的北約"訴求再度泛起,意欲奪取對北約的主導權。在"奪權"未果的情況下,有的西 歐大國直接提出構建"歐盟防務"、組建"歐盟軍隊"的計畫,並將這項計畫付諸實施,逐步 落到實處。西歐大國的這些舉措,在相當程度上削弱了北約的權勢,拉低了北約位勢,同 時也攪動了北約衰變的第二次浪潮。 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明確提出了"北約過時"論,並在"去聯盟化"意識的促使下,不斷對 北約盟國發難,甚至揚言要"退出北約",大有摒棄北約之勢。作為北約主要盟國之一和" 歐盟軍"主要創建國之一的法國,對北約的現狀頗為不滿,法國總統馬克龍甚至直言不諱 地責罵北約"腦死亡",引起了北約其他盟國的惡語相懟。美國和法國這兩個北約主要盟國 ,川普和馬克龍這兩位西方主要大國領導人,不約而同地連番詆毀北約,對北約造成了史 無前例的巨大衝擊,同時也掀起了北約衰變的第三次浪潮,而且這一次浪潮的強度、烈度 、廣度、深度都遠超前兩次浪潮。如果說前兩次浪潮促使了北約量變的話,那麼,這第三 次浪潮則引發了北約質變,由此而產生的衝擊波欲將北約推向衰落、衰退乃至衰亡。試想 ,倘若美國和法國有朝一日退出北約,還有哪一國哪一人有魄力、有實力、有能力、有意 願承負領導或主導北約的重任?倘若無人能及,北約命該如何? 2、美日軍事聯盟每況愈下 長期以來,美日軍事聯盟一直號稱是固若金湯。美國視之為支柱,支撐著美國在東北亞的 軍事存在,支撐著美國對俄羅斯和中國的戰略牽制;日本視之為大樹,大樹底下好乘涼, 大樹之下有庇護,大樹底下有紅利,日本正是依託美國這棵大樹的庇護,才敢對中國叫板 ,才敢與俄羅斯討價。這種貌似親密的聯盟關係從二戰後一直持續到冷戰後,從艾森豪威 爾時代一直持續到歐巴馬時代。 然而,隨著川普時代的到來,美日軍事聯盟原先那種親密狀態開始逆轉,取而代之的是接 連不斷的摩擦和紛爭,而且這些摩擦和紛爭從軍事延續到經濟,具有更強的殺傷力和損毀 力。首先,美國總統川普極力詆毀《美日安保條約》,稱"這是不公平的協議。若日本受 到攻擊,美國必須為日本而戰。但美國受到攻擊時日本卻不用投入戰鬥"。其次,美國要 求日本更多地承擔駐日美軍的費用,並開出了80億美元的要價,約為原來的四倍,但美國 的這一要求遭到日本的拒絕。再次,美國和日本在駐日美軍基地問題上紛爭不斷、危機連 番,在日本民眾的壓力下,日本政府不得不在基地問題上與美國討價還價,但在美國的逼 迫下,日本政府也不得不耗費1,46億美元買島為美軍建新基地。最後,在川普的促使下 ,美國對日本發動了貿易戰,要求日本消除貿易壁壘,降低進口關稅,設限汽車出口等, 否則美國將大幅抬高進口關稅。在美國的壓力下,日本在降低美國農產品進口關稅方面做 出了一些讓步,但在汽車出口設限問題上卻寸步不讓。 這些接連不斷的紛爭直接導致了美日軍事聯盟每況愈下,聯盟合力不斷渙散,聯盟關係日 趨鬆散,《美日安保條約》被廢止,美日軍事聯盟被摒棄,已經開始從原來的完全不可能 ,轉為當下的不是沒可能。 3、美韓軍事聯盟紐帶鬆弛 在朝鮮戰爭結束之際,美國迅即與韓國簽訂了《美韓共同防禦條約》,構建了美韓軍事聯 盟,並在韓國部署了美軍。川普之前的歷任美國總統,無論是強硬的還是軟弱的,都將美 韓軍事聯盟作為戰略威懾和軍事壓制的關鍵依仗,都要在朝鮮半島作為一番,有積極推動 六方會談的,也有決意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的,導致朝鮮半島局勢時緊時緩、時熱時冷、 起伏不定、變幻莫測。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獨出心裁、另闢新徑,特別是川普三次會見金正 恩,並跨過"三八線",踏上朝鮮國土,實現了"零"的突破,頗令世界矚目。川普此舉在一 定意義上緩和了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同時也對美韓軍事同盟形成一定程度的衝擊。川普 一方面對朝鮮示好,另一方面卻對韓國施壓,迫使韓國為85萬人的駐韓美軍提供更多費用 。川普多次表示,韓國"應當更公平地分擔份額"。按照川普的旨意,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 向韓國方面提出了每年50億美元的要價,相當於原先開支的五倍多。不僅如此,美國還進 一步提出,美國部署在朝鮮半島周圍的戰略資產和其他軍力,以及導彈、偵察力量等全部 都屬於防衛費分攤範圍。美國甚至還要求韓國承擔美軍輪換部署的費用,而這筆費用以往 均由美國全額承擔。此外,美韓在駐韓美軍基地搬遷返還、作戰指揮權移交、韓國的核潛 艇和航母計畫等問題上也存在嚴重分歧。 由此可見,美韓軍事聯盟也進入了一個摩擦、動盪、下滑、衰化的時期。在這一時期,川 普對朝鮮可能會有進一步的親善之舉,使朝美關係向前再邁一步,而且美朝關係每進一步 ,美韓軍事同盟關係勢必倒退一步。即便是美朝關係停滯不前,美韓軍事同盟也難以為繼 ,因為美國"獅子大開口"的要價令韓國處於兩難的境地:若是在美國面前"認栽",不僅那 筆錢值得心疼,而且韓國民眾也會不滿,韓國當權者難免將面臨"下野""換馬"的風險;若 是在美國面前"硬挺",韓國將可能面臨《美韓共同防禦條約》被廢止、美韓軍事聯盟被遺 棄、美軍撤出朝鮮半島的前景,韓國將不得不在要"錢"還是要"盟"這二者之間做出選擇。 4、美澳軍事聯盟裂隙顯現 澳大利亞一直被美國視為其亞太戰略部署的"南錨",在歐巴馬政府時期更是支撐著美國" 亞太再平衡"戰略的半壁江山。2011年11月,美國前總統歐巴馬訪問澳大利亞時達成協議 ,從2012年開始,美國海軍陸戰隊開始陸續部署到澳大利亞達爾文港海軍基地,先期部署 250名海軍陸戰隊員。2014年8月,美澳又達成一項為期25年的協議,允許2500名美國海軍 陸戰隊員輪駐達爾文基地進行訓練,同時還為美國海空軍戰機部署提供條件,包括B-52轟 炸機、F/A-18戰鬥機和"全球鷹"無人機等。 川普就任美國新一任總統後,在"去歐巴馬化"意識的驅使下,不失時機地推出"印太戰略" ,將美國地緣戰略鏈接從太平洋擴展到印度洋。川普的"印太戰略"仍將澳大利亞視為其" 印太戰略"的關鍵支撐點。然而,美澳軍事聯盟並未因此而強化,反而在不斷弱化,美澳 之間的裂隙層出。 一是川普上台伊始就對澳大利亞發難,對澳大利亞政府與歐巴馬政府於2016年11月簽署的 一項難民安置協議橫加指責,稱這是"白痴交易",是"史上最糟糕的協議",是澳大利亞在 尋求向美國輸出"下一批波士頓炸彈襲擊者"。這表明,川普為了推行"去歐巴馬化",並不 顧及美澳之間長期的軍事盟友關係。 二是美國一直遊說澳大利亞參加海灣護航艦隊,對此,澳大利亞未做任何承諾,澳大利亞 國防部長雷諾茲明確表示,"美國提出的要求非同小可而且非常複雜"。實際上,美國要組 建的護航艦隊並非親力親為,而是主要由盟友執行護航行動,美國主要向盟友提供情報信 息。 三是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在悉尼美澳政府對話會上表示,希望在亞洲太平洋地區部署導彈 。對此,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明確表示,澳大利亞不會部署中程導彈。對美國國務卿蓬佩 奧公開所說的在澳大利亞北領地部署中程導彈"將符合兩國利益",澳大利亞方面則斷然拒 絕。 四是美國和澳大利亞計畫在北領地首府達爾文市附近建設深水港基地, 以供美國海軍陸 戰隊使用,此計畫一經洩露,便遭到澳大利亞當地民眾的普遍反對,這令澳大利亞執政當 局左右為難,但為了保全執政地位,澳大利亞當局只可能得罪美國,擱置這項計畫。 五是川普一上台就宣佈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 實際上等於給了澳大 利亞當頭一棒,因為澳大利亞一直非常看重TPP,是TPP 堅定的維護者。澳大利亞曾多次 勸說美國重新加入,但均遭川普一口回絕。川普認定這一協定"糟糕透頂",會讓美國流失 大量工作機會。 凡此種種動向都表明,美澳軍事聯盟已經出現裂隙,而且隨著川普"去聯盟化"進程的進一 步發展,這些裂隙很可能會不斷擴大,新的裂隙亦可能會接踵顯現,美澳軍事聯盟也不再 是鐵板一塊。 5、美泰軍事聯盟名存實亡 美泰軍事聯盟是在越南戰爭期間構建的,旨在為侵越美軍提供前進基地和後勤保障。越南 戰爭後,美國撤出了在泰國所有軍事基地的部隊和人員,但至今美國駐泰國大使館內仍長 期駐留上百名軍事人員,包括海陸空三軍官員及海軍陸戰隊成員。儘管美泰軍事聯盟的歷 史使命隨著越南戰爭的結束而終結,但為了構築對中國的戰略包圍圈,美國長期以來一直 維繫著美泰軍事聯盟的存在,並不斷提出設立兵站、氣象觀測站、災難救助中心、非法移 民監控中心、輪換部署瀕海戰鬥艦等要求,但均遭泰國方面拒絕。 近年來,隨著中泰關係的不斷發展,特別是中國提出的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在泰國落地、 生根、開花、結果,泰國已經是與中國關係最親密的周邊國家之一,而不再是美國對中國 進行戰略包圍和戰略遏制的馬前卒,亦不再是美軍亞太部署和前沿存在的橋頭堡,美泰軍 事聯盟已經名存實亡。除了每年按慣例與美國等舉行"金色眼鏡蛇"聯合軍演外,軍事聯盟 的色彩幾乎消退殆盡。 可以認為,泰國是第一個在實質上脫離了西方軍事聯盟的盟國,這在一定意義上順應了川 普"美國優先""去聯盟化"的理念。川普就任總統後不僅明顯壓縮了美軍參與聯合軍演的規 模,而且將加強貿易合作置於美泰關係的首位。川普在會見泰國總理巴育時表示,泰國是 美國重要的貿易夥伴,能夠生產很多對美國而言很重要的產品,"我想我們會試著增加對 他們的出口,稍微改變我們現在對泰貿易逆差的現狀"。川普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2018 年泰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高達180億美元,難免不令川普心存芥蒂。 可以預見,今後的美泰關係將不再以軍事聯盟為基調,而將轉為以經貿合作為主軸,兩國 之間傳統軍事盟約或許不會明言解除,但卻可以自然廢止,這種趨勢有可能成為西方軍事 聯盟體系衰變的主要走勢。 三、西方軍事聯盟體系衰變的影響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是當今國際安全形勢和世界軍事態勢中的一件大事,涉及西方諸 大國,也波及國際社會和相關地區,對國際戰略穩定、世界軍事變革、地區安全發展、大 國關係演進等,都將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1、對國際安全戰略的影響 當前國際戰略安全正處於新舊理念、新舊格局、新舊秩序的重要轉換期,推陳出新、廢舊 立新是國際戰略安全變革的大勢,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無疑加快了這場具有劃時代意 義的大變革進程。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是冷戰的產物,帶有濃重的冷戰思維,是舊安全觀的集中體現。西方軍 事聯盟體系的衰變勢將導致冷戰思維不斷淡化,進而促使以冷戰思維為主旨的舊安全觀不 斷退化,直至畫上歷史句號,為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所取而代之。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是國際戰略安全舊格局的主體支柱,支撐著美國等西方大國在國際戰略 安全舊格局中的主導地位。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勢將不斷削弱美國等西方大國的主導 位勢,不斷拱動國際戰略安全舊格局的根基,不斷促使國際戰略安全舊格局走向衰敗,直 至退出歷史舞台,為國際戰略安全新格局所取而代之。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是國際戰略安全舊秩序的奠基者和衛道士,凸顯了戰略壓制、強權政治 、軍事干涉的霸道和暴戾。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勢將不斷消弭這種頤指氣使的霸氣和 黷武好戰的戾氣,不斷瓦解國際戰略安全舊秩序的基石,直至終結其歷史使命,為國際戰 略安全新秩序所取而代之。 2、對世界軍事發展的影響 從二戰後到冷戰後,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在美國的主導和主使下,展開了一陣又一陣軍事對 抗,發動了一場又一場局部戰爭,挑起了一個又一個軍事危機,掀起了一浪又一浪軍備競 賽,攪得國際社會不得安寧,是世界各地戰亂不止、危機不斷的罪魁禍首,是全球範圍軍 事對抗、軍備競賽的主要根源。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將會在一定程度上改變這種狀況 ,在一定意義上將世界軍事推進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一是減弱軍事對抗。 在冷戰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對原蘇聯和原華約、對中國等國展開了咄咄逼 人的軍事對抗,連番採取了軍事威懾、軍事壓制、軍事圍堵、軍事封鎖等一系列軍事對抗 行動,曾幾度將世界逼近戰爭邊緣。冷戰後,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在美國的率領下,進一步 加強了針對俄羅斯、中國的軍事存在、軍事部署、軍事進逼、軍事遏制等一系列軍事對抗 行動,亦幾度令世界和平岌岌可危。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勢將不斷減弱全世界和各地 區軍事對抗的強度,直至消弭,國際社會終於可以從軍事對抗的高壓下解脫出來,過幾天 安生日子。 二是減少戰爭風險。 從二戰後到冷戰後,世界上的任何一場局部戰爭、有限戰爭以及大規模、高強度武裝衝突 無一不是美國挑起的、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參與的。諸多地區和國內武裝衝突也不乏美國及 其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動因和背景,或是謀劃,或是挑唆,或是支持,或是協助。這些戰 爭和衝突不僅造成了許多國家生靈塗炭,而且還製造了大量難民,給國際社會帶來了頗為 棘手的難題。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勢將在相當程度上減少戰爭風險,世界大戰的風險 將進一步萎縮,局部戰爭的風險將逐步減弱,地區和國內武裝衝突的風險將有所降低。這 對國際社會、熱點地區、戰亂國家特別是世界和平無疑是一件幸事。 三是減退軍備競賽。 軍備競賽滋生於冷戰時期,延續至當今時代。美國及其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是全球性和地區 性軍備競賽的始作俑者,也是主踐行者。長期以來,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憑藉其雄厚的經濟 和科技實力基礎,依仗其軍工、軍貿、軍備等多重優勢,對原蘇聯和現俄羅斯、對中國等 國展開激烈的軍備競賽,企圖通過軍備競賽,達成軍備壓制,實現軍備制勝。為此, 西 方軍事聯盟體系在美國的帶領下,不斷掀起一浪又一浪軍備競賽的高潮, 不僅對俄羅斯 、中國等形成高壓之勢,也把國際社會及世界各國拖進軍備競賽的漩渦中。隨著西方軍事 聯盟體系的衰變,美國及西方大國將會把主要關注點從軍備競賽轉向經濟競爭,全球性軍 備競賽愈演愈烈的勢頭將可能被遏止,世界主要國家的軍備發展亦有望擺脫惡性競爭的危 局,重歸良性發展的正常軌道。 3、對美國全球戰略的影響 美國是一個全球性國家,有著厚重的海外利益。為了維護和拓展其海外利益,歷屆美國總 統都會推出相應的全球戰略,而且無一例外地要在全球戰略中納入"聯盟戰略"要素,將軍 事聯盟視為全球戰略的基石。近年來, 從小布希政府到歐巴馬政府,都在堅持推行"雙重 心"全球戰略。特別是歐巴馬,在繼續強調"聯盟戰略"的同時,還專門提出"亞太再平衡" ,成為"歐巴馬主義"的顯著特色。歸納起來,美國"雙重心"全球戰略可以用20 個字來概 括:控制兩洋,依託兩約,佔據兩洲,遏制兩國,領導全球。其中"依託兩約",即依託《 北大西洋條約》和《美日安保條約》,依託基於這兩約構建的北約和美日軍事聯盟,可見 美國歷任總統對"聯盟戰略"的重視程度。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盡數拋棄了其前任歐巴馬的主要"遺產",並標新立異,在"去歐巴 馬化"的同時,還啟動了"去聯盟化"和"去條約化"進程,摒棄美國傳統"聯盟戰略"正是其 重要舉措之一,也是"川普主義"的一個重要內容。針對美國傳統"聯盟戰略",川普用"過 時"論和"不公平"論予以抨擊;針對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川普用"加錢"予以施壓,用"退盟 "予以要挾。川普此舉明顯是要將美國傳統"全球戰略" 改弦易轍,打掉"聯盟戰略"支柱, 推出獨具"川普主義"色彩的美國新全球戰略。從川普執政至今的言論和行為可以看出,美 國新全球戰略大約包含六個要素,即:美國優先、去聯盟化、去條約化、印太戰略、融合 中俄和戰略交易。這也是"川普主義"的六個要素。可以認為,這六個要素集中反映了川普 的新思維、新理念、新舉措,是對美國傳統思維、傳統理念、傳統行為的逆反,而這種逆 反恰恰順應了國際大勢和世界大潮,也符合美國民眾的期冀。 4、對西方大國關係的影響 西方大國是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主體,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興衰存亡直接關係到西方大國 的利害得失。目前,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正處於衰變之中,川普率先應變,啟動了"去聯盟 化",此舉一旦得逞,美國與其盟友的關係勢將轉性,回歸到正常國家關係狀態。馬克龍 緊隨川普之後,也開始為法國"退約"大造輿論,甚至不惜惡語以懟,可見法國對北約已經 不耐煩了。英國正忙於"退盟"事務,在"去聯盟化"的道路上邁出了第一步,目前暫且顧不 上"退約",但英國對北約事務早已淡漠,況且英國是美國"最親密的朋友",遲早會步川普 的後塵,在"去聯盟化"的道路上再邁一步。其他幾個西方大國雖然宣稱要維持聯盟體系的 存在,但在美、英、法的示範效應下,也不得不審時度勢,順應其變。 對某些西方大國來說,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雖然不是一件好事,畢竟此變打破了它們 多年已經習慣的常態,打消了它們再獲豐厚紅利的奢望,但此變也並非是一件禍事。首先 ,一旦聯盟衰亡,它們便可免交那筆可觀的"盟費",省下來的這筆錢可以做任何他用。其 次,一旦聯盟衰亡,它們便不再受"盟約"的束縛,不必再遵循"一個聲音""一致行動"的規 則,不僅可以自行其是,辦各自屬意的事,包括那些曾經的禁事,而且還能隨心所欲,交 各自中意的友,包括那些曾經的敵手。再次,一旦聯盟衰亡,它們便不再有"老大",亦不 再是"小弟",它們可以與曾經的"老大"對等相待,回歸國與國之間的正常關係。最後,一 旦聯盟衰亡,它們便可以專注國內經濟發展和對外經貿合作,無須再為"護航編隊""美軍 基地""軍事情報保護""2%的軍費開支"等瑣事而煩惱,無須再為聯盟關係而犧牲經貿關係 ,無須再為聯盟合力而捨棄經貿合作。 凡此種種好處,想必那些西方大國的領導人都已悟出,川普、馬克龍等不僅已悟出,而且 不失時機地開始採取行動。對西方大國來說,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是一次良機,是西 方大國自我"蛻變"的良機,而這次良機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賜予的,機不可失,時不再 來,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西方大國若是利用這次良機實現自我"蛻變",勢將被國際大勢 和世界大潮所推進,否則將被拋棄。 5、對俄羅斯戰略振興的影響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對俄羅斯產生著具有戰略意義的影響,對俄羅斯的戰略振興有著 百利而無一害的功效。這些年來,俄羅斯遇到了多種坎坷,經歷了多重磨難,但都在普京 總統的領導下,在俄羅斯民族精神的激勵下,化險為夷,化難為易,並促使了俄羅斯戰略 振興的持續推進。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亦給俄羅斯一次難得的歷史性機遇,有益於推 動俄羅斯戰略振興進程。 一是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有助於減弱對俄羅斯的戰略壓力。 冷戰結束後,俄羅斯一直遭受著北約進逼的戰略壓力,特別是"北約東擴"大大縮小了俄羅 斯的戰略縱深,使俄羅斯不得不零距離直面北約軍事鋒芒。在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中 ,北約首當其衝,川普發難,馬克龍攪局,使北約亂象叢生,合力驟退,既無意再擴,更 無力進逼,這在相當程度上減弱了北約對俄羅斯的戰略壓力,在一定意義上為俄羅斯提供 了戰略振興的空間和時間。 二是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有益於減緩對俄羅斯的全面制裁。 對俄羅斯實行制裁是美國歐巴馬政府發起的,得到了歐盟、日本、加拿大等西方大國的響 應。在歐巴馬政府時期,美國對俄羅斯制裁層層加碼、不斷擴大,歐盟也亦步亦趨、屢屢 加壓,日本、加拿大等亦隨聲附和、連番增壓,頗有壓垮俄羅斯之勢。但俄羅斯頑強地頂 住了這群西方國家聯手施加的制裁壓力。美國總統川普上台後,雖然仍繼續維持對俄羅斯 的制裁,但制裁壓強有所減弱,並著意解除部分制裁項目。西歐一些大國領導人,如德國 總理默克爾等,也不贊同歐盟增加對俄羅斯制裁。美國和西歐大國均是西方軍事聯盟體系 的盟國,而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使"協調一致"原則的執行力遭到削弱。在制裁俄羅斯 問題上,美國已無意對西歐大國發號施令,西歐大國也不願對美國言聽計從,特別是一些 西歐大國,如意大利等,在歐盟內部大唱反調,呼籲取消對俄羅斯制裁。這種態勢無疑有 益於減緩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全面制裁。 三是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有利於減退對俄羅斯的戰爭風險。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從形成之日起,就開始進行針對原蘇聯的戰爭準備,北約如此,美日、 美韓、美澳等軍事聯盟亦是如此,冷戰時期如此,冷戰結束後亦是如此,不過戰爭準備的 目標已換成俄羅斯。長期以來,無論是原蘇聯還是現俄羅斯,都一直面臨著"達摩克利斯 之劍"風險。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導致了其戰爭功能衰退,促使了其針對俄羅斯的戰 爭風險的減退,這無疑有利於俄羅斯的戰略安全和穩定,有助於俄羅斯的戰略復甦和振興 。 6、對中國國家安全的影響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給中國帶來了利好的影響,有利於中國進一步改善國際、地區和 周邊安全環境,有助於中國進一步維護和拓展國家安全利益。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同 時也給中國帶來了難得的機遇,提供了良好的契機,有益於中國進一步維繫和延續戰略機 遇期。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為中國提供了改善戰略安全環境的契機。從二戰後到冷戰後,西 方軍事聯盟體系一直是中國戰略安全環境中最主要的不穩定因素。在國際上,美國等西方 國家主導的、西方軍事聯盟體系支撐的國際安全舊格局和舊秩序一直在對中國實施戰略壓 制,中國對國際安全事務的話語權和決策權被剝奪,中國在國際安全舊格局中的位勢被壓 制,與中國的大國地位嚴重失衡。在亞太和周邊,美日、美韓等軍事聯盟一直對中國虎視 眈眈、緊盯嚴防,一直在加強針對中國的前沿存在和軍事部署,企圖將中國圍堵在"第一 島鏈"之內。但隨著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中國所處的國際、亞太和周邊安全環境有 望得到明顯改觀,因為失去了聯盟的支撐與合力,任何一國,包括美國在內,對中國國家 安全的挑戰都不可能得逞。這在一定意義上為中國提供了一次改善戰略安全環境的難得契 機。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為中國提供了確保國家核心利益的契機。時至今日,中國的領土 領海並未完整,中國的核心利益並未完全。究其因,主要是美國、日本等國在軍事聯盟的 支撐下,強權干涉中國內政,強力侵佔中國領土領海,強勢侵蝕中國核心利益。但隨著西 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美國、日本等所依仗的軍事聯盟支撐與合力勢必日趨衰退,直至 衰竭。一旦美日軍事聯盟解體消亡,日本失去美國的庇護,怎會再敢在軍事上向中國示威 ?怎會再敢在釣魚島和東海問題上對中國叫板?一旦美澳軍事聯盟解體消亡,美國失去了 在澳大利亞基地和駐軍的支撐,美國對中國南海的軍事侵犯和騷擾勢必有所顧忌、有所收 斂,不會再像當下這般肆無忌憚、明火執仗。一旦西方軍事聯盟體系衰亡,退出歷史舞台 ,美國、日本等國在台灣回歸問題上勢將不會明目張膽地從中作梗,即便美、日等國企圖 動用軍力從中阻撓,但失去了軍事聯盟合力的支持,僅憑一己之力,這種企圖勢將化為泡 影。 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為中國提供了發展新型大國關係的契機。在西方軍事聯盟體系興 盛時期,大國關係處於一種極為不正常狀態。美國等西方大國與俄羅斯、中國的關係凸顯 出對立、對抗、對峙的態勢,美國與其他西方大國之間的關係呈現出"老大"與"小弟"那種 不對等狀態。儘管這種大國關係狀態隨著國際形勢發展而時有調整,但其本質卻始終如一 ,未曾生變。這種極不正常的大國關係狀態導致了大國之間糾鬥不已,或是明鬥,或是暗 鬥,或是互鬥,或是群鬥,或是單打獨鬥,鬥得國際社會不得安寧。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 衰變則導致了傳統大國關係的蛻變,促使大國關係從傳統走向新型,即以"不衝突,不對 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為要旨的新型大國關係。這無疑給中國提供了一次構建新興大 國關係的絕佳契機,使中國得以乘機昇華中俄關係、推進中美關係、加強中歐關係、修復 中日關係、改善中加關係、促進中澳關係、拓展中新關係。可以認為,在中國的精誠努力 下,中國與諸大國的關係勢將走上新型大國關係的發展軌道。 總之,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已是當今世界一個不可逆的演進趨勢, 亦是"百年未有之 大變局"中一個引人矚目的亮點,更是"和平發展、合作共贏"進程中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 的歷史節點,標誌著國際安全舊格局的終結、國際安全新格局的起始,產生著全球性、革 命性、戰略性、時代性的重大影響。誠然,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是一個漸變的過程, 不可能一蹴而就,特別是某些國家及其政要依舊秉持冷戰思維、強權政治、軍事干涉等傳 統理念,並會千方百計地設置重重障礙,竭盡全力地阻撓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但是 ,只要國際社會及主要國家共同努力,攜手應對,完全可以抗擊、抵銷、打掉這股逆流, 加速西方軍事聯盟體系的衰變進程,讓國際安全和世界軍事新格局、新秩序早日到來。 -- 論述謬誤:1 轉移議題 change of subject、2 偷換概念 concept swap、3 虛假目標 strawman argument、4 人身攻擊 ad hominem、5 感性辯護 appeal to emotion、 6 關聯替代因果 correlation as causation、7 不當類比 false analogy、8 不當引申 slippery slope、9 同義反覆 circular reasoning、10 無知辯護 argument from ignorance、11 引用權威 appeal to authority、12 黨同伐異 appeal to facti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76.183.127.209 (美國)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IA/M.1593494396.A.A57.html
1Fcangming: 真不愧是現代義和團 做夢專業www 06/30 15:22
2Fcangming: 四處搞事的chinazi談國際安全 呵呵 06/30 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