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普京和克格勃如何控制俄羅斯並欺騙西方國家?

看板 Ia
作者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標題: 普京和克格勃如何控制俄羅斯並欺騙西方國家? 新聞來源: (須有正確連結) https://is.gd/De1oZv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發表了一本新書的介紹,詳細介紹了俄羅斯總統普京及前蘇聯情報 局克格勃(KGB)的形成方式,並介紹了普京和克格勃如何控制俄羅斯及其如何欺騙西方 國家。 記者和分析師霍華德・阿莫斯(Howard Amos)在對美國記者凱瑟琳・貝爾頓(Catherine Belton)撰寫作品的介紹中表示,很少有人講述普京和現代俄羅斯「克格勃」的形成,以 及這個俄羅斯國家組織如何重現並征服了西方國家。 阿莫斯在他的書評開端表示,他聽過描述普京的最好詞語是一位前蘇聯不同政見者,他的 父親是普京的朋友,很了解普京,並在蘇維埃統治時期與其共同在「克格勃」中工作,這 句話就是「普京不能屈服,但可以被打破」。 只要活著就是間諜 作者表示,普京長大成人,此後,他投身政治鬥爭,他曾在「克格勃」組織中擔任主席職 務,他在這個機構中成長,這意味著,只要他活著,他就具有間諜的思維。 在《普京的追隨者:克格勃如何奪回俄羅斯並接管西方?》(Putin's People: How the KGB Took Back Russia and Then Took On the West)一書中,阿莫斯表示,貝爾頓認為 ,普京從未放棄過恢復蘇聯情報機構權威和權力的使命,這似乎只是蘇聯歷史上固有的。 作者追溯了普京和他的同志從1980年代的中級間諜,到1990年代他們進入俄羅斯政治和商 業高層的成長道路,並解釋說,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個系統,這個體系使用了克格勃制定規 則來使用鐵腕來維護權力,處理全球金融系統中的數千億美元,並將俄羅斯的影響力進一 步擴散到西方。 新冠疫情威脅普京未來 作者將話題轉移至新冠大流行,他表示,這是審視普京及其政權的適宜時機,並指出,新 冠大流行造成了經濟困難和不確定性,這將對普京的評價降低至二十年來最低水平,從而 造成了他擔任總統期間的最大危機之一,並引發了有關普京政治前途的質疑。 為了了解普京的工作,貝爾頓建議前往東德的德累斯頓,普京在1985年被任命為德累斯頓 的外國情報官員。 儘管關於普京在這段時間內生活的描述大多數只是說他學習德語和喝啤酒而已,但貝爾頓 描繪了一幅完全不同的畫面,稱普京在這段時間管理客戶、招募、偷竊技術,甚至管理在 鐵幕「柏林牆」另一側進行暗殺行動的左翼恐怖組織。 與此同時,普京熟悉蘇維埃特勤局在蘇維埃帝國崩潰時採取的維持其影響力的措施,這是 一些有遠見的軍官所期望的。 總體而言,這意味著要與「受信任」和「友好公司」建立大筆資金,並在國外制定複雜的 走私計劃和代理商網絡。 貝爾頓斷言,普京和克格勃在1980年代的所作所為是「即將發生的計劃藍圖」。 特朗普在俄羅斯的間諜網絡 在一個引人注目的說法中,貝爾頓表示,蘇聯情報的持續影響力可能是他幾十年來的標誌 ,但直到2016年才引起西方大多數人的注意,有證據表明,莫斯科干預了當時的美國總統 大選以利於總統特朗普獲勝。 貝爾頓深入研究了後蘇聯國家的巡迴經紀人和代理人世界,他們在特朗普競選總統很早之 前就包圍了特朗普,並確定了他們與俄羅斯情報部門的聯繫,以及他們如何利用這些情報 策略將未來總統與金融義務網絡聯繫起來。 貝爾頓寫道,特朗普最初的工作只不過是一種向美國匯款的便捷方式,並表示,她追踪了 特朗普與建築大亨阿加斯・阿加拉羅夫(Agas Agalarov),老牌走私者沙爾瓦・奇吉林 斯基(Shalva Chigirinsky)和石油貿易商塔米爾・薩皮爾(Tamir Sapir)等人物的往 來,俄羅斯安全部門和公眾向她透露稱,這些關係已逐漸加深,並指出,特朗普在某個時 刻已成為「政治機會」。 普京追隨者 阿莫斯表示,貝爾頓的書不僅涉及俄羅斯間諜界,而且——顧名思義——主要針對克里姆 林宮中心的商人和強大官員,以及他們使用其巨額財富和強大影響力而做的事情,阿莫斯 並補充說,貝爾頓書中的所有人物幾乎都有與克格勃合作的背景。但是貝爾頓走得更遠, 並解釋了那些被認為更加獨立的億萬富翁與克里姆林宮的密切關係。 貝爾頓談到了米哈伊爾・弗里德曼和皮奧特・阿夫納——兩人是「阿爾法銀行」的所有者 ——如何僱傭了普京在東德工作期間認識的一位熟悉間諜人物,並談及普京如何在2003年 建議億萬富翁羅曼・阿布拉莫維奇購買倫敦足球俱樂部「切爾西」,貝爾頓並談及這些關 係如何在新冠大流行期間被暴露,因為當局開始依靠這些有錢人來節省數千萬美元,以增 強醫療保健系統的能力。 俄羅斯情報部門計劃了普京的垮台和崛起 貝爾頓描繪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核心問題是俄羅斯情報和間諜機構對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產 生的壓倒性影響,因為這表明蘇聯解體是蘇聯情報官員的「內部事務」,普京升任總統只 是克格勃的一個精心策劃,在這兩種情況下,這些複雜的政治行動,不僅涉及一幫間諜的 陰謀。 貝爾頓還援引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和間接證據為後蘇聯時期的一些黑暗謠言提供了新 的可信度,例如普京參與了他在1990年代老師阿納托利・索布恰克的暗殺行動,以及他的 盟友尼古拉・帕特魯舍夫2002年在莫斯科劇院組織了一次「恐怖襲擊」,至少有170人被 殺,以此事件來報導普京並「將他與總統聯繫起來」 。 貝爾頓表示,沒有理由懷疑在「克格勃」工作軍官的殘酷性,腐敗、無能和對砲彈的依賴 有時也是俄羅斯政策的一部分。 操縱經濟體系 另一個緊迫的問題是,貝爾頓揭露了普京政權如何操縱經濟體系,以為其內部圈子個人籌 集財富,為「戰爭基金」建立秘密基金並為在國外建立影響力的行動融資。 通過與克里姆林宮內部以及前間諜的銀行家和消息人士的多次對話,普京的追隨者們展示 了這位俄羅斯領導人合作夥伴如何通過剝奪國有天然氣壟斷企業——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 份公司(Gazprom)——賺取能源出口並創建大型金融公司來逐步接管俄羅斯經濟,例如 與克里姆林宮保持有親密聯繫的蘇加斯保險公司(Sugas Insurance Company)和俄羅斯 銀行(Bank of Russia)。 貝爾頓令人信服地指出,西方國家許多人都鼓吹了這一過程,他們認為,在共產主義結束 後,將俄羅斯納入全球金融市場將使其與西方合併,與之正相反,俄羅斯公司在國外的上 市以及西方律師、金融家和官員的否定,只是豐富了與普京關係密切的公司,鞏固了國家 資本主義的形象,並最終阻礙了該國的經濟發展。 貝爾頓寫道,普京的追隨者已經準確地計算出,金錢對西方國家而言勝於所有問題。 破壞西方機構 隨著2014年莫斯科吞併烏克蘭克里米亞之後,俄羅斯與西方的關係崩潰,普京對俄羅斯經 濟的控制日趨嚴格,西方失去了塑造其政權的機會。 貝爾頓援引一位銀行家的話說,這是普京的錢。「當他上台時,他開始說自己不過是租金 管理者,但後來他成為了整個俄羅斯的控股股東。」 其中部分金錢為普京及其最親密的盟友提供了奢侈的生活,但據貝爾頓稱,其中很大一部 分金錢被轉移到國外——不受民主監督——以破壞西方機構,從美國大選到2016年英國就 脫歐進行的全民公投及對歐洲各政黨的削弱。 根據貝爾頓的說法稱,普京的追隨者們在國外銀行賬戶中藏匿著8000億美元。 ※每日每人發文、上限量為十篇,超過會劣文請注意 ⊕標題選用"新聞",請確切在標題與新聞來源處填入,否則可無條件移除(本行可移除) --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問君此去幾時還,來時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難得是歡聚,惟有別離多。                           ——【現代】李叔同《送別》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0.48.115.34 (馬來西亞)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IA/M.1593520946.A.A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