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BTS/泰南]巡演後的休息(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5則留言,4人參與討論
推噓 4 ( 4推 0噓 1→ )
  金泰亨x金南俊   PWP肉文,R18,限制級   點文鋪指定:「能幹的泰亨與能幹的南俊」 ──── 《巡演後的休息》 討論歌詞用的手機被扔在一旁,螢幕暗了下來。 請神容易送神難。 金南俊倒想跟弟弟說:沒有要寫歌的話,就回房睡覺吧。 但是閃閃發亮的大眼睛正盯著他瞧,誠懇得讓人說不出一句重話來。 「南俊哥。」 不擅長言語的金泰亨,其實什麼也沒說。 但光是這樣,其實南俊就能明白他的意思。 「我沒有……」沒有什麼呢?沒有累,沒有受不了,沒有強撐? 騙誰呢? 泰亨躺臥在床,轉了個身,懷抱住站在床沿的哥哥的小腿,手掌又向前,撫摸大腿而上。 收緊手,將他圈住。 「南俊哥、我來吧。」 泰亨送上親吻,落在南俊的腿側。 巡演對他們而言是最大的幸福,但也伴隨巨大的空虛。 一次次倒空自己,被粉絲的愛填滿,如煙火燦爛。回到旅館面對黑夜時,卻又寂寞得彷彿 世上僅有自己一人──幸好他們還有彼此,才不至於踏入崩潰。 他們在床邊彼此撫慰。 雖然金泰亨坐在床沿,但表情專注虔誠得彷彿正在膜拜面前的金南俊。 腰胯上有一圈勒痕,是長年配戴麥克風接收器留下的痕跡。 金泰亨細細地撫摸那處,說道:「怎麼辦?看起來好性感。」 他把手對上去,大拇指貼在帶子的痕跡上,按著那一條,由內向外劃過,揉著南俊哥的皮 膚。 「……你不也有?」 弟弟悶笑,嘴角掛著,但沒有回應。 南俊確實對自己的身材挺有自信──啊、也不是「以此為傲」,而是「認識自己的優點為 何」吧──但在金泰亨過度的關注面前,總會有些惶恐不安,讓人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值 得這樣的喜愛? 金南俊不知道。 但他也是一個自私的人,所以他一邊惶恐不安,一邊認真地擁抱這份愛。 「哥、Bobo。」弟弟把臉抬起,用軟軟的聲音請求。 明明先前說「交給我」,但真的做起來,又毫不羞澀地索求。 不過有點可愛吧?所以南俊低下頭親了下他的臉頰。 「再一個。」然後是鼻子。 「還要。」再來是眼角。 「這裡也要。」又碰上唇邊。 只小了一歲的傢伙格外擅長撒嬌。 「哥、Kiss。」 「過分了啊?」 他們接吻,氣息綿長。 起先是站著的南俊低下頭,坐在床沿的泰亨仰臉。然後金泰亨的大掌貼合在哥哥的臉側, 將他的耳朵蓋住,稍稍起身,更加熱切地與之糾纏。 耳朵與外界阻絕,就好像是帶著監聽耳機一樣──粉絲的尖叫、場地的回聲都模糊不清, 只有嗡嗡聲,還有音樂,以及成員們的歌聲──彷彿置身真空一般,只有對方的聲音是自 己的氧氣。 金南俊聽見自己,以及泰亨咽喉發出的鳴聲,還有兩人勾纏時的水澤聲。 因為太過清晰,而讓人面紅耳赤。 泰亨對情緒最是敏感,他雖然知道,但從來不明白南俊哥的躊躇──不過他懂這人倦了、 心情不好、身心疲憊的樣子。 於是他把哥哥放在自己懷裡,又進一步起身,將他推攘到落地窗前。 背後是無盡黑夜和繁忙的城市,面前是深愛的人。 泰亨刻意暫停了這個吻,用額頭抵著他的,讓兩人過於靠近的面對面相望,然後以得了空 的嘴巴,又喊了一聲「南俊哥」。 不知怎麼,先前一直提著的、哽在胸腔的一口氣,談不上痛苦,但又不怎麼舒服的感受, 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南俊嘆了口氣,感覺輕鬆許多。 觀察到此,金泰亨則笑了出來,然後又吻上去。 他們已經養成深夜才吃正餐的習慣。 不然演唱會加彩排,蹦蹦跳跳三個小時,不吐也得鬧肚子痛。 忙碌過後的餐點,總是特別美味,有撫慰人心、犒賞獎勵的作用。 誠如巡演期間辛苦的身體,在重新擁抱對方時,如久旱逢甘霖般美好。 雖然被哥哥用腿勾住、被結實的大腿磨蹭,挺讓人興起遐思無限。但金泰亨忍著慾望,先 慢慢撫摸金南俊的性器,然後另一手探入穴口。 忍耐時,無論腦內炸了多少煙火,外表上他總是面無表情。也只有熟悉泰亨的人──譬如 金南俊──才能看見這人眼底的精光。 擴張的過程太過難耐。 他嘶了一聲,有點急躁,想喊弟弟直接進來吧?又知道不可能。 只能扭動著屁股,又努力分散注意力到前方的快感。但辦不到。金泰亨的手指太具存在感 ,而且這種…… 「哥、不要亂動。」 「好喔。」他有點尷尬地停止多餘的動作。 一點一點進入時,金泰亨並沒有把擴張的手指抽出,他反倒用兩指將甬道撐開,然後才插 入陰莖。 金南俊背貼著玻璃太久,已經捂熱了那一片。但因為插入時挪動身子,而碰觸到新的區塊 。不是第一次與其做愛,但體內、體外,皆是一陣顫慄。 等完全沒入時,才順勢拔出手指,並隨手將沾黏的潤滑液抹在一旁,將得了空的手,撫摸 上哥哥尚未被照顧到的胸口。 落地窗冰涼,靠在上頭不免起雞皮疙瘩。 但身子發熱,在一會兒冷、一會兒熱的情況下,慾望與身體都被金泰亨吊在一個不上不下 的尷尬位置。 金南俊是「有點」急性子的類型。 愛撫也好、親吻也罷、慢吞吞的擴張也是,對他來說,都比不上抽插舒服。 所以當金泰亨終於進入,卻還在揉自己的胸時,他是有些懊惱的。 胸部有什麼好的?就兩塊肉而已,也沒敏感到哪裡去。 可是當泰亨開始磨蹭時,金南俊卻感覺哪裡怪怪的…… 大概是故意為之。 金泰亨慢慢頂弄,每次刺激到前列腺時,都故意拉了一下哥哥的乳頭,又配合那雙大掌搓 揉。 幾次下來,似乎有點模糊快感的來源。 金南俊不自覺地挺起胸膛,送上自己的身體。開始些許期待他的拉扯。意識到的時候,會 有些不自在。但是那些觸摸確實能帶來快樂,就想要含糊帶過那些困惑。 不過他聰明的大腦並不允許。 越是告訴自己「不要在意」、「這沒什麼」、「沒有關係」,感受就越是清晰。他甚至去 描摹金泰亨是如何撫摸的:掌心壟罩著,抵住,繞著圈揉,指尖始勁捏住,幾乎要在上緣 留下指痕。最過分的應該是會手指下移,並在戳進深處時,配合著一扯,搓揉拉起他的乳 尖。 南俊並沒有刻意壓抑聲音。 只是因為太認真,不免咬緊牙根。還是金泰亨再次吻他,撬開他的唇齒,才有一些低喘與 呻吟流露出來。 當泰亨指尖開始磨蹭著他的乳首時,金南俊哼哼幾聲,後穴卻是不自主期待地收縮。 「啊──」 金泰亨用手捏住時,明明底下沒有進攻,南俊卻從嘴角洩出呻吟。 表情一僵。 想要唸他,但又捨不得,也不曉得該說什麼。 只能羞澀地搖搖頭,想把自己埋起來。 然而弟弟說著「我好喜歡南俊哥」,並送上親吻,然後將金南俊翻了過來。 不再為難他的胸口。 重新插入時,泰亨握住他的胯部,將自己頂了進去。 南俊則趴在玻璃窗上,閉上眼睛,全神貫注在如何容納弟弟的進入。 再睜開眼時,繁華的城市在底下,越發激烈的撞擊在身後。 他的手虛抓了一下,想握住什麼,但平滑的玻璃無處使力,只能順著表面往下滑落。 這時,泰亨卻剛好伸出一隻手,從手腕處扣住他的手。 然後向上,與他十指交疊。 一層一層往上推的快感有些陌生,將他架在如此刻所在的高樓之上:雖然景色遼闊,卻一 片模糊。 在被死死釘住的時刻,精神甚至有點脫離軀體,不合時宜地想起一些事──譬如歌詞、譬 如工作、譬如舞台、譬如那些責任與義務──然後又被金泰亨帶給他的、滿滿的愛給擊散 ,重新回到這個懷抱中。 「哥、南俊哥,好喜歡、好喜歡。」 「嗯……」 這人的語句破碎,但金南俊完全接收得到他的意思。 又是揉捏臀部,又是向下,把他的大腿再掰開一些。金泰亨的手緊緊抓住他。 在瀕臨高潮的時候,南俊收回靠在玻璃上的手,不自主地模仿泰亨,遵循他的方法,揉捏 一下自己的胸,在異樣中尋求解放。 然後在弟弟的喘息聲中,將精液射在落地窗上,沾染了尚未入眠的都市。 夜還長。 連南俊都不能相信自己說的「洗完澡後回房休息」這種鬼話,更何況他還留了門,讓泰亨 進來──或許太寵他了?可若說是縱容金泰亨的妄為,又何嘗不是滿足金南俊的任性? 他想要他。他也想要他。 他們甚至來不及泡放水放到一半的鴛鴦浴,便在洗手台上急不可耐地再次貼合。 南俊坐在大理石磚上,赤裸著身體,雙腳雙手環在金泰亨身上。倒不是他有皮膚饑渴,而 是這地方真的太滑了,稍微不慎就會摔下。只好在大張著腿迎接弟弟之餘,小腿勾住他的 腰,整個人環在泰亨身上。 「哈啊……南俊哥,我、我可以再進去一點嗎?好想要、好想要。」 「嗯。」他點點頭,應允了弟弟的要求:「你想做的都、啊──」 一改先前的克制,金泰亨抵著檯子,將陰莖徹底埋入,直至碰到囊袋才停下。 這樣的壓迫並不會為金南俊帶來快感,可是被塞得滿滿的感覺……很好。 特別是後續抽插時,他緩慢且專注地往後退,又一點一點填滿。讓人感覺時間過得特別漫 長,按摩前列腺所得到的快感,好像也被無限延長,到了無所逃避的程度。 等他們終於泡到熱水澡時,早已狼狽不堪──卻又樂在其中。 除了第一次還有辦法戴套子,接下來都是無套插入的。 進入浴缸時,金南俊伸手一探,趁著精液未乾,就著水和指頭,將金泰亨射在裡頭的東西 引出。白濁的東西順著大腿,或直接滴滴答答地落在水中。 這樣清潔是很正常的舉動。 可是當浴缸裡還躺著另一人時,就不免顯得有些情色了。 特別是因為自己的手指碰到敏感的地方,讓高潮過後又被熱水蒸得皮膚通紅的金南俊,有 點軟了腿,跨跪在那人身上時,就更顯不單純了。 泰亨的手指也刺進那軟軟的地方。 在哥哥嗚嚶聲中,金泰亨著迷地搓揉能為他帶來快樂的地方,然後看金南俊跪都跪不穩, 幾乎要坐在他身上。 「不行。」南俊最終還是握住他的手,制止了他。「這樣會太快……」 泰亨吞了口水,說聲好,然後抽出手指,改以剛剛又硬了的陰莖,在他的入口處徘徊。 金南俊坐在上被捅穿。 原先還想上下擺動,但水波盪漾,動作太大會激起過多水花。 所以在金南俊撐著浴缸兩側壁地手軟了下來,身子向前傾,幾乎要躺在金泰亨身上。 而弟弟則在水面下頂弄,仗著姿勢便利,幹得深,還不肯抽出,盡往南俊哥敏感的地方撞 。 原本不想要那麼快射的,結果受不了刺激,大腿一繃,又在浴缸裡交代出來。 因為金泰亨給予的前列腺高潮太刺激,在射精的時候,甚至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射了。是泰 亨軟軟地說一句:「哥又射了」,金南俊才察覺。 「南俊哥、我、我這次也可以射在裡面嗎?」 不行。 射在裡面不好。 清理不方便,而且現在真的太累了。 金南俊的理智告訴他不行。 但是他看著泰亨,點了點頭,默許了下一秒被弟弟灌滿的下場。 「哥……」 「嗯。」 雖然很累,但他感覺前所未有的放鬆。 END. 感謝銀河的點文!! 平常在垃圾電台一直喊著俊受,但都沒有寫, 這次終於有機會好好寫一番,個人總結大概是俊奶真香A_A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241.224.12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93434875.A.5A9.html
1Fginaissocute: 頭香!俊的奶真的好香wwwwww 06/29 21:12
2Fellenhelen : 啊…超愛俊受的…南俊是外表堅強內心豐富的小可愛 06/30 08:51
3Fellenhelen : …肉好吃不膩 06/30 08:51
4Fminaminall : 俊受竟然那麼香(驚覺)相見恨晚 06/30 22:27
5Fr30178824 : 南受莫名香 07/01 00:35

BB-Love 看板熱門文章

28
35
44
45
2020/07/02 21:12:38
23
26
2020/07/02 23:22:28
57
63
2020/07/03 13:04:06
20
27
2020/07/04 00:28:15
45
54
33
35
2020/07/08 02:08:40
29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