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軍事專家:中印爆發武裝衝突機會升高

看板 Ia
作者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標題: 軍事專家:中印爆發武裝衝突機會升高 新聞來源: (須有正確連結) https://p.dw.com/p/3eTiP 中印兩國自兩周前於邊境爆發幾十年來最嚴重的軍事衝突以來,雙邊關係便呈現非常緊張 的狀態。上週末,數家媒體報導都指出,雙方並無退一步求和的打算,反而互稱因對方破 壞協議,導致兩國都必須加強邊境軍事部署來反制。 (德國之聲中文網) 中印邊境的軍事衝突持續數周,雖然雙方政府已針對邊境情勢展開對談,但緊張的氛圍似 乎沒有緩解的跡象。 香港《南華早報》週六 (6月27日) 報導,強硬派的中國軍事專家呼籲北京應該為兩國邊 境衝突再次升級做好準備,強調兩國爆發武裝衝突的機會越來越高。 幾名中國的退休將領呼籲北京應該讓前線士兵有更多的權力可以抵禦印度士兵的「非法入 侵」,並在邊境部署非致命的高科技武器。 《南華早報》報導,一名退休的中國軍事將領在微信上分析,雖然中印兩國展開全面武裝 衝突的可能性仍低,但中國不該因低估印度的反擊能力而鬆懈。 他寫道:「如果我們必須與印度開戰,中國必須先發制人,盡可能限縮武裝衝突的規模, 將主要目標放在打擊印軍的氣勢。」 另一名退休的中國海軍將領與軍事專家王雲飛在一篇發布於中國期刊的文章中則寫道,中 國政府應該准許前線部隊在無需得到中央政府批准的情況下,直接對印度軍隊的非法入侵 進行反擊。 他說:「中國應加強邊境地區偵察監視手段建設,一旦發現印軍越過中方實際控制線偷襲 、襲擾中方軍地人員,則展開堅決反擊,追擊不受實控線限制,可達印方淺近縱深,直至 擊潰印軍後撤返。」 王雲飛也稱,中國軍隊必須做好將軍事衝突升級至武裝衝突的打算。他寫道:「過往的雙 方肢體衝突,基本上都是印方主動越境滋事,強行越線搶佔軍事要沖,以圖構建有利軍事 佈局。如果再有上述情況發生,中方則以更強有力的手段,毀傷對方的相關設施、設備, 讓對方得不償失。」 王雲飛建議,中方在手段上應嘗試發揮高技術武器器材優勢,使用非火炸藥類武器,如雷 射武器等。在中方控制線一側處置情況,也可嘗試使用防爆器材中的催淚彈、震爆彈等, 如果印方膽敢以槍炮襲擊,則由印方承擔一切後果。 他說在中印國防與外交部門上週陸續會晤之後,如果中印邊境情勢緩和,則代表雙方多次 談判後有達到預期目的。然而如果情勢未得到緩解,則顯示雙方在軍事領域的信任度有限 。他寫道:「中方已經到了以軍事為主談判為輔的重要關口。」 另一方面,印度媒體則報導印方已下令前線將領在情勢危急時,可以使用炮火回擊,而印 度政府也已緊急動用資金來增加邊境部隊的武器與炮火。印度外交部稱,中國已在邊境部 署大量部隊與武器,該舉動已違反雙邊協議,所以印度必須採取相同的策略反制。 印度駐中國大使唐勇勝(Vikram Misri) 在接受印媒採訪時表示,中國在加勒萬河谷與拉 達克地區所宣稱的領土主權完全不符合事實,而中方應該瞭解他們在這波邊境衝突中,有 義務緩解緊張的氛圍。他說,中國有義務對中印關係採取小心翼翼的作法,並以此決定雙 邊關係應該朝什麼方向發展。 楊威廉/鄒宗翰 (綜合報導) ─────────────────────────────────────── 中國建高原民兵分隊 格鬥選手訓練「鐵拳頭」 https://p.dw.com/p/3eS5W 中印軍隊6月15日在拉達克地區加勒萬河谷發生致命衝突當天,中國解放軍的五支民兵部 隊在拉薩亮相,其中包括登山愛好者和入伍教導搏擊訓練的格鬥選手。在中印邊界局勢緊 張的背景下,這一消息引起各界關注。 (德國之聲中文網) 據《中國國防報》報導,6 月 15 日,雪鷹空中巡邏隊、雪鴿極地通信隊、雪狼極限攀登 隊、雪狐高山快反隊,雪獒高原抗擊隊等5支民兵組織在西藏拉薩攜裝亮相,並接受西藏 軍區司令員汪海江授旗。汪海江在授旗儀式上表示,西藏自然環境和交通狀況復雜,普通 力量在遂行應急應戰任務時難以全域到點,這些新質分隊的入列,極大地提升了西藏後備 力量的組織動員力、快速反應力和支援保障力。報導稱,5支新質民兵力量的支援保障對 象由陸軍為主向諸軍兵種全面覆蓋。中國軍網刊文援引汪海江在現場的講話稱,要把民兵 新質"五隊"打造成空中瞰制的"千里眼"、智能迅捷的"順風耳"、快速救援的"急先鋒"、反 制行動的"鐵拳頭"和維護穩定的"刀尖子"。 有關報導還顯示,以上民兵組織背後的企業和團體包括雪鷹通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中國 移動通信西藏公司、西藏聖山登山探險服務有限公司、西藏華泰龍礦業開發有限公司、恩 波格鬥俱樂部等等。其中尤為引人注目的是,雪獒高原抗擊隊由恩波格鬥俱樂部的成員組 成。 恩波格鬥俱樂部曾多次參加國際國內格鬥搏擊比賽,曾因收留大涼山失學孤兒,將其訓練 為格鬥選手出場表演引起一場社會風波。中國網路消息稱,此次加入雪獒高原抗擊隊民兵 組織的有恩波格鬥俱樂部20位綜合格鬥運動員。有搏擊媒體6月18日與恩波格鬥拳館取得 聯繫,得知其目前的主要任務,就是協助邊防團、特戰旅等進行格鬥訓練。其創始人恩波 表示:「只要國家需要,恩波格鬥也義不容辭勇會完成更多更艱巨的任務。至於前幾天衝 突事件有沒有份,就不用問我了,我也不會問」。 就在五支民兵部隊在拉薩被解放軍授旗的6月15日當天,中印軍人在拉達克地區(Ladakh )加勒萬河谷邊境地區發生1962年邊境戰爭以來最為嚴重的衝突。雙方雖然都沒有開槍, 但相互間激烈的肢體衝突導致20名印度軍人喪生,70多名印度軍人受傷。中國方面則拒絕 透露中國軍人的傷亡情況。 據印度媒體報導,事發當天,帶著20名士兵在加勒萬山谷巡查的一名印軍上校要求中方拆 除在實際控制線印方一側14號巡邏點以南1公里搭建的兩個帳篷,遭到中方拒絕。雙方發 生小規模肢體衝突。而後,中國軍人撤回控制線另一側,印度士兵則動手拆除了帳篷。當 晚9點,印軍發現有大約300名穿著橡膠防護服的中國士兵重新回到14號巡邏點。印軍繼而 派出40名士兵前往對峙地點。之後雙方發生混戰,中國士兵使用了木棒、石塊、鐵棍以及 被中國人稱為"狼牙棒"的武器。印度士兵傷亡慘重,有的失足墜落山谷,因天寒及傷勢身 亡。多名印度軍官稱,有十餘名解放軍士兵喪生。但中方迄今對中方的傷亡情況保密。 該事件發生後,中印達成降溫共識。但據美聯社6月27日報導,美國Maxar衛星圖像顯示, 在中印邊界加勒萬河谷(Galwan River Valley)附近,印度軍隊在其一方搭建了一道壁 壘,中國則擴建了一個前哨營地。 印度方面先前指出,自5月初以來,中方一直在被稱為「實際控制線」(LAC)的非官方邊 界沿線集結大量部隊和武器裝備。 除了正規軍隊以外,長期以來,中國一直積極組建民兵力量配合軍隊在邊境執勤。據中國 媒體報導,在西藏日喀則軍分區駐防的1500餘公里長的邊境線上,常年活躍著數十支民兵 應急分隊。中國央視今年4月曾在節目中透露,西藏軍區邊防某團與駐地政府、公安、邊 境管理大隊以及民兵,對海拔5200多米的江曲梅拉山口一線進行武裝聯合巡邏。 中國和印度在1996年《關於在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地區軍事領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協議》中 規定,雙方同意「任何一方不得在實際控制線己方一側兩公里範圍內鳴槍、破壞生態環境 、使用危險化學品、實施爆炸作業、使用槍枝或爆炸品打獵」。但6月15日的中印邊界衝 突證明,禁止使用槍枝並無法避免暴力流血事件。 樂然(綜合報導) ─────────────────────────────────────── 【中印衝突】七萬印軍逼近1962實控線 解析印軍防禦策略 https://bit.ly/2YIGnSU 撰文:茅岳霖 最後更新日期:2020-06-29 18:00 6月7月之交,印軍在加勒萬河谷衝突之後似乎如臨大敵。據印度軍方多名消息人士披露, 作為「預防性部署」,印軍不僅向拉達克地區又增派三個師,還專門向斗拉特別里奧地( DBO)方向的平原地區調動了一個師的兵力。至此,印軍在拉達克前沿已經有5個師轄15個 旅,總兵力約在75,000人上下。 印軍的調動也伴隨着裝備的調動,儘管印度陸軍發言人阿南德(Aman Anand)上校對部隊 部署問題表示「無可奉告」,但印度空軍從6月19日起向拉達克方向佈置AH-64E攻擊直升 機等先進裝備也是事實。在6月下旬,印度空軍已順勢在前沿佈置了Su-30、Mig-29、幻影 -2000和美洲豹等印軍全部主要戰鬥機。到29日,印度陸軍和空軍還在拉達克地區舉行「 聯合軍演」。 面對印軍空、地協同下的軍容,印方展示軍力的電視畫面讓新德里各界人士通過《今日印 度》、新德里電視台等媒體的報道而歡欣。《不滅之光報》(Amar Ujala)更稱印軍「可 以在幾秒鐘內摧毀任何中國戰鬥機」,「印度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在前線地區處於有利 的地位」。 但對稍稍了解印軍近期佈防的觀察家們來說,印軍的前沿大規模調動、高原大演習和他們 運上前線的裝備正呈現出強烈的反差。 當印方津津樂道於幻影2000、Su-30等戰鬥機的應用,並認為這些裝備在質量上優於中國 的J-10,J-11和Su-27戰機時,印方在6月27日運到對峙前沿,對準1962年控制線上空,用 以「威懾」解放軍的卻只是印度陸軍一度棄用的「阿卡什」(Akash)防空導彈系統。 這一射程半徑25公里,有效射高18,000米的武器仍具備戰術價值,它的出現也是印軍在中 印邊境地帶有限行動、短程防禦的一個關鍵註腳。 另一方面,相對於自1962年後罕有嚴重敵對行為的中印邊界,印軍在印巴對峙前沿有着充 分的短促突擊與反突擊經驗。 從1984年印軍依靠「雲使行動」(Operation Meghdoot)奪取錫亞琴冰川之後,印、巴兩 軍特種部隊在此後的幾十年間展開了無數次小規模拔點戰鬥,其中僅被媒體曝光的就有至 少二十多次。印巴雙方的戰鬥方式基本由火力覆蓋開始,攻擊方隨即展開班組滲透,在射 殺敵方人員並羞辱其屍體(如斬首帶回等)後撤離。 不過,印度也深知自己在巴基斯坦身上取得的經驗斷不能應用在中國身上。更不用說印軍 的儲備難以在中印邊境發動攻擊。 在2016年的烏里衝突後,印軍就發現自己的力不從心,其日常彈藥儲備不足10天,而非印 軍指揮教範要求的40天以及印軍自身降低要求後確定的20天,甚至不如1999年卡吉爾衝突 時,印度陸軍指揮部要求的「10天激烈戰鬥」的標準。 到2017年,中印間的洞朗對峙讓印軍發現了更大的缺口,印度審計長公署(CAG)在當年 七月對峙期間發現,在印軍當時庫存的152種彈藥中,只有61種能滿足「10天激烈戰鬥」 的需求。如戰鬥時間延長至20天,則印軍只有26種彈藥庫存滿足需要。 儘管印軍隨後得到了來自當局的財政補助,但印軍如要對其常用的46種彈藥、10種武器平 台展開有效補給,其開支仍將達4千億印度盧比(約合411億港元)。這一金額顯然遠遠超 出了「補助」的範圍。 直到2020年1月,印度陸軍才完成了總額3千億印度盧比(約合308億港元)的彈藥採購計 劃,可這些大都是意向合同,距離交貨仍有時日。在新冠疫情肆虐,導致全球軍工產業產 能低下之際,印軍是難以立即填補缺口的。 更糟的是,根據印度《鑄幣報》、 印度亞洲國際新聞通訊社(ANI)等媒體披露,印軍在 6月15日的加勒萬河谷對峙後仍然處於後勤緊張的狀態,印度防長辛格(Rajnath Singh) 甚至在訪俄期間向俄方緊急要求提供軍需物資。這種現狀也導致印軍在中印邊界一側雖然 有「以力量還擊中國入侵」的態度,但並不具備「開槍」的能力。 事實上,當外界以為印度在拉達克前沿部署「阿卡什」導彈是一種和增兵性質相似的「進 攻性防禦」策略時,此舉可能也只是複製了印軍於2018年後在中印東部邊境,以及洞朗一 線的防禦經驗。這其中很多都只是權宜之計。 根據印度審計長公署(CAG)在2018年7月的調查報顯示,印方本應在2013年到2015年間 於洞朗以南的西里古里走廊及印控藏南一帶佈置6個「阿卡什」防空導彈中隊,但直到 2018年,印度空軍仍沒有佈置一件設備。這種局面與該導彈命中率不足30%、使用壽命短 、故障多有很大關係。 由於印度國防部已經在2017年為節約53億美元開支,取消了對短程地對空導彈(SRSAM) 項目的全球招標,這使得印方不得不繼續等待「阿卡什」導彈的升級更新,並在2019年將 其運到西里古里走廊及藏南的各個基地,以確保印方能在對峙中具備基本的防空能力。 因此,當印軍將「阿卡什」拖上拉達克一線時,這僅僅證明了印軍填補了短程防禦的一塊 空白,至於其長遠作用,或許只能另當別論。考慮到解放軍在一些新德里軍事觀察家的口 中已經「擁有印度軍隊所缺乏的一切,甚至更多」,可以想象,未來更多的主動權或許將 會從印方手中滑落到中方一側。 ─────────────────────────────────────── 西藏軍區中將巡邊境 描紅界碑宣示中國主權 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006290193.aspx (中央社台北29日電) 中印邊境糾紛至今未解,陸媒披露,端午節假期間,西藏軍區一名中將帶隊巡邏邊境,用 紅漆將邊境的界碑刻字重新描紅,並在界碑旁展示紅旗宣示主權。 網易軍事報導,西藏軍區官兵巡邏描紅的界碑上刻著「1962」字樣,顯示界碑立於1962年 ,同年恰逢中印爆發邊境戰爭。不過,這座界碑是中國與尼泊爾的界碑。中新網稍早前則 披露,西藏軍區特戰旅近日在高原雪山舉行重裝行軍演練,以提升士兵對惡劣環境的適應 力。 中印邊界先前發生衝突後,兩國邊境事務磋商與協調工作機制會議目前仍在舉行,只是談 判陷入僵局。 香港明報今天引述印媒表示,印度拒絕中國對加萬谷(Galwan Valley)的主權聲索要求 。印度陸軍司令納拉瓦內(Manoj Mukund Naravane)26日向防長辛赫(Rajnath Singh) 匯報表示,印軍已在中印邊境實控線做好準備,以應對長期對峙的可能。 印度語新聞頻道Zee News26日引述消息人士說,印軍已在拉達克(Ladakh)中印邊境部署 3個師,也就是4萬5000名士兵,同時調集了包括坦克、步兵戰車和榴彈炮在內的重型武器 ,其中印度還特別提到了適合山地作戰的M777輕型榴彈炮。 此外,印度快報(Indian Express)昨天表示,加萬谷地區有2名印度士兵溺水身亡。報 導援引消息人士說,2人死亡為「事故」,「與該地區目前局勢無關」 另據印度經濟時報(Economic Times)等媒體今天報導,因應中印邊境緊張局勢,印度正 尋求國際支援,除俄羅斯、法國、美國和以色列同意更早交付武器給印度,印度與日本海 軍也於27日在印度洋舉行海上聯合演習。 中印部隊自5月初在拉達克、錫金發生肢體衝突及互擲石塊後,雙方持續在拉達克的中印 實際控制線對峙至今,並於6月15日晚在加萬谷爆發暴力對峙,印度有20名軍人身亡,中 國則傳出40多名軍人死傷,邊境緊張局勢目前仍未見紓緩。 (編輯:周慧盈、邱國強) ※每日每人發文、上限量為十篇,超過會劣文請注意 ⊕標題選用"新聞",請確切在標題與新聞來源處填入,否則可無條件移除(本行可移除) -- 淩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年華誰與度? 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若問閒情都幾許? 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北宋】賀鑄《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0.53.66.84 (馬來西亞)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IA/M.1593425978.A.21A.html ※ 編輯: laptic (60.53.66.84 馬來西亞), 06/29/2020 18:26:55

IA 看板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