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如何從重鬱症/思覺失調走到現今

看板 Psychiatry
作者
時間
留言 10則留言,7人參與討論
推噓 7 ( 7推 0噓 3→ )
我的blog:https://ching1919.blogspot.com/ 「我不知道是什麼情形讓我變的情緒低落,可我在廟裡依然感到不開心 我意識到,我這一整天會很難受 果然,到了晚上,我又發作了 我感覺到我腦袋快要爆炸了,我全身不舒服,想了事情卻又想不出所以然來 憂鬱一點一滴侵襲著我,我很難受,感覺自己從心底快要做噁 吃了藥依然沒有好轉,心理悶著,好似一塊大石頭壓在我身上,我喘不過氣來 我感覺到撕裂著我要被送上斷頭台 我慌張,不知所措 心情依然低沉 低得離譜」~寫於2010年2月日記 「我的病何時會好?它的好又是什麼樣子的狀況?我完全無法想像」~寫於2010年3月日記 我在2008年底就開始了情緒低落,直到2009年年中我被診斷為「重度憂鬱症。」我的病情 為何發生這邊就不累述,直到至今2020年,我依然服用抗憂鬱藥劑,以及民國102年被診 斷為「思覺失調症」(原情感性精神分裂症)。 我吃過四種抗憂鬱藥劑,也曾短暫轉換成「注射」治療,來治療我的憂鬱和幻聽,這11年 來的黑暗到底怎麼走過,早期我會說,家人幫助我很大,他們陪伴我,陪我出去走走,傾 聽我,開導我,幫助我,但這些只是曇花一現,雖然我很感激他們,但事實證明了,當我 憂鬱時間久了,相對的他們也照顧得非常疲累,轉而開始用激將法,苛責、批評、嘲諷、 眼不見為淨來對待我,這些無疑對於憂鬱患者不會是一個正向的治療方式。 我是怎麼走過來的,起初,我的藥並沒有規則吃,一開始的拒吃,到大量吞藥,隨便亂吃 ,到愛吃不吃,這些也阻礙我走向康復的一大絆腳石。這當中我也換過六位臨床/諮商心 理師,在沒有藥物的陪伴下,說出真實的話,說出真實的聲音,有人傾聽似乎是最大的效 能了。 生病初期我幾乎足不出戶,連續翹課一個月,被同學譏笑我忘記開學日期,唯一出門就是 到學校去諮商輔導,所以心理師對我而言,非常重要,即便在我恢復成輕度憂鬱的時候, 心理師依然扮演重要腳色。 2010年我開始接觸宗教,高中和大學就讀的是天主教學校,所以我認為我和天主很有緣, 在母親的陪伴下我走向教堂,也在羅修女的孜孜不倦的敦促下,我開始每周的教會慕道班 ,認識一些教友,也參與彌撒,當時我還是重度憂鬱症,但宗教確實帶給我新興的力量, 它是神秘的也是無窮遠大的力量,我深信天主會陪伴我,帶領我走過這黑暗時期。 我不敢保證我何時預知我的憂鬱漸漸變得少量,但轉捩點大約在2015年前後,我有了補習 班工作,我一天工時8至10小時,月休4天,但我卻樂在其中,我開始接觸更多的莘莘學子 ,更多的人,我想,真正能走出憂鬱,大概就是要多認識、多接觸「善良」的人。所以在 2016年換了新工作,我接觸到更多善良且願意幫助我和體諒我疾病的同事和主管。 但我想想,追朔前面,2014年的身心障礙職缺工作,我就認識幫助和體諒我的主管同事, 當中也因為工作能力,得到了許多讚美,所以或許那時候情緒還不是很穩定,可是那些讚 美和善良的人,讓我肯定了自己,讓我明白世界上還是有「認可」我的人(不在意我的精 神疾病)。 之後的2016年後,當中也有低潮時期,沒有工作兩年多,割手、吞藥、醫生建議我住院以 及不斷的進出急診,但我發現一個道理,如果我把好的事情攤開來;是的,我備受肯定, 是的,我沒想像中的那麼糟,是的,我的能力受到讚美,是的,我還是有快樂的時候。在 這些小小的快樂中,匯集而成,積少成多,堆積成塔,我發現其實每一次的憂鬱來襲,都 變得不再像以往那麼痛苦,也不會再度深陷以往的黑暗漩渦當中。我知道我還是沒有完全 好起來,但我已經確保了當憂鬱再度來襲,這個「痛苦」變小了,憂鬱的「時期」變短了 ,並從去年2019年我停止大量吞安眠藥,也不再割手了。這是我很訝異的改變,我常常思 考,是什麼帶領我從重度憂鬱到現在的輕度憂鬱(即便現在依然要靠藥物)。 我總結了自己過去11年來走過的歷程,我歸納出一些我的方式:一, 按照自己步驟恢復自己的身心靈,你不必趕著要快點恢復到以前的樣子,也不必照他人的 指示或命令迫使自己要快點好起來,憂鬱症是一場長期抗戰,不是一場轟轟烈烈的短期戰 役,聽自己的聲音最重要,我就是一步一腳印,調整心態,調整自己節奏來讓我的心理恢 復,二,藥物和心理師的雙管齊下,藥物幫助你的大腦多巴胺恢復正常,它可以避免你長 期的憂鬱,當然,藥物要長期服用,短期或斷然停藥再復藥是沒有見效的。有人傾聽你也 非常重要,我親身經驗告訴我,家人和朋友從不會了解你的病情和當下情緒(如有遇到真 的感同身受你的親朋好友就要謝天謝地了),所以交給專業的心理師幫你排憂,心理師會 運用各種治療和貼近的言語,開導式的幫助你,指引你,扭轉你的悲觀思考,讓你有更不 一樣的多方位思考模式,重要的是,心理師很樂於你和他們分享你的故事和困難,我能走 出來的一個因素,就是心理師,不管事諮商還是臨床,對我而言都沒有任何差別。所以有 人可以傾訴非常重要,只要你在精神科醫院就診,都可以請主治醫生安排免費的醫院心理 治療,或者到各地區衛生所也有免費次數的心理師可以諮商,但我打過很多生命線,對我 而言(或許對你不是,依個人狀況而定),生命線成效似乎沒有很大的作用,但生命線的好 處在於,它是24小時都有人聽你講話。三,信仰力量,我在2012年正式領洗,但我承認我 不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可是信仰對我來說,就好像一種無形力量在幫助你,給你心靈慰藉 ,這就是宗教存在的意義,我不時祈禱,不時和天主說話,不時和天使說話,我深信主俯 聽我的哀告,或許現在看不到任何道路,但天主已在你生命中動工,祂會在適當的時機安 排適當的人事物,給你滿滿的恩惠,你已受恩膏,你已受蒙福,天主要我們說出得勝的話 ,如果不在主的計畫中,祂不會允許你身陷困難,主將帶領我們越過黑暗,穿過荊棘,所 以我們要增加信德,更深信天主,不管今天你是什麼宗教都無所謂,試著跟你的神講話, 這是我以前的大學導師她告訴我的方式,她在困難失意的時候常跟佛祖講話,這裡不是要 說迷信,我相信大家學經歷比我豐富,有分辨是非黑白的能力。最後電影「沉默」說道: 「主從不沉默,而是一起受苦。」 我不是天天快樂天天正向,三不五時我也陷入憂鬱,但如果能更愛自己,更肯定自己,藥 物好好吃,找個專業人士傾訴,告訴自己;我已經憂鬱很慘了,為什麼現在的我還要批評 自己呢?「知止」和「正確思考」非常重要。時間、信仰、認識和善的人、適時的調整自 己心態和一點一滴的快樂匯聚而成以及綜合以上上述三點,我才能從重度憂鬱症走到輕度 ,我不在乎我是否還要持續吃藥,我只在乎我現在是否比以前更愛自己。 願所有憂鬱人都正走在康復的道路上。不孤單不孤獨,你不是一個人,就算一個人也無妨 ,我們還有自己,一個喜歡我的我。 請接受我熱情的擁抱吧! 小晴 2020/06/01 此文同張貼於憂鬱症版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6.126.7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sychiatry/M.1591170083.A.D6C.html
1Ftzboy : 感謝分享~我是從19歲憂鬱症 20幾歲躁鬱症 29歲幻聽 06/03 15:59
2Ftzboy : 餘光恐懼症 恐慌症 人群恐懼症 一步一步慢慢的走過 06/03 16:00
3Ftzboy : 來 我也覺得有個宗教信仰是很重要的...一起加油~~ 06/03 16:01
4Fpmove : 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06/03 16:28
5FHelloyou5566: 一起加油噢~ 06/03 16:33
6Flittlefiona : 有力量可依靠很重要 我和你一樣的病名 一起加油吧 06/03 19:39
7FTeda : 感謝你的分享 06/04 01:44
8Fayayoko : 激勵人心 正統的宗教信仰會讓人改變 祝福您未來更 06/04 02:02
9Fayayoko : 美好 身體康復 06/04 02:02
10Fdomototice : 憂鬱躁鬱 打rTMS大腦磁波的最快好起來可google新聞 06/05 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