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在他心頭上跳躍的鳥(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61則留言,48人參與討論
推噓 49 ( 49推 0噓 12→ )
在他心頭上跳躍的鳥 ABO設定 前一篇是《有一隻鳥不見了》 防爆   「阿平,爸爸沒辦法,爸爸只有你了……」   賭徒張被砍掉一根小指,傷口還滲著血,整張臉鼻青臉腫的,兩個黑道混混將他壓在 地上,讓他聲淚俱下的跟剛考上台大的兒子哀求。      Omega站在被砸得亂七八糟的客廳角落,冷眼看著名義上的父親。   要說那個瞬間張旭平沒有憤怒是不可能的,他以為自己好不容易成年了、考上大學可 以逃離這個家,卻沒想到全都毀在賭徒張的手上。   他冷著臉,瞪著那兩個黑道混混,其中一人還拿著槍指著他,問:「不管我想不想, 都一定要去是不是?」   其中一個混混露出讚賞的表情,「當然,我們一定以你的意願為主,只是到時候弄到 你學校裡去也不好,台大高材生嘛,你很聰明的?」   張旭平吁了一口氣,咬著牙,「好。」   賭徒張的表情肉眼可見的鬆了一口氣,還好是生了一個Omega,還有點價值,不然他 這條老命就要賠在這兩個兇神惡煞手上。   但他高興得太快。   張旭平直直走向拿著槍的混混,道:「借一下。」   那混混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竟順著對方伸過來的手,不自覺地把槍交出去,張旭 平拿著沉甸甸的改造手槍問:「保險拉開了?」   混混才剛點頭,「碰!」的一聲,那看似柔弱的Omega兩手握著槍,就扣下板機,一 槍打在賭徒張的肩膀上。      因為後座力太強,他還踉蹌了幾步。   賭徒張頓時軟了身子,滾在地上抱著噴血的肩膀哀號,張旭平只冷冷道:「打歪了。 」   巨大的槍響震得張旭平耳鳴,但他只可惜高中軍訓課沒好好打靶,平白損失了只有一 次的機會。   那混混趕緊奪回手槍,一掌拍在張旭平腦袋上:「你瘋了!怎麼可以隨便對著人開槍 !」      張旭平平靜的看著他,身上還有一些被濺到的血跡。   剛拿槍對著人的混混,反過來教訓人不要亂開槍,怎麼看怎麼滑稽。   混混被他盯著看,耳邊是賭徒張的哀嚎,突然感到一股惡寒。   他甩甩頭,眼前的Omega體型弱小、長相也很溫和,他怎麼會有些恐懼的感覺?      張旭平乖順地跟著兩個混混離開,被載去一個私人會館。   那是坐擁整個北台灣最大勢力的黑幫松冠堂的其中一個據點,張旭平並不像其他被跩 進來哭得要死要活的Omega,兩個混混只跟在他後面,都不用逼迫,他就自己直挺挺地走 進去。   兩個混混帶著他去找松冠堂的一個經理,那是一個江湖味很重的Alpha,坐在非常本 土裝潢的辦公室裡面泡茶。   「王叔,他爸沒錢還,用他還賭債啦!」其中一個混混用台語說。   被稱作王叔的人抬眼看了張旭平一下,砸了一個小茶杯過去,直中那個混混額頭,那 混混痛呼一聲,但什麼屁話都不敢說一句。   「叫你們下手輕一點,不要隨便用槍,現在是怎樣,殺了人家爸爸是不是?整個都是 血,人都嚇得都不會哭了。」王叔的口氣不輕不重地,Alpha特有的氣息撲鼻而來,張旭 平瑟縮了下。      看見同伴被砸臉,另一個混混趕緊幫忙解釋:「王叔!我們沒開槍!是這小子拿了我 們的槍去蹦他老爸!」   「你騙我不知道Omega是什麼貨色!最好他們有這個膽子開槍打人!」王叔又再砸了 一個茶杯過去。   柔弱的Omega這次嚇得抬手遮住自己的臉,渾身顫了一下,兩個混混抱著頭都不敢說 話,瞪著那個Omega。   幹!他剛剛開槍的那個氣勢到哪去了?   只是砸個茶杯而已,平常賭徒張輸了錢回家砸的東西比這個殺傷力不知道多幾倍,但 張旭平知道,無論到哪裡,Omega柔弱都是最好的盾牌。   辦公室一時陷入寂靜,王叔又拿出一套新的茶具,重新泡了一壺茶。   他們三人杵在那,等候發落。   喝了幾口茶,王叔拿出一些文件看了看,才道:「最近越南那邊很難找人了,不然這 個就送出去吧。」   張旭平聞言,抬起頭來,正好和王叔的眼神對上,從被帶離家之後,他就沒再喝過水 ,一開口就是乾啞聲音:「……要把我送去哪裡?」   「送去大陸鄉下給人家生小孩。」王叔平淡地說。   張旭平瞬間搖晃了身軀一下,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   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拐賣人口的事情,也知道大陸因為一胎化政策導致Omega缺稀, 卻沒想過自己也會成為被賣的一員,也明白,一旦被送去那種地方,根本插翅也難逃。   他腦子轉得飛快,思考有沒有其他轉圜的餘地。   這時,有一個人突然走進來,喊道:「王叔。」   王叔瞬間換了表情,帶著笑容起身迎接,「鞏副,怎麼來了?」   來人不急著說話,自己找了空位坐下,就盯著王叔看。   能安排抵押品的去處,在松冠堂顯然有一點地位的王叔繃著臉,彷彿如臨大敵,張旭 平在他臉上看見窘迫,對來人的身份有些好奇。   那是個Alpha,留著三分頭,有點高大,但長相很斯文,是在場除了他以外長得最不 像黑社會的人。      像是嚇夠了王叔,那人才慢條斯理地開口:「三重那邊有人報案,說聽到槍擊聲,我 們的人去看,現場有人中槍,遺落的彈殼……」   他話沒有說完,王叔嘖了一聲,又瞪了那兩個混混一眼:「拍謝拍謝,都是這兩個小 子惹出來的,家教不好、家教不好。」   無辜背了黑鍋的兩個混混靠在一起,滿臉都是委屈,就說不是他們開的槍,都沒人信 !   「哎,好啦,處理掉了。」鞏浩雲露出一副莫可奈何的表情說,又接著道:「你們小 心一點,最近上頭要業績要很兇。」   「哎,是有多缺?」王叔有些緊張的問。   「你知道,我們大頭要選嘛……在那之前要幾筆大的。」   那話輕輕緩緩的,像是在聊天氣一樣輕鬆,但王叔帶著些緊張問:「大的……要多大 ?」   鞏浩雲微微一笑,「放心,他不會用你們的血暖他的選票,幾間『雞舍』或是『魚池 』,裡頭不用多,這樣就行。」   聽見那句從電視劇改編的台詞,跟兩個混混站在一旁的張旭平微抽嘴角,他看出來了 ,這個人很愛演。   「雞舍」和「魚池」都歸王叔管,鞏浩雲一來就直接找上他,就是抓著把柄來要東西 的。這效率之快,抓住要害的動作之精準,王叔在心中感慨,難怪眼前的Alpha能一路往 上爬。   面對眼前的利益交換,人精王叔臉上一點憂色都無,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大笑 了兩聲,還忍不住拍了幾下大腿,「行阿!找得到就給你們。」   鞏浩雲微微笑了,這時他才有心情看向縮在一旁的三個人,視線落在和這裡格格不入 的張旭平上多了兩秒。   王叔給他點了一根菸,他吸了兩口,拿著菸比了比在場唯一的Omega,「這是幹嘛的 ?」   「哎準備賣去大陸的,他爸欠了好幾百萬賭債。」   張旭平不知道這個Alpha什麼來頭,但迎上那Alpha的目光,直覺有一絲機會,瞬間露 出更加脆弱的表情,用懇求的眼光看著鞏浩雲。   那表情轉換的瞬間,鞏浩雲可沒錯過。   喔!是個會演的。他心道。   不過,才剛成年的男孩,柔柔弱弱的,帶著淡淡的櫻桃氣息,雖然長得不特別精緻, 眉眼間仍然有Omega特別的柔軟和好看,從來對Omega沒甚麼興趣的鞏浩雲也不知道怎麼回 事,就開了口:「現在大陸那裡查得也很嚴,抓了好幾個,竹聯有幾個送貨的都回不來。 」   「這麼嚴重了?」王叔皺了眉頭。   「嗯,最好還是避避風頭吧。」   王叔哎了一聲,看著張旭平,感嘆道:「送去給人生孩子,只要給一個人幹阿,留在 台灣……」   張旭平立即迎上王叔的視線:「……我想留在台灣!」      鞏浩雲笑了兩聲,饒有興味問:「你知道留在台灣要做什麼嗎?」   張旭平咬著下唇,沒有回答。   王叔好心地說了答案:「留在台灣要還債,只能做雞,很多人排隊幹你,這樣有比較 好嗎?」   到底是被送去大陸一輩子被關在鄉下生孩子好,還是留在台灣張開雙腿當男妓好?張 旭平很快在腦袋裡計算利弊,僅僅遲疑兩秒,就回答:「……我要留在台灣。」   聽見男孩很快給出答案,鞏浩雲瞇了瞇眼睛,突然覺得有點不高興,抽完手上的菸, 乾脆起身要離開,「我走了。」   王叔點頭,從抽屜裡拿出一盒包裝精美的茶葉,「這個是南投魚池的,你回去喝喝看 。」   鞏浩雲笑咪咪的接過茶葉和王叔握了手,「謝謝王叔。」   他離開後,王叔看著他的背影,啐了一口:「老狐狸。」一臉肉痛,方才他給出去的 可不只是南投魚池鄉的高級茶葉,還是松冠堂的其中一個「魚池」。   那些警察就跟餓鬼一樣,貪得無厭。      黑道、白道,有時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哪一道,又是和哪一道在打交道。   之後,張旭平很快被轉移到一間破舊民宿裡頭,開始接客的生活。   他沒再看過那兩個混混,也沒再看過王叔,或是跟松冠堂有關的任何人。   應召站的會計算給他看過,想結束這日子,要接多少客人才行,如果運氣好,那差不 多就是張旭平耗掉整個青春的時間,如果運氣不好,那就大概是一輩子。   「我們這裡還算好的,很照顧Omega了,吃好睡好還有健康檢查,好歹真的有認真讓 你在還債。」那個Omega會計道。      張旭平只有苦笑。   都是非法的工作,也有待遇好跟待遇不好之分。   被套上護頸的時候,他冷著臉,沒有任何反抗。   要一個人對抗整個黑色體制,他知道自己沒那個能力。   只有用時間耐心等待合適的機會。      第一次接客,來了一個男性Beta,出門前,好心的同事給他一點催情的藥物,他沒逞 強就吃了,但身體舒服了,心卻很不舒服。   他告訴自己,這個客人人還不錯,雖然有點粗魯,但沒有為難他,很順利做完一次就 乾脆付錢走人。   只是回去之後,他躲在浴室洗了好久的澡,把皮膚都搓紅了。   就這樣,他的接客生涯開始了。   第二個月,張旭平第一次接到Alpha指名,對方要應召站最新來的Omega,李哥載著他 到忠孝敦化站手錶店時鐘底下,如往常一樣交代了警告就去附近。   來者竟是鞏浩雲。   張旭平看見他,忍不住露出驚訝的表情,穿著一身休閒服的Alpha輕鬆地對他打了招 呼,牽著他到附近的高級酒店開房。   被推倒在床上的時候,張旭平聞見他身上那股佛手柑味,還有點傻:「你怎麼……」   壓在他身上,親吻著他耳垂的男人輕輕笑了聲:「留在台灣,感覺怎麼樣?」   張旭平突然就紅了眼眶,悶著頭不說話。   男人也沒有什麼表示,那雙帶著繭的手摩娑著他的肌膚,唇舌跟著在他身上遊走,被 舔弄過的地方敏感的起了一些雞皮疙瘩,「你叫甚麼名字?」   「……張旭平。」Omega道。   鞏浩雲的動作稍微停頓,瞬間在腦海中將一個多月前三重那起槍擊案和眼前的人連貫 起來,「你爸真不是個東西。」   「……你也是。」張旭平忍不住回嘴。   不愧是開槍打自己老爸的Omega。   老狐狸笑咪咪的,搓揉著張旭平的陰莖,惹得對方一陣輕喘:「我可是很憐香惜玉的 ,怎麼這樣說我?」   平常都能和客人虛以委蛇的張旭平咬著下唇瞪著他,那眼角帶著一絲動情,鞏浩雲親 吻住他的嘴,靈活的舌頭勾引他的一起嬉戲,然後拉開Omega修長的雙腿,一手去撫弄那 已挺翹起來的陰莖,一手伸進對方的後穴裡攪動著。   有點太溫柔了,張旭平一邊呻吟一邊有些分神地想。   男人不要他動手,自己套了套子,按著他的腿根,將熱燙的陰莖送進他的後穴,溫熱 柔軟的腸壁絞著侵入的性器,鞏浩雲哼了一聲,洩漏出舒服的聲音,赤裸的身軀交纏著, 房裡都是佛手柑的味道和櫻桃的香氣。   Alpha緩緩擺動起腰胯,一下一下的往Omega的後穴捅,又去舔吮張旭平胸口的紅點, 惹得人一顫一顫地,只能隨著他的律動失去理智的呻吟。那接納男根的後穴,跟著攻擊的 節奏收縮著,迎合Alpha的熱情。   看著那白皙的、還帶著些許稚嫩的臉龐,輕輕柔柔地露出依附他的神態、順著他的動 作吐出細細的呻吟聲,汗濕的瀏海黏在臉上,鞏浩雲伸手將那些髮絲順到張旭平的腦後, 知道這個樣子有大概率是演出來的,但思及脆弱的外表下包裹的是堅強的性格,心裡突然 有些後悔。   被送去大陸偏鄉的Omega會過怎樣的生活,每天跟黑色勢力打交道的鞏浩雲很清楚, 看起來只是給一個人做、然後懷孕生產,實則是身心都被囚禁,在那裡待到瘋掉的不是少 數。   但他不會逞無謂的正義,當時只是因為取了王叔的承諾,心情好,順手幫這個Omega 一把。   今天來也只是看看有沒有機會為損失好幾員的鳥籠補充新兵,加快腳步拿下老頭要的 業績,卻沒想到遇見張旭平。      感受身下的人的溫暖和依賴,還有那自然到毫無破綻的投入與呻吟,鞏浩雲感覺不是 很開心,才一個多月,張旭平馬上就習慣了接客的生活,還真是……容易適應逆境。   因為不想再看到Omega的演出,他將人翻過身,抬高對方的臀部又插回去,舔弄著那 對漂亮的蝴蝶骨,抓著人大開大闔的操幹,張旭平無力的伏在床上,兩手扯著床單,腦筋 一片空白:「嗚……太深了……不要……」   鞏浩雲伸手去摸他的性器,配合著律動揉捏著,引著張旭平到達高潮,Omega的後穴 緊緊咬著他的陽具,纏得他低吼了一聲,射在套子裡。   結束後,張旭平鬆了一口氣,鞏浩雲還賴在他身上不走,他伸手推了推,男人才起身 。      穿衣服的時候,男人遞給他一部嶄新的智慧型手機。   那很貴,可以抵平常上班族一個月的薪水,但張旭平接過,瞪大眼睛:「我們只收現 金。」   鞏浩雲笑了一聲,「那是送你的,錢我等下給你。」   張旭平傻傻的喔了一聲,收下來。   鞏浩雲看著他動作遲緩的穿衣服,好心上前去幫忙扣釦子,兩人靠得很近,他低聲在 Omega的耳邊道:「你像隻被囚禁的鳥。」   張旭平不明所以的抬眼看他,他又道:「我正需要一隻鳥兒引導方向。」   因為不確定這裡有沒有監聽,他說得很隱諱,緊盯著張旭平的表情,Omega聯想到他 在王叔辦公室裡的交談,慢慢意會過來,那雙漂亮深邃的眼睛慢慢瞪大,鞏浩雲用食指按 住他嘴唇,阻止對方想問出口的話。   「手機裡有我先幫你下載好的遊戲,裡面已經存好點數,你可以隨意玩,我也有玩, 下次我們可以看看進度。」鞏浩雲說。   張旭平看著他,點點頭,「我會玩的。」   大膽、識時務且聰明,鞏浩雲忽略心頭的異樣感,給張旭平客觀評價,看來他撿到寶 了。   帶著佛手柑味的Alpha摸了摸張旭平柔順的頭髮,輕聲道:「那就太好不過了,乖孩 子。」   有了手機,張旭平很高興,畢竟還是上學的年紀,Alpha給他載了抓寶遊戲,結合現 實地圖,走到哪裡就到哪裡抓寶貝,還可以花錢在喜歡的地方建立擂台,放置寶貝。   他只要出門就會玩,走到哪裡玩到哪裡,負責看管他的車伕李哥見他小孩子心性,除 了玩遊戲也沒做什麼,就不管他,也樂得將應召站派給張旭平的破爛手機據為己有。   他並不是一直待在那個破舊民宿裡,有時李哥會收到一些風聲,帶著他到別處據點避 一避,那就是張旭平踩點建新擂台的好機會。      他注意到,自己的遊戲帳號也有其他人在玩,張旭平有時會看見陌生的擂台出現在自 己的地圖上。   有其他的鳥兒在。   鞏浩雲固定每兩三個星期會來找他,他們每一次都會做愛,也每一次會交流一點跟鳥 有關的事情。   其實李哥有點懶惰,他只會監管行蹤,至於張旭平跟客人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一概不管 。   鞏浩雲大可不必把戲做足。   但這個演戲上癮的Alpha,每次來就手腳飛快地把他推倒,張旭平總是要在呻吟之間 和人交換情報,有天終於忍不住:「嗯……你就不能……先把正事做完嗎?」   鞏浩雲一邊往他的後穴裡賣力捅了捅,一邊笑咪咪道:「難得可以假公濟私,當然要 把握機會阿。」   張旭平覺得他那時不小心往上翻了翻眼球,肯定不只是因為太爽。   鳥店的布局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張旭平只能配合自己能做的部分。   有點刺激,又有點高興,有點失落。   他曾偷偷問過李哥,這個Alpha有沒有指名過其他人,可惜李哥只看管他,不知道答 案,但他還是警告張旭平:「Omega被Alpha幹久了容易愛上對方,你自己注意一點,不要 傻了。」   「李哥愛開玩笑,我什麼樣子我不知道?」張旭平扯著笑說。   他以為他是一枚棋子,等應召站被破了之後,被判個刑去關個兩年出來就結束了。   怎樣都比在應召站做一二十年好。   卻沒想到,他做了完全無用的心裡準備。   鳥店無預警被賣。   可鞏浩雲把他放了。   原來當鳥的福利這麼好,可以免責。   他知道自己不應該再跟鞏浩雲有任何瓜葛,好不容易離開這團淤泥般的日子,應該趕 緊去過小老百姓的生活。   鞏浩雲說了,總有其他人會幫他。   那句話,在他看來就是拒絕幫忙的意思。   但是護頸找不到方法拿下來,他不敢冒險,也不想一直和李哥綁在一起,只好硬著頭 皮讓李哥發了訊息,看看有哪個老客人願意來,讓他有機會可以拿下護頸。   沒想到,Alpha回應了他的求助,不只「親自上陣」,讓他擺脫了護頸,還打蛇隨棍 上,兩人一搭一唱,把為了放掉他也不得不一起放掉的李哥又抓回去。   真的是除了他一個也不漏。   想到鞏浩雲的威脅,張旭平就氣,更氣自己在男人張口就來的情話中傻傻的妥協。   被帶回鞏浩雲家的那個晚上,Alpha又狠狠要了他好幾次,一邊耕耘一邊在他耳邊氣 呼呼道:「想出這個辦法,你很行阿?萬一來的不是我,你怎麼辦?」   張旭平只得一邊呻吟一邊徒勞無功扯著Alpha的頭髮,「我怎麼知道……嗯……哈… …」   他只想著要擺脫護頸才能擺脫李哥,根本沒考慮這麼多,誰來都一樣,更沒想到 Alpha會將計救妓,讓他從此無後顧之憂。   鞏浩雲對他的回答很不滿意,非常不滿意,在Omega身上咬了下,留下一個泛著血絲 的紅痕,又舔了兩口,惹來張旭平加快的喘息。   他心疼。   也為自己沒聽出那次電話裡其實張旭平就是在表達他的無助懊惱。   看到李哥的攬客簡訊時,他整個人不由自主的憤怒起來──都放他自由了,為什麼還不 離開?   可他又慶幸自己去了。   他一心以為這隻鳥兒如此聰明,一定早就知道那護頸要怎麼弄下來。   也慶幸張旭平夠聰明,沒有自己硬扛,想到在調查過程中,發現應召站過去有Omega 想強行拆下護頸而折損的紀錄,他就一陣後怕。   自由的鳥兒又飛回他的身邊,一切安好,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幸運的。   他不會再放手了。   「嗯……別弄……你快點……阿……還要幾次……浩浩!」乖乖抱住自己膝蓋,任他 壓著衝撞的Omega,不自覺地扭著身軀,那纖瘦身軀上都是汗水,混著櫻桃的香氣,使人 沉醉。   他後來才發現,張旭平很少對他演戲,尤其在床上的姿態,就是他原先的樣子,一直 堅強的人只對他柔軟,任他觸碰揉捏攻佔,應和他所有若即若離的情話,回頭面對艱難的 日子,又自己一個人全部承接下來。   傻氣。   就是那聲浩浩,聽起來討厭又膩人,他一時難以抉擇到底要不要叫張旭平改掉,只好 往Omega頸項又咬了兩口,又賣力衝撞起來,張旭平的呻吟突然拔高,被他撫弄的陰莖激 動的射出稀薄的精液,喘著粗氣,整個失神。   他停下來,埋在張旭平的身體裡,把臉貼上對方的臉頰蹭,聽見Omega在喘息間喃喃 無聲喊著:「浩浩、浩浩……」   他心上一片柔軟,緊緊抱住張旭平汗濕的身軀。   算了,都隨他。   去戶政事務所登記的時候,張旭平看光了鞏浩雲的身家資料,更發現自己的資料被改過,除了名字以外,其他都不一樣了。   不只假公濟私還公器私用。他腹誹。   有著佛手柑味的Alpha抱著他,輕聲道:「我給自己飛來花園的鳥兒洗了澡,想給他 上個屬於我的腳環,一起過生活,願意嗎?」   都已經這樣了,他最好有選擇喔,張旭平翻了白眼。   老狐狸。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鞏浩雲才是黑社會(欸) 俺的噗:https://www.plurk.com/vaninlin0806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50.116.242.8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90826260.A.669.html ※ 編輯: yidia0229 (150.116.242.84 臺灣), 05/30/2020 16:31:32
1Fshenwawa0311: 好看>///< 05/30 16:45
謝謝
2Fshensoyee: 浩浩好流氓>\\\<快讓小鳥回去讀書啊! 05/30 16:48
流氓攻好喜歡(捧心) 後面我......醞釀一下
3FSalDuar: 將計救妓wwwwww喜歡鳥兒的隱喻,還有最後面根本二次求婚 05/30 16:51
4FSalDuar: ,浩浩很會XPPPPP 05/30 16:51
因為他算是硬給人家永久標記的 搞得自己心頭害怕XD
5Fsoap1969: 浩浩將計救妓幹得好!!! 05/30 17:06
只能怪李哥蠢了
6Fjoyin: 喜歡~將計救妓哈哈哈 05/30 17:07
其實我一開始真的是打錯字XDD (我的輸入法......) 打成將計救計 然後就突然想到 嗯 好像這樣也合理(???)
7Fchiachia1230: 謝謝大大不務正業 05/30 17:13
眾口鑠金表示:X
8Fkyuyu: 將計救妓XDDD鳥兒也很聰明很棒,感覺以後一定會飛到浩浩的 05/30 17:14
9Fkyuyu: 頭上反捉弄他的XDD 05/30 17:14
老狐狸和小鳥的鬥智
10Fstarfishtiff: 終於看懂上篇沒完全懂的伏筆和隱諱字詞,佔道館是用 05/30 17:18
11Fstarfishtiff: 來記錄接客/應召站地點的吧!兩個聰明人互助調情到 05/30 17:18
12Fstarfishtiff: 相愛ww 希望可以看到鳥兒回到大學甚至有更好成就+1 05/30 17:18
13FNessa1103: 幹得好XD不知道保留學籍可以多久。 05/30 17:20
要註冊繳錢才能保留學籍 小鳥那時來不及去註冊
14Fstarfishtiff: 感覺吵架了鳥兒會去警局各種演、敗壞(X)局長英名, 05/30 17:24
15Fstarfishtiff: 浩浩無奈又不能幹嘛這樣XD 05/30 17:24
鳥兒的計倆~分局長擋不住(?)
16Flittlewendy: :) 05/30 18:16
:) 謝謝推
17Flidian: 兩位都有夠聰明最愛看聰明人的計謀計算,可是後面浩浩喊 05/30 18:29
18Flidian: 越多次越howhow 05/30 18:29
howhow:這裡有新通告怎麼沒叫我(?
19Frichgirlw1: 好看!! 05/30 18:30
感謝讚美~~(比心)
20Fliubeth: 這麼聰明的平平,好希望他能回去讀書。 05/30 18:35
首先 他要先重考(X
21FGamze: 這系列也太好看 大推 05/30 18:51
謝謝
22Fshensoyee: 覺得浩浩之後一定是妻管嚴 05/30 19:04
他是XDD
23Fiamino2: 浩浩無奈,浩浩開心。 05/30 19:07
浩浩認命(?)
24Fthreedollar: 還好小鳥找到歸處了 05/30 19:10
倦鳥歸巢(?
25Fchiti: 心疼張小朋友QQ但他真的好聰明啊,聰明的讓人心疼QQ 05/30 19:49
環境不允許他天真......還好有老狐狸!
26Fhisu3cl3: 原來浩浩不是接機報復威脅喊的嗎XD? 05/30 19:58
一開始是喔!後來越叫越順口 只是抓李哥那時不是第一次喊
27Fsos01030: 那槍居然打歪了QQ 05/30 20:02
還好沒打中XD 不然分局長很難做事
28Fnofumi: 後續好讚~ 請不要停止阿~ 05/30 20:10
我努力~~
29Fwsx321edc: 將計救妓XDDDD 05/30 20:21
這個諧音意外的引起廣大迴響.....XD
30Fa828486penny: 好好看啊啊啊 05/30 20:38
謝謝喜歡~~~
31Fgdefend: 將計救妓wwwww 05/30 20:43
4不4很傳神~~
32FIPASS1204: 推,希望旭平可以繼續回去做想做的事~ 05/30 21:08
分局長會幫他的
33FArashiL: 這對情侶太可愛了 05/30 21:11
真的~
34Felephant2: 喜歡~~~~ 05/30 22:08
謝謝喜歡~~
35Fhydemyv: howhow真的回不去了XD好喜歡這劇情,兩人對手戲很有火花 05/30 22:31
how哥:找我嘛? 老狐狸和小狐狸的交鋒
36Fbunny2002062: 樓上的wwwww完了,腦子全都是how哥的臉 05/30 23:11
how哥表示:這故事裡怎麼沒有阿明~~~(欸
37Fshung8462: 推將計救妓的浩ger!!so帥! 05/30 23:36
腹黑攻帥到炸天(作者自賣自誇)
38Fmaiomaio01: 看到大陸都忍不住槓掉改成"中國"的我,到底? ^^||| 05/30 23:38
大腦的機制很神祕阿~
39Fabearinakita: 推推 05/31 00:07
謝謝推
40Fgirl2006243: 天啊超級老狐狸耶完全不敢惹的那種XDDDD恭喜張旭平!! 05/31 00:22
41Fgirl2006243: 好想看張旭平回歸學校 一定很出色 05/31 00:24
首先 他要生孩子 張旭平:你不要亂講!!
42Fasdwhhk: 推 聰明人過招就是不依樣!!原來用寶可夢來定位..厲害 05/31 00:25
寶可夢整個是行蹤洩漏大本營
43Fccvstt: 將計救妓XDDDDD 好喜歡人設超棒的TT 05/31 00:29
謝謝喜歡~~~
44Fwonbum: 這篇超棒的~謝謝大大 05/31 00:42
謝謝喜歡~~
45Ffishgift: 加了這篇更完整了,喜歡! 05/31 00:58
這篇是想說當成解謎XD 謝謝喜歡~
46Fhoperain: 喜歡!兩篇重覆看了好多遍! 05/31 01:07
驚!太感謝了~~~
47Frogibest: 抓寶遊戲居然可以這樣用!!!大大好強! 05/31 02:40
我也是......被雷打到XD
48FYamaYuto: 將計救妓XD不要再how了要回不去了XDD 05/31 04:25
我也......(爾康手
49Fdomotocat: 看了這篇才知道抓寶遊戲的用法XD 05/31 08:35
意外吧!嘿嘿
50Fprunegrass: 喜歡這篇兩個聰明人~希望有後續 05/31 09:36
我努力......
51Fhyderica: 老狐狸才制得住小狐狸,哈哈。 05/31 09:38
這很難說喔XDDD
52Fkaipei: 好心疼旭平呀,第一篇看不太確定浩浩是不是會是好歸處, 05/31 11:02
53Fkaipei: 看的這篇確幸沒錯! 05/31 11:02
其實嚴格上來說 鞏浩雲環境有點太複雜 算是滿危險的
54Fkaipei: 大大真的超強啊!看這篇看到道館秒想到背後用意了!好厲害 05/31 11:03
55Fkaipei: 啊啊!拜託這系列一定要連載啊! 05/31 11:03
連載有點難XD 不過後續再一個短篇應該可以(只是要等一下) ※ 編輯: yidia0229 (150.116.242.84 臺灣), 05/31/2020 13:52:00
56Flanyu1025: 沒想到抓寶還能這樣玩<( ̄▽ ̄)b 05/31 15:44
抓姦神器(?)
57Flanyu1025: 想看他們的日常短篇 05/31 15:44
好的 等我!
58FChueh1995: 推推 將計救妓好有梗! 05/31 20:39
這個真的無心插柳XD 感謝推文
59Fs870233: 我太欣賞將計救妓了!! 05/31 21:28
我本想說不知道這會不會太冷笑話 還好大家喜歡~~感謝推文
60Fnikeko0316: 太喜歡將計救妓! 05/31 23:15
感謝喜歡 ※ 編輯: yidia0229 (49.214.196.152 臺灣), 06/01/2020 18:54:23
61Fapple366: 將計就妓下的真好!祝福其他鳥自由後也找到自己的歸宿! 06/06 16:47

BB-Love 看板熱門文章

28
35
43
44
2020/07/02 21:12:38
23
26
2020/07/02 23:22:28
56
62
2020/07/03 13:04:06
19
26
2020/07/04 00:2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