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中國網絡觀察:不同尋常的觀察窗口

看板 Ia
作者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標題: 中國網絡觀察:不同尋常的觀察窗口 新聞來源: (須有正確連結) 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media-watch-curious-window-on-chinese-politics-20200522/5431757.html 華盛頓— 在中國名義上的最高權力機構全國人民地表大會和全國政治協商會議召開。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推遲兩個多月的兩會召開消息傳來,中國網民反應低調。與此同時,中國網民抱怨當局提升信息封鎖力度,使他們無法知曉中國正在發生什麼事情。 觀察家眼中的奇妙窗口 中國網民對兩會召開的消息貌似反應低調,加上中國當局的強化網絡信息封鎖令觀察家們難以直接探尋網民對操控兩會的中國共產黨當局及其領袖習近平的看法。於是,奇妙的觀察窗口便應運而生。 在研究中國政治的很多觀察家、學者和記者看來,觀察不透明的中國政治的奇妙窗口隨處可見,比比皆是。 例如,在全國政協5月21日召開之際,中共的宣傳喉舌新華社發表一篇報導,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網站人民網旋即以紅色大標題頂置: “全國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開幕會舉行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席” 然而,在發表8個小時之後,這條“喜大普奔”式的消息在人民網上只獲得一條留言: ——夏志先:期待兩會精彩內容。 24小時之後,這唯一的一條留言也蒸發了。 中國國內外觀察家們不清楚這種“喜大普奔”的消息在人民網上獲得如此稀少的留言評論是否是因為中國網民對分別被稱作中共政權橡皮圖章和花瓶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政協會議不感興趣,也不清楚人民網為什麼要刪除那條唯一的留言。 觀察家們不清楚人民網的刪除那條看似充滿中共領袖習近平所宣揚的“正能量”的留言究竟是因為留言稀少太難堪,還是因為人民網感覺那條留言太像是諷刺,即中共當局所忌諱和警惕的“低級紅、高級黑”。 但觀察家普遍認為這種現像很奇妙,這種現象反映出在兩會召開之際,政治議題被中共當局認為是超敏感話題,中國公眾因此不能提出批評意見,甚至連表示讚揚讚美都會被認為是別有用心。 (注:“喜大普奔”是中國網民諷刺中共宣傳套話“喜訊傳來,大快人心,普天同慶,奔走相告”的縮略語。) 關於兩會是什麼人開會的一種見解 在全國人大和政協被推遲的年會召開之際,一位中國網民就兩會發表了以下的評論: ——什麼是“兩會”?簡單地說,就是“兩種人”的聚會。一種人:不敢公佈財產;另一種人:不敢公佈國籍。當然,最多的是既不敢公佈財產,也不敢公佈國籍。 這條評論很快被中共控制下的網管當局刪除。 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名義上是中國的最高權力機構。然而,中國法律學者和憲法學學者張雪忠日前發表公開信指出:這個所謂的最高權力機構並不具備最高權力,因為它只是必須服從中國共產黨指令的僕從;中國現行的憲法也不是憲法而是偽憲法,因為中國眼下的憲法沒有經過公眾的討論,沒有獲得中國公眾的同意;這部所謂的憲法規定中共具有不可挑戰和質疑的權力,在中國可以號令天下,號令所謂的最高權力機關的服從,而這一切跟憲政完全背道而馳;中國的人民代表也是偽代表,因為他們並不是人民選舉出來的。 中國國內有批評者抱怨說,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又稱武漢肺炎)疫情肆虐中國、中國當局採取的一刀切措施嚴重影響了中國公眾的基本生計乃至生命安全、導致許多病人得不到基本的醫治只能在家裡等死之際,中國的各級各級人民代表整齊一致地鴉雀無聲,沒有一個站出來為發表意見,為人民發聲。 另有批評者則說,中國的人民代表跟人民如此隔絕並不奇怪,而是自然而然。中國官方媒體報導說,中國全國人大資格最老的代表申紀蘭2012年3月6日甚至公開而明確地對記者說,作為人民代表,她不要跟選民聯絡。 (中國官方媒體發表的問答記錄是,記者問:您平常跟選民有交流嗎,選舉的時候跟選民有交流嗎?申紀蘭答:沒有。我們這是靠民主選舉的,你交流就不合適,不選你,你就不要去“各”(麻煩)人。) 反貪污腐敗道路崎嶇 40多年來,中共主導的沒有政治改革的所謂“改革開放”導致中共官員及其家人可以上下其手,化公為私,權錢交易,官場腐敗愈演愈烈,眾多的貪官動輒貪污上億元人民幣。中國公眾呼籲中國實行文明國家普遍實行的官員申報財產製度以遏制屢禁不止的貪污。幾十年來,中國民間不斷有這種呼聲,但中共當局、包括聲言要堅決打擊貪污腐敗的習近平當局對這種呼聲充耳不聞,同時採取多種有力措施封殺有關的新聞報導和呼籲。 專門報導財經新聞的美國彭博社記者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2012年發表調查報導,顯示自從習近平在中共黨內官運亨通之後,他的家人獲得了了數億美元的資產。報導發表之後,彭博社受到中共當局的巨大壓力,傅才德隨後被彭博社解僱。 傅才德的妻子洪理達(Leta Hong Fincher)今年2月18日網絡雜誌《截獲》(The Intercept)上發表回憶說,“彭博社2012年6月發表了(我丈夫擔當主寫的)有關習近平家族財富的報導之後,我丈夫受到死亡威脅。一個跟他說代表習的一個親戚的女子向他傳達了威脅。該女子特別提到我們全家面臨危險;我們的兩個孩子當時一個六歲,一個八歲。” 截至目前,習近平家人或其代表沒有就傅才德報導所稱的習近平家族財富究竟是誇張還是縮水,抑或是無中生有發表評論,中共當局也沒有承認或否認是否有習家人代表對傅才德一家發出過威脅。但包括中國法律學者騰彪在內的許多中國異議人士表示,死亡威脅是中共當局常用的手法。 在另外一方面,中國法律學者和律師許志永因為組織新公民運動要求官員公示財產,在習近平2012年11月上台幾個月之後被軟禁,隨後被正式逮捕,2014年1月被判刑4年。許志永一些同道也被抓捕判刑。最近許志永博士再次被中國警方抓捕,因為他通過互聯網發表公開信,聲言習近平在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再度明顯展示出無德無能,應當辭職以謝天下。目前許志永下落不明。 在全國人大和政協年度會議再度召開之際,許多中國公眾民和網民也再度批評太多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並不代表中國人,而是代表外國,因為他們暗地裡拿到了外國國籍,讓人不能不懷疑他們是為外國人而不是為中國公眾謀利益。 堅持聲言為中國人民謀利益的中共當局對中國公眾和網民的這種批評不承認,不否認,不評論。中共當局掌控的中國媒體則對這個涉及中國公眾基本利益的問題一直保持沉默。 撲朔迷離的中國民意 在兩會召開之際,中共當局再度提升信息封鎖力度,導致許多網民平時為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鎖而使用的虛擬專用網絡(即VPN)失靈。 一位中國網民公開抱怨說:“每每涉及重大會議,虛擬私人網絡都會出問題。網線在別人手裡,想拔就拔。” 一位中國網民跟一個在國外的朋友抱怨說:“(我現在完全無法知道國內國際大事。) 為了迎接勝利的大會,祖國母親很貼心地把網給我們提前斷好了,所以我現在基本是眼盲耳背兩耳不聞牆外事狀態。到時候又要補課了,去年國慶節斷了半個月,預感今年會特別長,因為兩會和六月初(即中共當局1989出動軍隊鎮壓反腐敗要民主的和平抗議者的紀念日這樣的敏感日子)連在一起。” 觀察家們注意到,在兩會召開、中共當局大力封鎖信息、刪除不計其數的中共當局認為是不符合其利益或宣傳口徑的網民言論之際,中共當局顯然也有選擇性地放一些支持中共當局的言論。 例如,在中共當局計劃繞開香港立法會通過它所控制的全國人大直接為香港立法以方便當局可以像在中國大陸禁止表達自由一樣在香港禁止表達自由的消息傳傳來之際,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在一條相關消息下展示了以下的留言: ——李成文LCW:凡有分裂言行者均追究分裂國家罪。 ——每天看看:鄭重建議:此次兩會,“凡有為分裂國家言行,一律判處無期徒刑,終身不得釋放”加入《反分裂法》,台灣統一、香港等問題自解。 ——沙漠奇花003:觀點與看《法》:香港安全,依然、自然、天然、釋然、實然關乎國家安全!回顧聯想、前瞻與覺悟:“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萬萬不可粗心大意。”——毛澤東 ——懷聖人之心:香港資本主義社會的矛盾的結果!香港人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不能靠美國、靠英國,要靠自己!要通過合法渠道,提出改善民生的訴求,限制資本的剝削,增加收入。香港人要清醒 ——公幾:擇機取消美國領事館。 ——Abcincin:近在眼前的粵港澳大灣區是香港再出發最為適宜的發展平台。 ——沙漠奇花003: “港區代表:香港在國家安全方面出現漏洞,須立法層面堵塞 觀察家和研究者們不清楚上述的這些表示堅決支持中共公開並徹底廢除香港的法治、將對香港實行的以司法獨立為特色的“一國兩制”變成堅決不要表達自由、不要司法獨立的一國一制的留言究竟有多少是來自中國網民,有多少少是來自中共當局的民意特工,有多少是來自中共當局的發帖機器人。 一位中國網民以不點名的方式委婉地批評了中共領袖習近平在香港問題上的做法: ——大家可以觀察一下,突然間某地莫名其妙又奇妙又成了新聞熱點,就知道那誰誰誰又在下大棋了。 儘管這位網民的批評意見非常溫和,而且也沒有指出具體的人名或地名,他的發言還是在發表幾分鐘之後就被刪除。 相對而言,另一位網民哀嘆香港被毀壞、批評中共所宣揚的民主法治虛偽的帖子截至目前還安然無恙: ——我喜歡香港。跟掛在牆上的核心價值觀不同,走在它的土地上,確認它是世界上,以法治保障安全的最美麗、最自由的城市之一。彈丸之城的價值,香江以北萬城不抵。當然,這一切都是指昨天。 ※每日每人發文、上限量為十篇,超過會劣文請注意 ⊕標題選用"新聞",請確切在標題與新聞來源處填入,否則可無條件移除(本行可移除)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82.127.21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IA/M.1590166365.A.FA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