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世界征服!姬瑪商團奮鬥記(20)

看板 Ac_in
作者
時間
留言 7則留言,3人參與討論
推噓 3 ( 3推 0噓 4→ )
  第六章「基里希營地」#2   第二種戰鬥態勢。   這是前次大戰中倖存下來的神劍戰士們學習的態勢之一,屬於「對少數」戰鬥型態。   由於西塔魯瑪爾的力量是不可控的,戰士們透過強烈暗示來訂立統一規則,依照戰鬥 類別調整適當的出力與技巧,超過出力範疇或設定外的戰鬥技巧一律被加以「死亡」暗示 。儘管西塔魯瑪爾戰鬥時全然不顧宿主受到的損傷,唯有死的底限是它能避則避的。   「最優先目標確認,戰鬥開始。」   遭到包圍的瑪莉露與摯友卡蘭同時喚醒西塔魯瑪爾的力量,以第二種戰鬥態勢迎戰亮 出武器的對手。與之對陣的教會部隊則是迅速分為六、六、二的小組,兩組各自對付其中 一名對手,實力堅強的指揮小組視情況給予增援。   交戰開始,瑪莉露和卡蘭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衝至戰鬥組面前,一人迅速壓制正面 迎敵的青斗篷劍士,一人往名喚巴摩雅的肌肉女灌注全力一擊。瑪莉露輕鬆斬下對方手臂 ,卡蘭的全力揮斬卻在連環破碎聲後僅僅傷及巴摩雅的肌膚表面。   嚓!   斬擊落下的前一刻,巴摩雅身旁的五人組精準地往劍刃落點張開五層局部結界,總共 二十五層結界大幅減緩神劍戰士卡蘭的斬擊,使其僅在巴摩雅堅硬的皮膚上留下淺淺的皮 肉傷。   「一劍斬碎二十五層結界的力量!真想要啊!」   颼!   巴摩雅繃緊肌肉夾緊砍入皮膚下的劍刃,憑仗蠻力揮出的巨斧攔腰砍向卡蘭。不過卡 蘭這劍砍得不夠深,她輕易抽出長劍後旋即往巴摩雅側面翻過去,順勢砍倒後頭的青斗篷 劍士。   「究極治癒術!」   即使被斬下手腕或手臂,負傷後退的神官接受究極治癒術後馬上就停止出血。這些身 上少掉某個部位的青斗篷劍士再度殺出時,每個人都帶著不同凡響──或該稱之為異常的 氣勢。   接連斬傷四人的瑪莉露與卡蘭本欲藉由實力差來威嚇對方,沒想到各斷一隻手的青斗 篷劍士非但不畏縮,還面目猙獰地朝她們倆殺過來。   倘若陷入持久戰,戰鬥態勢的套路將會逐一被對手摸透並破解之。   那麼,就只能斬草除根了。   「為了教王喔喔喔喔喔──!」   砰!   單臂揮刀的青斗篷劍士以常理外的力量擊中地面,大地伴隨刀刃裂開,形成一道深過 二十公分的裂痕。瑪莉露瞄準那人首級揮斬下去的光刃忽然砍偏,阻礙她的是把結界當成 衝擊波用的娜希塔神官。   娜希塔四周浮現一塊塊如盾牌般半透明的青色結界,站她前方的青斗篷劍士驚險避開 瑪莉露的攻擊後,瑪莉露旋即轉向她在戰鬥前設定的目標,也就是罩門大開的娜希塔。   散發出金綠色微光的光刃飛快劃破一組盾形結界,挾著稍微減弱的威力繼續砍向娜希 塔的漂亮臉蛋。然而劍鋒未能觸及對方,瑪莉露就因著腹部受到的衝擊整個人往後飛去撞 樹。   「嘎啊……!」   把瑪莉露彈飛的是層數極高的結界。它們壓縮並偽裝成青斗篷眾施放的盾形結界,在 瑪莉露將要得手的那一刻往前方解壓縮展開,層層結界就這麼把腹部毫無防備的瑪莉露撞 飛到十米外的樹林。   「瑪莉!」   瑪莉露受到劇烈撞擊嘔出鮮血的同時,與她在某種程度上共享五感的卡蘭鬆懈了。巴 摩雅抓準卡蘭攻擊的空檔,全身筋肉瞬間隆起,沉重的巨斧落地之時,她那大到不像話的 拳頭正匡啷地從側面擊碎卡蘭的光刃。   光芒盡退的光刃恢復成尋常長劍,態勢瓦解的卡蘭腦海剛浮現「急後退」三個字,手 持寶石權杖的海伊拉神官已來到她身後。四組手掌形結界出現在卡蘭臉龐四周,四段攻擊 以每零點五秒的延遲擊出,使她看來就像被人用極快的速度依序揍了右臉、直擊頭頂、毆 打左頰,最後以擊碎下巴的一擊KO掉。   「呃咯……」   勝負已定。   直到兩人動彈不得或失去意識,青斗篷眾的殺氣才遲來地顯露出來。   那是在戰鬥前與戰鬥中施加的亢奮魔法消退後,殘留在觸覺與視覺中的恐懼所使然。   等這股滲入骨子裡的恐懼為身體所接受後,迫不得已的殺氣盡數轉化為激昂的士氣。   無論是超人的體魄、操控結界的天才、莫測高深的全方位能手,還是單純虔誠與戰技 兼具的青斗篷眾,他們終究只是凡人。   但是他們打倒了能夠在戰場上一敵十的神劍戰士。   不只如此,還是在全員零死亡狀態下打出壓倒性勝利。   此戰無疑向青斗篷眾及他們身後的教會全體宣告著──總教會涉外局特殊部隊「殉教 者」的力量,已經足以對抗神劍戰士。   雙方沒能合作共贏固然是件遺憾的事情。既然迫於無奈所印證的戰鬥結果是殉教者這 方勝出,往後也不需要再費盡口舌勸誘神劍戰士──確切來說,是持有寄生裝備的這些人 ──只管強奪便是。   以海伊拉為首的三名司祭向前,化零為整的士氣經由這三人眼中的殺意再度轉變成殺 氣時,樹林後方的營地突然傳來複雜的步伐聲。   先下手為強──司祭們達成共識之際,偏偏又來了個比士兵們更急更快、眨眼間就衝 入眾人之間的程咬金。   「喵喵喵……!」   來者是隻讓眾人腦袋一時之間轉不過來的紅髮褐膚莉莉姆。   情報指出瑪莉露一行不含莉莉姆。   軍中並未設置莉莉姆單位。   附近也沒有莉莉姆巢穴。   不管怎麼說,都不應該是四肢著地、豎起纏繞著閃電的尾巴、朝大家發出嘶叫聲加以 威嚇的莉莉姆才對。   「就是那邊!女孩子遇襲地點就在前面!」   機會錯過不再。   青斗篷首領手勢一起,眾人迅速收起武器,渡過淺灘遁入河對面的樹林。確認是姬瑪 商團的當家找來駐軍後,藏身於黑夜中的青斗篷眾便留下耳目離去了。   瑪莉露的連身袍上有著大量血漬,卡蘭的臉也腫了一圈,兩人所在的河邊血跡斑斑且 有武器殘骸,事態超出半夜打著哈欠出勤的士兵們想像。大夥忙著把兩位姑娘抬回營區時 ,姬瑪帶著露露芙走在隊伍中央,給夜風吹涼的額頭現在才冒出讓她心跳加速的冷汗。   看到不該看的事件了。   雖然很過癮,但是接下來恐怕會有麻煩找上門。   危機!   大危機!   不過身為商團當家,這種時候就應該要化危機為轉機!   姬瑪的雙眼迸發出比火把之光要更強烈的蜜柑色光芒,迅速掃視或呻吟或昏厥的兩人 。   容貌超標!   身材中上!   聲音……從記憶中取樣的感想是動聽!   有點年紀稍嫌可惜,不過各方面水準都很不錯,就像是稍微沒那麼完美的雙子。   單方面面試結束,再來是勸誘理由──不,既然都有廝殺發生,就該大膽一點!採用 協助及保護者立場吧!   「露露!」   「喵喵?」   「妳幹得很好,回城裡賞妳超級貴的蜜柑!」   「哇──咿!最喜歡小姬瑪啦!」   瑪莉露跟著卡蘭進入醫療帳篷前,姬瑪來到她耳邊低語一番,就帶著高興到搖尾巴的 露露芙返回休息區。   隔天一早,接受完治療的兩人就以姬瑪商團小姐名義來找姬瑪,姬瑪再用名為金錢的 社交潤滑劑買通負責點人頭的軍官。這位正直的好軍人拒絕賄賂,倒是能夠接受用昨天讓 他樂不思妻的艾妲製作的唇印紙,旁邊還附加一次性的半價優惠簽名。   「艾妲小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真是可靠吶!」   人頭問題解決,深夜騷動也壓了下來,瑪莉露與卡蘭就成了不存在於此的實際存在女 子。經過討論後,立場富有哲學氣息的兩人儘管不想繼續麻煩姬瑪,考慮到教會人員可能 還守在營地附近,她們又是負傷狀態,便答應姬瑪提出的方案。   用連身袍頭罩遮住臉部的兩人暫且待在軍官接待帳附近,假裝成姬瑪商團的隨行人員 ,跟抱著一堆水果的露露芙一同在帳外假忙碌真偷閒。雖說營區內的戰鬥人員絕大多數都 掛彩,感覺不是很可靠,思及教會不至於魯莽到直接在軍營內滋事,這群傷兵多少還是有 點用途。   由於姬瑪每隔一段時間就出來監視露露芙,露露芙經常在兩人面前裝得很厲害的樣子 。不過只要瑪莉露朝她伸出手,這隻厲害的紅毛貓就會乖乖地躺到地上、露出光滑的肚肚 給瑪莉露摸。換成卡蘭則是揚起下巴,給她邊搔邊發出舒服的咕嚕聲。如果不小心睡著了 ,兩人還會趁姬瑪到達前搖醒睡眼惺忪的露露芙,幫助她貫徹克盡職守的假象。   到了太陽即將西沉的時刻,三大商團的服務順利落幕,是時候返回有澡堂又有餐廳的 王都了。然而從營區另一頭趕來與姬瑪等人會合的洛瑟娜,卻捎來一封用紅色顏料塗寫的 信紙。   「『世事難料,離營前最好交出那兩個丫頭』──被威脅了吶。洛洛,妳還記得是誰 拿信給妳的?」   「士兵轉交給咱的,他說是一個女的……奇怪,咱們那兒都合作愉快,沒有弄出招人 嫌惡的事情啊?」   洛瑟娜原以為是其他家的小姐想滋事,但是三家小姐為了應付精力旺盛的士兵們,忙 都忙死了,要是有多的力氣也會用在聯合作戰上,根本就沒有讓小姐們互相針對的閒暇。 當她看見姬瑪身旁出現的兩張熟面孔,一度打結的腦袋才忽然轉過來。   「喔喔!這不是特殊敏感體質的姊妹花嗎!」   瑪莉露代替下巴發疼的卡蘭微笑以對。   「是特殊,沒有敏感。好久不見,洛瑟娜小姐。」   「等等,信上說的兩個丫頭……該不會是!」   洛瑟娜眉頭一皺,驚覺事情不單純!   雖然姬瑪正氣凜然地對她豎起大姆指,洛瑟娜還是一臉擔憂地說道:   「姬瑪小妹,妳終於開始誘拐良家婦女啦……」   「沒禮貌!」   姬瑪是很想請大魚小姐們當場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不過在那之前,她還得打點回城 問題。   從對方的信看來,若是不交出兩人則有相當機率會在她們回城途中出手。姬瑪親眼見 識過青斗篷眾的實力,僅憑她、露露芙加上負傷的大魚小姐們,跟那種戰鬥集團正面交鋒 絕對沒勝算。無論如何都得避免落單被逮個正著。   回城這段路跑得再怎麼快,都有被攔劫的風險。反之若待在營區則有保障。依照對方 潛入營區後不敢直接動手的反應來判斷,對方應該是不願意將事情鬧大。   單憑一介後段商團的身分,也沒那個能耐動員足夠讓對方打消突襲念頭的士兵數。   既然如此,就只剩一個辦法了。   「潘蜜朵!咱有事跟妳商量吶!」   「唔呃……妳來幹嘛?」   姬瑪直接殺到露可商團的潘蜜朵當家面前,誠心地邀請她再多留一晚。其實潘蜜朵不 答應也無所謂,因為大家的馬車都不幸碰上未來或許會遠近馳名的車輪怪盜,東缺一輪西 缺一輪,一時半刻也無法上路。   露可商團帶來的護衛是個典型的女漢子,據說是過去活躍於波波蘭一帶的傭兵。身為 典型女漢子,自然沒辦法無視不慎在她眼前絆倒、雪白雙乳猛然一震的艾妲。在這位有感 於天下美女都必須由她來照料的護衛小姐忙著扶艾妲的巨乳、給這對雪布丁來個呼呼時, 車輪怪盜就對露可商團的馬車下手了。   潘蜜朵對於姬瑪臨走前搞這麼一齣感到莫名其妙,但是一來她沒有證據證明車輪是被 姬瑪幹走,二來總不能要她和小姐們走路回城,三來她也有點想在軍官營帳內反敗為勝─ ─此時再加上姬瑪魅惑的耳語,大勢就此抵定。   「明天,咱家艾妲會賴床到中午……」   「中午……!」   「潘蜜朵這麼聰明,應該明白咱的意思。嗚嘿嘿嘿……」   「我、我當然知道!不准妳小看我!」   成功激發潘蜜朵的鬥爭心後,姬瑪留下一顆示好用的上等蜜柑,接著晃起只剩一邊的 巨乳、馬不停蹄地殺向凡希穆商團的營帳。   「托拉醬!咱有好消息跟好消息要告訴妳吶!」   「少叫得那麼親!妳這個小眼睛的南方小不點……!」   凡希穆商團的護衛是個自詡為鑑賞家的紳士,當這麼一位紳士在茫茫人海中巧遇沉魚 落雁之姿的瑪莉露,一時著迷到身後的馬車被盜走車輪也是莫可奈何之事。當紳士護衛當 場為來去無蹤的美人兒詠嘆個兩句,怪盜露露芙已咬著車輪溜之大吉。   二當家托拉屬於務實派,她聽聞馬車遭到破壞的消息,立刻下令用貨車代替馬車。瑪 莉露與怪盜露露芙再度搭擋出擊,紳士護衛不意外地落下感動的鼻血,這下連貨車都跑不 動了。姬瑪為了不讓托拉繼續往收購別家車輪的方向鑽牛角尖,趕緊提出關於艾妲今晚會 很晚睡的小道消息。   「妳想騙我嗎!我才不會上當!我根本一點都不想知道這件事啦!」   因為是務實派,移動困難的狀態下若要多待一晚,重點自然會放在多出一天的表現機 會上。托拉表面上壓根不領情,手倒是抄得比誰都快,明早到午前的節目都開始設想了。 姬瑪也就留下另一顆上等蜜柑,挺著平坦的胸口默默退出營帳。   天色漸暗,姬瑪派出小姐們製造車輪怪盜出沒的假象,讓露露芙把盜來的車輪運到某 位正直好軍官兼艾妲腦粉的個人營帳,再來就是以這起突發事件為由,向營區指揮官申請 暫留一晚。   若是備戰狀態的營區,這類沒有提前十天提出的申請只會吃上殘酷的閉門羹。但這一 號營區只負責療傷與補給,除非真的發生連傷兵都得押上的重大狀況,否則一般是採用彈 性管制。   換句話說,勞軍活動臨時追加一天的申請成功獲准。   軍方成立的車輪怪盜對策小組剛選完人,姬瑪就籠絡了帶領這支小組的軍官。至於露 可和凡希穆商團跟王都內的聯繫就睜隻眼閉隻眼。她只要拖延到明天本家勞軍結束即可。   這個夜晚延續昨日的喧鬧,小姐們像在開同樂會般四處串門子,有的自發性地向不同 商團的同行交流切磋,歡聲與蝨子盛大地傳開。姬瑪讓戈拉等三位小姐保持團體行動,避 開靠近營區邊緣的地方,問題多的就拿出針線作勢要縫嘴巴。餘下的艾妲、洛瑟娜和露露 芙則集中於營帳內,與她一起聆聽有著金色大波浪髮的瑪莉露講起睡前故事。   瑪莉露原本並不打算說出這些事,但是總教會涉外局既已出手,她覺得該是時候把她 們遭遇的困境傳達出去了。   「我和卡蘭是從西都來的,我們隸屬於西方教會『桑莫一派』──」   桑莫一派。   十年前大戰結束後,原桑莫王國內的宗教團體遭到總教會收編,於西都巴黎成立西方 教會。桑莫境內的原生信仰體系被允許在閹割狀態下保留,只需冠以西方教會名義,信仰 自由大致上沒有受到迫害。   這就是瑪莉露與卡蘭信仰堅定、但與總教會河水不犯井水的緣由。   「在我們的教會內,保護著被稱為『神劍戰士』的特別人類,這是大戰留下的後遺症 之一……簡單來說,神劍戰士是與某種強大生命體融合的人類。可以說是人為亞人的一種 。」   看到姬瑪等人頭上冒出滿滿的問號,瑪莉露便借用帳內的木棍。她舉起緊握於右手的 棍子,木棍連同她的右腕就像變魔術般開始冒出金綠色的微光,她的臉龐也隨之化為了無 生氣的冰冷,與發光前判若兩人。露露芙看見棍子發光,不甘示弱地豎起她的尾巴、發出 劈哩劈哩的電光。姬瑪扔了顆蜜柑讓露露芙冷靜下來。瑪莉露讓光芒消失後,放下木棍繼 續說道:   「我們是在前次大戰中,被改造成戰爭機器的桑莫人。這種身分由西方教會隱瞞著, 將來也會一直隱瞞到所有神劍戰士凋零入土。本該是這樣的。」   柔和的金色雙眸輕輕降下。   「但是,總教會違反緘默的約定,他們打算將神劍戰士收編為教會直屬部隊,因此派 人與我們接觸。」   瑪莉露等人在夏季之初造訪王都,主要目的就是擔任桑莫一派的使者,鄭重拒絕總教 會的收編提案。在這之後,總教會仍不斷派人遊說包含她們在內、所有在西都以外出沒的 神劍戰士。談判始終毫無進展,漸漸形成追逐戰的雙方終於在昨夜發生了第一起衝突。   「姬瑪小姐,我很感謝妳出手相救,可是妳也看到了,總教會的作風與能耐……即便 如此,為何還願意保護我們呢?」   因為想收編妳們的漂亮臉蛋與動人身材──姬瑪將差點露出馬腳的企圖壓下來,用適 當的言詞加以修正:   「一日為客,終身為客!咱的客人遇到麻煩,怎麼能見死不救呢!」   「就算是這樣也太危險了……!我和卡蘭都是受過訓練、擁有神劍之力的軍人,連我 們都拿『殉教者』沒輒啊!」   這話說得沒錯。若非雙方實力及規模差距甚大,姬瑪也不會選擇留在此地、等待本家 合流的下策。這些都是在姬瑪難得展現出符合年齡的腦衝行為後,才亡羊補牢地一塊塊補 上腦衝造成的紕漏。不過話說回來,姬瑪覺得半夜自個兒送上門的大魚小姐也得付點責任 。所以她說什麼都要成功收編這兩位小姐。   「咱,只要回到希姆基區,就能啟用咱們拉娜人的情報網。從事春這行的,最討厭的 就是教會。至少在情報流通上,咱們不會屈於劣勢。」   「萬一遭到襲擊呢?憑昨天那支隊伍,用不到一分鐘就能壓制整間娼館!」   「不管他們再怎麼快,一旦咱出事,事先準備的消息都會傳出去,告訴王都內所有的 拉娜人,大家的同胞慘遭教會毒手──王都內可是潛伏著不少『巴蛇眾』,要是搞成種族 衝突可就精彩了吶!」   瑪莉露啞口無言地望著一臉壞笑的姬瑪。   她所見過的人們之中,隱約有個類似姬瑪這樣將自己的性命納入計劃中的人。拜戰爭 帶來的創傷所賜,她記不得那人容貌,也想不起那人規劃過怎樣的盤算。但是當她看著喜 孜孜地談論此事的姬瑪,過去的記憶就以非常緩慢的速度撥雲──還不到見日的程度。   看樣子,昨夜選擇有過一面之緣的姬瑪是正確的。   瑪莉露以溫柔的目光掩飾自己的虛心,凝視著睜大眼睛、模擬差點昏過去的老神官逗 大家發笑的姬瑪。   既然老天為她刻意留下的記號牽起線,還請容許她善加利用站在這條線上的人們吧。   ---   跟桐真有過揉乳之緣的妹子們一個個登場惹!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111.23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AC_In/M.1590089340.A.3FD.html
1FGDUNICORN: 與桐真少年相處過的記憶碎片Get!! 05/22 07:49
都是被摸一把的無用記憶w
2FGDUNICORN: 沒想到連神劍戰士都落敗,當然敵眾我寡,不過也是沒出 05/22 07:49
3FGDUNICORN: 全力的關係吧,畢竟有設下顧慮身體的限制 05/22 07:50
開了安全模式還是有差,不過至少不會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4Fidieh: 大奶和筍奶的回歸w 05/22 08:55
乳成分充足!
5Fidieh: 不過戰爭結束都半殘了,過這麼多年還要被挖角不然就搶裝備 05/22 08:55
6Fidieh: 也太慘了吧?!就不能讓她們好好退休嗎?! 05/22 08:55
帶著神裝總要出事的(? ※ 編輯: sayuri4ever (61.231.95.211 臺灣), 05/24/2020 04:08:17
7Flolitass: 推 05/26 00:06

AC_In 看板熱門文章

34
42
8
27
14
36
19
27
2020/05/25 00:31:54
24
36
46
52
20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