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中亞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上面對兩難與離間

作者
看板 Ia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中亞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上面對兩難與離間 文︰王家豪(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據一月中中國駐吉爾吉斯大使館經商處的報導,截至去(2019)年底吉國的外債為37.8億美元,當中欠中國進出口銀行債務最多,佔總額的45.3%。中亞五國積極參與「一帶一路」會否陷入債務陷阱、資不抵債的風險和代價,一直惹人關注。當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選擇於哈薩克宣佈「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既反映中亞地緣關鍵角色,五國領袖對這機遇也翹首以待。但它們對中資真的沒心存顧忌?俄羅斯雖然口說支持倡議,但暗地裡是否在挑撥中亞與中國之間的矛盾,以維持其地區影響力? 中吉烏鐵路:中亞國家兩難之局的縮影? 「中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鐵路早於1997年提出,竣工後從中國到波斯灣及歐盟國家的運輸路線將縮短約900公里,運輸時間減少7至8天,有望提升中國、中亞和歐洲之間的貿易。然而,它雖然獲得中、烏支持,吉爾吉斯卻對其經濟效益有所保留,項目至今仍未動工。這個案頗能反映中亞國家在「一帶一路」上的兩難之局。 吉爾吉斯境內多山,項目需要建造超過50條隧道和90條橋,增添修建難度和成本。由於工 程遲遲未能動工,造價持續攀升,從起初的23億美元飆升至目前逾60億。除了成本高昂, 吉爾吉斯也擔憂鐵路的回報未如預期:它途經吉爾吉斯南部城市奧什(Osh),唯吉國南北 鐵路網互不相連,位於北方的首都比斯凱克其實難以受惠;如果項目竣工,吉爾吉斯每年 將獲取約2億美元過境費,但單靠過境收入難於短期內回本。2017年吉爾吉斯前總統阿坦巴 耶夫(Almazbek Atambayev)提議鐵路改經阿特巴希(At-Bashi)、卡扎爾曼(Kazarman)和賈拉拉巴(Jalalabad),以振興這些落後地區的經濟,但路線長度將由268公里增加至380公里,建造成本再添15億美元,遭到中方否決。 歸根究底,吉爾吉斯更迫切的需要是連接南北,而非貫穿東西的中吉烏鐵路。自獨立建國 以來,吉爾吉斯持續面對南北分裂的政局:南部比較落後、以農為本、種族多元、保留傳 統中亞文化;北部比較發達、工業化程度高、以吉爾吉斯人為主、深受俄國文化影響。南 北派系人物輪流擔任總統和總理成為不明文規定,以平衡地方派系勢力,但始終避不過 2005年「鬱金香革命」和2010年「第二次吉爾吉斯革命」。倘能加強南北聯繫,既收窄地 域貧富差距,亦有維持社會穩定的政治功能。不過,中吉烏鐵路連接東西,反將奧什市與 烏茲別克連接起來,觸發吉爾吉斯對主權的憂慮,也恐懼10年前南部種族騷亂的悲劇重演。 兩年前美國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發表報告已經預言吉爾吉斯的財務狀況脆弱,將面臨債務困擾的風險。去年它超過四成半的外債債主正是中國,若然債務違約,勢將鐵路、礦產、土地等戰略資產出租和轉售予中國,隨時惹來國民和俄國不滿。吉爾吉斯順勢邀請俄國參與中吉烏鐵路項目,但高昂的建造成本令莫斯科卻步;更何況,中吉烏鐵路進一步動搖俄國在中亞的運輸壟斷地位,克里姆林宮豈會自取滅亡?吉媒曾放風透露俄國對項目感興趣,但俄方至今仍未正式表態,正反映雙方各自的盤算。 俄國暗中搞局? 俄國與西方早於1990年代為中亞能源博弈,但姍姍來遲的中資卻後來居上成為目前中亞的 最大貿易夥伴和投資來源國,五年前其經濟勢力已經超越俄國,逐漸改寫中亞的地緣經濟 秩序。中亞五國向來奉行「多向量外交」,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以免卻一邊倒向俄國 ,「中國牌」甚或有利於向俄國謀取更多利益。面對排山倒海的中資,莫斯科似乎設法暗 地裡拖延、阻撓中國基建項目,以捍衛其在中亞的影響力?反中情緒在中亞社會廣泛瀰漫 ,群眾批評政府賣國、偏袒中資(四年前哈薩克的反土改示威),觸發反華工浪潮(去年 在吉爾吉斯),有傳是莫斯科在操弄「恐中症」,有待深究。 俄國與中亞國家長年建立的各種聯繫,中國短時間內難以取替。基於蘇聯時期的俄化政策,其軟實力深深植根於中亞五國。俄語至今在那裡仍廣泛使用,五國精英階層普遍在俄國留學,例如哈薩克總統托卡葉夫(Kassym-Jomart Tokayev)就畢業於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蘇聯解體後,俄裔人口散落五國,佔哈薩克總人口20%,吉爾吉斯12%,在烏茲別克也佔6%。2014年俄軍以保護僑民為名併吞克里米亞,中亞國家自是被受震懾。 另外,吉爾吉斯和塔吉克的經濟頗為依賴外勞賺取外匯,根據世界銀行數據,外勞匯款分別佔其國內生產總值的32.9%和31.3%,而兩國人民普遍前往俄國打工。俄國順勢多番遊說塔吉克加入歐亞經濟聯盟,以享受聯盟內的勞工自由流動。在硬件上,俄國於吉爾吉斯和塔吉克設有軍事基地,而且中亞鐵路網沿用1520毫米的寬軌,中國始終難以取替。 此外,中亞五國飽受非傳統安全威脅影響,諸如毒品走私、人口販賣、跨國犯罪、叛亂、極端主義、貪污、傳染病、生態系統破壞、環境污染等。「絲綢之路經濟帶」開展在如此動盪的地區,北京的倡議工作,挑戰滿途?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4053 -- 提著月娘的光,照著思鄉的路,唱起古早的歌。 淋著相思雨,情是夢中的花,花是心內欲講的話。 風吹花蕊飛,乍知花開有幾回,撥開雲中的月,春天將你來畫。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58.194.145 (荷蘭)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IA/M.1585231041.A.794.html

熱門文章

513
821
2019/11/02 00:41:35
202
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