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斯堪地聯邦冒險手記49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1則留言,1人參與討論
推噓 1 ( 1推 0噓 0→ )
49 北之海域。 尚窪.參鱗以禮記司之姿游在主判台前,主判台右方的小型水渦圈繞著皮拉歐。 「現在開始進行皮拉歐.理斯的審判。有請各族長老輪流發言。」 背鰭耳家族大長老史坦瓦修納率先發出聲息:「皮拉歐身為司琴者濫用職權,未經同意就 以共鳴力製造漩渦,擾亂東海的各族生態。他已經犯了大錯,必須剝奪他司琴者的稱號。 」 「皮拉歐不是不分是非的漁人,他這麼做一定有原因,應該讓皮拉歐進行申辯。」艾塔納 瓦大長老的聲息隨後在水裡擴散,「另外,他帶回藍玫瑰與羊腸弦有巨大的貢獻,再加上 若是我們想修復藍金豎琴,必須取得藍白金礦。藍白金礦山在北之海域最偏遠的北方,長 年散發出懾人的壓迫感,我們各族部落都建得離它很遠,不敢輕易靠近,只有天生共鳴力 高的漁人有辦法進入,在北之海域,皮拉歐是最有可能進入藍白金礦山,取得藍白金礦的 漁人 ,我認為至少將藍金豎琴完全修復後再審判皮拉歐。」艾塔納瓦大長老的聲息隨後 在水裡擴散。 「我同意艾塔納瓦。皮拉歐犯錯是事實,但他帶回修復藍金豎琴的材料也是事實。我贊同 理斯家族的提議,暫時讓皮拉歐保留司琴者的稱號,等到他取回藍白金礦後再審。」參鱗 家族大長老尚猧慢悠悠地發言,他一向採中立姿態。 一天一夜過去,勢力龐大的三大家族大長老還在唇槍舌戰。艾塔納瓦持續在會審中強調修 復藍金豎琴的重要性,但史坦瓦修納也贏得不少贊同聲浪。 「不能放任皮拉歐的罪刑,他昨天翻攪東海,明天就會破壞北之海域,他是危險人物,應 該讓理斯家族監禁他。」史坦瓦修納的聲息圍繞著眾人轉了數圈。「修復藍金豎琴與皮拉 歐犯的錯不能相提並論,就算藍金豎琴修復了,也不能抹消皮拉歐擅自在東海捲起漩渦的 過錯。」 「我並非要掩蓋皮拉歐的過錯,我們可以先延後皮拉歐的判決,先修復——」艾塔納瓦的 話倏然停住。 漁人們周身水流產生劇烈震動,皮拉歐靈巧地穿出水渦,「艾塔納瓦大長老,我有急事要 去辦,等我回來再接受審判!」一股強烈的水柱在皮拉歐下方形成,帶著皮拉歐衝出水面 。 「皮拉歐等等!」艾塔納瓦的聲息直衝皮拉歐而去,皮拉歐竄得太快,他的聲息遠遠追不 上皮拉歐。 史坦瓦修納頓時暴跳如雷。「皮拉歐!豈有此理!他這是藐視會審結果,藐視我們!」 「你看到了嗎?艾塔納瓦。」尚猧震驚地望著皮拉歐身後紊亂的浪流,「他能自行掙脫水 牢!」 「你不是知道他在東海不彈奏豎琴就能以自己的共鳴力製造巨大漩渦嗎?」艾塔納瓦疲憊 中難掩驕傲,「如果藍金豎琴無法修復,我們只能依靠皮拉歐的共鳴力穩定海域了。」 「雖然史坦瓦修納強調過他破壞東海平衡,但我其實不能想像他到底做了什麼。」尚猧坦 誠道,「難以置信,他穿過水牢像出家門一樣容易。」 「他待在水牢裡等我們審判,是因為他願意,他的本性不壞,我說過了。」艾塔納瓦道, 「他不會危害北之海域。」 「那他為什麼要在東海製造漩渦?」尚猧問。「身為司琴者,他應該比其他漁人更清楚不 能濫用共鳴力。」 艾塔納瓦慢慢地道:「可能是因為,他想要救一個人類。」他憶起當時皮拉歐憂急的表情 ,「那人大概對他很重要。」 尚猧無言地看著空無一人的水牢,史坦瓦修納已經怒氣沖沖地游到兩人身前,「艾塔納瓦 ,這太過分了吧!這就是理斯家族選出來的司琴者?在我看來,他完全無法遵守戒律,連 角逐司琴者最基本的資格都沒有!」 艾塔納瓦頭痛地望著躁動的同胞,「冷靜點,史坦瓦修納。既然皮拉歐不在這裡,你再怎 麼生氣也沒用。我倒認為,現在還有其他比生氣更重要的事。」 他隨即游到主判台前,聲息隨著共鳴力遠遠擴散。 「我要提出臨時動議。最近變異水生生物愈來愈多了。我們應該趁此機會商量如何安排各 家族的巡邏人選。」 ○ 紅鷺獅的獵殺潮通常是一季一次。哈德蘭一行人前一次因為紅斑豹藍迪的示警而避過災禍 ,誰也沒料想到會在此刻碰上第二次。 哈德蘭將懷裡的信號砲塞到伊爾文手上,「你帶上你的士兵往回走,等到甩開紅鷺獅,你 們就發射信號砲,探險隊公會會立即派人來帶你們離開。」 「我們不會不戰而逃。」伊爾文將信號砲推回哈德蘭的懷裡。 「你們留下來只會喪命。」哈德蘭轉向盧考夫,「你帶他們走!」 「哈德蘭,我不會留下你一個人,要走一起走。」盧考夫悍然拒絕,左眉眼上的疤在烈陽 下熠熠生輝。 「說得好,要走一起走!」伊爾文舉起黑蟄蠍的大螯,「要留一起留!」 「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在他身後,陵文特與眾士兵喊道,「要走一起走!要留一 起留!」 即使只認識短短數天,哈德蘭也能叫出不少士兵的名字,他從每個士兵眼中看見團結一致 的精神與視死如歸的氣勢,要求他們離開的言語頓時卡在嘴邊。 「可能會死。」他喃喃道。 伊爾文沖他一笑,「怕死的話,當什麼士兵,上什麼戰場?」 「這不是戰場,而是野獸,這不一樣。」哈德蘭還想再勸。「你們應該更懂得珍惜自己的 生命!」 伊爾文朝士兵舉起手,「對我來說,進犯的生物就是敵人,這是我們的戰場。士兵們,圍 成一圈,盾牌向外!」 他轉向哈德蘭,「你的箭法很好吧,你們就躲在盾牌圈內偷襲那些野獸。」 在伊爾文的號令下,眾士兵頓時圍成一圈,將駱駝、裝備與兩位狩獵者圍在內圈裡。 哈德蘭與盧考夫在士兵與盾牌的雙重掩護下對著迎面而來的紅鷺獅放箭,最前排的紅鷺獅 紛紛撲倒,後方的紅鷺獅踩過同伴的屍體往前跳,撞在士兵剛硬的盾牌上,哈德蘭踏著盧 考夫交疊的雙掌憑空跳起,由上而下刺向紅鷺獅,噗疵一聲,刀刃破體而入,紅鷺獅應聲 倒地。 兩人合作殺了不少紅鷺獅,但紅鷺獅的數量太多,幾位士兵都受了傷,鮮血刺激紅鷺獅的 獸性,更加猛烈地撞擊盾牌。 伊爾文指揮士兵縮小盾牌防護圈,將傷者聚集圈內中間,盾牌牆逐漸內縮。伊爾文與哈德 蘭互看一眼,在這樣下去,所有人都會折損。 哈德蘭拿起頸上的短哨用力一吹,虛空的風聲穿過哨子,哈德蘭詫異地再吹,仍聽不見任 何哨音,他的心開始發冷。 「哈德蘭小心!」 盧考夫的臉色倏地變白,野獸腥躁的氣味近在咫尺。哈德蘭本能地轉身後退,恰恰閃過紅 鷺獅的一咬,森然凜冽的利齒互相碰撞,發出毛骨悚然的沉悶聲響。 哈德蘭冒出一身冷汗,那頭紅鷺獅穿過盾牌,進到內圈裡,站在傷兵旁。 他不顧危險地向前衝,手揹在身後握著卡托納尖刀,引誘紅鷺獅向他當頭撲來,接著,他 覷準時機,一刀戳進紅鷺獅的背脊,紅鷺獅同時咬住他的左臂,他忍著疼痛,將刀戳得更 深,硬往右拉,紅鷺獅痛得張開嘴嚎叫,他趁機抽出傷臂後退。 士兵的盾牌防衛圈被攻破,第二隻、第三隻紅鷺獅陸續跳進內圈裡。 盧考夫與哈德蘭背靠背,面對虎視眈眈的紅鷺獅。 受傷的紅鷺獅大吼,另外兩隻紅鷺獅跟著吼叫應和,同時朝他們撲來。 哈德蘭閃避紅鷺獅的利爪,以卡托納尖刀刺中一隻紅鷺獅,另一隻紅鷺獅悄無聲息從哈德 蘭後方跳起,咬向他的脖頸。 那瞬間,一隻粗壯的手臂當空橫出,擋住哈德蘭的頸項,紅鷺獅咬斷那隻手臂,斷口頓時 血流如注。 「盧考夫!」哈德蘭瞠大眼,拔起尖刀回身刺向那隻紅鷺獅,從那血盆大口中搶救出盧考 夫的血肉模糊的斷肢。 「別發呆!」盧考夫抽著氣怒吼,「後面!」 哈德蘭再度旋身砍向紅鷺獅,怒氣與悲痛讓他眼眶泛紅,他發狠地攻擊面前的紅鷺獅,獅 血四濺,更多紅鷺獅捨棄眼前的獵物,圍攻哈德蘭。 盧考夫隨意撕下布料綁住自己的上臂止血,疼痛席捲他的理智,他靠意志力以僅存的臂膀 揮舞刀刃,兩隻紅鷺獅同時躍起,從他左方攻擊。 盧考夫冷汗直冒,抱著必死的覺悟將艾斯達卡冰刃對準其中一隻紅鷺獅,往前突刺。 那隻紅鷺獅被冰刃刺穿,他閉上眼,等另一條紅鷺獅將他撕成碎片。獅獸的掌風近在咫尺 ,腥躁的氣息噴在他臉上。 他等了數秒,悄悄掀起眼簾,那隻紅鷺獅懸在半空,前肢指甲距他僅僅兩個指節的寬度, 他後退一步,只見那隻紅鷺獅獅尾被人一把揪住,來人將紅鷺獅用力往後扯,甩得老遠。 「皮拉歐。」盧考夫喃喃道。 「看在你救了哈德蘭的份上,待在我身後別亂跑。」皮拉歐擋住兩隻紅鷺獅的攻擊,拿出 胸前的短哨一吹。 虛空的風聲之後,空中傳來笛音的低鳴應和,皮拉歐集中精神力乘上那曲笛音,讓共鳴力 往外擴散,一隻隻紅鷺獅逐漸停住攻勢。 哈德蘭粗喘著氣,驚喜地看向皮拉歐。皮拉歐抽空給他一個笑臉,持續以共鳴力推送那曲 笛音,低鳴的笛音改變曲調,轉成輕柔的小夜曲,哈德蘭忽然覺得睏意襲來,他跪倒在地 上,失去意識。 「哈德蘭,哈德蘭,快醒醒!」 哈德蘭緩緩睜開眼睛,他半倚在皮拉歐的懷裡,燦藍雙眸閃爍著關懷,皮拉歐輕聲問:「 你沒事吧?」 「我怎麼了?」哈德蘭揉著太陽穴,左臂的疼痛喚起他的記憶,「紅鷺獅!盧可!」 「奧菲餵了他一些赤紅毬果,但他的情況不太好。」 哈德蘭順著皮拉歐的視線看過去,奧菲正半跪在盧考夫身側,試圖替他的傷臂斷口止血。 哈德蘭接手處理盧考夫的傷口,撒上探險隊公會的特效藥,又進行緊急包紮。 隨後,他檢查倒地沉睡的士兵狀況,大部分士兵身上都有不少咬傷,伊爾文的右臂最為嚴 重,幾乎被撕掉一大塊肉。 哈德蘭蹲在伊爾文身側,將他衣袖向上捲,打算檢查他的傷勢,無意間看到他右上臂的箭 傷,那傷口極深,看得出射箭之人的力道極大,正因如此,伊爾文的右手沒那麼靈活。 哈德蘭撕下伊爾文的上衣下襬用做繃帶,伊爾文的頸間閃過一絲晶亮,哈德蘭動作一頓, 他慢騰騰地拉下伊爾文的領口,看見一條眼熟的鮑獅項鍊。 幾幅畫面倏地閃過他的腦海。 『你的箭法很好吧,你們就躲在盾牌圈內偷襲那些野獸。』 『隊長的右手臂前陣子受傷了,醫官說這兩個月避免吃太辛辣的食物。』 哈德蘭猛地回去查看伊爾文的箭傷,接著以手掌遮住伊爾文的下半張臉。 在埃德曼莊園那晚,夜色很深,雨勢極大,他不記得第二個刺客長什麼樣子,但是他當時 射中刺客的右上臂,就差不多在伊爾文的傷口位置。 更何況,他與伊爾文素不相識,他在斯堪地大陸的名聲大多是關於多次進出伊爾達特的豐 功偉業,無關他的箭術,伊爾文怎麼知道他的箭法好? 哈德蘭隨即起身,重新翻看所有士兵的領口,他們都戴著鮑獅項鍊,而這些士兵只效忠柯 法納索瓦公爵。 哈德蘭想起他們剛從伊爾達特出來時遇到的刺殺,柯法納索瓦公爵及時趕到,解決他們的 困境。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柯法納索瓦說他只是路過去接莫索里小姐,但那裡靠近伊爾達 特,地處荒涼,誰能路過那裡,還恰巧替他們解圍? 他們出入沙漠的行蹤不定,本就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偏偏就有一組刺客與一組援兵對他們 的行蹤瞭如指掌,是不是刺客與援兵都聽命於同一人,擁有同一個消息來源? 一旦有所懷疑,那些不合常理的現象都忽然有了足以信服的解釋,哈德蘭感到混亂,卻也 有更多「果然如此」的失望。 柯法納索瓦公爵以仁義聞名,特別照顧領地內的佃農與人民,與哈德蘭的祖父也有些交情 ,更是多次表態過支持探險隊公會,但自從他在雪禮詩伯爵宅邸與柯法納索瓦公爵進行談 判時,就隱隱感覺到現任摩金或許不是表面表現出來的和藹模樣。 他以為,那最多只是表現在貴族利益至上的決斷,畢竟於情理而言,私用藍玫瑰確實是哈 德蘭的過錯。 想不到柯法納索瓦公爵竟會公然派遣刺客搶奪藍玫瑰,置皮拉歐於死地。 哈德蘭深深吐息,暫且將那絲憤怒壓下去。 「奧菲,你能請你的同伴將這些士兵與盧考夫送到沙漠外嗎?」 即使伊爾文極有可能就是刺殺皮拉歐的兇手之一,即使這些士兵都可能對哈德蘭心懷不軌 ,但憑他們在伊爾達特共患難的交情,憑他們在紅鷺獅的獵殺潮時留下來護衛哈德蘭與盧 考夫,哈德蘭就不可能對這些傷兵視而不見。 奧菲端詳那些傷兵,「我能呼叫殷瑣他們來幫忙,不過你這個朋友,可能有點麻煩。」他 指著盧考夫的左臂斷口,「最好請大爺爺替他看看。」 「大爺爺能治好他的斷手嗎?」哈德蘭抱著一線希望問道。 「大爺爺是最厲害的!」奧菲發出雪鴞般的鳴叫,抗議哈德蘭的懷疑。 哈德蘭轉念一想,鳥人的確比探險隊公會更容易取得特殊藥材,「那你們把盧考夫帶回去 醫治,其他人就送到伊爾達特邊界,小心點,別被人類發現了。」 奧菲再次拿出短笛吹奏,哈德蘭並未聽見任何笛音。不久,殷瑣帶領一眾鳥人盤旋在空中 ,紛紛輕巧地降落在四周。 哈德蘭向殷瑣解釋現況,殷瑣讓其他鳥人搬運倒地的士兵前往伊爾達特邊界,自己抬起盧 考夫,「我送他去給大爺爺看看,奧菲跟著你們,如果有什麼危險,這小子多少能派上用 場。」 「我的用處可大了!」奧菲不服氣地哼出聲,對著遠去的殷瑣跳腳。 哈德蘭避開沉睡的紅鷺獅,尋找駱駝,那些駱駝早因為紅鷺獅的驅趕而四散。他下意識看 向奧菲。奧菲連忙搖頭,「你們對自己的體重有所誤為,叫我載一個可以,載兩個不行。 我可以把小橘叫來。」 「祖克鳥遠在賽提斯,牠應該聽不到。」哈德蘭嘆息。 「那是你,我就不一樣了。小橘一定會理我。」奧菲拿出橫笛,吹出無音無調的曲子。 片刻後,天空中出現龐大的橘紅身影,祖克鳥親暱地降落在奧菲身側,奧菲伸手撓著牠的 下巴,「看到你真好,小橘。」 「你剛剛吹的是什麼?」哈德蘭聽不見笛音,但顯然奧菲確實吹出某種虛空之音。 「呼叫大家的音樂。」奧菲理所當然地答,「你沒聽見嗎?」 「完全沒有。」哈德蘭搖頭。 「哈。那你呢?」奧菲興致盎然地轉向皮拉歐。 「尖銳的聲音,很吵,那種聲音才不能叫音樂。」皮拉歐冷哼,「如果不是藍金豎琴還沒 修好,我一定會讓你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音樂。」 「你就趁現在吹牛吧,不要把自己的無能怪罪到樂器身上。」奧菲得意洋洋地把玩自己的 橫笛。 哈德蘭看向皮拉歐,「我還沒有問你,你怎麼來了?」 「我直覺你出事了,所以從審判中跑出來,吹哨子叫奧菲來載我。」皮拉歐悶悶不樂。 「是啊,他可真不客氣。我堂堂奧菲齊格里瓦納里希,他還真把我當坐騎。」奧菲趁機抱 怨,「還不懂得感恩,在穿過一片湖水時,用水柱攻擊我。」 「是你先炫耀你的笛子,而且你沒躲開是你沒本事。」皮拉歐反唇相譏。 「好了,好了。我們先做正事。」 哈德蘭拍拍皮拉歐的肩,示意他爬上祖克鳥,自己坐在前座,哈德蘭扭頭向皮拉歐道:「 抓緊,我們要出發了。」 「哈德蘭等等我!」 奧菲跟在祖克鳥身後飛翔,哈德蘭駕駛著祖克鳥在空中搜尋椰子樹,他飛到黃沙土區,降 低高度,對著椰子樹拔箭一射,椰子頓時掉落在地,椰子樹緩緩向旁移動。 「超酷!這椰子樹會動。哈德蘭,你們住的地方真有趣,我第一次看到會動的椰子樹!」 奧菲降下高度,從黃沙土上撈起幾顆椰子,「欸欸等等,別落下這個,這個很好吃,又甜 又多汁,你們也太浪費了吧。」 哈德蘭沒理會奧菲,他拔箭射下椰子,追蹤椰子樹移動到下一棵椰子樹,再拔箭射下椰子 ,反覆進行同樣的行動,奧菲跟在他身後一路撿椰子。 當哈德蘭射下第六棵椰子樹的椰子,椰子樹並未移動,而它下方的黃沙土比其他黃沙土的 顏色更黑。 「哈德蘭。」皮拉歐抓緊哈德蘭的腰際,「在這土層下面有藍玫瑰。」 - 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 順便預告,這個故事總共60回完結噢! -- 噗浪來玩:https://www.plurk.com/BunsenBurner 網站:https://bit.ly/3Fp5Nas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7.180.170.99 (美國)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69525674.A.47B.html
1Farnus: 推 11/27 17:06
謝謝推!! ※ 編輯: sunmoon1000 (67.180.170.99 美國), 12/08/2022 04:43:15

最新文章

2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