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人 鬼 遊 戲 (8) 分崩離析

看板 Marvel
作者
時間
留言 5則留言,4人參與討論
推噓 4 ( 4推 0噓 1→ )
第八章 分崩離析 琪芳出去探路了,小惠覺得自己膽子小,幫不上什麼忙,便留下來和哈娜一起照顧美美。 俗仔也待在這裡,有一個男生在,她也比較放心。 「美美,好點了嗎?」 小惠溫言說著,碰了碰美美的長髮。美美臉上淚痕猶乾,小惠看見,其實也很想哭。 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好端端的一場聯誼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二隊消失、領隊死了、 接著他們不明不白來到這邊,這幾乎像恐怖電影的驚悚情節。 但是她得堅強起來,就和哈娜跟琪芳一樣。 「謝謝妳。」 美美說道,把肩上的外套給拉緊了,裸出的皮膚很白,似乎還帶著一點青色。這時候,一 陣冷風從門那邊灌了進來,俗仔靠在窗邊,也搓了搓手臂。 小惠想著山裡晚上冷,待會大家一定也需要一些保暖的衣物,就和其他人說了一聲,轉身 往裡面走。她想去看看裡面有沒有什麼。 紙箱很快地被全部翻過了,剛剛琪芳過來一趟,幫忙拿了一些蠟燭出去。小惠繼續找呀找 著,擦擦額頭上的汗水,抬起頭,看向上方隱蔽的小門。這個小門是剛剛才發現的,原來 更上面還有閣樓,小惠只是好奇為什麼這裡要擺著一把梯子,好險她足夠細心,沒有漏掉 這個細節。 梯子看起來還算堅固,只是因為老舊,每踩上一階,就會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越靠近天 花板越黑,小惠的平衡感也不太好,她做了一個深呼吸,強壓下心中的緊張,藉著蠟燭微 弱的火光,慢慢地打開天花板的那個小門。 閣樓上竟然有好幾個睡袋,有幾個鼓鼓的,可能是塞了棉被。小惠鬆了一口氣,在這種時 刻,也沒辦法管這是不是在侵占別人的東西了,於是她在心裡禱告一下,上了閣樓,走去 將睡袋拉開。睡袋上有些灰塵,不過好險還算是乾淨。 她的動作停住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小惠放開手,後退幾步,整張臉毫無血色。 顫抖地深呼吸,她想著不可以掉淚、不可以慌張,在這種情況下,一定要冷靜,冷靜。 爬下木梯,小惠知道自己已經撐不下去了,但是她不敢出聲,只想著廚房那邊好像還有門 ,從後門她就能夠逃出去,她要去見她的朋友,琪芳── 「妳要去哪啊?」 俗仔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小惠轉過頭,看見他手上拿著一根鐵桿子,桿子扭曲,上面 滿是鏽蝕。然而小惠現在沒有辦法多想了,她臉上淚痕滿佈,後退著撞到餐桌,跌坐在地 上。她想到了睡袋裡看到的那副面孔。 「你……你不是……你不是……」 「哎?」俗仔的語調平淡到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他抬起手。「真糟糕,被妳發現了啊 ?」 那根鐵桿大力揮了過來。 進到屋裡,琪芳先照撲克交代的,要情歌王子、俗仔出去找他,應該是要安排待會進山裡 的事。情歌王子沒有多說什麼,俗仔則嚷嚷了幾句,琪芳注意到俗仔手上拿著一塊生鏽的 鐵片,上面沾著紅色的粉。 「撲克那邊是怎樣啊?神神秘秘的,也不找我們討論。」最先招呼過來的是哈娜。「琪芳 ?傻站在那裡做什麼?過來啊?」 「……看你們在聊,想說不要打擾你們。」琪芳微微一笑,暗示性地看向美美。「如何? 這裡還好嗎?」 哈娜撇了撇嘴,顯然不想要多說,小惠則朝琪芳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旁邊的空位。琪芳 知道這裡沒有太大的進展,也不再多問,她過去小惠身旁的位置上坐下,同時注意到牆上 的紅漆坑坑疤疤的,像是被刮去了好大一塊。 「是俗仔弄的啦,那傢伙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陰陽怪氣的。」注意到琪芳的視線,哈娜也 轉過身,看向她後方那面牆。「我猜他可能是被嚇傻了,整個人都不對勁,剛剛唸了幾句 才稍微回復一點。」 小惠道:「應該是會怕吧?那些漆刮掉也好,我覺得很恐怖……」 「那是要刮到什麼時候?」哈娜道:「而且要刮就刮上面的字,刮下面的痕跡做什麼?我 還真搞不懂。那時候他突然蹲在我旁邊,一句話不說就在那邊刮刮刮,我差點沒被他嚇死 。」 琪芳看向牆上的漆,總覺得紋路好像變化了,但是又想不起來原本是什麼模樣。身邊,小 惠和美美輕輕笑了幾聲,小惠習慣性地掩著嘴,琪芳忽然發現她的手腕上空空的,沒有看 見平常配戴的手鍊。 ……是不小心弄掉了嗎? 忽然外面傳來幾聲驚呼,俗仔不知道聽到了什麼,自己一個人在那裡大呼小叫的。往窗外 看去,情歌王子背對著這裡,看不見表情,旁邊的撲克則嘆了一口氣,往屋內看過來,正 好和琪芳對到眼。他們交換了一個眼神。琪芳看著撲克的側影。 「琪芳?」 琪芳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恍神,有些尷尬,聽見那邊哈娜唸了幾句,同樣是在抱怨撲克 什麼都不和她們說。小惠也好奇地往窗外看了看,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只有撲克一個人,琪 芳的耳根立刻發燙了。依照小惠的細心肯定會發現。 「我……我離開一下。」 琪芳就怕被她們調侃,趕緊在小惠開口前,找了個藉口逃開。外面還在談事情,於是琪芳 往後方倉庫走,同時想起了小惠遺失的手鍊,那時在倉庫見面時小惠還戴著,肯定是後來 翻箱子的時候弄掉了。應該還找得到。 客廳那邊傳來輕輕的笑聲,琪芳拿起蠟燭,就著微弱的火光前進,突然想起剛才聊天的時 候,美美把頭髮勾到耳後,短袖下緣露出了一枚淡淡的刺青。那個刺青的樣式有點眼熟─ ─但琪芳只有看見一點點,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在意。 那個刺青……總覺得好像在哪邊看過,想不起來,只是── 琪芳忽然聞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味道。 倉庫的隔壁就是廚房,入口被一扇門擋住,琪芳沒有去過那裡,下意識放慢了腳步。在一 股直覺的驅使之下,她放棄了倉庫,轉換目的地,順著那股氣味前往更深處的地方。 緩緩推開廚房的門,不知道為什麼,胸口的心跳變得異常急促了。眼前的門嘎吱一聲,打 開得很緩慢,裡面很黑,只有手上的燭火搖曳,用一種恍惚般的顏色照亮眼前的景物。 塵埃飛旋著。 從滿是壁癌的牆上開始,地上蔓延了一大灘深紅色的血。就像某種潑灑而成的繪畫,桌腳 邊印著幾個明顯的五指印,那五指印像是掙扎著留下來的,揖拉著、匯聚成血深色河流。 強烈的味道撲鼻而來。琪芳煞白了臉。 小惠遺失的手鍊浸在那灘血裡。還有她破碎的手機。 「……欸?美美,妳什麼時候弄了這個啊?」哈娜的聲音從客廳那裡傳了過來。「刺青? 還是貼紙?刺在這種地方,我現在才發現!」 「是刺青。」美美的聲音很輕。「前陣子去弄的。最近。」 「喔?」哈娜笑道:「怎麼會選這個圖案?真不像妳耶,拜託,萬一妳的那些粉絲又忽然 吵起來……」 剩下的話琪芳沒有聽得很清楚。她沒有尖叫、也沒有大哭,只是慢慢地退出廚房,腦海裡 全部都是剛剛的景像。 火光閃動了一下,有人進了屋。琪芳不想被發現,於是她踩著腳步,回到客廳,看見情歌 王子眼眶發紅,俗仔則朝這邊看過來,他的目光似乎停留了一小片刻,不過沒有多表示些 什麼。 「怎麼了?琪芳?」 小惠和美美看過來,哈娜臉上也有些疑惑,琪芳盡力維持著原本的表情,即使滿腦子都是 那灘血、還有掙扎的手印。桌邊,小惠關切地望著她,燭光隨風搖曳,光影鋪在她的臉上 ,明明暗暗。幾條影子跳動著彎折在後方的牆角。 「沒事。」琪芳說道,微微一笑。「這裡有點悶……我去吹吹風。」 小惠的嘴角彎出一個弧度,站起身想跟,不過琪芳找個理由婉拒,不由得後退了半步。 將手中的燭台放到旁邊,琪芳往美美看了一眼,在這個瞬間突然想起了那口舊紙箱,裡面 有三把槍、一本繪本、許多子彈、還有一張紙條。紙條上的圖案。美美的手臂。 人死了之後變成鬼,鬼有可能偽裝成人。 遊戲開始。 「琪芳?我剛剛跟他們說了,俗仔和王子會留在這裡。」外面,撲克看見她出來,說道: 「等一下我會再和哈娜她們談談,我想──」 撲克的話還沒說完,他嚇了一跳,慌張地想用手背去擦琪芳的臉,又不敢真的去碰。琪芳 想著小惠,沒有辦法再忍住眼淚了,她想著美美、刺青、領隊、二隊、以及剛剛看見的那 一大灘血── 她們……木屋裡的人到底是誰? 「快走。」琪芳哭著說道:「快走……撲克,快走──」 ----------- 一隊:撲克、情歌王子、琪芳、小惠、哈娜、俗仔、BB 二隊:可樂、莫奇、桃子、大頭、黛拉、睡神、美美 沒有想到能夠上10推,覺得開心XD 趕緊加更了,有推就快快發!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24.76.23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69388169.A.DF7.html
1FIBERIC: 推 11/26 03:33
2Frainmiss2001: 越來越好看了,推推 11/26 15:13
3Falliana: 如果是漫畫就比較記得住了,可惜。很好看的說。也很特別 11/26 17:27
4Falliana: 。 11/26 17:27
5FSagiAB: 推推 11/26 20:00

marvel 看板熱門文章

-4
52
84
103
70
87
41
43
34
58
2022/11/17 18:21:55
79
89
27
29
2022/11/19 19:55:58
118
126
22
38
36
36

最新文章

14
61
2022/11/27 02:26:24
5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