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圖靈測試(9)

看板 Marvel
作者
時間
留言 33則留言,20人參與討論
推噓 26 ( 26推 0噓 7→ )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最近碰上搬家,晚出了一點QQ 跟等著我的各位道歉,也十分感謝。 ** 砰! 安娜親眼目睹了那一刻,她看見戴文從山坡跌落而下。 她戰慄著身軀,看向了同樣呆滯的盧克,艾米站在了樹蔭底下,她整個人都被陰影覆蓋, 陽光一點都透不進來,她的眼神空洞,雙手打顫不止,她緩緩地說著:「我、我也、也不 知道為什麼,會、會變這樣──」 一抬頭,她看見安娜和盧克眼裡的恐懼,那恐懼如濃稠的汗液吸附在他們的身上,久久不 能退去,她忍受不了那種眼神,啜泣的哭了出來。 安娜好不容易收回了一些理智,她才剛口想多說幾句,把艾米的情緒給穩定下來,就聽下 面的人大吼著:「惡魔還沒死、惡魔還沒死!」緊接著,騷亂深四起,他們齊刷刷的轉過 頭去看,在騷動的草叢中,一雙翠綠色的眼睛探了出來,滿是恐懼,克雷爾看見了蘇西的 屍體,左顧右盼一會,問著顫抖的三人一句:「戴文呢?」 安娜的胃糾結再了一起。 艾米哭得更大聲了,她像是此時才意會到自己做了什麼,安娜不知道如何開口,盧克卻站 了出來,他的眼裡強壓著恐懼,輕聲地說:「他、他掉下去了,被──被──」他看向了 艾米好一會,給了安娜一個堅定的眼神,他說:「被我和艾米推下去的,因為他脅持住了 安娜,要她給已經死的蘇西治療,我們、我們是逼不得已的。」 艾米的哭泣停了,她一雙漂亮的眼裡噙著淚水,像是不明白為什麼盧克會這樣說,克雷爾 咬著嘴唇,他皺起眉頭,滿臉的痛苦,他問著安娜:「真的……真的是這樣嗎?安娜?」 安娜幾乎快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胡思亂想,她知道盧克在袒護艾米,所以她只能咬著牙點 著頭說:「是的。」 最終,克雷爾嘆息著,拉上孩子們就往前方的小道奔去。 他們飛速的跑過了小坡和樹根,激起的碎石打傷了他們的雙腿,溝鼠們因困難的山路而慢 了下來,他們繃緊神經,踩過了狹窄了山路,穿入樹根底下,回到了那片廣闊之地。 他們暫時安全了下來,可水壺裡已沒有水供他們解渴。 綠樹被風給襲擊,紛亂匆匆,無處安放他們的恐慌。 「安娜,和我來一下。」克雷爾表情嚴肅地說著,他們剛好來到艾米和盧克聽不到的地方 ,卻能監控他們的大樹下,他抓住了安娜的手,塞給了她一把斷裂的箭矢,箭頭完好,他 認真的說著:「我在上來前,聽見道格他們說什麼測是還未結束,惡魔還沒有死。」他緊 緊抓著她的手,問著她:「告訴我,戴文是惡魔嗎?」 安娜回想起了戴文的種種,她輕聲地說:「如果他是惡魔,就不會背著蘇西的屍體了,他 、他──」安娜的眼睛發燙,她回想起了戴文閃過的那一絲不可置信,她說:「他、他不 可能是惡魔。」 惡魔不會如此高調,他如果是惡魔,就會把蘇西的屍體給藏起來。 「安娜,認真的聽我說。」克雷爾抓得更緊了,他把口中的話語烙印在了安娜的心頭上, 他說:「那麼艾米和盧克其中必定有一個,你在必須時要保護自己。」 「是的,爸爸。」安娜趕緊擦掉了淚水,她將箭矢藏入了衣服口袋中。 「因為我已經不能陪著你走了。」克雷爾繼續訴說,安娜愣了愣,她還沒開口,只聽他說 :「我剛才探查過了,要在往上走,必須通過一處狹窄的洞穴,那裡被斷木給擋住,要有 一個人撐著才能前進,他們早晚會找到這裡,安娜,你明白我在說什麼,你們留在這太危 險了。」 「爸爸──」 「一群發瘋想殺了你們的村民和一個惡魔,我不知道哪一個比較危險。」克雷爾的手粗糙 無比,給了安娜堅定的安全感,他說:「但我至少能幫你擋下他們,安娜,惡魔必須留給 你去判斷了。」 「你會死的!」安娜一想到他們的瘋狂,她就不受控制的吼著。 「我答應你我會活著。」克雷爾深吸了一口氣,他說了重話:「而且你們對我也只是累贅 ,我是一個獵人,我的女兒,我習慣自己做事了。」 「我不要!」她的心疼痛無比,她有股預感,這可能是她最後一次對著父親耍賴,她擁抱 住自己的父親,悶聲說著:「我哪裡都不去,我只要你。」 「安娜!」克雷爾狠下心來吼了她,聲音大到連盧克與艾米都往這看。 安娜顫抖著,她憋住了淚水,她懷抱著不可懷抱的希望,對著他說:「你答應我你會好好 的。」 「是的,我會活下來。」克雷爾的眼裡盡是心疼。 「你答應我了。」 克雷爾撩起了她的頭髮,向小時候一樣親吻著她的額頭,無聲地給了她最好的承諾,緊接 著,他們呼喚盧克和艾米,向著那洞穴前進,一路上只有他們參差不齊的呼吸聲,複雜的 地形成了絆腳石,盤根亂雜的樹根阻礙著他們的步伐,可是越往上走,岩石們紛紛裸露出 來,蒼白的灰色和盤旋在上的烏鴉共譜著陰森的曲調。 他們沒有人說話。 隱約間,在下方還能看見巨型溝鼠們竄動的身子。 太陽向著地平線直奔而去,染紅了空無一人的房子們。 帶路的克雷爾停了下來,安娜往前一看,一根粗壯的斷木果真橫行在山路中央,他將箭袋 和弓放到了一旁,蹲下了身子。 下一秒,飛石塵埃激起,他使盡全力抬起了斷木,催促著孩子們快進去裡面。 盧克和艾米猶豫了一瞬,最終還是順著本心的側身貓了進去,安娜抬起頭,看了克雷爾最 後一眼,眨掉了淚水,也跟著他們一起進到了洞穴裡面。 轟── 她的視線陷入一片黑暗,安娜渾身一顫,洞穴狹小到她無法回頭,石頭的牆在她的眼裡鬆 軟著,彷彿有生命般一高一低的在呼吸著,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爛泥順著石頭縫流了出來 ,糾纏了她的腳步。 怦怦、怦怦、怦── 她分不清楚那是誰的心跳聲。 怦怦、怦怦── 汗水打溼了她的視線,前方的黑影移動著,她看不出是艾米還是盧克。 她的呼吸越發的急促,窒息感擠壓著牆壁,也擠壓著她。 怦怦── 爛泥攀附上了黑影,安娜的手鉤住了那箭矢。 黑影側過了身,她的心也提到了喉嚨處。 怦── 忽然間,柔軟的手掌化解了安娜的緊張,牽起了她的狼狽,也讓她鬆了渾身的戒備,習慣 黑暗後,她發現是前方艾米向後伸出的手,混沌的思緒逐漸被安撫下來,她想著,這隻手 剛才拿刀捅了戴文,她想著,這隻手或許也殺害了唐和亞倫,也可能會殺了她,可是不管 她怎麼想,也沒辦法降低這隻手給予她的溫度。 光線隱約從前方傳了出來。 安娜聞到了一絲青草的香氣,溫暖的紅光裸露而出,當他們踏出洞穴時,夕陽散發著最後 的餘暉,給了他們最後一點光明,當安娜看清時,她發現艾米同樣也牽著盧克的手,安娜 沒有再握著她,鬆開了手,艾米顫抖著,也主動將捏緊盧克的手給解開。 盧克低頭看向了自己被捏得通紅的手掌,他沒有多說什麼。 安娜環顧了周圍的狀況,快到山頂,海拔最高的平坦之地,樹林不算繁密,樹叢倒是很多 ,兩三顆稀疏的枯樹直立在此,她往上看去,山壁略為陡峭,一顆粗壯的歪脖子樹蔓延至 空中,她小心翼翼的帶著他們躲入了陰影處,因為如果到達山頂,便能看見他們的位置。 「看來我們得在這過夜了。」安娜打破了沉默。 「對、對的。」艾米附和著,她閃躲著她的視線。 盧克沉默著,他拍著石頭,為他們擦掉了石上的灰塵,由於入夜了又不能生火,他們不得 不緊挨著,安娜緩緩地將身體往外邊移,摩擦著自己的手心,月亮逐漸爬上他們的身軀, 盧克輕聲說:「她不那樣做,急了,我也會那樣做。」他溫柔的解釋著:「安娜,我們是 朋友,她只是想保護我們,戴文在那時真的太像惡魔了,艾米是在恐慌下逼不得已的。」 安娜停頓了一會,她反問著:「你們是誰先牽起誰的。」 「我、我先牽你,後、後來再抓著盧克。」艾米抽著氣,說話極其小聲。 「安娜──」盧克的音量拔高,他在暗示她不要多提。 安娜睜著雙眼看著前方一片荒蕪之地,撥開了耳邊的劉海,樹枝和汗液都混再了上面,她 的表情未動,把手上的那點餘溫給揉掉了,冷清的夜爬滿了他們的頸部,她輕聲開口:「 就剩我們三個了。」隨後,她又說:「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果真的沒有人可以怪罪,那 麼惡魔會是誰,然後我又想,如果我真的知道惡魔是誰,那我有沒有辦法下手。」 他們倆個均勻的呼吸聲回答著她。 「我一點辦法都沒有,我們從小相處到大,我能確定一件事。」她閉上了眼睛,讓自己完 全陷入黑暗當中,她說:「我如果下了手,錯殺了真正的朋友──那就和那群老鼠沒有兩 樣了。」 艾米小聲的啜泣著,她像是再後悔害死了戴文,而在她陷入夢境前的一刻,她聽見了盧克 很輕的說了一句:「晚安。」 這一次,她夢見了母親。 溫蒂依舊笑得溫柔,即使在女巫審判這種低啞的嘶吼下,她還是保持著樂觀,磨著草藥, 將年幼的安娜抱在懷中,細細地教她分辨每種草藥的用途,可她卻將頭埋進了她的胸膛, 撒嬌般的說:「我不要,我只要媽咪。」 陽光灑落在溫蒂的臉上,她的每一處細節,連臉上的雀斑都被照得清晰,微啟的嘴唇珠光 閃爍,雙眼中盡是溺愛,她撥開了安娜的頭髮,在上面留下一吻,安娜聽見了外邊傳來不 詳的聲音,溫蒂皺起了眉頭,她放下了安娜,打開門縫,往外看去。 咚。 潔拉的母親在經過兩個禮拜的折磨後,她被放了出來。 咚。 此刻她身形消瘦,臉頰如骷髏般凹陷,頭髮熙攘的落在地上,她手拿釘耙上拆下來的棍子 ,一下一下的往一具昏厥的身體上敲去── 咚。 鮮血瞬間濺射而出,此時安娜才發現地上躺著的是盧克的母親,她害怕的抱緊了溫蒂,村 民們沒有一個人敢靠近,他們大喊著:「女巫讓她發瘋了、女巫讓她發瘋了!」 咚。 嘎吱── 安娜聽見了骨頭碎裂的聲音,潔拉的母親大吼著:「女巫還沒有死!女巫還沒有死!」 突然間,村民們猛得扭過了頭,他們的雙眼在太陽光底下閃爍,下一秒,他們如沾滿泥漿 的溝鼠一樣,沖刷上了她的門,安娜放聲尖叫著── 咚。 克雷爾射出的箭矢準確無誤的擊中了一隻溝鼠。 「克雷爾!」道格憤怒的咆哮出聲,他聽見身後的同伴的哀號,趕緊轉過頭去看,鮮血從 男人的手臂處湧了出來,在漆黑的森林中,野獸奔走,如鬼魅般的獵人隱藏在黑夜之中, 他晃動著火把,卻只能照亮前方的石頭。 他大聲咒罵著,不得不帶著他們脫離空曠處,而克雷爾也暫時沒有追擊過來。 「道格,我們不用這麼著急!」珍妮的父親勸諫著,他為男人取下箭矢包紮,環顧了一圈 ,女人們和老人大多數都在山下必經之路休息,堤防著他們趁齊不備下山逃竄,在他看來 ,抓到他們是遲早的事。 啪! 道格還沒有開口說話,只聽一聲響亮的巴掌聲,凱特揪住了丈夫的領子,她大吼著:「葛 林,害死珍妮的惡魔一天沒有死,我就一天都沒辦法休息!」 「但是──」 「那惡魔就該馬上死,凱特說的對。」蘇西的父親陰冷的說著,沒有人知道他看見蘇西的 屍體後是什麼心情。 道格沒有說話,他知道現在他們不需要亢奮。 他們需要是一個穩定的信念。 道格打開了黑色面板,上面只剩三人的頭像幽幽泛起光芒,他說著:「自古人類都是往上 攻頂的。」他的手撫摸過了每一張面孔,停在了唐灰色的臉上,他笑得十分的燦爛,卻感 染不進深不見底的夜色裡,道格仔細的看著唐的臉,他顫抖著手,毫無起伏的說:「往下 就是饒過惡魔了,但我們可以先休息一兩個小時,凱特,這是必要的。」 葛林聽見這話後沒有在反駁,他反倒緊緊的抱住了凱特,低聲寬慰著她,凱特沒有哭泣, 她只是麻木的蜷縮在葛林的懷抱中,道格用火把升起了營火,陰冷的森林裡起了唯一的煙 霧,克雷爾躲藏在樹叢中,他目不轉睛的看著那縷縷輕煙。 他知道他們累了。 面對疲憊的獵物,他不喜歡窮追猛打,這反而會起反效果,所以他拿出了繩子,在附近的 森林處遊走一番,打好了結繩,藏匿在樹葉的脆弱之下,他一共下了四個這樣的陷阱,在 黑暗中,一雙翠綠的眼睛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他回到了原位,此時溝鼠們也已休息完畢, 克雷爾瞇起了雙眼。 他們有十個人,但他的箭袋裡還剩七支箭矢,匡噹匡噹的提醒著他。 茲拉── 弓對著他哀號,張力摩擦著他的臉。 他應該要冷靜的,但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他鬆開了手,瞄準了溝鼠的頭領。 咻── 箭矢卻只是擦過了道格的臉,他的臉上出現了一條紅色的血跡,他立刻警覺起來,大喊著 組織眾人搜查起森林。 克雷爾憤恨的抓緊自己顫抖的手,他的準頭已不如從前。 沒過多久,這裡也會被他們發現。 他移動了位置,伏擊在了另外一棵大樹上,在這途中,他聽見了陷阱觸發的聲音,繩子快 速的縮緊,發出了猛烈的咻咻聲。 啊── 踩到陷阱的人猛得的被吊到了空中,克雷爾只看得到掙扎的黑影,他屏氣凝神,毫不猶豫 地射出箭矢,果斷的射穿了那人的大腿,他大聲叫喊著,即使他被同夥放了下來,也沒有 能力追擊他們了。 「他媽的,克雷爾!」 可是道格也不蠢,他很快的就根據那一抹銀光推測出了他大略的位置,他們大吼著指向了 上方,眾人奔跑在森林中,將火把往上一舉,剛好見克雷爾身手矯健的翻下樹頭,他喘著 氣,往後一撇,溝鼠們就像聞到了血肉的味道,尖叫嘶吼著攀爬上對方的身軀,騷動聲灌 滿了他的耳膜,他們發瘋似的追了上來。 怦怦── 克雷爾無法壓抑自己的心跳,他奔向陷阱之處。 怦怦、怦怦── 他對地形極其的熟悉,過水無痕的帶著他們繞圈。 怦怦── 啊! 又是一人上了空中,他立刻回頭,抽出箭矢,準確無誤的貫穿那人的大腿。 還有四支箭矢,八個人。 克雷爾不習慣夜晚狩獵,可是他的雙眼和野性的本能指引著方位。 刷拉、刷拉。 聽音、抽箭、轉身。 他射中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個人的胸膛,那人驚駭的面孔烙印在他的虹膜上,發出的叫喊如 臨死前的野獸咆哮,三支箭矢晃得響亮,但他不在乎暴露位置,他呢喃著安娜的名字,他 是一名父親,他只有一個目的。 啊── 他扭頭,黑夜中銀光閃爍,奪走了那人的行動能力。 「在那裡,在前方,在大樹下,他在那裡!」 克雷爾咬著牙,心臟繃到極致,他們錯過了一處陷阱,但回去已然是不可能的,忽然間, 樹葉摩擦,發出古怪的破碎聲,他看見了人類被拉到空中的那一瞬間,他再次射出了箭矢 ,這一次,他命中了腹部,鮮血滴答滴答的落了下來,染紅了下方的溝鼠們,毛絨又骯髒 的皮毛瞬間成了紅色。 兩支箭矢。 六個人。 他拋棄了箭筒,緊抓著兩支箭矢,瞬間縮進了一旁倒下的樹幹旁,趴伏至下,拼命的把苔 癬和泥巴往身上沾染,撒上了落葉,他聽見了他們迅速包圍此處的聲響,他抖著手,深吸 一口氣,將箭上了弦,讓弓一起隱匿進樹葉中,在黑暗中很難發現他的位置,而只要有人 路過── 刷拉── 樹葉作響。 「在哪裡?他媽的。」道格謾罵的聲音逐漸遠離。 刷拉。 「或許他跑走了,他沒箭矢了,道格。」凱特撿起了他掉落的箭筒分析著。 「小心為上,我們剩六個了。」蘇西的父親輕聲地說。 刷拉。 「我就和你們說不要浪費人力──」 「凱特,吊在上面的可不是惡魔的同伴。」 凱特發出了冷哼的聲音。 刷拉──咚── 他的瞳孔緊縮,來人的腳剛好踩在了他的腳上。 在這個距離已然沒有仁慈的空間,不管是誰,他都必須了結他的性命,在他們視線交會的 那一瞬間,葛林瞪大了雙眼,他的呼吸聲幾乎壓過了周圍的響動,他的手上只有火把,那 驚恐的臉在黑夜中被照得透亮,他就像知道自己開口的瞬間會死,所以他只是冷靜的用眼 神安撫著克雷爾。 「葛林?」凱特的狐疑聲放大了數十倍。 克雷爾將箭矢對準了他的脖子,而葛林只是緩緩的轉過頭,汗珠從他的脖子滑入衣服裡, 他張開了嘴,克雷爾則是拉滿了弓。 滴答。 他的汗珠滴到了他的腳上。 滴答。 他發出的第一個音節決定了他的生死。 「沒事。」葛林倒也聰明,克雷爾還是沒有移開箭矢,將頭往外撇了撇,他識相地收回了 自己的腳,他穩定的說著:「我看錯了。」 砰! 在凱特發出第二個疑問的瞬間,克雷爾猛得起了身,而葛林一個竄動,預防性的護住了脖 子,往斜坡下滾去,剛好脫離了會被脅持住的範圍,他們都沒有發現他的火把被拋進了一 旁的枯木從裡,在火光的照射下,六雙眼睛看向了高處,克雷爾的胸膛起伏著,他瞄準了 最容易擊中的凱特。 咻── 砰! 最後一根箭矢,五個人。 葛林瞬間起身用身體撞開了自己的妻子,這也讓他的背部中箭,鮮血灑落在滾燙的火把上 ,讓它的火焰更加的鮮豔,凱特驚慌失措的尖叫出聲,在確認丈夫並沒有生命危險後,她 抬起了頭,滿眼的怨懟,而克雷爾則是上了最後一根箭矢,他有了魚死網破的決心,煙霧 迷漫在他們之間。 茲拉── 在下一秒,一個人影猛得往他這衝了過來,揮舞著手上的長棍── 咻! 蘇西的父親歪著頭往後一栽,他吐著血泡,臉頰被箭矢給整個串再了一起,連舌頭都被緊 黏在口腔中,瞪大的雙眼驚慌失措,他根本嚎不出口,而克雷爾從始至終都在盯著道格, 而道格也盯著他,煙霧更濃厚了,克雷爾一個上踢掰斷了弓,裂成了兩半,在裂口處的木 頭鋒利無比,他雖然並不是肉灌滿盈,並沒有科林那種攻擊性,可是他願意在帶走一個人 ,只要是為了安娜。 「你答應我你會好好的。」安娜哭著說。 克雷爾卻沒有退縮。 「你有沒有想過惡魔有可能是安娜?」在煙霧中,道格看不清表情的眼詢問著。 「那不重要,我養育了她十六年,她是我的女兒。」克雷爾的手第一次不在顫抖,他堅定 的說:「我渾蛋、酗酒,獨自沉浸在悲傷裡整整六年,但我是一名父親,保護她是我的職 責。」 「克雷爾!」他粗糙的嘴唇訴說著,看不清表情,那飽含著劇烈痛苦的聲音訴說著:「那 就是我在做的事情。」 克雷爾還是沒有放下武器。 「溫蒂。」他呢喃著。 「道格!失火了!」葛林吃痛的吼著,他們一同往旁邊一看,火焰果然順勢往山上燒去,大 火讓夜亮如白晝,煙霧薰上了每一個人的眼睛,有人尖叫著拉著對方逃跑,蘇西的父親也 被他們帶了下山,隨後,除了火焰的焚燒聲,這裡又安靜了下來。 零根箭矢,三個人。 凱特往前站了出來,她的雙眼裡沒有恐懼,舉了鐵耙,對準了克雷爾,她大吼著:「道格 ,山頂處沒有東西可以燒,那群孩子一定會往那跑!你快去堵住他們!」 在道格移動的那一瞬間,克雷爾邁開了腿,衝上去準備阻攔住他。 匡噹、砰、匡噹、砰。 鐵器和弓糾纏再了一起,凱特一雙如野獸般的眼睛從迷霧裡探了出來。 「這麼說起來,你還追過我。」她笑了,和二十年前般令人著迷,珍妮所有的美貌皆遺傳 自她,雙眼、眉間和唇上那抹朱紅,在大火下溫熱美艷,她舉著鋒利的鐵耙,卡上了克雷 爾的斷弓。 「你選了一個更好的,一個會幫你擋箭又聰明無比的丈夫。」克雷爾向下壓去,他們誰也 不饒誰,他說:「而我也遇到了此生的摯愛。」 葛林緩慢的往這走了過來,他的步伐踉蹌,傷口處不斷的向外流著鮮血,他拔出了箭矢, 滑稽的朝他揮舞著拳頭,保護著自己的妻子,克雷爾躲了開來,也彈開了鐵耙,葛林勾上 了凱特的腰,勉強站立起身,他們一同舉起了耙子,往他這衝了過來。 匡噹! 火越燒越大,鳥獸奔走,石頭被滾燙的滋拉作響,魚類在乾枯的河床拍打,煙霧如大水般 淹了上來,安娜迷糊中被盧克給搖醒,她一睜開眼,漫山遍野皆在焚燒,焚燒那低窪的湖 泊、那泥巴樹坑、那髒亂的溝鼠之家,她急促的呼吸著,只因這裡的樹也即將被點燃,盧 克深邃的五官被大火照得清晰,他大喊著:「失火了!」 安娜很快的就弄清楚了情況,她說著:「我們要趕快去上面,那裡都是石頭,燒不起來的 。」 一聽這話,他們都放下了猜疑,在這平台處一番搜索,安娜很快的又看見那棵歪脖子樹, 她隱約知道山頂還有一處緩坡,但也不可能徒手攀爬上去,眼看著火焰即將連綿而上,兇 猛的溫度燒紅了他們的臉,將他們身上渡上一層灰,她向上一指,心中頓時出現一個點子 ,她說:「我們可以把衣服撕成繩子,找塊石頭綁著丟上去!」 一聽到她的話,他們慌忙的脫下身上的衣物,艾米和安娜露出了穿在裡頭的白色內襯和白 色燈籠褲,盧克倒是裸著上半身,他用尷尬的眼神暗示他脫無可脫,只能保留著自己的長 褲,安娜在脫下衣服時正巧摸到了斷箭,她拿出了箭矢,一時之間兩雙眼睛都往她這看去 ,可是她沒有襲擊他們,反倒是用鋒利的頭撕裂了他們的衣服,他們又將條狀的衣服碎片 條揉成繩索,死死的打結再了一起。 長度夠了,結實性他們根本沒時間測試。 安娜沒有在附近找到合適的石頭,她只能將繩子的尾端綁上箭矢。 她深吸了一口氣,顫抖著手,將斷箭交給了盧克。 「扔吧。」她說,祈禱盧克不要反手將箭刺入她的心臟。 盧克的眼裡滿是沉重,他謹慎地接了過來,抬起了手,架好了姿勢,漆黑的雙眼死死的盯 著最粗壯的樹枝,下一秒,他往前踏了一步,扭動著身軀,全身的力氣都集中在了肩胛骨 上,流通上手臂,傳遞至指間,咻,箭矢飛越了空氣,安娜留著汗水和艾米睜大著雙眼, 看著它刺破了濃煙,留下一道五彩的脫拽。 喀── 它碰上了樹枝,轉了幾圈,纏繞而住。 安娜試探性地拉著繩子,看起來是穩固了。 「我們需要裡面體重最輕的先上去。」她看向了艾米,她的心狂跳不止,她說:「因為不 知道繩子可不可以負荷,所以上去之後要重新綁在樹幹上,往下丟繩子把其他人給拉上來 。」 艾米的眼裡依舊充斥著淚水,她說:「安、安娜──」 安娜看向了盧克,對方則是點了點頭,她又看向了艾米,為她擦拭掉淚水,她說:「艾米 ,就像我說的,我選不出來。」隨後,她哽咽起來,她斷斷續續地說:「但、但我想、想 就跟你講的一樣,我們是朋友,這是沒辦法被抹滅的。」 艾米哭著說:「可是、是我殺、殺了戴文。」 「那只是一時情緒激動而已。」盧克低聲寬慰著。 艾米沒有再多說一句話,她拉上了繩子,最後看了安娜一眼,有些磕磕絆拌的踩著山壁爬 上去,樹枝被狠狠的往下拉去,顯然有點承受不住艾米的重量,安娜的心彷彿在喉嚨處躍 動。 刷──喀擦── 樹枝斷裂開來。 「艾米!」盧克和安娜一同緊張地大喊。 砰! 艾米奮力的抓著繩子往前一撲,剛好落在了平台之上,她看著艾米拉起斷裂的樹枝,解開 了上面的繩索,緊接著,她身影消失在視線裡。 一時之間,只有劈哩啪啦的焚燒聲。 安娜神色緊張地看向盧克,對方也在大火下回看著她。 「盧、盧克,那個──」 「我不會怨恨你的。」盧克溫柔的說。 「謝謝。」安娜乾巴巴的回應著,時間在這一刻被無限放慢,她又轉過頭,不安的問:「 你、你真的不會恨我嗎?」 「真的。」 「你、你現在罵我,我、我好像心情會比較好。」 「安──」盧克的眼神有些震驚。 下一秒,一條五顏六色的繩索飄到了他們兩人中間,安娜看見盧克拼命在憋笑,她為剛才 的話紅了臉,盧克先讓她爬上繩索,由於這次綁得牢固,艾米也在上面出力拉著她,安娜 很快就到達山頂,她接過了艾米的手,艾米則是結巴的說:「我、我想要緊一點,怕、怕 你們摔下去。」 在這一刻,安娜無比懷疑惡魔就是她自己。 原本堅定自己的內心在他們兩個毫無保留的信任下逐漸動搖,她恐慌的想著,說不定是她 無意識的就把唐和亞倫殺害了,那些夢她也無法解釋清楚,可是她卻無法開口,只是轉過 身,用手纏繞著繩索,讓下方的盧克攀爬的輕鬆一點,她們全都背過身子,沒有發現一雙 粗糙的大手抓上了後方的山壁,正緩緩地往她們這爬去。 在盧克即將到達山頂時,艾米發出了尖叫,在安娜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時,一陣銀光飛過 ,綁在樹上的繩索突然被砍斷,她連忙跪了下來,拉住了盧克的手,免得讓他直直摔死在 火海之中,他也拼命的拉住山壁,臉上只有恐懼,她轉過頭去看,五臟六腑糾結在了一起 。 道格面色赤紅,他那和唐一樣的雙眼只有火焰的紅光。 他掐住了艾米的脖子,她則是踢著腿掙扎不止,安娜的腦帶飛速的運轉,手依舊撐著盧克 的生命,她大吼著:「道格!說不定惡魔啊!」 沒想到道格卻鬆開了一隻手,取出他卡在腰際的黑色板子,不偏不宜的摔在了安娜的眼前 ,她清楚的看見上面的頭像,和那一句:「惡魔還沒有死,測試尚未結束。」 「能辨認惡魔的聖物。」安娜呢喃著。 「安娜!」盧克的聲音將她喚了回去,她往下一看,他另外一隻手緊緊抓住了突出的石頭 ,他咬著牙說:「你、你先去幫艾米,我還能再撐一會。」 在他的下方,是凶猛的火海。 在煙霧的朦朧間,安娜看到了母親。 那時村民們破開了她的家門,想要追捕她們前去審判,克雷爾擋住了一部分的人讓他們逃 跑,但其餘的人也將她們追到了斷崖,而母親為了保護她,不小心踩了空── 「安娜,放手,你也會掉下去的。」溫蒂的雙腳晃動在空中,懸空在死亡之上,她的汗珠 浸濕了她的臉,可她卻依舊溫柔的說:「沒事的、沒事的──」 「媽咪、媽咪──」十歲的她哭著,卻怎麼樣也不肯放手,細小的手被拉得疼痛,她趴在 地板,用微弱的雙手死死的拉著溫蒂的手,土壤卻在此時發生鬆動,她尖叫出聲,好不容 易才穩住的身軀。 「安娜!」溫蒂喊著,感受土壤越發的流失,即將帶著安娜一同墜落。 「我不要、我不要……」安娜的眼淚滴到了她的臉上。 「記得要聽爸爸的話。」溫蒂露出了最後一個微笑,她鬆開了手,而沒有她的力氣,安娜 根本沒辦法將她拖上來,她感受的母親的手緩緩的滑出她的手心,她使出全力的上拉,卻 見她向下摔去── 砰! 她在安娜的咆哮裡摔入了下方的泥濘中,那張溫柔的臉被骨頭給刺穿,脖子歪曲,鮮血溢 出了她的口腔,睜開的雙眼沒有闔上,她渾身沾滿著泥巴,死在了惡臭當中。 「安、安、安娜!」艾米的乞求聲將她拉了回來,她往後一看,她的臉逐漸發青,口吐白 沫,道格用力的掐著她,她無助的揮動著手,向著安娜求救。 「安娜。」盧克同時呼喊了她,他和母親一樣鬆開了自己的手,他大聲的說著:「你、你 別抓了,你也會掉下去的。」 安娜的腦中轟鳴一片,她不知道要選誰。 她感受著盧克的手緩緩的滑出了她的手心。 她聽著艾米的生命逐漸流失。 下一秒,她的腦海裡只剩下母親的微笑。 喀。 在盧克要摔死的前一刻,她下意識的用雙手拼命的拉住了盧克。 「啊──」艾米的聲音越發的孱弱。 「媽媽、媽媽──」安娜忍受不住的哭著,她不在往上看,她的眼淚滑落到盧克的臉上, 她啜泣的說:「不要再放開了、不要再放開了──拉著我的手就好、拉著我的手就好,我 會把你帶上來的!」 「安娜!」 「閉嘴!閉嘴!不要在滿口大義了!我不想要你犧牲自己成全我啊!」安娜大吼道,聲音迴盪 在整片火海當中。 盧克閉上雙眼,他咬著牙不再消極,努力的撐著身體,攀上了安娜的手臂。 「安、安娜──」艾米最後一次發出了聲音。 不要再掉下去了。 盧克的半個身子被她拉了上來。 喀、喀── 不要再掉下去了。 喀。 她的手達到極限。 喀。 世界在火海中燃燒。 喀──喀── 盧克終於爬了上來。 喀。 那是骨頭碎裂的聲音。 砰! 他們還來不及喘氣,艾米歪斜的屍體被道格給拋下,她的臉上只有淚痕,可卻一點責怪的 意味都沒有,在她的雙眼深處,依舊保持著當初的膽怯和忠誠,道格沉重著步伐如喪鐘般 敲響,安娜的手臂經過剛才的拉扯已然毫無力氣,忽然之間,黑色面板發出了叮的一聲, 吸引了他們全部人的注意力。 「測試結束。」安娜讀了出來,她不可置信的看向艾米,她的腦海裡滿是與她的回憶,她 想不通這是為什麼。 艾米真的是惡魔嗎? 她還沒想清楚前,道格卻面露鐵青的往他們這靠,安娜恐懼的大口喘著氣,他的身影十分 高大,她向後退去,盧克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下一秒,他背對著安娜往前走去,就像是 為了要幫艾米報仇。 「盧克!」 道格立刻反應過來,舉起手,準備與他搏鬥一番,卻沒有想到一聲清脆的喀擦聲過後,他 的雙手盡毀,如爛泥一般癱軟垂下,他呆滯的無法理解,連嚎叫都來不及,安娜根本看不 清楚是怎麼回事,只見盧克單手掐住了道格的脖子。 「盧──」她瞪大了眼睛,這種感覺太熟悉了。 盧克沒有回頭,他來到了懸崖邊,像道格扔艾米那樣,把他給扔了下去。 啊──砰! 霹哩啪啦的火焰無法掩蓋安娜的心跳,她癱軟的無法起身。 盧克轉過身來,一雙眼睛明亮著,可是他卻一點表情都沒有,他說:「謝謝你選了我,安 娜。」 「為什麼、為什麼是你……」安娜如遭雷擊,她搖著頭,跳動的心空洞著,彷彿被從裡面 絞碎一般,她發不出聲音,連眼淚都乾涸在上,她頹廢,渾身沒有力氣的咆哮著:「為什 麼他媽的是你啊!」 「測試需要一個判斷者,也就是你,安娜。」盧克的聲音裡沒有情緒,他蹲下身子,將艾 米的眼睛給闔上,他說:「在測試中,有一個人會說真話的,以及一個只會說假話的,你 負責要把說假話的人給……」 「你這個惡魔!你這個惡魔!不要碰她啊!」安娜崩潰的大吼著,她看向了自己的雙手,她 發了瘋般的撓上自己的臉頰,她親自把惡魔給拽了上來,鮮血染紅了她的臉,她又開始敲 打起自己的手指,直到它們紅種扭曲,她撕心裂肺的吼道:「惡魔!你這個惡魔!」 「說惡魔不太準確。」他語調平靜的說:「這叫科學,安娜。」 安娜乾嘔出聲,她認出了那是她對唐說出的話,過往的記憶皆在她眼前粉碎,她顫顫抖抖 的問:「科、科學?你、你怎麼可能是科學,你、你到底是什麼?」 它扯出了一個完美的微笑,毫無感情的說著:「人工智慧。」 ** 恭喜第八篇底下有眾多讀者預測到誰是惡魔(放鞭炮 順帶一提,還有一個讀者雖然他\她一開始說只是想看劇情,但莫名其妙猜著猜著就猜到 了XDD而且還是非常有邏輯的那種。 也很感謝每一個投入的人,下禮拜二發第十篇,這個系列也來到尾聲了~ 下篇交代安娜和眾多角色的後續<3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7.45.19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64200539.A.2E0.html ※ 編輯: caodon (49.217.45.191 臺灣), 09/26/2022 22:00:22
1FMieke: 從星期六等到今天 先推再看 09/26 22:03
對不起啦QAQQ我真的很抱歉 超級抱歉的QAQQA
2FMieke: 我猜錯了 哭哭09/26 22:18
你能在前三篇猜到我最後要二選一,真的是超級嚇壞我了,很厲害(拍拍
3FMieke: 盧克很像人類 09/26 22:18
其實有一個很隱藏的暗線,就是盧克幾乎每一句話都在分析人性(這也是我特別賦予他的 ,連他的第一句話都是在討論人性:「他是喜歡你才這樣一直喊的」往後他有開口的話也 是在討論人,安娜和珍妮以及其他人都在分析事情,我下一篇會用未來線寫為什麼是他。 ※ 編輯: caodon (49.217.45.191 臺灣), 09/26/2022 22:32:53
4Frnmrn: 噢噢噢噢 好看推推!09/26 23:14
R大你上一篇講的挺厲害的,其實我沒有意識到我在那邊沒有幫盧克寫人性描寫,只有外 表(因為一開始就確定他是惡魔了,所以在寫的時候是無意識的說他英俊,但其他人多少 都是描寫內心的東西,因為我自己知道他沒有人性的核XD
5Fshh17121730: 推爆 太好看了!09/26 23:23
感謝推推<3
6Fshnshn: 太好看了 太好看了09/27 00:11
感動><
7Fjstv0518: 終於等到了QQ每天放倒小孩後馬上上來看有沒有更新09/27 01:55
我好慚愧QAQQQ我在反省了QAQQ 對不起QAQQQQQ
8Fagoy0802: 推09/27 03:08
感謝推推
9Ffoxyang: 原來是人工智慧!! 我還以為是物理上的惡魔,會長出翅膀09/27 03:54
10Ffoxyang: 的那種!!09/27 03:54
我很喜歡寫那種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劇情,我很想讓人發出:「啊!我怎麼沒想到。」 的驚嘆。不過F大你猜世界觀的準度也是非常可怕的(褒義
11FIBERIC: 推09/27 04:55
感謝推推
12Fkurosakij: 推推09/27 10:22
感謝推推
13FSeaCloud: 推 描寫人物的感情很豐富生動09/27 12:14
我也喜歡你的海底花><
14Ftrueblue1345: 好精彩!09/27 12:31
謝謝泥 順便偷問一下後面的人有沒有想到人工智慧=惡魔 ※ 編輯: caodon (49.217.45.191 臺灣), 09/27/2022 16:51:47 ※ 編輯: caodon (49.217.45.191 臺灣), 09/27/2022 16:52:39
15Fluvucyn: 雖然猜錯了還是大推!那盧克對唐的感情不就..QQ 09/27 18:52
想想就胃痛,還是我這裡幫你扁作者
16Fkurosakij: 猜錯了 Q09/27 21:19
(拍拍
17FLydia66: N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崩潰09/27 22:55
我在寫最後一段的時候一直想到你QQ 我真的很抱歉QAQQAQAQQQAQ(大哭 ※ 編輯: caodon (49.217.45.191 臺灣), 09/27/2022 23:11:01
18FLydia66: 耶嘿嘿騙到作者了(X 09/27 23:16
乾太壞了,但我又覺得超級好笑XDDDD 話說把我的愧疚感還來,我要留起來下次用的(?
19Fkurosakij: 乾 樓上才是那個惡魔 09/27 23:18
真的 好狠 ※ 編輯: caodon (49.217.45.191 臺灣), 09/27/2022 23:29:14
20FLydia66: +口u口a (推眼鏡09/27 23:28
21FLydia66: 好的還你(遞),但要給我胃藥,這個BL太令人胃痛了... 09/27 23:35
沒事的QQQQ(拍拍(給胃藥
22Fkg9101266: 推09/28 02:01
感謝推推
23Ffoxyang: 所以BL那段是謊言?可是中間不是有段是盧克內心戲,講到09/28 05:12
那段內心戲其實是對話,可以發現我是用安娜的角度去看見他的經歷,而不是直接用盧克 的視角。
24Ffoxyang: 自己不知道對唐的這種感覺是什麼?那是人工智慧產生自我09/28 05:12
他有說:「他太美好了。」 「我喜歡他,所以我才知道他喜歡你。」
25Ffoxyang: 懷疑嗎?09/28 05:12
這一段我在下一篇特別會講,不過能確定會討論人性和人類到某一個層面,希望你們不要 覺得無聊XDD ※ 編輯: caodon (49.217.45.191 臺灣), 09/28/2022 11:24:33
26Fsufan0910: 人物描寫好生動09/28 16:30
開心><
27Fb151063124: 推 09/29 03:22
28Fruby31367: 推09/29 11:07
感謝你們的推推 ※ 編輯: caodon (39.9.166.100 臺灣), 09/29/2022 12:18:28
29Fpharmoros: 推爆 10/02 22:25
30Fyang1265: 「向」小時候一樣親吻著她的額頭 10/21 14:59
31Fgreywagtail: 什麼竟然是帥哥盧克,不能接受 11/09 21:32
32Fgreywagtail: 有猜到惡魔是人工智慧。猜不到用人的角度討論人是惡 11/09 21:35
33Fgreywagtail: 魔的象徵,但這樣看起來又滿合理的耶,故意裝 11/09 21:35

marvel 看板熱門文章

25
28
-4
52
84
103
70
87
41
43
34
58
2022/11/17 18:21:55
79
89
27
29
2022/11/19 19:55:58
115
121
22
38
36
36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