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何處覓殘春(29)偷襲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1則留言,1人參與討論
推噓 1 ( 1推 0噓 0→ )
  在修者之間,以神識打招呼也是一種禮儀,可莫違這一手半點善意也無,簡直是抄著 棍棒朝來訪者迎頭劈下。   薛千韶當即護住自己和小十,但他不過金丹後期修為,終是在境界上差了一點,如此 一對衝,頓覺額心刺痛不已。幸好才疼不過一彈指,便有另一道神識強硬撞了回去,讓薛 千韶如釋重負。   莫違與那神識交鋒片刻,驚覺討不到好,眉頭一皺,將神識與威壓收回。   薛千韶回過神,發覺隳星不知何時已護在他身前,以按捺不滿的語氣對莫違道:「如 此招呼太鯤山掌門,未免太過了些罷?」   莫違臉色有些蒼白,卻仍強撐著姿態傲慢地道:「你是何人?我只答應見太鯤山掌門 和中咒者,你又是哪來的無禮之徒?」   ──還真是沒給楚銘遠半點面子。薛千韶暗想。又或者,他認為答應見人,便已是給 足了楚銘遠臉面?姿態擺這麼高的?   隳星接言道:「蘇某不日將出任太鯤山客座長老,掌門被他派長老挑釁,不好失了身 份回擊,自然是在下代勞。」   聞言,楚銘遠詫異地看向隳星,又轉而朝薛千韶投來詢問目光。   一般而言,若一個門派要招睞外派的有才修者,便會給出這樣的位置供奉之,又或者 門派中擔任要職的弟子,與他派修者結為道侶時,也有可能許出這樣一個名份,莫違在九 霄門中也是同樣的情況。   薛千韶心道:別問我,我也不曉得這回事。方才那些話,全是隳星現編的,完全沒和 我通過氣啊!   莫違聽了這話臉色一沉。掌門對掌門,長老對長老,他原是想用修為和前輩架子壓人 一頭,被隳星這一插手,反而被壓得比楚銘遠還不如,自是不悅。   但他卻對隳星的實力有些忌憚,只得壓下怒氣生硬道:「我不過想試探那小娃身上是 否殘留魔念,並非針對太鯤山掌門。」   楚銘遠這才配合著給他搬臺階,對薛千韶拱手道:「莫違長老在咒印領域,乃是一代 宗師,深得敬重,行事隨興不拘小節慣了,還請薛道友海涵。」   言下之意是,他也須對這等老前輩避讓七分,但這也側面證實,莫違是有真本事的。   薛千韶正要和楚銘遠客套幾句,隳星卻搶先一步對莫違拱手道:「原來是莫違仙君, 久仰。不知青暝仙君如今可好?」   此話一出,莫違的臉色又陰沉下來,目光有如暗夜巡遊的鴞。楚銘遠聞言也是一愣, 薛千韶不知內情,只記得青暝仙君是莫違的道侶,再多便沒有了。   莫違冷冷答道:「我道侶如何,又與你何干!?」   隳星渾不在意地一笑,又道:「耳聞青暝仙君一劍驚風雨,誅魔無數,有一回遭魔族 暗算中了惡咒,便是由莫前輩親自照料,想來應當已康復無礙了?只是這幾百年來,卻竟 未聽說過青暝仙君再出山的消息,在下一直扼腕未能親見,才有此一問。」   薛千韶終於聽出蹊蹺之處。魔族惡咒向來少有道修鑽研,是因為此法陰毒不祥,若無 契機,道修多半避而遠之,而莫違之所以能成為宗師,起因很可能就是為了要解道侶身上 的惡咒。   然而,若真如隳星所言,青暝仙君已有百年未曾露面,很有可能便是莫違壓根解不了 他身上的咒。   隳星言下之意──一個連自己道侶都救不了的「宗師」,又擺什麼架子呢?   莫違自然聽得出弦外之音,當即臉色鐵青地摔了茶盞,那茶盞撞上地面後,碎片卻反 常地暴起,挾著兇悍靈力直朝隳星攻去。   隳星抬手一揮,釋出靈力化解攻勢,瞇起眼一笑,又道:「前輩何需如此暴躁,在下 作為散修,得到的消息總是不夠切實,不過是好奇一問罷了,若不經意說出了什麼冒犯的 話,還請前輩海涵。」一面說著,茶盞的碎塊緩緩聚到他掌中,又被拼回原來的樣子。   莫違瞪了瞪眼,眼看隳星絲毫不受影響,轉而朝薛千韶道:「薛掌門,這便是貴派求 人相助的態度?」   隳星卻又搶話道:「前輩哪兒的話?一人做事一人擔,在下還未正式計入太鯤山門下 ,掌門又哪裡管束得了我?」   莫違怒道:「既然你誰也不是,又有什麼資格待在我面前?還不滾!」   隳星道:「雖然在下不過無名小卒,卻略懂一點惡咒的門道,自然要替掌門分憂,以 免被哪兒的江湖術士唬弄了去──當然,前輩乃一代宗師,不可與那些輕易就被看破手腳 的騙子相提並論,在下死皮賴臉留在這,自是想瞻仰前輩才學。」   說罷,隳星自顧自上前取了一個新的茶盞,為莫違斟茶、奉上。   莫違瞪著那杯新茶,神色變幻莫測,兩廂僵持半晌後,他才終於接過茶水,冷哼一聲 道:「敢在我面前自稱略懂魔族惡咒?那好,我瞧你能看懂多少。」   隳星勾起笑,抱拳一禮道:「前輩請。」說罷,他抬手運著靈力輕輕一推,將小十送 到莫違面前。   薛千韶和楚銘遠面面相覷,皆不明白事態是如何急轉直下的,但眼見事情終於上了正 軌,便也只得如此了。楚銘遠趁機對莫違告退,臨別前給了薛千韶帶著歉意的一眼。   小十雖然一聲不吭,僵硬聳起的肩頭,卻顯示了他對莫違十分警惕。   好在莫違只是端詳他後頸的惡咒一陣子,很快便入神地推算起來,幾乎到了無視外物 的地步,顯然小十在他眼中,不過是一個研究標的,並未被放在眼裡。   隳星靜立一旁默默看著,偶爾莫違開口刁難,考校他惡咒的事,他也對答如流,氣氛 微妙地和諧起來。   薛千韶雖因此鬆了口氣,卻越發對隳星的來意感到疑惑。隳星魔尊在等待過程中,絲 毫沒有露出半點不耐,也不知該說他是演技超群,還是心思深遠。   在薛千韶又一次若無其事望向隳星,揣度著他的想法時,隳星卻挑起一邊的眉,眼帶 笑意睨了他一眼,如同在用眼神說「看我做什麼?好看嗎?」,又像是他已將薛千韶的心 思摸透,知道他此刻在揣測自己的想法。   薛千韶沒有預期到會與他四目相接,驚得心跳漏了一拍,不知怎麼有些心虛。   不過多時,莫違對惡咒的研究告了一段落,便出言讓小十轉過身,隨即扣住小十的脈 門,打算探他的靈脈。   小十明白過來莫違要做什麼後,很是吃了一驚,卻無法將手抽回。   隳星這才忽然出聲道:「前輩,他中了這惡咒,自是無法輸入靈力探測靈脈的,您怕 是忘了吧?」   莫違不太自然地頓了一下,鬆開小十的手,僵硬地道:「只是想一試罷了。」   隳星笑道:「此刻真想探脈,大約只能用魔氣試試,前輩若輸入靈力,只怕會被咒印 反噬,還是不要輕易嘗試的好。」   莫違斜了隳星一眼,似是無聲的交鋒。薛千韶從旁看著,本想緩頰兩句,但雙方很快 又移開視線,像是什麼也沒發生。   約半個時辰過後,莫違才取出足有兩片手掌大的珍珠色符紙,以毛筆沾靈墨繪了幾劃 ,又面有難色地停下,斟酌下一筆的落處,如是幾次後,莫違歇筆,首次以較為和緩的口 吻道:「此咒印艱深難解,我尚無十足把握,不如將此子留在萬里客棧,待我斟酌幾日, 再完成解咒之印?」   隳星將目光落到薛千韶身上,像是在等候他下指示,可不知為何,薛千韶卻讀出了幾 分不以為然。   思索片刻後,薛千韶方一禮道:「多謝前輩鼎力相助,至於讓徒弟留下一事,我還是 去向楚掌門商量罷。」   莫違沒再多言,擺了擺手讓幾人離開。   幾人走出一段距離後,莫違才瞇起了眼,陰冷銳利的目光落在隳星和小十身上,若有 所思。   回到客棧大堂時,楚銘遠已去操持其他事務了,只剩他的幾名徒弟正和徐卓相談甚歡 。幸好楚銘遠設想周到,留下的徒弟都是能拿主意的,也早早就騰出了房間,方便讓太鯤 山一行留宿。   薛千韶本想應下,但他怎能讓魔尊屈尊,住在這棟滿是仙門修士的客棧裡?便只讓徒 弟留下作客,又向徐卓囑咐幾句後,方離開了客棧。   兩人在徐卓欲言又止的注視下出了客棧大門,薛千韶才開口對魔尊道:「你沒有話要 說嗎?」   隳星笑吟吟地湊過來道:「薛郎想知道什麼?」   薛千韶瞥了他一眼,道:「你和莫違仙君相熟?」否則怎能對他的脾性如此熟悉,挑 釁和奉承都能落到實處。   隳星沒有正面回答,只道:「有些人呢,若不先將他的氣焰打壓下去,他就聽不進半 句人話。再說,我也是想試探一番。」   薛千韶一頓,道:「難道你認為,他可能是下咒者?」   隳星意味深長地看向他,反問道:「難道薛郎未曾疑過?據我屬下來報的結果,此人 確實也在有本事下咒的名單之列。」   薛千韶蹙眉答道:「這我也曉得,然而我想不透,他有何理由這麼做……他已是九霄 門供奉長老,有何理由涉入魔域紛爭,對你下手?至於對小十動手……太鯤山與他秋毫無 犯,更是完全說不通。」   隳星將目光落到遠方,漠然一笑道:「說到底,你還是因他是仙門中人,才沒了防備 之心。豈知有些人作惡不需利益驅使,更有些惡人從不認為自己在作惡。」   薛千韶聽他話中有嘲諷之意,自己卻一頭霧水,有些著惱地擰起眉低聲質疑道:「你 到底想說什麼?」   隳星這才轉過頭來,笑道:「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說罷,他飛快地湊了過去,在薛千韶唇上印下一個短暫的吻。   薛千韶愣了一下,才感覺整張臉遲緩地燒了起來,他忙回頭瞥一眼客棧方向,才怒瞪 隳星道:「你又做什麼!」要是恰好被認得他的修士瞧見,當真是百口莫辯了。   隳星卻道:「被他瞧見了才好呢。」雖是這麼說,但他的神情卻舒展了些,隱隱的鬱 氣登時一掃而空。   薛千韶卻沒意會過來,反射性問了句:「他?誰?」   隳星默默不語,收回目光,暗暗想道:   ──這人看著還算精明謹慎,卻不知在人心的惡意之前,這點防備心還遠遠不足,竟 還將徒弟扔在狼窩。   ──也罷,此處乃屬魔域,他的人手多得是,不怕九霄門意圖不軌。再說他也想瞧瞧 ,看莫違這條毒蛇能有多少耐心。   -待續-   感謝閱讀,歡迎推文留言!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0.91.24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64020531.A.5D7.html
1Fwhiskela: 哼,討厭的蛇蛇早點拿去釀酒(丟) 09/24 21:35
釀酒哈哈哈哈 ※ 編輯: lingshia (61.230.86.47 臺灣), 09/25/2022 19:4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