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老攻總是想口我 24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29則留言,24人參與討論
推噓 25 ( 25推 0噓 4→ )
蕭錦和被蕭錦彧堵得一臉恍惚。他跟蕭錦彧再怎麼不熟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堂兄弟,從小 時候就覺得蕭錦彧這人有夠無趣,從來也不怎麼笑,也不怎麼跟他說話,活得跟個學究一 樣。 不,蕭塵飛明明就是學者,都比他有趣多了。 蕭錦彧小時候是小古板,長大也沒什麼變,直接長成了老古板,而且是氣質冷淡,話不投 機半句多的那種。 可是這老古板先前跟他炫耀那紙鎮時就什麼話都來,今夜又滿嘴月亮,完全看不出老古板 的樣子。 「堂弟夫。」蕭錦和衝動地想向前去抓住時翼說話,但被眼明手快的蕭錦彧擋住,可是還 是沒阻擋他想要訴話的語語,「你太厲害了,他、他以前根本不是這樣的。為什麼跟你結 婚之後,他會變成這樣?你、你果然是御夫、啊,不,是御妻有術。」 時翼莫名其妙看他一眼,不懂蕭錦和在瘋什麼,「Alexandre de Paris的髮飾。」 蕭錦和被這樣回了之後,消化了兩秒才知道時翼在說什麼,「喔喔,謝謝!那我、我先走 了。」說完還深深崇敬地看時翼一眼,才離開了。 時翼在蕭錦和走後,就忍不住斜覷男人。「你怎麼這樣說話啊?」他在意的倒不是蕭錦彧 把蕭錦和嚇傻了,反正蕭錦和本來就是傻的。 他是覺得,蕭錦彧這樣說話……好像他們真的很恩愛似的。 蕭錦彧執著他的手不放,「效果不是挺好的嗎?」 只是效果?時翼鬆了一口氣,但內心又隱隱有些失落。 完蛋了。 狗男人最好是真的變了,要是還像原文那樣把他關棺材,他就拿把刀把男人剁了! * 除夕夜這晚,時翼和蕭錦彧是頭一次睡同間房間。 當初跨年夜,他們本來那間房的床單已被弄髒,蕭錦彧直接要了另外兩間房,免得某個臉 皮薄的人尷尬。 但今晚住在爺爺的莊園裡,哪可能還分兩間房住,來的當下傭人就已經幫他們把簡單的行 李先搬到同一間房放好。年夜飯前兩人已經回到房裡輪流洗過澡,守夜守過十一點,兩人 再度回到房間,盥洗完畢換上睡衣後,看著房間那雙特大雙人床,你看我、我看你。 蕭錦彧一言不發,直接走到櫃子多拿了兩床棉被,一條舖在地板上,看來準備打地舖。 時翼有些不忍心,他自己是家裡千嬌萬寵的小王子,那蕭錦彧呢?就算蕭塵論渣得不行, 蕭錦彧卻也是錦衣玉食長大的少爺,什麼時候睡過地板,「你幹嘛啊?」 蕭錦彧笑得蕩漾,「我這不是怕我睡床上,會有人對我圖謀不軌嗎?睡地板安全些。」 「誰想對你圖謀不軌啊!」時翼瞪向蕭錦彧,一開始理直氣壯得很,但真正對上蕭錦彧那 張蠱惑人心的臉,突然有些心虛。 他們雖然平時就住在隔壁房,但是時翼很少有機會看到蕭錦彧穿睡衣的樣子。此時看到蕭 錦彧頂著那張俊逸非凡的臉,穿著睡衣,眉眼舒展的模樣,突然間,心跳就漏了一拍。 長得這麼藍顏禍水,確實讓他有點想要染指。 但絕對不可以承認! 嗚嗚,對外貌協會的會長來說,要抵抗逆天美顏真的是好難的一件事! 時翼發現男人的美貌確實讓自己有點心軟,差點就要招手把人叫上床。舉起手的時候,看 到男人唇邊的笑容,立刻警醒,心想不可以被男人勾走,硬生生轉而按下一旁的燈光開關 ,把燈熄了,窩進被子裡頭,蒙起頭拒絕任何誘惑。 可是……平時這時間早就睡著的他,竟然睡不著! 睡不著的原因絕對是認床,而不是捨不得某個臉皮比牛皮還厚的男人打地舖。 心裡雖然這樣想,卻還是悄悄地蒙在被子裡關注躺在地上的男人,還不都是因為狗男人實 在太吵了,一直傳來窸窸窣窣的滾動聲。 時翼想忽略這聲音,但是閉著眼睛過了許久,還是沒能睡著。 地板會不會太硬了啊? 在男人繼續翻身又自以為沒有弄出聲音的第八十七分鐘,時翼終於受不了,將棉被拉下來 ,視線看向床下的蕭錦彧,出聲說道:「你上來睡吧,反正這床這麼大一個。」 這床是特製的大床,睡三到五個蕭錦彧恐怕都不成問題。 蕭錦彧望向時翼,唇角微揚。就知道某人會不忍心。 看男人遲遲沒有回應,時翼心想該不會吧,便追加一句,「你吵死了,弄得我都睡不著。 再讓你翻下去,我根本不用睡了。」 「哦。」蕭錦彧這才慢騰騰地抱著枕頭和被子,上床躺在床邊,跟時翼中間隔著一整座太 平洋似的。 時翼心想離那麼遠幹嘛?還背對著他,真的怕他染指他嗎?也不怕睡一睡掉下床,狗男人 ! 他不忘附帶一句,「我跟你說,我這是看你可憐,絕對沒想占你便宜。」 蕭錦彧低低說道:「知道了。」唇邊的笑容卻像花開似的,極為燦爛。 心裡的擔憂放下之後,體力早已透支,時翼很快就睡熟了,他抱著被子,蜷縮成一團,睡 得很乖。 蕭錦彧待人睡熟,才終於往床中間靠,沉沉凝視著他。 這種睡姿是極度缺乏安全感的展現。 他曾經問過醫生,就算毫無記憶的嬰兒時期,還是能深深影響人的一輩子。 他只是安靜地看著時翼,沒做什麼。 時翼卻做了個夢。也許是因為環境有些陌生,他潛意識裡還是有點緊張,做了一個墜跌的 夢。 夢裡他被惡人追著,想把他抓走,他緊張地拚命跑,卻墜下山崖,不停地往下落。他想要 尖叫卻喊不出聲來,伸出手握住了山壁間的樹枝,抓得很緊,整個人都跟著攀附而上。 鼻端沁滿濃濃的沉木香氣,時翼才終於冷靜下來,鬆了一口氣似的。 蕭錦彧手被他緊緊握住,身體還被他巴住不放,伸出另一隻手撫了撫他的後頸,竟然有些 微汗,看來是做惡夢了。 「小翼,別怕,這裡有我。」 閉上眼睛,蕭錦彧也跟著睡了。 * 大年初一早上,蕭錦彧還是先醒過來的那個,但是時翼將他抱得很緊,他試著掙脫過幾次 ,都再度被纏了上來,也就不再動,怕擾人清夢,打算讓人睡夠了自然醒來。 他便跟著躺在床上假寐,如此難得的經驗,心裡也泛著絲絲的甜。 平時分秒必爭的人,如今竟然一點也不覺得浪費時間。 昨夜比平時晚睡許多,時翼八點多才幽幽轉醒,他有著抱著棉被和枕頭磨蹭的習慣,醒來 第一件事就是想要拿著棉被再蹭一下。 然而,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他抱著的好像不是棉被,而是…… 他怔怔看著男人俊美的側顏,心想男人看起來還在睡,便想偷偷把手撤離男人的胳膊,裝 成若無其事的模樣。 沒想到,就在他以為自己快成功逃離的時候,男人眼睛睜開,漆黑的桃花眼清明澄澈,竟 是一絲睡意也無。 時翼:……現在裝成自己沒醒,只不過是夢遊,還來得及嗎? 蕭錦彧笑笑地看著他,一臉抓包現行犯的表情。 「我、我可以解釋。」時翼難得有些結巴,「我不是對你有那……什麼意思,我只是作了 惡夢,以為你是……樹枝,所以才抓著不放。」 蕭錦彧哂笑,「那你夢裡的樹枝還滿粗的?」 時翼臉炸紅,這人幹嘛滿腦子黃色! 「我抱的明明是你的手臂!」 蕭錦彧輕笑,「我說的也是手臂,不然你以為我在說什麼?」 時翼瞪他一眼,不說話了。 蕭錦彧唇泛笑意,「不過……我得說回我昨晚的話。你若是想對我胡作非為,我呢,也能 欣然接受。」 他頓了一下,又說道:「畢竟你可是連夢裡都記掛著我,我早早就醒了,你還巴著我不肯 放。」 被抓了個現行,難以為自己辯解的時翼:……世界毀滅吧! * 初一這天早上,蕭家分成兩路,第二代去探視祖先墓園,上個香。這是他們蕭家的老規矩 ,不算是掃墓,而是在新年第一天去探視祖先。 而第三代,則陪著蕭玄煬和黎桂雨一起出門去山上佛寺參拜祈福,連昨晚回自家過夜的蕭 錦延也出現了。 他們搭兩輛車過去,蕭錦延打從一開始就乖巧地跟蕭玄煬、黎桂雨坐一車,倒是蕭錦和那 大個子,也偷偷摸摸地想溜上蕭錦彧那車,被蕭玄煬喝了一聲。 「人家小倆口一車剛好,你去吵他們做什麼?過來。」 蕭錦和只好認命地上了蕭玄煬坐的豪華休旅車。 蕭玄煬、黎桂雨年紀大了,蕭玄煬倒是還很能走,黎桂雨的行動力又退化了一些,但還勉 強可以走,最麻煩是記憶錯亂,以為自己是小女孩,一跑起來身體受不了,因此車子直接 走後山小徑繞上佛寺旁邊。 他們一起禮過佛後,在寺院內用齋飯,用過飯後,蕭玄煬和黎桂雨在院內隨處走走,而四 個年輕人則往下走,走到附近的老街上,待逛好再回去跟蕭老爺子們集合。 蕭錦和不想跟蕭錦延一起逛,畢竟蕭錦延的思緒他完全跟不上,可是蕭錦彧牽過時翼的手 ,原因是:「這裡人多,牽著才不會走散。」 還瞪了蕭錦和一眼,意思是你要是敢牽他另一隻手,你的手就別想要了。 蕭錦和哪裡還敢央著跟時翼一起逛,偷偷打聽周江岳的喜好,只好跟蕭錦延一起逛老街, 看看跟藝術界新星逛逛,能不能加強自己的美感。 時翼覺得他跟蕭錦彧這兩天真的親密得有些過度了,可是話說回來,他們怎麼樣都是在同 一個戶口內的夫夫,這樣應該也沒問題才對? 兩人沿著老街走走,時翼挑了個草莓的糖葫蘆,他一個人又吃不完那麼多,五顆的糖葫蘆 ,他只吃了兩顆,其他三顆都扔給蕭錦彧,蕭錦彧也默默吃掉了,吃完將竹籤丟掉後,還 不知道從哪裡生出紙巾,幫時翼擦乾淨嘴角後,另外擦了擦手。 時翼又去了現場寫春聯的攤子,挑好幾張春聯,最末,他們逛到一家奇特的攤子,前頭排 得人山人海,但人潮倒是消化得挺快。每個人都領了東西,就到一旁去忙,看起來是在寫 些什麼。 時翼好奇地跟著排了隊,要蕭錦彧到前面去看一下到底是什麼攤子。蕭錦彧正要離步,時 翼又覺得有些不妥,說道:「算了,我去看。」 一去他就傻眼了,這個攤主是他見過的人。這是當初他穿過來之後,在醫院的主治醫生。 因為雙專科,又跟他打廣告,很難不令他留下印象。 「醫生?」 時翼膚白又長得精緻,是很難讓人忘記的突出容貌。 「啊,你看起來還滿好的嘛。」謝醫生笑嘻嘻地說道。 時翼了解了一下,才知道這攤子是謝醫生他買了一批祈願卡,先送到佛寺裡貢過佛,才拿 出來,讓人填寫。準備之後環遊世界的時候,將它們掛到世界各地的知名景點去,看看能 不能更容易讓人完成願望。 看起來倒不是詐財的行為——謝醫生只收每個人一塊錢。一張祈願卡看起來都不只這個價 格。 只是這跟他先前對謝醫生的印象有點不太符合,這醫生先前不是很愛賺錢嗎? 謝醫生像是看出他的困惑,回道:「時先生,我是居士。」 時翼有點難把醫生和居士連結在一起,況且這個醫生本來對賺錢看起來超有熱情的,怎麼 突然又變成居士? 謝醫生說道:「我才不想像以前窮和尚那樣化緣去南海,我想要環遊世界,就得先賺好錢 ,有錢居士肯定比沒錢居士順利的。」 時翼竟不能反駁,「醫生你要去哪裡啊?」 「哪裡都想去。」謝醫生數了許多景點。 時翼眼睛一亮。 「那我寫了的話,你幫我拿到彩虹山的登山口嗎?登山口的那邊,不是有彩虹旗嗎?你綁 在彩虹棋的棋桿上就可以了。」 謝醫生說道:「指定地點?那我要收你十元。」 蕭錦彧剛好排到前面來,時翼看向他的錢包,「給他二十元。」 蕭錦彧挑起眉,懶得找零錢,直接掏了兩百元給醫生,給了才說道:「做什麼?」 時翼說道:「他在劫財,我想讓他騙一下。不過你這讓他騙太多了,醫生你得找我們錢。 」 謝醫生倒真的拿出錢要找蕭錦彧,但蕭錦彧懶得收一堆零錢,搞清楚到底在做什麼後,便 說道:「當成是我們資助金吧。」 兩個人跟其他人一樣,都是拿著祈福卡到一旁寫。 時翼寫下自己的心願後,拿回給醫生,心想也不知道這心願到底能不能到彩虹山的登山口 ,在接近天的地方看看到底他的心願能不能受天祝福而實現。 不過才兩百元,被詐騙也就算了。反正謝醫生跟他們也是有緣。 卻見謝醫生在他跟蕭錦彧寫的祈福卡都用心地做了記號,感覺說不定真的能上彩虹山去。 回去佛寺的路上,時翼忍不住問蕭錦彧:「你寫了什麼啊?」 蕭錦彧未答反問:「你覺得我像是那種,會把自己的心願寄託給紙片的人嗎?」 時翼瞪了他一眼,「那你幹嘛還拿去寫啊?」 蕭錦彧凝視著他,笑而不語。 因為我的心願就在我的眼前。 — 25章快七千字,你們明天真的要看全章嗎?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34.112.22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63418065.A.2CE.html ※ 編輯: orangeumi (220.134.112.221 臺灣), 09/17/2022 20:34:54
1Fhsinduck: 七萬字我都看~~~ 09/17 20:46
2Fnight102: 看!!怎麼不看!! 09/17 20:46
3Fdisclaimer: 當然看,越長越好~ 09/17 20:52
4Fparisya: 要~ 09/17 20:58
5Fhisu3cl3: 看 心懷感激 心滿意足的看 09/17 21:16
6Fcrab70841: 看、都看!我好嗨啊~(糖分食用過量後遺症)這章互動 09/17 21:18
7Fcrab70841: 超可愛,雖然金魚還沒告白(艸)沒講清楚都是金魚的 09/17 21:18
8Fcrab70841: 錯!即使互動超甜,還是想不傷人式扁金魚 09/17 21:18
9Farnus: 整篇全白的文啊(揉眼睛 09/17 21:30
10Fdisclaimer: 捉個蟲子:不過 我得’收‘回我昨晚說的話。 09/17 21:54
11Fpiliqoo1982: 用力撒糖吧,我願意蛀牙!! 09/17 21:57
12Fryoryo1134: 字再多都看,拜託大大再多寫些字。 09/17 22:07
13Flinlic: 每天的精神糧食 09/17 22:27
14Fsnowg: 錦和真的很可愛耶 09/17 22:34
15Fprunegrass: 要看!每天精神糧食 09/17 22:39
16Fkamiyah: ㄊㄨㄟㄊㄨㄟㄊㄨㄟㄊㄨㄟㄆ 09/17 23:03
17Fkamiyah: 啊沒按好就發出QQ推推太太 09/17 23:04
18Fkamiyah: 錦和還是很好笑XD 09/17 23:04
19Fbyron1127: 來個70,000,000字如何! 09/17 23:47
20Fstu93125: 看多少都看 09/18 00:04
21Fdomotocat: 甜文哪有人在嫌長的,給我7萬字拜託 09/18 00:20
22Fwhiskela: 看!必須看!!!!! 09/18 00:59
23Fyu65i789: 多長都要看 09/18 01:31
24FEric208311: 翼翼的心理活動XDDD 09/18 01:36
25Fsatukiran: 想!! 09/18 02:35
26Fjaywalker114: 七千七萬七十萬的字通通都來! 09/18 03:24
27Ftingcat: 推推!! 09/18 04:15
28Forznail: 字多又怎樣 我還是會看ㄉ! 09/18 13:32
29Fhyderica: 好可愛喔!真的是你儂我儂。 09/18 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