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老攻總是想口我 21 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28則留言,21人參與討論
推噓 22 ( 22推 0噓 6→ )
限有 如果你是我多年的老讀者 我是覺得沒很限(笑) 時翼差點脫口而出不上車拉倒,但在那一瞬間他看到男人鬢邊不尋常的汗水。罕見的超強 寒流來襲,現在室外不到五度,蕭錦彧額邊卻那麼多汗,肯定不對勁。 思緒在那瞬間回到一個多小時前。 棠國師顧慮到他的健康,也想讓兩人跨年,不到八點半就下播了,下播後兩人還談了一談 。 棠國師笑著說:「你有沒有星盤要讓我看看?免費幫你看一個,簡單的。」 整段直播時翼都能感受到她的尊重和體貼,感覺她是個能信任的人,但還是躊躇了一小下 ,才將蕭錦彧的星盤遞出去,請她幫忙看。 不在鏡頭前,棠國師說話直接很多,她在直播時從頭到尾沒有談論他伴侶的性別,但此時 卻直白說道:「你老公的星盤?」 時翼臉微紅,不曉得她怎麼看得出來這是個男人的命盤,而且還知道兩人的關係,不過沒 有否認,「嗯。」 「他是個很細膩很重情義的人,不過對待心儀的人……有點像小學生,是不是喜歡逗你? 」棠國師笑問。 時翼超想回答他是喜歡惹我吧,但忍住了。 棠國師又看了看星盤,「他不是一個很輕鬆的人,生活滿辛苦的,跟父親……恐怕是仇人 ,這裡的仇人不一定指拿刀相見,而是指他與父親關係非常不好。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 他是一個很容易隱藏自己真實情緒的人。面對喜歡的人,沒有澈底清除障礙前,他是不會 輕易示愛的。」 時翼沒想到她能說得那麼仔細。 想到蕭錦彧最近對自己那些細膩溫柔的舉動,想著,男人有可能……轉而喜歡自己嗎? 還是自己依舊是男人想要清除的障礙之一? 棠老師加了一句,「他肯定很喜歡你。」 時翼沒想到她會加上這一句,有些納悶,「這也是從星盤上看得出來的?」 棠國師微笑,「這是我的直覺。」 時翼點點頭,謝謝她願意說這些,突然很想問他從穿越過來之後,便一直琢磨著的問題。 他起先覺得命定事件或許能改,後來發覺貌似改不掉,但最近意識到好像……也不是全無 可能。 「老師,我想請問,你學的是占星,如何看待宿命這件事?」 「你整個把我考倒耶。」棠國師溫柔笑道:「誰不是一輩子都在這個議題上做功課?」 時翼笑笑說道:「這樣說也是。」 沒想到棠國師不但將他送到門口,還在他出門前多說了一些話。 「我想宿命是存在的,但我更相信某些東西能夠改變宿命,像是溫柔、像是愛……」 時翼怔了怔。 「我感覺我剛剛被附身了!」棠國師笑了笑,「剛剛那話,是上天要我說的,十翼老師, 先預祝你新年快樂!」 時翼也笑了笑,「棠老師今晚打擾了,新年快樂!」 他遞出一個早就準備好的精巧紙盒,遞給棠國師,裡頭是mikimoto的珍珠胸針。 「給我這個做什麼?」棠國師沒打算收。 「新年快樂!」時翼一溜煙鑽進電梯裡加速逃逸。 一路上時翼反反覆覆想著她的話,那枚珍珠胸針送出去,他一點都不可惜。 那是她應得的。 至少他從這話裡頭得到了許多。 要是平時,他聽到男人講這麼機車的話,肯定是愛上不上,直接要司機把車開回錦水灣去 ,不載蕭錦彧。 他也讓司機把車開走了。 蕭錦彧看到他家小王子關上車窗,讓司機把車開走,微微笑了笑,終於鬆了一口氣,正欲 回到會館裡要個空房,突然聽到有人急急忙忙跑過來的聲音。 還沒回過神來,他的小王子已經衝進他懷裡。 「你不想上車,誰要載你回去呀。」 懷裡的人溫軟又撒嬌。蕭錦彧想笑卻笑不出來,渾身都鬆懈下來的他,已熱得不行,又有 這樣一團溫香軟玉投懷送抱,再不是極力隱忍就能壓得下來的,他抓著時翼,用最後的理 智勸道:「小翼,你先回家,我現在沒辦法跟你回去了。」 時翼投入蕭錦彧懷裡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不對勁了。 下身感覺到一個烙鐵般的硬物抵著。 就算明白現在不是想這些有的沒有的時間,而是應該先搞清楚男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 還是忍不住先在心裡驚嘆一下這尺寸。 果然是個文中必備主角攻的尺寸。 蕭錦彧看懷裡的人一言不發,辨不明情緒,猛地將人推離自己,逕自轉身往會館裡走。 「你怎麼這樣啊?」時翼畢竟也是男人,知道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狀態,連忙追了上去,在 男人耳邊小聲說道:「不小心吃到威而鋼?」 蕭錦彧沒回他,臉色冷淡地跟一旁的侍者說道:「給我一間房。」 自家少爺在這裡要房間,當然是得立刻給,侍者馬上帶著蕭錦彧進房間。 男人沒回他話,時翼卻沒生氣,經過棠老師一席話,加上先前的相處經驗,他能理解絕對 發生了什麼事,便踩著碎步跟上去,在侍者打開門,將門卡交給蕭錦彧後,跟著閃進房裡 。 蕭錦彧沒有去看時翼,怕一看對方就會忍不住將人壓在床上,做盡所有禽獸之事,他說道 :「你自己先玩。」便閃進浴室。 浴室很快響起淅瀝淅瀝的水聲。 時翼環顧一下房間,不懂男人要他玩哪裡,這房間根本沒什麼好玩的,便坐下來滑手機, 問一下劉睿恩知不知道蕭錦彧怎麼了。 劉睿恩:? 劉睿恩:他不是去應酬,等你去接他嗎? 劉睿恩:你沒接到他嗎? 時翼:接到了,沒事,新年快樂! 看到劉睿恩的回答,時翼隨即會過意來劉睿恩什麼都不曉得,那應該就是有什麼突發事件 了。 他垂眸繼續滑手機,看了一下讀者們在他的粉專上敲碗說開簽書會,逐個點讚,一邊思考 要不要大方在公眾面前亮相,一邊留意時間。 這才發現半個多小時過去了,浴室裡頭的水聲還沒有斷掉。他怕裡頭的人腦子不清醒,洗 冷水澡洗到生病,輕手輕腳地進去一探。 浴室很大,裡頭蒸騰著氤氳的水氣,時翼放下心來,發現蕭錦彧還沒那麼傻,真用冷水澡 洗了半個多小時。 正要探看裡頭的人到底進行到哪個步驟,卻聽到男人聲音比平時更曖 沙啞。 嘩啦的水聲沒有停下來。 然而,時翼能清楚聽到男人低低喊的是:「小翼。」 * 蕭錦彧一進淋浴間就只能喊著那個暱稱,想著青年的模樣套弄身下脹熱的性器。 手快速地擼動著,卻很難抒發出來。他身下那硬挺的東西像是有自主意識似的,怎麼弄都 不對點,腦裡無數畫面都是自己怎麼壓著對方做,可是跟自己手擼的觸感還是不一樣。 小王子身上至今他能碰觸過的皮膚都細膩滑嫩得很,不像自己的手有些乾燥。此刻他著了 魔似地只想在對方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跡,在藥性的催發下,更是不滿足。 他愈想抒發出來,愈是難以饜足,只低低地一再喊著那個彷彿是個咒語的名字,任熱水不 斷地沖著身體,想快點弄出來。 淋浴間裡水聲很大,他又太過專注地在想著那個人,以至於沒有發現青年已經進來了。 等到青年打開淋浴間的門,探頭進來,兩人視線對上,蕭錦彧才難得慌亂了。 「進來做什麼,快出去。」 時翼開門也是憑著一股衝動。要是以前他聽到狗男人在這種時候喊他的名字,肯定會罵一 句渣!有白月光了還想著他。 但此時,他卻覺得……不管有沒有白月光,如果男人現在心裡想的就是他呢?抱持著這種 念頭,他腦子一熱推開了門。 「你自己弄得太久了,我幫你弄吧。」時翼看到男人愕然的眼神,忍不住補充,「別以為 我有多想幫你弄,那是因為我真的不想要跨這麼奇怪的年。」 他說完,怕男人又講些什麼奇奇怪怪的話,連忙將毛巾遞給男人,示意男人擦好身體快出 來,自己先回到床上坐著等待。 等著的時候忍不住胡思亂想剛剛看到的畫面。 浴室裡水霧很重,他的視線明明也只有盯著男人的臉,但是男人身上某個東西的存在感實 在太重,硬梆梆地卡在那裡,又粗又長,他就算想裝沒看到也很難。想著那個尺寸,他突 然就後悔自己一時心軟,決定要幫男人弄了。 他哪裡弄得起啊? 腦子裡還在胡思亂想,蕭錦彧已經過來了。 男人的頭髮雖然微微擦乾,但還是濕的,身上鬆垮垮地套著浴袍,胸口露出一小片精壯肌 肉,上頭一滴未乾的水滴滾落,肩寬腰窄,加上那因為情慾而染上春色的桃花眼……時翼 突地有些口乾舌燥。 「我、我不要弄了。」時翼看似鎮定,實則連聲音都些微顫抖。 「你不必弄。」蕭錦彧伏下身,看著青年精緻的容顏。 他本以為遇上最糟心的事,想方設法把心上人支開。 他的小王子卻對他伸出援手。 這要他哪裡能放開? 「你要幹嘛?」時翼被看得面紅耳赤,瞪人一眼。 蕭錦彧在青年額上輕輕印下一吻,「借我弄弄。」 這是一個柔軟、克制的吻,輕盈得彷彿天使的羽毛落入湖心,時翼一怔,有些動容,男人 下一步卻是動手解他的長褲。 「你做什麼?」時翼驚呼,卻是不明男人的動向勝過抗拒。 「這裡借我用一用。」蕭錦彧指向時翼還套著褲子,卻筆直修長的大腿。 時翼聽懂男人要做什麼,雙頰浮上淡淡的紅暈,「我自己脫就好。」 他還沒有心理準備現在就讓男人看到他的…… 總之現在不行! 他面對著床躺下,因為不想把褲子弄得都是液體,直接將内褲和褲子扯到膝間,都脫好了 才想到自己等於是把整個臀部都亮在男人面前……好像也好不到哪裡去,鴕鳥心態地將腿 併得更攏,像是那樣就能忘記他做了什麼蠢事。 青年挺俏圓潤的臀瓣、白皙勻稱的大腿全呈現眼前。 蕭錦彧的目光一暗。 此時他感受到的卻不只是藥性,而是更多刻在骨血裡對青年的喜愛,在他血液裡流竄,氾 濫成災。 當下身腫脹遲遲得不到釋放的男根貼上細膩柔嫩的腿間,蕭錦彧的眼眶瞬間像猛獸見到獵 物一樣發紅。 他提醒自己要溫柔,然而藥性和深入骨髓的愛戀讓他的動作彷彿發狠的野獸。 勃發粗大的陰莖卡在細嫩的兩腿之間,來回不停抽送,發出讓人臉紅心跳的肉體摩擦聲, 頂端的液體沾染在青年潔白如玉的腿上,弄得濕滑一片。 時翼臉整個埋入床墊裡,完全不想抬起來。他的臉燙得過分,也不知道為什麼,蕭錦彧明 明是弄在他的腿縫,他卻恍惚有一種男人弄的不是那處,而是深入身軀之中,反覆磨弄勾 動……唔……他尷尬地將三角地帶下壓——蟄伏的某處已經有了反應,他一點點都不想被 發現。 男人的慾望像是不會消散似的,不斷挺動,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發洩出第一次,射得 時翼原來就已汁水淋漓的腿間更加黏糊一片,然而男人勃動的男根並未因此平復下來,時 翼能感覺到,它尺寸還是跟方才一樣,一點點都沒有縮減。 蕭錦彧吻了吻時翼白雪似的後頸,「小翼,能不能……再讓我弄一下?」 弄得人痛死了,誰要借你弄啊!時翼心裡這樣想,但一定是男人太過挑逗人心,也不知道 為什麼他脫口而出的竟然是:「好。」 他才剛想反悔說他說錯了,不借男人弄了,蕭錦彧已經伸手摟住他的腰,將他翻了過來。 時翼現在就想要回到B612星球了! 蕭錦彧薄唇泛著笑,「是我忽視了。」 他沒有想到,原來他的小王子也會被他撩到……有慾望。原來以為青年身體瘦弱,情慾也 比較寡淡。這倒是意外之喜。 時翼睨他一眼,「你什麼都沒有看到。」悶著頭就想跑。 蕭錦彧簡簡單單就將人給制住,「我幫你,應該說我們一起。」 時翼雙頰紅透,聲音軟呼呼的,「誰要你幫呀。」他也不要跟他一起好嗎! 蕭錦彧將時翼的裡外褲都直接剝了下來,後者踢腿以示抗議,男人卻渾然不覺,跟貓撓似 的,「嗯,我剛剛說錯了,是我該還你恩情。」 他跪在時翼的雙腿中間。 時翼想逃離這種尷尬場面,有反應的下身卻被蕭錦彧那根剛發洩沒多久的男根碰觸。 要命了。 明明是這麼流氓的行為,時翼卻被撩得腰肢一軟,全身的慾望轟地一聲被點燃似的,只想 要更多、更激烈……這讓他鬼使神差地沒有拒絕蕭錦彧接下來的行為。 男人伸出雙手,一隻手握著一根性器,同時捋動兩根陰莖,那根異常粗挺的陰莖還時不時 地撞上他的,交換濕黏的液體。 男人的大手乾燥溫暖,不算特別細緻,但也不算特別粗糙,倒是有薄繭……時翼平時做起 來興致不怎麼高的事情,換個人來,竟然…… 青年美目迷離,面容紅豔,身軀微顫,堅持沒有太久就在男人手裡洩了。 時翼沉浸在這種從沒有過的高潮中,一時半刻沒有說半句話。 蕭錦彧這才重新將他雙腿併攏,繼續靠著那雙嫩白的腿摩擦,他口中呢喃著小翼,被喊著 的那人還處在極樂餘韻之中,也沒有阻止他。 蕭錦彧又抽動了好一會兒,才再度射了出來,男根還是硬梆梆的,然而已經沒那麼難受了 。他那雙含著情慾的眼,迷戀地看著青年出色的容顏。 時翼對上他的視線,沒兩秒就彆扭地別開目光,「我要去洗澡了,黏死了。」 「等等,我還沒感謝完畢呢。」蕭錦彧笑著說完,往時翼白皙如天鵝般的頸項上那性感的 突起吻了上去。 明明被吻的是喉結,時翼卻覺得全身上下都為之顫動。男人不是只有紳士的親吻,還伸舌 頭出來舔弄。時翼很想說這樣實在是太多了,竟然還被吸吮…… 恍惚之間他喉結也成了一個被撩撥被引誘的受器,時翼的眸中難以自制地因為害羞和男人 過度的索求,生出生理性的淚水,他死死壓抑著,誰知最末,蕭錦彧竟然微微用牙齒輕嚙 了一下他的喉結,不疼,但卻引發出像是過電般的顫慄。 眼淚便跌出了眼眶。 蕭錦彧吻畢才又回去看他的臉,以拇指抹去淚水,笑問:「這麼舒服?」 時翼瞪人一眼,自以為有氣勢地說:「誰說舒服了,明明是痛。我有說可以咬我嗎?」 聽在蕭錦彧耳裡卻是軟綿綿的語聲,跟撒嬌沒兩樣。 「對不起。」蕭錦彧低笑,姿態散漫。 下次還敢。 時翼哼哼兩聲,抓著他被褪下的褲子,逕自下床,「我去洗澡了。你不許來。」 蕭錦彧低頭看自己狼藉的下半身,「我不能洗?」 時翼餘光掃到蕭錦彧的動作,臉立刻漫上紅暈,他腳步飛快,「我洗很快。」 這是時翼畢生洗過最快的澡,沒辦法,某人實在撐得太久了,現在都十一點多了,他再慢 慢洗澡,跨年可能在吹頭髮中度過。 洗好澡,時翼便出來叫蕭錦彧進浴室洗澡,平日在意形象的他,為了想要跟男人一起跨年 ,只能勉強坐在化妝鏡前吹頭髮,節省時間。 男人沖好澡出來,時翼立刻將吹風機丟給他,「拿去吹乾。」 蕭錦彧桃花眼藏著勾人的笑意,「謝謝你記掛著要我吹。」 時翼惡狠狠地睨蕭錦彧一眼。他感覺男人在開黃腔,但他沒有證據!最末飛快地出了浴室 ,滑手機平復心情,發現已經十一點半,現在若要回錦水灣跨年,他們得立刻下樓不說, 路上得不要碰到紅燈,車子可能還要時速一百六十公里以上才來得及。 換句話說,他們來不及回錦水灣跨年了。 本來已經找燕姨幫他安排人在錦水灣的池邊放煙火的,想說就算睏了,從床上坐起身來也 能看到煙火。 只好趕快發簡訊給燕姨,說蕭錦彧這裡有些意外,所以他們延誤了,不回去看煙火了,但 他跟蕭錦彧在一起,不必擔心,讓她看是要休息還是要跨年都好。 燕姨一通電話打了過來:「翼翼,你們今晚要住外面嗎?」 時翼其實也不曉得蕭錦彧怎麼打算,剛剛兵荒馬亂那一齣,他也還來不及問清楚,「我也 不曉得,我們在蕭家開的私人會館這邊,不會有事的。」 燕姨深知他有潔癖,「要不要我讓人送衣服過去?」 時翼想了一想,「好啊,連睡衣一起幫我拿過來好嗎?」 他跟燕姨說完電話,已經又過了十分鐘,距離跨年倒數二十分鐘,也不曉得蕭錦彧為什麼 那麼會拖,洗個澡吹個頭髮而已,弄那麼久,到底在裡頭做些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想著男人最後吻他喉結的時候,身下的硬物都還未消退,時翼臉一紅,沒敢再想下去。 蕭錦彧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時翼泛著櫻花粉的面容,「在想我?」 時翼絕不承認,「誰說的,別自以為。」 蕭錦彧點點頭,沒多說什麼。 時翼覺得自己瘋了,竟然從他神情裡看到可惜。 蕭錦彧笑著對時翼說道:「走吧,外套穿好,我們去跨年。」 「你的外套呢?」時翼發誓自己絕不是關心他,只是不想背上害人感冒的罪名。 蕭錦彧一拉開門,侍者已經拿著蕭錦彧的大衣站在門口,恭敬地等著。 時翼:……算了……是自己瞎操心,一時疏忽這裡是蕭家的產業。 蕭錦彧對侍者交侍了幾句,便帶著人到會館的天台,這裡略靠山邊,原本應該是風大又冷 ,沒想到擺了幾台戶外暖爐,站在一旁,非但不冷,還挺暖和。 距離跨年剩下十二分鐘。 今晚氣溫很低,幸好沒有下雨,只是天邊烏雲濃厚地掩著,看不到月光。 蕭錦彧知道身邊這人還在等自己的解釋,低聲道:「晚上謝謝你。」 他簡單地說了蕭塵論設套,想將蕭錦延送出去,正好他在這裡應酬,及時趕到一事。 時翼深深地看著蕭錦彧的側顏。 就在這一刻,他突然想到,不管文裡把蕭錦彧寫得多無所不能、翻天覆地,有多少男主威 能、開多少外掛,事實上男人仍舊是個有血有肉的人,依舊會傷心、會難受,就算語氣那 麼淡然,他還是感覺男人那種淡漠的厭倦。 蕭錦彧沒說,但時翼能夠敏銳地感受到,在恨著蕭塵論的同時,男人更怪誰。 時翼的心隱隱有些抽痛,慶幸自己方才留了下來。 如果他渾然未覺、轉身就走,男人該有多冷? 他伸出纖細的臂膀,有些僵硬地抱住男人。 蕭錦彧那雙桃花眼微微睜大,若是時翼仔細看,就能看出淡淡的驚訝,甚至隱密的欣喜。 然而時翼能伸手擁住對方,已經是鼓起莫大的勇氣,他現在根本沒敢抬頭,只將頭深埋在 蕭錦彧的頸窩,輕聲說道:「你沒有錯,不要怪自己。」 蕭錦彧沉默不語,外套裡的手指卻微微顫抖。 多年前,某個少年帶著溫柔的文字,為他的心房開了一扇窗;如今少年成了青年,用平淡 卻滾燙的話語,為他點亮一盞燈。 就是這樣的青年,更讓蕭錦彧心有所屬卻躊躇不前。想給青年最盛大的告白、最美好的一 切,不想將他親愛的小王子拖入骯髒黑暗的泥沼之中。 沒解決敵人之前,還不是時候。 他忍著洶湧的愛意,淡淡地回道:「謝謝。」 時翼早早訂下的手機鈴聲響起,倒數三分鐘即將跨越到明年,他佯裝鎮定地從男人的懷裡 出來,卻被蕭錦彧摟住肩膀,他斜斜看著肩上那隻手,沒有推卻。 「這段時間還滿意嗎?」蕭錦彧輕聲問道,「如果滿意,是不是……明年繼續合作?」 這回換成時翼安靜沒回答,這問題的答案,他要等到明年才給。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終於等到倒數半分鐘,「我們該不會要在這裡發呆跨年吧?」這麼短 的時間,男人能安排出什麼嗎? 坦白說,就算什麼都沒有,他也不遺憾。但這種事才不能讓男人知道,不能讓人太得意。 蕭錦彧低笑起來的同時,璀璨的煙火在他們眼前綻放,竟然是阿拉伯數字的秒數倒數。 10、9、8、7、6、5、4、3、2、1…… 新年的第一秒,在男人低道新年快樂的同時,也許是煙火太燦爛讓人迷了魂,青年忍不住 抱著男人,跳起來輕輕吻了一下男人的唇,「新年快樂!」 回神才想到自己做了什麼的時翼,火速為自己辯駁,「剛剛那是跨年的親吻,你別誤會。 」 蕭錦彧笑笑問道:「跨年的親吻?那別人也會有嗎?」 「別人怎麼可能……」時翼差點就脫口而出別人怎麼可能有,連忙煞車。絕對不能讓男人 太驕傲。 炫麗的煙火未停,將天邊打得燦亮。 時翼心突地又有一些軟,「你到底什麼時候準備這些的?」 該不會就是剛剛洗澡的那些時間吧! 蕭錦彧不答反問,「喜歡嗎?」 「還行呀。」時翼看似勉勉強強地說道,事實上那雙晶瑩的眼裡,滿是喜悅的光彩,他要 自己別表現得太開心,嘴角卻忍不住挑起,「今年就繼續合作吧。」 — 我是甜文小高手(?) 絕對值得推文誇誇(哪來的自信) 不誇我,我就枯萎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34.112.22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63157976.A.8AC.html
1Fcrab70841: 最前面微微地酸,接著溫馨起來,最後是明亮的甜 09/14 20:24
2Fcrab70841: 感覺是好喝的檸檬蜜茶(餓了嗎 09/14 20:24
3Fsnowg: 金魚實在是太會忍了!! 09/14 20:35
4Farnus: 兩個人就不要再裝了www各種傲嬌當肉麻www 09/14 20:36
5Forznail: 金魚辛苦惹,要繼續合作喔! 09/14 20:45
6Floveaso: 嗷嗷嗷心情都飛起來了好甜啊 09/14 20:49
7Fkxam: 甜啊! 09/14 20:58
8Fmechakucha: 金魚辛苦了,連這種情況下都能安排好跨年太厲害啦 09/14 21:30
9Fmechakucha: ! 09/14 21:30
10Fhyderica: 金魚真的自制力過人,小翼應該也感受到他的珍惜與 09/14 21:32
11Fhyderica: 重視了。真的好甜蜜。 09/14 21:32
12Fhisu3cl3: 傲嬌小王子太可愛了 09/14 21:37
13Fkamiyah: 推推推推推!! 09/14 21:54
14Flinlic: 好甜的一篇,好好看~ 09/14 22:05
15Fnight102: 甜死了!! 09/14 22:43
16Fmisusi: 超甜 09/14 23:09
17Fdekomori: 超甜啊 這篇一直反覆重看 兩個人都太有愛了好喜歡啊 09/14 23:19
18Fdekomori: 小金魚真的好珍惜他的小王子啊 09/14 23:20
19Fmary0228: 誇誇! 09/14 23:55
20Fskyfwls: 好甜啊~~~~ 09/15 01:00
21Fsatukiran: 啊啊啊啊是腿交!!!香死(還沒看完 09/15 02:03
22Fsatukiran: 這糖罐打翻了吧xD 09/15 02:12
23Ftingcat: 推推推推~~~~~ 09/15 10:02
24Fbyron1127: 滿意滿意 09/15 19:52
25Fkikilin: 推推推~真的好甜啊 09/16 00:21
26Fd123774: 誇誇誇 推推推 09/16 07:56
27Fd123774: 怎麼會這麼甜!! 09/16 07:56
28Fd123774: 明明還沒在一起 這對就很疼惜對方了耶 09/16 07:57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