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供奉之樓: 司瑜小隊

作者
看板 Marvel
時間
留言 63則留言,49人參與討論
推噓 54 ( 54推 0噓 9→ )
兒童不宜,未成年斟酌觀看 防雷 Ψ L大廈48樓VIP室,酒香四溢。 董事長平常專門接待政商名流的觀景室,是360度視野環繞落地窗設計,能將大半座首都 盡收眼底,甚至可鳥瞰總統府,看府前大道點點斑紅未散。 此時一位跟董事長一模一樣的「人」,邀請披玫瑰編織斗篷的美麗女子入內,將高檔VIP 室收為花團指揮中心,玫瑰斗篷下是復古的鮮紅旗袍,還盤起懷舊十足的螺旋髻,女子有 一對如野狼般具侵略性的銀眼眸,似乎有迫不及待將這一整座城市吞入腹中的飢渴,她是 花團的團主,L大廈據點指揮官--魘魔薔薇。 「報告,騎機車女人帶那一夥人......消失了,37樓的倉庫裡都沒有人。」 「我討厭玩捉迷藏。」 薔薇沒理會報告,反要鬼斟好小杯威士忌與大杯啤酒。她對門咒不陌生,防禦、封印、結 界與逃走都是其看家本領,現在最關鍵是搞清楚入侵者想要甚麼? 目前鎮守L大廈的花團,第一任務是保護補給線,雖說城市不缺供奉,但如戰線持續拉長 還是得靠客運站輸送東方來的糧草,「打仗就是打補給」這道理魘魔清楚,修者有便當吃 就夠了;可對妖魔鬼怪來說,長征難度非常高。 第二任務是防守頂樓的翼蛇空襲隊,這一支落雷軍隨時能支援凱道、城隍廟,且有這制高 點在華家軍不管從何處進攻,都先落居下風。 最後,則是保衛「銀箱子」,門王玉蘭留在這勒索南海登天宮的肉票。 對方好不容易混進大廈,絕不會輕易離開,但他們想攻擊哪一點?糧食儲存的地下室、翼 蛇起飛的頂樓、還是大飛被關的房間? 威士忌杯「撲通」一聲落入啤酒杯,冉冉升起一圈誘人泡沫。薔薇按通總機,「叫狄子華 、阿仙進來。」,得把門家那一干人揪出,但現在「帶隊」的人才不夠。 丟了霸子很麻煩,花團能帶隊的本來就少,薔薇麾下以大批殭屍與少量鬼為主,上得了檯 面的領隊只剩紅衣媽祖,要防守這49層的大樓顯然不夠,何況對方有能抵禦灶鎗並擊殺霸 子的修者,不得不重新擬定策略…… 薔薇又不想自己跑弄得滿身臭汗。煩躁的女人突然想念能陪她談心的小J,雖然村長小姐 也不適任帶隊。煩死,哪還有會帶隊的,她願意用一個好夢交換。 「帶隊」跟神通強弱不盡相符,這種人才在革命時往往舉足輕重,就是為何樂園派系林立 ,但「虎姑婆」講話一直最大聲,若論神通她不過排胭脂主、上人、門神之後,與頑皮豹 、霸子伯仲間。虎王放肆的原因就在於:虎團妖魔全有獨當一面的領導能力,野獸成精過 程漫長,牠們大都當過山川叢林的動物領袖,往往是一山一河之霸,有充分拉幫結派經驗 ,戰爭時牠們這項價值就更一覽無疑。 相比虎姑婆,頑皮豹、薔薇手下人才少得多,連這次都是特別調霸子過來幫忙,而此時得 再挑人來帶隊追擊,她的菜實在不多,不得已還是要重用。 「大人,找我有事?」 先進來罩酒紅色大風衣的阿仙,依然吊兒啷噹,藏不住臉上輕浮微笑,向薔薇輕輕點頭致 意;後至的狄子華「碰」一聲併攏雙腿立正站好,高行舉手禮。 「薔薇大人,晚上好!」 看到有精神的年輕帥哥薔薇就很開心,在玻璃杯緣留下香豔唇印後甜甜笑了。 一個是帶給樂園一場開門紅勝利的前華家軍狙擊手。 一個是媽祖手下,在眾男鬼中人望一級棒的大嫖仙。 「小仙,我撥兩隊殭屍給你,你負責在走廊夾擊。」人是帥,但她還是選擇讓資淺的狄子 華單兵作戰,革命家警戒心特別強,「小狄,你換小鎗緊逼對方移動,鎖定傷兵,別去管 門家女人。你們臨場都聽媽祖指揮。」 「是的,長官!」狄子華喊得震天價響。 「使命必達。」阿仙笑得輕鬆。 薔薇柳眉微蹙,半夢半醒道:「天亮前,將所有修者通通殺光,一個不留。」 下完令,沉醉於夜色與美酒,魘魔微微闔上那誘人的雙眸。睡去。02:33 Ψ 「將西棟41樓41號房裡,關在銀色箱子的大飛師祖救出……」 侯穎打開那一只繡太極的錦囊,念出內容後司瑜眼神一亮,其他人則陷入沉默。 負傷的侯穎、侯仲連、羅蟒、菜兵還有洋裝小女孩現在全藏在這五坪大的房間內重長計議 ,裡頭燈火通明與一般套房無異,理論上這房間還在大廈內,但又不在陰陽任何一處,人 看不到、鬼摸不著。 門咒.空閬 大樓原來被門王玉蘭的結界包覆,只有門神才能再造出來的一塊「幽界」,就如薔薇桌上 那一杯深水炸彈,司瑜的結界是小杯威士忌、投入阿嬤的大杯啤酒中,變成界中界。這一 棟大樓同樣的房間何其多,只要不被對手定位就暫時安全。 撫摸額角的傷口,用司瑜帶來的急救箱稍微包紮後,侯穎嚅嚅嚙嚙解釋道:「這錦囊是于 師父給師兄們的指令,但師兄已經……」 「慢慢說,到底怎麼回事。」帶來食物與飲料還有醫療品,司瑜溫顏安慰侯穎。 大飛師祖被魔道綁架,一下讓南海登天宮亂成一鍋粥,門王玉蘭囂張地在10號中午快遞給 登天宮「六御銃殺槍」,那是大飛爺形影不離的寶具,真實性不容置疑。紅色樂園趁勢對 道派提條件--取消「大西部陰陽制憲大會」,並嚴禁南方北上奧援北府--否則門神將 在48小時後將他們師祖撕票,沒得討價還價。 撕票時間就在現在九小時後,12日正午。 于英雄的任務當然不是派給侯穎,侯家姊姊幾倆重,師父不會不知道。可南方秘密遣來的 「營救隊」被殺得一個不剩,在車站地下街上廁所時遇到群鬼圍攻,一下就屠戮殆盡,最 後一位師兄臨死前,將錦囊交給同門路過的侯穎--本來只是北上找男友跟弟弟的女孩- -就莫名其妙得知這S級任務,好死不死,超級想立功的阿弟躍躍欲試,非要潛入來救人 不可。 二人就在中午傻傻跑去救師祖,碰到兵敗如山倒的羅蟒跟來救援的司瑜…… 然後現在一起被困在這裡,進退維谷。 「你們姊弟也是蠻鬧的。」司瑜率先表態,「我先說,大飛先生是可左右戰局的大神通, 如果狀況允許我會去救。之後要再潛入這應該很難。」 「我對被大家造神的老頭沒興趣,但救出他一定能名動天下,算我一個!」 侯仲連一付跩樣,這國二生絲毫沒被晚上敗仗影響。14歲的他目標就是一夕爆紅,讓全陰 陽界都曉得齊天大聖的威名,而不是只靠養母庇蔭的紈絝子弟。 「阿弟,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大飛先生是登天宮老前輩,是南方民主推手。」 侯穎「呼嚕」吸著全糖珍奶,一面餵依舊不敢說話的小女孩黑糖熱鮮奶,膽怯中藏有自信 道:「小魏一定會帶兵來救我,乾爹部隊最厲害了,一定能趕跑鬼……」 小魏是侯穎男友,這小秘密只有阿弟知道。還有連阿弟都不知道的是她剛有了身孕,昨天 本來約去西門町看電影,但放假的小魏被緊急召回西北,大概是因為戰況緊急,來不及碰 面告訴他。其實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小魏隸屬乾爹--岳靖容--駐航空城的「西北軍」,當今清醒的人都曉得、連18歲的侯 穎都知道:那是華家最後一支能打仗的部隊,非紙糊的八仙跟其他二流部隊可比擬,可惜 華烜騰就喜歡裝睡,對調西北軍回首都的態度曖昧不明。 「姓魏不過是西北後勤的主計主任,帶個屁的兵。」 一旁拔出灶鎗子彈的的羅蟒,痛得滿頭大汗。他也知道西北軍厲害,防波堤演習時有眼睛 的人都看得到,但聽到侯穎把一個後勤軍官當寶還是忍不住譏諷。 侯穎惡毒的眼神掃過羅蟒,對這當年害死她爸的歹人恨不得上去給兩巴掌。就因為這人昧 良心作偽證,害她出生前父親就被囚禁於萬鎮塔,隔年死於非命。 「能平安撤退就不錯了。」羅蟒繼續大放厥詞,「救甚麼大飛爺,不考慮……」 「就像你當年不考慮救我父親一樣嗎?」侯穎冷笑回嘴,「不意外。」 羅蟒哼了一聲,沉吟道,「小妹妹,你沒清楚狀況,別被那大姊姊騙了,我們不是來當李 維拉的,現在不是九局下半領先而是落後對方20分進入垃圾時間。」中隊長指著冷靜在一 旁攤攤手的司瑜,「她會門咒,很有機會逃出去,我以前認識很多門家人,沒一個被圍攻 致死,雖然他們會無緣無故墜樓或被車撞,反正門咒逃跑很猛、超猛,但玩如意棒跟請不 到神的道派人可不是喔……」 「關你屁事,你這懦夫要逃就逃,門在那,沒人攔你這只會出賣同袍的小人!」 冤家路窄莫過於此。兩小時前才吵過一輪,此時侯穎又開戰,狂扯舊帳讓羅蟒也不甘示弱 反擊,「小妹妹,你沒活過那個時代,妳不懂,阿伯我當時根本沒有選擇,那時很多人都 沒有啦,只能選擇服從。你現在當然能裝清高……」 「選擇服從你過得挺好的嘛。」侯穎緊盯羅蟒肩頭的兩根楊柳枝,鄙視道:「但我爸在萬 鎮塔受百般折磨,最後被來劫獄的妖魔鬼怪殺死,他才沒有選擇!」 羅蟒當年確實有愧,但19年過去相安無事,今天突然有人追究你的責任,依舊讓人老大不 爽,「哼,要不是有你爸的冤,你媽這些年能在南方逢選必贏?讓你們從小過這麼爽…… 」,指著侯家姊弟渾身名牌跟高檔照相手機,冷笑連連。 侯穎「嗆」地拔出短劍衝上去要玩命,好在最後一刻被侯仲連攔下,「好了啦,姊,別跟 這死胖子一般見識,反正南北一樣爛……」 「誰跟他一樣爛!」羅蟒跟侯穎難得異口同聲。 這樣一支奇葩小對該怎麼作戰呢? 意見分歧下要救大飛爺談何容易?且大家各自有負傷,侯穎額頭還滲著血;侯仲連背後瘀 青一片;羅蟒肩背纏滿繃帶;更別說另一邊昏昏欲睡的跛腳菜兵,能看顧好小女孩就不賴 。司瑜靜靜思考這一支根本不能算隊伍的隊,嘆下一口氣。 「大家冷靜,要爭活過今晚再爭。想活過今晚,救出大飛爺的機率更高。」 「跟這一款忘不掉過去、也沒未來的南佬,沒法度合作啦!要救你們自己去!」 司瑜徐徐走向氣到雙下巴狂顫動的羅蟒旁,在他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中隊長頓時睜大雙 眼,汗涔涔回問:「妳是說真的?」,外賣員有力點點頭。 忽然180十度大轉變,羅蟒捏爛紙杯,靜靜去一旁不再跟侯穎吵,「我加入。」 侯穎一臉狐疑,很不想跟這仇人一隊;侯仲連則一臉沒差,繼續熱身甩棍花。 「五點天亮,奪回大飛爺。」司瑜講話隨時都像命令。 無人有異議。 片刻無語,羅中隊長縮在角落怨懟地碎碎念,「小肥婆嗆屁,小魏這也吃得下,八成是看 侯家水濂洞有錢有勢哼哼,吃軟飯的記帳狗,他媽的誰沒女兒?」 想起自己女兒,羅蟒的心情一下盪到谷底,全天下他最可憐好不好--他女兒連父親存在 都不曉得,而當年為了母女安全他付出了多少?你們這些人又懂甚麼? 摸出懷中一幀微泛黃照片,相片中的女孩穿學士服、戴學士帽捧一束沒有她美的鮮花,笑 得燦爛又純真,與自己一樣老去的前妻勾肩在一塊印下美好瞬間。那是女兒10年前大學畢 業的留影,沒這這張照片支撐,他一定撐不過該年奪回五穀宮的血戰,「錯的又不只我, 這些南方廢物青年修為不怎麼樣,講話倒挺嗆!」 要是這些南廢出生在那年代,八成磕頭磕得比自己還響,裝甚麼清高,噁心。 羅蟒不認錯,因為錯的是不分青紅皂白抓人的華烜騰;錯的是無所不用其極血腥抗暴的滅 赤上人;錯的是陰陽界;錯的是時代;再怎麼錯也錯不到他頭上。 --錯的東西還有很多,例如人也錯了,他不知道照片上的根本不是他女兒。 「啊啊啊啊!」 忽然菜鳥嘶吼一聲,一臉驚恐環顧被他吸引注意的四人,「我剛不小心睡著,夢到天亮我 們逃出去,結果大白天跑上街,一口被赤練蛇郎君吞掉了哈哈……」 「拜託,夢也夢好一點,觸甚麼霉頭啦!」侯仲連笑罵。 「幹!」羅蟒跳起來大罵一聲,他太清楚跟樂園打仗時「作噩夢」代表甚麼,急急忙忙道 :「要閃人了,這裡不能待,還愣著幹嘛,姓司的有啥戰術快點講!」 在場沒經驗者一頭霧水,包含司瑜也一臉茫然,他們不知道已經大難臨頭。魘魔的「夢」 就如一根釣竿,凡入夢者就咬餌上勾,會立即暴露出自己所在位置。 「找到你們囉,就說我不愛玩捉迷藏!」 空閬外,沉睡於夜色與美夢,魘魔陡然睜開那嗜血的雙眸。醒覺。04:33 Ψ 遊戲開始。04:37 空閬暴露,在鬼還未趕到前,東棟39樓24號房房門「喀-吱-」慢慢敞開。VIP室裡的薔 薇興奮地俯瞰著,「來吧,門家小妹,Game Time!」 一翻兩瞪眼,看是你們先達陣,還是先被邪鬼群剿殺。 「奪回大飛師祖,行動!」 率先跳出的是侯仲連與侯穎,年輕姊弟兵分二路,分別往走廊兩頭狂衝,看起來毫無畏懼 。薔薇將見底的酒杯重新添入冰塊,讚道:「少年人真勇敢啊!」 大飛所在房間是西棟4141號房,在他們正對面的樓上,用跑的看來只是誘敵。 回字型的大廈四角分別有緊急通道與電梯,設下四組鬼巡邏,一分鐘內可截擊任何樓層出 現的侵入者,面對這陣仗40人的中隊都討不到便宜。杯中冰塊發出清脆的迸響,薔薇依然 自信,「就看你們要怎麼攻進來。」,再次酒香四溢。 第三個出房的是羅蟒中隊長,「陰差白無常在此,何方邪魅還敢放肆!」 「噹、噹」一串響,索命鐵鏈橫跨兩棟樓逾六十米,精準地纏上西棟47樓的走廊鐵欄杆, 他瞥了下頭一眼,39樓往下到17樓才有一座露天咖啡廳,摔下去只能找黑無常拉他下地獄 ,羅蟒深吸一口氣縱身躍下,長吼:「喔-喔咿!」 「雖然討厭味全,但我還很喜歡泰山啊!」 這誘餌還是騙不了魘魔,主將還沒出手。誰能保留底牌道最後,誰就是贏家。 「不過,他們果然知道大飛爺的關押房間。」薔薇搖晃酒杯,審慎思考戰局。 --大飛爺是9號破曉被抓。勒索道派是10號正午1點,獵殺于英雄屬下卻在那天傍晚4點 半,隨之密報流向侯家小姐,從登天宮出發到北府再怎麼快也要5小時,很明顯--樂園 中的臥底不單接頭大飛爺,也能跟道派高層聯繫。一定在9號就曉得情報。煩死了,都怪 門老太婆高調,一抓到大飛就跟當時大廈的妖魔鬼怪狂歡宣布這消息,讓後來抓臥底的難 度倍增。 薔薇不知道小蘭追逐了老友79年,爽一下不過是人之常情…… 沒時間想那麼多了,雖不知是誰走漏情報,不過臥底可以慢慢抓,薔薇得先殲滅入侵者。 看看門家這女孩修為是合格的,但「帶隊」會有多少能耐呢? 如人猿泰山的羅蟒轉眼橫越高樓,擺動上41樓外牆,4141號房近在呎尺。 「陰差白無常駕到,還不把大飛爺乖乖還來!」 噠噠噠噠噠! 雖非主將但也不能不管,在南棟41樓巡邏的大道屠夫立刻舉槍開火,熱騰騰的鋼針爆射而 出,羅蟒剛拔完子彈可不敢怠慢,有技巧地讓白紙傘凌空旋轉「碰、碰、碰、碰」擋下連 番攻擊。同時狄子華迅速繞過走廊,往西棟大步趕去。 薔薇要他放棄大灶鎗為了增加機動性,雖子彈數從400降為100發,但對方是擁多種屏障的 門家修士,固定在一點開槍的威脅驟降,不合算。 「飛向宇宙,浩瀚無垠!」另一邊,侯仲連突然大吼起來。 侯家姊弟一拿如意棒、一持短寶劍分別在大樓拐口遭遇四、五頭紅衣鬼,但還沒交上手, 二人腳下忽各自浮出一片半透明光盤將之高高托起,緊接「咻、咻」兩聲如阿拉伯魔毯的 光盤載人起飛直衝西棟41樓,反倒一下攔截住大道屠夫。 門咒.飛闆 戰場頓時交錯,瞬息萬變中狄子華沒有自亂陣腳,一見敵人二話不說,手中灶鎗噴出如蓮 的花火,「碰、碰、碰」子彈呼嘯下侯穎身先士卒「嗆」地拔出佩劍,沒有幾個小時前的 恐懼與膽怯,她不想輸,不想輸給那看不起她的殺人兇手。 古銅幣咒.三元出竅陣 銅幣綻放淡淡金光如破曉晨曦,霎時合神出傳說劍斬蛇妖的臨水夫人,劍光舞動搭配合神 咒旋轉出一盤圓光盾,好似一道水瀑「叮、叮、叮」格擋住燒紅鋼針。 在侯家姊弟掩護下,羅蟒一口氣奔向4141號房,但這裡怎麼可能沒埋伏? 嗶-嗶嗶! 哨聲揚起一短一長,隔壁4145號的會議室玻璃門敞開躍出一輛漆紅神轎,神轎飛身擋在羅 蟒前,四頭抬轎的殭屍八條腿、八條手臂,移動起來宛若一頭紅色大蜘蛛,但羅中隊似乎 沒放在眼裡,鐵鏈甩得嘩啦響,「手下敗將,還敢來啊?」 「替佛道壓迫體系當打手的鷹犬,也敢隨意提及勝敗?」 紅衣媽祖在1996年聲名大噪,她的演說讓森林中、亂葬崗內、橋下、河裡的千萬孤魂野鬼 覺醒,願意冒魂飛魄散的風險站起來跟華家軍拚狠,替樂園守下了外圍立足地。不過演講 檯是演講檯,現在這裡是戰場,靠修為、不是靠嘴巴說話。 「坐神轎,砂鍋大的目標,找死!」 鐵鏈「噹」一下飛出纏上轎子,殭屍「嚕、嚕」起跳宛若一台裝甲車凌空輾來。 另一頭也有埋伏,酒紅風衣的阿仙從4145號會議室竄出,轉眼與狄子華聯合在走廊包夾住 侯家姊弟,阿仙一臉輕鬆,左右各戴黝黑發亮的手指虎奉命行事,他後面還跟有為數不少 的殭屍,乖乖排好兩列聽其哨音號令,司瑜小隊陷入圍攻。 「齊天大聖在此,不怕死的上來!」 當阿仙看到侯穎劍柄上三枚古銅幣還有一隻Domo君小鑰匙圈時,臉色驟變。 「又是你這怪仙,剛好跟你算清楚上次仙指的帳!」如意棒重重落下。 鐵棒與手指虎「鏘」地撞在一塊,火光噴濺,冷澈鋒芒映上侯仲連稚嫩但不服輸的臉龐; 也照出阿仙滿是詫異、驚慌與不解的神情。這是兩人二番戰,赤仙雙眼登時圓睜,「連這 麼小的孩子都派上戰場,這就是正道嗎?」 「別胡說,我志願上場的,沒人可以『派』齊天大聖啦!」 「自甘墮落穿紅衣,別把我們跟你混為一談!」侯穎幫腔阿弟。 「那……少年啊,將命留下吧!」 赤仙咬牙切齒,整個人「飄」起進攻,依仗沒軀體的靈活身法,一下欺身進到侯仲連如意 棒沒法回防的內圍;另一邊灶鎗連番掃射,侯穎的短寶劍搆不到敵人只能採守勢,就在此 時雙雙陷入危機的小姊弟送了一個眼神當訊號給對方-- 「阿弟!」 只見姊弟手掌各拿一枚銅錢,在同一水平面同時起咒,二人位置在半秒內對調。 「啟動陷阱卡,位置交換!」 本來寶劍擋灶鎗、手指虎逼鐵棒;倏忽變為長棒打鎗、橫劍斬虎,這差異立刻改寫戰局讓 阿仙與狄子華都大吃一驚,甚至在VIP室的薔薇都「嘿」了一聲。 古銅幣咒.兩儀循環陣 大飛痛恨前三階的古銅幣咒,但他沒違逆鴉片姑依然將之傳承給弟子,到侯穎這四代已玩 出不同花樣,如:二人各拿一幣可調換位置--這也印證了大飛摸索出的體系關係:同樣 是隔空位移,兩儀循環就是五鬼搬運的弱化版。 --熟稔三魂出竅儲魂,才請得到帝神升級出六御銃殺;四帝驅邪滾瓜爛熟,才有辦法駕 馭七星驅魔;七種咒倒背如流自然會悟出八卦通天,一陣含八陣。照這道理,一元得道是 九九道歸的體系,不過海天子自己都跨不過這一道大檻…… 「匡噹」一聲,如意棒彌補寶劍距離,一棒敲碎小灶鎗,再一棒掃得狄子華不得不退開; 而寶劍剛好克服長棒近身的弱點,回削一劍,阿仙的手指虎扛不住衝擊「咚」地墜地,轉 瞬間侯家姊弟完美變陣,快速突破對方的包夾戰術。 「南廢幹得不錯嘛!」 戰場瞬息萬變,與神轎纏鬥的白無常見姊弟突破包圍,也應「戰術」下重手,半點遲疑都 沒有又縱身從39樓一躍而下,頓時巨大神轎傾斜一邊,殭屍腳步大亂被下墜的羅蟒拉扯失 去重心,「拰媽祖,一起下十八層地獄啦!」 用鐵鍊纏住對手藉高處扯墜敵人就是他的得意技,因羅蟒擅傘咒,這等於「我拉你一起去 跳樓,但我有降落傘。」,雖不若赤傘能御風飛行但浮於空綽綽有餘,這套殺招20年來解 決掉不少厲鬼,有的當場摔到魂飛魄散,連下陰間都省了。 鐵鍊纏繞死緊,殭屍的手腳靈活度根本來不及解開,媽祖一下被扯到人仰馬翻,掛在走廊 鐵杆破口大罵,「這反革命畜牲、畜生、畜生!」,下頭快速解決這一台裝甲車的羅蟒樂 得哈哈大笑。 這一刻,4141號房周遭只剩下兩排殭屍,離開打只過了3分半鐘。 「門家小妹妹,不僅神通了得,連帶隊都有一定水準。」 薔薇啜飲威士忌,如對弈者般,去設想司瑜的戰術--快攻是唯一選擇--想奪回大飛必 然要「快」,可看出她對戰局變化有一定觀察能力,清楚知道在敵方領地唯有放手一搏的 閃電戰才能殺出一條血路,只有直搗黃龍才能降低對方的人數優勢。 四人分隊反勝過四十人中隊,靠腦衝中二、膽小胖妹、自私肥佬就能逃出生天還在合理範 圍,如果說還要解救被綁架的大飛爺,那真是見鬼的奇蹟。 奇蹟就要發生了嗎? 終於,最後一片飛闆射出,主將壓軸登場。 轟轟轟! 一陣引擎躁動聲傳來,騎在小綿羊上頭的司瑜從39樓轉進南棟,接著以乘風破浪之勢加速 ,那片半透明門板呈45度角豎立於走廊,就在下一秒「隆」一聲衝刺長鳴下門板變成跳板 ,小綿羊變成飛躍羚羊,外賣員變成宇航員,飛天橫跨北府絕美夜空,宛若脫離地心引力 要直接飛上月球。 「不想再死一次的,滾!」 「阿仙,快吹哨啊你在幹嘛?」 見防線被一一突破,快被拉下樓的媽祖懸空高喊,但殭屍依然不動,默默觀看小綿羊從天 而降,兩把天閂綻放寒氣逼人刀光,「嘩」地撞進來如保齡球打出一記Strike,十六隻殭 屍當場倒地一片,帶隊的阿仙卻還傻愣原地直勾勾盯緊侯穎,像網路線被拔一樣吶吶問: 「你就是登天宮水濂洞的侯穎?」 「阿弟說你能用仙指,你是……甚麼人?」侯穎舞劍對峙,也察覺異樣。 小綿羊清空了殭屍阻礙,高速壓車調頭時4141號門戶大開,關押大飛爺的銀箱子就在一牆 之隔。初出茅廬的司瑜離勝利只剩一小步了。 「策略正確,而且執行得很好。」薔薇忍不住放下酒杯,撫掌讚揚,「這門家女孩有兩下 子,要是讓她掌握華家軍兵馬,必定會成為革命大患,不太妙呢!」 很多人曾問:為何華家軍50年代能騁馳於陰陽,橫掃東龍、西佛、南道、北門;為何在80 年代後每每出征就是被全殲、團滅,到處丟人現眼? 其實就是帶隊人才的甄補出了問題,很嚴重的問題--看看以前的三結義,祝融戰神、鎮 百鬼、巫王與千里眼全是神通兼領導實幹者,麾下猛將無數,而現在一一殞命退下後,只 剩下一堆顢頇無能者在乾領薪餉,新一輩表現乏善可陳,北方成為能人志士的絕緣體,卡 職缺者非高幹之後就是逢迎拍馬者,羅中隊長的修為竟已是「佼佼者」,其餘那些啥八仙 總隊管焺的兒孫就卡一排,能打嗎? 聽說這門家女孩才剛剛大學畢業,真不簡單,陰陽界又多了個有趣人物。 「不過,小仙跟小狄比我想像得還沒料呢!」 下方阿仙與侯穎拼鬥處處受制、狄子華的軍刀與侯仲連鬥得難分難解、羅蟒還在玩跳樓遊 戲,沒人能阻止小綿羊「嗄」地剎車停在4141號房門前。 薔薇快要Game Over,不過她是以革命為志業者,每次一定留有後路,對方底牌亮出,而 她的還沒。但也知道再這樣下去L大廈會損失過大,沒猶豫拿起桌上電話撥給城隍廟的總 指揮。城隍廟到這750m,再拖住對方五分鐘就行了。 「讓上人過來唸唸經吧,這裡今天死好多人,怕怕的。」 電話掛斷,薔薇展顏而笑,很想好好再稱讚司瑜,「但還有最後一關呢,雖然一開始不是 特地幫妳準備的,但可能天意就是如此吧!」 魘魔「啪」打了個響指,隨侍的鬼立刻替主人播放VIP室高檔的環繞音響。 誰在乎我的心裡有多苦~ 誰在意我的明天去何處~ 下頭,司瑜謹慎地在外牆開了一個洞,以防門上有陷阱或是其餘偷襲。 門咒.小闀 這條路究竟多少崎嶇多少坎坷途~ 我和你早以沒有回頭路~ 「再來一杯!」隨Andy Lau的歌聲打拍子,喜孜孜的薔薇只剩最後一張底牌,再破就輸了 ,牽制南方兵力重要的人質會被奪走,局勢很可能會被拉回平盤。 不過,這一張底牌對門家妹妹很特別。 洞後的4141號房不過五坪大,裡頭燈火通明,綻放亮光的是懸於半空的銀色立方體,目標 明顯。而就在司瑜小心翼翼踩入時一尾黑色長條物擺動而過,看清楚來者讓鎮靜的女孩也 忍不住驚呼出聲,那竟是一條有女人手臂那麼粗的蜈蚣。 「小瑜,是你嗎?」把關人質的最後一位守門員開口。 那是「一灘」沒有毛髮的中年男人,男人異常腫脹的身軀癱倒在地佔滿房間,羅蟒與侯穎 與之相比根本就是瘦鬼,他赤裸的身軀是蒼白如紙的膚色,匍匐在地上蠕動恰似一隻肥蠶 寶寶。司瑜認得這男人。 「真的……是你嗎小瑜?」 那是文達,樂園的大蠱盅。她的父親。 有些女兒很想見父親一面,像是侯穎;也有些父親很想看女兒一次;如羅蟒。 但也些父女從來都不想再見到彼此,比如:司瑜與司文達。 如果說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運~ 終究已註定~ 修為、帶隊才幹不過都只是入門,陰陽界很大,往上爬這一條路很崎嶇很坎坷。 再次斟滿威士忌,薔薇起身舉杯替他們慶祝父女重逢,「小妹妹,能過『情』這一關,才 夠資格來逐鹿陰陽喔,Cheer!」 又來補洞囉~司瑜與文達、侯家秘密、羅家秘密.....還有甚麼漏掉的嗎!??! 越寫越多,大家下周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25.170.15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81575077.A.5AB.html
1Fabobstar: 頭推! 02/13 14:27
2Fpigispig: 先推 02/13 14:34
3Floona: 前十推 02/13 14:44
4Fs1040670: 5推內! 02/13 14:45
5FTRosenthal: 推 02/13 15:04
6Ftoroyo: 推 02/13 15:30
7Fxdaymonx99: 忘記參加抽獎活動好難過QQ 02/13 15:37
8Fxdaymonx99: 侯家姊姊的靈壓... 02/13 15:37
x大好久不見XD
9Fjr00747848: 推! 02/13 15:38
10Fimjun0104: 推!! 02/13 15:39
11Fdodoho706: 竟然是司瑜的爸爸!!! 02/13 15:43
4
12Fgskymo: 推推! 02/13 16:21
13Fswordtimer: 推個 前面推算得出來 但真的忘了文達是司瑜的老爸XD 02/13 16:38
long long ago~
14Fdeedeedee: 推 02/13 16:52
15FARCXU: 登天宮營救隊也太弱了吧 侯家姊弟都能打小隊長 營救隊被雜 02/13 17:18
16FARCXU: 魚圍攻就全滅了QQ 02/13 17:18
漏寫只有兩個人 刺探作用XD
17Fren1072: 薔薇帥耶!希望能加戲! 02/13 17:29
(記下
18Fvoes: 推 02/13 17:43
19FHannah3111: 推 02/13 18:05
20Fa950240: 更新了! 02/13 18:37
21Fnightwalker: 推~ (雖然還沒開始看樓篇 02/13 18:56
22Fnightwalker: 實在是供奉世界太大了 記不住太久 再積點文再來看 02/13 18:56
可以推不用看(欸
23Fcrazedog: 天啊啊啊啊好精彩 02/13 19:09
24Fmrkyo706: 悲劇英雄侯浩平... 02/13 19:20
才剛始悲
25Fsomeonewho: 推 02/13 20:01
26FSalDuar: 耶嘿我有猜中大蠱盅是司瑜的老爸 02/13 20:11
^^記性好!
27Fanonymous: 推啊!!!! 02/13 20:31
28Fmaple1108: 推 02/13 21:16
29Fdvd0314: 推 02/13 23:11
30Fshgthree: 連上人都在不就全員出動了@@ 這時候如果有人打里和村赤 02/13 23:26
31Fshgthree: 傘就倒了吧@@ 02/13 23:26
赤傘跟紅狼還在~(有魔戒薩魯曼的感覺!?
32Fs29470352: 每週最期待的就是供奉出新連載的時候!!!!!! 02/14 00:47
33Fs29470352: 剛剛沒推到 補推 02/14 00:50
旋轉噢= )
34FIBERIC: 推!!! 02/14 01:36
35Fjohnson02020: 文達這梗撲好久哇 02/14 02:05
lonr time ago
36Fbtchen: 先推再看 02/14 03:16
37FKuromi0929: 好看 02/14 08:39
38Flovensr: 推阿~~ 02/14 09:13
39Fanny1031: 推! 02/14 09:42
40Frainmiss2001: 司瑜也太帥了 02/14 09:50
41Fricky77525: 推 02/14 12:38
42Fherokado: 推!! 期待下一集 02/14 13:05
43FKeyNT: 貓頭鷹大對各派法術的設定與描寫都越來越完整詳細了!! 02/14 14:47
拖戲用(X
44Fdvd0314: 推 02/14 15:01
45Fchocoluv: 推! 02/14 15:46
46Fdvd0314: 推 02/14 17:31
47Fdvd0314: 推 02/14 18:40
48Fdvd0314: 推 02/14 22:20
49Fkaoro1018: 推推!! 02/14 22:35
50Fsilverice: 幫侯浩平QQ 真的好慘啊 我大司瑜帥翻了 02/15 00:16
才剛開始要慘(欸
51Fhomochi777: 推 02/15 01:23
52Fv22333: 推 02/15 09:50
53FYuJen1997: 推! 02/15 10:54
54FMaron422: 推 02/15 20:46
55Fmolly41228: 回上一篇 我不是羅蟒粉 我是貓頭鷹大粉= = 尊重 \我愛 02/15 22:54
56Fmolly41228: 你/ 02/15 22:54
<3<3
57Fnocturnetear: 推推 好奇司瑜對老羅說了啥 02/16 04:08
58Fnocturnetear: 那不是羅蠍的照片是誰的? 02/16 04:09
賣個關子~
59Fbig8402: 沒想到霸子的神通可以跟頑皮豹並駕齊驅,想說都能喚蛟龍 02/16 15:08
60Fbig8402: 了QQ 02/16 15:08
霸哥:我20年代就開始混了,敬老尊賢!
61FGDUNICORN: 是否能再多看一眼能再多愛一天傷會少一點 02/16 20:07
62FGDUNICORN: 我想地位與話語權的並列不代表實力並駕齊驅,羅蟒就是 02/16 20:08
63FGDUNICORN: 很好的例子 02/16 20:08
有道理!!有其他才能~ 感謝大家推推,文達在下一集等你們! ※ 編輯: skyowl (114.25.167.71 臺灣), 02/18/2020 16:51:32

marvel 看板熱門文章

202
218
22
31
2020/02/19 04:05:56

最新熱門文章

marvel最新文章

202
218
22
31
2020/02/19 04:0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