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消え恋] First Love 全.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4則留言,2人參與討論
推噓 2 ( 2推 0噓 2→ )
原著漫畫34回改寫劇版,有漫畫雷。 ※消えた初恋/被擦掉的初戀/消失的初戀 衍生創作 ※井田x青木 ※如果真的發生了 建議搭配服用:https://youtu.be/o1sUaVJUeB0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井田和青木沒想到會在餐廳前撞見彼此,兩人都十分驚訝,井 田藏不住眼角的欣喜,青木的神情倒是多了一絲尷尬。   「井、井田,好久不見。」   寒冬中,纏繞在青木脖子上的圍巾遮掩掉他的半張臉,井田想要看清楚青木現在的模 樣,差一點就魯莽伸手拉下圍巾。   井田盡量保持鎮定,微笑回答:「嗯,青木,好久不見。」   「是……阿相和橋下同學約你的嗎?」   青木的髮型和高中時沒有太大的差別,不過看得出來剪短了些,清爽俐落的模樣在冬 日的夜晚滲出一股暖意。   「是。青木也是嗎?」井田忍不住在想,青木能看出他和過往的不同嗎?他留長頭髮 ,瀏海散落在額頭前,這些改變,現在的青木有看在眼裡嗎?   「啊啊,真是的,他們在想什麼啊!」   聽著青木嘴裡的埋怨,井田的內心泛起陣陣刺痛,他看著青木氣呼呼推開玻璃門踏進 餐廳,隨後跟上腳步。   九年了,青木還是不想見我嗎?   高三那年,青木在地鐵站的階梯摔了一跤,二年級大部分的記憶就此從他的腦海裡消 失,井田和他那場從誤會展開的愛戀也隨之被擦去。   即使井田一度帶著青木走過他們曾經留下痕跡的場所,述說一次又一次他倆的戀愛事 蹟,青木仍舊想不起來任何他與井田交往時的光景,那份喜歡井田的情感隨著遺失的記憶 不見蹤影,不再跳動。   最後,青木說既然一切都是從誤會開始,不如就在這裡做個了斷,不然他和井田的時 間只會停滯不前。井田沒有回答青木好或不好,只是緊緊抱著他不發一語,任由這段初戀 被命運奪走,彷彿不曾存在過。   在那之後,他們之間的相處就和其他同學一樣,不,或許更疏遠一些。   即便如此,井田對於青木抱持的情感,時不時還是會因為他沉浸在獨自擁有的回憶裡 而怦然心動。甚至,在事件之後,偶然看見不再喜歡他的青木,無論是在哭還是在笑,他 都還是無法抑制心底深處的悸動。   但他和青木還是結束了。因為青木說就算他們沒有在一起,還是可以過得很好。   原來失戀也是喜歡的一部分。   高中畢業典禮那天,井田手裡握著自己制服外套的第二顆鈕扣,望著和相多嬉鬧在一 塊的青木,他強忍淚水,在心裡向青木說了謝謝。   兩人走進餐廳,在服務生的帶位下,青木和井田很快就在餐廳裡找到相多和橋下的身 影,見到相多臉上曖昧的笑容,井田確信這頓晚餐是他和橋下的精心安排。   入座後,相多和橋下不顧鬧彆扭的青木,這才宣告今晚的聚餐是為了慶祝兩人訂婚, 接著帶來結婚典禮的日期。這次邀請井田和青木出來吃飯,就是要當面逼迫他們提前留下 時間並承諾出席。   「誰叫青木一直躲著井田,每次開同學會,一知道井田會出席,你就不參加了。」相 多完全不顧現場微妙的氣氛,直接說破青木過去九年以來的閃躲。   阿相還是老樣子啊。井田感到欣慰的同時,喝下杯中的紅酒。   「你這傢伙,幹嘛故意提起這種事啊…」青木迴避井田的眼神,惡狠狠瞪向相多。   「青木同學可能還是沒有想起來,但我和颯人當初會在一起都是多虧青木同學和井田 同學的幫忙,無論如何,我希望你們都可以出席我跟颯人的婚禮。」橋下神情堅定,真摯 邀請青木和井田。   井田的腦海浮現過往鬧哄哄卻閃閃發亮的青春光陰,想起當初他們還因為橋下要去理 飛機頭而一陣兵荒馬亂。即使突兀,井田還是哈哈大笑出聲,指著一旁的青木說道:「這 傢伙幫的忙比較多吧。」   傻里傻氣卻總是全力以赴,不只是推了橋下一把,也不停在教導井田究竟喜歡是怎麼 一回事。   但這些回憶青木都不記得了,直到現在也是。   「……什麼啊,我到現在都還是很震驚阿相會和橋下同學在一起呢!」   「都這種時候了,你這傢伙還在說什麼傻話!」相多毫不留情在青木的頭上落下一掌 。   井田看向抱頭喊痛的青木,青木拿下圍巾後,映入他眼裡的臉龐和九年前沒有什麼不 同,談吐間的一舉一動卻難掩歲月殘留下來的成熟氣息。   這代表青木一定也經歷了許多人生的必經之路。   青木說他在甜點公司的開發部上班,井田順著他的反問,告訴青木他順利成為高中老 師。   他們都往當初交往時共同描繪過的未來前進,並且實現夢想。但是,這些重要時刻, 他們的世界卻不再交疊在一起。   就讀大學、打工實習、就業工作,甚至獨自生活,青木遇見形形色色的人,和他們交 朋友,互相打鬧嘻笑,那些情景裡都沒有他,他的生命經歷裡也都缺少了青木的身影。   他當時為什麼會放青木走呢?   井田喝了一杯又一杯的紅酒,把這九年來每一日的懊惱紛紛吞下肚。   「對了,青木,你之前那任女朋友呢?現在如何?」相多別有意圖的閒聊傳進井田耳 裡。   「欸?」   「什麼?」   青木和井田在錯愕之下異口同聲。   「颯人!」橋下的低聲提醒只是給予井田二度打擊,代表這件事是事實,而不是相多 的玩笑調侃。   「你大學時不是交過一任女朋友嗎?」相多絕對是喝多了,他紅著臉,撐頭追問。   「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青木拿起柳橙汁,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害羞,說起這種事, 臉頰和耳朵總會染上一片紅暈。   井田不願再體貼青木而刻意迴避他的目光,他轉過頭,和青木對上眼,像是窮追不捨 ,用渴求的眼神無聲詢問他:那現在呢?   「所以你後來都沒再戀愛了嗎?」   聽著相多的追問,井田一口飲盡杯中的紅酒,他告訴自己,包給相多和橋下的結婚禮 金一定要大包一點。   「畢業之後就開始上班,每天忙著當社畜…哪有那種時間。」   「呼。」井田鬆了一口氣,態度過於明顯,相多和橋下都笑了。   「井田?」只有青木不太明白井田的意思,輕聲喚他,井田卻是答非所問:「青木很 溫柔,一定很多人喜歡你吧。」   「蛤!你突然在說什麼!」   「青木人氣一定很高。」   「井田!你是不是喝醉了?被帥哥這樣講,顯得好像是在嘲弄我耶……你這傢伙!」 青木顯然是真的這麼認為,對著井田齜牙咧嘴。   「嗯?」井田卻突然湊近青木,吐出濃烈的酒氣:「青木覺得我很帥嗎?」   「哇!井田!你靠太近了…你這傢伙,你喝醉了!不要再喝了!明天是平常日,你要 去學校吧?」   青木試圖奪走井田手中的紅酒杯,對方卻似乎比他記憶裡的那名木訥排球社社員來得 調皮許多,井田故意拿高酒杯,在青木撲空的同時,接住往他懷裡傾倒的青木。   「沒關係。因為今天能見到青木,我很開心。」當井田在他耳邊這麼說的時候,青木 懷疑井田的手臂是不是特意摟住他。   井田果真是喝醉了,而且還醉得不輕,相多和橋下二話不說把井田丟給青木照顧,青 木沒有辦法,只好把許久不見的老同學帶回他獨居的公寓。   青木和井田的身材相去不遠,卻還是費了一番力氣扛他進屋裡。   兩人才剛踏進玄關,青木只是轉身鎖上家門,井田倚靠著牆坐倒在走廊上。   「呃啊!對不起,井田,你還好嗎?」青木蹲在井田身前,試圖從他的神情看出他正 處在何種狀態,「有沒有撞到?會痛嗎?」或許是因為顧及到井田喝醉了,青木的語氣異 常溫柔。   這樣熟悉的語氣聽在井田耳裡,喚醒塵封在他心底深處的回憶。他意識到曾經以為會 停滯不前的時間,實際上是直到現在才開始轉動。   「青木…」井田望著近在身前的人影,青木因為擔心他而皺起眉頭,緊抿雙唇,清澈 水潤的雙眼裡有他的倒影,井田情不自禁伸出一手捧上青木的臉頰,在青木嚇得退開身之 前,發出彷彿動物受到傷害時所發出近乎悲鳴的聲音:「我一直都很想你。」   「什麼?」青木頓時動彈不得。   「你說我們就算不在一起也可以過得很好……一點都不好啊!」井田的控訴摻有一絲 怒氣,「我每到一個新的地方,每認識一個新的朋友,有時候只是做著普通到不行的事情 ,都會想著青木現在不知道過得怎麼樣。上大學後還習慣嗎?一個人住有沒有遇到什麼困 擾的事情?有沒有交到善良的朋友……還有沒有和誰戀愛…」井田說到後來哽咽顫抖,眼 眶浮起一層水氣。   「井田…你、你喝醉了。」青木握住井田捧著他的臉的手,不知道是該拉開還是任由 他繼續下去。   我不想推開井田嗎?青木突然在內心這樣問起自己。   「青木呢?那些時候都想著誰?」井田的另一手抓住青木的手臂,將他拉近自己,「 你有想過我嗎?」   「井田…」井田的神色煎熬卻深情,青木完全移不開目光,也不願讓井田從他的視線 裡消失。   兩人互相凝視彼此的時間有些長,長到井田認為自己給了青木做好選擇以及心理準備 的空間,捧著青木的手擺動起大拇指,在青木的嘴唇搓揉數下,「我一直以來,還是好喜 歡青木。」   即使是現在這麼狼狽不堪的時刻,井田的心都還是為了青木加快跳動的速度。   當井田湊近臉,青木下意識閉上眼睛的這一刻,九年來的思念全數化為親吻交疊在他 們的雙唇之間。   微醺的紅酒和甜蜜的柳橙汁,在四片唇瓣的含吮下相融在一起。   井田掌心的熱度,臉龐的熱度,嘴唇的熱度,還有滿腔悲傷的愛意,都在這冬夜融化 了一切。   現在的青木,沒有兩人共同回憶的青木,不討厭我吻他嗎?意識到這件事,井田動情 地加深親吻,下一秒就被青木狠狠推開。   井田的背撞上身後的牆面,青木則是退開身,一副嚇得不輕的模樣。   啊!完蛋,我搞砸了。井田心痛得差點發不出聲音,但他努力逼迫自己開口,道歉也 好,解釋也好,他都不該讓青木受到傷害。   「青木…我…」   「我、我……去洗個澡!」青木打斷井田的話語,迸出井田完全沒料想到的話。   「欸?什麼意思?」井田還沒反應過來,青木又丟下一句:「你就當自己家,隨意一 點!」   青木接著連滾帶爬衝進屋裡,留下完全摸不著頭緒的井田在玄關前。   井田的醉意瞬間消失殆盡,他坐在原地,左看右看,懷疑一會兒人生後,他跪坐在地 上,驚恐地得出一個結論。   難不成,這幾年不見……青木變得這麼開放了嗎?   躲進浴室的青木緊盯鏡子裡的自己,明明沒有喝酒卻滿臉通紅,不久前被井田含在雙 唇間的嘴唇更是紅得連他自己看了都害羞。   為什麼會……這麼心動呢?他不是應該早就在那個時候就了斷一切了嗎?不去同學會 也是替井田著想,不希望他因為見到自己而被那些他忘卻的回憶牽制住人生。   青木扳開水龍頭,試圖用冷水潑醒自己。   『我一直以來,還是好喜歡青木。』井田在親吻之前的告白迴蕩在青木耳邊,青木情 緒複雜,就和當時一樣,他覺得井田喜歡的是那個記得一切的青木,而不是現在的自己。   但是,井田剛才展現的深情讓他顫抖到不行,他的心臟差點就要跳出胸口,還以為自 己要死掉了。青木甚至為此隱隱作痛,心底傳來無聲卻有形的聲響,要他好好珍惜井田的 這份悲傷。   這是大學時期交往過的那任戀人不曾給予過他的情感。   「不行!洗澡、洗澡,先洗澡冷靜一下。」青木立刻脫個精光,決定在這寒冷的冬天 投向溫暖的熱水澡,藉此安撫自己錯綜複雜的心情。   即使青木在洗澡前交代過他「你就當自己家,隨意一點!」,認為自己搞砸一切的井 田還是有所分寸,他在廚房替自己倒了杯水,不敢隨意碰觸青木的隱私。   青木住的是1K格局的公寓套房,無論是起居室還是廚房的坪數都很寬敞。井田匆匆走 過廚房,目光快速掃過貼滿可愛磁鐵的冰箱、餐桌上擺有的單色馬克杯,還有碗盤瀝乾架 上的和風碗盤,試圖從這些小地方進一步認識現在的青木。   廚房和起居室之間,左右各有一扇拉門區隔兩側的空間。井田造訪的這個當下兩扇拉 門是敞開來的。   井田踏進起居室,裡頭有一張單人床,一張雙人沙發,一張矮桌,一張書桌(上頭擺 了一台筆電),一座擺有各式各樣漫畫、書本和雜物的中型收納置物櫃。一台液晶電視下 有一座電視櫃,一塊懶骨頭放在地毯上,各種可愛的玩偶散落在每個傢俱之間,井田對此 會心一笑。   井田脫下羊絨大衣和圍巾放上沙發,他來到青木的書桌前,書桌的牆面上貼有幾張不 知道從哪些人那裡收到的明信片,還有青木和井田不認識的人們所拍下的合照。在這之中 ,井田發現了他們在東岡高中時,全班拍下的畢業合照。他和青木之間隔著相多和橋下, 這張照片如今擺在井田的老家房間。   井田的老家房間裡,還有他和青木上台演出《灰姑娘》時的合照、文化祭結束後和相 多、橋下拍下的四人合照、他和青木去橫濱約會時的照片、青木在他家和豆太郎玩鬧時的 模樣,就連那張美術課上,他畫下的青木人物素描都還藏在書桌的抽屜深處。   井田抽離跑遠的思緒,他環顧了一圈公寓,不管是房間裡的一景一物,還是瀰漫整個 空間的氣息,既陌生又熟悉,這些都提醒井田,不久前他在玄關做出的舉動非常糟糕。他 破壞了青木想要維持的和諧。   不論當時兩人談了一場什麼樣的戀愛,並不轟轟烈烈,或許也不刻骨銘心,就算對井 田來說那是他人生裡獨一無二、再也沒有人能夠取代的一段初戀,對後來的青木來說,那 只是他多采多姿的高中生涯裡被遺忘的一段記憶,在他的生命裡根本就微不足道。   而他卻在好不容易重逢的時刻親吻了青木。   青木在大學時期交往的那任戀人,或許給予了青木一場更珍貴、更深刻的愛戀也說不 定。   「井田……你沒事吧?」   青木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井田深呼吸一口氣,做好準備後轉過身,原本預想中的道歉 ,以及「剛剛真的很抱歉,是我的錯,請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這樣他自己都覺得荒謬的 台詞,在看見眼前的青木之後,到了嘴邊卻說不出口。   青木穿著灰色的素色睡衣,緞面材質的深藍線條從衣領沿著衣襟一路延伸至衣襬形成 一個環,衣服袖口和褲子的腳環處都縫上同樣的深藍線條。井田猛然覺得這樣的青木要比 方才穿著私服的模樣看來更加成熟和……性感。   井田感到有些口乾舌燥。他的眼神變得飄忽不定,不敢再注視著青木。   「你快去洗個澡,滿身酒味很難受吧?」青木沒有任何危機意識,走上前來遞給他一 套睡衣。   「欸?」面對青木這擺明是要讓他留宿的舉動,井田先是驚訝青木並不介意不久前在 玄關發生的事情,緊接著錯愕青木為什麼會有兩套男用睡衣,他脫口而出內心的困惑,「 兩套……睡衣?」   「嗯?這我的啊,睡衣都很寬鬆,你應該穿得下吧?」青木說到這,見井田再次露出 鬆了口氣的神情,他才意會過來井田的意思,他不滿斥責:「井田!你在想什麼啊!你就 沒有換洗用的睡衣嗎?」   青木氣得把睡衣扔到井田懷裡,瞪了他一眼,接著走到一旁的沙發,拿起井田的大衣 掛上牆角的衣架。   「啊、嗯,對不起。然後……謝謝。」井田終究沒辦法抵抗青木這令人心癢難耐卻捉 摸不清的舉動,他從善如流,拿著睡衣走向浴室。   待外頭傳來浴室門闔上的聲響,青木渾身頓時沒了力氣,他跌坐在地毯上,緊張兮兮 ,大口呼吸。   好險井田沒有追問他為什麼,也沒有在那場吻之後拒絕他的留宿邀請。   即便主動突襲的人是井田,但青木很清楚井田給了他拒絕或是閃躲的機會,而他不只 是接受了井田的親吻,還和他吻得有點……難分難捨。   「青木想太,你到底在想什麼啊?」青木癱躺在懶骨頭上捫心自問,抓來一旁的玩偶 在懷裡搓揉摧殘。   看來剛才的熱水澡只是讓他變得更加混亂和焦躁而已。   井田回到起居室的時候,屋內僅剩起居室裡的夜燈,青木在單人床旁的地毯上替他打 了地鋪。   青木側躺在那張單人床上,雙手捧著手機,原先還非常專注在手機裡,一見到他出來 ,立刻收起手機,還以為自己的動作不著痕跡,迅速把手機藏到枕頭底下。   是在跟誰聊天嗎?井田納悶不安,走向青木替他鋪好的那塊床鋪。   要是被發現他在搜尋「高中同學兼前任戀人(但我不記得我們交往過)來家裡住該如 何是好」之類荒謬的關鍵字就糟糕了。青木盡量裝作若無其事。   「啊、你、你洗好啦?有舒服一點嗎?」為了展現自己的落落大方,青木率先開口。   「嗯,有。謝謝你。」井田穿著青木的米灰色條紋睡衣,上頭散發淡淡的香氣,是青 木身上的味道。井田躺進的棉被還有床舖裡,也都是記憶中青木的氣息。   毫無意外,沉默接著降臨在兩人之間。沒有誰對誰說晚安,卻好像也沒有人願意先行 進入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青木翻身背對井田,他盯著牆壁,不禁懷疑這晚他真的睡得著嗎? 井田剛剛喝了酒,就算洗澡前看起來已經清醒許多,但會不會現在早就閉眼呼呼大睡了?   青木正對此憤恨不平,井田的聲音就從背後傳來。   「青木。」從那一點動靜中,青木猜想井田應該是從床舖坐起身,即使背對著井田, 青木仍能感受到落在他背上的視線,灼熱發燙。   青木聽著井田繼續說道:「剛剛在玄關…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那個吻只是一時衝動嗎?對了,今天吃飯的時候他們沒有聊到井田現 在是否單身,難不成……他現在其實有戀人嗎?青木滿腹疑問,想要出聲質問井田,卻又 覺得現在這情況按兵不動才是上策。   「突然吻你,你一定嚇到了吧?對不起。可是,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一直很想見青木 ,很後悔那個時候為什麼不拒絕青木的提議,為什麼不再努力一點,為什麼會這麼輕易就 放棄……但是,說是很想見你,卻還是沒有勇氣主動聯絡你。我很沒用吧。」   青木這才驚覺,他獨自沉浸在井田帶來的怦然心動,卻沒有好好正視這九年的時光, 對於喜歡他的井田究竟有多麼煎熬和悲傷。   因為經歷過失憶,青木更加珍惜在那之後所擁有的一分一秒,他偶爾會想起這段被他 遺忘的愛戀,但這個消失的存在,彷彿只是一再提醒他要好好享受當下,不要再留戀遺失 的過往。   但那些光陰對井田來說,是再珍貴不過,悲傷又美好的回憶。   「青木,如果讓你感到很不舒服……真的對不起,明天一早我就會離開。阿相和橋下 同學的婚禮,我會盡量和你保持距離,不再打擾你…」   聽到這,青木再也無法忍耐,他驚慌轉身,嚷嚷解釋:「喂!等一下!我、我不是那 個意思……哇!好近!」青木一轉頭就看見靠在床沿的井田,近在眼前的俊俏臉龐嚇得他 驚呼出聲。   井田從剛剛開始就自顧自的傾訴,始終不確定青木是不是睡著了,見他猛然轉身又立 刻往後閃躲,一連串似曾相識的反應,看在他眼裡都化為酸甜的情意,溢滿眼角。   「對不起。」井田挪開身,看見青木嚇了一跳,他才發現自己竟然情不自禁靠上床邊 。   果然還是不應該留下來過夜的,日夜所思的前任戀人就在眼前,到底要他怎麼忍住? 井田嘆息出聲,自我檢討。   「我……沒有覺得不舒服。」青木抓來枕頭旁的玩偶,抱在胸前,半張臉再次被遮掩 住,「只是、只是……」   從青木的語氣和反應,井田聽出一些端倪,他突然想起青木過去本來就很愛胡思亂想 ,而他的胡思亂想時常和井田的想法有很大的落差,他們常常因為對方不清不楚的反應和 語意而有所誤會。   「只是什麼?」井田瞪大眼,循循善誘:「對於我剛剛的告白,青木怎麼想呢?我吻 青木,青木不討厭嗎?」   井田的問題逼得青木把玩偶抱得更緊,他扭了扭身,靜默了約有一分鐘的時間,這才 坦白:「很痛苦啊。」   井田正受到極大的打擊,接著就聽見青木繼續說道:「心臟跳超快的,都快要喘不過 氣…」   「咦?」   「心跳很快,頭昏腦脹的…」   青木藏在玩偶背後的雙眼偷偷覷向他,井田頓時豁然開朗,臉上的欣喜就像花苞綻放 般地逐漸蔓延在他五官各處。   「青木的意思是……你對我心動了嗎?」井田小心翼翼試探,卻還是忍不住撐起身, 這種時候只想要更靠近自己的初戀情人。   「我、我不知道,可能是吧。」青木這下把臉全部藏在玩偶背上,接下來說出口的話 ,聽來滿是委屈,「可是…井田喜歡的是記得你們交往時的回憶的我,不是現在的我。」 他現在是在對自己吃醋嗎!   「青木就是青木。」井田坐上床邊,他伸出手,輕輕摸上青木抱著的玩偶,「就算是 現在,青木就跟九年前一模一樣。不對,就算有感到陌生的地方,我還是很想連同青木的 那一面一起喜歡。」   「哇啊……從剛剛就很想說,原來井田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嗎?」青木渾身起滿雞皮疙 瘩,卻不知道該怎麼阻止井田說下去。   這時他的腦海裡,隱隱浮現出一幕場景,東岡高中的庭院裡,他和井田被璀璨絢麗的 聖誕燈飾團團包圍,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伸出雙手摀住井田的嘴巴,井田卻扯開他的雙 手,說他是真的喜歡他。   青木陷入這段曖昧不清的回憶,沒有查覺到井田拿開他懷裡的玩偶。   也就是說,我們是兩情相悅吧?回憶裡的井田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害羞到在原地轉 了一圈,最後自暴自棄撲上前抱住井田,警告他這種事情不要問得那麼仔細。   此刻就在他身前的井田,一手撐在他身後的牆壁,壓低身,湊近臉,再次用那張深情 真摯的臉龐問他:「這樣是不是代表,我們都對彼此心動了?」   青木從回憶裡抽身,這才驚覺自己竟然淚流滿面。   「青木?你怎麼哭了?」井田先是錯愕,深怕是自己的步步逼近再次嚇到青木,井田 才要挪身,青木卻撲向他,緊緊抱住他,像是怕他離開似地,心急附和:「嗯,心動了。 非常、非常心動。」   井田先是愣了三秒,接著立刻回擁青木,深怕下一秒青木就會反悔或是忘了這段記憶 。井田大口喘息,這才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緊張到幾乎忘了呼吸。   相擁許久,井田依依不捨退開身,眨著濕潤的雙眼,問青木:「青木,可以再給我一 次機會嗎?」   「再一次的機會?」青木不久前落下的淚水還掛在臉上,看來楚楚可憐。   井田用大拇指抹去他臉上的眼淚,專注並且真摯,對青木承諾:「讓青木再次喜歡上 我的機會。」   青木呆愣看著井田,看得井田不禁懷疑難道青木已經後悔了嗎?接著就見青木躲進他 懷裡,埋怨裡摻有一絲羞澀,「井田,你真的很會講這些肉麻的話…」   「所以,青木是願意再試著跟我談一場戀愛嗎?」   「……願、願意啦!就說不要什麼都問得這麼清楚!」   以前也發生過相似的場景。井田想起自己在那夜聖誕節的告白,抱著懷裡的青木,顫 抖中帶有滿腔的欣喜,「太好了。」   躺在他懷裡的青木,嘴角漾起交雜苦澀和甜蜜的微笑,他只知道自己的內心誠實回應 井田的欣喜。   嗯,真的是太好了。  (完) 這幾天在聽宇多田的「First Love」的時候, 突然覺得這首歌好符合漫畫34回裡井田的心境。 於是就按照原著的劇情去做擴寫。 「如果這一切都是這真的...」 (漫畫裡井田只是昏倒做了個惡夢而已XD) 以這樣的前提去構想, 這次換成井田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告訴青木什麼是「喜歡」, 如果是長篇的話,或許可以取為:第二次的初戀XD 突發的衍生文,希望你會喜歡~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1.123.9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56035878.A.644.html ※ 編輯: kaotoma (1.161.123.96 臺灣), 06/24/2022 10:04:35
1Farnus: 井田用真心誠意的直球把青木KO了!!! 06/24 10:35
2Fhyderica: 慢熱的井田長期暗戀(?)依然好溫柔喔喔喔!青木 06/25 01:15
3Fhyderica: 不管怎麼樣都好可口,對井田來說,青木應該就是蛋 06/25 01:15
4Fhyderica: 糕上的草莓吧! 06/25 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