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夢到的從前有座靈劍山33.5集

作者
看板 China-Drama
時間
留言 13則留言,7人參與討論
推噓 6 ( 6推 0噓 7→ )
前兩集在這 32.5集https://pttent.com/china-drama/M.1576015522.A.565.html 33.1集https://pttent.com/china-drama/M.1577466121.A.D42.html 靈劍山,玄雲堂。 杜松子:「晚輩盛京仙門杜松子,拜見代掌門與諸位長老。」 王舞:「這回盛京仙門派你來我們靈劍派有何後事要交待嗎?」各長老歪肩差點跌倒,杜 松子愣住。 劉顯插嘴:「杜松子,水月真人讓你前來靈劍山,是跟五絕大會有關嗎?」 杜松子:「回稟代掌門跟諸位長老,家師讓我前來,是要提醒貴派,五絕大會開賽時,各 派都要由首席弟子領頭率隊,希望靈劍派莫忘了此事。」 王舞:「我怎不知道有這回事?」 杜松子:「過去舉辦五絕大會,靈劍派也從來不是由代掌門率隊參與,不清楚此事也屬正 常。」 劉顯:「不對啊!五年前崑崙山辦的五絕大會就沒此例,沒特別要求各派讓首席弟子組織 率隊。」 杜松子:「當年崑崙派只搭了個擂台讓大家比武較技,自然沒有必要,但貴派代掌門傳訊 各派,表示這回用機關試煉論高低,按照六十五年前在軍皇山那次五絕大會的舊例,是要 由首席弟子率隊的。」 華芸:「六十五年前!那都哪一年的老黃曆了,誰還記得啊。」 方鶴:「當時我們靈劍派連真傳弟子都沒有,更別說首席弟子,因此那次我們免去首席弟 子率隊之事。」 王舞:「所以水月真人要我們靈劍派選出個首席弟子來囉?」 杜松子:「家師只是善意提醒,希望靈劍派作為主辦單位,莫失了禮數,讓我們其他四派 見笑。」 王舞語氣不善說:「那我們還要感謝水月真人的好心提點了。」 杜松子故作不知:「家師說感謝就不用了,只期盼靈劍派能盡快選出個名實相符的首席弟 子來, 王舞:「你倒是很清楚我們靈劍派並無首席弟子這件事嘛!」 杜松子:「我們盛京仙門作為萬仙盟盟主,對加盟各派總是要多加了解,才能適時給予幫 助,尤其靈劍派貴為五絕之一,守望相助乃是本份。」 王舞:「接下來就是我們本派自行商議的私事了,你請回吧!」 杜松子:「家師千叮嚀萬囑咐,要晚輩在靈劍山叨擾到貴派首席弟子的人選出線為止,還 望諸位前輩莫見怪,晚輩先在外頭靜候就是。」杜松子轉身離開玄雲堂。 在杜松子離開後,王舞雙手握拳:「你們別阻止我,我要撂人把這個杜松子蓋布袋揍一頓 後扔到海裡餵魚去。」 劉顯:「步步進逼,言詞犀利,盛京仙門派這杜松子到我們靈劍派摸底來著。」 方鶴:「但他所言在理,又只是選個首席弟子出來,我們確實沒有推託的理由。」 華芸:「從大師兄之後,我們靈劍派已經一百多年沒首席弟子了,好像是該選一個。」 陸離:「我們這些年,也就是為了紀念大師兄,才沒動念選這首席弟子啊!」 王舞:「我比你們都更清楚這一點,但人家已經上門來找碴了,如果大師兄在他也不會想 讓人看輕的,我們就選一個唄!」眾人點頭稱是。 王舞:「就王陸吧!我現在是掌門,他又那麼帥,由他當首席,很合理吧!」 劉顯:「五師妹,你是看上首席弟子那每個月三千靈石的補助了吧!」 王舞側視:「這樣也被你猜到了。」 劉顯、方鶴、陸離、華芸:「大家都知道。」 方鶴:「在情在理,首席弟子應該是掌門師兄的真傳,就由朱詩瑤擔任吧!」 陸離:「但入門時間最長的真傳弟子,不是方鶴師兄你的真傳,尹玄師姪嗎?」 華芸:「不然就比武決定好了,最公平。」 王舞:「比武好,比武妙,比武呱呱叫,小師妹,你難得有這樣具有建設性的提議。」 劉顯:「人家擺明來摸底,還真要讓盛京仙門摸清我們的虛實嗎?」 王舞:「二師弟,你就不懂了,這叫軍事演習,老虎不發威,可就讓盛京仙門把我們當病 貓看了。」 ++++++++++++ 無相峰。 王舞在深夜回來,王陸已經熄燈歇息。 王舞:「小陸兒已經睡啦!難得要跟他說個好消息的。」王舞偷進王陸房間,看著熟睡的 王陸:「又把自己弄得滿身傷,好徒兒,你也太拼了吧!滿身汗就直接睡,會著涼的。」 王舞信手拿了件布料披到王陸身上後,就轉身回去自己房間。 隔日大早,王陸睡醒伸了個懶腰,意外發現身上的衣物:「奇怪,這不是師父最愛的那件 粉紅小衣衫嗎?」 王舞旋風般走來,說:「小陸兒,你醒啦!我有個好消息要......」王舞一進房就看見王 陸手上拿著自己的粉紅小衣衫,兩人同時停頓。 王陸:「師父,你的衣服怎麼會跑到我房裡來?」 王舞:「小陸兒,你......你......拿我的衣服做什麼,你用它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嗎 ?我可是三貞九烈的良家婦女,你這麼做,我的名聲全被你敗壞了。」 王陸:「你還有名聲喔?還給你。」王舞接過自己的粉紅小衣衫,同時也變出翠竹劍來, 說:「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 梁秋發話:「王舞,是你昨晚自個把衣服披到王陸身上的,你全忘光啦!」 王舞眼睛一轉,頓時想起此事,露出微笑:「好像是耶!」 王陸伸手:「師父你污衊我喔!我要求精神賠償!」 王舞:「賠償你個鬼,給你說個好消息,我們靈劍派要選首席弟子了。」 王陸:「怎麼選啊?」 王舞:「就你們四個真傳弟子,比武定高低啊!」 王陸:「要我去跟尹玄師兄、朱詩瑤師姐還有小琉璃他們幾個打?」 王舞:「放心!我全都安排好了。」 +++++ 四象峰的公佈欄旁。 朱秦:「明日卯時四名真傳比武,決定誰是靈劍派首席弟子!第一場,是尹玄師兄對上朱 詩瑤師姊,第二場由王陸對上琉璃師姊?那王陸不是輸定了嗎?」 王忠:「王陸才入門沒幾年,對上琉璃師姊完全沒勝算的。」 文茵:「這很難說喔!你們兩個可別小看王陸師弟。」 朱秦:「你對王陸很有信心喔?」 岳馨瑤:「前幾天,我們才看到王陸師弟毫髮無傷接下琉璃師姊的離火劍跟弱水劍,這場 勝敗還難料得很。」 王忠吃驚:「他居然有這等修為了。」 ++++++ 王舞:「我幫你抽籤時,一抽出來看也不看就說,抽到琉璃仙了,直接安排你跟琉璃仙打 ,讓尹玄對上朱詩瑤,讓他們兩敗俱傷,高明吧?」 王陸:「師父,你這不擺明暗箱操作嗎?」王舞眨眼表示承認。 王陸:「幹得好!」 王舞:「連我都佩服起我自己了,如果我沒幫你操盤,你可就要對上......」王舞拿出手 裡的籤一看,「還是琉璃仙。」師徒兩人相對無語。 王舞尷尬接話:「無論如何,你一定要趁這機會當上首席弟子。」 王陸:「當靈劍派的首席弟子有啥好處呢?」 王舞:「每個月會有三千靈石的補助。」 王陸:「然後三千靈石都被你拿去花......我直接跟小琉璃說我認輸好了。」 王舞著急說:「當上首席弟子等於可以兼任掌門的弟子甚至轉學過去,到時就可以學星辰 劍典。」 王陸:「無相神功我都還沒學完啊!我也不想去當掌門的弟子,我認定的師父只有你一個 。」 王舞:「你還不懂啊!重點是兼任掌門弟子的身份,以後還是繼任掌門的大熱門。」 王陸:「那就等於......」 王舞:「寶庫啊!御場啊!從此不設防。」兩人對擊一掌。 王陸:「那我得抓緊時間去練功了。」王陸抄起坤山劍,出去外頭開始練劍。 王舞:「笨蛋,劃重點都還沒聽懂,可以轉去當掌門的弟子,跟我不是師徒了,這樣你才 可以......才可以啊!」 王陸摸著手上的紅縄結,心想:「師父,就算我當了首席弟子,我也要繼續當你的弟子, 這樣我才能永遠待在你身邊,就算你只當我是小棉襖也好,就算你心裡只有歐陽商也好。 」 ++++ 隔日卯時,由尹玄率先迎戰朱詩瑤,兩人雖師承不同但同樣修習星辰劍典,雙方相繼使出 星辰劍氣戰得光影絢爛、氣勢萬千。杜松子在旁暗中記憶兩人戰鬥時的特色與風格。 杜松子:「靈劍派雖地處偏遠,但這兩名真傳弟子實力超群,確實不可小覷。」 只見尹玄突然搖身一晃,從他身後竟幻出一道藍色身影,同樣拿著一把劍,就在尹玄抗住 朱詩瑤的攻勢同時,縱身至朱詩瑤背後,仗劍抵住朱詩瑤咽喉。 朱詩瑤:「尹玄師兄,你這分身不同尋常,果然高明,我認輸了。」 尹玄:「我這分身玄陰子有我六成功力,確實和一般的分身術不同,難怪師妹疏忽。」 傲觀海:「這一場由尹玄獲勝,接下來換王陸與琉璃仙交手,直到有一方認輸或被打出擂 台,此戰才算終結,雙方務必全力施展。」 王舞心想:「小琉璃當初的修為是勝過小陸兒不少,但小陸兒屢有奇遇,又刻苦練功,如 今跟低智商的小琉璃打,應該能取勝吧!」 王陸:「小琉璃,換我們上場囉!」 琉璃仙:「王陸師弟,等下打完我們要吃什麼呢?」 王陸:「我已經讓聞寶準備了七種口味的燒雞,小琉璃我們倆較量完後就一起去吃,我再 多準備點玉米給你好不好?」 琉璃仙:「好啊!那我們快點打完吧!」 王陸心想:「琉璃師姊的攻擊力是很恐怖,但這段時間下來,他的劍法我已經可以用無相 劍骨接住大半,不如速戰速決,畢竟她已經是虛丹境界,我才築基期,持久戰對我不利。 」 王陸:「小琉璃,不然這樣好了,我們一招定勝負,你打我一招,我也打你一招,看誰的 招式厲害,就誰贏好嗎?由你先來。」 琉璃仙:「可以啊!那我先來,離火劍。」琉璃仙手腕一翻,劍光如烈焰熾盛而發。 王陸:「太好了,離火劍已經傷不了我的無相劍骨了,這一招對我沒用......」王陸得意 之際,琉璃仙騰起身子將這一記離火劍驀地分為十二道劍氣懸空變化。 陸離:「不只離火劍,還有弱水劍、凝土劍、乙木劍、庚金劍、玄風劍等等,小琉璃雖只 一招但全用上了。」 王陸:「小琉璃,你太狠了吧!」 琉璃仙:「師父要我全力施展啊!」語畢,十二道劍氣同時朝王陸飛射過去。 王陸同時被琉璃仙的十二道劍氣從不同方位擊中,杜松子見狀訕笑:「這王陸連躲都不會 躲,看來海雲帆對他的評價頗有問題,不甚可信。」 琉璃仙這一下全力出手,功力消耗甚多,就在他飄身落地時,突然一口寶劍被拋到他面前 ,一道莫可抵禦的無形劍氣從坤山劍上劈出,琉璃仙回氣不足突然受襲,琉璃仙反應不及 ,竟被這道劍氣逼得連退十多步,摔出擂台。 王陸:「小琉璃,你連發劍氣時會退後兩步的習慣要改一下!」 王舞:「我們家小陸兒算準了琉璃仙會退後出劍的習慣,出其不意拋出坤山劍精準算好距 離,殺了小琉璃一個措手不及把他打出擂台,真是聰明,不虧是我徒弟。」 華芸:「五師姊,王陸那一招是大師兄的先天無相劍氣嗎?你居然教給他了。」 王舞:「是先天無相劍氣沒錯,但王陸這招不是我教的。」 王陸:「我還以為是我自己研究出來的新招,大師伯以前就用過啊?」王陸又朝琉璃仙喊 話:「小琉璃,我們打完了,等會兒去找聞寶吃雞。」 琉璃仙:「快點喔!我已經餓了。」 王舞面露喜色:「那我在此宣布,這場比試由王......」 王舞還沒說完,王陸忽然左足跪地,原來他強行承受琉璃仙十二種劍氣襲擊後,更發出先 天無相劍氣反擊打倒琉璃仙,雖然無相劍骨防禦力驚人,但硬接下琉璃仙一輪猛攻還是讓 王陸大感吃不消,先天無相劍氣更是大耗元氣,不待王舞宣布他獲勝,已經軟倒半趴。 王舞見狀,趕緊飛身過去扶起王陸:「小陸兒!」場上當裁判的傲觀海也從右邊趕到,旋 即拿出一顆丹藥給王陸:「王陸,快點服下這顆玉石丹。」王陸依言把丹藥放進嘴中嚼碎 服用。 王舞:「傲觀海,馬上幫我帶小陸兒回無相峰去休養。」 傲觀海:「沒問題,五師姐,我這就帶王陸回無相峰療傷。」意外的是,方鶴竟也隨後跟 去。 眼看王舞擔憂王陸而慌亂,劉顯便代為發言:「首席弟子爭奪戰,第二場由王陸獲勝,明 日卯時由尹玄與王陸再戰,勝利者就是我們靈劍派的首席弟子。」 ++++ 無相峰上,傲觀海幫忙王陸運功療傷,王陸又吐出一口瘀血,傲觀海:「太好了,吐出瘀 血,內傷就好了一大半了。」 在旁護法的方鶴則說:「但明天要再戰尹玄,恐怕是困難。」 王陸:「師伯師叔,你們放心,我明天照樣贏給你們看。啊!方鶴師伯,對你可能有點不 好意思。」 方鶴:「無妨,但我要提醒你一句,我沒辦法幫你勸說尹玄留手,他好戰成性,不是我講 得聽的,如果你明日堅持再戰,真的撐不住時就認輸吧!」 王陸:「我該說多謝師伯關心嗎?」 方鶴:「我不是關心你,我是怕比武時尹玄或是他那分身出手太重,將你打成重傷,屆時 我就要親自用門規處置他,我言盡於此,先走一步了。」 方鶴正要離開,王陸突然開口:「三師伯且慢,我還有一事要請教。」 方鶴:「說吧!」 王陸:「打造翠竹劍需要先用真火融練旭日翡翠,再用天罡竹鑄造劍身,但最後附加地煞 咒法時為何我試驗幾次都不成?」 方鶴回答:「要施展地煞咒法附上靈寶,起碼要有虛丹等級才成,不然就需要可協助冶煉 的靈寶相助。」說完後,方鶴頭也不回就離開了。 傲觀海:「三師哥,一向嘴硬心軟,他看你入門沒幾年就有這等成就,實在不易,希望你 別真的傷在尹玄劍下。」 ++++ 王舞:「居然能自己研究出先天無相劍氣,小陸兒到底是天資過人?還是你跟大師兄之間 有何不可告人的關係......」王舞一邊想著一邊走入無相峰的居所,當她看見王陸時便換 上笑容。 王舞:「小陸兒,恭喜你打贏小琉璃喔!好給力,好棒棒,師父給你按個愛心加笑臉。」 她也眼尖發現:「小陸兒,你拿我的紫金天師爐做啥?你怎知道我藏在哪裡?」 屋內的王陸正滿頭大汗,忙著手中事務,抬頭看見王舞,說:「師父,紫金天師爐是我拿 到的好嗎?你的贓物記得多找幾個地方藏,不然很容易被抓到的,你今天是回來幫我補課 嗎?」 王舞:「雖然臨陣磨槍不亮也光,但我覺得現在補課好像沒啥用。」 王陸:「明天是跟尹玄師兄交手耶!你起碼給我灌個三五十年的功力吧!」 王舞:「想不勞而獲啊!難得看你這囂張小子會有緊張的時候,也對啦!仙路漫漫,功力 與經驗的積累,都不是一蹴可及的,再說尹玄的天份也不見得輸你。」 王陸:「所以師父,你是來叫我認輸嗎?我可不會答應。」 王舞:「這個自然,但我還是來幫你出謀劃策啦!」 王陸:「難道你有辦法讓我一晚升到虛丹境界?」 王舞:「別作夢了,一個晚上而已,我了不起幫你多打造三根皇骨出來,讓你明天耐打一 點。」 王陸:「死馬當活馬醫了,來吧!」 王舞跟王陸四掌相對,以內視法進入王陸體內,王舞隨即將自己靈氣灌入王陸的劍骨中, 呼應王陸的無相仙心跟無相劍氣,逐步打造出三根皇骨來。 王舞豁盡全力幫王陸打造出三根皇骨後,就在完成最後步驟時,王舞身上靈氣猛然灌向王 陸,兩人瞬間回到現實。王陸向後傾倒躺下,王舞收勢不住向前撲去直接躺進王陸懷中。 王陸:「師父,你還好嗎?你是不是平時吃太多啊?你壓得我連翻身都沒辦法了。」 王舞:「切!是你太瘦弱好嗎?」 王陸:「師父,勞駕你挪挪身子好嗎?真的很重耶!」 王舞:「我也想啊!但為了幫你鍛造這皇骨,我都弄到全身動彈不得了,慘了!不知道會 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王陸:「放心啦!師父,不管你未來變成什麼樣,那怕是下身癱瘓了,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但......我要拿走你的錢喔!」 王舞:「休想!我絕不會讓你碰我的財產。」 王陸:「你就我一個徒弟,不留給我留給誰?而且我全副身家都在你那。」 王舞:「天地良心啊!你在那個智教的帳目,我可半點都不知情。」 王陸:「最好你不知情,我不是都四六分帳讓你吃紅了,那可是我最後的小金庫。」 王舞:「還小金庫咧,老實交代,你在智教到底撈了多少?」 王陸:「沒多少啦!就兩三百萬靈石而已。」 王舞:「哇!土豪啊!」 王陸:「先別說這個,那今天晚上該怎麼辦?你能動了嗎?」 王舞:「我也想動,但沒辦法。」 王陸:「你都動不了的話,我只好抱著你睡囉!」 王舞:「什麼!這不是被你佔便宜了嗎?那你......你......可別亂想喔!我,我快兩百 歲了,當你曾祖母都夠格了。」 王陸:「妳不是都說自己是小姑娘家嗎?怎麼突然不打自招了。」 王舞:「總之,你今晚不准閉眼。」 王陸:「師父,拜託你了,我明天還要跟尹玄師兄打,需要養足精神,你不是金丹真人嗎 ?九州第一金丹耶!一晚沒睡不會怎樣的。」 王陸:「突然伸手抱緊王舞,小陸兒,你做啥?」 王陸:「怕妳冷啊?給你愛的抱抱。」 王舞被王陸這一抱,順勢倒入他懷中,靠著王陸厚實的胸膛,心想:「我們家的小陸兒也 長大了。」 天已漸白,早已迷糊睡去的王舞睡眼惺忪地說:「小陸兒,你讓梁秋把坤山劍縮小點,頂 到我的肚子了。」 王陸被王舞喊醒後,順手一指說:「坤山劍掛在牆上啊!」 王舞忽然意識到什麼,直接從王陸身上彈跳起來連退三步,指著王陸說:「你......你. .....」 王陸:「師父,你早就能動啦!你這不擺明吃我豆腐嗎?」 王舞:「那你就叫啊!你叫破喉嚨看有誰會到無相峰來救你,不對啊!明明是我吃虧吧! 」 王陸裝哭:「師父,我的清白都毀在你手裡了。」 王舞:「我好心幫你打造皇骨,真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我們師徒就只是聯床夜話,你別 想太多。」 王陸:「總之就是蓋棉被純聊天,了解。」 王舞小聲說:「裝什麼裝,明明心裡樂著吧!」 劉顯的聲音傳來:「五師妹,比武的時間已經到了,你們師徒倆呢?快過來。」 王舞:「聽到了啦!我這就帶王陸過去。」 王陸:「師父,其實我昨晚有想到對抗尹玄師兄的法子。」 王舞:「真的假的?」 王陸:「但要你幫個小忙。」 +++++++++ 比武之前,尹玄的大批支持者已經豎起支持旗幟,高聲歡呼:「尹玄師兄必勝,靈劍派首 席,我愛你!」而尹玄面帶淺笑。 朱秦:「王陸贏過琉璃師姊,只是可靠使詐,今天對上尹玄師兄,穩輸。」 王忠:「師兄所言甚至是,尹玄師兄修為已至虛丹期,而王陸只是築基,境界差了一截, 根本沒可能取勝。」 杜松子心想:「看來靈劍派首席弟子非尹玄莫屬,那王陸昨日僥倖取勝,不過投機取巧跟 運氣好,雖說實力不差,但想贏過這尹玄,千難萬難啊!」 劉顯:「今日是我們靈劍派決定首席弟子的最後一場比試,將由尹玄跟王陸交手,規則都 一樣,直到有一方認輸或被打出擂台,此戰便算終結,勝者就是我們靈劍派的首席弟子。 」 尹玄上場:「王陸師弟,請了。」 王陸直接拔出坤山劍:「師兄,請。」 尹玄:「師弟好像喜歡速戰速決,我就直接用分身聯劍上陣好了。」他捏個法印放出了分 身玄陰子,兩人各持一劍,「這是當年五師叔所傳的法門,如今用在五師叔的真傳弟子身 上,實在讓我不安。」 王陸扭頭看向王舞:「師父,這招是你教他的啊!」 王舞眼神閃爍,故作沉思,才說:「好像是耶!小陸兒,你不要怕,你要用我們無相劍法 中的郎情妾意劍跟尹玄抗衡喔!」 方鶴:「又什麼郎情妾意劍,五師妹,你在一眾弟子面前講這話不害羞嗎?」 王舞:「不會啊!」王舞對場中的王陸招手:「小陸兒,記得要招喚我上場喔!」 華芸:「五師姐,那是犯規吧!」 王舞:「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尹玄跟玄陰子分從左右仗劍襲向王陸,王陸運起纏絲步足下一蹬急速後退。 尹玄:「五師叔的自創身法武功,師弟使來果真奧妙。」說話同時,劍式未停,跟玄陰子 巧妙搭配分從上中兩路攻向王陸,但王陸的身法更加輕盈,隨著劍法來襲的走向飄忽變化 ,閃過了攻擊。 王陸心中訝異:「老闆娘教我的纏絲步,居然是師父創的,我真是一直都在妳的掌握之中 啊!」坤山劍忽爾劍芒閃耀,直接脫出王陸手中,梁秋化身而出,手持坤山劍刺向玄陰子 。 王陸:「梁秋姐姐,謝啦!」 梁秋:「我可不是幫你,只是不想墮了坤山劍的威名。」 華芸:「五師姐,這就是你們的郎情妾意劍嗎?」 王舞斜了華芸一眼:「他們使的是姦夫淫婦劍......」 梁秋身為百年劍靈,戰鬥經驗何等豐富,跟王陸可攻可逃的纏絲步搭配起來,尹玄竟一時 奈何不了他們。 尹玄:「王陸師弟,我還以為你會用先天無相劍氣還與我交手呢!」 王陸:「那招消耗太大了,我一天頂多用三次。」 王陸突然這樣老實交待,讓尹玄大感意外,「這樣自掀底牌,不像你的風格啊!」 王陸:「因為,底牌,不只一張啊!時間終於讓我等到了。」王陸從懷中拿出紫金天師爐 來,爐蓋一掀開,一柄鑄煉好的翠竹劍從爐中浮現。 尹玄:「你在拖延時間等這把劍?」 方鶴訝異:「五師妹,你把翠竹劍給王陸了?」 王舞搖頭:「一把西貝貨而已,只是材質都一樣,其中玄機是你洩漏的吧!」方鶴啞然。 王陸手握翠竹劍:「梁秋姊姊,回到坤山劍裡吧!」 梁秋:「雙劍合璧,你一個人行嗎?」 王陸:「劍靈不在劍中可合璧不了,所以不行也得行。」梁秋搖身回到坤山劍裡。王陸兩 手分提坤山劍跟翠竹劍。 陸離:「五師姐,王陸要一個人用妳跟大師兄當年的雙劍合璧,這有可能嗎?」 華芸:「若真是那一招,起碼要元嬰期才有辦法擋。」 王舞:「天機不可洩露!」 尹玄當上真傳弟子多年,自然耳聞過坤山劍的威力,也知道當年歐陽商跟王舞的雙劍合璧 威力不小,當下收回分身凝神戒備。 王陸舉起右手將翠竹劍往上拋,劍柄上的紙人受他靈力驅動化出王舞的模樣握住翠竹劍飛 身刺向尹玄,王陸也同時挺起坤山劍直刺。 坤山劍跟翠竹劍上的先天無相劍氣頓時交會化成一道陰陽互濟的凌厲罡氣劈向尹玄。 尹玄仗劍在手,運足一身功力回迎,直接抵住了這雙劍合璧的劍氣,心想:「這雙劍合璧 的威力似乎遠遠不如傳聞。」 王忠:「看來還是尹玄師兄技高一籌。」 朱秦:「王陸那小子本就沒可能勝過尹玄師兄。」 王陸忽然說道:「第三發先天無相劍氣。」他仿造的翠竹劍忽然斷成七八截,像飛刀飛鏢 一樣射向尹玄,斷劍中都蘊含先天無相劍氣。 尹玄剛大費功力,雖迅速反應,仍沒法擋下所有斷劍,但帶有先天無相劍氣的斷劍打中了 三處要穴,當下被定住身形。 王陸:「尹玄師兄,得罪了。」王陸一把抱起尹玄。 尹玄:「王陸師弟,一個首席弟子之位,讓你用盡心機啊!昨天故意讓琉璃仙打傷,今天 法寶盡出,又是假的雙劍合璧又是暗器跟紙人分身,真狠啊!」 王陸:「我師父交待,要我務必當上首席弟子。」他看了王舞一眼,笑著說:「我不清楚 我師父有何用意,但她過去每次好像在坑我的主意,最後我都受益匪淺,所以我完全相信 她的任何決定。」 王陸將被定身的尹玄放到擂台外,這場比試確認由他王陸獲勝了。 杜松子親眼目睹整場較量後,心中對王陸的忌憚大為提昇:「這王陸實力頗強已然不易對 付,其人心計縝密又花樣百出,更是需要提防。」 王舞:「大家都看到了吧!這回首席弟子之爭,確定由王陸勝出,從今以後他就是我們靈 劍派的首席弟子,大家給他鼓掌。」 但掌聲十分零落,場邊的朱秦更大喊:「不算數啊!王陸叫五長老幫忙,這犯規了吧!」 他一說這話,立時群情聳動。 王舞:「我人還在這,我可沒下場!」 意外的是,方鶴開口了:「王陸是用自己的靈氣驅動紙人分身,不過這紙人是五長老的模 樣而已,他不算犯規。」 一向執法如山又出了名討厭王舞的方鶴都出言發話了,靈劍派一眾弟子也無置喙餘地。 王舞捧著首席弟子的制服給王陸,手指星辰峰說:「從今日起,你直奔星辰峰去吧!我們 師徒緣盡,我不送了。」 王陸:「師父你放心,我會繼續賴在無相峰,你趕不走我的。」 王舞:「你狗皮膏藥嗎?」 王陸:「還是最黏的那一種喔!」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75.56.16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578757901.A.ACF.html
1Fcatlyeko: 王陸消失的台詞回來了!安排的真讚 01/12 00:53
2FDialUp: 太讚了!又做夢了! 01/12 02:06
3Fbunnyer: 未看完先推 01/12 04:34
4Feli5816459: 真的是最後有一篇了 01/12 11:00
5Feli5816459: 只是應朋友要求補完首席之爭 01/12 11:00
6Fcatlyeko: 謝謝e大 辛苦了 01/12 11:40
7FO187: 寫得好讚,這3篇是po自創的嗎? 01/12 13:11
8Feli5816459: 自創 01/12 13:37
9Fsssuuuppp: 推原po~謝謝原po的這幾篇補足好多劇版的不足~ 01/13 08:25
10FO187: 原po好有才情哦!讚 01/13 08:26
11Feli5816459: 多謝,我就不是覺得劇版好多伏筆都沒收好可惜才動筆 01/13 09:13
12Feli5816459: 補足 01/13 09:13
13Fhsiuchk2007: 推原PO~ 01/14 17:20

China-Drama 看板熱門文章

46
69

最新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