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鄰居是■■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7則留言,7人參與討論
推噓 7 ( 7推 0噓 0→ )
安價文來著。 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奇妙的靈異奇幻風格。 後來想想如果改成ABO剛好又可以參加活動題三! 原始串:https://www.plurk.com/p/nlpz90 -   你之前住的房子因為失火不能再住人,也不能一直借住在朋友那裡,找了幾天終於看 中了一間不論是地點或房租都很符合要求的房子,立刻聯絡房東看屋,也約好時間。   看房那天,你在約好的巷子口接到房東的電話。房東說他臨時有事不能來,鑰匙借放 在一樓外面檳榔攤老闆那裡,要你跟檳榔攤老闆拿鑰匙自己上樓看,有什麼事情電話聯絡 。   接著房東掛了電話,你只好一個人走進巷子裡,一眼就看見房東說的檳榔攤。   「你好,我是來看三樓的套房,房東說可以跟你拿鑰匙。」   「通關密語是什麼?幾歲?星座血型?」   檳榔攤老闆目光銳利地看著你,從他身上穿的那件黑色吊嘎底下露出精壯結實的肌肉 ,一看就是8+9。   「房東沒跟我說通關密語……」   「幾歲?星座血型?」   「二、二十,巨蟹型O型……」你不明白老闆幹嘛問你這個,你只是想拿鑰匙,「我 想跟你拿三樓套房的鑰匙。」   「通關密語呢?」   你被老闆逼得腦袋一片空白,突然想起前兩天同學拿給你看的影片裡面有人大冒險的 影片,脫口而出:「外帶一份你的微笑。」   看起來表情兇狠的檳榔攤老闆小麥色的臉龐露出了淺淺的紅暈,咳了一聲撇開視線, 隨後從抽屜裡拿出一支鑰匙給你。   ……這樣也行?這種通關密語是誰決定的,難不成是房東和檳榔攤老闆之間的情趣?   你想起房東在電話中的嗓音中低沉帶有磁性,說話時並不會有太多的情緒起伏,速度 也慢,咬字相當清晰,彷彿每說一個字就像在你的心臟上敲一下。   總之你拿到鑰匙之後就準備上樓,但轉身前想起朋友曾提醒過你要多跟鄰居打聽新房 子的情報。   學校論壇有個租房板塊,裡面有人整理了學校附近曾傳出鬧鬼疑雲或是命案的房子有 哪些,但給的資訊不會太詳細,只能讓學生到那一帶租房時自己多加小心。   裡面就有兩間房位於你所在的這條巷子裡。但你想你是學期中臨時找房子住,房東應 該不會讓屋子空那麼久,搞不好早就被哪個倒楣鬼租走了。   可是你心裡還是有個疙瘩,多探聽一點總不會有事,而且你面前就有個現成的人可以 問。   你原本還在想你應該怎麼婉轉地打聽這間房子的消息,但又覺得拐彎抹角太麻煩,而 且看檳榔攤老闆應該是個個性乾脆的人吧?說不定直接問就能得到答案。   「房子空置很久了嗎?」   檳榔攤老闆聽見你和他搭話,眼神凶狠地看了你一眼,你下意識倒退兩步,才看他笑 得露出牙齒活像是牙膏廣告。   「房東之前住在這裡喔!」   ……為什麼提到房東都這麼開心?你拒絕細思房東跟檳榔攤老闆的關係。   既然房東住過,那應該沒問題……吧?你也不太確定。   既來之則安之,你開門上樓,爬上長長的樓梯,終於來到三樓。陰暗的走廊令人心生 畏懼,你突然覺得不管這裡是不是租房板上那間出過事的房子都不想住在這裡。   可是你又不能繼續打擾朋友,只能硬著頭皮走上走廊,看著貼在門板上的房號找到你 要看的那一間。   沒想到這時,牆壁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巨響的同時,你感覺地板也為之震動,聲音來自於你要看的那間303旁邊的302房。   基於對方也許是你未來的鄰居,你伸手敲敲門,裡面的人隔了近一分鐘才把門打開, 鼻子裡還塞著兩條衛生紙,要不是看見衛生紙上有血漬,你差點就要笑出來。   憋著笑意,你語氣關心:「你還好吧?聽你……摔得有點大力。」   302房客一臉冷漠,搭上他鼻子那兩條衛生紙就是滑稽,你再也忍不住捂著嘴撇過頭 笑。   「很好笑嗎?」對方冷冷地開口,語氣充滿不爽,隨後有審視的眼光看你,「你是誰 ?我沒見過你。」然而帶著濃濃鼻音,你得花點功夫才能聽懂對方在說什麼。   你也覺得你一直笑很沒禮貌。   「咳,不好意思。」你尷尬地看著眼前比你還高的男孩子,「我是來看房子的,就隔 壁的303……」   302房客臉色一變,直接用力關上門,差點甩在你臉上。   你滿頭問號,但對方的反應明顯表示303有問題。   「欸!你這是怎麼回事?303怎麼了嗎?」   「我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要問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靠,大哥,你知不知道有句話叫此地無銀三百兩?   你在心裡吐槽完,轉頭看向旁邊的303不知怎的心裡也有一點毛,畢竟302房客的反應 太詭異,你剛才還以為對方是個高冷帥哥,沒想到會崩潰成這樣。   你再次告訴自己船到橋頭自然直,都來了,好歹看一下房間擺設,也不一定就要租這 裡。   你打開303鎖上的喇叭鎖,轉開門把瞬間,突然感覺有一道風從你旁邊吹來,但走廊 上並沒有窗戶。你下意識摸上已經起了雞皮疙瘩的脖子,嚥了口口水將門推開。   303內的擺設很普通,絲毫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有床有書桌也有衣櫃跟一個矮櫃子 ,空間沒很大,但以你一個男孩子來說其實還過得去,而且房東也說過不強制一定要租多 久,你大可先住完這個學期,下學期再找其他地方。   這時,302房客又出現了。   302房客捂著鼻子,臉色難看又一臉嫌棄地站在303外面,鼻音很重地開口:「你有沒 有衛生紙?」他停頓一會兒,難堪地繼續說:「我用完了。」   你聞聲看著對方那模樣,連忙從背包裡翻出一包開封過的面紙,起身走到門口遞給他 ,「只剩這一點可以吧?」   302房客猶豫了一會兒,才彆扭地收下你的面紙,「謝謝。」說完就要回房間。   「欸,你叫什麼名字?」   302房客停下腳步,想了一下:「你是誰。」   「什麼?」   看來是鼻音太重聽不懂。   302房客抽出衛生紙擦了一下鼻子,見現在暫時不流血了,他鬆了口氣,「我叫黃維 西,維他命的維,西邊的西。」   黃維西才說完,你就看見兩條紅色的血液從他鼻孔流出來,他也注意到了,翻了個白 眼把面紙撕成兩條塞進鼻孔裡,同時盯著你。   「我叫魏乃谷,有容乃大的乃,山谷的谷。」   「有容是誰?」黃維西皺眉,「如果你有打算租這裡的話,最好不要帶女朋友來過夜 。」   「我才沒有女朋友!」你一個gay哪來的女朋友,而且你母胎單身。   「你沒有女朋友,那你還說有容的奶很大?」   「你才沒讀書吧!」你乾脆拿出手機,打開備忘欄輸入自己的名字。   黃維西見到你的名字三個字該怎麼寫,這才「喔」了一聲,繼續捂著鼻子走了。   進房前,他若有所思地看著你,「你真的要租這裡?」   這人剛才還說他什麼都不知道,現在這麼問擺明是什麼都知道。你在心裡默默白了他 一眼,表面還是很平靜。   「我不確定,不過這裡離學校很近,週邊的生活機能也不錯……」   你站在門口看向303,眨眼的瞬間好像有一道黑影飛過去,你懷疑是不是你眼花,仔 細一看卻又什麼都沒有。   黃維西「喔」完一聲就進房了,留你一個人在走廊上。   你關上303的房門並反鎖好,下樓時想著你到底該直接租下這裡,還是再去看其他地 方,這時你的手機響了起來,是你朋友打來的。   「阿谷……我女朋友發飆了。」   「……懂,我已經找到地方了,明天就搬走。」   「我對不起你嗚嗚嗚嗚嗚……」   「沒關係啦,是我一直住你那裡打擾到你。」   安慰好朋友幾句,掛上電話,你嘆了口氣,看來也只能租了。   下樓後,你一打開大門就看見有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正在和檳榔攤老闆說話。   「我好累,給我點安慰吧?」西裝男一手插在褲袋,另一手撐在小小的檳榔攤上朝著 老闆開口。   「啊是要阿比還是青仔?」檳榔攤老闆自顧自地繼續包檳榔。   西裝男見老闆不配合,倒也無所謂,又問:「有人來嗎?」   「有啦有啦,有一個少年仔。」老闆答道。   西裝男注意到你的存在,收起那副擺明想把妹但是郎有情、榔無意的姿勢,拉了拉西 裝外套,朝你露出一個不失禮儀的微笑。   「魏同學?」   你點點頭,「是。」   「房間看得怎麼樣,有打算租嗎?」西裝男問。   你想眼前的人就是房東,聲音和電話裡有點不同,不過還是一樣很有磁性。   你也不打算和外人解釋太多,索性點點頭,就見房東敲敲檳榔攤,老闆便從側邊抽屜 拿出一疊文件出來。   「我原本還想說如果我趕不及回來的話就讓他幫我跟你簽,既然趕得上的話,租屋合 約看看有沒有問題吧。」   房東將合約遞給你,你只覺得在路邊騎廊的檳榔攤前看什麼租屋合約簡直不能再更違 和,偏偏老闆這時還熱心地拿出兩張塑膠椅給你們。   房東氣勢驚人,坐著紅色塑膠椅也像在坐總裁辦公椅。你拘謹地坐在椅子上併攏著雙 腿,小心且仔細地一行一行看過非制式的租屋合約。   第一條載明出租人與承租人資料,第二條寫著地址,第三條是租賃期間。   第四條寫著愛護房東資產,請勿破壞房內擺設。   這種基本的東西還特別寫出來,以前房東的房子是被人拆過嗎?你又向下看,底下的 條約內容和外面書局賣的租約契約列出的條目大同小異,見沒什麼問題,你從背包拿出筆 來準備簽名。   「簽名前要三思喔。」房東低聲笑了一會兒,「很多東西在簽名之後就會產生效力。 」   你以為房東在向你確認你是不是真的要租房子,「我知道,不過如果不租這裡,我也 沒辦法在明天之前找到其他能住的地方……」你無奈的聳聳肩。   你在承租人的地方簽下的名字和聯絡電話,房東的資料倒是一開始就簽在上面了。   你把合約遞了一份回去,另一份收起來時,卻意外發現你剛才明明就看到房東的名字 ,這時想回憶房東叫什麼,腦袋卻一片空白。   「房東先生,我能問你姓什麼嗎?」   「這不重要,加個LINE?」房東已經叫出QR扣等你掃瞄,「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直接 在LINE裡說就好了。」   「他很忙啦!」檳榔攤老闆在旁邊接腔,不知何時他已經拿出一瓶伯朗咖啡放到你手 上,「請你的。」   「呃,謝謝老闆。」你一手拿著伯朗一手加房東的LINE,才發現進入的是一個群組。   「麥當勞歡樂送?」你不知不覺念出這個名字。   抬頭看向房東,房東正用手機打字。   外送摸摸貓:歡迎新房客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別找吳柏毅了,找我:歡迎新房客ヽ(∀゚ )人(゚∀゚)人( ゚∀)人(∀゚ )人(゚∀ ゚)人( ゚∀)ノ   照燒豬肉堡可以回來嗎?:……303的?   空谷:呃,大家好。   你看上說話的這三個ID,感覺好像隱隱約約能分辨出誰是誰。   這個外送摸摸貓大概……你抬頭看了眼房東,發現他正對著你露出淺淺的微笑,以房 東的長相與氣質來說這一眼讓你看見了萬年,心跳有點失控,但想到這是個會把LINE的ID 取作外送摸摸貓的人,你感覺你的心電圖可能要變成一條直線。   吳柏毅的話八成是檳榔攤老闆,至於那個想吃照燒豬肉堡應該是302的。   房東突然開口:「有什麼急事都可以和他說。」他指著檳榔攤老闆,「房租也可以直 接交給他,連他都處理不了的話再跟我說。」   你點點頭。   後來你回到朋友的住處,他一臉尷尬地看著你開始收拾東西。   你本來就是臨時搬過來借住,大部份的東西都裝在行李箱裡,你也擔心自己的東西到 處亂放會造成朋友的困難,沒想到這倒讓你在離開前不用花費太多心思就能走。   晚上朋友還特別請客向你賠罪,你也沒太狠心地趁機薛他一頓,兩人一起吃頓飯,隔 天早上你就提著行李走了。   搬進303,你花了一個多小時把房間打掃一遍,幸好公用區域的打掃用具一應俱全。 套房沒有提供床墊棉被這些東西,你打算下午再去附近的賣場隨便買一場回來湊合著用就 好。   臨近中午,你也把行李箱中的東西大致上都擺在該擺的位置,頗有成就感地看著接下 來得住上幾個月的新家,你的肚子也有點餓,正在想附近有什麼東西好吃時,你的房門響 了。   「喀、喀」兩聲,聽起來像是有人用手指關節敲著木板門。   房間門除了基本的喇叭鎖外,前一個房客客還在上面還加了兩道鎖,你覺得前一個房 客的安全觀念挺重的。   因為要進進出出整理房間,你也就只把門關上,連鎖都沒鎖。   你還沒應門,敲門聲停了一會兒又響起。   「喀、喀」。   你心裡突然有股不好的預感。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你的尖叫卡在喉嚨裡,整個人無意識地向後走了幾步之後腳就軟了,癱坐在地上看著 被敲得開始震動的木門,好像再用力一點你的門就會直接飛離門框讓你跟外面的「東西」 近距離接近。   你全身發抖想要去拿放在桌上的手機,可是半夜力氣也沒有。   「喀啦」。   明明是在這麼吵的情況之下,你還能聽見另一個房間傳來門被轉動的聲音,你卻可悲 地只想到這裡的隔音也太差--要是隔音這麼差,302的人也該聽到你這邊的動靜吧?   突然,敲門聲驟然停止。   你大氣聲不敢喘一口,直接兩分鐘後,你聽見黃維西的聲音。   「喂,新來的,你在裡面嗎?」   你想說話可是發不出聲音,勉強地敲了一下木製床板發出細微的聲響。   黃維西還是站在外面沒開門,又重複了一次,「新來的,你在裡面嗎?」   緊張的情緒平靜後,你感覺你應該能夠說話了。   「我--」你頓了頓,你怎麼能確定外面的人就是黃維西?   力氣慢慢回復,你撐起身體去拿了手機,手指還有幾分顫抖,你直接在群組發言。   空谷:@照燒豬肉堡可以回來嗎? 你在家嗎?   別找吳柏毅了,找我:@空谷 他今天滿堂啦,怎麼了?   空谷:@別找吳柏毅了,找我 我房間外面有人學他的聲音(大哭)   別找吳柏毅了,找我:@空谷 喔,你等一下。   別找吳柏毅了,找我:@空谷 不可以開門嘿!   原本你覺得還好,可是看到檳榔攤老闆這麼說,又想起昨天302其實隱約好像有點在 阻止你搬進來時,你突然有點想哭。   你跟外面的東西只相隔一扇門。   「幹……」你連髒話都罵得有氣無力。   「咚咚咚」的聲音傳來,這是有人踩在外面樓梯上的聲音,隨後你就聽見檳榔攤老闆 在說話。   「吼,又是妳,說幾次不要嚇人了!」   「難得有新人啊,不這樣做就不好玩了。」這人說話的聲音聽起來竟然還有幾分遺憾 。   你已經在心裡罵了一連串髒話,你差點被嚇到心臟病發,一股火氣上湧,全身的力氣 瞬間歸位,你起身就要開門去看外面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時,你想起老闆說不要開門。   做事謹慎一點好。   你先用LINE問老闆現在的情況。   空谷:@別找吳柏毅了,找我 我現在能開門嗎?   別找吳柏毅了,找我:@空谷 沒問題了!   你鬆了口氣,打開房門,只見門外站著檳榔攤老闆和一個你沒見過的女孩子,對方朝 你吐了吐舌頭,清了清喉嚨再向你伸手。   「哈囉,我是404的方瑞希。」   聲音低沉還帶了點沙啞,要不是看見對方該凸的地方凸,五官也明顯是女孩子,不然 光聽聲音你會以為她是男的。   「妳的名字……」你好像在哪聽過。   方瑞希比出勒脖子的動作,「方同學,國家會感謝妳的。」   「……」   「你就是LINE群裡的空谷對吧?你喜歡丹丹嗎?」   「……沒吃過。」   方瑞希露出世界末日的表情,「天啊!你怎麼能沒吃過丹丹!丹丹才是王道!」   很好,你知道她是群組裡的哪個人了。   總之這次只是虛驚一場,方瑞希被老闆念了好一會兒,叫她不要再這樣嚇新來的房客 ,不過看方瑞希的反應不像有把話聽進去,隨便應付老闆幾句就跑上樓了。   她剛才說她是幾號房的來著?好像是404?   這房號真糟。   你看了眼你旁邊的304,隨口問:「我隔壁有住人嗎?」   「304?有啊,你看line群,就是滿福堡跟奧利奧。」   「兩個人?」你還以為一般套房是默認只能住一個人,沒想到可以住兩……就算想到 也沒用,你又沒有可以一起住的對象。   「對啊!」老闆補充,「現在這時間他們應該是去上課啦,現在三樓只有你一個,啊 四樓就小希自己一個人住而已。」   你點頭表示理解。   一樓是便利商店,二樓似乎有另外的出入口,被用來當出租套房的只有三、四樓。按 照line群的人數來看,這裡大概就是302、303、304和404住了人。   怪了,這裡離你們學校也不遠,怎麼沒住滿人?   你覺得納悶卻也沒多想,問了老闆附近有什麼好吃的,老闆向你推薦了幾間小吃店, 你便帶著手機錢包鑰匙下樓。   吃完午餐你就順便到附近的賣場買寢具,扛著東西回來時,黃維西正好站在大門外, 一副想幫忙的意思也沒有。   東西還是老闆幫你搬上樓的。   你把房間佈置好,累得直接攤平在床上,連先去洗個澡的力氣也沒有,躺著躺著就失 去了意識。   你做了一個夢。   你站在前後都看不到盡頭的樓梯上,空間狹窄逼仄,連帶地令人感到呼吸困難,一時 間不知道你到底該往上還是往下走。   你杵在原地猶豫了一會兒,向後看去,長形的空間像是怪物張大了嘴,彷彿向下走就 會進到什麼奇異生物的肚子裡,你只好硬著頭皮向上。   走著走著,不知道走了多久,你感覺不到疲憊,在踏到一階木板時,你突然意識到你 是作夢。   眼前閃過一道光,你回頭看向樓梯下方的黑暗濃郁得像是一團化不開的夢魘,不禁加 快向上的腳步,又爬了不知道多久,總算看到一個轉角。   你想你離轉角大概只差幾公尺的距離,這段距離卻一直無法縮短,在你沒注意的時候 ,你身後傳來了高跟鞋鞋跟走在木頭上的聲音,在你處的空間產生了回音。   對方的速度不急不慢,始終和你維持著固定的差距,你心裡卻恐懼地想要盡快遠離對 方。   你不停地向前跑,雙腿終於感到疲倦,沉重得有如被人灌了鉛,直到你再也抬不起腳 時,你扶著樓梯邊的牆壁,聽見高跟鞋的聲音終於離你越來越近。   完蛋了。   你腦海中出現這三個字。   「汪!」   不知道哪來的狗叫聲把你嚇了一跳,你整個人從床上彈坐起來,流了一身冷汗,餘悸 猶存的你眼角餘光發現房裡有道黑影,你瞠大眼睛看了過去。   卻只看見你放在桌上那罐檳榔攤老闆請你的伯朗咖啡。   ……總不會是咖啡化成精吧?   你自嘲一番,看手機時間已經過了五點多,你怎麼都不知道你這麼會睡、還是說你在 剛才的夢裡跑了那麼久?   起床上簡單沖了一個澡,拿好東西準備離開房間時,你不確定你又聽見的一聲「汪」 是不是幻聽,視線卻不自覺地看向桌上的伯朗咖啡。   鎖上門,你看見302的黃維西也剛好離開房間。   雖然幾次遇到對方的態度讓你覺得這個人好像時冷時熱,你還是友好地向他搭話:「 你要去吃飯嗎?」   黃維西點點頭。   「我剛搬來這附近不熟,一起去?」   對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點點頭。   下樓時你發現檳榔攤老闆已經收攤了。   「你有什麼特別喜歡吃的嗎?」   黃維西的聲音拉回你的注意力,他的語氣聽起來有幾分僵硬,和他昨天的樣子截然不 同。   「我不挑食,有什麼推薦的?」你問。   他舉了幾間距離不遠的小吃店,各家的賣點都不同,乾脆把決定權交給他。   最後他帶你去吃雞肉飯。   看黃維西吃飯的樣子你就覺得他應該很愛吃雞肉,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卻還能讓你感 覺到他似乎因為吃到雞肉而很幸福的氛圍。   這家雞肉飯的口味確實和你以前吃的那些雞肉有些不同,雞肉吃起來的口味很嫩,不 像一些店家的雞肉絲都煮得太乾,令人難以下飯。   吃完之後,黃維西還問你要不要吃雞排。   「你的身高就是這樣吃出來的嗎?」你原本想拿體重開玩笑,但人家看起來也沒多胖 。   沒想到黃維西居然還很認真地點點頭。   大學生的食量大無可避免,你想著剛才沒吃得太撐,跟著去買些炸的回去,晚點當宵 夜也好,就答應了。   回來路上你們還順帶去買了飲料一起回去,上樓後,各自進房前,黃維西叫住你,之 後把一樣東西塞在你手中。   「不確定外面是什麼人的時候,不要開門。」   「什麼意思?」   「就是這個意思。」   你滿頭問號,黃維西已經把門關起來了。   你站在走廊看著手裡那把寫著302的銀色鑰匙,腦子裡砰一聲像是炸開了一場煙火秀 。   你不知道黃維西是什麼意思,但你已經下意識認真考慮起黃維西的條件有沒有達到你 的標準,再想起剛才對方吃雞肉飯的表情,你的手指微微顫抖,不確定這是不是心跳的感 覺。   花痴了一會兒你就讓自己冷靜下來,會不會是對方拿錯了?   畢竟是房間鑰匙。   你上前敲響302的房門,裡面的人很快有了反應,門只打開了一小道縫,活像怕人知 道裡面是什麼樣子。   你把鑰匙塞進門縫裡,「你是不是給錯了?」   黃維西沒接,反倒是靜靜地看著你。   「沒給錯。」   你感覺有股熱度往臉上衝,心裡頭還有點小鹿亂撞,但你覺得你必須矜持,「那、那 你給我鑰匙幹嘛?」   他困惑地看著你,「鑰匙還能幹嘛?」   你滿頭問號。   「還有其他事嗎?」   「……我要還鑰匙……」   「給你就給你了。」說完,他自顧自地關上門。   這是哪招?強迫推銷?雖然你想了想對方的條件其實真的挺好的,就是個性會不會太 有點陰晴不定又難搞?   你索性把鑰匙從門縫扔進去,隨後準備進房間,卻又聽見金屬製物品撞到牆的聲音, 看向來源,同一支鑰匙躺在角落,像是剛被人從門縫裡推出來的。   好歹是把房間鑰匙。   你撿起來同時在心裡腹誹如果不是遇到你這個好人,黃維西就小心哪天被人闖空門。   進房後你把鑰匙跟檳榔攤老闆請的伯朗咖啡放在一起,為了搬家這件事你請了兩天假 ,朋友傳訊息將上課的筆記拍給你,你花了點時間把筆記上的內容謄寫一遍,再復習了一 會兒,看了半部電影後就準備上床休息。   下午的夢讓你有些心有餘悸,要睡也不敢把燈關了,上床後就把自己整個人縮進棉被 裡。   夜漸漸深,你也在不知不覺中睡著,根本沒發現你放在桌上的東西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不一會兒就消散了。   這一晚你睡得很好,隔天早上起來精神百倍,洗漱過後準備到學校去,一出門就看見 黃維西也要出門,你才想到對方也是個大學生。   「你也是X大的嗎?」   他白了你一眼像在看個笨蛋。   你當你什麼都沒問。   下樓,檳榔攤老闆熱情地跟你打招呼,還說如果怕上課來不及,可以先在LINE說想吃 什麼早餐,他能先幫忙買,你就想起他的暱稱……難怪會說不用找吳柏毅,找他就好。   黃維西用他的行進方向回答你的問題。   你們一路同行,尷尬中沒有人說半句話,直到來到校門口,你先前借住在他那裡的朋 友也是早早到學校,跑過來和你打招呼,你才跟黃維西分開。   你今天的課只到下午三點。   沒有其他行程,你直接回到租屋處。   爬上三樓,你看見有隻哈士奇坐在你門口搖尾巴,牠看見你還很興趣,直接往你撲過 來,你躲避不及,一屁股直接摔坐在地上,熱情的大狗開始舔你的臉。   你是不怕狗,但是這裡為什麼會出現哈士奇?   你費了番功夫才從哈士奇嘴下逃生,把狗推開後牠還不斷地想往你懷裡鑽,衣服上全 是狗毛。   你坐在地上,對著大狗自言自語:「你是從哪裡來的啊?」   哈士奇彷彿聽得懂人話一樣,搖著尾巴走下樓。   你想了一下也跟著下去。   因為大門關上了,哈士奇出不去,站起來用前爪抓了幾下門板,你只好加快腳步替牠 開門,牠立刻飛奔到檳榔攤老闆腳邊討摸。   「老闆,這是你的狗?」你不解地問。   牠是怎麼進到房子裡的?是誰回去的時候沒把關好,狗才不小心跑進去的嗎?   老闆摸著哈士頭的毛說:「也不算我養的,反正牠想去哪就去哪。喔對了,牠叫小二 喔!」   「汪!」小二配合地叫了一聲。   你在樓下和小二玩了一會兒就回樓上了。   你再次回到三樓,發現這次是房東站在你門口。   一股異樣的感覺油然而生,你不知道房東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剛才明明還沒見到人… …總不會是那時在四樓,這時才下來的吧?   你替心中的異樣感找到解釋。   「這幾天住得好不好?」   房東很普通地關心你搬進來的情況。   你鬆了口氣,「還不錯。」   房東笑笑,「那就好,沒碰到什麼怪事吧?」   你下意識回答:「沒有。」話說出口才慢半拍地想著做了怪夢算嗎?但你認為可能是 因為最近事情太多才會做惡夢。   房東又跟你聊了幾句,這時你聽見樓下傳來狗狗的吠叫聲,聽起來很像是那隻叫小二 的哈士奇,不由得趴在樓梯那邊向下看,雖然什麼也看不見,你還是關心地喊了一句:「 怎麼了嗎?」   理所當然沒人理會你,這時你聽到檳榔攤老闆似乎是在制止小二的聲音,不多時,黃 維西用力地踩在樓梯上來,臉色難看。   「你……」   你正準備開口關心一下鄰居,他卻直接越過你進房,還甩門甩得很大聲!   這實在不太像是你這幾天和他相處下來觀察的他應有的樣子。   你站在原地猶豫了一會兒,走到302外敲了敲房門。   「黃維西,你還好吧?」你在想他會不會是被小二嚇到了。   302裡的人並沒有回應。   「沒事沒事,他只是剛剛被小二嚇到了。」房東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你理解地點點頭 ,隨後被房東嚇了一大跳。   這人走路怎麼沒聲音!   「房、房東先生,你什麼時候上來的?」   房東笑道:「剛才呀。」   剛才個鬼,你轉身走過來到現在還不到一分鐘,就算正常人用跑的也有辦法一分鐘內 從一樓到三樓,可是他們這邊的樓梯超老舊,就連你踩在上面都會懷疑哪天是不是會摔下 去!   房東居然半點腳步聲也沒發出來?   難不成是你太擔心黃維西才會忽略到房東的腳步聲嗎?   房東像是沒看見你臉上詫異的表情,「小二特別喜歡他,每次看見都想找他玩,不過 小西不喜歡小二。」   你聽了這一人一狗的愛恨情仇,看來是個哈士奇小二苦戀黃維西的悲情故事。   「那他也沒必要那麼生……」   302房門突然打開,黃維西看著著站在他房門口的兩個人,尤其是房東。   「你們在我房門口幹嘛?」他面露不善地看著你跟房東。   「呃、我想說你剛才上來的樣子……」   「你剛才那麼凶,小二都被嚇到了。」   你聽房東這麼說,在心裡想著你才是被小二嚇到的那一個。   原本還以為房東是來關心被小二嚇到的黃維西,沒想到竟然是來怪人的。   黃維西心情看起來非常不好,講話都有些咬牙切齒:「管好你的狗!」   「咦?小二是房東養的嗎?」你還以為是檳榔攤老闆養的,瞧他們一副感情很好的樣 子。   房東解釋:「他說的不是小二--唉呀,你要這麼以為也可以。」   黃維西再次甩上門,房東也轉身下樓去,留下你滿頭霧水地站在原地看看302,再看 看樓梯的方向,最後決定回到房間去。   不知不覺你也在這裡住了好幾個星期。   中間你也陸陸續續地在打聽其他地方下學期的出租情況,直到有天你手裡拿著一疊沒 收到背包裡,一路從學拿回來的學校附近房東張貼的租屋廣告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從另一 個方向回來的黃維西。   話說回來,住在這裡的這段時間,你除了302和404之外都沒遇到其他人,後來你們的 line也陸陸續續又加入了好幾個人,但不知道是作息不同還是就真的不巧,你完全不知道 其他同樓層還是四樓除了404之外的室友長什麼樣子。   每次下午回到租屋處總覺得安靜得像是只有你自己一個人住在這裡,卻又不時會聽見 隔壁304傳來說話交談的聲音,聽得出是一男一女,向檳榔攤老闆打算過,才知道是一對 情侶,你一直很慶幸自己沒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你也很肯定樓上的402有住人,你常聽見有人走動的聲音。有時候碰到404的方同學時 ,她也常抱怨關於同樓層其他鄰居的事。   你卻總有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黃維西看了你手裡的租屋傳單一眼,皺起眉頭。   「你想搬走?」   你沒料到他會這麼問,倒也老實回答:「一開始本來就打算先住到學期末而已……」   「住這裡不好嗎?」他又問。   你有點驚訝。這段時間他對你的態度不冷不熱,平常也沒什麼交流的機會,你早就把 和鄰居談場戀愛的事拋到腦後,正好學校接近學期末的課業也很繁忙,你忙著準備報告還 要忙著找下學期要住的房子,和黃維西嚴格來說還是能夠天天有外面碰到面,有時候還會 順路一起去吃個午餐或晚飯。   但你又不是沒有和沒什麼交情的同學一起吃飯的經驗,你以為對方也是抱著和你差不 多的想法。   「也不是不好。」你低頭看著手裡的傳單,「因為一開始就沒打算住那麼久,剛才也 有計畫下學期要再另外找房子……」其實你也沒有那麼堅定地離開這裡的理由。   以各種綜合條件來說,這裡的地理位置好、租金也便格,就是房子年代久遠一些,其 他房的鄰居讓你感到很神秘。   樓下有開朗好相處還能兼警衛,替房東養了隻哈士奇的檳榔攤老闆,房東雖然感覺謎 團很多、你至今還是想不起來他到底叫什麼名字。   你突然覺得留下來好像也不錯。   你們走著走著,來到租屋處樓下,今天小二又陪著檳榔攤老闆一起顧攤。   這是你第一次看見黃維西和小二的相處方式,果然就如同你之前聽到、想像的一樣, 小二看見黃維西就異常興奮,繩子明明被固定在檳榔攤上,卻以難以想像的巨大力氣差點 沒整條狗扯著檳榔攤移動。   老闆急忙忙地拉著小二的繩子,大叫,「阿西你快趁現在上去--」   「會不會太誇……」張還沒講出來,你就看見黃維西飛也快地繞過檳榔攤衝到門口以 驚人的速度上樓。   最、最重要的是……   你揉了揉眼睛,懷疑是自己眼花。   哪知道這一揉整個世界都變得不一樣了。   老闆的腦袋上多了兩個黑黑的大耳朵,就像你常常在路邊看見的小黑一樣的耳朵,但 臉還是一樣是老闆的臉。   你回憶了一下。   剛才黃維西衝上樓時你好像也看見了什麼。   一條棕黃色的尾巴,帶著特殊的斑紋。   黃維西一離開視線,小二不滿地吠了兩下就安靜了,檳榔攤老闆這才鬆口氣,放開小 二的聲音,走到你面前。   「阿谷啊,你沒驚到吼?」   你看著老闆頭上的耳朵,再低頭看向老闆背後一條黑黑亮亮的狗尾巴。   你的記憶翻出好一陣子以前,黃維西對房東講的一句話--管好你的狗。   媽啊,是指這隻嗎?   「哈囉?阿谷喲?回魂喔?」檳榔攤老闆抬手在你面前揮啊揮也沒把你的注意力揮回 來,他不禁自言自語,「不會是被小二驚到吧?啊是不是要讓老闆幫忙招魂……」   你眨眨眼睛,耳朵和尾巴還在。   「那個。」你頓了頓,「老闆,你在玩cosplay嗎?」   檳榔攤老闆也眨眨眼,抬手摸摸自己的耳朵,身後的尾巴也悄悄地搖了兩下,「你看 得到了?」   你點點頭。   他大笑地拍著你的肩膀,「不用擔心啦!你住在這裡太久,這裡靈氣那麼濃,一般人 就算不通的也通了!」   「……?」   「沒事沒事!」   你覺得事情可大了。   老闆推著你經過小二面前,看老闆那樣子,你懷疑小二可能不是一隻尋常的哈士奇。   「那小二……」   「他就二哈啊!」   「……不會變人?」   「再幾百年也許可以啦,哈哈哈哈哈哈--」   你茫然地上了樓,經過302,再想想剛才看到的黃維西的背影,心跳突然加速,猶豫 了許久終於敲響302的門。   「黃、黃維西、是、是我……」你都不知道原來你緊張時講話會結巴。你深吸一口氣 ,想好要說什麼再開口:「你還好嗎?我看你剛才衝那麼快……」   裡面傳來腳步聲,很輕,停在門口許久才開口。   黃維西臉上有點尷尬,「沒事。」   你卻直盯著他的腦袋看。   有點橢圓形的耳朵,頂端是純黑色的毛,黑色以下就和你剛才匆匆一瞥看見的尾巴是 同色系的棕毛,上面還有不規則的斑點花紋。   你覺得你的心臟快從胸腔裡跳出來,慢慢地將視線下移,你剛剛看到的那條尾巴就垂 在黃維西的身後,尾端還慢慢地擺著,就像你老家裡養的貓在心情好的時候差不多的幅度 。   你一時激動直接握住黃維西的手:「你可以和我交往嗎?」物種不重要,重點是黃維 西是貓科!貓科!   黃維西被你大膽的舉動嚇了一跳,想把手抽回來卻紋風不動。   「你說的交往是什麼意、」他終於注意到你的目光停留在奇怪的地方,卻很快就反應 過來你看得見的原因,還是忍不住開口確認,「你看到了?」   你用力點點頭,「我好喜歡貓,我家就養了一隻緬因,超大隻!抱起來超級舒服我好 喜歡把臉埋在牠的肚子裡--」   「我不是緬因。」   「沒關係!是貓就好了!」   「……」   「你和我交往的話我一輩子住在這裡都可以!」   黃維西突然冷著一張臉,「為什麼變成是我求你住在這?你要搬走就搬走,關我什麼 事?」   你腦子一熱,直接墊起腳尖就往對方的嘴唇親過去。   「現在你親過我、我就是你的人了。」   「……」   end? 想寫一個台式奇幻卻因為懶了所以爛尾了_(:D」∠)_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59.120.146.18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77087636.A.D40.html ※ 編輯: Meters13 (59.120.146.182 臺灣), 12/23/2019 15:54:18
1FLeonieee: 原來J是澤野大開的安價!! 12/23 16:28
耶是我~
2Fiamino2: 貓奴,可怕。wwwwww 12/23 18:17
西:愚蠢的人……不要玩我的耳朵 ※ 編輯: Meters13 (59.120.146.182 臺灣), 12/23/2019 18:21:00
3Flsryu: 要玩當然玩尾巴啊(然後被抓) 12/23 19:57
4Firenemin520: 我想玩肉球XD 12/23 21:07
5Fasdwhhk: 好大的轉折!!下巴掉了!! 12/23 22:24
6Flittlewendy: +1 12/23 22:37
7Fclare990466: 貓貓可愛!想玩尾巴跟吸貓! 12/23 23:05

BB-Love 看板熱門文章

18
25
2020/05/28 20:30:10
41
44
18
28
2020/05/31 04:17:13
21
27
2020/05/31 14:49:57
54
59
2020/06/02 11:18:46
57
59
22
27
36
41
2020/06/04 00:30:00
27
31
31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