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爆卦] 我曾經是真正的中共同路人

看板 Gossiping
作者
時間
留言 88則留言,24人參與討論
推噓 21 ( 23推 2噓 63→ )
討論串 5
也沒啥特別厲害的內容啊 很多都你個人心情的抒發 當然有一些目前還在活動的政治人物姓名 但是好像也沒辦法把他們抹得很紅 畢竟從頭到尾 除了在言談中有提到要把會議紀錄傳送到北京 好像也沒啥決定性的證據有跟中共密切往來 至於台灣你要左派還是右派本來就是政治自由 除了DPP跟一些死忠的會給人家戴中共同路人的帽子 其他正常人應該不會那麼介意 所以感覺從頭到尾就是你個人心情的抒發 勞動黨在台灣也沒啥特別強大的政治聲量 這個時間點爆這種卦 可能連轉移焦點的功能都沒有 加油 好嗎.... ※ 引述《abdulluh (這是哪裡我是誰)》之銘言: : 我在2003至2012年間,曾經參加過中國共產黨在台灣的外圍組織-勞動黨-。我輕信了牠們 : 自稱讓世界變的更公平的謊言,參加許多牠們的活動。後來我發現牠們只是利用人們的信 : 任來奴役人的人皮惡魔,於是先後在2013年寫了上中下三篇和2014年再一篇,共四篇臉書 : 網誌揭發牠們。一方面是劃清界線,一方面也是希望能避免更多人受害,內容如下: : 爭權奪利的理想主義者之一 ~ 勞動黨一區黨部的實態(上) : 2013年6月5日 : 2011年初,我接任勞動黨一區黨部的總幹事,我本以為能和一群理想主義者一起改造社會 : ,事實證明,這只是我單方面的幻想而已。 : ꀊ: 2003年,我在電視上看到美軍轟炸伊拉克的畫面,高聳的煙柱讓我聯想到了抗戰時中國平 : 房被炸碎的畫面,便跑去參加電視上的反戰遊行。遊行結束後,我看到地上有很多垃圾, : 因為當時許多媒體都站在美軍的立場,我不想反戰遊行被人挑毛病,就跑去附近的學校借 : 了掃把畚箕,一個人清理現場。有個人看到我的舉動,便來跟我攀談,說他是勞動黨的人 : ,名叫唐曙(以下簡稱唐),後來他常跟我介紹勞動黨的理念,尤其是社會主義的方面。因 : 為我欣賞他們宣揚的理念,所以開始參加他們的活動,志願當義工幫忙,經常在勞動黨的 : 活動上參演行動劇,也常常在抗議的場合跟警察推擠。同時間,也開始接觸並認同社會主 : 義、共產主義等左派思想,並喜歡上了伊斯蘭教,一路下來,就這樣過了八年。 : ꀊ: 在這八年之中,我對勞動黨以致左統派有個很深刻的印象,就是人數很少。勞動黨的創黨 : 人是一群活過50年代白色恐怖的政治犯,這些政治犯也成為了勞動黨的骨幹。然而因為缺 : 乏新血加入,勞動黨的人數不但沒有隨著時間而增多,反而隨著政治犯們的不斷凋零而漸 : 漸減少。雖然一區黨部的幹部們試著透過拉攏工會幹部進入勞動黨,再牽動其他人加入勞 : 動黨,但吸收的往往就侷限於拉攏的工會幹部而已,並沒有發生牽動的效果。唐等人總是 : 以台灣的環境不適合左統派的發展,來解釋這種情況。唐更是說,身為一個左統派,在台 : 灣這種環境就是會失敗,身為一個左統派要習慣這種失敗,並繼續戰鬥下去。 : ꀊ: 2009年底,勞動黨二區黨部的高偉凱投入新竹縣議員的選舉,我前往支援。當時在二區黨 : 部支援的人當中,有一對夫妻,兩人名叫林智霑和蕭小翠(以下簡稱林和蕭),林是紀錄片 : 導演,在大陸拍過紀錄片,蕭則是他在大陸結識的妻子。因為同為左統派的同志,年齡又 : 相近,我很快地和他們成為了朋友。 : ꀊ: 在選舉期間,有一個人有時候會摸蕭的頭髮,讓蕭很不舒服。她曾跟林反應,林只跟她說 : 那是長輩對晚輩的愛護的舉動,叫她別在意,蕭就只能一直忍耐。選舉結束後某天晚上, : 二區黨部內的幾個人在閒聊,我則在一旁玩線上遊戲。我聽到那個人說他對蕭很好,而蕭 : 卻討厭他,讓他很委屈。我聽了後很為蕭打抱不平,就指出是他會摸蕭的頭髮,才造成蕭 : 對他的反感。蕭知道我替她說話後很感謝我,也因為這件事情,我把她當妹妹般對待,隔 : 年她懷孕期間還常買食物給她補身子。 : ꀊ: 因為我不喜歡被束縛,所以一直不肯入黨。選舉結束後,我才在許多人不斷的邀請下而加 : 入勞動黨。林蕭二人也開始在一區黨部擔任黨工。 : ꀊ: 2010年底,唐告訴我,勞動黨通過黨員年輕化的政策,由於我在選舉期間表現良好,希望 : 我接任一區黨部的總幹事。由於我當時正打算離開台灣,而林也可接受這個職務,因此拒 : 絕,這件事讓唐很不滿。後來林告訴我蕭剛生完孩子,暫時很忙,希望我幫他暫接半年。 : 半年一過,我隨時都能把這職務交還給他。有了他這層保證,再加上當時我跟唐的關係很 : 好,於是我同意暫接半年。因為只是幫忙而已,所以我維持不支薪的義工身分。 : ꀊ: 我接任總幹事後,得知一區黨部總幹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每個月要聯絡黨委開黨委會。在 : 開完第一次黨委會後我問唐我身為總幹事,有什麼權利?還要做什麼事情?他告訴我總幹事 : 有”建議權”;除了開黨委會外,還必須想活動招募黨員。此後我就常常構思各種活動, : 這就是後來會舉辦的原因。 : ꀊ: 當時我還參加了夏潮聯合會主席陳福裕(以下簡稱陳)舉辦的讀書會,陳同時也是勞動黨一 : 區黨部的黨委,我在讀書會結束後常找他聊天。 : ꀊ: 某天,一區黨部的幹部兼黨委臧汝興(以下簡稱臧)邀請一些左統派的成員去他家吃飯。大 : 家在聊天時,唐說的一段話,我當時聽了很奇怪,他指責一區黨部的葉姓和張姓兩個黨工 : 把勞動黨的會議紀錄傳到北京去。就我所知,能讓他們把開會內容傳到北京去的,只有因 : 病在北京住院的林書揚老先生一個人而已。 : ꀊ: 三月時,左統派在新竹開了一個大會,很多左統團體都派代表參加。在會上,勞動黨主席 : 吳榮元提議要整合左統派,集中力量辦大事。我心想要整合左統派不能只是喊而已,必須 : 把左統派的核心人物集合起來,成立一個組織,一起行動,才能真正做到整合左統派。我 : 把這個想法告訴了身旁的唐,他笑笑著跟我說:”你能來開這個會,你也是核心人物了。 : ”我聽了後大笑:”那就把核心中的核心給組織起來吧。”唐雖然沒把我的話當一回事, : 但我還是記著整合左統派這件事。 : ꀊ: 大會結束後不久,我被派去參加一個參訪團。當時我因為缺乏相關經驗,深怕自己會誤事 : 。隔幾天後,一區黨部的幹部王娟萍(以下簡稱王)把我和林找去,面有難色地說上面覺得 : 我太年輕,缺乏經驗,因此改派年紀較大、有相關經驗的林代替我前往。我聽了後不但沒 : 有反對,還覺得如釋重負而大表贊成,王看到我的態度也鬆了口氣,於是林順利地完成了 : 這件差事。 : ꀊ: 五月時,一區黨部的黨委藍凱跟我提議要辦宣傳隊,我一直在想如何能招募黨員,他的想 : 法與我不謀而合,後來他常打電話給我,跟我討論關於如何招募黨員的想法,我也時不時 : 地在黨委會上提出招募成員的提案,但都沒通過。 : ꀊ: 六月時,由於八田與一紀念園區啟用,藍綠都一起吹捧八田與一。由於我曾看過一些日據 : 時代的相關紀錄,唐便要求我寫一篇文章投稿到報社去,對嘉南大圳的一些弊端做出揭發 : 。 : ꀊ: 某天晚上,我為了盡快完成文章,便待在一區黨部辦公室(以下簡稱辦公室)趕稿。當時我 : 在身旁擺了張椅子,把一些資料書放在上面,好就近拿取。後來王來了,她看到我擺椅子 : 放書,就說我這樣是”違反黨紀”,又說我是黨工而”不是辦公室的人”,所以 ”不可 : 以在辦公室工作”。我完全無法理解也無法接受她的看法,便跟她吵了一架。日後回想起 : 來,這是王第一次試圖控制我。 : ꀊ: 文章完成以後,我拿給唐看,他又改口說沒有要我投稿,只要我寫出來後登在勞動黨的官 : 網上而已。我質問他當初不是要我投稿到報社去嗎?他卻回答我:”你記得是那樣子,我記 : 得是這樣子,我們兩個既然說法不同,要聽誰的?”當時我沒想太多,只確定他本來是說 : 要投稿的,便堅持自己沒錯。後來想起來,這是唐第一次試圖控制我。 : ꀊ: 我完成七月的環島旅行後,便向唐提出要把總幹事交還給林。他說我既然還待在台灣,就 : 先繼續做吧,我當時也沒其他事,就同意了。 : ꀊ: 九月某日,我在跟林閒聊時,跟他講我聯絡黨委的方法。他聽了後,就一直想叫我改變方 : 法,直到我發怒了他才作罷。日後想起來,這是林第一次試圖控制我。 : ꀊ: 九月底,鄭村棋找勞動黨的羅美文去參加一場名為”翻滾吧,勞工!工人如何面對2012大 : 選?”的會議。由於過去鄭村棋常在公開場合跟左統派嗆聲,這次他又未經羅美文同意就 : 將他列入發言人,因此勞動黨認為他不懷好意,開了個作戰會議。在會議上,唐開頭就說 : 鄭很厲害,是辯不贏的,在場的其他幹部也支持他的看法,便決定讓更加善辯的臧代替羅 : 美文赴會,不求勝利只求少輸,瀰漫一股未戰先敗的氣氛。當時我覺得他們這種心態很糟 : 糕,再加上自己對社會主義有些心得,心想反正自己只是個無名小卒,失敗了不過就是丟 : 臉而已,暗自決定要在會議當天對付鄭村棋。 : ꀊ: 會議當天,臧沒有被動反擊,而是先質問鄭,這兩人便互相嗆起來。當時台下有人質疑臧 : ,我就回嗆了反對臧的聽眾,一旁的勞動黨幹部黃秋香見狀,便叫我為了形象不要跟其他 : 台下的人爭執。後來我看臧不敵鄭,就在開放提問的時候要求發言。鄭之前跟臧互嗆時, : 說了一句”現在中國是全世界最反動的國家”,我就抓住了他這句話的語病質問他:”鄭 : 村棋先生,你剛才說中國是全世界最反動的。那我請問你,美國常常侵略他國,而新中國 : 成立六十年來,從沒打過一場侵略戰爭,這樣的中國是最反動的嗎?美國為了將自己造成 : 的經濟危機卸責於他國而推動量化寬鬆,中國則是...。”鄭突然遭到我一連串的逼問, : 也有點措手不及,便承認了說錯話。黃和臧看到這天上掉下來的小勝,便湧起了戰意,再 : 度挑戰鄭,會議結束後,黃和臧都對我表示肯定,只有林面色難看地先走了。經過這件事 : 我發現,勞動黨的成員並不是真的顧及形象而迴避他人的挑戰,也不是沒有實力,只是太 : 常輸了,失去信心,才會變得怯戰,只要能建立他們的信心,是大有可為的。 : ꀊ: 十月時,左統派在中山堂辦了場紀念辛亥百年的活動,在慶功宴上,陳批評唐2010年在以 : 色列辦事處外的被補是個愚蠢的行為。陳和唐不和已久,兩個人常說對方壞話,這種惡劣 : 的關係,必然會傷害到左統派的整合。當時我心想,我們人已經夠少了,還這樣動不動就 : 互罵,根本是在自殺。如果要讓左統派發展成一個具有實質意義的力量,就必須做些事情 : 修復左統派內部的裂痕。 : ꀊ: 有一天我在夏潮參加讀書會時,想到反正這讀書會都是要開,陳總是要講課,與其在夏潮 : 辦,不如在外面跟一區黨部合辦,這樣就可能吸引些路人來聽課,宣傳左統派的觀點。而 : 且:1.陳備課的壓力變小;2.這堂課或能發展成論壇;3.上台講課的中生代幹部有了表現 : 的機會,可以培養出左統派自己的政治明星;4.一區黨部和夏潮也會因為合辦讀書會而有 : 更密切的關係,這些幹部的裂痕就會修復。反正我為了追一個我愛上的女孩,至少會留到 : 隔年八月,不如趁這段時間完成這件事,那我總幹事辦活動拉人的職責也能完成了。 : ꀊ: 打定主意後,我先試著說服唐。當天我到辦公室後,先跟唐聊天,他提到先前勞動黨做過 : 社會調查。由於我當上總幹事幾個月來只是找人開會而已,整天總是閑著,就責怪他為什 : 麼不讓我再去做類似的工作,接著便向他提出我的提案,他先說他沒意見,然後說出他常 : 說的這段話:”一個人如果能戰鬥一天是很好的,如果能戰鬥幾個月就更好了,如果能戰 : 鬥幾年那是更好的,唯有那戰鬥一輩子的,是不可取代的。”接著便跟我說:”如果你做 : 累了,我是不會怪你的。”當時我沒聽出他這段話的意思。幾天後就向陳提出我的看法, : 陳告訴我:”我也想這樣辦很久了,我常跟其他人說我們要在公開場合宣傳,拿個肥皂箱 : 擺著就上去講。但是要辦的話就要長期辦,只辦一年我不同意,至少辦三年。”當時我不 : 確定自己是否會在台灣待那麼久,就回答他我沒打算做三年那麼久。回家後想,如果能把 : 左統派變成一支團結、有力、積極進取的力量,投入三年也是值得的,便決定在下次的黨 : 委會上提出。 : ꀊ: 在黨委會上,唐沒有出席,我向大家提出了讓夏潮和一區黨部合辦演講會的提案,陳突然 : 態度大轉變,說與其辦演講會,不如改辦放影會。於是本來由兩邊合辦的演講會,改成了 : 由一區黨部獨辦,由林負責的放影會。當時我不明白他為何反悔,因為我相信他是我朋友 : ,還表示支持辦放影會。事後問他反悔的原因,竟然是因為他不想讓夏潮幫一區黨部做事 : ,我知道後既失望又憤怒,但為了左統派的團結著想,抱著放影會如果成功就能連結左統 : 派的希望,決定原諒他。同時也明白了人們只把這個放影會看成苦差事而已,便決定負起 : 責任,幫助林完成放影會。 : ꀊ: 雖然跟一開始期盼的合辦宣傳會不同,但只要能宣傳左統派的觀點,獨辦也好過不辦,就 : 算失敗了,也能留下個宣傳隊,即便在我離開後也能發揮功用。我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對 : 放影會有著極大的期待。 : *** : 爭權奪利的理想主義者之二 ~ 勞動黨一區黨部的實態(中) : 放影會的籌備小組一開始除了身為組長的林之外,就只有我而已,單靠兩人要完成一個放 : 影會是絕對不夠的。因此我還把唐、王和蕭都拉進這個小組來。唐、王二人是勞動黨的資 : 深幹部,有長年的演講經驗,唐還在社大教課,所以這個放影會在演講能力上是絕對沒問 : 題的。確定組員後我就跟唐說,如果將來影展成功了,而夏潮想加入,為了左統派的團結 : ,應該讓他們加入。唐說我能有這種想法,讓他很欣慰。 : ꀊ: 在邀請唐、王二人加入時,我有明白告訴他們,辦這個活動的目的是為了要幫他們這些中 : 生代幹部抬轎。幾天後我想自己說太快,應該先問過林才對。就跟唐、王二人說抬轎只是 : 我個人的意見,不能代表林,請他們當作沒聽過。唐問我為何會改變態度,我據實回答自 : 己只能把自己放在別人的下面,不能擅自把別人放在別人的下面,那兩人表示知道了。 : ꀊ: 小組成員確定之後,我就問林該做什麼,他先讓我去找幾部片子,然後就跟我講這個活動 : 辦了也沒用,隨便辦辦交差了事就好。我的原則是要不然不做,要做就要做到好,拒絕了 : 他,林很不滿。 : ꀊ: 自從黨委會之後,唐就三不五時的問我,這個提案究竟是不是陳要我提出來的。自從他確 : 定這個提案真的是我單獨提出來的之後,他就開始在勞動黨活動開始的前幾個小時才通知 : 我有活動,由於我有晚睡的習慣,因此在活動開始的前幾個小時我通常還在睡覺。後來我 : 才明白,他其實是用這種方法來技術性阻止我參加勞動黨的活動,造成我缺席的壞形象。 : ꀊ: 十二月時,我向唐表示自己會完成放影會的工作,但想辭去總幹事的職務,他要我繼續留 : 下。 : ꀊ: 某一天,我穿綠色的衣服去上班。由於綠色是伊斯蘭的代表色,所以我很喜歡綠色,之前 : 我穿綠色的衣服,王就常常質疑我為什麼要穿綠色的,我也一次又一次地向她解釋。當天 : 我到辦公室後,她又來跟我說:”你今天穿得可真綠呀!”,我被她惹煩了就不理她,她才 : 尷尬地離開。 : ꀊ: 一陣子後,王從美國回來,帶回來了一些餅乾。她在辦公室分大家吃的時候,先把餅乾分 : 給蕭、唐、林三人,輪到我的時候,就要我自己拿一片後,分給另一個許姓同志,但是不 : 要拿給葉姓和張姓黨工。我覺得這要求很奇怪,想說同一個黨部的幹嘛不給,便把餅乾分 : 給那兩人,並告訴他們是王請他們吃的。後來我才想到,如果我照王的要求不給那兩人, : 那兩人會以為是我不分給他們。 : ꀊ: 總統大選前一晚,王需要個人陪她去國民黨的造勢晚會,我沒事便陪她去。到了現場後, : 她要我戴國民黨的帽子,我討厭國民黨而不想戴,她告訴我是為了工作需要,我就戴了。 : 後來她去跟人聊天的時候,我因為不健談就待在一旁看書,隔天她向唐抱怨。 : ꀊ: 春節前最後一天,下班前我跟蕭、王、唐三人講放影會需要名子,大家趁著春節想個名子 : 吧,便要離開。這時候,蕭突然說:”領導您交代完工作就要走了呀?”我聽了後很乍異, : 因為我從來沒想過這些事情,呆呆地說了句:”還請大家幫忙。”後走了。 : ꀊ: 春節過後,我問蕭她想到的名子,她說很忙沒想到。我已經知道她的態度了,便回答她: : ”如果妳工作需要幫忙,可以找我,我也會幫你。”後來她跟我講了個影展的名子。 : ꀊ: 二月初,勞動黨開了個大會,我本來沒有被邀請,唐叫我旁聽,陳看起來有點侷促。後來 : 蔡主委跟人們宣佈一區黨部沉寂了許久,因此要辦放影會招募黨員,我也加以補充後,陳 : 的態度大為放鬆,走之前還向我笑容滿面地道別。由於他這個舉動很突兀,我當時感到很 : 奇怪,後來才明白,陳本來擔心我在會上把他騙我的事情抖出來,後來看我不但沒有揭發 : 他,反而為放影會解說,知道我是真的原諒他才鬆了一口氣。 : ꀊ: 幾天後,我問王想到的名子,她說想不到。因為之前跟她吵過架,現在看她這態度,便不 : 再問她了。 : ꀊ: 三月初,唐通知我一區黨部的蔡主委同意撥出黨費的三分之一作為影展的活動費用,並同 : 意我一月時提出的給薪要求。唐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在旁邊的王怒吼一聲,唐接著跟我 : 說:”你之前不是說到了八月還追不到那女孩,就要離開台灣嗎?到時候你就離開吧。” : ꀊ: 如果回顧一下這些人的態度,可以發現:之前我不拿錢辦事提出辭意時,唐要我留下。一 : 旦影展確定要辦,而我也拿到薪水,可能會長留以後,我就不再是一個免費的幫手,而是 : 一個可能威脅到他們地位的人,於是他們就開始明白地趕人了。 : ꀊ: 兩天後的週日,我為了盡快完成影展的籌備工作,到辦公室義務加班。當天蕭、王二人參 : 加了個活動,也去了辦公室,她們走了以後,我留下加班到晚上才走。 : ꀊ: 隔天王到了辦公室後,就在我背後跟人聊天時大聲地說勞動黨是統派團體,所以不能穿綠 : 色衣服。後來蕭到了辦公室後,就開始說有人動了她的電腦,而她昨天離開前電腦還沒事 : 的,王也跟她一搭一唱的,言下之意,就是昨天最後走的我,對她的電腦動了手腳。 : ꀊ: 所以一區黨部的情況是這樣,只要你威脅到了別人的地位,穿綠色的衣服,就代表轉向; : 假日義務加班,就變成奸細了。 : ꀊ: 三月的黨委會上,我詳細的說明影展的舉辦方法後,蔡主委和陳都大表贊同,覺得很可以 : 做看看。從此以後,唐沒有再參加過黨委會。 : ꀊ: 三月中,因為我追的太熱烈,那女孩在臉書上封鎖我了,隔天我為了跟她解釋而向唐請假 : ,她沒有理會我。隔天上班,唐向我問了請假的原因後,就告訴我他以前也被甩過,因為 : 被甩,讓他知道”不要太過堅持”之類的,我明白地反對他的看法。數天後,我要下班前 : ,唐在王的面前對我說:”你說那女孩跟你絕交,可是我看她還在你的朋友列表(臉書)裡 : 呀!”我聽了後很高興,想說她原諒我了,當我回去後興沖沖地一查,發現她還是跟我絕 : 交的狀態。隔天我問唐怎麼回事,他笑嘻嘻地跟我說,他弄錯了。後來才明白,他只是想 : 宣傳我的慘況,才故意在王的面前提這件事。 : ꀊ: 四月四日,唐說我鬍子太長了該刮,我回家便刮了。五日,王看我刮了鬍子,就說我頭髮 : 太長了也該剪,我當時不想剪頭髮,便說連頭髮也要剪嗎?六日,唐跟我說:社運界是很重 : 視論資排輩的,你要找人幫忙街頭影展,如果不剪頭髮,恐怕會被視為是在搞小團體。七 : 日晚,我照常留下加班時,王來了,我對她說,我認為一個理想主義團體不應該干涉成員 : 的生活習慣,而應該專注於實現這個團體成立的宗旨。她回答我她並不會強迫我剪頭髮, : 但我如果不剪,就是不尊重勞動黨,之後便離開了。 : ꀊ: 當天晚上,我獨自留在辦公室加班,本來一直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仔細一想之 : 後終於明白了。之前勞動黨一直處於發展停滯的狀態,人數不斷減少。一旦我的提案成功 : 了,就會證明左統派在台灣不但可以發展,也能增加人數,而過去九年來勞動黨的不斷萎 : 縮,就會成為他們的責任。 : ꀊ: 我的成功將會證明他們的失敗,這就是他們不斷整我的原因。 : ꀊ: 王如果真的是因為重視勞動黨而要求我剪頭髮,就不會連個影展的名子都不願想,更不會 : 在我努力工作時拿些莫名奇妙的理由來打擊我,或者在一區黨部內製造對立。王現在要我 : 剪頭髮,只是為了要展現權力而已。 : ꀊ: 後來我心想,從2012到2022這十年之間,正是大陸的經濟轉型期,也是台海危險期。只要 : 能推動影展成功,就可能讓勞動黨乃至左統派變成一股積極進取、團結有力的力量,這對 : 穩定臺灣的局勢將會有很大的幫助,無論如何,影展必須完成。 : ꀊ: 為了讓影展順利進行,當天深夜,我自己把頭髮剪了。 : ꀊ: 唐、王二人,我之前因為相信他們的品德,而為勞動黨做了九年的志工。九年來,我總是 : 配合他們演行動劇,更不知道多少次,為了它們的一句話,就上前去扛警察的盾牌,挨警 : 察的拐子。結果在我最痛苦、最脆弱的時候,它們不但沒有想到要來幫助我,只想著趁機 : 來打擊我、控制我,原因只在於,我想做好我分內的工作,而且還是他們要我做的。 : ꀊ: 四月九日的黨委會上,我請臧擔任影展的講者之一,他拒絕了,臉上全是排斥。林說願意 : 邀請他的老師關曉榮,也就是該片的導演擔任講評者。於是當天敲定了唐、林、我和林的 : 老師關分別為四部片的講者。 : ꀊ: 後來,我看王對我有些抱歉的樣子,心裡一軟,想說以後這影展還要託付給他們,一旦他 : 們的自信心建立起來,個性應該會改變吧,決定原諒王。 : ꀊ: 四月中旬,為了趕上夏潮編輯的<兩岸犇報>廣告期限,我在週五晚上熬夜完成了海報,我 : 是一個沒有學過美工的人,畫圖一直是我非常不擅長的事情,但在遭到排擠的情況下,什 : 麼事情還是得自己來,最後95%的籌備工作,都是我一個人完成的。週六早上把檔案寄出 : 去後,回家時淋了雨,感冒了,整個週末都待在家裡,到了禮拜一都還沒好,只能請假。 : 打電話到勞動黨後,是蕭接的,便向她請了假,隔天唐指責我沒有跟他本人請假。 : ꀊ: 四月下旬,我幫政治受難人互助會的李老先生把他的一些心得打成文字檔。我發現裡面有 : 一段話是稱讚日本殖民政權的,跟勞動黨的左統立場不符,我身為總幹事,幫他打這段話 : 不知道是否合適,便跟王講這個情況。她要我別幫他打,我說只要改掉那段就行了,她還 : 是要我別幫他打,我拒絕。隔天唐打電話來,說王告訴他那整本都是在幫殖民政權歌功頌 : 德,要我別幫這個忙。我告訴他那本裡面只有一句有問題而已後,他提出要我不要在工作 : 時打,用私人時間打,我才接受。 : ꀊ: 五月二日,距離開幕不到一周,當時我手上有一堆事情都還沒完成,很多事情我還需要獲 : 得確認。王卻突然說有個社區大樓的管理委員會發生了弊端,要我去負責處理。當時我實 : 在沒空,就拒絕她,她大怒。 : ꀊ: 王大怒的原因只有一個,她是眼看即將開幕,為了阻止實現,就想藉由把更多工作丟給我 : ,讓我工作超量以阻止我完成,結果卻沒能如她所願,才會大怒,否則怎麼會將案件丟給 : 一個毫無經驗又一堆事情的人來單獨負責? : ꀊ: 隔日唐來了後,我正要去問他文宣的相關事宜,王就連珠炮地說我怎樣不配合,說這個案 : 子一定要讓我來接。我告訴唐我拒絕的原因後,他就問我為何現在才弄?當晚我又一個人 : 熬夜趕文宣,隔天早上林到了後,說我做的不好,要我重做,我拒絕,林大怒。唐來了辦 : 公室後,林向他抱怨,唐也大怒,說林是黨委,我是總幹事,黨委要總幹事做什麼就做什 : 麼,這擺明是在耍人,我也拒絕了。後來他告訴我,加上講評人是導演這點有利於吸引人 : ,我才同意修改。後來蔡主委來了,他把我找到一旁後,先發給我三月份的薪水和活動費 : ,接著告訴我,他知道我是為了要鼓勵大家才這麼做的,他也覺得一區黨部沉寂已久,是 : 該幹番實事的時候了。然後又告訴我,夏潮的人願意在開始前演奏小提琴暖場,我一聽立 : 刻問他是否可以將夏潮列為合辦單位,他回答如果夏潮願意就沒問題。當天晚上王離開之 : 前,指責我”把大家弄得不高興”。我跟夏潮的副主席聯絡上,取得他的同意後,熬夜完 : 成文宣,然後在週日的時候跟夏潮的一個同志一起發出去了。 : ꀊ: 蔡主委本身也是政治犯,他能看出我的目的,說明他跟當時的我對一區黨部抱著同樣的憂 : 心和期許。而林、王、唐、蕭這四人,只想著”靠!這傢伙要爬到我頭上去了!”才會拼命 : 地阻止我,這就是真理想主義者和假理想主義者的區別。 : ꀊ: 五月八日,的第一天,唐負責講評。開場前,我正準備著主持人的講詞,唐滿臉戒備地問 : 我:”待會誰來主持?”我回答:”待會我先主持開場,影片播完後再請你上場吧。”他說: : ”不如讓我一個人負責全場吧。”我聽了後立刻表示贊同,心中大感放鬆。當初我做這個 : 影展,就是為了在我走後,讓這些人繼續運作,我不怕他們搶,只怕他們不用心做。既然 : 唐要來奪主持權,就表示他會好好運作這個影展,我的目的就必能實現,心中的高興真是 : 無可言喻。 : ꀊ: 在當天的演講中,唐有發揮在社大的講課功力,不少人留下了聯絡方式,證明了左統派只 : 要找到方法的話,還是可以成功招攬到群眾。的開幕不但成功地結束,而且夏潮的同志在 : 結束後,還表示願意幫忙製作相關道具,看來一個積極進取、團結有力的左統派就要實現 : 了。 : ꀊ: 五月十二日,我通知黨委們開黨委會,打給臧時,我不斷跟他講是下週一開會,他卻不斷 : 跟我說:喔,是下下週一開會,直到我發脾氣了他才說出正確日期。後來打給唐時,我請 : 他幫我翻譯給瑪莉-莫妮可-羅賓的感謝信,他說這封信要由他來回,我拒絕,因為當初是 : 我寫信給她的,我要親自向她表達謝意。唐先說我這不是請人幫忙的態度,又跟我說我如 : 果要找人幫忙,就不能問為什麼,別人要我幹什麼就得幹什麼。我拒絕了他,正式跟他決 : 裂。 : ꀊ: 我當總幹事這件事,本身就是受唐、林二人之託,如果我沒搞錯,就是我在幫他們的忙。 : 而且對任何一個政黨的黨員而言,振興黨務也應是分內的責任,而我如果想要振興勞動黨 : 的黨務,辦好我分內的工作,就必須成為一個只能說”YES”,不能說”NO”的傀儡。如 : 果你幫了唐曙,它會連你的靈魂都想搶走。 : ꀊ: 十五日是第二次的街頭影展,當天我到了辦公室後,先向唐表示我要辭去總幹事,再來會 : 完成一切工作的交接,希望他繼續擔任主持人後,便著手當天的聯絡工作。吳榮元、蔡主 : 委兩人跟王講過話後,就來跟我說剪頭髮是對的,身為黨工打扮必須看起來正常。也就是 : 說,王跟他們講我之所以跟她交惡,只是因為她要我剪頭髮而已,她並不曾試圖亂套黨紀 : 來控制我、也不曾耍手段試圖破壞我跟其他黨工的關係、不曾拒絕我的求助、不曾污衊我 : 轉向、不曾在我最慘的時候羞辱我、不曾造謠生事、不曾試圖藉由把工作硬塞給我來阻止 : 影展。我之所以跟她不合,就只是因為注重勞動黨形象的王,為了勞動黨的發展,要我剪 : 頭髮而已,結果我這個無知的小鬼,居然為了這一點小事跟她鬧彆扭,實在太委屈王的一 : 番苦心了。這就是王娟萍的真面目,她利用你,整你還不夠,連你的名譽都要破壞。正是 : 這樣的人,掌握著現在的勞動黨,還聲稱要改造社會。 : ꀊ: 當天的演講是林負責的。開演前,我跟夏潮的幾個同志還有林在現場休息,林忿忿地說: : ”這些人跟我們的調性不合,對我們沒用!”唐在活動要結束前也說:”這裡的觀眾來來去 : 去,我看別辦算了。” : ꀊ: 勞動黨的人數不斷減少,對勞動黨而言,招募黨員可以說是休關生死的重要工作,經過五 : 月八日的首演後,證明了一區黨部有辦法靠自力完成招募黨員的活動。但這兩人還是為了 : 打擊我,意圖廢掉已經被證實成功的影展,這就是他們對勞動黨的宗旨”無私奉獻”的完 : 美實踐。 : ꀊ: 為了讓成為一個左統派合作的平台,我把勞動黨和夏潮在臉書上的所有成員,都加成了網 : 頁的管理員。並將的操作流程和一切相關資料編輯成後,寄給蔡主委和唐、陳二人,希望 : 透過分權的方式,換取其他左統派成員的熱心參予。 : ꀊ: 二十一日,我在黨委會上說自己早有離開台灣的打算,正式地表達了辭意。隔日是第三場 : 放影,我負責的演講。演講前,唐說我會講第一集的內容,我照做了。後來在結束前,他 : 改口說台灣的環境改變了,所以現在宣傳是有效的。 : ꀊ: 日後回想,如果我沒在黨委會上提出辭意,沒有照他說的講第一集的內容,我不認為他會 : 改口。 : ꀊ: 二十九日,也就是影展的最後一天,唐在結束前說會盡快完成新的影展籌備工作。在慶功 : 宴上,林的老師關曉榮說,林是在昨天晚上才告訴他有這件事的。當初是林在四月九日的 : 黨委會上,主動表示要找關曉榮來擔任該片講者,我也在五月十五號就表示要辭職,結果 : 他還是糾結了一個半月,想著要不要讓勞動黨的公開活動開天窗,最後才在演講前一天通 : 知關曉榮這件事。 : ꀊ: 之後,我進行了一個公開的懺悔。2009年底,我在新竹支援高偉凱的選舉。當時一區黨部 : 有一位黨工也前往新竹支援,我注意到他不斷跟另一個輔選員批評唐、王二人,我不明白 : 他為什會這樣,只是對他這種行為印象很糟,後來也跟他關係變得越來越壞。選舉前一晚 : 的造勢活動中,我跟他是同一組,二區黨部為了補充不足的人數,臨時雇用了些人來幫忙 : ,但是這些雇來的人沒什麼幹勁,我也不知道怎麼處理這個情況,後來那個黨工罵了我們 : ,我見狀就扮好人拉攏他們,於是我們那一組才能順利地完成活動。後來我因為對他的不 : 滿,仗著自己跟唐的關係很好,打他小報告,隔年他就去職了。後來我冷靜想過後,明白 : 當晚如果沒有他的喝斥,我們那一組根本無法完成任務,自己是卑鄙地竊佔了他的付出, : 一直對他心懷愧疚,希望能補償他。因此我才會在慶功宴當晚說出這段事情,希望恢復他 : 的名譽。也因為親身在一區黨部待過,才明白他當時為什麼會不斷批評唐、王二人了。 : ꀊ: 為了讓左統派團結起來,我在街頭影展第二期的中規劃了如下的制度。首先,從每個左統 : 團體當中挑遠兩名幹部,聯合起來成立決策委員會,然後再從每個團體當中挑選三名執行 : 人員,成立執行小組。由決策委員會決定好籌備工作後,就讓決策委員和執行小組一起執 : 行籌備工作,如此一來,左統派的幹部和基層將會一起行動、集體創作,各團體之間的嫌 : 隙就會慢慢消失,並習慣於協同作戰,這就是我設定這個制度的精神。 : ꀊ: 六月十三日,我去參加夏潮的讀書會,打算向陳提出這個辦法。讀書會開始前,陳說現在 : 大陸人才太多了,不缺人,反倒是台灣的左統工作需要人手,叫我們別往大陸跑了。我聽 : 了後想他既然會如此關心台灣的左統事業,那應該會接受這個制度吧,便在讀書會結束後 : 向他提出。結果他先是推辭,後來就發怒說:當初要讓夏潮跟一區黨部合辦,為什麼不先 : 問過他,夏潮也是有分部的,怎麼可以讓勞動黨的”一區黨部”跟”夏潮”合辦?我回答 : 他有先問過夏潮的副主席,他就說要罵那個副主席,為了不讓那個副主席挨罵,我只好跟 : 他說這是我的疏忽,請他別罵那個副主席。後來他又講擔心會有綠營的人來鬧場(社會主 : 義先鋒隊居然怕人鬧場?),所以不想辦。要合辦的話,必須在左統派聯合舉辦的工作會議 : 上提出才行,否則會”引起其他組織不滿。” : ꀊ: 就在讀書會開始之前,陳還語重心長地說台灣的左統工作需要人手,一副很關心左統事業 : 的樣子,但在我向他提出進一步聯合左統派的建議時,他就開始疑心我是要矮化他的組織 : ,然後為了讓我閉嘴,不惜威脅要罵他的學生,把事情全部推掉了。 : ꀊ: 左統派的積弱,就是因為有太多這樣的人存在。 : ꀊ: 結果,再也沒辦過,我這段時間內一切的忍辱和付出,全都打了水漂。 : ꀊ: 後來我陷入了猶豫之中,我一方面憤怒於自己遭受的羞辱與背叛,打算揭發他們;另一方 : 面卻也想著,與其只是揭發他們,讓他們受到懲罰,不如設法讓他們悔悟,這樣反而能讓 : 世界上多了幾個自新的社會運動者,繼續支持台灣的左統事業。就在我猶豫的時候,發生 : 了兩件事。 : ꀊ: 我發現王還在到處跟人說,我跟她之所以交惡,只是因為她要我剪頭髮而已。 : ꀊ: 王仍然在用最卑鄙的態度打擊我,絲毫沒有反省。 : ꀊ: 接著,八月某日,我應藍凱之邀前往宜蘭。他雖然從沒去參加過,卻説他知道我是”功高 : 震主”,後來就開始問我對勞動黨內每個人的看法。到了他家後,他拿出了一封寫給寮國 : 總統的信,幫他翻譯的人是唐曙。 : ꀊ: 我想,”功高震主”這種陳腐的觀念,居然會出現在一個左派政黨之中,本身就是個杯具 : 。而告訴藍凱的情況,要他問我對勞動黨每個人看法的,就是幫他翻譯的唐曙。 : ꀊ: 就是因為他們這些怯懦的行徑,讓我確定他們根本不值得原諒,決定揭發他們。 : ꀊ: 去年九月二十四日的黨委會上,陳、唐都沒出席,林在我才剛開始揭發他們的惡行時就跑 : 掉了。當時因為唐將要結婚,我對他留了手,沒把他的事情全說出來,然後便辭職了。 : *** : 爭權奪利的理想主義者之三 ~ 勞動黨一區黨部的實態(下) : 辭職後,憤怒的我便不斷思索這段時間內發生的事情,試圖理清所有的問題,終於讓我弄 : 清了一切的真相。 : ꀊ: 這些人根本就不是理想主義者。 : ꀊ: 如果他們真的是理想主義者,那麼當我提出這些企劃時,他們不但不會打擊我,反而會協 : 助我才對。歸根究底,唐一開始會找我擔任總幹事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我表現良好,也不 : 是為了什麼黨員年輕化,而是因為我是他帶進去勞動黨的,他以為我會乖乖聽他的話,成 : 為一個任他操控的總幹事。所以當他們發現無法控制我,而我開始主動著手實現這些理想 : 時,就開始無情的打擊我了。這些人的問題,歸根究柢就是三個字,”官僚化”,所以他 : 們重視自己在勞動黨內的權位,更甚於左統的理想和勞動黨的發展,就是這種對外取消不 : 公,對內主張不公的心態,造成了勞動黨如下的情況。 : ꀊ: 由於台灣長期的反共宣傳,造成人們普遍對左派思想的敵視,使得大部分的人們選擇與社 : 會主義保持距離。但相較於資本主義而言,社會主義確實是更好、更進步的,所以當勞動 : 黨的人舉起社會主義的火把時,自然會吸引到一些對理想主義抱有憧憬的人們,聚集在火 : 把的周圍。但人們進入火把的陰影之下後,就會看清楚這些人的真面目,情況好的就是為 : 了維護自己的理想,離開他們而繼續奮鬥;情況壞的就是離開並且失去對理想主義的信心 : ;最糟糕的是,淪為跟他們一樣假冒偽善的官僚。到頭來,一區黨部這個理想主義團體, : 不但沒有培養出理想主義者來,反而埋葬了理想主義者,這就是整件事情最可悲的部份。 : ꀊ: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當中,我慣於用左右統獨來看人,經過這些事後,我的觀念大大地改變 : 了。一個人雖然能說出很多馬列的術語,並不代表那個人就是社會主義者,就如同一個人 : 即便背完了整部佛經,不代表那個人就能得道成佛一樣。一切良善的本源都是同情,化作 : 實際的行動就是幫助,社會主義的本質就是人跟人之間的互助。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者, : 最重要的並非熟讀馬列的著作,而是樂於助人的心。正是這樣的心,能造成一切的善行, : 推動人類社會往更進步的方向前去。因此最理想的制度著重的不是物質分配的公平,而是 : 實現人與人之間的平等與互愛互助,只要能建立這樣的關係,物質就自然會公平分配了, : 而這已經不再屬於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了,因此我不再自稱社會主義者。 : ꀊ: 今年二月,我正式地退出了勞動黨。 : ꀊ: 曾經,我因為街頭影展遭到廢棄,而滿懷憤怒。現在,我反而慶幸街頭影展的廢棄,因為 : 我不想再有人像我一樣,在苦心付出之後,得到的只有欺騙和打擊,甚至動搖了對人的信 : 任。 : ꀊ: 四月時,我在臉書上自己的首頁和的專頁上公開地做出聲明,和左統派劃清界線。一區黨 : 委邱士杰知道後,打電話來說希望我刪掉在專頁上的聲明,我拒絕,因為我不想讓更多人 : 因為而受害,他便說會刪掉街影的專頁。到了晚上,他又打電話來,講了一大堆想讓我修 : 改聲明,我再次拒絕後,他說這是他身為勞動黨員必須盡的義務,我說他已經盡到了身為 : 勞動黨員的義務後,就結束了和他的對話。 : ꀊ: 後來我仔細一想,理想主義團體是為了實現理想而創立的,因此其理想重於其團體本身, : 團體服務於理想。當一個理想主義團體發生了不公,違背了自己的理想而遭到揭發時,它 : 的成員應盡的責任,絕對不是叫那個揭發的人閉嘴,而是在懲處犯錯的人,對錯誤進行修 : 正後,公開地承認錯誤並道歉,這才是一個理想主義團體成員應盡的責任。而我居然會認 : 同邱所說的,這就表示,我的觀念已經扭曲了。 : ꀊ: 為了讓自己回復本來的樣子,我決定在這邊說出我在這一年半內看到的情況,也希望不要 : 再有人遇到像我一樣的痛苦。如果有人說要加入這五個人所掌控的團體,我會勸他們不要 : ,如果有我愛的人要加入,我絕對會阻止。 : ꀊ: 如果左統派的人對我說的內容有意見,我願意在公開的環境下接受測謊,和這些人對質。 : *** : 爭權奪利的理想主義者之四 ~ 勞動黨及社會主義的本質 2015年2月24日 : 2009年,大概是十月初吧,勞動黨的幹部告訴我,希望我前往位在新竹的二區黨部暫住兩 : 個月,支援代表勞動黨參加在十二月五日舉辦的三合一選舉,縣議員參選人高偉凱的選舉 : 活動。 : ꂠꀠ在這之前,我對高偉凱不算了解,除了知道他是幹部以外,跟他聊天的次數不多,但 : 我常常在勞動黨的活動場合碰到高偉凱,他在演講時對政局犀利批剖的口才,是我清楚記 : 得的。 : ꂠꀠ當時的我是個非常支持社會主義的人,在勞動黨不斷灌輸的「無私奉獻」、「為人民 : 服務」的情操,再加上勞動黨給的小林多喜二作品“黨生活者”的影響下,我自然不會拒 : 絕這種小事,還抱著「要打就要以打贏為目標」的態度,懷抱著鬥志面對這場選戰。跟當 : 時只希望利用選舉來宣傳,包括高偉凱在內的勞動黨幹部們態度相反。 : ꂠꀠ到達竹北的競選總部後,我就跟其他男性志工一起住在四樓的大房間。在竹北的生活 : 步驟基本上是這樣子的,早上四、五點起床,吃過早餐後前往一些路口宣傳,大概在二至 : 三小時後回競選總部,十一點左右再出去宣傳,看情況在外面或回總部吃午飯,然後就是 : 傍晚開始的宣傳活動,這些行程通常會在八至九點結束。說實在的,這樣的行程對體力的 : 負荷不大,但對我們這些助選人員而言,疲累是來自於心理,而造成我們心理疲累的,不 : 是選舉的緊張,反而是勞動黨幹部對待我們的態度。 : ꂠꂠꀠ我自己是因為參加了勞動黨的反戰活動而認識勞動黨並加入助選,至於其他的助選 : 人員,大部分都是之前在關廠的時候曾經跟勞動黨合作抗爭過,基於之前的情誼,而願意 : 參加競選活動。雖然是有支薪的工作,但不論是當時的我或者其他助選人員,加入的原因 : 基本上都是相信勞動黨的幹部,把他們當朋友,也欣賞勞動黨喊出的那些口號和宣傳,才 : 會積極協助勞動黨的選舉活動,而不只是當作一份領薪水的工作。但在選舉的過程中,我 : 們很快就發現這個"朋友"的關係,跟我們想像的不太一樣。 : ꂠꂠꀠ競選活動剛開始的時候,因為當時的二區黨部領導者羅美文的方針"一群人排開看 : 起來很有氣勢",所以二區黨部的絕大部分人,每天早上四、五點都要起床,然後在竹北 : 的各個路口舉著有競選口號的牌子或旗桿,進行宣傳活動。過了大概一週左右,有些人質 : 疑這麼做的效果,羅美文便大發脾氣,罵他們不懂選舉,堅持一定要照他的辦法,由於他 : 領導者的身分,被罵的人只能閉上嘴巴,但失望和氣憤是免不了的。後來開了全體會議討 : 論後,羅美文的做法被否決,會上決定分出一些制定策略的人員,讓他們專司策略相關的 : 職責,這件事對當時的選舉策略是正確的,但過程中羅美文執拗的態度,種下了幹部和助 : 選人員不合的種子。 : ꀊ: ꂠꂠꀠ在這之後,由於勞動黨的幾個幹部維持只想要助選員聽令行事,不斷蔑視某些助選 : 員提出的意見和疑問,造成被蔑視的助選員們漸漸失去了積極性,幹部們只信任幾個關係 : 比較近的助選員,被蔑視的助選員累積更多不滿,甚至出現希望勞動黨乾脆不要選上的聲 : 音。如同第一篇所述,勞動黨的一位幹部余成耀會隨便摸蕭的頭髮,當時有另外一位女性 : 助選員也向我抱怨類似的情況,由於我當時對社會主義抱持熱切的期望,希望台灣至少能 : 選出一席社會主義的民意代表,就能突破同為右派的藍綠兩黨的媒體夾殺。只要高偉凱能 : 選上,許多本來不知道勞動黨和社會主義的,就很有可能因此而得知,就能開發許多勞動 : 黨和社會主義的潛在支持者,那社會主義就能在台灣建立一個灘頭堡,因此勸她們先忍耐 : ,等選完以後再算帳也不遲。之後就如同前述,我揭發了余成耀,余後來有道歉了。但從 : 這件事可證明,選舉時助選員對幹部們的不滿和隱忍到了甚麼程度,但在高偉凱當選的那 : 一晚,我發現高也沒好到哪裡去。 : ꀊ: ꂠꂠ 2009年12月5日,高偉凱當選了新竹縣議員,當天晚上,人們在二區黨部的門外慶賀 : ,大家輪流發表感想。就在當時,我站在高的附近,聽到他跟另一個人說這些人為了點小 : 事,就在助選的時候不肯合作,會不會是藍綠派來的間諜?當時我想:"明明是你們不尊重 : 他們在先,招致反彈後,卻來懷疑人家被收買或者是間諜,也太誇張吧?"但我當時也不太 : 重視,反正高當選了,被封鎖的情況已經突破,所以這些事情也不重要了。後來我才發現 : ,這種對他人尊嚴毫無自覺的漠視,就能看出勞動黨心態的端倪。 : ꀊ: ꂠꂠꀠ在我接觸到勞動黨後,就不斷被灌輸共產主義的觀念,簡單來說就是:「現存的資 : 本主義社會都是少數人剝削多數人,只有進入社會主義才能消除剝削,但是資本家和政府 : 一直聯合起來用暴力鎮壓社會主義,所以必須先用暴力推翻資本主義。」當然,那些幹部 : 也跟我解釋了為什麼為什麼現在沒有在台灣進行暴力革命的原因,包括國際和兩岸情勢等 : 等的原因。總之結論是,要想建立一個理想新世界,就得要獻身「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 : ,而其他政黨或社團,對各種局勢和情況的判斷都不如勞動黨正確,因此想在台灣為革命 : 奉獻,就應該參加勞動黨的活動,我也傻傻的相信了,就這樣當了9年的志工。 : ꂠꂠꀠ2013年春天,當時我對勞動黨還抱有希望,決定要將一區黨部的弊端揭露出來,便 : 將我的所見所聞整理出來,好交給黨內的重要幹部。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高偉凱,因為當時 : 我認為他是黨內少數願意改革,也可以託付的實力者,在我跟他會面後,他卻告訴我不願 : 收下報告,只說拿給他沒用,後來我便跟蔡裕榮會面並退黨。並在跟勞動黨劃清界線後, : 公布了那份報告。 : ꀊ: ꂠꀠ在拋棄社會主義後,我再度回頭研究伊斯蘭,並把這幾年對左翼思想的了解和切身的 : 經驗做了個省思。之後我得到一個震驚的結論,就是所謂唯物論和科學共產主義,不過是 : 一場騙局。 : ꂠꂠꀠ唯物史觀認為,人類的社會型態,是奠基在經濟活動,也就是說,人類的各種文化 : 和思想,只是為了適應我們的經濟活動而產生的,所以過去人類的各種宗教和文化,只是 : 因為當時的生活型態,而產生了適合當時的面貌。如果從這個觀點來看待政治和人類社會 : 的話,要建立一個平等的理想新世界,就必須在進入工業時代的現代社會才能完成,由於 : 工業化的現代社會產生了大量的無產階級,而出於資本家的需要,無產階級被集合起來, : 用相較於農業,更需要組織和集中才能運作的體制來生活,也因此更加具有組織力和集中 : 力,在動機上也有反抗資本家剝削的動力,因此資本主義體制只能由無產階級打倒,理想 : 的共產主義社會也只能在現代社會,透過無產階級的手來完成,這就是唯物史觀和「科學 : 共產主義」基本的論述。 : ꂠꂠꀠ但這根本是鬼扯。 : ꂠꂠꀠ如果人類要建立一個互助平等的新世界,一定要先有一個相適應的經濟型態為土壤 : 的話,就根本不能解釋伊斯蘭的興起。 : ꂠꂠꂠ 西元七世紀,阿拉伯人的社會仍然維持在部落體制,主要為遊牧民。阿拉伯半島 : 上,大小不一的部落分散四處,少數幾個大型的聚落形成了城市,比方穆罕默德聖人(願 : 主福安之)降生的麥加。由於半島上嚴峻的沙漠環境,生存資源極難取得,各個部族為了 : 取得食物、財產、草場、作為勞動力的奴隸、或者只是為了抑制其他部落,動輒互相殘殺 : 和劫掠,自古以來一直如此。雖然部落和部落之間時常兵戎相見,部落之內也無寧日,由 : 氏族為主要組織的阿拉伯人,由於過往的各種衝突,埋下了一筆筆的"血仇",隨時準備勾 : 起氏族之間的集體報復,每個人都記恨著別人身上背著自己家族的幾條血仇,也為了自己 : 家族背的血仇而提心吊膽,集團謀殺和刺殺在阿拉伯的巷弄中屢見不鮮,每個人都有可能 : 在短暫的出門當中就死於他人的刀刃。 : ꂠꂠꂠ 除了阿拉伯人的內鬨以外,更大的危害來自北方的外族,作為當時的兩大超級強 : 權,拜占庭帝國和波斯帝國駁火了好幾世紀,為了軍事上的各種需要,這兩大超級強權動 : 輒入侵阿拉伯半島,除了大量的平民百姓遭到屠戮以外,半島上的各種設施也屢次遭到破 : 壞,在每一次入侵者離去之後,留下的都是慘不忍睹的屍體,和滿目瘡痍的家園。殺戮和 : 劫掠像是詛咒一樣,不斷糾纏著阿拉伯人。 : ꂠꂠꂠ除了部落與部落間的互相殘殺,阿拉伯人中還有另一種古老的殘酷風俗。由於古代 : 社會大部分的工作都是體力勞動,女性明顯處於劣勢,由此產生了各種重男輕女的陋習。 : 在沙漠地帶的阿拉伯半島上,由於生存資源的匱乏,女性受到的歧視就更重,許多父母在 : 生下女兒後,或因為缺乏糧食,或者不希望女兒長大淪為妓女,就選擇活埋女嬰,幸運長 : 大的女孩,也在重男輕女的氣氛下,難有喘息的日子。 : ꂠꂠꀠ由於半島嚴峻的氣候難以種植作物,自古以來,許多阿拉伯人就發揮他們對沙漠的 : 適應力,選擇從事貿易活動,將東西方的產品互通有無。雖然少部分人透過商業貿易,獲 : 得了大量的財富,但大部分的阿拉伯人,仍為住在沙漠中的貧苦游牧民。隨著貧富差距的 : 增長,富人掌控了更加龐大的資源,透過高利貸以及對各種資源的掌握,富人對窮人的控 : 制力越發提高,終於形成了富者家財萬貫、妻妾成群;窮人貧無立錐、孤老終身的慘況。 : 整個社會只剩下對權貴的趨炎附勢,公理正義蕩然無存。 : ꂠꂠꂠb伊斯蘭照耀在阿拉伯半島之前,阿拉伯人的生活只是無休無止的戰亂,和互相 : 壓迫而已。人和人之間缺乏關愛,只有對財富、權力和各種欲望的追求。以強凌弱、以貴 : 傲賤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這段被後人稱為蒙昧時期的黑暗歲月,在穆罕默德聖人(願主 : 福安之)宣傳伊斯蘭後,如朝陽升起後的黑夜一般消逝無蹤。 : ꂠꂠꂠ西元610年,穆罕默德聖人(願主福安之)受 真主(至高至善)的啟示,命他要消除阿 : 拉伯半島上盛行的多神崇拜,並使人互相關愛。三年後,他開始宣傳伊斯蘭。伊斯蘭的意 : 思,就是順從,順從 真主(至高至善),也是和平;接受伊斯蘭信仰的人,則稱為穆斯林 : ,即"順從真主的人"。在受盡各種逼迫和磨難後,西元631年,穆斯林統一了阿拉伯半島 : 。有史以來第一次,一個人可以在阿拉伯半島上無憂無懼的旅行,除了天候和方向是否正 : 確外無需擔心。從其他部落中,過去只有拿著刀子衝出來的強盜,現在卻是拿著食水,並 : 提供休憩處所招待你的穆斯林,並親切的向你問候"salaam(發音為色蘭,即阿語-平安-之 : 意,同希伯來文的撒冷)"。這一切奇蹟似的改變,在短短的十八年內就完成了,千餘年來 : 的互相殘殺,在各方加起來戰死總人數不達一千人的情況下即被終結,過去男人對女人的 : 虐待、對女兒的殘害,都被禁止,同時建立起扶助貧弱的天課制度,取消並杜絕一切的利 : 息盤剝,消除所有的血親復仇。這麼巨大的改革。綜觀歷史上,沒有一個文化或意識形態 : ,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以如此小的代價,達成如此的成就,影響至今不衰。 : ꂠꂠꂠ 如果從唯物史觀來看,宗教、意識形態,以及各種文化,不過是經濟型態的反映 : 。但是在伊斯蘭之前,阿拉伯人是遊牧民,在伊斯蘭之後也是,經濟型態從來沒有改變的 : 阿拉伯人,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並接受伊斯蘭文化?這首先就無法解釋;其次,如果要建立 : 理想的世界,就必須有一個人們聯合工作的社會型態,那麼從古至今,一直是分散在沙漠 : 之中的阿拉伯人,又為什麼能在 真主(至高至善)的旨意下,透過伊斯蘭建立起一個公平 : 、互愛互助的社會?這更是無法解釋。阿拉伯人是分散在沙漠之中的游牧民,有分裂的傳 : 統,在伊斯蘭的旗幟之下,卻集結成了一個整體,直到現在,穆斯林仍然以伊斯蘭為榮; : 相較之下,中國有大一統的傳統,在主張無神論的共產黨手上,卻弄到一堆地方想獨立, : 大部分的人想移民。穆聖(願主福安之)攻克麥加後,憑他的實力,絕對可以懲罰和清算過 : 去迫害穆斯林的人,沒有任何人能阻止他,但他卻選擇原諒他們,並向他們引述古蘭經的 : 經文:"今天對你們毫無譴責,但願真主饒恕你們。他是最慈愛的。"為此甚至放棄他在麥 : 加生活了數十年,和他摯愛的妻子海迪徹有無數回憶,在遷徙麥地那後遭人佔走的故居, : 以示誠心;而共產黨卻在沒有外敵入侵的情況下,在中國境內發動反右鬥爭、文革...等 : 等的肅反活動,造成數千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以及倖存者一生無法抹滅的痛苦回憶。 : 兩者之間會有如此的不同,一定是有甚麼重要的原因。 : ꂠꂠꂠp果對共產黨稍有了解,就知道他們會對不符合共產黨觀念的人,進行「改造」 : 。但我們必須知道,如果某些人的言行侵害了他人的權利,我們在讓他們了解不可以侵害 : 他人的過程,應當稱為「教導」,或者「訓誡」之類描述對人關係的詞彙,只有對待無生 : 命的物品,才能「改造」它們。言語出自內心,透過對語言的使用,我們也能了解一個人 : 的內心狀態,換言之,在唯物論者的眼中,人類也只是一種物品而已。世界只有一個,但 : 隨著每個人看東西的角度不同,在每個人的眼裡面貌也不同,這個世界和生活在其上的人 : 類,在身為穆斯林的我,和唯物論者的眼中一樣不同。在我看來,地球是 真主(至高至善 : )美麗的作品,人類則是 真主(至高至善)在大地上創造的代治者,肩負照顧地球的責任, : 也獲得 神特別多的喜愛。在唯物論者的眼中,地球和人類,及一切其他生命,都不過是 : 物體,只是宇宙中偶然產生的東西,沒有特別的意義,造物的神,不過是人類的想像,根 : 本不存在。既然神不存在,世界上最大的就是人,只要是人類想要,一切都可以按照人的 : 意志妄加翻弄,甚至及於人類自身,畢竟一切的價值是由人類訂的。這種觀念到了最後就 : 是,只要以追求人類生活的進步,增進人類的幸福為名的話,一切事情都能允許,一切罪 : 行都能原諒,所以毛澤東才會稱讚秦始皇,說他是"厚今薄古"。這就是共產黨,及一切盲 : 目狂信科學的人,各種瘋狂行為背後的原因。 : ꂠꂠꀠ雖然我現在已經拋棄共產主義,這不代表我回頭支持資本主義,資本主義是邪惡的 : 意識形態,這點我仍然確定,我只是發現共產主義並沒有比較好。如果資本主義是教唆人 : 為財利相爭,社會主義就是教人為權力相爭,結果同樣都是導致人類的瘋狂和墮落。 : ꂠꂠꀠ現代的社會,每個人都在尋找"幸福",找來找去真不知道多少人找到了"幸福"。但 : 我們該問,幸福究竟是甚麼?難道幸福只是美麗的異性,和美味的食物?這就是我們應當追 : 求的?滿足了這些慾望就能獲得幸福?絕對不是,否則好萊塢的影星們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自 : 殺了。真正的幸福不是來自慾望的滿足,而是來自心靈的充實,而要想獲得這份心靈的充 : 實,只能來自虔誠的信仰和善行。我們常說"人性本善",為什麼我們在做了善事以後,心 : 中會湧現充實的滿足感和清爽的心情,就是因為當初 真主(至高至善)創造我們,是為了 : 使我們管理地球,因此給予我們關愛和照顧一切的天性,而不是像現在社會所吹捧的,對 : 於財富和權力的追求,人類唯有順著 真主(至高至善)賜與我們的天性而行,才能感受到 : 真正的幸福。而這個命令就是耶穌基督(願主福安之)明白教導過的"敬神愛人",套用到現 : 今社會的話,就是使自己和他人只崇拜 真主(至高至善),並善待人類、動物和我們生存 : 的環境,如此便能獲得別人無法奪走,在今生和後世永不短少失去的,真正的幸福。 : ꂠꂠꀠ在高偉凱競選的期間,我參加了高的競選活動,為高的當選出了一份力。在經歷並 : 重新檢視這一切後,現在我後悔了,我不希望有更多人像過去的我一樣受騙,也想要彌補 : 自己造成的惡果,所以我寫下這篇,希望能避免高偉凱再度當選,以及勞動黨和社會主義 : 的得勢。如同之前一樣,如果任何人對內容有意見,我都願意在公開場合下測謊,同那些 : 人對質。 : 補充: : 一個從政者的「道德」和「觀念」,是最需要去了解的。 : 關於品德,陳水扁在當市長時,是個好的市長,大刀闊斧掃黃和廢除公娼。但在他成為總 : 統後,由於他惡劣的道德,促使他犯下了許多惡行,導致國家的動盪和人們普遍對民進黨 : 的失望,影響直至今日。 : 作為一個官員,曹操也是個好的丞相。在他任內,行屯田、興水利,解決了許多百姓的生 : 活問題。但他對權力過於酷烈的爭取方式,影響了他的孩子和之後的司馬家,導致了魏晉 : 南北朝時期,官僚系統中普遍的暴力鬥爭,和隨之而起的社會動盪。扭轉了漢朝以來,知 : 識分子以匡扶天下為己任的氣氛,代之而起的是對權力厭惡的消極遁世心理。 : 至於觀念,雖然常有人說馬英九軟弱,但他在總統任內,敢於對房價開刀,並強力通過許 : 多政策,就能證明他的軟弱只是假象。但是,由於他觀念的偏差,也讓他強行通過了包括 : 開放美牛之類的惡劣政策,其他比較近的例子,就是今年的服貿。 : 毛澤東作為一個領導者,在他任內也做出了一些優良的政策,比方土地改革。但由於他觀 : 念的偏差,尤其是在對生命的不重視上,致使他會在政權穩定後,做出一些殘酷的事情。 : 對穆罕默德聖人(願主福安之)而言,反對伊斯蘭的,是他「要引導的人」,所以在他成為 : 阿拉伯的實質領導者後,他不會對過去的敵人進行清算,反而會善待他們,好引導他們皈 : 依,獲得拯救。他的死對頭阿布蘇富揚就是最好的例子。對毛澤東而言,反對他政策的, : 則是他「要打倒的人」,所以他才會在掌權後,輕易的對過去反對他的「右派」和「美帝 : 走狗」,做出許多駭人聽聞的事情。 : 一個人在掌握權力後,他意志的影響力就會被放大,加於他人。因此一個人「道德」和「 : 觀念」的偏差,也會隨之放大,造成危害。請仔細思考,一個至今仍禁止對中國共產黨做 : 出批評的政黨,和這個政黨推出來參選民意代表,以掌握台灣權力為目標的,是否值得你 : 們的支持? : P.S:我把這四篇網誌的連結集結成一本相簿了,可以點選內文的連結確認:https://www. : facebook.com/media/set/?set=a.1134193006598052&type=3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84.17.45.250 (美國)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638743365.A.802.html
1FHoward61313: 他本來就沒有要轉移焦點,他不是有專 116.241.31.32 12/06 06:34
2FHoward61313: 文探討林秉樞案件嗎 116.241.31.32 12/06 06:34
3Fabdulluh: 我對林秉樞事件的看法:《高嘉瑜家暴案 27.52.96.47 12/06 06:36
4Fabdulluh: 的一種可能性》https://www.facebook.co 27.52.96.47 12/06 06:36
5Fabdulluh: m/permalink.php?story_fbid=4803001123 27.52.96.47 12/06 06:36
6Fabdulluh: 140942&id=1226364837471273圖1.林渣是 27.52.96.47 12/06 06:36
7Fabdulluh: 網軍,而且按其收入來看,是網軍的高層 27.52.96.47 12/06 06:36
8Fabdulluh: 圖2、3、4、5.林渣跟綠營高層關係密切, 27.52.96.47 12/06 06:37
9Fabdulluh: 甚至能讓詹幫其壓案圖6、7、8.高在綠營 27.52.96.47 12/06 06:37
10Fabdulluh: 中敢言不怕得罪人,甚至當面嗆過蔡英文 27.52.96.47 12/06 06:37
11Fabdulluh: 。因此他在綠營中成為孤鳥,不受待見圖9 27.52.96.47 12/06 06:37
12Fabdulluh: .最重要的一點,“當初是林主動接觸高 27.52.96.47 12/06 06:37
13Fabdulluh: 的”所以整件事情是否可能是這樣:林是14 27.52.96.47 12/06 06:37
14Fabdulluh: 50的頭子,自然跟綠營高層來往密切,是 27.52.96.47 12/06 06:37
15Fabdulluh: 利益共同體。高在綠營中因為屢次拒絕支 27.52.96.47 12/06 06:38
16Fabdulluh: 持綠營的惡劣政策,加上身懷立委職位的 27.52.96.47 12/06 06:38
17Fabdulluh: 懷璧之罪,早已遭致綠營各方的恨意在高 27.52.96.47 12/06 06:38
18Fabdulluh: 與馬分手後,綠營高層為了控制高,或乾 27.52.96.47 12/06 06:38
19Fabdulluh: 脆想逼高退出政壇,故意派遣林去騙取高 27.52.96.47 12/06 06:38
20Fabdulluh: 的感情。等高上鉤後,再讓林找藉口發難 27.52.96.47 12/06 06:38
21Fabdulluh: ,虐打控制高,意圖逼高就範,甚至讓同 27.52.96.47 12/06 06:38
22Fabdulluh: 為網軍的台獨機關槍等出來威脅高。然而 27.52.96.47 12/06 06:39
23Fabdulluh: 出乎綠營高層意料的是高最後選擇抗戰到 27.52.96.47 12/06 06:39
24Fsnow3804: 對文章內容真實性進一步查證。 36.225.222.177 12/06 06:39
25Fabdulluh: 底,見事情壓不住,綠營高層只好表面上 27.52.96.47 12/06 06:39
26Fabdulluh: 支持高查案,暗中卻讓檢調幫忙串供誤導 27.52.96.47 12/06 06:39
27Fsnow3804: 對文章內容真實性進一步查證。 36.225.222.177 12/06 06:39
28Fsnow3804: 對文章內容真實性進一步查證。 36.225.222.177 12/06 06:39
29Fabdulluh: 。所以案發現場才沒封鎖,警察到場後四 27.52.96.47 12/06 06:39
30Fsnow3804: 對文章內容真實性進一步查證。 36.225.222.177 12/06 06:39
31Fabdulluh: 天還能再「找到」那兩姐弟提供的「證據 27.52.96.47 12/06 06:39
32Fsnow3804: 對文章內容真實性進一步查證。 36.225.222.177 12/06 06:40
33Fabdulluh: 」。畢竟塔綠班有什麼事做不出來呢? 27.52.96.47 12/06 06:40
34Fsnow3804: 對文章內容真實性進一步查證。 36.225.222.177 12/06 06:40
35Fsnow3804: 對文章內容真實性進一步查證。 36.225.222.177 12/06 06:40
36Fsnow3804: 對文章內容真實性進一步查證。 36.225.222.177 12/06 06:40
37Fsharpshoot: 看到蟑螂被抓很急啊 174.103.163.88 12/06 06:43
38Fabdulluh: 勞動黨可怕的是牠們以理想主義要求你幫 27.52.96.47 12/06 06:43
39Fabdulluh: 牠們做事,當你幫了牠們、相信牠們以後 27.52.96.47 12/06 06:43
40Fabdulluh: ,卻想要奴役你。這跟林秉樞有什麼不同 27.52.96.47 12/06 06:43
41Fsnow3804: 對文章內容真實性進一步查證。 36.225.222.177 12/06 06:43
42Fabdulluh: ?這不是罪行嗎? 27.52.96.47 12/06 06:43
43Fsnow3804: 見事情壓不住,綠營高層只好表面上 36.225.222.177 12/06 06:44
44FHoward61313: 對文章進行進一步查證(X)進一步斷 116.241.31.32 12/06 06:45
45FHoward61313: 人推文(O) 116.241.31.32 12/06 06:45
46FEricz7000: 要打那麼多不會回文嗎 107.3.164.254 12/06 06:46
47Fsnow3804: 因為回文會被版主標註灰色 36.225.222.177 12/06 06:46
48Fmarktak: 喔 好喔 36.230.223.211 12/06 06:53
49Ficolee: 那篇好像太長 沒辦法推噓文 我手機板當機 1.164.184.98 12/06 06:54
50Ficolee: 三次 1.164.184.98 12/06 06:54
51FHuangJC: 你還真看完!所以他不是轉文,是自己的文? 49.217.174.102 12/06 06:55
52FHuangJC: 如果是自己的文,基於尊重,要討論就得看 49.217.174.102 12/06 06:55
53FHuangJC: 這個板還有自己認真堆積理論論述的就得尊 49.217.174.102 12/06 06:58
54FHuangJC: 重了,比看都沒看,沒求證就噓人是黨工的 49.217.174.102 12/06 06:58
55FHuangJC: 好太多了。 49.217.174.102 12/06 06:59
56Ficolee: *手機版 1.164.184.98 12/06 06:59
57Fa34567: 晚點新聞標題:台共網軍PTT現形?專家指出 58.114.10.177 12/06 07:01
58Fa34567: PTT早就被攻陷 58.114.10.177 12/06 07:02
59Fabdulluh: 確實長到我自己都無法在那裡用編輯回應 125.228.67.181 12/06 07:06
60Fsnow3804: 自己發文,等新聞媒體"轉錄"後就可以刪文 36.225.222.177 12/06 07:08
61Fsnow3804: 死無對證,在別人文章底下推文比較危險 36.225.222.177 12/06 07:08
62FHuangJC: snow3804 怎麼推那麼多一樣的句子? 49.217.174.102 12/06 07:09
63FHuangJC: > 對文章內容真實性進一步查證 49.217.174.102 12/06 07:10
64FRolflin: 推備份 112.78.67.28 12/06 07:12
65Fabdulluh: 我為什麼要刪除? 125.228.67.181 12/06 07:13
66Fiamsocool: 與其在這邊發文還不如去警局自首.. 49.216.47.19 12/06 07:15
67Fabdulluh: 我在自己那篇有解釋發文原因了https://i 125.228.67.181 12/06 07:17
68Fabdulluh: https://i.imgur.com/cG8eqHy.jpg 125.228.67.181 12/06 07:18
69Fsomedoubt: 左統是自由?你在說甚麼? 42.73.208.148 12/06 07:30
70FHousetobe: 塔綠班還在演 116.89.140.223 12/06 07:37
71FGRR: 原文太長 害我一直當機 49.216.4.134 12/06 07:57
72FNazion95: 那你來這發要幹嘛 不會去滴卡喔 27.242.165.72 12/06 08:02
73Fheartblue: 推!左統不是自由?你蔣中正嗎? 223.136.140.79 12/06 08:04
74Facs81046: 備份大成功 39.11.67.10 12/06 08:05
75FShackMama: 備份給推,感覺就是塔綠班手裡的牌一張 111.83.82.236 12/06 08:07
76FShackMama: 一張危機時刻來打 111.83.82.236 12/06 08:07
77FHoward61313: 樓上肯定沒看過33樓 116.241.31.32 12/06 08:18
78FColitas: 八卦是你居然看完了 173.230.67.6 12/06 08:27
79Fazeroth: 你沒有同理心! 42.77.235.183 12/06 09:51
80Fazeroth: 靠邀他打超多你還看的完 42.77.235.183 12/06 09:51
81Fihfreud: 也他媽太多字,這是回憶錄吧! 122.116.232.46 12/06 11:23
82FOrzVSTO: 但其實他文筆還不錯 我慢慢看完了 39.12.230.51 12/06 15:14
83FOrzVSTO: 能捏這麼多內容肯定有部分蠻真實的 39.12.230.51 12/06 15:14
84FOrzVSTO: 但確實對台灣當今政局沒什麼影響力 39.12.230.51 12/06 15:14
85Fjma306: https://i.imgur.com/kCFUHam.jpg 114.26.96.95 12/06 17:19
86FDCHC: 謝謝abdulluh,你說到很多與民主進步黨有關 36.226.103.140 12/06 17:44
87FDCHC: 的事情,其他的秘密都放在台北市立圖書館 36.226.103.140 12/06 17:44
88Fabdulluh: 謝謝誇獎 125.228.67.181 12/06 18:56

完整討論串

留言數 標題 作者 日期
126 [爆卦] 我曾經是真正的中共同路人 abdulluh 2021/12/06 06:13:16
88 >> Re: [爆卦] 我曾經是真正的中共同路人 CuLiZn5566 2021/12/06 06:29:24
1 Re: [爆卦] 我曾經是真正的中共同路人 gmooshan 2021/12/06 08:43:38
4 Re: [爆卦] 我曾經是真正的中共同路人 pizzafan 2021/12/06 17:17:37
1 Re: [爆卦] 我曾經是真正的中共同路人 DCHC 2021/12/22 05:46:41

八卦 看板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