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妖異之村(三) 鬼船

看板 Marvel
作者
時間
留言 6則留言,6人參與討論
推噓 6  ( 6推 0噓 0→ )
第三章 劇本送審的空檔,編劇部進行為期七天的外出取材例行活動。 編劇部含組長共六人,分成兩組各自選擇取材地點。 分組的時候問題來了,沒有人願意和有靈異體質的前輩麗環同一組, 連一向公平公正的組長都閃得遠遠。 「琴琴……」麗環用乞憐的神情看著玉琴前輩。「沒有人要跟我一組,我好可憐……」 玉琴在編劇部資歷較淺,但據說和麗環從幼兒園就認識,交情深厚,非比尋常。 「這不是很正常嗎?鬼才敢跟妳同組!」玉琴毫不留情的說。「妳自己一組好了!」 「怎麼可以這樣!」麗環轉向組長抗議:「組長,大家排擠我,這不公平!」 原本掩嘴偷笑的組長正容說道:「對,大家不可以這樣,我們是一個團體……」 玉琴打斷他的話:「那好,就決定你跟麗環同組,剩下我們四個一組,結案。」 「不行!這不公平!」組長瞬間神色慘然。 「我看大家抽籤好了,這樣最公平。」麗環一邊說,一邊裁紙做出五個籤。 「抽中有我名字的,就跟我一組。」 其他人顯然不大樂意,但也沒有更好的方法。 「來來來!最菜的先來。」麗環朝我招招手。 我拈了一個籤,當場打開,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環」字。 我聽到眾人竊笑的聲音,不過倒不覺得怎樣,因為我當時還不知道, 跟前輩出遊是多可怕的事。 「我到底是倒了幾輩子的楣,得跟妳同一組?真是有夠衰的!難得的休假,就這樣毀了! 跟妳出來旅行,我還寧可回去工作!他喵的!」 玉琴揹著沉重背包,艱難地穿行在山間林徑,一邊用力踢路上的石頭出氣, 一邊不停使勁抱怨。 「妳到底有完沒完啊?這是抽籤決定的,怪我喔?」麗環終於忍不住說。 「他喵的!我就懷疑那五個籤都是妳的名字,不然怎麼會開頭連續兩張都中籤王?」 玉琴將一顆稍大的石頭踢進矮小樹叢,發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 「隨便妳怎麼說。還有,在山上不要亂踢石頭,出事別怪我沒警告妳。」 「喵的!」玉琴一腳正要踢出去,聽她這麼說,連忙縮回來, 嘴上仍不住碎念:「到底還有多遠啦?妳挑這什麼破旅遊景點, 我們是出來旅行還是深山修行?爬了快一個小時,還沒看到妳說的狗屁民宿!」 「就快到了啦!妳爭氣點行不行,就這麼點路,雞貓子鬼叫鬼叫的, 沒看到人家小雨多有毅力,從頭到尾不吭氣的。」 我聽她提到我,勉強笑了一下,其實只是累到說不出話來了。 好不容易穿過深林,等著我們的是一條橫跨湖面的藤編吊橋,雖然不到年久失修的程度, 但也不很牢固,走在上頭搖搖晃晃的,好在高度不高。 「小雨,要小心喔,別掉下去了。」走在後面的麗環提醒我。 「放心,我繩子抓得很緊。」 「我不是那個意思。下面很多手,一不小心會被抓走的……」 她幽幽的語氣讓我渾身顫慄。「真的還假的?」我畏懼地問,不敢低頭細看湖面。 「不要理她啦!她每次都這樣嚇人,當她放屁就好了!妳越當真,她就越起勁! 他喵的!」前面的玉琴忿忿地說。 「唉……」 山風颯颯,我彷彿聽到麗環嘆了一口氣。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抵達麗環預訂的民宿,才是崩潰的開始。 麗環網路訂房訂錯日期了,訂成隔天。 這個景點雖然偏遠,因為時值連假,民宿當天是客滿的狀態。 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玉琴頹然癱倒在樹下。「妳整我是吧?」 我看她已經連罵人的力氣也沒有了。 「幹嘛這個死樣子啦,明天就有房間了啊。」麗環不以為意的說。 「那今天呢?走兩個小時下山投宿,然後明天再走兩個小時上來這裡?」 「哪可能?今天睡這就好。」 「沒房間怎麼睡?露宿湖邊?」 麗環指著不遠處搭帳篷和開露營車的人群,「民宿有出租帳篷,暫時租一頂來用就好了。 沒理由別人可以露營,我們卻不行吧?哪有那麼嬌生慣養。」 玉琴順著她的指示看過去,瞪大了眼睛,「等等……露營車?這裡可以開車上來?」 「我沒說過不可以。」 「可以開車上來,我們為什麼要特地把車停在山下,再走兩個小時披荊斬棘的山路到這裏 啊?」 「我想說我們整天關在房裡寫稿,缺乏運動嘛!」麗環微笑的說。 我猜玉琴快哭了,因為我也是。 我們在一群大學生的營地旁搭起帳篷。 那些小大一非常熱情活潑,麗環和玉琴也很外向健談,我們很快就混熟了, 晚上還在他們的營地蹭了一頓烤肉吃。 因為他們堅持不肯收錢,我們就在民宿的販賣部買了一些飲料零食相送。 一群人在營火旁又唱又跳,晚上十一點多,才滅掉營火,各自回帳篷就寢。 如果不是怕打擾到湖畔其他露營的遊客,他們大概可以一直鬧到天亮。 玉琴累壞了,一躺平就睡著,麗環坐在角落,就著手電筒的光整理背包裡的東西, 我這才注意到她的背包上掛著琳瑯滿目、各式各樣的護身符。 她從包包裡拿出幾個錐形香,點燃了安放在帳篷外,又拿出一個平安符綁在帳篷的門上, 然後在帳篷四角放置幾把曬乾的平安草。 做完這些之後,她伸了個懶腰,笑著對我說:「帳篷裡好悶,我們出去走走。」 我本想說她在帳篷門口焚香,當然會悶,但想想還是算了,默默披上外套隨她走到湖邊。 湖面起了濃霧,走在湖邊就像走在雲霧中,濡濕了頭髮和外衣。 此刻天地彷彿只剩下黑白二色--黑的夜色,白的濃霧,渲染出一種異樣不祥的氛圍。 濃黑的樹影在霧中張揚搖曳,有如鬼魅。 我看她手上還握著護身符,想起公司的人說她有陰陽眼的事, 忍不住好奇地問:「妳現在有看到什麼嗎?」 麗環聞聲回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妳真的想知道?」 其實我話一說出口就後悔了,連忙搖頭。「當我沒問。」 麗環笑了一下,突然笑意斂去,定定地看著我背後的湖, 驚異地說:「那……那是什麼?」 我立刻摀住耳朵。我不是說了當我沒問嗎? 她驚疑的聲音依舊傳進我耳中--「好像是船?」 這個時間怎麼會有船?出於好奇,我忍不住回頭望向湖面,只見白霧茫茫。 「哪裡有船?沒有啊。」我說。 麗環不再說話,拉著我匆匆趕回帳篷,把玉琴叫醒。 硬生生被挖起來的玉琴已不是火冒三丈可以形容,她頂著一頭亂髮,像野獸一樣咆哮著。 「不要吵了,東西趕快收一收!」麗環快速收拾自己的行李,異常冷靜的說。 「收東西?要去哪?」 「下山!」 「下山?三更半夜要下山?」玉琴瞪大眼睛,用力的痛斥:「妳有病是不是? 我們明天不是還要泛舟遊湖嗎?行程都預訂好了,妳在發什麼瘋……」 「我剛才在湖中看到奇怪的東西,不吉。」 麗環輕聲說了這一句,玉琴立刻噤聲,認命的爬起來收拾行李,不再繼續碎碎唸。 「前輩,我們要走今天那條山路下山嗎?」 半夜摸黑下山我沒意見,可今天上山爬的那條路實在太可怕。 「叫計程車啦,阿呆!」 歸還帳篷行經湖畔的時候,我惶惑地看了湖面一眼,仍是一無所見。 我們搭計程車回到山下小鎮,另外找了一間飯店投宿。 睡到下午,麗環開始發起高燒,全身痙攣、囈語不斷, 我和玉琴連忙把她送往鎮上的醫院。 醫生給她吊了點滴,她就沉沉的睡著了。 玉琴跑去地下美食街買東西,我坐在病床邊,百無聊賴的滑手機。 突然滑到一則即時新聞-- 一群大一學生深山泛舟,船隻不知何故翻覆,多人落水,其中一人離奇溺斃…… 我的手顫抖得幾乎拿不住手機,點開新聞中的照片一看,場景十分眼熟,突然一陣難過。 「妳怎麼了,怕成這樣?」玉琴回來了,將食物提袋放在我旁邊。 「沒事的啦,麗環從小就這體質,一去到比較不乾淨的地方就會高燒不退, 吊個點滴,再去大廟拜拜就會沒事了,不用這麼擔心,麗環命硬得很。」 我把手機遞給她看,她看了之後神情也變得很凝重。 我低聲說:「琴姐,如果我們下山之前提醒那些大學生,是不是……是不是……」 玉琴嘆了一口氣,「我知道妳想說什麼。那個地方遊客那麼多,妳能一一勸離嗎?」 「可是……」 「再說,如果好端端的一個陌生人跑來跟妳說,這裡有危險,叫你們趕快撤離, 妳信嗎?」玉琴拍拍我的肩膀,「沒有人知道會發生這種事,麗環也不知道, 雖然她有時候喜歡裝神弄鬼,但她畢竟不是真正的通靈者,碰到這種事, 她也無能為力的。」 我點點頭,無奈的接受玉琴前輩的說法, 但心裡仍忍不住想:下次若再遇到類似情況,我們真的不能多做些什麼嗎? 為期七天的取材之行就這樣提早結束了,我莫名鬆了一口氣-- 我終於理解其他人不願與麗環前輩同行的原因了。 然而很久很久以後,我才明白,我當初以為的「結束」,只是開頭而已。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36.213.18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73094221.A.32C.html
1Fyanghala: 推推 11/07 12:11
2Fritarinamom: 推 11/07 12:54
3Fkg9101266: 推 11/07 15:01
4Fgreywagtail: 推 11/07 17:34
5Fhmhuang: 推 11/07 20:17
6Fnirit: 推 11/08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