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法老的恩寵 (16)淫邪的閒談 (H)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10則留言,3人參與討論
推噓 4 ( 4推 0噓 6→ )
防爆 (第十六章)淫邪的閒談   我聽見內弗爾卡拉的聲音,他不知道在跟誰說話。   他說:有一次,他曾經與伊塞諾菲特離婚;可是就算他絕嗣,只能立貴族的孩子為法 老的繼承人,無法將法老之位傳承給他自己的血脈,他付出了犧牲與代價──我依然不是 他的。   帝國的后位空懸。   或許我是為了國家好,才會去犯顏直諫,請求內弗爾卡拉迎娶努比亞的公主,因為那 時候的努比亞打算與埃及和好,若不抓住這次的機會,只怕努比亞將再次叛亂。   我讓他非常生氣。因為我完全無法理解,離婚也好、絕嗣也好,他所做出的一切,終 究是為了我。   為了懲罰我,他命令身為宮廷御醫的禮塔赫,我的老師,親自把他的學生,我的腳筋 挑斷。   禮塔赫為此表達抗議與不滿,身為大祭司,他不可以做這種不潔的事情。內弗爾卡拉 告訴他:你如果不做,那麼那個被挑斷腳筋的人,就是你。   老師用刀切開我的腳,將裡頭的筋割斷,我疼痛難耐,再也無法走路,被內弗爾卡拉 軟禁在宮中,無法再擔任太陽神祭司一職;於是我的老師復位。   禮塔赫覺得我太慘了,打算進宮去找當時年紀已經六十歲的前任法老.伊爾邁商量。   他叫人送了一床新被子給前法老。   伊爾邁打開被子的時候,發現禮塔赫把自己捲在被子裏頭,沒穿衣服地躺在前法老的 床上。   一夜過後,老師成功向伊爾邁借兵,把我從宮裡救了出去。   內弗爾卡拉說道:藉著太陽神慶典的機會,他邀請了時任太陽神祭司的禮塔赫,還有 前任法老.伊爾邁過去。舉國同慶的祭典,全埃及最位高權重的貴族都在場,共同商議國 家大事,他們不能不去。   在宴會上,內弗爾卡拉命身為宮廷總管的巴戈阿斯往葡萄酒裡投毒,他父親伊爾邁, 以及我老師禮塔赫在飲酒過後,肝腸寸斷,倒在地上抽搐,整個人蜷縮成一團,最後口吐 白沫至死。   在國宴上當著眾臣的面前,殺了前任法老與太陽神祭司,引起國中的混亂。祭司與貴 族集團都大為震怒。   薩胡拉把矛頭指向內弗爾卡拉,他找到投毒的人是巴戈阿斯,而巴戈阿斯雖然到死都 沒有招供,薩胡拉卻佯稱巴戈阿斯已經招供。   於是他藉口除掉暴君,集結軍隊,聯合背叛法老的親衛隊長.瑪哈特,衝進王宮裡, 殺了內弗爾卡拉。   內弗爾卡拉死的時候,被瑪哈特的劍刺穿,他的身體被插在劍上,瑪哈特舉起他的身 體,法老的血液沿著他的劍尖流淌到他持劍的手上,致使瑪哈特流下痛苦的淚水。   內弗爾卡拉說,接下來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與他對話的那個人告訴他:薩胡拉打開關押我的房間時,我的鎖骨已經被內弗爾卡拉 用鎖鍊穿過去,我變成廢人了。   沒有內弗爾卡拉的保護之後,薩胡拉閹割我,把我當成性奴玩弄。   我被閹割的時候,差一點就死掉了。但是薩胡拉卻讓全宮廷裡的醫生都來救活我。   我問他:為什麼不讓我死。   他說:因為內弗爾卡拉有的東西,我也要。內弗爾卡拉得不到的東西,我一定要。你 怎麼可以就這麼下去和內弗爾卡拉作伴呢?   他不讓我吃東西,只讓我喝黏稠的啤酒。他用黃金打造肛塞,讓御醫調製草藥,為我 的肛門潤滑。我無法正常排泄,嘴和肛門都成了他的性玩具。   那個人說道:「瓦提耶其實非常喜歡性愛。   薩胡拉並沒有解開瓦提耶鎖骨上的鐵鍊。他非常滿意你對你性奴的處置方法。   你把瓦提耶的腳筋給挑掉之後,他除了給男人洩慾以外,就沒有其他的用途了。他連 當個人的資格都沒有,只能被稱為畜生,或者比畜生都不如。   他沒有反抗的能力,只能被人為所欲為的對待。   薩胡拉一開始只是用手摳弄瓦提耶的小穴,卻發現那裡早就已經被你操鬆、幹軟了。   於是他把自己硬挺的老二直接插進瓦提耶的後穴裡。   非常地粗暴,不留情面。那是你的愛人,正因為如此,薩胡拉操幹起來格外地愉悅。   薩胡拉的陽具很大,瓦提耶痛苦地呻吟著,他能感覺自己的屁股簡直要被脹破,無法 容忍這麼粗大的異物在他的肚子裡搗弄。   他明明就感覺很痛苦,可是不由自主地射精了,還射得很多。   薩胡拉插得很深,深度超越瓦提耶所想,如果瓦提耶是個女人的話,那麼薩胡拉的龜 頭現在就在撞著他的子宮口。   當薩胡拉在瓦提耶的體內深處射精時,瓦提耶又射了一次,被另一個繼續軟禁他的男 人,射在他的裡頭,想必是又羞恥、又愉悅的,他因為自己被羞辱、強迫,而感受到劇烈 的快感。   薩胡拉幹完屁股以後,尿在了瓦提耶的嘴裡。他用陽具頂著他的嘴,捏住他的臉,逼 他把尿全部吞下去。   瓦提耶吞了下去,然後吐出來。   很可惜的是,你囚禁了他五年,在這五年間,他的身體習慣,並且迎合了男人對他的 侵犯。所以就算是你以外的男人,粗暴地操幹他的屁眼,直到那個屁穴都闔不起來,只能 滴滴答答地流淌出男人的濃精,他的身體也會享受的。   你知道嗎?瓦提耶其實可以接受所有的男人幹他──只有你不行。因為他就是討厭你 。就算薩胡拉對著他,比你對著他還要惡劣,很抱歉,比起你,他會更喜歡薩胡拉。   而他會變成這樣的元凶是誰呢?說起來,不還是你嗎?內弗爾卡拉,你是悲劇的始作 俑者。   如果說,你軟禁他,強迫他,使他痛苦;那麼你哥哥對他做了同樣的事,對他而言就 是千倍的痛苦,同時也是千倍的快感、恥辱、快樂加諸在一起,令他的腦子都要變得不對 勁了。」   內弗爾卡拉說:噁心,真是惡趣味。   那個人說:誰呢?   內弗爾卡拉說:告訴我這些的你。與你談話,使我想吐。   那個人說:我以為你想聽關於瓦提耶的一切。所以,你是怎麼想的?   內弗爾卡拉說:真不知廉恥。   那個人說:誰呢?   內弗爾卡拉說:你覺得我在說誰呢?   那個人笑了一聲:哈。   內弗爾卡拉說:早在這種時候,就該咬舌自盡了。繼續苟活,無非只是貪戀著被操的 感覺。   那個人說:你就不高興他喜歡被別人操的感覺,你怎麼不檢討你自己?   內弗爾卡拉說:你就喜歡說這些噁心的話題,怎麼不閉嘴?   那個人說:能把瓦提耶幹得出汁,你哥哥的老二是不是比你還大?   內弗爾卡拉說:我沒用過,不知道。你去用用看,你和他關係好。你去求他操你。他 一定高興。   那個人說:你在生氣?你只是忌妒薩胡拉能這麼使用他。他是你調教好的肉奴隸,便 宜了你哥哥。   內弗爾卡拉說:用那種沒有靈魂的肉便器,有什麼好玩的?不過就是我用過的破鞋。 早點死了算了。   那個人繼續說道:「我能感覺到此時的瓦提耶,確實已經沒了生的意志。   不論是穿琵琶骨,挑腳筋,被閹割,還是當性奴,這裡頭沒有一樣痛苦,是他能忍受 的,又何況是全部加起來呢?」   那個人繼續說,某一日,已經登基為法老的薩胡拉,命令新的宮廷總管,將我裹在被 子裡,送到他的房間。我為他口交的時候,咬斷了他的子孫根。   薩胡拉在臨死之前,拿出防身的匕首,割斷我的舌頭。我與他血流如注,血順著傾斜 的床而流淌到地上。   最後,我與薩胡拉一起死在床上,死狀悽慘。   薩胡拉由於即位時間不長,尚未修建陵墓,屍體被葬入塞加拉。   我身為一名閹人、宮妓、男奴,屍體直接被丟進沙子裡頭,被烈日曝曬為人乾。   而後,謝普塞斯卡拉即位。   那個人問內弗爾卡拉:真是皆大歡喜。我看得非常滿意。你覺得這一輪如何?有沒有 意思?   內弗爾卡拉回答他:我唯一不滿的只有一點──憑什麼我的人,必須和別的男人一起 死在同一張床上。   那個人又問道:喔?所以你雖然依舊深愛著瓦提耶,卻不為他所受到的遭遇感到心疼 嗎?   內弗爾卡拉回答道:他經歷的那些,我通通都經歷過。我可以忍,他就可以。我對我 自己並沒有任何心疼的感覺,所以我也無法對他有任何心疼的感覺。   那個人說:你沒有感情,又怎麼會知道你愛瓦提耶呢?   內弗爾卡拉告訴他:我沒有說過我愛他。我只是不允許他屬於我以外的人,就算他只 屬於他自己,也不可以。   那個人說:這是愛嗎?還是恨呢?   內弗爾卡拉回問道:你說呢?   那個人說:你的願望很難達成。你這是在自尋死路。   內弗爾卡拉說:所以我才將我的靈魂抵押給你。   那個人說:哪怕你將為此受盡無數的折磨?   內弗爾卡拉說:我不在乎。這無所謂。只要能達成我的目的。   那個人說:我要賜與你更多的痛苦,消磨你的意志,給你更多的敵人,擊打你,直到 你的精神毀滅。   內弗爾卡拉說:只要你按照約定,讓瓦提耶完完全全地屬於我。   那個人說:關在籠子裡的小鳥總會飛出去,除非你把牠的翅膀剪斷。   內弗爾卡拉說:我不要把牠的翅膀剪斷。我要他認識到我才是他的主人。我要他明明 就有翅膀,當我把籠子的門打開,他卻不願意飛出去。   那個人說:你的願望會實現,我以■■■之名向你保證。   內弗爾卡拉沒有回答他。   兩人的對話似乎是停止了。   而後,那個不知道究竟是誰的,在與內弗爾卡拉對話的人,他的聲音來到我的耳邊, 迴響在我的腦中。   他說:聽得還高興嗎?我的故事是不是讓你也慾火焚身了呢?你這隻聽牆角的小偷貓 。   ──歡迎你回來,我已經等你好久了。   !!   一種強烈的,精神受到汙染的感覺,忽然擊打著我的腦殼。   啊──啊──!   我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但是,我很痛,很難受。我看不見任何東西,卻感覺眼珠子 快要從眼眶裡擠壓出來。   『瓦提耶。別哭。』   是■■■■的聲音。   祂輕柔的手,撫上我的臉。   『離開這裡,醒過來。』   『這只是一場夢。這些都不是真的。』   那個人講得這麼真實,這些怎麼可能不是真的?   我是一個下賤的、沒有價值的,即使被人強姦,都能射精的賤貨。   『不會的。你不是。你沒有。不要這麼想。你很好。』   為什麼不讓我去死?為什麼要讓我活著?   『沒事的,你安全了。沒有人會害你。』   我不想要被穿琵琶骨,也不想被閹割。我不想變成別人的禁臠!   『我會盡我所能的守護你。所以,聽我的話,好嗎?』   『睜開眼睛。收斂心神。不要聽那個神的話語。』   我無法張開我的雙眼,我醒不來。我很痛苦,我能怎麼辦才好?   『呼喚我的名字。與我立約。讓我帶你離開那個神的挾制。』   歐西里斯……   歐西里斯。   歐西里斯!   我默禱祢的神名,我願永遠信奉你,奉你為我的真神。求祢帶我脫離黑暗與恐懼。   『瓦提耶,我應許你的默禱。讓我用權杖為你開路。握住我的手,隨我來。』   歐西里斯半透明的形體,飄然地來到我的面前。祂牽住我的手,攬著我的肩膀,帶著 我,走進一道光芒中。 -- 您的每一則推文都是我更新的動力! https://images.plurk.com/4eRce7N1oBD51SielE7rFt.png
https://images.plurk.com/37ix10zzbNlX5rw2Usj5uK.png
https://images.plurk.com/4jtDNsc27UAVYCUeHsVOZE.png
https://images.plurk.com/5Qb5q09DKnahoJf1DxBAiH.png
★噗浪:https://www.plurk.com/meowbimimimi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32.197.10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6966688.A.EC5.html
1Fyuanko: 瓦提耶嗚嗚嗚嗚 07/23 09:42
2Fyuanko: 希望他永遠脫離內弗爾卡拉!!! 07/23 09:42
3Fyuanko: 歐西里斯會不會有事啊...就讓他跟瓦提耶保持精神上 07/23 09:45
4Fyuanko: 的親密好了 07/23 09:45
5Fstardust1224: 要我劇透嗎(X 07/23 10:34
6Fneckkit: 歐西里斯嗚嗚…怕爆 07/23 11:32
7Fstardust1224: 有歐西里斯不是很好嗎/// 07/23 12:11
8Fneckkit: 一直很怕毆西里斯出事 07/23 16:47
9Fstardust1224: 這點倒是還好,祂雖然受受的(?)可是其實是很強的 07/23 19:17
10Fstardust1224: 神喔!祂是安全滴~(反正剁祂只要拼起來就能活( 07/23 19:17

BB-Love 看板熱門文章

31
39
2021/07/16 22:42:14
28
31
2021/07/18 19:2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