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無敵醉寂寞(全)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29則留言,23人參與討論
推噓 22 ( 22推 0噓 7→ )
TAG:不怎麼古風不太俠沒啥義只有滿滿男男LOVEㄉ古耽/俗爛神醫攻x少俠受/短篇    《無敵寂寞》   每三年一次的武林大會即將在江南舉辦。   三年一次武林盟主之位也將在這時輪替。   而這場武林大會在這十八年來沒什麼變化的——   一如從前參與的是這江湖中人人熟悉的各大世家俊傑。   一如往昔的是在這十八年中爭奪第一第二第三的三位大俠。   一如以往的,自古英雄配美人,來自四海八方觀戰的紅顏佳麗為這場大會增添了許多 色彩。   江南的百姓們已經多少習慣了這樣的武林大會。   人人紛紛開賭猜測這次不知道是仇大俠、趙英雄、還是蘇義士得第一。   畢竟這十八年來,六場武林大會,就是這三名俠士輪著當第一。   這江湖和平安祥已經太久,辦個武林大會就像在辦同樂會似的。   只是偶爾會有年紀大些的人會緬懷從前,說呀,好多好多年以前啊,這武林大會,可 有趣了,有一名少俠用了一把短劍戰贏了所有的俠士,最後卻不要那盟主之位,帶了個美 人跑了——但從前只是從前。   一回神,十八年過去,武林大會三年一辦,花招不換,仇大俠贏了,三年後換趙英雄 當第一了,再三年,輪到蘇家蘇義士成了盟主。   人們私底下其實也有些看膩了。   翻來覆去就是那三人,花招也沒啥新,但每次來的新人也著實不怎麼厲害,場場輸, 回過神望去,每次得第一的,還是仇大俠、趙英雄、蘇義士。   但這次卻不同。   有名少年來了。   來了一名少年。   少年在春末騎著小毛驢踏著春風滿臉得意氣勢如虹的來了。   一名心高氣傲看來自信滿滿的少年。   一如往常的,武林大會舉辦時這般少年舉目滿場都是。   但這少年不一樣。   少年面白如剛烤出來大白饅頭,身穿一身如清明時節草糰子的青衫,他英姿翩翩,優 雅……大概是挺優雅,但不似天鵝,而是優雅中帶著幾分粗俗,幾分無禮,舉手投足有點 似大鴨的俊美少年。   少年說,他叫皇甫無敵。   他來拿下這天下第一。   少年意氣風發,笑容痞氣,好好一套青衫白腰帶,穿在他身上,風流瀟灑只餘七分, 三分倒有點像流氓。   他這樣的大話,從武林大會舉辦開始,每次都有一名或是好多名少年這樣說過的,誰 也不在意,誰也沒放在心底。   畢竟,他是這樣年輕,這樣名不見經傳。   畢竟,曾說出類似話的少年俠士們,最終都是滿懷期盼的來,落寞一身傷的離去。   畢竟,那個少年胸臆中不懷有一場英雄夢?   而說出這樣話的皇甫無敵在這年這場這次武林大會分外惹眼。   因為他有些好看。   不,是他有些好看的過份。   以下省略三百六十五字關於皇甫無敵的美貌描述。   畢竟武林大會麼,重要的是那個武,跟好看是沒有干係的。   你好看,頂多台下的美人們多賞你幾眼。   被打下台了,便什麼也不是了。   而少年除了好看,就只剩那大點的口氣,還有特別惹眼、可笑的名字。   誰都沒聽過他,沒見過他。   誰也不知道他師承何處,來自何方。   只有武林大會會場門口登記來者名簿的溫老伯看著少年,有些惆悵,說,小少俠呀, 這名字頂不錯的。好多年前也有一個類似的……加油呀,少年。   少年展顏露出俊爽一笑,牙齒白的像街邊賣著的白糖糕似的,「謝謝溫伯伯,我叫無 敵,必當拿個第一給您看看。」   哎,說這啥蠢話呢,傻小子。後排等著登記的某某俠士嗤笑。   叫無敵?哈,怕是爹娘取錯了,該是叫無腦。再後面的某某壯漢大笑。   喲,少年,怕不是要拿個倒數第一罷?路過挑擔賣香花的村民憐憫道。   「哎喲哎喲,你們這些大人,要不要臉,這樣戲耍嘲弄一個孩子。」等著排隊入場的 某美人捏帕輕笑,一雙美眸看著少年爽朗痞氣的臉龐,露出個可惜的模樣。   美人想,唉,這麼年輕,穿著打扮也不錯,就怕不知道是那個有錢人家養出來的傻孩 子。   若叫無敵,就能拿第一,那誰都要改名叫天下一了。   被眾人這般瞧不起的皇甫無敵也不惱,他笑笑等著入場,等著一輪又一輪的賽程,等 著他每一次上場抱拳自報名號時被眾人嘲笑。   然後,他一鳴驚人——   皇甫無敵,在那年,真拿下了個第一。   皇甫無敵,打贏了四十歲的仇大俠、三十八歲的趙英雄、三十四歲的蘇義士。   他真拿下了個天下一。   他打遍全場,一無敵手,一如他的名。   皇甫無敵,年方十七,他說,他師承師無名,無父無母,自小苦學,就是想拿個天下 一。   他說,他知道在每次武林大會得第一者,可有兩樣東西挑選。   一個,是武林盟主之位。   但他不要武林盟主之位。   另一個則是整個武林眾多世家門派,需傾盡全力,完成得第一者一個不傷仁義道德的 願望。   皇甫無敵說,我得了這天下一,別無所求,我的願望很簡單,我皇甫無敵,就要一個 人。   那人是誰呀?俊美少年的語氣慎重,帶著渴求渴望,令在場的美人姐姐妹妹們皆是心 兒砰砰亂跳,跳的好像那夏季大雷雨下的青蛙兒般,砰砰砰,呱呱呱。   那個人到底是誰?   滿座美人們捻著帕子搖著扇子一時間羞笑遮面你瞧我我瞅你,都想著,到底這少年所 求的是誰?這麼年輕這麼俊武功這麼好卻是這麼傻這麼熱血熱情,竟是不要那萬金千金換 也換不來有多少油水錢財可撈的武林盟主之位,傻傻的只要一個人。   但若我是他要的那個人,又該有多麼的風光多麼的多麼的——整個武林大會場面靜謐 ,眾人屏息以待,心跳聲加起來砰砰砰響徹俠士們靈敏的耳朵中,這些心跳聲皆是在等著 皇甫無敵的一個答案。   「那個人是,百里寂寞。」   皇甫無敵說,他手中如柳葉一般的短劍指向了在場眾人中,一個最不在乎他答案的人 。   百里寂寞——在場美人各個大吃一驚,這傻小子這麼多美女不選,挑個男的幹啥?   所有俠士們如釋重負,心中暗自叫好,好啊,好啊,果然人跟名字一樣傻。   一時間蛙不鳴心不跳,美人姐姐妹妹們皆露出了嫌棄可惜的眼神,你看我我看你,心 照不宣,心中大歎可惜,外貌這麼俊、武功這麼好的俏少年竟是個斷袖,我的老天爺。   百里寂寞,到底是誰?   正悠哉喝茶等戲看左手摸身邊人大腿,右手捻起瓜子的青年含著瓜子怔了好半天。   成為大會會場眾人目光焦點的百里寂寞慢慢縮回了摸著旁邊少年大腿的手,慢慢嚥下 他咬開的瓜子肉,看向皇甫無敵道:「……你傻麼,皇甫……啥?」   百里寂寞,人不寂寞。   出生自百里神醫世家的小公子,人俊的像夏初開的大芍藥花。   脾氣好醫術高才貌佳武功也小不錯,是這幾年武林中新起的俊秀。   且身邊總是圍繞著人。   總是圍著各種——少爺公子。   百里寂寞,人不寂寞,因為他是個風流的好斷袖。   這,皇甫無敵還真會挑啊。   在場老俠大俠少俠美人百姓擺攤賣涼茶的不約而同的想著這同樣的一句話。   「我不傻。」皇甫無敵在眾人驚嘆驚訝驚詫的目光中翩翩如拍翅囂張大鴨般走向了百 里寂寞,他著實好看,就算走路像只囂張大鴨,也還是好看,眉眼充溢著少年才有的那種 獨特朝氣,笑容颯爽像是這曬滿武林大會會場的陽光般燦爛。   太燦爛了,太耀眼了,百里寂寞悄悄地嘆了口氣,這是他第二次來觀看這場武林大會 ,從上次他就覺得這武林大會會場的遮陽棚子太少了些,陽光太扎眼了些,看看,如今怎 麼可以把一個少年曬的這樣燦亮亮的呢?   原本覺得少年外貌不太合他口味,所以也沒專心觀戰的百里公子又悄悄地深吸了口氣 ,強自壓下心頭的顫動,將那份像是蟬鳴蛙叫的顫動歸咎到少年實在太過惹眼好看之故。   畢竟好好一個俏少年這樣風姿翩翩向你走來,一般人都會心動罷?   就算不是斷袖也會心動的。   不心動的都要來百里家看看眼睛是否有眼疾。   「我沒有別的願望,就要百里寂寞公子。」剛得了個天下第一的俊逸大鴨少年半跪到 百里寂寞面前,虔誠的捧住他的手,誠摯的這麼說。   他的語氣沒有一絲虛假,聽來那麼動人那麼真誠那麼那麼——   哎喲,我的老天爺呀,若這動作這話是對咱做咱說——在場的紅顏佳麗們紛紛倒抽一 口氣,被少年如此姿態弄的心跳亂了數拍,好似被釣上岸的大魚般,噗啪啪,噗啪啪。   可恨的百里寂寞!以前就成天跟我們搶男人!現在還搶了個最好的!又是不約而同的 ,美人姐姐,佳麗妹妹恨恨瞅向百里小公子。   哎喲,我的老天爺呀……百里寂寞這下心可真是寂寞了,少年長滿粗厚繭子的手那麼 溫暖,語氣那麼溫柔,眸光那麼渴求,但其他美人兒射到他身上的目光彷似刀,猶如劍, 真要把他戳成篩子了。   這可怎麼辦是好呢?   少年的願望如此簡單,如此直接,本來熱鬧的武林大會靜謐無聲許久許久,眾人誰也 不敢動,剛被打下擂台的仇大俠、趙英雄、以及蘇義士連吐血也小心翼翼地在吐,就是在 等著百里寂寞的答案。   畢竟,皇甫無敵若真不要這武林盟主之位,按照規矩,就是要他們三人爭了。   百里寂寞,壓力大的,彷似有一座高山壓在肩膀上。   哎喲,我的老天爺……百里小公子又嘆了口氣,看向一旁原本跟他坐的十分近,任他 揉大腿的顧家知己,顧知己微笑,像是剛剛被揉大腿的人不是他,滿面寫滿看好戲三個字 ,就等著看百里小公子的好戲。   百里公子開口了:「皇甫……」   天下第一馬上道:「叫我無敵就好。」   「……無敵少俠啊。」牙齒真白啊,少俠。百里寂寞尷尬一笑。   「在。」皇甫無敵一雙眸子比陽光還要明媚,比星子還要閃動,直直看著百里寂寞。   哎,這麼純真的眼神,看的在下心好痛,百里寂寞慢慢縮回被少年握住的手,問:「 你記得,這得第一要實現願望的條件,是什麼麼?」   皇甫無敵笑道:「當然記得的,整個武林眾多世家門派,需傾盡全力,完成得第一者 一個不傷仁義道德的願望。」   好吧,真不是個傻的,記的可清呢。從那打敗前武林盟主的厚實手掌中抽回了手,百 里寂寞笑笑道:「那你可覺得,拿這願望,要一個人,沒問過對方的意思,尊重一下對方 的想法,就對得起仁義道德麼?」   「啊。」英挺的少年啊了一聲,那像是得意小鴨子的臉龐頓時失去光彩,像是烏雲遮 蔽了耀陽般,他那明顯的失落與難過讓百里寂寞覺得自己好似一個壞人。   霎時,不只是在場的美人兒們了,連倒在地上吐血的蘇義士、正包紮傷口的趙英雄、 靠在擂台邊的仇大俠都用著指責的眼神看向百里寂寞。   我心如此孤寂誰人知——百里寂寞,這輩子,頭次這麼恨父母起的名字。   「這點的確是我不對。」半跪著的天下第一起身,滿懷歉意地向百里寂寞道歉,他那 麼年輕,照理來說該是最無法面對己身錯誤的年紀,但他出乎眾人意料的,那麼坦率的接 受了自己的錯誤,他恭敬向百里小公子鞠躬,失落不過那麼一會,便收拾好了情緒,他接 著坦然一笑,又對百里寂寞伸出手。   少年的手掌不似他的人,充滿了歷練與風霜,是雙傷痕累累,滿是繭子的手,在陽光 下看來莫名有些可憐,再搭上他那張俊逸的容貌,莫名令人想要憐惜。   皇甫無敵道:「那麼,能讓我們先從朋友做起嗎?百里寂寞公子。」   在擂台上意氣風發、面對多少刀劍看來瀟灑自在的少年,在此時的詢問是那麼小心, 那麼卑微,那麼渴望,他一雙眼眸這時又像是銀月灑落大地那樣柔柔軟軟,要把百里寂寞 公子的小小心臟給弄得柔柔軟軟的像是銀月下滔滔撞石的江水聲般,嘩嘩砰,嘩嘩砰。   真、真糟糕啊,怎麼會有這麼清純像會說話似的眼睛,百里寂寞笑著,用進了從前跟 父親學醫不打瞌睡的精神,才勉強不逃開那雙眼的注視。   給我答應他——這時,眾多旁觀者的目光又紛紛殺來,百里寂寞覺得自己不是個篩子 ,是個破篩子了。   在眾多英挺男子中遊戲三昧、萬葉不沾身、嘻笑人間的百里寂寞,頭次在他快活人生 中,遇到了對手。   就是皇甫無敵。   真是人如其名啊……儀態優雅如同天鵝般站起身,飄逸脫俗瀟灑不凡,家世良好,醫 術有成,身手不錯,總是讓眾多美人感嘆可惜就是個斷袖的百里寂寞公子回握了今年的天 下第一,笑道:「當然,就讓我們從朋友做起罷,皇甫少俠。」   然後從此以後,就只是朋友。   悄悄在心中加上這句話,向來喜歡年紀大些、容貌不那麼精麗俊帥、口味較重的百里 寂寞已經在心中盤算起,該如何替眼前這無敵少俠找個更合胃口的美男子,讓他改變一番 心意。   嗯,雖然他放眼目前整個武林,自認為也找不到幾名能像他如此這樣風流不凡的俊逸 男子……   人太好看。也是罪過呀,罪過。   * * *   武林大會難得一見的熱鬧就這般平靜安祥在兩名美男子交握的雙手、對視的目光,許 諾成為朋友的言詞中落幕——但天下第一少俠的願望沒達成,他還有另一個呀——皇甫無 敵,當真不要這武林盟主之位?   等皇甫無敵與百里寂寞握手成友後,一旁眾人等不及兩人加深情誼,紛紛圍了上來, 剛剛在吐血的、倒地的、包紮傷口的、旁觀的,頓時都好了。   姓仇字大俠,在武林中聲名美好,受人崇敬的仇大俠摸著他小鬍子拍著皇甫無敵的肩 膀道:「後生可畏啊後生可畏,就不知小少俠,對這盟主之位……」   姓趙叫英雄,富可敵國的趙英雄前武林盟主用著臀部擠著仇大俠,非常親切地對皇甫 無敵道:「少俠說師承師無名,可是那三十年前,從武林中消失,使得一手柳葉小燕飛劍 的師無名?」   向來對外形象冷漠,姓蘇名義士的蘇義士這時比往常熱情許多,就要拉住皇甫無敵的 手,溫和道:「皇甫少俠這次隻身來前來,舉目無親,可有落腳處,蘇家——」   這些大人呀,實在太骯髒了。看看,分明這小子上擂台時還很不屑呢,如今都什麼嘴 臉呀。一旁百里寂寞小公子看著眼前大俠們的演技都嫌眼睛疼。   「哎,無敵少俠,既然從今日起你我就是朋友,那麼就讓在下來招待你到百里家罷? 」長臂一撈,百里公子使出他悄悄擁過不少美男子肩膀的無敵手撈住了今年的天下無敵, 再使出從前為了逃課練出來的飄逸輕功,就這麼帶著武林第一,迅速地溜了。   這一溜,只留下了滿地的蕭索與寂寞。   還有皇甫無敵的一句話。   「我真不要這武林盟主之位呀,誰要誰拿去罷。」天下第一這麼說,願望沒成,盟主 之位也不要,瀟灑非常。   得,好,非常好,天下第一就是可以這麼任性這麼隨興這麼可惡的說不要這武林盟主 之位,說丟就丟!   俄頃,三位前武林盟主、前天下第一、前天下無敵,目光交會,一如天雷勾動地火, 一如渴水之魚遇見大海,一如餓慘的老虎看見肥羊般——眼神的交流只是眼神的交流,所 有的火花都藏在目光的最深處。表面上三位武林中的中流砥柱仍舊是客氣客氣地對彼此道 :「老仇啊,今年我得第二——」、「等等,老蘇,你雖得第二,但已經做了前任盟主了 。」、「兩位,不如這重責大任就讓我來罷?」、「老趙!」   離去的兩位少俠留下滿地的喧囂,三位前輩的明爭暗鬥,還有,還有一群女孩們的心 碎與興奮。   心碎與興奮怎能同時存在呢?但在這場武林大會中,這奇異的現象的確存在了。江南 知名的四大美女之一,柳美人輕輕捂著胸口對著小婢女道:「憐憐,從前我只覺得那百里 寂寞著實可惡,搶了我的王公子、陳少爺、何先生,但如今,看到他跟皇甫少俠那般聯袂 飛踏離去,皇甫少俠癡情的目光,百里寂寞的維護,為何我會覺得有些心兒亂顫,隱約情 緒有些、有些快活呢?」   坐在她不遠處,綁著高馬尾,一身紅衣看來氣質凜然,江湖上聞名的小蠻刀,雲女俠 ,聽到柳美人這番話,當即興奮坐到她身邊,直爽的她在柳美人詫異的目光下握住對方的 手,熱情道:「這位好妹妹!我同你有一樣感受!覺得百里寂寞那廝如今遇到了對手,真 是令人歡喜!著實想知道今後他怎麼被那皇甫少俠收拾!」   「這、這位姐姐怎麼稱呼?」柳美人欣喜回握,有種天涯遇知己的感動。   一旁的小婢憐憐看著平素只會輕柔說話,連驚呼聲都像小貓在叫的小姐雙眸發亮、粉 頰漲紅,興奮的模樣,著實感到不可思議。   另一處觀眾席,更有不少紅顏佳麗湊在一塊,吱吱喳喳,面容充滿快活,看來像是群 吃到米的小麻雀們。   更遠的一處,全身上下就數輕功練得最好的百里寂寞帶著皇甫無敵一飛就是數丈遠, 將那些煩囂喧鬧都拋在腦袋遠遠後,就算那些煩囂喧鬧是他倆惹出來的,半點也不放在心 上。   被摟著肩膀的天下第一少年笑容燦爛在百里寂寞手臂中看起來像是頭單純的大鴨子, 那有適才在擂台上與人廝殺的狠戾。   百里小公子看著手臂中的差點就能成為武林盟主的少年,確認了下兩人飄到一處高樓 屋頂上,他見四下無人,遠方沒有追兵,只有陽光在頭頂上照耀,只有微風徐徐吹來,只 有不長眼的鳥兒時不時經過。   將人好好放下後,百里寂寞嚴肅問道:「無敵少俠,你可開心了?」   「嗯?我一直都很開心啊。」少年面容無辜,看起來極為無害,但嘴角流露出的笑還 有那一身痞意,都令自小在一群人精中打滾長大的百里小公子感覺不對。   怎麼想都不對。   自認頗會識人的百里寂寞瞇眼細瞧著這天下無敵手的少年,心道,若不是我武功太差 ,真該把你揍一頓,要你老實交代,不對,或許下藥還比較快……但想想就只是想想,百 里寂寞的確很會看人行事,他看出少年的不同,看出少年藏在面容下的一些東西,他想, 總有一日你會露出馬腳,畢竟這江湖那麼大,處處是人精,一個才十七八歲的少年,就算 武功再好,若不懂得隱藏保護自己,不出數月,就會被仇大俠那樣的老江湖們給剝皮帶肉 連骨啃了。   而也不過就這麼一個才十七八歲的少年,又到底為何要投入這混濁不清的江湖水中, 攪和髒了一身呢?看著笑盈盈等著他說話的天下第一,百里寂寞隱隱有些頭疼,他捏捏眉 間,問道:「無敵少俠,你真要來我家?」   「分明可是百里公子你主動開口邀我的,難道現在要反悔了?」天下第一的少年扯著 百里寂寞的袖子,像個鄰家弟弟一般撒嬌似說著,他雙目充盈著期盼,看來像是真想到百 里家坐坐。   好,就看你想怎麼做罷——百里寂寞微笑,他一笑當真像朵芍藥盛開,俊逸動人,痞 氣更勝皇甫無敵數分,讓少年一時間怔了怔。   親切牽住少年的手,百里寂寞道:「那,若少俠不嫌棄蓬蓽粗陋,就讓在下好好招待 你一番吧。」   兩名俊傑便攜手去了其實不怎麼蓬蓽的百里家——還帶著皇甫無敵那只小毛驢。   聰慧的小毛驢沒給綁著,發現主人早早從武林大會溜了,便悠悠哉哉的繞去逛大街, 剛巧正在一攤賣水果的小舖前讒著果子吃,身上掛著精巧飾品的小毛驢一看就是有好主人 在,正巧又是這三年一度的武林大會,也不知是那個大俠帶來的傻驢,讓店主很是苦惱。   當百里寂寞看著剛剛得了天下第一的俏少年滿臉開心奔向小毛驢,小毛驢一臉嫌棄的 給他抱住狂蹭猛摸時,有些懷疑起少年的品味來。   英雄應當配駿馬,這孩子怎傻的騎了條驢上江南呢?這樣的名字配上這樣一條驢來參 加英雄大會,怪不得一開始不被看好。   人啊,就是膚淺。誰都喜歡一眼看去的好東西好樣貌好家世。   「百里公子,向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驢,叫毛毛。」不知自己因為一條小毛驢而被 武林大會裡多少人瞧不起的皇甫無敵憐愛摸著毛毛,對百里寂寞好生介紹。   得,這取名品味也不太行。但勝在簡單好記。百里寂寞擺扇輕笑,順著少年的向小毛 驢正正經經打了聲招呼,而看來身形高挑、容貌英挺、皮膚較皇甫無敵黝黑許多的百里公 子很得小毛驢的眼緣,牠噴了幾口氣,嚼了百里寂寞衣擺幾口。   「毛毛很喜歡你呢,百里公子,就跟我一樣。」少年人熱情勁著實可怕,直率地說出 口,絲毫不在意半個時辰前他才被百里公子給拒絕。   這種喜歡方式就是嚼衣角麼?那一天不知道得換多少件衣服了。   「呵呵,我從小就頗受動物喜愛。」抽回滿是驢口水的衣擺,略過少年又一次的告白 ,百里寂寞笑笑,向來風流爾雅的他左邊跟著皇甫無敵,右邊拎著不知為何非得要他牽繩 的小毛驢,一路向百里家走去。   怎麼就像個老漢帶孩子上街採買後牽驢回家呢?俊俏的百里小公子很是無奈。   這舉辦武林大會的江南小鎮有個百里家的別莊,已經連續兩屆都被家中人趕來負責參 加大會的百里寂寞還未走近莊院,便受到宅中僕人們的熱情迎接。   「公子——聽說你拐了個天下第一回家!」、「公子呀,完蛋了,整個鎮都在傳這次 的武林盟主不要當盟主只要你這個藍顏禍水,天啊,你真要被老夫人給宰了!」、「公子 ,那個拿了這次武林大會狀元在那?」、「公子,這名小少爺是客人麼?」   百里寂寞覺得他又品嚐了一次孤寂,這種啥也沒做,就變成眾矢之的的感覺著實太糟 ,他瞥向在他身邊突然變得乖巧可愛狀似無害的天下無敵,淡淡道:「安靜些,你們在客 人面前這樣成何體統?來,介紹一下,這位是皇甫無敵少俠,就是這次的天下一、大會狀 元、不要武林盟主之位只要藍顏……藍顏禍水是個什麼東西!你們這群亂七八糟的傢伙, 都上那聽去了?」   身量只到百里寂寞肩膀的少年看來俊爽朝氣,身形胳膊都不似那些武林莽漢們粗壯有 力,怎麼看也讓人猜不著他就是如今的天下第一,但適纔雖然不怎麼認真觀戰,百里寂寞 還是有見著的,見著少年在擂台上輕盈有力的身姿,他右手甩出軟劍,左手一把把柳葉小 燕飛刀,左右開弓,每一個動作都又狠又準,那時的他不像大鴨,像只從天而降的神鷹。   那麼霸氣,那麼威猛,當真得這天下無敵無愧於名。   百里家奴僕們很是不信這小少年就是這次武林大會的冠軍,但那又如何呢?百里小公 子在外頭萬葉不沾身,處處跟人分桃子、同人斷袖子,但可從未真帶個人回家過,如今帶 了個俊俏討喜可愛的小公子回來,管他是天下第一還是人間無名,公子喜歡的人就是大家 都要喜歡的人,好生伺候便是。   皇甫無敵就這麼在百里家的別莊住了下來。   安排他的臥房時,百里別莊的管事還特別貼心的讓皇甫少俠住在百里寂寞隔壁。   看著管事一臉欣慰離去,瞧到少年牽著小毛驢雙眸閃閃瞅著自己,覺得自己實在過得 著實艱難的百里寂寞又嘆了口氣,他道:「脫衣服罷,無敵少俠。」   「哎呀。」少年臉一紅,原本舉手投足都有些莽氣的人頓時扭捏用雙手捂胸,語氣都 刻意嬌滴滴道:「這個、我、我是很願意啦,但百里公子不是才說要從朋友做起……」小 毛驢在旁露出鄙視的目光。   這孩子故意的!故意的!這匹驢又是怎麼回事?妖精嘛這!百里寂寞牽起少年的手帶 他進房,留著小毛驢在外頭大嚼管事準備的果子,拿出隨身帶著的醫材小布包,無奈道: 「你的內傷跟那些皮肉傷不治了嗎?我可是名大夫。」大概還是目前武林上,排行前五的 好大夫。   眨眨眼,皇甫無敵愣著,被百里寂寞壓到床邊坐時,乖乖褪下了上衣。   這時的天下第一乖巧的不像囂張的大鴨、不像神俊的飛鷹,而是只毛茸茸的小鴨崽。   他眨著少年才獨有的乾淨雙眸,認真瞧著百里寂寞俐落動作的雙手。   穿衣顯瘦但脫了一身有著結實肌肉的白皙肌膚上是不少青青紫紫,更顯眼的是胸前有 個掌痕,那是最終一戰,被蘇義士一掌「掃葉落風」給打到內傷的痕跡。   尋常人這樣一掌怕是經脈都要斷了大半,但少年硬生生扛住了,還打贏了,而這一路 上他想必疼痛非常,卻連滴汗都沒流、眉頭也沒皺的撐到現在。   而除此之外,不看那些新傷,皇甫無敵一身竟是滿滿的舊傷。足見他練武有多麼刻苦 ——若是這孩子許願要我,是要我替他看診,我倒是信了。百里寂寞笑笑,戳了戳少年肩 膀上一個著實惹眼的醜陋刀疤,問道:「你師父這麼狠?」   皇甫無敵只是露齒一笑,沒有回答。   好罷,不回就不回。替少年診脈、施針、擦藥,百里寂寞動作間沒有多餘的話語,只 是專注再專注,偶爾施針時問句疼不疼,卻瞧見少年在被戳針時緊張的抿唇閉眼,又有些 好笑憐惜他起來。   那個被一掌掌打到臉面上,一刀刀掃到眼前,一劍劍殺到脖子上眼睛也不眨的無敵少 俠竟是怕被施針。   這讓百里寂寞都禁不住動作輕柔了幾分。   好不容易收拾好外表光鮮亮麗,骨子裡一團糟的無敵少俠,已是夜幕降臨,帶著少年 去用晚膳,讓他去洗了個澡,一身香噴噴穿著新衣的天下一這時何止像只小鴨崽,根本是 毛澎澎眼兒大看來可愛沒有半點武力的小白鳥兒。   狠點的野獸大概一口就能吃掉了。   ……真是太可惜了,這麼好的美人兒,就可惜不合我的胃口。年紀太小了,他真敢給 ,我可不敢吞,會糟報應啊——客氣地送了一雙眼寫滿期盼的小少俠回房睡,獨自回到房 中,看著敞開窗戶曬進一地月光的百里寂寞,又嘆了口氣。   半躺到窗邊長榻上,一手翻著醫書卻什麼也沒看進去的百里寂寞想著,接下來,又該 如何呢——   不如何。   幾乎是一夜無眠想著許多事的百里寂寞,一早起床後,發現他啥也不用做,無敵少俠 自己就都做全了。   天下第一認真的想同他成為比朋友更親密的存在。   第二天傷就好了大半的少俠,活蹦亂跳像只被吃飽的大鴨,積極地對百里寂寞示好。   讓百里寂寞實在不知道寂寞二字要怎麼寫了。   早晨,天下第一便會靦顏來陪百里寂寞共用早膳,而後在百里寂寞的院子裡練一套拳 法或是劍法,接著便是拉著百里寂寞同他去各大門派、世家參觀。   對,參觀——當今天的天下第一雖不要那武林盟主之位,但他搶手啊!搶手的像是一 只大肥鴨,任誰看到都想嚐兩口。   各大門派、世家公子、各路英雄好漢瞧著皇甫無敵的眼神,只差在想著要怎麼料理他 了,看是要煎煮炒炸還是油煸加大蔥辣椒。   天下第一的少俠著實忙碌,他一會兒仇大俠的門派逛一圈,與眾多少俠切磋比試,又 狠狠打翻了一票人,再一會兒到蘇義士的家中喝茶見見他閨女、子息,晚些又到趙英雄開 的酒樓同他喝酒吃菜聊天。   當真忙、忙、忙——不放心小少年一個人滾進江湖爛泥中的百里寂寞只得緊跟著,就 怕他不小心一回神,大鴨子真被煮了吃了。   尤其是那蘇義士,恨不得把自己幾個兒子都拋出來替了百里寂寞。   哼,也不想想你那幾個鼻塌嘴歪的小子能跟本公子比?自封自己可是江南第一俊的百 里寂寞就笑笑看著每日繞著皇甫無敵的蘇家幾名少爺,再瞧見無敵少俠無視那些拐瓜劣棗 ,瞅著他時充滿情意的雙眸,心裡莫名一軟一抽一疼。   被百里寂寞顧著帶著的少俠什麼危機意識都沒有,他自在如同條肥魚,悠游在那些嘴 巴大張、心不懷好意的老大俠們之中,還時不時撩撥撩撥百里小公子。   太可怕了,這孩子的眼神怕不是跟他的武功一樣都十年以上苦練過罷?百里寂寞公子 很是惶恐。   覺得自己口味若真換了,實在糟糕糟糕糟糕。   而就這樣跟在眼神有特別練過的大肥鴨身後過了十天——我怎就這麼慘呢?做啥好事 顧著人家不放……夜中,百里寂寞回到臥房,無力趴到長榻上,只覺自己老腰都要斷了、 腿都要酸了,這比他被老爹逼著去看一個月的義診還要累。   顧孩子這事著實不是人幹的。   天下的阿娘們實在太偉大了。   「喲,阿寂,你這是怎麼回事?被小少俠榨乾了?」偏生還有人不讓他好好休息,百 里寂寞臥房門被推了開來,進門的是顧家少爺,百里小公子在江南的老相好,顧知己。   十天前在武林大會上拋他一人面對皇甫無敵的好朋友、十日不見的相好從沒來過這個 別莊,這次會來,還是百里寂寞特地去信邀來。   原因無他,今夜皇甫無敵少俠被邀請到趙英雄家一住。   說今夜要同他把酒話天明,就不信趙英雄真這麼風雅,但人家只邀了皇甫無敵一人, 明擺著不讓百里寂寞跟,百里小公子臉皮再厚也只得摸著鼻子乖乖回家,離去前還千叮嚀 萬囑咐無敵少俠務必小心。   「我當然會小心的,畢竟我還沒跟百里公子更加熟悉呢。」少年這麼回,牽著小毛驢 笑的燦爛,看來就是個沒心機的等人吃的大笨鴨。   但這大笨鴨武功天下一,也沒真看來那麼單純無害,總可以安心罷?想著如此,還是 萬分不安的百里寂寞只得找了顧知己來。   姓顧名知己,這派江湖老一輩大概都不知道在想什麼,替後輩取名都走這麼個胡來的 路線——顧知己乃是江南顧家的長子,也是個大門派下養出來的少俠,但顧知己跟百里寂 寞就是一個樣,從小被逼緊了,大了便不肯認真,成日胡混,但胡混也是能闖出個名聲, 顧少俠就是這麼厲害——人人說這江湖事一問百知,八卦成材,便是咱們顧知己,顧大少 。   「榨乾呢、別胡說,我跟他可清白的很。」百里寂寞趴著著實懶得動,就看著顧大少 扭腰擺臀走來,恨恨想道這人這十日過得可快活,自己怎就這麼苦呢?「我麻煩你的事呢 ,小顧。」   「當然瓣好了,放心,趙英雄那老狗那兒自有我的人幫忙照料著無敵少俠。」顧大少 笑嘻嘻坐到百里寂寞長榻邊,戳戳他的腰,一手拿著幾封密信,笑問百里公子道:「喏, 費了一番功夫才找到的一些資料,你拿什麼換呢?阿寂。」   拿什麼換呢?若按照往常經驗,這時候把人按上榻便是肉償了。畢竟顧大少一向挺跟 他合得來的。但一想起這陣子無敵少俠亮晶晶如星滿懷愛慕的目光、想到無敵少俠每早來 喊他起床的笑臉、想到有什麼好吃的喜歡的便先送上來的無敵少俠模樣、想到今日午後要 去趙英雄家吃宴還特別告訴百里寂寞隔日一早一定會回來陪他吃早膳的無敵少俠,少年那 光滑柔軟的臉頰紅通通的,眼神滿是喜歡滿是誠懇滿是愛慕——唉,真是遇到了個妖精。 就不知道上輩子做了什麼好事,這輩子才得大鴨少俠喜歡?   這十日,整個江南到處傳,說無敵最是寂寞,而這天下無敵手的天下一淪陷了。   他醉到了寂寞公子的身上。   無敵最寂寞,無敵醉寂寞。   百里家的小公子真是好運氣。   這些人,就別亂用詞兒行不?   扶著老腰爬起,百里寂寞無奈握住顧知己的手,看著對方,誠懇道:「小顧啊,說, 要多少錢?」   「切,還真為了嫩草守身如玉了。你這老牛吃嫩草,要不要臉?」把密信粗魯塞進百 里寂寞懷中,顧大少不屑道:「就當你有那條粗黃瓜麼?這幾日,本公子早找了別的好茄 子吃了,不差你這根。喏,就當送你的。」   你就別頂著一張俊臉滿嘴黃瓜茄子了,百里寂寞抽著嘴角將密信拿在手上,對顧知己 感謝了一番。   受著這沒啥誠意的感謝,顧知己起身調侃道:「阿寂啊,就不知道是無敵『醉』了你 這個寂寞,還是你這個寂寞先『醉』了這個無敵呢?看你無心這麼多年,怎麼才過個幾日 ,就對個小孩子這麼有心了?」   「……大概,是因為那孩子看來比你我倆純潔?」百里寂寞誠懇道。   啪。顧大少抽出密信狠狠砸了百里公子一臉,而後便揮袖離去,快活去找他的新茄子 少俠了。   摸著被砸紅的鼻子,百里公子又是一聲長嘆,撕開密信瞧了又瞧,看得他眼兒疼脖子 痠腦殼嗡嗡翁像有幾百只蜜蜂在旁響的難受。   這都什麼跟什麼呢,將密信一一丟進盆子裡燒掉,百里公子又是一夜無眠,原因無他 ,他得趕早,去趙家接人呢。   要不,就怕大鴨子真成了人家爐上的一鍋好菜。   * * *   為了接人,百里寂寞起了個早,發現竟下起了雨。   春末夏初江南的雨絲絲綿綿,將整個城鎮浸潤在其中,彷彿蓋上了一層薄紗。   他撐著傘,又帶著一把傘急步走向幾里外的趙府。   但路才走了一半,身上被薄雨濺濕了不少,便遇見了牽著小毛驢也不打傘一路哼唱著 歌回來的皇甫無敵。   天都還沒全亮,這一路江南磚瓦上沒有多少行人,連趕早市的攤販都少。   在細雨軟風中,今年的天下第一與世無敵少年眉眼看來有些惆悵,但走路仍舊像只搖 搖擺擺囂張的大鴨,他仍舊穿著一身草糰子色的青衫,這幾日許多人給他送上禮物,剪裁 精緻的綢緞、做工良好華麗的長衫,他一件也沒穿,仍是愛穿著青衣,白腰帶,綁著長辮 子,整個人像段水嫩嫩的蔥。   他見到百里寂寞來了,本來有些惆悵、有些疲累的容顏露出了笑,那麼甜那麼俊那麼 好看。   皇甫無敵輕聲喊著,「百里公子。」   毛毛小毛驢跟著吭吭叫了聲。   他牽著小毛驢,好好一個俏少年這樣風姿翩翩向百里寂寞走來。   風雨都遮掩不了他的青春年少與美好。   誰見著都會心動罷?   就算不是斷袖也會心動的。   不心動的都要來百里家看看眼睛是否有眼疾。   百里寂寞覺得一早胸口就有點抽有點疼有點呼吸困難,這著實不是個好現象。   更何況他還是名大夫呢。   「這麼擔心我,來接我啊?」百里寂寞還沒走幾步,無敵少俠便走近了他,他鑽進傘 下,不肯自己打傘,拿過另外一把傘就往毛毛身上放,讓馱著傘的小毛驢不滿叫了聲。   牽住了百里寂寞的手,少年掌心溫熱,粗厚的劍繭磨著百里寂寞因為練施針、搗藥而 同樣粗糙的掌心。   「你怎麼沒借把傘……」百里寂寞這些日子常被這少俠如此吃豆腐佔便宜的牽住大手 ,早已習慣了,此時天早微寒,他也捨不得放開,看著少年髮頂上的雨點,無奈問著。   「趙家人都在睡,我不想吵著他們麼——啊,你放心,我一個也沒殺喔。」皇甫無敵 道,他微抬頭,看著百里寂寞的眼睛清澈如水:「你知道了,對罷?」   哎。這麼聰明,但又怎麼這麼傻呢?我啥都沒問,就自己先說了。百里寂寞嘴角一抽 ,都有點想低下頭拿下巴撞撞天下第一的腦袋。   「他們也知道的。但還這麼大意,想著請我入甕,以為就能制住我,我可是今年的天 下第一,皇甫無敵呢,你說,趙英雄那些人是不是好日子過久了,過到真是傻了?」不等 百里寂寞回答,皇甫無敵便先笑了出聲,他的笑顏就算低頭看去只看到眉眼,但仍是那麼 可愛囂張,誰能猜出有這樣一張笑臉的少年是為了復仇而來?   但少年越是這樣,百里寂寞的心口就越是抽疼。他緊緊握著少年的手,一時不知怎麼 開口。   沒有走回百里家,皇甫無敵帶著百里寂寞走向這江南城鎮一處岸邊栽滿楊柳的湖泊。   「你的那個藥,挺好用的。」靜靜走了一會,直到走到一株柳樹下,放開毛毛讓牠自 個去旁邊啃草咬花,兩名少俠看著被雨點撲打,水面點點晃盪的湖泊好半晌後,皇甫無敵 輕笑道:「趙家一百二十口還有蘇義士、仇大俠,睡的可死。那三人那般武功高的老狗我 在他們臉上畫刀疤血痕他們都沒醒。」   眨眨眼,無敵大鴨得意道:「他們都不知道,我武功好,但下藥的功夫更好,愣是一 個都沒發覺。」   「不過還有兩個人來幫我,那是你的朋友,是麼?」   應該是顧知己送去的人,百里寂寞點頭嘆道:「就知道是你拿去的。浪費,那可以讓 一兩千人都睡死呢,你全都用光了?」他每日必會將自己的小藥櫃點過一次,三天前藥櫃 中的一份他特別調製無色無味的蒙汗藥不見了,想也知道是誰。   這天下無敵少年十日來每天來叫他、陪他,晚上他讀醫譜調藥時也都跟在身邊,百里 寂寞並不傻,自是知道他為了什麼。   而說什麼「我沒有別的願望,就要百里寂寞公子。」——為的也不是別的,如今整個 武林世家中,百里家是唯一一個與其他大家、門派沒有太多牽扯,獨立開來,逍遙自在的 一個世家,那個門派都不敢動這名醫世家,就唯恐真遇上了什麼沒人肯治。   皇甫無敵挑了百里寂寞,為的就是他這層保護在。   前十日中去哪都帶著百里寂寞也是因為如此。   仇大俠、趙英雄、蘇義士,三個要臉要名聲什麼都想要的老狐狸怎樣也不敢動百里世 家小公子手中的人。   若只有一個皇甫無敵,他們早就動手了。   畢竟一個不見經傳的少年就算真得了天下一又如何?   他們多年前能同謀殺死一個天下一。   十八年後,又怎可能殺不死第二個?   而等了十日,這三個人的耐心早就用盡。   做過虧心事的人最怕鬼來敲門。   還是一個跟他們殺過得人長的那麼像的鬼。   為了殺死不想面對的過去,三名老狗費盡心思,在這十日與無敵少俠拼命套好關係, 奉承他,討好他,不斷邀請他參加各種宴會各種酒局,就為了等著皇甫無敵的落單,就為 了製造一場意外。   怎樣的意外都好,只要時機來了,該死的人總會找到理由死的。   「沒有,才用了一點,全用下去他們怕都死一半了,趙家那麼多小孩、老人在。」摸 著楊柳枝,皇甫無敵輕笑,他笑容那麼明媚,一點心虛都沒有,理直氣壯的,「謝謝你呀 ,百里公子。」   百里寂寞輕聲道:「不謝。無敵。」   少年回望著他,眸光帶上一層水霧,他這十日總是在笑,快活的,愜意的,隨興的, 大笑,偷笑,憨笑,對著百里寂寞可愛的笑——如今卻笑的有些勉強:「也真是對不起啊 ,百里公子。」   天下第一道:「利用了你。真是對不住。」   「沒事的。」百里寂寞捨不得鬆開他與少年交握的手,想了想,動作略有些笨拙的斜 著傘,輕輕抱住了少年。   皇甫無敵微怔,任他抱著,好半晌才慢慢回擁。   半遮的傘根本擋不住那伴著清風的細雨,兩名少俠身上的衣衫都溼透了。   抱著今年的武林大會狀元,昨夜裡看過的密信內容在百里寂寞腦中不斷反覆出現,從 昨夜到今早,到了現在。   十八年前,同樣有名少年來了這江南。   十九歲的少年名叫皇甫獨一,他很窮,他穿著很破,可他很俊,他的武功很好。   俊逸的少年像皇甫無敵一樣的來了這江南,報了武林大會,成為十八年前的仇大俠、 趙英雄與蘇義士的勁敵,同時也成為了朋友。   他們一場又一場的相戰,擂台上是敵人,擂台下把酒言歡。   他們四個人都喜歡著那年在擂台邊觀戰的江南第一美人。   美人說,若是誰成了這年武林大會的冠軍,她就嫁給誰。   說著這話時,美人是看著皇甫獨一的。   而皇甫獨一也真成了那屆武林大會的冠軍。   他左手攬著美人,右手卻推拒了武林盟主的位置。   他說他愛美人,不愛江山,他本就是為了美人而來。   美人在他懷中笑的嬌羞明媚,是的,他們是青梅竹馬,但少年實在太窮,為了讓美人 的父親能夠認可,他才來參加這場大會。   美人叫做司空無憂。   是江南司空商行的獨生女。   少年說,他就是個武痴,找了一個師父,學的也就只有最好的武學,他沒有太多才幹 學識,當不了盟主,而不當盟主,能選一個願望——那就給他錢吧,他有了錢,就能同美 人結親,然後創一個小小的門派,跟妻子生好多娃娃,教孩子們武功。   他武功那麼高,人那麼俊,志氣卻是那麼的小。   他手上握有最好的武學,身邊擁著那麼美的愛人,竟然只想要這樣平凡的日子?   他的存在活活賞了這些年汲汲營營努力學武,不斷往上爬的仇大俠、趙英雄與蘇義士 一個巴掌。還是響亮亮的一個巴掌。   三名少俠當時笑著祝福了皇甫獨一,但內心深處早已忌妒成一片醜陋。   他們不懂,為什麼少年能這麼幸運,擁有司空無憂,擁有最好的武功,還能這樣不多 貪的,只想簡單快樂的過活。   分明盟主的位置那麼有魅力,每一屆的武林盟主擁有的權勢與財富是那麼具有吸引力 。   不愛江山只愛美人?皇甫獨一是多麼可笑的一個人。   皇甫獨一與美人成親後,離開江南蘇州,到了杭州一處小鎮建了新房,佈置好新居後 邀請了仇大俠、趙英雄與蘇義士。   那也是他人生做過最錯誤的決定。   那一日,一場大火燒毀了皇甫獨一的新居,他死在火場之中,與他成親五個月懷有孩 子的妻子也不知去向。   而失去了愛女的司空老爺沒過幾個月,也黯然搬離了江南……   但司空無憂其實沒有死。   她從火場中逃了出來,曾經被稱作江南第一美人的容顏被火焰毀了大半,她護著肚子 裡不到三個月的孩子,跋山涉水,找到了皇甫獨一同她說過的師父所在。   受了燒傷又太過勞心傷神的司空無憂找到師無名時已撐不了太久,生下了皇甫無敵沒 多久後,便香消玉殞。   師無名三十年前退隱江湖前就收了一個傻徒弟,叫皇甫獨一,本還想著等徒弟生活穩 定下來要去看看他,卻沒想到此生再也不見,還要幫著傻徒弟拉拔孩子長大。   自小,皇甫無敵便在師無名的教導下,決定要報仇。   他還未懂事,就被師無名教著怎麼怎麼練武。   他肩膀上的傷疤,是在一次次殘酷的訓練下得來的。   他出生後,就無父無母,只記著他有三個仇人。   叫做仇大俠、趙英雄與蘇義士。   他八歲那年,曾經被師無名帶來江南,見識過那年的武林大會,師無名叫他要好好記 得仇人們的模樣。   師無名說,你十七歲那年,要替父母報仇。   師無名說,你要像你父親一樣,天下無敵。   但誰也不能害你。   所以他來了。   他在這個春末騎著小毛驢踏著春風來了。   他春風得意的得了個天下第一,當真無敵。   他說,他昨夜也終於找著了機會,在趙家尋到了三人當年動殺手的證據。   三個道貌岸然的大俠客,當年戕害不辜,其實還搶了皇甫獨一身上握有的武學祕笈, 瓜分了他存在家中的錢財、司空無憂的嫁妝。   但三人虧心事做的實在太大,這些年一直將那些東西輪流藏到每人家中數月。   他這幾日不斷在三人家中進出也是為了找到那些東西。   皇甫無敵淡淡道:「我的故事就是這麼簡單。」   聽到這話,百里寂寞想,這寂寞二字,怎就不給這孩子取呢?   他說的那麼簡單,說的那麼輕鬆,但活於世十七年只一心想著仇恨,又怎會簡單?   他孤寂的承受著這些,學武不為別的,就只是為了替父母報仇。   他活了十七年,就為了這些麼?   百里寂寞昨夜看到的那些密信還沒有這麼詳細,只是大概指出十七年前可能發生過些 什麼,畢竟過了這麼久一段時日,仇大俠、趙英雄與蘇義士三人權勢越來越大,早已經將 許多證據跟知道往事的人都湮滅了。   顧知己也是恰好得到一位高人相助才知曉些內幕——而那個高人,又有沒有可能就是 皇甫無敵?   百里寂寞沒有問,他乾脆放下了傘,不管寒風冷雨,只想緊緊抱住這天下無敵。   他只問,「接下來呢?」   小毛驢毛毛這時也蹭了過來,這些日子明顯比較喜歡百里寂寞的牠很是吃醋,啃著皇 甫無敵的衣角吵著主子放開百里寂寞。   接下來呢?順勢推開百里寂寞,少年在雨中、在柳枝下笑的那麼燦爛,就像十日前百 里寂寞初次見到他時那般,一雙眸子比陽光還要明媚,比星子還要閃動,笑容彷彿能吹開 薄風柔雨帶走一切的憂傷。   他光是笑容就天下無敵。   百里寂寞不明白這少年經歷過了那麼多,怎能還擁有這樣的笑,成為這樣一個人。   像隻可愛的大鴨,那麼可口,那麼動人,讓人想要端上桌吃掉。   像甕濃醇香美的酒,那麼勾人,那麼香那麼美,令人想要一口飲盡沉醉其中。   誰看到這樣的笑這樣的人這樣的天下無敵還不心動——要來百里家看看眼睛是否有眼 疾。   第一次見到時還說不喜歡的百里寂寞怕是要先去看看。   「報官囉。」皇甫無敵說,說出了那麼一個平凡無奇的答案。他沒有要殺死誰,凌虐 誰,咒恨誰。   他只要一個王法。只要一個公道。只要一個正義。   讓世人知曉仇大俠不是大俠、趙英雄並非英雄、蘇義士更不是義士。   接著他虔誠的半跪下來,牽住了百里寂寞的手。   吃驚看著天下無敵的動作,饒是聰慧如百里寂寞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   報官?報官你就報官跪我做啥?   但這動作的確讓百里寂寞心頭一陣顫動,好似被急雨撲打的柳葉,好似被雨點點拍打 的荷葉,啪啪砰砰咚咚咚,噗噗噗嘟嘟嘟——這心跳都成了個什麼聲了?亂七八糟的。   今年的天下第一,皇甫無敵握緊著百里寂寞的手,雨水在他臉上成為小河似的落下, 卻毫不損他的俊美,俊美的無敵少俠這麼道:「每年武林大會的勝者若不當盟主,能選一 個願望。這個願望,整個武林眾多世家門派,需傾盡全力,協助他完成。只要不傷仁義道 德——百里公子,我想要你。」   「啊。」百里寂寞叫了聲,他沒有掙開少年的手,因為他知道自己沒有拒絕的餘地— —百里家的大姐,百里愁愁前年嫁給了江南知府,是個正四品夫人。   若只是單純的報地方官,皇甫無敵的仇恐怕是解不了的。   但若有百里寂寞的幫助,有百里愁愁的協助,有江南知府來干涉這件事情——   但皇甫無敵要的不單只是有著這些的百里寂寞。   少年有著粗厚劍繭的手緊緊握著百里寂寞,一雙眼看著他,滿滿的,滿滿的渴求。   他又說了一次,「百里公子,我想要你。」   不只是百里世家小公子的你,還是這個你的你。   為什麼呢?百里寂寞問。你不是只想利用我麼?壞少俠。   你不答應我。我就不告訴你。天下無敵的壞少俠回。他狡詐的笑著,笑容可愛動人, 像是只囂張的大鴨子,誰不喜歡,誰就有眼疾。   這孩子啊。很確認自己沒有眼疾且也想知道答案的百里寂寞回握住了那雙天下無敵的 手,然後將他拉起,重重擁進了懷裡。   「好。我是你的了。」百里寂寞說,低頭狠吻住了少年粉嫩嫩沾著雨水的唇。   百里小公子就這麼讓這天下最無敵的少年醉進了他的懷中。   無敵醉寂寞。   無敵不寂寞—— (完) 謝謝看完的您:)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3.101.5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3688919.A.C57.html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6/15/2021 00:42:44
1Fiamino2: 一直想到大蔥鴨XD無敵少俠好颯好甜好好吃!百里請 06/15 01:14
2Fiamino2: 負起責任,不然爛雞雞!希望大鴨往後天天都開心QQ 06/15 01:14
我自己在寫的時候也一直想到呢XDD 看到說無敵少俠好颯好甜好好吃真開心<3 然後看到爛雞雞更是大笑XDD放心ㄉ,百里公子來還風流債了,這輩子都逃不掉啦~
3Fukiru: 哈哈哈鴨鴨好可愛,很帥(?)的時候我也想到大蔥鴨 06/15 02:19
4Fukiru: 喜歡唯美的結尾 百里公子快開動吧~ 06/15 02:20
大蔥鴨好吃喔<3 結局那邊我也很喜歡^////^!謝謝~~
5Ftess605605: 大蔥鴨+1!!!想看少俠在床上受受的樣子啊啊>\\\< 06/15 09:14
滿滿大蔥鴨XDD許願先收下來希望有空能寫點XDD
6Fmaplemonster: 百里公子的內心戲好多好可愛XD 06/15 13:32
是個內心戲很多的大人呢~~ww
7Fneckkit: 推推!!喜歡這個故事>< 06/15 14:01
8Fneckkit: 跪求後續 06/15 14:01
謝謝喜歡跟推推^///^後續希望有機會寫XDD
9Froundstone: 有點心機的單純無敵好可愛喔~求後續~~~ 06/15 14:38
10Froundstone: 另外求顧大俠跟他的茄子www 06/15 14:38
小心機的少俠超可愛XD(咦 居然有注意到顧知己跟他的茄子好開心XDD
11Fiam20: 大蔥鴨+1 XDDD 06/15 15:16
蔥鴨味十足XD
12Farnus: 推,喜歡作者的古風文!前幾天回頭補完作者之前的師 06/15 15:21
13Farnus: 徒文,超級快樂!!! 06/15 15:21
咿呀,謝謝喜歡QQ///還去看師徒文太高興ㄌ,謝謝謝謝><
14Fryuu: 為什麼這文看了有點餓XD 06/15 15:26
實不相瞞我寫一寫好想吃烤鴨捲餅(?)
15Fcae724: 讀完看到大蔥鴨突然微笑變爆笑XDD 06/15 16:04
看到爆笑我很高興XDD哈哈哈
16FSeya: 推推!喜歡古風文!好笑中又帶點寂寞 06/15 17:34
謝謝喜歡~>A<!
17Fkyuyu: 看到推文裡說大蔥鴨一整個爆笑歪掉XD 06/15 19:35
18Fkyuyu: 好喜歡這個故事與轉折喔~~ 06/15 19:35
也不算歪掉啦我故意ㄉXD( 謝謝喜歡嗚嗚><
19Fcatan: 喜歡喜歡!期待有後續 06/15 19:41
謝謝喜歡~希望有空能寫點甜甜後續來給大家看XD
20FWhoLoveMe: 好棒的古風文,希望有後續啊! 06/15 22:34
謝謝喜歡這不古不古的古風文>A<
21Fwsx321edc: 推推! 06/15 22:35
謝謝<3
22Fshung8462: 推大鴨鴨wwww敲碗後續~ 06/16 13:32
謝謝推大鴨鴨ww敲碗收到ㄌ~XD
23Fxine00021: 推推 06/16 19:03
謝謝^///^
24Fpuranaria: 推!希望無敵寂寞能幸福啊,能夠悠哉快樂地生活~ 06/16 22:30
會der~他們之後會幸福快樂的>_<
25Fctrt100: 好可愛的文章,但我實在無法分出誰是哪邊QQ 06/17 01:14
哈哈哈兩個都很受嘛XD但百里公子是攻啦、有點弱的攻XD 無敵少俠:弱沒關係下面那根好用就好── 百里大夫:......你矜持點Otz
26Fasdfgh0845: 啊啊啊啊好可愛好療癒 喜歡亮晃晃的少年 06/18 02:07
有療癒到太好了~我也喜歡亮晃晃治癒人的美少年XDD
27Flittlewendy: 溫馨中有點酸澀啊 推 06/19 00:04
謝謝推~想把酸澀放到最小所以整篇故事盡量輕鬆明快點~
28Fasdwhhk: 第一次看到用鴨來形容..和一樓一樣想到大笨鴨... 06/19 11:28
哈哈,因為寫這篇的時候剛好看到討論說一些不喜歡在小說中出現的形容 什麼溫潤如玉啊等等,就想著反套路一下寫個不一樣的形容好了XD 謝謝回應的大家喔:) ※ 編輯: dcain (123.193.101.52 臺灣), 06/20/2021 17:44:44
29Fcactuar: 百里大夫弱氣攻的屬性怎麼這麼棒XD 06/21 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