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錦衣之下番外之續曲(三十八)

看板 China-Drama
作者
時間
留言 8則留言,8人參與討論
推噓 8 ( 8推 0噓 0→ )
交代岑福把太子的書信和禮物收好之後,陸繹的心思放在周朝新的口供上。 他私下探問過首輔李群英,孫貴妃現在在后宮依然一枝獨秀,七皇子祕王也是在皇上面 前露臉的很,相形之下,遇刺的太子只得到皇上去看過幾次,其餘時間,皇上對太子依 然不冷不熱。 “大人,六扇門的捕快在巡邏的時候,發現了我們要抓的通緝犯花忠豪,已經押進牢裡 了。”秦達來回覆剛剛發生的事情。 “這種事不用來跟我說吧?該怎麼做就怎麼做!”陸繹不耐煩的說。 “大人,因為,花忠豪鞋底藏有小刀,被我們搜出來,我們逼問他,他才說,是有人要 他自己送上門,要他找機會殺了周朝新。”秦達說著。 錦衣衛現在就連戍守門口的人,都被陸繹要求到連小細節都不能放過,抓到的人犯,從 頭到腳都要搜身過才能關進牢裡。 這是上次他們去辦案,今夏被已經抓起來的犯人葉行用著藏在身上的小刀挾持之後,陸 繹立下的規矩。 陸繹聽完,抬起頭,也挑起了眉。“他有說是誰派他來的嗎?” “陸寺正已經查問了,他說不知道,對方給了他好一大筆銀子,還允諾就算他被抓進北 鎮輔司,也能平安讓他出去。”秦達回答著陸繹的問題。“他說對方是戴著斗笠,根本 看不清楚長相,可是聲音聽起來,又尖又細,不像女人的聲音,但也不是男人的聲音。 ” 非男非女?陸繹馬上想到了宮裡的公公們。 眼下最急著殺周朝新的人,非孫貴妃莫屬了。 “這兩個人分別關好,也都把人給我看好了。”陸繹下令著。 其實,在他心裡一直不安著一個人還沒抓到,黃伯翰。 這人就這樣消失,太不合常理。 “爹,我剛剛去牢裡看過周朝新和花忠豪了。”陸玄來告訴陸繹。 “秦達跟我說了,你做得很好。”陸繹看著陸玄,滿意的點頭。“妤兒快八個月了吧? 你沒事就先回去陪她,這邊我先處理就好。” “好的,爹。”陸玄點點頭。 今夏今天已經去了敏忠寺上香回來,夏靛和子蕙還有馮軒都陪著去,一路都平安無事, 子蕙在陸府住了好幾個月,也漸漸習慣了這家人的模式,沒想到這高官世家,竟然如此 平易近人,而且連今夏都非常的聰明,前兩天晚上,就靠著今夏的推測,抓到要抓的人 。 用過了午飯之後,今夏說她累了,便回了房間休息去。 下午醒來之後,正覺得肚子餓的時候,可伶端了點心到了內苑。 “夫人,這是芊雅郡主派人送來要給妳的點心。”可伶端著一盤糕點。 “郡主?”今夏疑惑著看著那盤糕點。 他們私下偶爾有書信來往,若有好吃的,芊雅確實也會派人送來給今夏吃。 今夏看著可伶放在桌上的桃花酥,摸摸自己的肚子,確實也餓了。 “來的人說,這是皇上賞賜給郡主的,郡主吃了一些,覺得好吃,便也送來給夫人您了 。”可伶轉達著來的人說的話。 宮裡的點心,肯定很好吃。 今夏拿起糕點,便開心地吃了起來。 “可伶,我想喝茉莉花茶,妳去把上官姊姊給我的那些拿出來泡一壺給我吧!”今夏吃 的津津有味的。 “是。”可伶聽完,轉身便去準備今夏要的東西。 可才要轉身,便聽見今夏倒下的聲音,可伶趕忙回頭,只見今夏已昏倒在地上。 “夫人!” 可伶連忙去叫來了夏靛。 “二少爺,不好了,夫人昏倒了。”夏靛此刻正在院子裡和子蕙聊天著,夏靛聽完,臉 色大變,趕忙趕到了內苑,他把倒在地上的今夏抱回了房裡。 脈象不穩,今夏的呼吸也緊迫著。 一時之間,夏靛也無法判定是甚麼症狀,便叫了子蕙去夏府把林菱找來,同時也派人去 通知了陸繹。 陸玄已早一步回家, 一進門便知道今夏昏倒的事情,緊張的趕到房裡查看。 “二弟,娘她怎麼了?”陸玄緊張的問著。 “我不知道,等姨婆來看看吧!”夏靛搖搖頭,剛剛還呼吸緊迫的今夏,現在雙眼緊閉 著,但呼吸卻越來越微弱。 接到通知的陸繹,丟下了手邊的事情,連忙策馬狂奔回家,正好碰上了趕來的林菱和丐 叔。 “林姨。”陸繹喊著。 “先別說那麼多,我們快去看看夏兒。”林菱匆忙的和陸繹趕到房間去。 而陸玄雖然也緊張著今夏,可他知道自己對藥理不通,便改去了解事情的經過。 聽完可伶的敘述,陸玄覺得不對勁,交代了楊妤好好在家等他,便自行出門去了羽王府 了。 林菱看了一下今夏的狀況,也皺起眉頭。 “林姨,今夏她怎麼了?"陸繹看著今夏越來越越微弱的呼吸,還有已毫無血色的臉,身 子也漸漸轉涼,內心焦急不已。 “看不出異狀,可今夏的脈息越來越弱。”林菱搖搖頭。“怕是……。” “不可能,今夏不會有事的,”陸繹大吼著。 “爹,別急,我們會有辦法的。”夏靛趕忙安撫著陸繹。“姨婆,先幫我娘施針看看吧 。” “好。”林菱點點頭。 一直到了傍晚,今夏都沒醒,呼吸也是持續的似有若無,陸繹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 林菱、丐叔、夏靛還有子蕙在一旁討論著到底會是甚麼情況。 楊妤來說,陸玄下午出門去羽王府到現在都還沒回來,陸繹聽完臉色更加難看。 他叫人去找來了岑家兄弟,預備出去找人的時候,陸玄帶著傷回來了。 “玄哥!”楊妤見到受傷的陸玄,不禁叫著。 “我沒事,小傷,上點藥就好了。”陸玄安慰著楊妤。“爹,芊雅郡主和駙馬根本不在 京城,他們兩去外地玩了。” 陸玄說著自己查探的經過。 陸玄到了羽王府說要見芊雅郡主,因為羽王下令過,陸家是羽王府的恩人,若要來訪, 均不得阻攔,且要奉為上賓。 陸玄見到了羽王,才知道芊雅和見安出門去外地遊玩了。 羽王也好奇怎麼陸玄會突然跑來說要見芊雅,也關心了一下他們父子倆現在要查的太子 遇刺一事。 聽完陸玄的敘述,羽王笑了。他安慰著陸玄。“你娘沒事的。” 陸玄不解的看著羽王。 “你娘恐怕吃到了皇宮裡的假死藥了。”羽王笑著。 從小在皇家長大,那些技倆,他看多了,也聽多了。 “放心吧,你娘過幾天就會醒了,倒不如趁此機會,把幕後的人引出來。”羽王還這麼 建議著。 陸玄半信半疑地離開了羽王府,準備趕緊回家告訴陸繹這個消息,卻發現自己被跟蹤了 。 他小心地走著,同時也想知道跟著自己的是誰,故意把人引到了僻靜的地方。 對方蒙著臉,和他過了幾招,雖對方武功不如自己,可陸玄還是不小心被劃了一劍,可 也趁著對方鬆懈的時候,一個反擊,擒住了來人,赫然發現,正是他們要找的黃伯翰。 陸玄顧不得自己的傷,先把人押進了北鎮撫司,交代務必好好看守著犯人之後,才又趕 了回家。 “假死藥?"陸繹對這藥並不陌生,錦衣衛裡面,奇怪的丹藥也是不少。 “娘現在的狀態,確實和快死了沒兩樣。”夏靛說著。 “難怪查不出異狀,可人卻是快要斷氣了。”林菱這才恍然大悟。 他們都沒想到這邊去。 “那今夏現在會怎樣?”陸繹著急的問著。 “你就讓丫頭睡幾天吧。”丐叔笑著說。 “爹,你明天進宮一趟,就說娘突然重病,你會先把查案的事情讓我獨自處理。”陸玄 對著陸繹說。“不管幕後主使,是太子,或是孫貴妃,也會知道這件事,我相信,很快 就可以露出馬尾了。” 陸繹看著躺在床上的今夏,點點頭。 “你招不招?”陸繹現在親自對上了黃伯翰,語氣柔和,但是卻是冰冷至極的問著。 “我…”黃伯翰看著眼前熊熊烈火中的鉗具,猶豫著說還是不說。 “你覺得你這次回去,你幕後的人還會放過你嗎?”陸繹再次輕輕的問著。“你送來的 桃花酥,我夫人根本沒吃,人好端端的正坐在我家,或是,你要吃看看?’ 陸繹把昨天黃伯翰送去的桃花酥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桌上,“你知道這裡面 了甚麼嗎?” 黃伯翰其實不知道裡面是甚麼,他只知道說太子說讓袁今夏吃下這個之後,他便能安全 離開京城了。 “我也不知道裡面是甚麼,不然你吃看看吧。”陸繹一個眼神,在一旁等候很久的岑錦 便把糕點準備餵給黃伯翰吃。 “我招,我招。”黃伯翰大喊著。“太子說,只要袁今夏出事,你就會無心查案了,這 點心裡面加了甚麼,我真的不知道!” 原來是黃伯翰逃到了太子府,告訴太子陸繹已經知道太子策畫的事情,太子一緊張,想 著只要讓陸繹分心,便不會有心情再追查太多,到時候,一樣可以順理成章的把事情賴 到孫貴妃頭上,畢竟那個周朝新是孫貴妃的人,這樣自己便可平安無事,他那七弟也不 會來跟他爭奪皇上的恩寵和皇位了。 這太子知道今夏和芊雅郡主素有私交,便假借芊雅郡主的名義送來加了藥的點心。可太子 又不敢真的殺了今夏,便想到皇宮裡的假死藥,這樣今夏吃下了 加了假死藥的糕點,陷入 假死的狀態,陸繹便將無心再管其他的事情。 陸繹雙眉緊皺。 的確,他們昨天幾乎以為要失去今夏了,假死的狀態,連林菱都診不出來。要不是陸玄 機警,去了羽王府探消息,真不知道後果會怎樣。 太子遇刺一事,已經算查得差不多了。 太子和孫貴妃的人都在他手上,口供也齊了,現在,就看怎麼回報給皇上知道了。 問完口供的陸繹,又趕回了自己家。 夏靛、陸妘正陪在今夏的身旁,陸玄去面聖還沒回來。 陸玄今天是去告訴皇上說今夏病重的事情,他會擔起查案的重責。 陸玄的傷口不深,昨天夏靛就已經幫陸玄上好藥了。 “爹,你回來了。”夏靛看到陸繹回來,開口叫著。 “你娘怎樣了?”陸繹坐到了床邊,輕輕的撫摸著今夏冰涼的臉龐。 “只是進入假死狀態,沒事的,我和姨婆研究過了,再約三到五天,娘便會轉醒。”夏 靛和子蕙翻了一晚的醫書,找出了書上幾個地方,比對今夏的狀態,再去和林菱商討了 一番,確定今夏吃下的,的確是假死藥。 他們若不細查,恐怕真的是準備在幫今夏辦後事了,而陸繹,肯定會發狂而無心處理事 情的。 “不能讓你娘早點醒來嗎?”陸繹很怕今夏就這樣離開他,他真的不能失去今夏。 “是啊,二哥,娘這樣睡著好嗎?”陸妘挺著肚子擔心的問。 “沒事,你們相信我好嗎?”夏靛對著兩人說著。 “爹,我回來了,皇上說要你好好照顧好娘,還賞賜了一些丹藥和補品。”陸玄捧著萬 曆皇賜的丹藥和補品進來了。 一看到夏靛。便把那些東西都交給了夏靛。 “這些東西給你,你看可以怎麼處理。”陸玄始終看不懂那些一顆顆黑壓壓的東西有甚 麼不同。 “大哥,這些可都是名貴的藥和補品啊,還有這個,是血燕窩,可是要後宮的嬪妃們才 吃得到的。”夏靛看著陸玄說。“我等等去燉了這血燕窩,給大嫂和妹妹吃。” “嗯。”陸玄聽完點點頭。“爹,你那邊都問到了嗎?” “差不多了。”陸繹決定這幾天就把事情解決,太子發現黃柏翰沒回去,必然會發現他 們已經知道事情的經過。 “玄兒,我們後天進宮,把事情了結吧!”陸繹想了一下又說。 “好。”陸玄點點頭。 他看著躺在床上的今夏,他明白陸繹的著急。 眾人都離開房間之後,陸繹難過的握著今夏的手。 蒼白的臉色,冷冰冰的手,真的就跟死去的人一樣,看著看著,陸繹的眼眶已經泛紅。 “今夏,妳醒醒好嗎?妳忘了我們還要出去玩嗎?” 而陸玄這邊,脫去上衣,楊妤正在幫陸玄上著藥。 “二弟說,這傷口不深,幾天就好了。”楊妤心疼的看著陸玄的傷口。 “我沒事,比起爹受過的傷,我這已經算好的了,”陸玄溫柔的看著楊妤。 “玄哥,我知道你們出任務,受傷難免,可是可以盡量小心點嗎?為了我,為了孩子。 ”幫陸玄上好藥的楊妤,要陸玄承諾著。 “好。”陸玄點點頭,溫柔的摸著楊妤的臉。 就在今夏誤吃了假死藥的第四天。 躺在床上的今夏,緩緩地睜開了雙眼,她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發生了甚麼事?她只記得她吃完桃花酥後,就昏倒了,這之後,她覺得自己很冷,再來 ,就毫無知覺。 手心傳來熟悉的感覺,是他的大人握著她的手。 陸繹正趴在床邊睡著。 今夏不敢動,她怕略一個動靜,會吵醒陸繹。 她記得可伶說是雅兒讓人送來的糕點,她便放心的吃了,看來,有人假借郡主的名義了 。 到底是誰,想要害她呢? 太子?孫貴妃? 剛醒的今夏,腦袋還一片的混沌,她盡力讓自己可以思考運作。 “妳醒了?”陸繹還是敏銳的察覺她的醒來,也醒了。“妳現在覺得怎樣?” “我怎麼了?”今夏看著陸繹紅通通的雙眼,想必是多天沒睡了吧? “等等再說,我先讓靛兒來看看妳。妳等我一下。”陸繹趕忙去叫了夏靛來。 夏靛和子蕙連忙跟著陸繹來房間,今夏醒的比他們預期的時間還早很多。夏靛仔細的診 了今夏的脈,之後笑著說。“爹,娘沒事了,我等等先去煎藥,也讓陳伯先熬點粥來, 讓娘先吃點。” 子蕙聽到這邊,已經先起身往灶間去了。 “那個假死藥,會有甚麼後遺症嗎?”陸繹再問著。 “沒事,那個假死藥,其實就只是讓人的血流速度變慢,心跳也減緩,呼吸也會慢慢減 少,脈息表面看起來是已經沒有的狀態,可是其實仔細診脈的話,還是可以診到很細微 的脈息。”夏靛把這幾天觀察今夏的情況記錄了下來,也跟丐叔研究了一下所謂的假死 藥,已經大略懂那藥的成分了。 林菱能醫,丐叔擅毒,夏靛把他們兩人的本事幾乎都學了下來,加上在藥王谷跟眾多師 叔伯學習,這一身的醫術,超越林菱和丐叔,指日可待。 “你們在說甚麼假死藥?”今夏看著這兩父子的對話,疑惑的問著。 陸繹便把這幾天的事情說了一番。 今夏聽完,不悅的表情顯露在臉上。“這些人煩不煩啊!” “放心吧,我和玄兒本來就預計明天進宮,把事情呈報給皇上。”陸繹看著今夏的表情 ,笑了一下說。“先喝杯水,等等可以吃點東西。” 吃過粥的今夏,體力恢復了一些。 她說她躺的好累,想去內苑走走,陸繹當然是答應了,他陪著今夏到內苑裡慢慢走著。 兩人走到了柳樹下,今夏看著那兩架箜篌。 “繹,彈琴給我聽吧!”今夏指著箜篌說。 “好。”陸繹淺笑著。 之後便坐到了琴邊,彈奏起來。 今夏也隨之坐在一旁聽著。 “娘,娘,妳醒了!”陸玄和楊妤從外面回來,就聽見內苑傳來熟悉的琴音,趕忙一看 ,陸繹正在彈琴給今夏聽。 “玄兒,“妤兒。”今夏看著兒子和媳婦,開心的笑著。 “娘,您沒事了吧?”楊妤看著今夏,看起來就像只是睡了一覺一樣,依然充滿活力。 “我沒事了。”今夏看著這乖巧的媳婦,搖頭說自己沒事。 “娘,我有事。”陸玄在一旁不甘寂寞的唉唉叫了起來。“我可是為了妳挨了一劍耶。 ” “一個男人,挨一劍而已,有啥好說的,而且不也都好了!”陸繹嫌棄的看著陸玄。 “娘,我那天流了好多血喔!"陸玄才不管陸繹的眼神,繞在今夏的身旁,攬著今夏胳膊 ,故做滿臉哀怨的樣子說著。 “你給我離你娘遠點,你媳婦還在這呢!”陸繹離開了箜篌,連忙把陸玄拉離開今夏的 身旁,換把今夏攬在自己的身邊,“你兒子也在你媳婦肚子裡看著你!” “爹,我那天真的很痛耶。”陸玄故意叫著。“娘,你看看我多可憐。” 今夏和楊妤看著陸玄的樣子都笑了出來。 “都要當爹的人了,還這副德性,你好好檢討一下你自己,甚麼樣子!”陸繹瞪著陸玄 。 “我受傷之後,還沒讓娘抱過呢,我要娘抱一下啦!”陸玄又上前想把抱著今夏,當然 ,陸繹直接擋在中間,伸出了左手把陸玄推離他們有數步之遙。 “爹,我是你孩兒,不用這樣吧!”陸玄退了幾步之後說。 “我可沒出甚麼力,是你自己學藝不精,明天起,提早一個時辰起床練功。”陸繹勾起 了嘴角笑著說。 “爹!”陸玄聽到要提早一個時辰,馬上又叫了起來。“娘,我,我傷還沒好,我要多 睡點。” “少來,靛兒說你都好了。”陸繹反駁著。 “二弟那兩光的醫術。”陸玄馬上說著。 “大哥,你說我醫術兩光?”夏靛和子蕙已經走了過來,子蕙的手上端著藥給今夏的藥 。 這陸家父子爭風吃醋的場景,她雖不是第一次看到,可也仍是驚訝於這兩父子的感情, 還真好。 夏靛說,明著看起來,陸玄總愛鬧著陸繹,可實際上,陸玄是故意的,看到雙親的反應 ,表示雙親都健康安好,這是陸玄牽掛的地方。 “二弟,不是嗎?我這劍傷。到現在還微微作痛耶!”陸玄不怕死的說著。 “大哥,你怎麼不早說,我來幫你看看。”夏靛說完便架著陸玄的脖子走了,留下其他 人彼此相視。 “真是,這兩個孩子到底是像誰!”陸繹忍不住再次露出嫌棄的表情,看著兩個兒子遠 去的背影。 今夏則是開心的笑了起來。 楊妤和子蕙也只是一臉的無奈。 “啟稟聖上,這些是我們查到的結果。”隔天,陸繹和陸玄一快進宮面聖。陸繹決定查 到了甚麼就說甚麼,其他的,讓萬曆皇自己判奪,同時,也把當時太子送給他的書信和 禮物全都帶來,交給萬曆皇。 “你是說,太子本來是有意作戲,希望引起朕的關心,但這孫貴妃,卻也起了殺心?” 萬曆皇看著太子的信,和那些贈禮,他不相信這兩個人會這樣做。 “回皇上,太子安排了人到孫貴妃的宮裡,探聽著孫貴妃的一舉一動,剛好也知道了孫 貴妃有意謀害於他,才有了那天的事情。”陸繹謹慎斟酌自己的用詞。“周朝新和黃伯 翰的供詞都在這了。” 陸玄聽到陸繹這樣說,把手上的供詞捧的高高的。 卓港竹走了過來,接過那些供詞,讓萬曆皇看著。 萬曆皇越看眉頭越緊。 一個是他兒子,一個是他寵妃,一個是為了希望引起他的關心,另一個是想爭奪皇位, 雖說都不應當,可他也實在責罰不下去。 “陸愛卿,你覺得這事怎麼辦才好?”萬曆皇問著陸繹的想法。 “回皇上,微臣的職責是捉拿罪犯,但皇家之內的事情,當然是皇上做主,微臣只負責 把事證交給皇上您。”陸繹低著頭說。 “皇上,您就別為難陸都督了,您也知道,陸都督從不與朝臣多有往來,親王們想要跟 他打上交道也不容易,他一心一意只想框扶正義,皇家之事,只能由皇上您決定啊。” 一旁的首輔李群英也開口著。 “是啊,皇上,這事可大可小,陸都督他不懂這些的,”卓港竹這回也幫著陸繹說話。 “罷了罷了,這件事就這樣吧!太子也沒甚麼事,孫貴妃那邊,朕會說她的,就,罰孫 貴妃閉門思過一個月吧!”萬曆皇心裡終究捨不下美人,最後這樣說著。 “皇上英明,微臣拜服,”陸家父子恭謹的低頭說著。 “這回你陸家父子辛苦了,各賞銀千兩。”萬曆皇一下子想不到可以賞給陸家父子甚麼 。“卓港竹,回頭讓人送點血燕去陸家,一直到陸家媳婦和女兒生下孩子前,不可中斷 。” “謝皇上。”陸繹和陸玄趕忙叩首謝恩。 “甚麼?就這樣?”今夏聽著陸繹說著萬曆皇的決定,感到不可思議。 “不然還能怎麼辦?陸繹也知道這樣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周朝新和黃伯翰都被扣上了謀殺太子的罪名,不日就要斬首於市,事情也就這樣了結。 關鍵人都死了,還能怎樣? 今夏嘟起嘴,手放在桌上撐著頭。 這表示今夏並不滿意這樣的結果,可也只能無奈的接受。 “靛兒說妳身子好多了,我們過兩天動身,帶妳出去玩。”陸繹揉揉今夏的頭說。 “好。”今夏聽見可以出去玩了,馬上笑開了眼。 “對了,你知道嗎,玄兒和靛兒約好了要切磋了。”今夏說著兩兄弟來跟她講的事情。 夏靛本來就一直要好好回敬陸玄連同其他人設計他和子蕙的事情,可中間遇到了楊程萬 的重病,本來夏靛是想說算了,可前兩天,陸玄竟然說他醫術兩光,這讓夏靛新仇舊恨 都上來了。 兩兄弟便約定到了山上,切磋武藝。 “哦?幾時?”陸繹想知道這兩個兒子的武藝現在怎樣了,也想去看看。 “三天後。”今夏開心的笑著。 他很放心這兩個兒子所謂的切磋,相信兩人很有分寸,會點到為止的。 “那就等他們切磋後,我們出發。”陸繹也決定好了時間。 ---- Sent from BePTT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12.57.20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620576560.A.D1E.html
1Fbluecathy: 推推推~~05/10 00:09
※ 編輯: hwsbetty (101.12.57.208 臺灣), 05/10/2021 00:13:34
2Fsoramomoko: 推!! 05/10 00:26
3Fadena: 陸家的日常~~推 05/10 00:33
4Fcalil: 終於要打一架了!推~ 05/10 07:54
5Fvocalmusic: 推! 05/10 09:43
6FEGAOTLDENAPP: 推 05/10 11:06
7Fshow1104: 推 05/10 14:23
8FVanceri: 推 05/10 16:03

China-Drama 看板熱門文章

3
27
2021/06/14 23:18:25
144
465
40
108
56
156
22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