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死神醫生 Case4 會生病的明王

看板 Bb-Love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我中裡拎著稀飯和運動飲料,走進了這棟位於市中心的大樓。 看著手機他傳給我的密碼,順利地走到了他的房間。 「黎朝陽。」我走進了那個曾經來過一次的房間,在臥室找到了他的身影。 今天我本來要去麻醉科找他商量手術的事,沒想到得到他生病請假在家的消息,雖然我並 不是很想來探望他,但看在他出手救了我兩次的情況下硬著頭皮來了。 在解決羅剎的事件後生死簿再度被導回正軌,林俊郎發生了車禍不治身亡,而白聖予順利 完成了手術,一切看似恢復了平靜…… 也許只有我覺得恢復正常,或者該說是我想要恢復正常。 我不可否認黎朝陽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他第一天進醫院就有他的後援會,而且臉書粉絲 團成立不到一週就超過了三萬人按讚,足以顯現他的魅力有多麼地無遠弗界。 當醫生真是太可惜了,他應該要去當明星。像這樣的話老是在我耳邊響起,我都會忍不住 在心裡吐槽。 你們知道他其實是神階很高的軍荼利明王嗎? 「黎朝陽,起來吃個飯,我給你帶藥了。」我坐在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的他,隨手拿起額溫 槍往他額上一量,還好只有輕微的發燒,不算太嚴重。 「幫我放桌上……咳咳咳……」他的話伴隨著一陣的咳嗽,睜開了雙眼。 「為什麼神明也會生病?」不是我開他玩笑,而是我真的好奇這點。 「因為我的肉身是凡人啊……咳咳咳……」 「起來吃飯再吃藥吧。」我扶他坐起身,打開了稀飯,「我不會煮飯,只能用買的了。」 「你不餵我嗎?」 「哈啊?餵你?」我瞪大了眼,本來打算看他喝完稀飯吃完藥就要閃人,他居然要我餵他 ? 黎朝陽用他那張虛弱的臉看著我,表情沒有平常的朝氣,我眉頭輕皺。 「餵就餵吧。」他是病人,他救了我兩次,夜提燈,你不能恩將仇報。 在內心做完了自我催眠後,我餵他吃起了稀飯,等他吃飽後,我幫他倒了水餵他吃完了藥 ,接著放他躺回床上。 任務達成,閃人。 「我要走了,你好好保重。」我站起身準備要走時,被他一把拉住了手。 「你不能陪我嗎?」 「黎朝陽,你少得寸進尺。」我感覺到理智在斷線的邊緣。 「不行嗎?咳咳咳……」 我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最後還是妥協地坐了下來。 「算我還你救我的人情吧。」 見我打消了離開的念頭,黎朝陽露出一抹笑意,拉著我的手不願鬆開。 「謝謝你。」他在講完這句話後便再度闔上雙眼。 「到底是有多怕我會落跑?」睡著的時候力氣還是挺大的,我沒好氣地搖搖頭。 我看著黎朝陽的睡顏,腦海中浮現了在地府時的閒聊。 其實神階跟凡間的階級制度挺像的,如果是像軍荼利明王這種神階的神祇,一般只有閻王 -也就是我家老大才有機會見到,我們只能透過畫像或者別人口中的描述來認識祂們。 傳聞軍荼利明王掌管了佛祖的怒,鎮守南方的他原本的樣貌有四面八臂的形態,蛇是他身 上的飾品,看他那次對付羅剎只用了蛇當做攻擊的武器,足以可見他的法力遠遠高於羅剎 。 光是對付他就差點讓我魂飛魄散,我和軍荼利明王的差距可見一般。 但是像他這樣高高在上的神,為什麼一到凡間就對我死纏爛打,還三不五時就出現在我面 前?像個蒼蠅一樣趕都趕不走。 「黎朝陽……」我不可否認他的出現攪亂我平靜的心湖,已經有好幾百年不曾有過這樣的 感覺。 「提燈……」像是在呼應我一般,熟睡的他突然喚了我的名字。 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到臉頰一陣熱,心跳還有些加速。 不、不可能……難道…… 我搖搖頭,想甩去腦海中那不切實際的念頭,我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 被他抓住手的地方異常的火燙,我的思緒早就飄向了遠方。 **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睡著的,等到我再次醍來時已經躺在床上。 我下意識地抬起頭,對上了黎朝陽帶著笑意的臉。 「你醒啦,睡的還好嗎?」 「我為什麼會在你床上?」我明明一直坐在他的床邊。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你夢遊了吧。」他臉上寫著無辜。 「我要走了。」正當我準備掀開棉被下床時,發現自己的腰被他給扣住,「黎朝陽,放開 我。」 「不行,你一定是擔心我會冷,要用身體溫暖我的,對吧,我怎麼能辜負你的好意呢?」 他邊說邊將我更往他懷裡帶。 「你會不會想太多了?」如果他是平常人,現在可能早就飛到路邊了,然而我的法力對他 並不管用。 「那你在我床上又要作何解釋?」 即使我不想面對,但我躺在他床上是不爭的事實,然而我對事情發生的經過真的一點印象 都沒有。 「你是在欺負我嗎?欺負我這個神階比你還小的?」我有些生氣地開口,「打從一開始就 是在看我笑話是嗎?」 他似乎有些意外我會這麼說,臉上有著難得的慌張。 「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 「你沒有想過但你用行動證明了,我知道我的力量不如你,但不代表我可以讓你為所欲為 。」 或許是我的話奏效了,他鬆開了我腰際的手,在一得到自由後我立刻跳下了床。 「提燈,如果造成你的不適,我道歉,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他坐在床上看著我,語氣 有些愧疚。 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接著轉過身將他壓倒在床上,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那你都想什麼?」 他眼底有著驚訝,但沒等我回應一個翻身把我壓在他身下。 「想你怎麼這麼可愛……還這麼主動。」 我眼明手快地摀住他想吻我的唇,搖搖頭。 「我還沒有打算跟你進展到這個階段。」 「太可惜了,我原本以為你會被我救你所感動,然後以身相許。」他撥開了我的手,口氣 有著遺憾。 「你們……明王大人們都像你這樣性格的嗎?」如果不是親眼見到他的實力,我真的還不 敢相信他就是軍荼利明王。 「那要看對象。」他趁我不注意時在我唇上落下一吻,「一見鐘情這種事本來就很難說。 」 「你這個……無恥的流氓。」我實在找不到其他的詞罵他了。 「或者你可以稱我為偷心的流氓。」 用力的將他推開,我坐起身背對著他。 「我現在無法回應你,如果你真的喜歡我,那就給我一些時間。」 這樣的感覺已經好幾百年沒有過,久到我都快要忘記怦然心動的感覺是什麼樣的。 我必須承認,我對黎朝陽不是毫無感覺的,但是我還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他才好,所以我選 擇了暫時的逃避,拉開我和他的距離,給自己一點喘息的空間。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73.155.5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0186138.A.A7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