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Would you love me more? (6)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2則留言,2人參與討論
推噓 2 ( 2推 0噓 0→ )
6. 數到五十的時候,貝琪就數不下去了,於是只好回到一繼續數:,一、二、三、四……車 也慢慢地駛向他們的目的地。艾倫好奇地張望,但沒有打開窗戶,只是靠著貼著擋光膜的 車窗,看著冷清的飯店。大門沒有服務生,而附近的車位也沒有車。 戴納冷靜地右轉,艾倫問:「不停在大門附近嗎?」 戴納說:「不。」 艾倫聳肩。 他們繞了一圈,最後停在飯店後方的停車場,這裡只有兩三輛車,他們分享著偌大的停車 場,分散在四個角落。 戴納熄火,年老的車發出了奇怪的呻吟,但他沒時間注意。他回過頭對著數到四十的貝琪 說:「到了,貝琪。」 這已經是第三個「四十」了,她茫然地說:「到了?」 戴納原本想讓貝琪下車的,但他改變主意了,他說:「等一下。」說完,戴納迅速地下了 車,冬天的夜晚很冷,他只穿了件濕了又乾的襯衫,髮絲也黏在額頭、臉頰,現在仔細看 倒是有些狼狽。 他下車之後打開後座的門,非常俐落迅速地將毛毯裹住貝琪,這小妞還穿著細肩洋裝,這 讓他很焦慮。他把貝琪抱下車,艾倫此時也下車了,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他們身邊,不用 戴納多言便幫他們把門關好。 砰! 艾倫將手放在胸口,微微欠身,好像在接受戴納無言的感謝。戴納抱著被毛毯遮住臉的貝 琪說:「多管閒事。」 艾倫大笑,聳了聳肩。 把車鎖好之後戴納便帶著貝琪往大門的方向走,陰暗的停車場就像是他們的保護色,戴納 原本感到安全,但走到門口時,他便覺得大廳的燈光太過刺眼。「光線」是屬於幸福快樂 的人的,他們彷彿渾身赤裸,只覺得羞恥難耐又不安。 艾倫倒是很冷靜,他問:「要我進去嗎?」 戴納抱著貝琪,用憤怒又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艾倫。他說:「你?」 「給我你的駕照——」 戴納打斷他:「這家不用看身分。」 艾倫打量了一下,雖然燈光強烈,但顯得有些廉價。門邊的金屬已經腐蝕,門把看起來也 髒兮兮的,讓從門簾透過來的冷白光線更顯低廉。 艾倫微笑:「你還真能找到。」 戴納簡單地說:「便宜。」 「真的是因為如此嗎?」 「快去。」 「名字?」 戴納顯得很猶豫,艾倫看出來了,於是笑道:「你要去也可以,我可以照顧貝琪。」 誰知道戴納立刻道:「想都別想!」 艾倫露出了遺憾的表情。戴納最後只好從屁股的口袋拿出一張紙交給艾倫,那是影印出來 的電子郵件,上面寫著預定的訊息以及房號。艾倫接過來的時候似乎很興奮,雙手都在顫 抖,戴納覺得如果可以,艾倫大概會「感激地」低下頭去舔戴納碰過的地方——超噁的。 「錢。」戴納給出紙鈔,艾倫覺得這便宜過頭了,笑著接過。 艾倫進去之後,戴納抱著貝琪往旁邊的柱子走,不知道什麼原因,他不願意讓人看見,尤 其是懷中的貝琪。順手拉了拉貝琪臉上的毛毯,戴納確保她的臉不會被任何人注意到,好 像這種鴕鳥心態有用一樣。 其實長年坐辦公室的戴納並不算是特別健壯,但無論他抱著貝琪多久,他都覺得太輕了。 一個人類的重量不該如此,應該更重、更重,重得難以被輕易捨棄才對。貝琪好輕,輕得 好像可以隨風而逝。 外面很冷,但戴納只在乎貝琪是否足夠暖和。 「貝琪。」他輕輕地喚。 過了幾下,貝琪竟然回應:「是。」聲音非常輕,可以想像她意識朦朧的樣子。但戴納知 道,貝琪在毛毯下必定圓睜著眼睛,瞳孔放大,靈魂似乎到很遠的地方,只是因為他的呼 喚而分心地將一點專注力撥給他。 「貝琪,」戴納輕聲地說:「你在嗎?」 「是,」貝琪好像在發呆:「我在。」 「你餓了嗎?」 「我不餓,戴納。」 戴納溫柔地問:「真的?」 「真的。」 戴納抬起手,拍了拍貝琪的腦袋,就像小時候那樣,友好地拍拍妹妹的腦袋。然而大概是 多年未這麼做、又或者是他們已經長大的緣故,他的動作十分僵硬,也僅僅只是蜻蜓點水 地摸了摸她腦袋位置的毛毯。 「好女孩。」他嘶啞地說。 「戴……納……」 「什麼事?」 他看不見貝琪的臉,但卻不敢、也不願意扯下蒙在妹妹臉上的毛毯。他不想看見妹妹混沌 的眼睛、不敢看見貝琪失神的雙眼,他不願看見她難以恢復光彩的渙散瞳孔。 「為什麼……為什麼呢?」 如果艾倫在場,一定會因為戴納過於溫柔的口吻震驚,因為這一點也不像是對他如此粗暴 的戴納。「什麼為什麼?」他溫和地問。 「為什麼,」貝琪的聲音突然像是被滲透一樣,平靜得近乎冰冷:「為什麼……不幸。」 「不幸?」 「為什麼如此不幸。」貝琪喃喃。 戴納柔聲說:「貝琪,你不是不幸的。」他拍了拍貝琪的肩膀,不小心讓貝琪失去光澤的 髮絲露了出來,他的心跳也落了一拍。 從某個時期之後,戴納就很恐懼這樣的「真實」。 但貝琪說:「不是的。」 「嗯?我?我並不覺得我是不幸的。」 「不是。」貝琪的聲音忽然變得冷若冰霜:「不幸的不只是我們。」 「那還有誰?」戴納問,忽然想到:艾倫也太久了。不過是拿個鑰匙,不需要這麼久的時 間吧。 貝琪說:「艾倫是不幸的。」 戴納閉上眼睛,背脊忽然一冷,好像有一股電流穿過。他轉過身,看見艾倫正隔著大門的 玻璃看著他。注意到戴納轉過身時,兩人的眼神對上,艾倫臉上的笑容更加深邃了。 艾倫竟然就站在那裡,睜大著眼睛,隔著一扇門,笑著,不知道看了他——他們多久。 戴納看著艾倫,艾倫也看著他。戴納發現自己竟然很安心,被蛇盯上是這麼愉悅的事嗎? 他說:「快點過來。」 艾倫讀懂了戴納的唇語,他推開門,手裡拿著房卡,笑吟吟地走向戴納。 戴納皺眉:「你在那邊幹嘛?」艾倫搖頭,說了房卡上的房號,訂房的時候戴納早就知道 了,抱著貝琪往方才的停車場走。 「沒什麼。」艾倫跟在後面,慢半拍地回。 「你在那裡看了多久?」 艾倫笑了笑,「還不夠久。」 「哈。」戴納發出笑聲,但連嘴角都沒有抽起。 戴納回到方才停車的地方,那裡有一扇門,看起來就像是某個逃生出口,正好和他們住的 房間很近。 「開門。」戴納用下巴指了指。 艾倫也沒有抱怨,將房卡往旁邊的機器一刷,「嗶嗶」兩聲便是「咖」聲,門打開了。戴 納還沒有下令,艾倫便非常自動地幫他推開了門,然後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飯店內溫暖了些,一進去左手邊便是自動販賣機,前面是一個轉角,裡面非常安靜。但進 去飯店之後,戴納反而覺得更加緊繃——這裡太過寂靜了,在聽見門關上的聲音之後才又 覺得好些,好像剛才有誰緊追在後,他希冀著闔上的門可以擋一擋。 「走吧。」戴納說。 艾倫問:「需不需要我來抱?」 戴納看也不看他,還是那句話:「想都別想。」 艾倫與戴納擦肩而過,取代了戴納領頭的位置。他覺得這裡的格局有點怪異,後門一進來 前面便是一個往上的三四層階梯。走上去之後右拐,他看見了一條深深的走廊,那裡同樣 非常安靜。燈很亮,左右兩邊都是冷白的光,亮得太過廉價,一如它的價格和外表。 戴納跟在艾倫後面,倒也沒有斥責艾倫搶先在前的行為。轉彎之後,當他看見那條長廊時 ,雙腿居然開始發顫。走廊很長很長,好像深不見底,兩旁的門在充足的燈光下看起來密 密麻麻。艾倫看起來仍舊很從容,見戴納如此猶豫,便一邊看著房卡一邊輕快地前進。 走廊並不寬敞,一次只能走一個人,連擦肩而過都有些困難。周遭很安靜,凌晨的飯店顯 得格外地寂靜,這是一個每位住進這間大怪物的人都該睡著的時間。大多數的人並不會在 飯店保持清醒太久,這不是他們花錢住進來會做的事。 然而,經過其中一扇門時,裡面突然傳來一陣尖叫。 戴納嚇到了,幾乎跳了起來,抱著貝琪撞到那聲尖叫對面的門。尖叫聲隔著不怎麼厚的門 傳過來,本來是無法刺痛耳朵的,無奈這裡太過寂靜,導致這個尖叫聲刺痛的不只是耳朵 ,還有神經。戴納的太陽穴一抽一抽的,耳根子都痛了起來。 「噓。」艾倫將食指抵在唇上。 貝琪的腿滑了下來,毛毯被勾住,臉露了出來。戴納知道不行,但他還是低下頭,看著 癱軟在自己懷裡的貝琪。她全身無力,戴納此時抱不住她,只能勉強支撐她的上半身,看 起來竟然有些狼狽。 艾倫回過頭,被睜大眼睛的貝琪嚇到了。貝琪的毛毯差點落在地上,是戴納勉強用小指勾 著。貝琪的雙眼無神,十分渙散,直直地看著天花板,嘴巴微張,嘴角有唾液的痕跡。 「貝琪?」艾倫試著喚,但她沒有任何反應。他伸出手,戴納一開始很抗拒,但發抖的手 臂讓他連緊緊抱著貝琪都沒辦法。是的,他的手總是在顫抖,保護不了任何人。 艾倫抱過貝琪,對著戴納眨眨眼,「沒事。」 不。不。不。戴納看起來好像想和之前一樣狠狠地斥責他,去推那個把貝琪抱在懷裡的手 。然而,他動彈不得,他動不了,他只能用手指勾著毛毯,看著艾倫的背影遠去。這個男 人比自己高太多了,雖然看起來很纖細,但衣袖下冒出青筋的手臂又比想像中結實。 他說:不。 艾倫好像聽見了,但沒有聽清,轉過頭對他說:「跟上。」方才不小心被戴納撞到的門後 傳來細碎的聲響,似乎是因為方才的意外清醒了。戴納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門,果然是 很可怕的東西,他永遠不知道後面有什麼。小時的戴納最害怕了,起來上廁所經過父母的 房間都很恐懼,深怕門忽然打開,裡面的怪物會將他一把攫住,拉入深不見底的深淵,門 一關上便誰也救不了他。 好像走了很久,長長的走廊彷彿沒有盡頭,戴納只能抓著毛毯蹣跚前進。渾身發冷的他竟 然像貝琪一樣,將充滿霉味的毛毯蓋在腦袋上,面如土色,只能渾渾噩噩地跟著艾倫。艾 倫走得不快不慢,但戴納非常勉強才能跟上。 他們的房間到了,戴納覺得門與門之間太過密集,好像是某種昆蟲的巢穴,讓人很不舒服 。 艾倫的手指夾著房卡,懷裡還抱著貝琪,但他沒有讓戴納幫忙的意思。「咖」,這是門鎖 打開的聲音。此時,艾倫好像聽見了貝琪發出聲音,聲音小得只有兩個人能聽見。 他低下頭,看見貝琪的眼珠子往上吊,臉頰凹陷,嘴巴一開一闔:不幸的……不幸的…… 「誰?」他輕聲問。 「不幸的……」貝琪好像想要抬起頭,但她做不到,艾倫只能微微側過頭,將耳朵貼在貝 琪的唇上:「你。」 艾倫愣了一下,然後笑意加深。 不幸的,我。貝琪說:我們。 不幸的我們。我們是不幸的。好像。好像。是的,不幸的家庭總是千奇百怪,「不幸」是 他們最為相似的部分。艾倫笑得很開心,回過頭,看見裹著毛毯的戴納,臉上的笑容僵住 。戴納看起來很小,不是真實意義上的「小」,而是一種「弱小」的氣質,被又臭又髒的 破舊毯子包圍,看起來徬徨但又矛盾得很安心。 戴納抬起頭,由下而上,好像被逼到絕境的小動物,瑟瑟發抖地看著艾倫,褐色的眼珠子 被一圈水光包圍。 艾倫說:「戴納。」喉結滾動,他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一直笑著,還得壓抑勃起的慾望 。下半身發抖,嘴角抽搐,他說:「進來。」 門被打開,輪軸發出了「嘎」的聲音,裡面一片漆黑,耳邊是艾倫的聲音:「進來。」 他好像被抓住喉嚨,無法呼吸。 進來。 進來。進來。進來。往深淵前進。往黑暗前進。前進。前進。 戴納往前踏一步,小腿的一半融入黑暗,他下意識地伸出手,他忽然什麼都看不見,周遭 很黑,他揮舞著雙手,好像想要找到一個能夠暫時拯救自己的蜘蛛絲。 突然,他被冰冷的東西圈住手腕。 不!他叫道。 他想要揮開,但耳邊卻被溫熱的東西含住。「沒事的。」 艾倫的聲音讓他停住了,不只顫抖停止了,好像全身上下的細胞也跟著停下。呼吸停紙, 因為緊張而不停眨動的眼皮也停止。 手被放開了,眼前忽然一亮,光線在眼前炸開,戴納用手臂遮住了眼睛,退了一步。再睜 開眼睛的時候,他才發現是艾倫把房間內的燈打開了。 這一亮,好像把方才的恐懼攆走,彷彿夢一場。 貝琪已經被放在其中一張雙人床上,雙手合十,眼睛還睜著,不過眼珠子往上吊,只露出 白眼,嘴角又流出了口水。貝琪身上白色的洋裝在白燈之下看起來更顯破舊,衣襬泛黃得 像是惡作劇。 艾倫注意到了,彎下腰將手掌覆在貝琪的眼睛上,再挪開的時候,貝琪已經好好地閉上眼 皮,看起來正熟睡著。 戴納的手鬆開,毛毯從頭上滑到肩膀,再從肩膀落下,幸好,戴納還有點神智,扯了一下 才沒讓毛毯掉在地上。 艾倫朝他走來,而戴納還在恍神。直到艾倫的溫度靠近,他才意識到自己沒有力氣躲開, 只能像貝琪一樣被他抱在懷裡。戴納雙腿發軟,攀著網住的人的肩膀。艾倫一邊扶著他, 一邊把門關上,門這次發出了可怕的聲音:嘎—— 「嘎——」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7.169.0.219 (美國)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7950742.A.452.html
1Fkyuyu: 哥哥小時候是不是被家人拉進房裡幹過…什麼壞事QQ 04/09 18:35
2FChueh1995: QQ... 04/10 11:38

BB-Love 看板熱門文章

15
25
2021/04/04 19:14:53
33
35
27
29
2021/04/07 01:18:27
21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