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HP][SBSS]Walk of Punishment (7/20)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9則留言,5人參與討論
推噓 5 ( 5推 0噓 4→ )
第七章 天狼星.布萊克 天狼星跟在國王和皇后身後,依然怒氣沖沖,知道詹姆對那個史萊哲林人也不高興。但是 皇后擺明這就是場同鄉之間的閒話家常,好友之間的逗嘴玩笑,詹姆寵愛皇后,天狼星也 不好說什麼。 他不想承認他喜歡皇后,但是這樣太虛偽。誰不喜歡莉莉.波特?就算他曾經認為對方來 自不可信任的黑巫師王國,跟危險的佛地魔國王、陰險的阿不拉薩.馬份、卑劣的托比亞 .石內卜同一個國家。她與他們全然不同。 史萊哲林最好的養分可都拿來滋養莉莉.波特成長了,瞧她跟那個鼻涕石內卜(Snivellu s Snape)的對比。 不到一個月皇后就成功擄獲城堡裡每一個人的心,接著是葛萊分多學院的學士們,然後是 霍格華茲城的城民,再接下去可能要拓展到城外更廣闊的農地那兒去了。她從不惺惺作態 像個小家子氣的貴族小姐,直來直往沒在客氣。當與她對談,接受她的善意時,天狼星可 以感到那是真心真意。 送皇后回去居所後,他跟著國王走到首相的那處尖塔,詹姆在樓梯下的滴水獸前停步。 「你大概是這個城堡裡跟石內卜最親近的人了,獸足。」 天狼星起了雞皮疙瘩。「別逼我吐在你鞋子上,鹿角。」 當他們以綽號相稱,就不是國王與貼身護衛的關係,天狼星可以愛怎說話就怎麼說話。他 乾嘔幾聲,詹姆因為這個幼稚的舉止忍俊不住。 「他全身壟罩在你的魔法之下。」 「也不想想是誰要我幹的。」 詹姆撥弄頭髮,拍了拍石頭滴水獸。「依你所見,石內卜對莉莉有沒有.....非分之想? 」 「你認真嗎?每晚跟皇后一起睡的人是你。」 「所以我不喜歡有人,尤其是個史萊哲林黑巫師,用任何方式幻想我的皇后。」 說到底國王的私人煩惱跟平凡人也差不了多少。天狼星大翻白眼。「需要我在他房間放幾 個監視還是偷窺那之類的咒語嗎?」 「嗯......」詹姆竟然在認真考慮。 「要我目睹他做手活兒你得給我加薪。」 詹姆看他的眼神活像他剛剛從喉嚨裡吐出條蛆。「需要到那種程度嗎?」 「你以為我真心提議?」天狼星停頓一下,拍了拍他哥兒的肩膀。「認真說,你不用太擔 心。就我所知鼻涕卜忙得沒時間搞怪。」 「你的屬下還在找他麻煩?」 「我盡力阻止了,相信我。只要姓石內卜的在這裡都不會好過,試試看讓阿拉特.穆敵見 他一面。」 詹姆打了個寒噤。「算了別提,就照鄧不利多說的繼續忽略他,是個老鼠就會露出尾巴。 」 他們唸出秘語爬上滴水獸後展現的樓梯,坐在桌後的王國首相見到來訪的國王之後立即起 身。國王和首相討論國事,天狼星四處走動到處亂看。每一回來到鄧不利多辦公的房間他 都會對這裡的各種奇怪器具感到有趣,但是目前最吸引他注目的是棲息在首相桌旁的一隻 光禿禿的怪鳥,天狼星走過去歪著腦袋與那隻鳥對望。 「佛客使上個月燒起來了。」阿不思.鄧不利多說。 天狼星轉過頭,那年長的老人躲在眼鏡後的湛藍雙眼眨了眨。 「燒起來了。」天狼星重複。 「鳳凰浴火而重生,週而復始。」老人的雙手指尖對齊形成一個塔狀。「上一回大約發生 在二十年前,九個月後潘斯國王迎來了他的繼承者。」 「啊。」詹姆說。 天狼星狐疑地觀察這隻小雛鳥。雖然他大了詹姆五歲,卻只聽說鳳凰的眼淚可以治癒任何 嚴重傷口,沒聽過鳳凰還會自己燒起來,他的父親從來沒提過。可能這不屬於可以到處嚷 嚷的王國機密吧? 「所以,」國王清了清喉嚨說。「佛地魔國王對雷文克勞王國出手了?」 「探子傳來的消息。」鄧不利多指著桌上的大陸地圖,手指在兩國之間的邊界劃過。「他 併吞了赫夫帕夫之後才得以取道直逼我國,顯然他認為戰敗的原因是赫夫帕夫與葛萊分多 的交界不夠長,不足以讓他的大軍直入。此外我們與赫夫帕夫的交接處多為高山峻嶺,不 利於行軍交戰。」 「他輸掉戰爭的理由可不止那些。」詹姆說。「他打算先解決雷文克勞,因為我們跟雷文 克勞之間的交界更長,而且多為平原。」 「明天早上得找阿拉特來開會。」鄧不利多對著地圖說。 「我們跟雷文克勞有合作條約,要是雷文克勞要求我們出兵協助......」 「恐怕這就是史萊哲林選擇先跟我們訂立停戰條約的原因。」鄧不利多蒼老的聲音說。「 他寧願割地賠錢、送上人質、兩國聯姻,要的可不是我們對史萊哲林休戰而已。光明正大 協助雷文克勞恐怕有些困難,不過這一切都假設在雷文克勞要求我們出兵之上。菲力.孚 力維國王不是輕易認輸求助的類型。換個方式想,佛地魔國王現在將目標放在雷文克勞王 國,短時間內不會動到我們身上。多休養幾年對增強我們的軍力是有幫助的。」 詹姆嚴肅地抿起嘴。「你認為他會再對葛萊分多宣戰?不顧莉莉跟石內卜的性命?」 「對於佛地魔國王而言,成為整個奧澤琵亞大陸的王可能更有吸引力。」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砍掉石內卜的頭反正他的國王並不在乎他的生命。」天狼星問,幾 乎有點躍躍欲試。 「你也想砍掉莉莉的頭嗎?」詹姆凶狠地問。 天狼星的笑容僵在臉上,雙手舉在胸前做一個安撫的動作。「他們兩個不一樣。」他說。 「對佛地魔國王而言,莉莉.伊凡、賽佛勒斯.石內卜或者魯修斯.馬份沒什麼不同。」 鄧不利多說。「只能期望伊凡家族以及托比亞.石內卜的勢力足以阻止他們的國王再次踏 足葛萊分多。」 「佛地魔國王沒有為剛特家族產下任何子嗣。」詹姆的手指移到羊皮地圖上史萊哲林王國 的區域點了點,疑惑地說。「難道他不擔心在他之後剛特家的王位會被其他家族奪去嗎? 例如馬份?」 鄧不利多面容沈靜說。「在我接受你的曾祖父邀請擔任葛萊分多的國王之手一職時,湯姆 .剛特就已經是史萊哲林的國王了。」 「那至少八十年前了的事了吧?」天狼星驚呼。 「事實上是一百零三年前。」鄧不利多微微一笑,白色的鬍子顫動。「當時的剛特國王年 輕俊美,與現在的長相有很大的不同。」 天狼星的腦袋中立刻出現他所見過的佛地魔國王,蒼白禿頭扁平鼻子跟俊美這兩個字可一 點關聯都沒有。 「他現在長得像條蛇。」詹姆說出天狼星所想。 「每一次我見到他,他的面貌都有一些改變。傳說湯姆.剛特曾經因為罹患龍痘瘡死過一 次,但沒多久一個活生生的剛特國王就出現在史萊哲林的宮殿裡推翻所有的謠言。你祖父 當政那一年湯姆.剛特在與德姆蘭的戰爭中被德姆蘭的弓箭手一箭射穿心臟,你們猜到結 果嗎?」 詹姆與天狼星互看一眼。「他現在還活得好好的。」波特國王說。 「是,關於史萊哲林的國王具有不死之身的傳言立刻蔓延了整個奧澤琵亞大陸。在那之後 湯姆.剛特便自稱佛地魔國王,而且從此不親自出征,直到現在他仍然穩坐在史萊哲林的 國王寶座上,以一貫的高壓手腕統治著他的國家。假設傳言為真,即是他有無窮無盡的時 間可以完成成為奧澤琵亞大陸之王的夢想,我們與他簽訂的停戰約定對他而言不過是個小 小的半場休息。」鄧不利多充滿皺紋的臉上擠出更多的皺摺。「當你擁有永生,你就不需 要繼承者了。」 天狼星渾身起了雞皮疙瘩。「沒有人能永生,即使是生命較長的巫師也會有那一天。」他 說。 「是的,正常情況下沒有人能永生。」首相疲憊地說。「如果是不正常的情況呢?」 「例如什麼?」詹姆問。 鄧不利多若有所思。「我想,總有我們不清楚的黑魔法。」 黑魔法。天狼星身上的魔法波動告訴他城堡裡的黑巫師正在移動前往西側的小廚房,黑巫 師大概會在那裡逗留一陣子吃點東西,接著往下層到位於黑湖底下的房間。 雖然不想承認,天狼星知道詹姆說的沒有錯,自己的確是整個葛萊分多王國最了解賽佛勒 斯.石內卜行蹤的人。 說真的他對魔法警告有點疲乏了。只要石內卜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走到城堡大門附近、 閒晃到禁忌森林邊、觸碰黑湖的水、肚子餓-他為什麼要知道石內卜有沒有吃飯?啊,皇 后的要求-或者沒完沒了的受傷時,魔法警告都會對天狼星嗶嗶叫。 要怪只能怪自己在對方身上放太多種咒語,搞得天狼星也不清楚哪個是哪個。放那些咒語 主要是為了盯住石內卜,但其中有些就只單純想惹對方不爽。不像他的禁衛軍屬下,身為 直接接收國王命令的天狼星隊長,再怎麼想一拳打爆那黑巫師的鼻子都得沈住氣,僅能用 些不痛不癢的言詞跟厚厚的咒語讓石內卜咬牙切齒。 天狼星警告過禁衛軍們別做得太過,但身為隊長天狼星還是得跟屬下們站在同一邊,強迫 他們別去找石內卜的麻煩最後只會讓他這個禁衛軍隊長不好帶人。雷木思說的對,不管願 不願意,他得假裝石內卜是城堡的客人,何況他還有詹姆的口喻。但是另一方面,天狼星 不想當作自己對石內卜的仇恨不存在。每一回看到那油膩膩的史萊哲林人在城堡自由走動 就會提醒他曾經親眼目睹多少個同袍或人民枉死在托比亞.石內卜的殘忍之下。 父債子還,七神戒訓。繼承血脈不止繼承榮耀,也包含罪孽。石內卜自己應該知道他被送 來葛萊分多的目的是什麼。 因此在二月份的某天,天狼星正在進行城堡裡例行性的巡邏審查,他的魔法尖嘯地發出警 告時,天狼星並沒有立即往石內卜的方向而去。他繼續預定的路程,確定每一個屬下都在 應該的位置,都有完成工作項目,都有按時交班休息用餐,接著才放鬆地悠哉悠哉走往石 內卜的位置。 石內卜在黑湖邊一貫的位置,位於隱蔽的樹叢後。天狼星知道那邊是對方最近喜愛躲藏的 地方,很少有人會踏足相對潮濕與陰冷的黑湖灘。他的腳大概又被黑湖水弄濕是天狼星的 猜測,他實在不懂石內卜幹麻老是踩進水裡,每一次都搞得天狼星的耳邊不得安寧。沒準 他就是知道這點才故意踩水煩天狼星。 天狼星走到那兒,看見迎接自己是什麼影像時眼睛瞪大了。他抽出魔杖急速奔跑,同時大 叫大嚷。 「讓開!全部給我從那裡閃開!」 圍觀的幾個禁衛軍向後退為天狼星開一條路,路的末端蜷在黑湖灘上發出急促又恐慌尖叫 的是石內卜。石內卜一半的人都泡在水裡,手指用力在頸子前摳抓,滿臉漲紅雙眼幾乎上 翻,口中發出嘶嘶喘氣與痛苦呻吟。天狼星跪在石內卜坍倒身軀的旁邊,看見石內卜的手 指正試圖拉扯的東西。 原先掛在他脖子上的銀鍊變得通體黑色,正緊緊束住石內卜的氣管。他的手指試圖伸進皮 膚與黑色鍊子之間為自己博得呼吸的空間,但顯然受詛咒的鍊子不打算給他機會。因為呼 吸困難,石內卜滿地亂滾,雙腳用力踢踹濺起重重水花,濕答答的黑色頭髮黏在臉上增添 恐怖。 「咒立停。」天狼星的魔杖指著石內卜的脖子說。 回應他的是勒得更緊的鍊子以及石內卜嘶啞的喘息。 「他媽的。」天狼星咒罵,舉起他的魔杖往天空放一朵紅色鳳凰形狀的火光。 劈啪一聲,詹姆.波特與阿不思.鄧不利多同時出現。天狼星聽見國王的吸氣聲,而鄧不 利多,滿臉嚴肅伸長手臂,魔杖指向地上被緊緊勒住已經無法喘氣的史萊哲林人。 一陣低沉的吟唱之後,黑色短鍊變回銀色長鍊垂在石內卜咧著口子流血的脖子上,賽佛勒 斯.石內卜則癱軟在地動也不動。天狼星伸出手指壓在石內卜的耳下,感受到微弱的脈博 。 「還活著。」天狼星說。 「送他去龐芮夫人那裡。」鄧不利多說,嚴厲的眼神掃過現場每一個人。「後續交給你了 ,天狼星。」 天狼星接收命令,從跪姿起身。詹姆拍拍他的肩膀,與鄧不利多一同離去。天狼星冷峻的 目光環視現場所有的人,他的屬下們面面相覷,而瓦頓,當然是瓦頓,往前站一步。 「那是他自己的錯,他不該搶班吉的魔杖。誰知道他拿了魔杖會這樣?」 石內卜的身軀前的確落著一根魔杖。 「他為什麼要搶魔杖?」天狼星問。 瓦頓看看旁邊的同袍們,聳聳肩。 「不就是你們逼他太急了嗎?我說過不要做得太超過。」天狼星稍微提高音量,其他的禁 衛軍互相看來看去。 「所以你他媽現在站在石內卜那裡了?」瓦頓粗魯地問。 「這不是......」天狼星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相信我,我跟你們一樣仇恨他。七神在 上,他就是來償還石內卜家的罪惡。只是我有我他媽的職責(fuck duty),國王把他當 作他媽的客人(fuck guest),我們就不能他媽的殺死他(fuck kill him)。」他的聲 音因為激動而大了起來。 「我們可沒他媽的想殺死他。」瓦頓也跟著大吼。 「對啊,你只想幹他(fuck him)。」天狼星更大聲地吼叫。 瓦頓猛地閉上嘴,抬高下頜。「對,我就想幹他。我男女都上可不是祕密,你呢?隊長 ,我也沒看你挑過。」他狠狠地說。 天狼星怒目而視,手指在魔杖上收緊又放鬆。「我是不太挑,但我不會挑他。」他冷冷地 說。「我還是得跟鄧不利多報告,不過放心,我不可能為了一個充滿罪惡的史萊哲林人懲 處自己人。」 天狼星揮舞魔杖浮起石內卜軟綿綿的身體,後者兩手往後垂,掛在頸子上的銀鍊子以及- 天狼星瞇起雙眼-一條帶有掛墜的長棉繩從石內卜鬆開的領子裡滑出,那金屬掛墜外型看 來是個熬煮魔藥的大釜與長柄杓。他回想起雷木思提過石內卜差點能就成為史萊哲林國最 年輕的魔藥學大師,以及上回陪國王皇后到圖書館時看到石內卜在各種魔藥學書卷裡的塗 鴉。 天狼星後來在詹姆的指示下拿一本被修改過的書給葛萊分多王國學院的魔藥大師,相隔一 個月後年長的魔法師捎來消息說,改以史萊哲林人修改過的作法製作魔藥的確成功率較高 。看來雷木思對這個黑巫師的敬佩並非無中生有。 城堡醫院廂房的負責人,龐芮夫人,應該早收到消息,已經準備一張空床等待。天狼星讓 石內卜毫無反應的軀體躺到床上,往後退到床舖的另一邊看守。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63.32.62.20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7944246.A.1B2.html
1Fukiru: 感覺教授的處境越來越糟...魔藥學的部分能變成待遇 04/09 13:22
2Fukiru: 好轉的契機嗎 04/09 13:22
3Fwatercolor: 那葛萊芬多人要收起自己的傲慢才行…… 04/09 13:41
4Fqa1724: QQ 04/09 18:25
5Fgirl2006243: 父債子還被世人當成理所當然的觀念好可怕……會搶 04/09 19:26
6Fgirl2006243: 魔杖也不過是想保護自己吧 好心疼QQ 04/09 19:26
7Fgirl2006243: 是說鳳凰重生是不是暗示哈利要出生了… 想到後面可 04/09 19:28
8Fgirl2006243: 能的便當就鬱卒啊啊 04/09 19:28
9Fminshechiang: 看到鳳凰重生擔心便當+1 04/09 20:19

BB-Love 看板熱門文章

15
25
2021/04/04 19:14:53
35
37
28
30
2021/04/07 01:18:27
24
110
28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