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隔壁的那反派 野馬-3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2則留言,2人參與討論
推噓 1 ( 1推 0噓 1→ )
  回到家還有各種事情等著他,景書陽沒把歐陽紀的事放在心上。喂兔子,吃早餐,升火煮水,夏晃跟那群獸人陸續的把東西搬到後院,鬧哄哄的,景書陽自顧自的做事,夏晃走了進來,洗了手便拿起一顆水梨啃了起來。   歪頭看了一眼,「又在編甚麼?」   「竹籃,洗果菜方便。」   他點了點頭,轉頭就要出去,景書陽喊住他,「我煮了些水,等會兒放桌上,記得喝。」   他嗯了一聲,「謝了。」   從語氣聽起來,要是有尾巴大概能立起來.......不就是心情好嘛,當成貓的話挺好懂的。   景書陽撇了撇嘴,把專注力放回手上的工作,時間差不多就收拾了東西去上班了。   他到的時候,巫醫家已經有兩波人了,花炤昨天有麻醉,因此住了一晚,此時已經醒了,人形坐在椅子上。他的腿上了夾板,姿勢很是彆扭。花炤的人形自然也帥,短髮,刀砍斧削似的分明五官,小麥色的皮膚、肌肉結實、身材魁梧,歐美系男模風。   景書陽進門他沒出聲,只看了他一眼。然後診檯上現在是歐陽紀坐著,葉敏俊正在跟金桐解釋早上他們發現的東西跟眾人的討論。   金桐正聽著,抬眼對景書陽吩咐,「清理一下歐陽的傷口。」   景書陽應聲,拿了工具便往歐陽紀的方向走,此時傷口邊緣鋒利,看來確實是利器劃過,已經止了血,他倒了一些配好的生理食鹽水,沾濕了棉布小心地清了他的傷口,歐陽紀有些不知名的發抖,他頓了頓,「會痛?」   對方抿了抿唇,不知是沒聽懂還是不想回他。   景書陽沒得到答案,便垂眼繼續,大約有五六公分的傷口,看來肯定要縫了,他清過傷口後,倒了些酒上去,歐陽紀又叫了一聲,葉敏俊的聲音一頓,景書陽表情不變,只說,「會有點痛,你忍忍。」   實在是沒有最委屈,只有更委屈。   他更加小心的將消毒用的酒擦掉,好了之後回到金桐那邊跟他說明傷口大小,他走近看了一眼,吩咐他去準備器具。   他是不知歐陽紀到底是不是真怕痛,可金桐給他上了麻藥,等麻藥的時間,用中文問起他豆莢的事情。   褐色、青色、黑色的果實裡分別起出類似黃豆、綠豆跟紅豆的種子。此時歐陽紀倒是有活力了,侃侃說明了幾樣豆類製品,也保證了自己會做云云。   金桐點了點頭,『既如此,或可一試。倘若真是食物,也不失是造福族群的發現。』   他靦腆地回,『要不我就回去試試看,要是做好了,再拿給金醫師嘗嘗?』   金桐眉眼不抬,『依我們這邊的習慣,純人不可隨意送獸人東西,特別是食物,代表了好感。』   歐陽紀愣了愣,結巴的說,『不、不好意思,我不大知道。但是醫生幫我這麼多次,我只是,只是......』   半天也沒說出甚麼,金桐沒說話,可歐陽紀彷彿定下心神,冷靜的問了一句,『如果我真的送食物給醫師,您收嗎?』   『不會。』金桐淡淡地回答毫不猶豫,歐陽紀聽了垂下眼簾。等他終於縫好了傷口,轉頭交代景書陽幫他包紮。   不小心又旁觀了一場大戲,景書陽感覺自己有點小看了這個穿越同伴。   一出手就是族裡Boss,還在老公的後宮面前,不就是仗著別人聽不懂他的話嗎?   蠻敢的。   金桐甚麼事都沒發生似的交代了注意事項,就主動說起豆莢的事,「這種紅色的豆子我通常是拿來當作藥草使用,既然紅豆無毒,其他兩色應當也是能吃的,只是以往我們沒有料理過,歐陽說他懂些黃豆跟綠豆的料理方式,你們要是有心,或可讓他一試。倘若好吃,也可為大家增加一種食材。」   葉敏俊聽了點了點頭,表示他回去會再讓歐陽紀試試看,這才付了錢離開。   那兩人走了,金桐回頭跟花炤說話,「你要是想回去,就讓小元攙你,這腿傷好前是別亂動了。」   「大人,可我這樣很難活動。」他為難的說。   金桐抱著手臂,「不然就讓阿玉幫你做根拐杖試試。」   「嗯......」他垂頭撫著自己的傷處。   金桐若有似無的瞟了眼景書陽,「你且讓我想想。」   景書陽沒說話,把醫療器材收拾了進去消毒。然後就到後院去忙其他的事,等他曬了藥材,又忙完藥田的事情回來,花炤已經不在,金桐正聽追求者說話,暫時沒事,景書陽自己在藥間拿了書看。   沒多久,金桐得閒了進來,也沒客氣,開門見山地問,「花炤的事情,你有沒有甚麼建議。」   景書陽在這段時間其實也想過解法,組織了語言後開口,「有兩種作法,獸形、人形,但解法是類似的,就是做個輪椅類的器具。人類的輪椅我不熟,可能結構還得討論,獸形的話,與其說是輪椅,比較像是支架滑車。」   金桐拿了紙筆,「你說看看。」   景書陽把癱瘓毛孩用的輪椅架構跟他說明了一番,包括主枝幹,支撐架,彎曲的接點,布披,背帶,及輪子的作用。   兩人討論了獸世可用的材料及現有的技術,最後才確定了設計圖。   金桐捧著設計圖,「這東西不只能讓人重視你的意見,甚至能贏得他人的追求。確定不讓我說出是你想的?」   景書陽搖了搖頭,「虛名我不需要,而追求,我也已經跟文朗說好了,更不需要。我不想讓他人有猜出我身分的可能,倘若大人能答應我保密,就是我需要的了。」   金桐笑了笑,「那好罷。」   他收起了設計圖,看似隨口的說了一句,『歐陽今日的話,得保密知道嗎?』   景書陽點了點頭,『......我知道。』   巫醫拿了另一張紙,重新畫一張新的設計圖,景書陽回頭看書,設計圖要成形時,巫醫清冷的低語破空而來,「其實我可以理解,無親無故,又語言不通的恐慌,想要攀住一根浮木的想法是再自然不過。但是,倘若連善待對自己懷有善意的人都做不到,又怎能好好的生活下去?」   景書陽思考之後裡解了他的暗示,「大人不認為那是他惜肉怕痛的關係?」   金桐笑了笑,平淡的說,「你知道我給他擦是普通麻藥的1/4嗎?」   那縫了四五針都沒叫,擦個消毒是怎樣,景書陽有些訝異,抬頭問道,「......我跟他也沒有利害關係吧?」   「你今天可聽說他昨晚在林子裡轉的事?」   「嗯。」   「他昨晚是被文朗撿到,再被帶來我這裡的。」   金桐一提點,景書陽轉了一圈,再對照他今天的行為,倒是有點理解,「感覺像是亂槍打鳥啊,大概是想擺脫師家的後院罷?」   「想如何我是不清楚,只不過過兩日要是傳出了與文朗有甚麼牽扯,你心知肚明便是。」   景書陽想了想,金桐的回應倒不是不可能,他點頭道謝,「我回去再問問看。」   巫醫點了點頭,收好了新畫的那張設計圖,交代一聲便出門了。   景書陽自己看店,外頭忽然有聲音,是細聲細氣叫聲,聽不清。他出了診間才發現,一個頭戴黃色伊莉莎白圈的小獅子在蹦跳。   萌萌的,簡直像波堤獅。   景書陽奇道,「飛飛,你怎麼來了?」   「咩~」他昂頭挺胸,伊莉莎白圈像花一樣綻放,他看了一笑,「喔,好帥啊。」   這才說話間,樓梯傳來走動聲音,他抬起眼,正好看見了一道目光,自然捲的短髮,精緻而陽光的五官,只是還沒長開,卻有八分像是師雲,七八歲左右的小男孩進了門,「大人......咦?大人不在嗎?」   「不在。應該去木匠家或花炤家了,你找他有甚麼事嗎?」   「喔~你就是那個新來的?」人小鬼大,說話倒是跟他記憶中一個模樣。   「我在大人這裡幫忙,你可以喊景叔。」   景書陽耐著性子,可小孩不領情,走近了抱起飛飛,「我可不認識你,阿母說不能跟不認識的人說話,飛飛我們走了,去找大人了。」   景書陽不在意的笑笑,站直了身體,「抱好你弟弟。」   小鬼哼了一聲,轉頭就跑了。   他回去繼續看書,直到金桐回來告知他可以下班了。他回去時那群獸人已經走了,一個骨架立在後院,夏晃在後院喂兔子。   「沒出去啊?」景書陽站在圍欄外跟他聊天。   「太熱了,今天想吃涼菜。我拿了些菜冰鎮在水中。」   「沒有冰箱也挺麻煩的。」景書陽嘆了嘆。   「真想要的話,蓋個冰窖便是。」他隨口說。   景書陽想了想,搖頭,「你們的獸形不擅挖洞,又沒有大型的機具可以開挖,除了要用到的人力跟時間成本之外,要怎麼保證地下室結構安全就是個大問題,想想實在不划算。」   說實話,夏晃也是想過冰窖的事。可就像景書陽說的,他評估之後覺得不划算,才作罷了。此時隨口一說,他的答案倒讓他滿意。就像今天早上故意去找他,結果得到意料之外的關心一樣,像是清水泊泊的在他心底流淌,很舒服,因此他勾了勾唇,「倒是精打細算。」   景書陽聳了聳肩,「畢竟資源有限。」   兩人又討論了一番要吃甚麼,他便轉頭要去處理,出去走了一圈回來,在灶邊想起甚麼似的詢問,「如果今天沒殺動物,你不會沒有材料能做陷阱嗎?」 == 小劇場35 昭昭:(喝水中) 二騰:兄弟,怎的一直喝水? 昭昭:他交代的。 二騰: (σ )σ 哈哈哈,太乖了吧你,有沒有那麼乖! 昭昭:( _ )口渴嗎? 二騰:咳,是有點,你還有水嗎? 昭昭:有。 二騰:那...... 昭昭:(咕嚕咕嚕咕嚕)沒了。 二騰:ヾ(((; ;)))ノ呃...... #補個豹兄戲份# https://www.popo.tw/books/639022 ----- Sent from JPTT on my iPhone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3.139.25.23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4127485.A.BEC.html
1Fapple9213: 小劇場太可愛了吧ww 02/24 08:59
2Ffish412: 嘿嘿嘿~豹兄壞壞噠w 02/24 16:34

BB-Love 看板熱門文章

24
25
19
27
30
30
2021/02/19 02:52:53
6
25
2021/02/21 04:40:48
17
29
2021/02/21 22:47:27
26
30
2021/02/22 20:5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