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霸總和他的狗男人-26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4則留言,4人參與討論
推噓 3 ( 3推 0噓 1→ )
26-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從那天回來後,江程灝將自己埋首於工作之中,已經整整兩天沒有回去狗園,僅僅以 電話和泰坦聯絡。   泰坦的手機是江程灝送給他的。在那之前,泰坦都是用房東給牠的舊電話,會打給牠 的也只有保全的老闆而已。   江程灝本想教會泰坦視訊,這樣他如果有事出差也能見到泰坦,但光教會牠使用手機 接電話就已經讓牠手忙腳亂了,每次視訊鏡頭總是對不到臉,後來江程灝也放棄了,只能 儘量減少出差的行程。   但現在倒覺得應該怎麼樣都要教會泰坦視訊的,這樣他想牠的時候還可以看看牠。   可是他還不敢冒然去找牠。   泰坦的誘惑比他想像的大,而牠的單純也讓他無所適從。   從以前就是如此,泰坦總是把他的命令視為絕對。   他還記得曾經在餵泰坦吃飯時,叫牠等一下,因為他想去拿自己的飯來地上陪牠吃, 結果被老管家發現,硬是盯著他在桌子上吃完飯,等吃完飯,他又趕著去上家教課根本忘 了這件事,一直到晚上休息要再餵飯時才發現中午的飯泰坦一口都沒動,牠還趴在碗前面 等他,地上留了一大灘牠的口水。   想起往事,江程灝想笑又覺得心酸。   即使是相隔了那麼久再重逢,牠都變成妖了,卻還是一樣地單純,一樣地聽話。   正因為牠的單純,他才更覺得不能利用牠。   他不想像他母親控制他的人生一樣去控制泰坦,他不想變成像母親那樣以愛為名對泰 坦予取予求,他小心翼翼地控制自己的貪念和欲望,想作一個真正懂得尊重、懂得體貼、 懂得愛人的人。   正因為他愛牠,所以更不能讓牠落入他曾有的痛苦之中,不能讓牠因為自己而痛苦地 去作違背心意的事情。   因為愛,所以他小心翼翼、戰戰兢兢。   因為愛,所以他選擇在他能控制住自己之前,不去靠近牠。   儘管他很想牠。   辦公室的門被規律地敲了兩下,打斷了江程灝的思緒。   他將視線落在門上,喊了聲:進來。   一名和江程灝看起來同年的男子,表情老成幹練,頭髮梳得一絲不苟,沒有一絲墜髮 ,西裝熨貼得平整直挺,走向江程灝辦公桌前的步伐像是精準計算過,剛好三大步,每一 步的距離都一致。   完美得不像真人。   江程灝每次看都覺得他的特助小齊和某個人真像。   「總裁,這是方家合約的審查結果,我方律師已經去和方家談了,方家已同意將撤下 方昭齊專案經理人的職務,將會再另外找人與我們繼續合作。」小齊語調平板地將一疊整 理出的報告放上江程灝桌上。   報告整整齊齊放在桌角,距離桌邊三點五公分。   小齊花了三秒放好的報告,江程灝一秒就打亂拿到自己面前翻看,小齊的報告整理得 簡單易懂,江程灝快速地看過,便在上面簽了名。   「作得好,就照新的合約走。」江程灝將報告重新放回桌邊,紙張有些散亂。   小齊將報告重新理過,再慢條斯理地收下。   江程灝見小齊還站在桌前,挑了下眉問:「還有事?」   小齊點了下頭,道:「您的母親突然來訪,我已經將她帶往會客室等候,但是您十分 鐘後還有一場會議,請問該幫您取消,還是照常?」   母親……江程灝的眼神黯了下來。   自從他開始反擊他的父母,從他們手上不動聲色地取走他們對公司的股份和控制權後 ,他以為他的父母再也威脅不到他了。   但他卻沒有想像中的自由和鬆一口氣的感覺。   親情血緣是這世界上最難斬斷的關係。   江程灝嘆了口氣,說:「會議照常,你幫我準備會議要用的東西,我過去會客室一趟 後直接去開會。」   語畢,他起身離開辦公室,清冷的臉上有著少見的焦躁。   「是,總裁。」小齊向江程灝行禮,腰身維持在完美的六十度,既保持了禮貌又不過 度奉承。   江程灝快步地走進會客室。   何芊玉依舊如往日般雍容華貴地坐在沙發上,只是臉上的妝明顯像是為了掩飾老態而 厚重許多,脖子上也多了些鬆弛的痕跡。   終究還是老了。江程灝注視著何芊玉身上,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小細節,內心複雜。   「呵……瞧瞧,我們的大總裁終於來了!」何芊玉不改尖酸的個性,一開口就是嘲諷 。   江程灝無視於她的嘲諷,淡淡地說:「有什麼事嗎?」   何芊玉見江程灝一副不當回事的樣子,不由得怒由心起,皺起眉頭道:「你本事了, 就可以這樣無視於你母親嗎?我花了這麼多心血栽培你,換來的是你這樣對母親的態度嗎 ?」   「我只有十分鐘。」江程灝面無波瀾地打斷她的話。   不隨之起舞是對何芊玉最好的應對,他早過了要隨時看著母親臉色過日子的年紀。   江程灝悄悄握了握手心,現在手中有主導權的人是他。   何芊玉窒了一下,看著江程灝的臉色,拿捏不住他的心思,失去對兒子的控制權這件 事令她感到焦慮,她也不想挑戰他這句話的真偽,只得咽下了對他的控訴,挑最要緊的說 :「我問你,你對何羽菁是有什麼不滿?」   江程灝挑了下眉,完全不意外她提起了這件事。   天晴財團董事的女兒,也是母親堂兄弟的女兒,他可沒忘她和父親為了促成這件事對 他作了什麼手段。   「很多,不過光是她姓何這件事,我跟她就不可能。」   「你!」何芊玉氣得手指著他,半晌說不出話來,深呼吸了幾下,才又道:「你就這 麼搞不清楚狀況?難道不知道我們都是為你好嗎?有天晴集團作你的靠山,你在爺爺面前 說話才有分量!難道你甘心只作一個小小台灣地區的總裁而已嗎?」   「你認為我會需要天晴集團作我的靠山?」江程灝冰冷的眼神掃向何芊玉,令何芊玉 一陣心驚。   「你是看不起我?還是看不起爺爺?你認為他會想要一個需要靠山的人來作他的繼承 人嗎?」   「我……」何芊玉在江程灝冷漠逼人的視線下感到一陣心虛,她不甘心地回瞪,試圖 說出有說服力的說詞:「天晴集團在台灣也是數一數二的集團,你能和何羽菁結婚,得到 天晴集團董事對你的支持也是有好無壞,你怎麼總是不懂我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江程灝沈默不語地看著她,讓何芊玉誤以為她說動他了,她揚了揚嘴角一臉得意:「 何羽菁長得漂亮又乖巧聽話,你和方昭齊背地裡的那些破事,我相信她也只會睜隻眼閉隻 眼的。」   江程灝的眼神動了動,語氣倒是意外平靜說:「我和方昭齊沒什麼事,你從哪聽說的 ?」   「你是我兒子,你的事能瞞得過我嗎?你這麼大動作地把方昭齊從合約上拿掉,難道 我會看不出什麼嗎?」   江程灝捏了捏額角。這事才發生幾天,已經傳到母親那了嗎?看來公司裡還有母親殘 存的勢力。   他也不想辯解,不想讓他母親覺得抓到可以拿捏他的地方,語氣依舊平淡:「那麼, 你明知我和方昭齊的事,卻還要我娶何羽菁?」   「你和天晴集團聯姻是對雙方都好的事,羽菁是識大體的人,她不會在意這件事的。 」何芊玉自信滿滿地說。好像為了達成利益什麼都可以拿來利用一樣,至於婚姻幸不幸福 這種小事一點都不重要。   好噁心!她真令他感到噁心。   江程灝忍著心中的不適,沒有說話。   何芊玉以為她達到目的了,緊接著說:「你現在同意還來得及,媽媽會幫你和天晴集 團的何董事解釋……」   「十分鐘到了,你回去吧。」沒有多餘的話,江程灝直接開了門送客。   其實他或許不應該來見她的,即使他已經以實力証明了他不需要靠他們也能掌握公司 ,即使他已經不再需要看他們的臉色過活,她卻還像是什麼都看不清楚般,還妄想著像小 時候一樣操控他的人生,妄想他照著她想要的樣子前進……   而他竟然還抱著一絲期待,期待她可能會說出不一樣的話……   早在那一天他就應該知道他母親是怎樣一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2.222.24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0665168.A.0EF.html
1Fasdwhhk: 恐怖劇情要來了! 01/15 08:56
2FIPASS1204: 推 01/15 09:26
3Futt1416: 沒有啦...沒有很可怕XDD 01/15 11:12
4Ftess605605: 江總硬起來!!!! 01/15 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