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 旅人的記憶支線——星辰封印 劇情全文

看板 C_chat
作者
時間
留言 6則留言,6人參與討論
推噓 -5 ( 0推 5噓 1→ )
資料來源:神魔之塔創作戰隊 https://i.imgur.com/0alDtyA.jpg
https://i.imgur.com/wgghh7S.jpg
本頁防雷,下頁開始正文 美夢之下 虛假的美夢 代偶們為拯救同伴而回去與恩莉兒展開對決,可惜異種惡魔介入戰事,讓代偶們陷入絕境 。幸而歸者長老蘇因來臨,阻止恩莉兒以及惡魔們的侵略,得到了稍稍的安寧。 可是敵人再度來襲,對方透過夢境避開蘇因設下的結界,控制在歸者據地所有沉睡的生命 ,就連身為紋龍的蒼璧也沒有例外…… 龍形蒼璧:嗯……這裡是……我的故鄉……紋龍的棲息地…… 這時金黃巨龍黃琮在空中游至蒼璧面前,龍尾親暱纏上蒼璧的龍尾。這是紋龍間與好友打 招呼的方式,但黃琮的舉動卻讓蒼璧覺得彆扭,因為牠從不記得自己和黃琮如此友好。 黃琮:喂!蒼璧,原來你在這裡,大家都在等你呀! 蒼璧:等我?有什麼事發生嗎? 黃琮:嘿!你還在問,當然是要慶祝你終於找到陽守! 蒼璧:欸? 黃琮:還呆在這裡幹什麼!你不是很想見到自己陽守嗎?那就快跟我過來吧! 蒼璧:『我的陽守……只要擁有了陽守,我就不再孤單……』 蒼璧:等我,我現在就來—— ???:哇哇——! 突然蒼璧耳邊響起嬰兒的啼哭,伴隨哭聲許多畫面湧現在蒼璧腦海,那龐大的訊息衝擊他 ,使他止住動作。 蒼璧:不……我……有很重要的事情……約定……和他的約定…… 黃琮:你在胡說什麼?有什麼比和陽守見面重要?這可是你一直祈盼的願望呀。 蒼璧:……對,在遇見他們前,找到陽守是我唯一的願望,但已經改變了,因為我找到了 更重要的東西,而現在我要守護他們! 蒼璧用力甩開黃琮,騰飛至雲霧間,下一刻周遭的景色驟變,由本身多彩的世界變成只餘 空白的界度。一道紅光趨近蒼璧,在蒼璧身上繞了一周後停佇在牠面前,脹大伸展最終變 成了蒼璧熟悉的身影。 蒼壁:龐貝! 回到殘酷的現實中 龐貝:蒼璧,你成長了呢,竟能克服敵人所捏做的美夢。 蒼璧:美夢? 龐貝:嗯,敵人趁你們睡著時施放帶有元素的香氣,連結你們的意識,並藉由美夢來操控 你們,你看。 龐貝右手一掃,那裡出現一個洞,洞裡顯示現實的景象——一道人影抱起嬰兒,南納想阻 止卻不敵睡意而倒下。 蒼璧:這——糟了!嬰兒有危險!我要回去! 龐貝:這就是我來的原因,我會帶你離開這個夢。 龐貝轉身在空白分不清方向的世界移動,蒼璧緊跟在他身後,不知過了多久他們來到一團 彩光前,彩光裡浮現現實的景象。 蒼璧:太好了!事不宜遲,我們一起回去吧! 蒼璧幻化成人形,伸手拉龐貝前行,但龐貝卻搖頭。 龐貝:我不能和你離開,我要留下來和大家守護姆姆。 蒼璧:……為什麼?明明不是你的錯,但為什麼是你要承受這種痛苦!? 龐貝微笑,那抹笑容中帶著深遠的覺悟。 龐貝:謝謝你,蒼璧,你果然是個溫柔的孩子,來,回去吧。 龐貝輕力推開蒼璧,蒼壁墮進那彩光中,凝望逐漸遠去的龐貝,淚水亦自眼眸滑落。 龐貝:……請你阻止惡魔喚醒破壞之源。 躺臥在地上的蒼璧睜開雙眸,熟悉的景象包圍自身,他知道自己從夢境回到現實。他舉起 手,將拳頭抵在發燙的雙眸上,輕輕低喃。 蒼璧:嗯,我答應你,龐貝。 尋找敵人 醒來的蒼璧跑到大樹下的帳篷,只見南納趴在帳篷口前,一動也不動。蒼璧急步走去,緊 張地扶起南納。 蒼璧:南納!快醒過—— 南納:呵呵~這烤雞也太棒……還有這個煎魚……欸嘿嘿……我太幸福了…… 南納閉上雙眸嬉笑著,嘴角更滴下可疑的閃光,那傻兮兮的模樣不單把蒼璧的擔憂燒光, 更點燃起他的怒火。 蒼璧:你這傢伙只顧著吃,那就讓你吃個飽吧! 蒼璧從懷內掏出一串辣椒,那是嗜辣的沙迪之前送他的,據稱其辣度足以讓昏睡的人清醒 。蒼璧掰開辣椒,毫不客氣塞進南納的嘴裡。頃刻南納全身的血液都躥上他的臉,下一秒 南納從口中伸出蘸滿了辣椒的舌頭。 南納:嗯嗯嗯……很辣呀——咳咳咳!哪個混帳弄了個辣味千層蛋糕呀?!咳咳咳! 蒼璧:太好了,你終於醒過來! 南納:你說什……呀!孩子! 南納推開蒼璧站起來走到放置嬰兒的地方,但那裡已經空空如也,然後他瞥見外面的代偶 和歸者全數昏睡在地上,露出愕然之色。 南納:這到底是…… 蒼璧:是敵人,他釋放香氣來連結意識,並藉由美夢來操控大家,所以我們要去打倒那傢 伙,拯救陷入夢境的大家。 南納:那你知道敵人在哪裡嗎? 蒼璧:欸? 南納:……算了,我來找。 蒼璧:你打算怎麼找? 南納:要讓香氣籠罩這個據地,首先施放者要身處高地,其次要順風,所以呢…… 南納舔濕食指,舉高手伸出食指指向天,很快便判斷到風向,南納指向北面那座高山之頂 ,瞇起雙眸自信地說。 南納:找到你了。 擊倒美夢 在歸者據地北方的高山之頂,尖銳的巨石突起,一道影子沉靜端坐在其上,那姿態恍如要 與巨石同化似的。突然影子動了,他站起來遙眺前方,湛藍的龍影奔雲騰飛。 許普諾斯:呵,竟然突破我的美夢,那就來迎接客人吧。 許普諾斯攤開雙手,鼓動力量,元素隨即化成濃烈的香氣撲香飛近的藍龍蒼璧。 蒼璧:哼!我可不會再中這招了! 蒼璧擺動尾巴造出風捲一下子把那香氣吹散,但動作過大,站在蒼璧龍首的南納一時無法 穩住身體,往後跌坐。 南納:痛!喂,你別這麼突然——蒼璧!小心後面! 蒼璧:什麼!嗚哇! 被吹散的香氣竟化成大量黑色羽毛往下飄落,雖然不知是什麼,但蒼璧本能感到危險,連 忙扭轉身體避過,可是依然無法全數避開,龍尾被黑羽擦過傳來沙沙的鈍音。 蒼璧:痛……這黑羽有腐蝕性! 許普諾斯:呵呵,你們挺厲害呢,竟然能避過那一擊,不過這一招如何呢? 許普諾斯語音一落,大量的黑色羽毛迅即浮現,在他的身旁形成球狀的防禦網。那些黑羽 綿綿排列更不斷移動,只要稍微出差錯便會被腐蝕。不過蒼璧並沒有放棄,反而更為不甘 心般瞪大龍眸。 蒼璧:別小看我呀呀呀! 蒼璧沒有減慢速度,反而提速,精準穿過移動黑羽間的空隙,瞬間來到許普諾斯面前。對 方立即喚回黑羽,黑羽在許普諾斯面前化成黑盾,但蒼璧早已察覺對方的企圖,提升高度 跨過許普諾斯。 蒼璧:南納!交給你! 南納:看我的! 已準備好的南納探出頭、迅速瞄準,扣下板機——轟隆!壓縮元素而成的子彈直射向許普 諾斯的頭頂,耀脈出炫目光芒。光芒褪下,不見許普諾斯的身影。 南納:……成功了嗎? 許普諾斯:呵呵呵,真是精彩的戰鬥,想不到我會被逼到這個絕境呢。 蒼璧:剛才那個是幻影嗎? 許普諾斯:放心,我不會再攻擊你們,我本來就沒興趣介入戰鬥,出手只是來還諾索斯的 恩情,幫他拖延了這麼多時間也算還清了債,那祝你們有個美夢。 許普諾斯懸浮在半空的身影淡去,蒼璧和南納確定對方不再回來,便轉身回去歸者的據地 …… 對自身的恐懼 迎救嬰兒 南納:大家都醒過來……呀!沙迪在哪裡?他朝我們招手,蒼璧,我們過去吧。 蒼璧聽南納指示,降落至沙迪面前,他的臉上仍殘留睡意以及疑惑。 沙迪:南納,蒼璧,發生什麼事?我嗅到一陣香氣之後便睡著了。 南納:是這樣的…… 南納和蒼璧向沙迪解釋事情來由,沙迪的臉色一點點變得凝重。 沙迪:竟然發生這種事……現在首要是救回嬰兒。 南納:但我們不知道嬰兒在哪裡…… 蒼璧:在這裡想也沒用,我先化成龍身在附近找找—— ???:不用了,我知道嬰兒所在。 蘇因走來,端正的容顏添上疲憊,似乎還沒從夢境中完全恢復過來。 蘇因:之前我擔心嬰兒安危,已在其身上施加術式,我能藉此追蹤其行蹤。 南納:那事不宜遲了,沙迪,大家就交給你來照顧,蒼璧,蘇因,我們趕快出發! 天空龍影騰飛,龍身上有兩名男子,白髮男子指向北方那片被大量金屬管道佔據的大地。 那些管道被鐵锈所侵蝕,帶著死寂與腐敗的味道。 蘇因:就在那裡,嬰兒正朝那金屬管道的大地走去。 蒼璧:那裡……本來是機械城的入口……現在卻…… 南納:蒼璧,你還好嗎? 蒼璧:沒事沒事,我們趕快過去,一定要救回依貝思的孩子! 蒼璧提速,眨眼間便飛近入口處,蘇因見到下方有道熟悉的身形——歸者伊斯塔。 蘇因:就在那裡。 蒼璧:好,讓我——嗯嗯! 蒼璧正要飛過去卻被由後方而來的攻擊擊中,失去平衡往下滑落至地,南納和蘇因因衝力 而被甩落地。 羅伊戈:哈哈哈!太好了!我擊中了! 札爾:什麼!才不是你呀,是我擊中的! 修德:吵死了!你們給我閉嘴! 之前來襲的三位惡魔出現,團團包圍蒼璧、南納和蘇因。 南納:『嘖!被包圍了,這樣下去救不了嬰兒……要先下手為強!』 南納舉起長槍,瞄準機械城入口的方向射擊,在那方向的修德機敏地躲開,亦因此出現了 包圍的缺口。 南納:蘇因!快過去! 蘇因:……你們小心。 蘇因從南納製造的缺口中跑出去,追趕伊斯塔。 外來者伊斯塔 蘇因:伊斯塔!快醒過來! 蘇因一邊追上去一邊大聲呼喊,但伊斯塔沒有回應,逕自往前走。 蘇因:『沒辦法,雖然可能有點粗暴,但先擋住她的去路。』 蘇因發動術式,元素在他指尖凝聚,並朝伊斯塔的前方一揚。那方向的岩石被斬開並傾瀉 下來,正巧擋住伊斯塔的前路。蘇因同時以術式增強體能,讓速度爆發,迅馳如風下成功 繞到伊斯塔面前。蘇因抓住伊斯塔雙肩,發動術式解除她的夢境—— 蘇因:『誒?術式沒反應……這是……難道……』 蘇因:伊斯塔……你根本沒被囚在夢境裡…… 伊斯塔沉默不語,美豔的臉蛋不帶一絲表情,雙眸清明,凝眸注視蘇因。蘇因卻沒法從她 眼內裡得到任何訊息,所以他開口。 蘇因:告訴我,伊斯塔,為什麼要這樣做?你一定有你的理由,我相信你,所以告訴我吧。 蘇因臉上沒有猜疑和憤怒,那是全盤的信任,然而就是這份無私的信任沉甸甸的壓住伊斯 塔的心。本來不帶情緒的她臉上頓添回幾分神色,那是對違背他者祈願的羞愧感,以及被 逼得無處可逃的慍怒。 伊斯塔:……你不會明白的,你永遠不明白! 伊斯塔猛然推開蘇因,同時發動術式在蘇因身旁設下結界囚住他,然後抱住嬰兒朝機械城 入口跑去,腦內不能自控地提醒自己的過去…… 伊斯塔並非原生歸者,她出生在於充滿苦難的星體——資源的貧瘠、極端的天氣、存活許 多具威脅性的物種。她的一族每天就在這嚴苛的環境中掙扎求存,族人的壽命大多不過三 十歲。為延續一族的命脈,幼童自懂得走路時,便不分男女強制接受嚴峻的戰鬥訓練,因 受不了訓練而死去的孩子多不勝數,伊斯塔亦有數次瀕臨死亡的邊緣。不過最終在幸運的 眷顧下,她一一捱過並且變得更強。醜陋而卑微地存活,她以為這就是生命,但當看到自 天際翩然而來的歸者們,她知道自己錯了。在她遇上蘇因以及一眾歸者後才明白,原來生 命可以這麼美麗和高貴。 年幼的伊斯塔:求求你,帶我走……帶我離開這裡。 年幼的蘇因:不用恐懼,我等歸者肩負傳頌星辰之理的責任,你所祈求,我必會給予。 為了變成那美麗的物種,年幼的伊斯塔背棄自己的家族和星體,跟隨蘇因來到歸者的母星 成為他們一員。然而,即使伊斯塔多麼努力,她仍然感受不到歸屬感。 伊斯塔:『假如蘇因不在,我什麼也不是,只有在蘇因的光芒下,大家才會把我視為一份 子。』 不知不覺間,這個想法深深植入在伊斯塔的意識裡,她所有的行動都為了成就蘇因,也為 了成就蘇因眼中的伊斯塔——善良、堅強、公正、會為大我犧牲小我、偉大的伊斯塔。然 而,真正的她卻非如此…… 謊言與謊言 伊斯塔掙開蘇因,朝機械城的入口跑去,很快來到中心位置,她昂首大喊。 伊斯塔:恩莉兒!我把孩子帶來了! 恩莉兒:太好了~謝謝你,那請你把孩子交給我吧。 恩莉兒自暗處走來,她揚起甜蜜的笑容柔聲說,一副親切可人的模樣,但伊斯塔沒有放下 警戒,抱緊嬰兒輕聲問。 伊斯塔:藥……先把解藥給我。 恩莉兒:這可不行喔~你拿到解藥就會跑走呀,那不如這樣吧,我們一手交藥一手交孩子 吧。 伊斯塔:『這傢伙一定有陰謀……痛!』 蝕心的痛楚自腐化的胸口傳來,像在提醒她時間無多。身中劇毒,命在旦夕——這就是伊 斯塔背叛蘇因的原因。之前伊斯塔為蘇因擋住恩莉兒的攻擊,起初只是微不足道的傷口, 可是很快傷口出現腐化,即使她用了術式壓制依然無法治好。正當她感到恐懼之際,恩莉 兒出現並提出了交易——用孩子交換解藥。為了存活下去,她無法拒絕恩莉兒的誘惑,就 像當年惡魔沃瓦道般,伊斯塔無法克服自小便植入在腦內的求生本能。 伊斯塔:……好。 伊斯塔邁開腳步,全神貫注防備恩莉兒,可是卻不知自己已被設計,突然兩道藤蔓突破地 面襲向伊斯塔抱著孩子的手,她吃痛鬆開來—— 恩莉兒:嘻嘻,我接住了。 伊斯塔:可惡!你——騙我! 伊斯塔想攻擊恩莉兒,但卻被多條自突破地面的藤蔓綁住——那是惡魔烏素姆所做的攻擊。 恩莉兒:那又如何?你有甚麼資格跟我談信用?你不單欺騙我、詆毀我、還殺死我的拉普 拉斯! 恩莉兒的臉容扭曲,恨意在她的眼眸裡環繞不息,過去使她痛苦不堪的記憶再度湧現…… 與歸者戰鬥中受傷的諾索斯,被蘇因帶回去治療,從昏睡中甦醒過來,他緩緩張目,與一 張陌生的臉龐相對視,對方見到自己清醒似乎鬆了一口氣,稍稍退後。 蘇因:我叫蘇因,是歸者的一員。 諾索斯:歸者……你們想對我怎麼樣! 蘇因:你別亂動,雖然我們已為你療傷,但你的傷勢太重,宜靜養。我不會傷害你,我來 是為了傾聽,傾聽你們的渴望。 起初諾索斯拒絕回應,但在蘇因的努力下,諾索斯很快打開了心扉,與蘇因傾訴他們一族 的目的以及自己的心結。蘇因承諾會尋找方法助諾索斯化成完整的人形,那時的他對此充 滿祈盼,所以當伊斯塔來找諾索斯時,他完全沒有對她懷有戒心。 伊斯塔:諾索斯,你的同伴來接你,我帶你過去吧。 諾索斯:『一定是拉普拉斯……只有他才會來救我。』 諾索斯:……蘇因呢? 伊斯塔:我們先過去,他稍後會趕來。 伊斯塔眼神閃爍莫名的光芒,但天真的諾索斯沒有起疑,順從地跟隨伊斯塔。忽然她剎停 轉身。 伊斯塔:對了,蘇因說為幫助你穩定形態,需要你身體一部分。 諾索斯:沒問題。 諾索斯舉手把手肘突起的尖刺掰斷交給伊斯塔,她盯著那沾有濁綠液體的節肢,皺起眉頭 ,但最後還是接過去。 伊斯塔:那我們繼續走吧,就在這樓梯的盡頭。 可能急於想見拉普拉斯,諾索斯搶先伊斯塔跑到樓梯盡頭,迎面是個廣闊的平台,位於山 頂之巔,把周遭一覽無遺。 拉普拉斯:諾索斯! 在半空的拉普拉斯瞥見諾索斯的身影,忘形俯衝而下,亦因為諾索斯這個異物的存在,使 能觀測萬物的拉普拉斯無法預計接下來的展開—— 四把鋒利劍刃自驟然閃耀的術式冒出,精準地貫穿拉普拉斯的手掌以及腳掌,一時間拉普 拉斯的行動力被截斷,但這還沒結束,一道黑影自諾索斯身後飛躍,直衝向拉普拉斯的面 前,抽出綠色的節肢—— 伊斯塔手持銳利的綠色節肢,準確地刺穿拉普拉斯的心臟,成功殺死拉普拉斯。諾索斯, 亦即是現在的恩莉兒被伊斯塔徹徹底底地欺騙了。 我與你同在 恩莉兒:是你……殺死我的夢想、我的信仰…… 過去一幕幕掠過,恩莉兒剎那間收斂臉上所有表情,以最漠然的神情直視伊斯塔。恩莉兒 等了這一天很久很久,她要親手殺了伊斯塔,那怕只能解去她心中一絲的恨,恩莉兒要把 接下來發生的事牢牢記著。 恩莉兒:去死吧。 恩莉兒鼓動力量,火元素化成三道火箭,襲向無法動彈的伊斯塔,可是一道黑影闖來,用 身體擋住火箭。三支箭矢分別貫穿黑影左腿,右肩和左掌心,鮮血濺開來,落到伊斯塔的 臉上,使她發出驚呼! 伊斯塔:蘇因! 負傷的蘇因沒有停住動作,吐出多個神奇的音韻,發動了結界,保護自己以及伊斯塔,在 結界內,束縛住伊斯塔的藤蔓被消毀。 烏素姆:呀啦,這下子麻煩了,破解結界可會花很多時間喔,諾索斯,我們要怎麼辦? 恩莉兒:……我們要做的事重要多了,反正他們活不長。 烏素姆:對呢,特別是那個女的,中了你的毒,恐怕撐不過今天。 恩莉兒和烏素姆離開,留下伊斯塔和蘇因。伊斯塔見蘇因喀血,慌忙為他療傷。 蘇因:所以為了解開身上的毒,你帶走了孩子嗎? 伊斯塔:……為求自己活命,我不理他者的死活,是不是令你很失望? 蘇因搖頭,伸手撫上伊斯塔的臉頰。 蘇因:怎麼會呢……對死亡的恐懼乃是每個生命的本能,沒察覺到你的不安,是我的錯, 讓你承受不必要的重擔,是我的罪。 伊斯塔:不,不是的,那絕不是蘇因的錯,身為歸者,應該擁有為萬物而犧牲的大愛,為 了存活而背叛你的我根本不配成為歸者……一直以來沒有你,我什麼也不是。 蘇因:伊斯塔,你是你,別被名字所束縛,也不需要為恐懼死亡的自己而羞愧,這是理所 當然。我們都是星辰的使者,在傳播信念時會被罪惡所誘,但伊斯塔,我希望你記得。 蘇因:我永遠不會捨棄你,即使你我身心消亡,我也會與你同在,我會在星辰之理中俯瞰 你、照拂你的前路,使你不再孤單,亦無需恐懼。 伊斯塔:蘇因…… 蘇因的話語使伊斯塔哽咽,冰冷的身體獲得力量,沉重的雙肩變得輕鬆,多年積累在她內 心的罪疚感都因蘇因而得到淨化…… 踏進末日 犧牲的勇氣 伊斯塔為蘇因療傷,可是剛開始沒多久便見到兩道黑影疾飛而至,重重撞上高聳的金屬扭 曲物。蘇因迅即認出黑影分別是蒼璧和南納,之前他們負責應付三位惡魔,好讓蘇因追上 伊斯塔。 蘇因:他們需要幫忙! 一龍一人被三位惡魔壓住,蘇因不顧自身的傷勢,強撐起身體,可是還沒站穩便因地動天 搖的震動而失衡,伊斯塔連忙扶住蘇因。 蘇因:這是……什麼? 天色呈現比夜幕還要更深沉的幽黑,不祥的紫色和金色的觸手自機械城入口中心冒出來, 不過似乎仍受到牽制,無法如願地活動,只是在地面反覆伸延。 恩莉兒:呀~偉大的起源,只差一點點就能解放您出來,請您等待我,等待您所孕育的孩 子們吧。 恩莉兒高舉依貝思的孩子,本來被壓制住的幽黑重新擴張,逐漸佔據孩子嬌小的身體,把 那嫰白的肌膚填滿不祥的紫黑。 蘇因:不、不行……再這樣下去,孩子會死掉,體內的力量會被恩莉兒用來粉碎龐貝的封 印,喚醒那否定萬物的破壞起源,那樣……這個世界……不,就連宇宙本身都會被摧毀。 蘇因:我……我不能坐視不理,必須要阻止她! 伊斯塔:『都是因為我的軟弱,才讓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必須承擔我所犯下 的罪。』 伊斯塔臉上帶著覺悟,她拉住欲離開的蘇因,蘇因轉身回望,見伊斯塔堅定地看向他。 伊斯塔:蘇因,交給我吧,我會阻止他們。 蘇因:可是你一個打算怎樣對付……難道你要用那術式嗎!不行!這樣你會—— 伊斯塔把食指放到蘇因唇上,過去被歸者評價「美豔但難以接近」容顏被一種超然的溫柔 所柔化,她揚起難得寬容的微笑。 伊斯塔:難以置信是嗎?之前我還因害怕死亡而做出自私的事情,但現在我能釋然至此, 那是因為你,蘇因。從你的話中我得到勇氣,請讓我為你們在黑暗中開啟一扇窗吧。 蘇因:伊斯塔……願你的名能銘刻於真理中、願你的魂能徜徉於星海中,擺脫因與果的束 縛。 蘇因握住伊斯塔的手,虔誠地吻上她的手背。那一吻帶著蘇因的愛、寛恕以及祈願。 蘇因:以星辰之理為名。 靈魂的標槍 站在躍至金屬扭曲物的頂尖的伊斯塔,環視風雲變色和被紫紅霧息籠罩的世界,深重的罪 疚感在她心內久久回旋。 伊斯塔:『不可以再讓他們摧殘這片大地!』 伊斯塔鼓動力量,與身下事前設置的術式呼應,不斷閃耀光芒,當光芒達至臨界點時,那 術式竟然飄浮上來,壓縮至掌心大小,鑽進伊斯塔的雙眸內。 伊斯塔:嗯嗚嗚…… 伊斯塔感到雙眼傳來強烈的痛楚,雙眸用力閉緊忍耐,終於痛苦稍褪。她張眸,眸子浮現 璀璨的術式。她攤開雙手,赤火隨即降於其身,躍動出帶有生命力的旋舞。她緩緩吐息, 不可思議地,豔紅的氣息自她的嘴裡溢出,轉化成五支標槍,與伊斯塔一起緩緩升至天際 。伊斯塔手向前一揮,五支標槍驟然轉動,同時瞄準在場五位惡魔——修德、羅伊戈、札 爾、烏素姆以及恩莉兒。 伊斯塔:『我的靈魂呀,請實現我的願望,封印所有惡意和邪惡!』 伊斯塔啟動禁忌的術式,以靈魂之火淬煉出五支靈槍,並在她的指揮下,射向五位惡魔所 在。 修德:哼!以為這些軟趴趴的槍就能打倒我們——嗯嗯! 惡魔修德伸手接住那把標槍,可是當他一碰觸到標槍的瞬間,標槍竟然化成半透明的人體 抓住修德,那副人體與伊斯塔一模一樣,只見她把修德扯到這片大地的彼方。 半透明靈體:『與我一起永遠地沉睡在這片大地吧。』 修德:不……不!不要——放開——嗯! 修德拼命掙扎,但那靈體的力量比想像中強大,修德最終被扯進大地下,被強制封住力量 、墜進永遠的沉睡中。同樣地,其他惡魔並不知曉標槍乃伊斯塔的靈魂碎片而成,低估了 標槍的威力。羅伊戈和札爾一同以觸手制止襲來的標槍,標槍卻唰地破開觸手,並化成了 半透明的伊斯塔,牢牢拴住羅伊戈和札爾的觸手,連同本體拖行至大地的深溝之中。 另一邊的烏素姆仰脖吸氣,張嘴吞下標槍,如常蠕動嘴巴,下一秒卻全身痙攣。隨後身體 被拽到地上,她並不知體內的標槍已化成透明體的伊斯塔,在她體內捆住她的內臟,再破 肚而出將其封印到地底裡去。 抵擋與反擊 恩莉兒:『別妄想能阻止我!』 在短暫的時間,伊斯塔成功把惡魔封印於大地裡,除了她——潛藏在恩莉兒體內的諾索斯 。她察覺標槍的詭異,立即抱住孩子,借孩子體內的力量把標槍反彈開去,那支標槍彈至 遠方的森林,插進在大地上。 伊斯塔:『呀……失敗了……明明只差一點點……』 耗盡靈魂的力量,伊斯塔連支撐身體的力量都殆盡了,無力自半空墜落…… 蘇因跛著腳趕到伊斯塔的身下,接住她虛弱的身體。此時伊斯塔的雙眸已經看不見任何事 物,黯然的雙眼中卻仍含著欣慰。以往她總是在蘇因的身邊細致地觀察著他的臉,原來當 一天她再看不見那心念著的輪廓,她還是能憑著氣息辨認到他。 伊斯塔:蘇因……是蘇因呢……對不起……我沒能阻止她……抱歉…… 蘇因:不……已經……已經足夠了…… 蘇因落淚,淚水掉落在伊斯塔臉上,傳給她溫柔的熱度。伊斯塔伸手摸索,終於撫上了蘇 因的臉龐,無法視物的她帶著眷戀地觸摸他的五官。 蘇因:是我們的罪……伊斯塔,放心吧,星辰之理會眷顧宇宙的萬物。祂毫不吝嗇分享愛 與真理……祂會為我們帶來希望的。 伊斯塔:謝謝你,蘇因,我會在星辰中看守你,祈求你得到永福…… 伊斯塔微笑,即使她雙眸失去生命的光彩,那抹笑容依然祥和,像沉入美好的夢境中安寧 …… 與破壞融合 蒼璧:蘇因! 龍影自遠處飛旋而至,抵地時雲霧縈繞,隨即龍身化人,與本攀附在龍身的南納雙雙來到 蘇因身旁。 南納:剛才那標槍很厲害……誒?她…… 南納見到蘇因懷內的伊斯塔,從她蒼白的臉形以及沒有起伏的身體,知道她的生命已經消 逝。 蒼璧:我……很抱歉…… 蘇因:不用道歉也不需要道歉,這是伊斯塔所做的選擇。我為她的勇氣和愛而感到光榮, 在星辰之理下,我們總有一天會重逢。 ???:不用擔心,你們很快便會相見了。 蒼璧:大家小心! 蒼璧機敏地將蘇因和南納護在身後,舉起右手恢復龍形,鼓動紋龍的力量,元素融進鱗內 化成堅硬的龍盾。然而襲來的攻擊比想像中具侵蝕性,雖然能成功抵消攻擊,但龍盾亦被 貫穿。 蒼璧:『竟然一下便擊穿我的防禦……』 恩莉兒:還以為這一擊便能打倒你們,果然紋龍的力量太礙事。 蒼璧:恩莉兒……她的力量比之前強大得多……而且還在不斷增強! 蘇因:『不斷增強……難道她已經……』 轟隆隆!驚雷乍響,炫目的雷電劃破漆黑的天空,也讓蘇因看清天空的景象——自機械城 入口延伸出來的紫霧與金光在空中頂峰交纏,揉合成兩個巨大的紅影,高掛於黑幕。紅影 之下是圈圈紫霧,與懸浮在空中的孩子相連,彷彿在吸收著孩子體內的力量,而恩莉兒則 佇立在孩子的下方,承受原始力量的恩澤。 恩莉兒:呀~太棒了~這就是我們母親的力量嗎?只不過是如沙漠中數粒沙子的分量,便 有著如此龐大、如此毀天滅地的強度。 蘇因:『果然……龐貝的封印開始崩潰,再這樣下去,萬物破壞之源就會甦醒,必須在事 情一發不可收拾前阻止她!』 失去與得到 蘇因與諾索斯 蘇因:諾索斯,住手吧,一旦解放破壞的起源的話,連你都會被消滅,宇宙的萬物會陷入 失序的螺旋中。 恩莉兒:這不是正好嗎?讓大家和我一起陪葬,那樣就不會覺得寂寞了。 蘇因:……這就是你的選擇嗎?諾索斯,我不會妄議、不會批判,我會全盤接受你的一切 ,並作出屬於我的選擇。 蘇因靠近南納和蒼璧,雙手搭在他們的肩頭上低聲細語。 蘇因:我有辦法對付諾索斯,但需要時間準備,能拜託你們幫忙嗎? 想從擁有起源力量加護的恩莉兒處拖延時間是異常艱難,甚至乎要賭上性命,但蒼璧和南 納不以為然。一龍一人交換眼神後,揚起帶著覺悟和釋懷的笑容。 蒼璧:到了這個時候還用問。 南納:對呀,犧牲了這麼多同伴後才走到這一步,怎能就這樣放棄! 蘇因:謝謝你們…… 蘇因:『為崇高的理想、追求更高層次的愛,我們克服求生本能的恐懼,甘願捨棄有形之 物,這就是生命的光輝,也是星辰一直謳歌的理想。』 蘇因抖擻精神,以法杖在手下描繪出複雜的術式,並開始呢喃不明的音節,術式受感喚而 脈動光芒,那畫面似曾相識。 恩莉兒:『是伊斯塔剛才所用的術式……他打算提鍊自己靈魂來做武器!』 恩莉兒:蘇因!我不會讓你得逞! 恩莉兒高舉雙手凝聚力量,朝蘇因發動攻擊,這時濃烈的雲霧包圍蘇因,並閃耀出湛藍的 光芒,驅散可怕的黑暗。 蒼璧:有我在,你就別妄想能傷到他! 蒼璧氣勢磅礡化回龍形,龐大龍身凝聚力量,激活全身鱗片,一層一層化成堅硬的護盾, 承受恩莉兒的攻擊。護盾破損,蒼璧立即補上新的,恩莉兒的攻擊無法攻擊蘇因。 恩莉兒:嘖!麻煩的傢伙!既然遠攻不過,那就近攻吧。 蒼璧:什麼……嗚哇!這、這是什麼? 許多由金屬管道扭曲而成的怪物自地面冒出來,並爬向蒼璧龍身,並開始噬咬牠的鱗片。 蒼璧與南納 咻!咻!咻!槍擊聲接連響起,把攀附在蒼璧身上的怪物射下來——拿槍的南納在另一方 高處伏擊。 南納:別忘記還有我在呀,休想動他們一分! 恩莉兒:……口氣竟然這麼大,不過是被捏做出來的玩偶,別太囂張! 恩莉兒低喊同時釋放力量,大地霎時出現大批怪物,朝南納衝去。 蒼璧:南納! 南納:別過來!你一過來就中計了,給我好好保護蘇因,我會搞定這些怪物! 活管怪物的數量不可勝數,南納漸漸應付不下,眼見怪物排山倒海快突破防線,撲向蒼璧 。南納焦急得很,想阻止卻力不從心。南納瞥向右手肘上那道不祥的裂紋,長久作戰已經 耗損了南納不少的力量,剛才與蒼璧一起對抗三位惡魔更是不得不使用術式增幅,結束時 便發現這道裂紋。南納知道再使用術式的話,他將會和依貝思同一下場。 南納:『但是呢,即使失去性命也好,為了保護他們、為了捍衛你們拼命掙扎而取得的戰 果,我不得不使用它,對吧,依貝思。』 南納:就算我失去性命也好,我也不會屈服,因為我們是人類,是有思想有意志的生命! 受到術式增幅力量的南納匯聚元素,釋放出多發強力的元素子彈,把在場所有的怪物悉數 擊倒。不過他的攻擊還沒停止,他拋下長槍、用力一躍急衝向恩莉兒,將所有的元素凝聚 在拳頭上。 南納:去死吧! 恩莉兒:嗯嗚! 恩莉兒沒預計南納會有如此意外的攻擊,沒有防備而讓南納突破防禦。他的拳頭重重擊中 她的腹部,令她踉蹌後飛,斷了與孩子體內力量的連結,但恩莉兒也沒手軟,在半空中鼓 動力量攻擊南納。南納往後飛身,跌到蒼璧身前。蒼璧化回人身扶起南納。 蒼璧:南納! 南納:咳咳咳……呼,太好了,這樣她便與那起源的力量分隔開來,不能再喚那些怪物出 來……呀,看來我們的約定沒法實現呢。 南納俯視被裂紋佔據的雙手,帶著些許無奈和失望地微笑,然而蒼璧卻無法接受眼前的事 實,激動地搖頭,熱淚如斷線的珍珠鍊般不斷落下。 蒼璧:我不要!為什麼又是這樣……我總是要看著珍視的存在一一離開我……龐貝……巴 哈姆特……現在你又……我無法保護你們……都是我——嗯! 南納用力彈了蒼璧額頭,擺出受不了的表情。 南納:唉,你怎麼又在鑽牛角尖呢,別把自己逼得這麼緊呀,嗯,雖然現在無法實現那個 約定,但我沒打算放棄呀。 蒼璧:……嗯,我、我也不會放棄,即使現在無法如願,但總有一天,我相信總有一天會 實現的。 南納:嗯,一定會實現的…… 南納高舉拳頭,蒼璧意會過來,粗魯地抹乾眼淚後舉起拳頭——砰!拳頭再次相碰。南納 露出滿意的表情,以溫柔的眼神看向蒼璧。 南納:那……我先走一步啦。 蒼璧:嗯嗯……嗚嗚…… 終於名為南納的存在消失,化成粉塵飄散於這片大地中,唯有繫在他額前那藍色髮帶鮮明 地躺在地上。 獻上靈魂碎片 蒼璧與南納剛離別不久,一道身影便走來,讓蒼璧不得不拋開那份酸楚迎上去。 恩莉兒:呵,現在只剩下你…… ???:不,還有我。 蘇因上前,明亮而澄澈的眼眸內烙印和伊斯塔淬鍊靈魂時一樣的術式,也代表蘇因已成功 發動術式。 蒼璧:蘇因!你已經準備好了嗎? 蘇因:嗯,多得你們幫我爭取時間。 蘇因瞥見遺落在地上的藍色髮帶,內心揪緊,但他強逼自己正視前方。他不能沉浸於悲傷 和失落中,那樣做等於侮辱為戰勝而死去的同伴。蘇因攤開雙手,金光之火降於其身,火 影搖晃,像在道出命運的曲折。 蘇因:諾索斯,是審判的時候,為你的罪而懺悔吧。 天地雷動,轟鳴聲此起彼落,蘇因與恩莉兒的戰鬥已經超乎人類所理解的限界。蘇因以靈 魂淬鍊而成的金光標槍追擊恩莉兒,恩莉兒擷取吸納而來的起源力量還擊。他們的攻擊在 天空銘刻多道光痕,也在大地劃下無數道裂縫,其戰鬥永久改變泰倫斯大陸的地勢和結構 ,奏出了這片大陸戰火與悲劇的首部曲。 終於在蘇因奮身的一擊下,恩莉兒被擊落至某片大地,撞出一個極深的坑洞。蘇因懸浮在 半空,手執著靈魂的標槍瞄準恩莉兒,那端莊的臉容上沒有憎恨、沒有憤怒,只有盛大的 慈愛。他用力把標槍擲下去,銳利的槍頭貫穿恩莉兒的身體。 蘇因:諾索斯,我無法填補你內心的傷痛,但我會陪你一起承受,不論是你的愛還是你的 恨,我也願意去傾聽。 恩莉兒:……蘇因,你果然沒變呢,還是和那時一樣無私而偉大,連我這種一無是處的生 命都想拯救…… 恩莉兒虛弱地訴說,那對瞳眸和蘇因初遇諾索斯時一樣,盈滿對自身的嫌惡,即使此時的 諾索斯擁有當時所祈許的形態,她依然憎恨自身。 恩莉兒:不過我還是獨自一個便好,我會在絕望的黑暗中繼續憎恨萬物,而你就在光明中 為我懺悔吧。 恩莉兒釋放最後的力量,把蘇因送出深淵。蘇因想掙脫,但靈魂已耗盡的他無力反抗,被 送回機械城的入口,那裡有數道身影守候著。 安努:蘇因! 神農:這……他的靈魂要枯竭,這樣下去他會死的。 安沙爾:蘇因不能死!死了的話還有誰帶領我們! 瑪努恩:……用我們的靈魂,只要我們每個獻出自身靈魂的一部分,或許能救回蘇因。 寧胡薩格爾:嗯,無論如何也要救回蘇因。 為拯救蘇因,眾歸者們獻上自身的靈魂碎片,以修補蘇因缺失的靈魂…… 保護與約誓: 蒼璧無法介入蘇因與恩莉兒的戰鬥,但他還有一個使命——拯救依貝思的孩子。蒼璧化回 龍身飛向孩子所在——被起源的力量籠罩而懸浮在機械城入口處。蒼璧把龍爪伸進那龐大 力量的對流中——沙沙! 蒼璧:痛! 龍爪沐浴在起源的力量下,迅即被侵蝕。不單肉身,連精神也受盡煎熬。 蒼璧:『我……我不可以放棄……我要遵守和他們的約定……我要拯救孩子!』 經歷無數的生與死,蒼璧的心靈已經成長,不再被輕易摧毀,所以牠成功突破力量的屏障 ,把孩子救出來。可是這過程磨盡蒼璧的身與心,牠無力飛翔,只能往下墜落,但此刻蒼 璧依然竭力護住孩子,把其緊納入懷內。砰哋一聲!蒼璧重重墜落地下,掀起一陣飛沙走 礫。待沙塵散去,蒼璧撐起身化回人身抱起那嬌小的孩子。 嬰兒:嗚……嗚…… 蒼璧:孩子……還活著……可是氣息很微弱,那力量的殘渣正在侵蝕孩子…… 蒼璧審視孩子,那曾經被他以紋龍之力壓制的幽黑重新佔據孩子的身體,還比之前來得嚴 重。此刻孩子除臉部以外都被染黑,更被大量不明的紫霧所纏繞。 蒼璧:『要壓制那力量恐怕會用上比之前更多的龍血……呀呀~結果我也沒資格指責依貝 思和南納他們呢。』 蒼璧聳聳肩揚起釋懷的笑容,把手放到孩子上方,以龍爪割開血脈,龍血傾灑,和上次一 樣那股力量受到壓制,幽黑漸漸自孩子身體淡去。時間漸漸流逝,龍血在孩子身下造出了 血窪。失血過多讓蒼璧無法支撐,暈眩下只能跌坐在地上,但他依然拼命舉起手,讓血灑 落在孩子胸口。終於漆黑被壓抑回孩子的胸口,但神奇地當漆黑縮回胸口印記的瞬間,雲 霧冒出來縈繞在孩子身體,慢慢化成薄膜包裹著孩子。 蒼璧:『這就是世界的真理吧,我們用生命滋潤大地,而這片大地將會孕育我們的下一代 ,世界就是這樣循環著……』 蒼璧:對吧,南納…… 血色盡失的蒼璧疲憊地閉上雙目,力量耗盡的他無法維持人形,變回龍身。感到寒冷的蒼 璧蜷縮身體,意識慢慢淡去…… 龐貝:蒼璧、蒼璧。 蒼璧:誒?龐貝……你不是已經…… 南納:唉,你又睡昏頭了嗎? 蒼璧:南納!還有依貝思…… 依貝思:嘻嘻,蒼璧還沒睡醒呢~不過不要緊,聽到莎娜唱的歌之後就會醒過來~ 蒼璧:『呀……這是夢……所以我已經……』 南納:喂!你別呆在這裡,快來呀! 蒼璧:哦!等我! 蒼璧站起來滿懷喜悅跑向南納、龐貝等的所在…… 現實中,一道身影來到蒼璧前面蹲下去,輕撫變得冰冷的龍身,眼角滑落熱淚。 ???:蒼璧……願你能有個美夢…… 大戰的終結 再度封印 時間回到稍早,蒼璧和南納擊退敵人許普諾斯,並與蘇因迎救被拐走的孩子,薛丁格和沙 迪等則留下來,照顧受美夢影響的同伴們。擁有豐富知識的薛丁格在歸者據地的醫療室診 治受傷的代偶們。 薛丁格:清理好傷口了,這數天不要——呀! 尤如大地要裂開般的搖晃傳來,一時間尖叫和驚呼於歸者據地回盪。待震動平息後,薛丁 格跑出室外一看,發現世界已經變天——在機械城入口,兩道詭異的赤紅圓影高掛於漆黑 如墨的天幕。 薛丁格:『這是……龐貝的封印裂開了……這樣下去破壞的起源便會甦醒過來……我必須 過去阻止!』 當薛丁格趕到機械城入口時,蘇因和恩莉兒的戰鬥已經結束。趕來的歸者們正拯救蘇因, 見已有他者幫忙,薛丁格便快步來到入口中心,只見蒼璧蜷縮龍身護衛一顆龍卵。 薛丁格:蒼璧! 可是蒼璧沒有反應,薛丁格內心浮起不祥的預感,他加快腳步來到蒼璧身旁,蹲下去觸碰 龍身,卻只傳來冰冷的觸感。他知道蒼璧已經死去,為了拯救龍卵內的孩子,實現與依思 貝的承諾。薛丁格為蒼璧崇高的意志而動容,卻又悲痛至極,熱淚滑下眼角,輕聲低喃。 薛丁格:蒼璧……願你能有個美夢…… 然而,腳下的震蕩把薛丁格從哀傷中強行拉回現實,大地再度晃動,位於入口中心的裂縫 變得更大,更多的紫霧和金光自裂縫口冒出來,攀升至天際兩道紅影上。薛丁格昂首,仰 望懸掛在天際的兩道赤紅圓影,那圓影比他在歸者據地時所看到大了一圈,更為怵目驚心。 薛丁格:『即使失去媒介,起源的力量仍在滲透……所以現在能做的只有重新封印……』 薛丁格撫上胸口那閃耀虹彩的魂石,本來那是他為拯救龐貝等同伴而傾盡心思鍊造出來, 之後能否再做出來還是未知之數,可是—— 薛丁格:原諒我,龐貝……大家……為了守護這片大陸,我必須要使用它。 薛丁格閉目,讓魂石融入體內,下一刻虹彩自他身上綻放,其光彩覆蓋整片大陸…… 紋龍的守護 蘇因:這裡是…… 蘇因環視四周,發現自己來到空白不分邊界的世界,沒有失去意識前那撕心裂肺的感覺, 身體變得輕盈。這時有誰輕拍他的肩膀,他回首見到熟悉的笑顏——紋龍蒼璧,此時他化 身成人形。 蘇因:蒼璧……所以我們都死了嗎? 蒼璧搖頭指向蘇因後方光芒之處,柔聲地說。 蒼璧:蘇因,接下來就交給你,請你用我紋龍的力量守護這片大陸…… 蘇因猛然張目,映入眼內是高掛於天際那兩抹不祥的閃紅。 瑪努恩:你終於醒來了,蘇因。 蘇因:……你們把靈魂的碎片分給我…… 瑪努恩:對,因為我們需要你。 蘇因感到雙肩沉重不已,因為世界的存亡落在他身上。他深呼吸挺起胸膛站起來,與瑪努 恩一起朝入口中心走去。甫一過去便見到蒼璧的屍首,即使內心知道這事實,蘇因仍忍不 住動容,為此深沉哀痛。 薛丁格:蘇因,你終於來了…… 這時坐在地上的薛丁格向蘇因搭話,薛丁格因利用魂石重新展開封印而耗盡體內大部分的 元素,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虛弱地盤坐在地上。他抬頭看向蘇因輕聲訴說。 薛丁格:……惡魔強行撐開結界,力量自結界裂縫洩流出來。雖然蒼璧救走作為破壞結界 核心的嬰兒,結界裂縫不再擴大,但力量仍從原有的出口滲出來,所以我用魂石再次封印 …… 蘇因:可是已洩流出來的力量無法被消除,並對這片大地做出致命性的傷害,現在必須想 辦法阻止那些力量蔓延,對吧。 薛丁格:全中,所以你想到對策吧。 蘇因:……在這裡設置星靈宮殿,利用星辰的力量鎮壓住那力量。 瑪努恩:可是要怎樣在那破壞的力量中心建設宮殿?沒有材質可以抵受那力量的強度。 蘇因:有呀,不就在我們眼前嗎? 薛丁格和瑪努恩順著蘇因的眼神看去,入目的是蒼璧的屍首。蘇因蹲下去伸手輕撫蒼璧的 龍身。 蘇因:蒼璧,這就是你最後的祈願呢,為了這片大地、為了萬物,你不惜獻上靈魂以及肉 身……無論如何,我會繼承你們的意志,守護這片大地、守護宇宙的萬物…… 之後,蘇因與一眾歸者們合力,以蒼璧的龍骨為核心在天際建造星靈宮殿,並將不祥的力 量鎖進結界內,可是那力量實際過於強大,使這片大陸面臨異常的生態。不單這片大陸受 到影響,在宇宙不同的星體都因這異動而出現變異,為了維護這些星體的生命,蘇因重啟 看守者的系統,讓通過試煉的歸者成為看守者,到各星體看顧萬物。 遲來的告白 兩抹閃紅高掛在白晝的天空,帶給大地炙熱的天氣。一名男子不畏高溫,揹著包袱攀越嶺 峰,終於來到高山之下,那裡一隻金光巨龍守候著。當牠看到男子來到便飛過去迎接。 黃琮:你就是沙迪嗎?炎蒲已在山頂上等你。 沙迪:我是,麻煩你帶我過去。 黃琮讓沙迪攀上龍背,擺尾一躍朝山頂飛翔而去,眨眼間便來到紋龍的棲息地龍髓之骨前 。紅龍自龍骨飛下來,向沙迪點頭示意。沙迪把背後的包袱攤開,展露裡面的龍卵,嬰兒 在裡面沉睡著。就連最年長的炎蒲見到此龍卵都感到訝異,無言好一會才開口。 炎蒲:這就是蒼璧捨命所救的嬰兒呢……交給我們看顧吧,只要將龍卵放進龍髓之骨,吸 取自然之力,終有一天會破卵而出。 沙迪:謝謝你……能把這個也一併放進去嗎? 沙迪拿出一條藍色的髮帶,交給炎蒲。 炎蒲:這是…… 沙迪:是我同伴的東西,他和蒼璧很要好…… 炎蒲:我明白了,水桓,麻煩你把這些放進龍骨裡。 一條藍龍飛來,拿走沙迪手上的物品,飛到龍髓之骨中。 炎蒲:你有何打算?現在這片大陸出現異變,你們一族留在地上恐怕會活得很艱難,要不 要搬到我們這裡? 經過這場戰役以及蒼璧的犧牲,紋龍一族深切反省過去對他族漠不關心的態度,開始嘗試 關切這個世界。 沙迪:不,即使多麼困難也好,我們打算用自己的手去開闢未來,就像過去的同伴一樣…… 炎蒲:是嗎……那祝願你好運。 開闢的未來 之後沙迪回到同伴的身邊,有同伴決定去別的地方冒險,有同伴留下來與沙迪建立居所, 一步一步開展未來。本來沙迪以為自己能看到這片大陸恢復生機的一刻,可是身為戰鬥組 的他本就注定比常人短命。虛弱的沙迪躺在床上閉目養神,直到微弱的響聲傳來,他緩緩 張目撇臉看向右方,見到一名豔麗的女妖精佇立在床邊,她右手拉著一名男孩。 沙迪:是你呀…… 維蘭瑟:……為什麼你不來找我? 沙迪:我……沒資格去找你……同伴為了讓我們存活下去而犧牲……怎可能只有我得到幸 福呢…… 維蘭瑟:……唉,你還是那麼笨…… 沙迪:對不起……維蘭瑟……我愛你…… 維蘭瑟:……笨蛋……你這話說得太遲……我也愛你…… 沙迪勾起嘴角微笑,維蘭瑟握住沙迪的手流下淚水…… 以諾:這就是我們人族的起源嗎……可是我們的世界並沒有異變呀。 ???:那是因為人族的覺醒以及歸者蘇因的努力,不久後便成功消除縈繞在大地失序的 力量。 以諾:外來神族……是指卡俄斯和宙斯嗎? ???:對,我的孩子……你已經得知世界的歷史,現在就由你親手去開創新的未來,就 像過去的他們一樣…… 雙親的離去、蒼壁和南納等為守護他和世界而犧牲,見証一切的以諾心情沉重,似有千言 萬語藏於心內,卻無法排遣。他陷入前所未有的錐心之痛,一寸、一寸地撕裂著他的心房 。雖從未與他們對話,但是他們所做的,以諾永不會忘懷。他把手置於胸膛上默默起誓。 以諾:『爸爸、媽媽、大家,我會連同你們的份,竭力守護這個世界。』 -- 另外附上概念介紹: https://i.imgur.com/gcuJ5rh.jpg
主地圖: 泰倫斯大陸呈一個完美的圓半球,置於畫面的正中間;而以諾塔則處於地圖的中軸線上, 與泰倫斯大陸的半圓邊界交差於視覺中心點。最新的十一封入口正在視覺中心的正上方, 既不影響原結構,又能在平視範圍內捉住目光。 https://i.imgur.com/UXZrZ7l.jpg
在祝福中誕生: 中央頂部的陽光與兩側的樹木及河岸線構成等腰三角形,為二人營造完美的中心焦點位置 。因其都剛好比依貝思低三分之二,營造出他以自身支撐著依貝思的畫面。 https://i.imgur.com/3mughzW.jpg
因其都為保護依貝思而受傷: 倆人的畫面頭身比例皆為1:1,突出臉部表情之餘畫面又不會使整體感覺過於擠擁。倆人 對視的中心剛好為中軸線,不會令觀眾第一視覺偏頗於任何一方。整個畫面分為均等的四 個直間格,均衡背景和主角的分佈。 https://i.imgur.com/gAYk8Di.jpg
依貝思揮劍: 依貝思的肩膀和大劍的斜度分別在兩條平行線上,運用了雙平行線構圖法去塑造視覺和諧 感。而依貝思的肩、臂、劍符合鄰角互補的數學定律,以科學創作黃金畫面比例。 -- 淩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年華誰與度? 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若問閒情都幾許? 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北宋】賀鑄《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5.135.135.43 (馬來西亞)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06087702.A.F78.html
1FELV420: 滾 11/23 07:36
2Fnh507121: 噓 11/23 07:37
3Fvm06wl: 這你也能洗 11/23 08:06
4Ftw15: 紋龍是怎樣 炎龍死了嗎 11/23 08:48
5Facer5738G: 所以他們是有同意你轉貼喔 11/23 08:48
6Fhedgehogxhi: 好了辣 11/23 10:12

C_Chat 看板熱門文章

15
27
36
78
123
241
15
48
26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