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刀亂][爺鶴/鶯莓]他的嚮導,他的哨兵 09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4則留言,2人參與討論
推噓 3 ( 3推 0噓 1→ )
防暴頁 順便塞個印調好了XD https://forms.gle/kLZA9mjcQCuLoDpy9 〈第九章〉 安撫不是哨兵的專長,這個理由無法讓三日月宗近不感到自己把事情搞砸了 ,不過看到大包平帶著鶯丸跟小狐丸一起過來醫院,他馬上忘了這件事,皺著眉 頭問怎麼這麼晚了還讓小狐丸出門,大包平則不甘示弱地問他怎麼能這麼晚了讓 鶯丸一個嚮導落單,眼看兩個前後任首席哨兵火氣升高,鶯丸跟小狐丸只能各自 安撫起自己的親友。 等到兩個哨兵平靜下來之後,他們才有空抽絲剝繭,把事情理出個頭緒來。 「這麼說來,真正的五条夫婦,才是這系列案件的第一起受害人嗎?」大包 平覺得不可思議,雖然這個案件鶯丸一直把他排除在外,但是他接送鶯丸跟小狐 丸,靠著哨兵敏銳的聽覺,在旁邊聽也聽得夠多了。 「不一定是第一起,但肯定是早年地位最高的受害者。」早就知道的鶯丸淡 淡的接了口,「而且這麼嚴重的疏漏『塔』卻沒有發現,肯定是有內鬼。倒是你 們三条家怎麼回事,連自己家裡親戚都認不出來嗎?」 「五条家與三条家在幾代前鬧得不愉快便疏於聯絡,據說是出了國去作為本 國『塔』的使者,便全家定居國外,家父不認得也是正常的。」石切丸回答的不 卑不亢。「如果從伊達鶴丸小的時候起算,那些內鬼的存在也非常久了。」 「不要忘了德川家。」青江提醒他們不要忘了伊達家帶來的提示。 「所以要與『塔』為敵了嗎?」小狐丸皺著眉。他和大包平的約會,鶯丸一 向很少插手或打擾,從大包平的態度來看,他知道鶯丸是鼓勵的,但沒有想到鶯 丸原來也會跟三日月一樣不看時間的打電話擾人清夢,要大包平去接他,所以他 乾脆跟著大包平一起去一探究竟,他不懂為什麼大半夜的鶯丸會在廢墟裡遊走, 大包平倒好像不是很意外的樣子。 「也不見得是那麼一回事。」鶯丸擺擺手,「不過有機會讓『塔』難看一下 也不錯。」 「把蛀蟲清出去就可以了。」三日月宗近做出了簡潔明快的結論。 「我早看那些人不順眼了。」大包平折著手指,顯得躍躍欲試。 「稍安勿躁,大包平。」 「喂,為什麼你老是要把我排除在外?」大包平直接對鶯丸抗議。 「因為你太顯眼了。」 「那傢伙就不夠顯眼嗎?」大包平指著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一臉你們古 備前家吵架關我啥事。 「所以需要比他更顯眼的人吸引『塔』的注意啊。」鶯丸笑了笑,「為了避 免再發生今晚這種狀況,我決定搬進三日月家裡。」 「欸?」 「咦?」 不只大包平傻眼,屋主三日月宗近也傻眼。 「不然反過來,讓鶴丸住我們那裡,三日月天天過來?」 前後任首席哨兵想了一下,又非常有默契地搖搖頭。這麼做只怕古備前老宅 不保。 「表面上我是因為跟你吵架搬進三日月家裡,實際上我是為了調整鶴丸的狀 況住進三日月家裡的,懂了嗎?」鶯丸拍拍大包平的肩膀,他知道大包平腸子很 直不會演戲,那麼也就不要演,反正這件事情就算是假的他也會拒絕到底。 「所以?」大包平毫無想像力,旁邊的小狐丸卻已經懂了,這根本是鶯丸做 球給他。 「所以以這件事情為契機,你可以去找其他家族的人談,表面上是要他們來 勸我跟三日月分手,實際上是要跟他們說明現在的狀況,讓他們了解事情的嚴重 性。」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小狐丸接口,「古備前跟三条聯手的話,會更有說 服力。」 我反對。覺察到鶯丸動機的三日月宗近默默把話吞回肚子裡。「咳嗯,我最 近申請複查了一些案子被『塔』以權限不足拒絕了。既然我這個前任首席權限不 足,那麼只能依靠現任首席了。」 聽三日月宗近這樣講,大包平忽然很有底氣起來。 「『塔』大概忘了咱們哨兵嚮導是為了什麼才甘心低頭的,咱們來大幹一場 吧!」 ***** 這次伊達鶴丸醒來時,是在一間雅緻的和室。三日月宗近輕鬆的斜倚在小几 上看著報紙,穿著深藍色的甚平,看起來很是悠閒,一側的茶盤上還有整套茶具 ,空氣裡有著淡淡的茶香。 他有些發愣,這些天和三日月宗近住在一起,好不容易才適應了這個人出現 在自己的環境裡,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死抓著三日月宗近不放。 正當他正在想要繼續裝睡的時候,他看見自己面前有一對長長的耳朵。 「?」 「你醒來了啊。」三日月宗近的語氣就像平常一樣。「那是我的精神嚮導。」 伊達鶴丸盯著這隻大剌剌蹲坐在自己胸口,用一雙夜幕顏色眼睛看著他的長 耳朵生物,忽然爆笑出聲。 「你的精神嚮導是隻兔子嗎?」 「正確來說是隻野兔。」三日月宗近認真說明。 「原來這就是為什麼沒有人敢說前任首席哨兵精神嚮導是什麼動物的緣故嗎 ?竟然是隻兔子?」 伊達鶴丸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抱住了體型並不小的岩灰色兔子,兔子也沒有抗 拒,反而還蹭蹭他。 三日月宗近鬆了口氣。 「是野兔不是兔子。我沒有阻止人們討論這件事。」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沒人 討論,但這也不算什麼機密就是了。 看著伊達鶴丸對他的精神嚮導愛不釋手,三日月宗近決定等下再說。 「光小子他們還沒回來嗎?」 「小烏丸老師是很嚴格的。」三日月宗近和善的看著他,「有些事我想告訴 你。」 伊達鶴丸抱著兔子沒有說話,三日月宗近感覺精神嚮導並沒有感受到緊迫, 推想應該是可以繼續說的意思。 「你真正的父母可能早就遇害了。五条家在幾代前就移居國外,申請調閱資 料需要更多時間,但我們會查出來前因後果,給你一個交代。」 伊達鶴丸輕輕的點頭,手裡抱緊了些。 「當年我冷落你是有有緣故的。我覺醒之後那兩位太積極,說到家母差點要 點頭的程度,可是你都還沒有覺醒,年紀又太小,這實在太不合理。我判斷是你 太黏我造成他們的錯覺,所以才冷落你。」 「本來就是我需要你,而不是你需要我,這也沒有什麼。」伊達鶴丸用下巴 蹭著兔子的頭頂,「只要我不需要你,這一切就結束了。」 「鶴丸。」 「我不需要同情。」 「鶴丸。」 「如果你是基於歉疚想要補償我,那也免了。」伊達鶴丸的動作跟他的言語 相反,「我有伊達家了,他們不問血緣關係的把我當成家人看待,比你們三条家 好多了。」 「我認為『塔』可能有內鬼才能夠掩飾那兩人的身份,在整個案件完全釐清 ,讓罪有應得的人入罪,無辜的人平反之前,我們都還需要你。」 「我也沒有你想得那麼無辜。」伊達鶴丸自嘲。 「如果當初我們沒有放棄你的話,很多事情也不會發生。」三日月宗近凝視 著他,伊達鶴丸發出了一聲嘲弄的輕笑。「我也想要重新建立我們之間的關係。」 「哪種關係?」伊達鶴丸總算挑眉看他,「親戚?朋友?同事?師徒?」頓 了下,「喔對了,我記得你對我的臍環很有興致嘛,所以你會想跟我上床嗎?」 三日月宗近噎了一下。那件事情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 「你不是知道了嗎?我把上了我的人殺了。想知道更多的細節嗎?」 「鶴丸。」 「當你身無分文、也沒有背景的時候,兩腿一張是最快的謀生方法了,我長 得漂亮,雖然不是哨兵也不是嚮導,只是個什麼也不是,但這也是一種本錢。」 三日月宗近感覺到精神嚮導不安的企圖掙扎,但是伊達鶴丸卻抱得更緊。 「結束了之後對方會鬆懈下來,那就可以把對方殺了,然後再搜刮一空,逃 離現場。我是這樣活下來的。」 「所以你打算跟我上了床之後把我殺了嗎?那首先你得殺得了我才行。」 伊達鶴丸瞪大眼睛看著他,覺得他似乎搞錯重點了。 三日月宗近清清喉嚨,雖然搞笑不太成功但是伊達鶴丸似乎放鬆了點,「我 不介意曾經發生過的事,畢竟是我粗心大意才逼得你不得不如此。親戚、朋友、 同事、師徒,你喜歡哪個就是哪個。」 說親戚太尷尬,說朋友太矯情,他們的年歲差說師徒又太奇怪,說同事似乎 又有些疏離。伊達鶴丸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只好看著懷裡的兔子。 「當朋友不錯。」想了半天伊達鶴丸還是選了這個,「那麼,如果我們是朋 友,我有個要求希望你能答應我。」 三日月宗近想他大概也沒有拒絕的餘地,「好。」 「逮到那些人,當他們被問完,沒有了價值以後,讓我殺了他們。」哨兵嚮 導的名門看重血統與「塔」的方針有關,然而那些人,不知道是誰,毀掉了他的 人生跟家庭,他沒有放棄報仇的道理。 「——好。」三日月宗近思考了一會兒,答應他,「我會幫你找到在法律上 可以這麼做的理由。」 ***** 伊達鶴丸再次醒了過來,這次是真正的「醒來」,發現自己果然又在那間靜 室裡,又被換上哨兵專用病人服,不同的是三日月宗近坐在他的病床邊,不是每 次都隔著一片玻璃看他。 「我剛剛做了夢?」 如果是夢那也太真實了吧,他記得夢裡三日月宗近答應他的事情、三日月宗 近聽見他說的話,噢,還有一隻岩灰色的巨大兔子。伊達鶴丸低頭,發現病床邊 有兩隻長耳朵轉來轉去。 「你沒有做夢,我拜託數珠丸把你放到我的精神圖景裡。」三日月宗近乾脆 把岩灰色的野兔抱起來,「你不是很想看牠?」 伊達鶴丸張了張嘴。掙扎了小半會兒最後接過了野兔,像夢裡一樣的抱在懷 裡。 「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 他知道精神圖景是一般哨兵嚮導最後的心靈壁壘,等閒不讓人輕易進入。不 像他的精神圖景幾乎沒有設防,根本可以當觀光勝地。他有點看不太懂三日月宗 近的行為到底想表達什麼,明明撿到他的時候還一臉他是誰啊根本不相信他,現 在不只讓他住進他家、還讓他進了精神圖景,天天相處,他對他挑釁也不生氣 「就告訴你的,希望重建我們之間的關係。」三日月宗近熟練地操縱著觀察 設備,這些天下來他也學了很多。「我的老師童子切以前曾經問我覺得首席哨兵 最重要的職責是什麼,我回答他說是上陣殺溯行軍,確保人類文明。他回答我說 ,確保人類文明對了,但萬一沒有溯行軍可以殺了呢?」 「你回答了什麼?」這是個對現在而言是進行式的問題,時空破裂的情況越 來越少,溯行軍也越來越少出現,如果溯行軍完全消失了,那麼他們這些為了消 滅溯行軍而誕生的哨兵嚮導又該何去何從。就算過去什麼也不是,伊達鶴丸也深 深理解到了這一點。 「那時候我還很年輕,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童子切老師說,確保人類文明不 是只有殺溯行軍而已,最重要的還是教養下一代,那才是文明的延續。」說到這 裡三日月宗近好像很懷念的頓了一下,「哼,沒多久他就叫我挑戰他,我以為是 跟平常一樣的訓練,誰知道竟然是首席哨兵挑戰賽,那時候的童子切老師聲勢還 如日中天,因為長相的關係也沒人看好我,然後事情就這樣了。」 接下來的事情伊達鶴丸也很清楚,三日月宗近成了首席哨兵沒多久,童子切 就拐走了當時的首席嚮導,雙雙浪跡天涯,當真是轟動一時,三日月宗近成為首 席哨兵的新聞也就沒有這麼熱鬧了。 但是,這與他又何干? 「你選擇了朋友這個關係,作為朋友,我覺得做到這個地步並不過分。」 伊達鶴丸其實不確定自己是懂得什麼是「朋友」。他猜三日月宗近是否想模 仿光小子伽羅小子他們那樣的方式待他。這時腦裡出現了一個輕聲的問句。 〔只是朋友你覺得甘心嗎?〕 他才想起來,對了,他現在是個有嚮導的哨兵了。 「謝謝你。」伊達鶴丸並不天真的完全相信三日月宗近的話,但是他是「三 日月宗近」,他也只能對自己苦笑了。 「數值看起來都正常,我請數珠丸過來。」三日月宗近收回了他的精神嚮導 ,伊達鶴丸一下子懷裡空落落的,竟忽然覺得有些遺憾。 (待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5.64.23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06057768.A.D07.html
1Fjanex: 推~ 11/23 09:17
謝謝~
2Fmasacat: 是兔兔耶有點意外但感覺也不錯 11/23 22:05
因為噗浪的bz三日月挑了兔子XDDDDDD ※ 編輯: Auxo (1.168.38.92 臺灣), 11/29/2020 01:32:29
3Fmasacat: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嗎www還以為是月亮玉兔這樣聯想的 11/29 01:48
4Fmasacat: 寓意所以才是兔子 11/29 01:48

BB-Love 看板熱門文章

24
32
36
45
18
28
111
117
22
32
23
26
27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