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 服務業的日常(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36則留言,33人參與討論
推噓 33 ( 33推 0噓 3→ )
* 按摩師 X 快遞員 * 標題詐欺 他背著外送袋,將消毒過的雙手放在口袋內,安靜地站在一邊,等著管理員放他上去。 據說這棟建案裡住著的大人物不少,戒備格外森嚴,光是從門口到現在他已經被人帶著通過兩次門禁,這是第三次,而且可以預知上了電梯之後還會有第四次、第五次。 如今有錢人是愈來愈多了,講究著隱私和秘密。如果是他那些年輕的同事大概會目瞪口呆,巴不得把所有盡收眼底,然後回去大肆炫耀一番──因此他對這棟大樓並不陌生,上次已經聽人說過不少。 不過這也跟他的個性有關,他一向不好奇。 人生多一分少一分都不好,都可能會錯,所以他早就習慣了,不足匱乏自然是不行的,但也不用全力以赴,剛剛好就好。 這是他活到現在的哲學,他也引以為傲,他的資歷不深,但他的態度深得客戶長官的好感,也因此多次指定他服務。 一邊感恩他的衣食父母一邊胡思亂想的同時,他乘著電梯來到25樓,來到唯有的一戶人家門口。 他按下電鈴。 門打開了,確認過臉,是收貨人沒錯。 他走進來的時候看過梯廳的攝影機,從那個角度完全拍不到住戶的門口,約莫也是因為隱私之類的關係嗎,總之這幫了他一個大忙。 他扣下板機,正好在對方的眉心上,收貨人死亡。 他收起槍,從背袋取出外送的食物,一如往常的動作,他沉默又俐落。 「許先生?」 有人走到了玄關。 他手指一僵,反射性已經探回口袋去摸槍。 那是一個很好看的人,長相完全在他的好感帶上,五官精緻,乾淨清新,頭髮與衣著黑白分明。他穿著一襲一塵不染的白色衣褲,將袖子捲到下臂,透著一股脫俗的味道,也帶著一絲專業氣息。 那人睜著眼睛,目光卻沒有焦點,面容也沒有朝著他的方向,冷靜也茫然地又問了一聲,「許先生,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該死。 他該為來人的長相感到驚艷,但更想要罵髒話,此時此地不應該有第三者,應該是這樣才對。他明明做好調查了,將許龍基的作息摸得一清二楚,他不該犯下這個失誤。 「許先生,你在哪裡?」那人一邊問,腳又往前跨了一步,踢到許龍基的屍體。 他頓了下腳步,微微彎了膝蓋,伸手下去摸。 有人握住了他的手。 他嚇到了,想要將手抽回來,跟著想往後退。可是他的手被人緊緊抓在掌心裡,他動彈不得。 「許先生?」他的嗓音裡滿滿的都是不安,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許先生有事出去了。」 「你是誰?」 「我叫江誼。」所幸他的資料準備做得齊全,許龍基身邊的人他大致都可以說得出來,他挑了一個許龍基底下不太有存在感的員工,「請問怎麼稱呼您呢?許先生叫我帶您出去,可是沒說您是誰。」 江誼是許龍基秘書的秘書,平常層級根本搆不到許龍基,但他大膽猜測眼前青年也不會知道這麼多。從服裝來看,對方大概是計時的服務業者,他看不見,所以可能是按摩師,或是特殊營業的,也有可能兼做──畢竟都做到府服務的哪有差別呢,開價多少而已。 無論如何,對方的職業與許龍基的連結都不深,他不需要說明太多。 他只有一個目的,把對方盡快帶離開這裡。 他送貨向來不牽扯無辜的人,這是個意外,可是也不能開先例。要是他離開了,青年會成為第一嫌疑人,他不能讓這件事情發生。 然而他也想吐槽自己第一反應竟然是問對方叫什麼。 問名字幹嘛呢?又沒有意義,他們以後怕是不會再有交集了,知道人家的名字能怎麼樣。美色誤人,連智商都跟著降低了。 「你聽起來不像小江。」那人遲疑地說,似乎不是很肯定。 「我們見過嗎?」他驚訝地拉高音調裝傻,心裡忍不住又開始飆髒話。就說問名字幹嘛,太容易漏餡了;他暗自琢磨起把人打昏帶走不被管理員懷疑的可能性。 「沒有……只是遠遠的見過一面。」那人的回答讓化名江誼的男人鬆了口氣,「許先生要我離開嗎?可是他去哪裡了?」 「許先生沒有說欸。他跟林哥離開了,很匆忙,只叫我送你回家。」 「好吧。」那人勉為其難地接受這個說法,「我去拿東西。」 「我陪你去。」他自告奮勇。 「我自己可以。」 「但你看不到啊,我幫你。」江誼是個不過二十初頭的年輕人,而他提著音調說了幾句便已經累了。下次再也不要裝這種活潑有朝氣的腳色,他在心裡暗想。 「謝謝。」那人為他的體貼笑了笑,接受他的攙扶。兩人走回到客廳,那裡擺著一張摺疊式的按摩床──看來果然是按摩師;他收起自己的東西,「我叫十五。」 「十五?」他愣了一下,才恍然青年是在回答他之前的問題。 「嗯,如果你需要按摩,可以找我,我是十五號。」十五遞給他一張名片,簡潔的版面只寫著十五和一串電話號碼,沒有多餘的文字。 「好喔。」他的確可能最近需要按摩,他接太多單了,每一張都不好做,還有這張的這個意外。他在心中嘆氣,扭扭脖子,默默覺得有些肩頸痠痛。 兩人同心協力收妥了十五所有的裝備,之後他牽著對方很有技巧地繞過許龍基的屍體與血跡,將人帶到了血腥之外,關門,按電梯,下樓,跟管理員致意說再見,一切都很合理,沒有再生波折。 直到他遞給十五一頂安全帽,後者傻住了,約莫沒有想到許龍基家財萬貫,卻會叫一個員工用摩托車送他。 「我……車給林哥開走了,我騎車送你。」他裝出無措尷尬的樣子,雖然其實不用假裝,的確是很尷尬。 「沒關係,如果不方便的話,我可以搭捷運的。」十五笑了,他的笑容如春光乍洩般好看。 「我送你!」他很堅持,這次是他的問題,讓對方可能招惹上一身腥,他非常過意不去。從他出道以來還沒發生過這樣的事,要是讓他師父知道他肯定要被罵死了。 而要是讓他師父知道,他為了要撇清十五的關係,而刻意在許龍基家的地板上留下了自己的足印,他師父應該會乾脆在他眉心上也來一槍,清理門戶省得丟臉。 「謝謝你啊。」十五笑得更開心了,他沒再推辭,按著他的肩膀跨上車,「你人真好。」 「還好吧。」十五笑了就好了。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買帳對方的笑容,可能是腎上腺素作祟讓他的大腦不受控制,也可能因為十五是他的菜──他當然知道這太蠢了,他不會再跟十五有任何交集,在這裡為對方刷好感一點意義都沒有。 可是十五的笑顏就是讓他的心情好了不少,不爭的事實。 能讓對方心情好,他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他騎著車將人送到了十五指定的地方,一處尋常的河濱住宅區,將橫放在前座的按摩床還給對方。 「今天謝了。」十五又道謝了,已經不知道說了幾遍。 「不會啦,你回家小心,早點休息。」他維持著江誼的人設,仗著對方看不到,又貪看了人家好幾眼。 十五微微點頭,轉身離去,很快消失在巷子深處。 如果他那個時候夠細心的話,就會發現十五的腳步很敏捷,絲毫不遲疑,就算巷子裡面是各式各樣亂停的機車,他也走得飛快。 然而他沒有覺得奇怪,只是在心裡失落著這段逝去的緣份。 接下來幾天他密切關注著許龍基的新聞,通常他不會做這種事,他的服務過去了就是過去了,他會反省,但從不回首糾結。 只是這次不一樣,他擔心後續,不希望這件事情對十五造成不好的影響。 所幸都沒有,新聞警方關心的都是慘死家中的走私商人,和他這個可疑的外送員,對於美麗的盲眼按摩師則隻字未提。 幸好,十五沒事就好了。偶爾他會翻看手上的名片,可是他總沒有下定決心真的播過電話。 直到那一天他終於做好了心理準備,揣著內心晦暗不明的期待,按下十五的電話號碼。 他沒有用江誼的身分預約,留下的是另一個名字,時間約在星期三晚上八點。 他幾乎是倒數著秒數守著日子,直到十五以同樣的美好同樣的笑容出現在他家門口。 他假裝深沉,實則高興極了,久別重逢的喜悅,邀請故人入內──雖然對方一無所知。 十五與他記憶中的一樣平靜溫柔,架好按摩床之後指示他脫衣服趴下,他都一一照做了,一點都沒有覺得不對。 而更讓人驚豔的是十五按摩的技巧真的很好,他飄飄然,覺得無比放鬆,天堂也不過如此吧。他只剩下刻在骨子裡的一點點警惕還在強撐,內心早就臣服了,兵敗如山倒,幾乎可以說是趴平任對方為所欲為。 十五的手法老練又纏綿,溫暖地按壓在他身上,似乎也不是沒有那個意思。搔癢般的觸感像爬在他的心尖上,讓他的心跳愈來愈快,口內也愈發乾燥,而陰莖更是漸漸抬起了頭。 他閉著眼睛幻想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無恥地愈來愈硬。 「您最近壓力很大吧?肌肉很緊繃呢。」十五用他好聽的聲音,就在上方輕輕地笑著。 「嗯……」他爽到根本不想說話,只發出了一點鼻音。 「年輕人還是要放鬆一點啦,多笑笑也好,不要老板著一張臉。」 面無表情那是天生的,我有放鬆。他在心裡反駁。 後知後覺好幾秒鐘後才覺得不對,自然已經晚了。他想起身卻動彈不得,十五一手按在他背上就將他壓制得死死的。 「年輕人反應這麼慢不知道要死幾次呢。」十五還是那副調笑的語調,戲謔地說。 「你想幹嘛?」槍不在身邊,反抗也蚍蜉撼樹。他感到懊惱與恐懼,十五目的不明,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席捲了他。 「你知道我想幹嘛。」 「為什麼?」想殺他嗎?因為他殺了許龍基嗎?「你從一開始就看得到?」 「嗯,我沒瞎。」 「你喜歡他?你想幫他報仇?」 十五忍不住笑出聲來,他樂極了,全身都在抖,震動從背心傳來,笑出來的氣也都噴到了對方身上。 而他完全不懂十五在開心什麼。 「呵……你這小孩腦袋裡面裝的怎麼是這些啊。」十五還沒笑完,「我聽蔡卓然說他很看好你,話不多,有點木,但夠冷靜,可是沒有想到你都在想這些兒女情長的,也太可愛了吧。」一邊說,還一邊戳了戳他的腦袋。 蔡卓然是他的師父,江湖上通常尊稱其為蔡老,而能知道其姓名並且直接以名相稱的,不是妄自尊大的,就是地位相當的。 十五很顯然是後者。 「你廢話很多。要殺就殺。」從入行那一天他就有不得善終的自覺,也已經認命了。而這個圈子裡的神經病多的是,前一秒還在聊天下一秒就開殺戒也不讓人意外,就算十五現在表現得很友好,也可能不過是在為扭斷他脖子熱身。 希望不是扭脖子,如果可以的話,他偏好是不太痛的死法。 「很囂張嘛,搶我目標的小王八蛋。」十五戳著他的腦袋,每一下都很用力,「你知道上一次跟我看上同一個獵物的人的下場是什麼嗎?」 「我……」什麼同一個獵物?他又頓了好幾秒,總算明白過來,「你也是……」 「終於領悟了小笨蛋。」十五冷哼了聲,「竟然還以為我喜歡他,我眼光哪有這麼差。」 「難怪我沒有搜查到你的資料。」難怪十五那天會出現在許龍基家裡,原來是因為他們都打著同一個主意。 「對。」 「我不是故意要搶你單的。」以結果來說搶人生意是他不厚道,不管怎麼樣都沒有藉口,但他想要說明清楚這一點,「我不知道還有別人也接了這個案。」 「我知道,我把仲介罵過一頓了。」重複人力導致更多的不確定性與更多得風險,就像他們上次一樣,稍有不慎都可能導致更壞的情況發生。 所幸眼前的年輕人處理得很洽當,十五必須說他是意外的,甚至很驚喜,他沒有想到比起自保對方會選擇更保護他。 這一行沒有良心的多得去了,因此更顯對方的可貴。十五向來有恩報恩,別人對他的好他都記得。 對他的情意他也都自然知曉。 十五俯下身,滑嫩的臉龐貼在他的腦袋瓜上,後者身體更僵硬了。十五不怪他,換做是他他也怕。 不過沒有怕的必要,他不會傷害他,他今天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報答對方的情。 十五勾起嘴角,朝他耳裡吹了口氣,再一次回答他最一開始的那個問題。 「你知道我想幹嘛。」 他一愣,全身的溫度開始升高。 那是一個很奇妙的反應,身體的或是化學的,他說不清楚,反正就是這樣,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前一秒他還在為了生命威脅而恐懼,下一秒卻可以被慾火燒得全身發燙。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樣,大概還是腎上腺素吧,或是一種更原始的,獸性一般的吸引力。 當十五將他翻過來,他探出不再被壓制的手拽住十五的脖子,嘴也精準地噙住對方的唇。 雖然跟他想像的不太一樣,不過好像也沒什麼地方真的不對,也可能是因為一切發生得太快了,難以形容所有的細節,只能仰賴本能行動。他本就脫得一絲不掛,只在腰間蓋了一條浴巾,渾身都是滑不溜丟的精油,滿是破綻所以被人侵略,這也是理所當然。 他屈起膝蓋,手也探到自己的腿間,撫弄十五正抵在他陰莖上的堅硬慾望,兩個抓起來一起摩擦。 「真饑渴,你這麼想要我?」十五喘著氣,吻他的動作又重又急。 「嗯……」他沒空說話,用屁股夾了夾十五的手指,以乾脆的行動證明,他的確一直想著對方。 「嘖。」十五拉開他的手,扳開他已經門戶大開的腿,將自己擠了進去。 他發出一聲哭泣的鼻音。 「叫出來。」十五掐著他的髖部,猛烈又快速地挺入他的身體再抽出。他動得兇狠,底下的人不住來拉他的手想讓他放開,自然是撼動不了十五,於是他再扭腰想要離開或是緩一緩,可是十五依然故我,挺動地更加深入。 細細的鼻音混雜著哭腔隨著他的律動響起,十五聽得更興奮,只想著再欺負他,讓他哭出來。 「沒見過連叫床都懶的。」十五嫌棄,彎下腰來咬他的嘴巴,逼他開口。 「嗯啊……吵、吵死了……哈啊……」喘了兩下又沒聲了,只剩下軟軟不成句的呻吟。 「繼續叫。」 十五用下身撻伐著他緊緻柔軟的穴道,一邊揉他的乳尖。 而他的陰莖根本不用十五照顧,各式各樣的液體從頂端流了出來,早就將他的胸腹肚皮沾染得一蹋糊塗。 他們這一場突然的雲雨卻持續了異常的久,直到他再也射不出東西,他沒有骨頭般地躺在按摩床上,手腳都失了力氣。 現在就算他想緊也緊不了了。思及十五老愛叫他放鬆,他在心裡想了個難笑的感想。 十五在一旁抽菸,褪去仙風道骨的裝扮便沒了他那副出世的模樣,他的肌肉很精實,充滿力量。望著十五的裸體他想不透自己當初怎麼會看走眼,以為對方是不知人間疾苦的小綿羊。 「再看就再來一發。」十五吐了口菸在他臉上。 「你硬得起來再說。」他冷靜地回嗆。 「爽完了就無情了啊。」十五輕輕笑了下,也不生氣,反正他們從一開始就都很明白,不過就是場性。他站起身,準備收拾收拾自己閃人。 然而鬼使神差地他停下腳步,掐著人的臉龐讓他轉過來看著自己。 對方沒有說話,面露困惑。 「你叫什麼?」 問名字幹嘛呢?又沒有意義,他們以後怕是不會再有交集了。十五在心裡可以吐槽自己一百遍。 可他就是想問,想知道以後說起對方,或以後見到面,要怎麼叫喚他。 後者懶洋洋地眨了眨眼睛。 「冬天。」好一會兒,才更懶洋洋地回答。 The end. *這是一個標題詐欺職業也詐欺的故事 *而且兩個人都沒使用本名,整個不誠懇到底XD *但我寫得好開心,這篇我只寫了三小時(相比寫得很卡的雨生九日,效率好到想哭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75.181.152.8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03112347.A.896.html
1Flittlewendy: :) 10/19 21:26
謝謝推
2Fmechakucha: 最後還是沒有本名XD 10/19 21:27
你說得對XD因為我根本沒認真想哈哈哈哈
3Fpuranaria: 覺得很可愛!只有師傅有全名出現XD 10/19 21:27
還有許龍基啊哈哈哈
4Fkaipei: 被逆了啊哈哈哈 但好好看 10/19 21:29
謝謝你~
5FYTTD: 推 10/19 21:37
謝謝推
6Fgdefend: 被逆了一開始預設的cp,但看到後來又覺得這個cp很 10/19 21:44
7Fgdefend: 合理wwww 10/19 21:44
太好了謝謝你接受這樣的CP
8Fneckkit: 不誠懇到底xDDD 10/19 21:48
XD
9Fyidia0229: 好可愛 香 10/19 22:26
10FSHE20032: 很有趣!推~ 10/19 22:37
謝謝兩位推推
11Fasdwhhk: 雖然一開始猜到按摩師是假的也猜會反擊!但沒想到是 10/19 23:01
12Fasdwhhk: 好上..好看^^ 10/19 23:01
哈哈哈哈你好棒完全摸透我了
13Fbebebear: 推推 10/19 23:05
14Fwinterice20: 推 10/19 23:48
謝謝兩位推推
15Fjewerly20: 推 外送閻羅王 XD 10/19 23:56
對XD
16Fshung8462: 全部都很不誠懇,從標題到職業到角色本名都是wwwww 10/19 23:57
17Fshung8462: 但有香有推!! 10/19 23:57
哈哈哈哈充滿詐欺的一篇文
18Fsuncat71: 推 10/19 23:58
19Fdarkmaple116: 這對好香 10/20 00:03
謝謝兩位推推覺得香
20Fleewendy: 以為是誘受,結果老牛吃嫩草>///< 只有順序誠懇! 10/20 00:26
哈哈哈我本來連順序都想不誠懇但最後還是有好好遵守規則呢> <
21Ffishgift: 設定有趣! 10/20 00:33
22Fxin4ru812: 香!!!! 10/20 00:42
23Frosen2061: 好香好好看 10/20 02:01
24Ftsyhragi: 好看! 10/20 03:15
25Fgreen198809: 推!! 10/20 08:49
謝謝以上五位推推,有覺得香真是太好啦
26FLegolasgreen: 廢話不多說的打砲就是讚 10/20 09:37
我也覺得讚!
27Fmiserablemer: 好想求後續噢噢噢噢 10/20 12:05
有後續的話大概就是個肉文XD
28Frinshe: 好看w! 10/20 20:15
謝謝~ ※ 編輯: nacht236 (175.181.152.83 臺灣), 10/20/2020 22:39:37
29Fshinmoon: 好好看! 10/21 01:16
30Fu86u86: 敲碗後續 10/21 01:18
31FLeeCheolWoo: 求後續!! 10/21 02:40
32Fwsx321edc: 必須敲後續!! 10/21 10:36
33Fwiaswing: 大大的一掉了啊啊啊啊 10/21 16:50
34Fiowo: 每個轉折都好喜歡~ 10/21 17:09
35Fapple366: 想看下一次相見! 10/25 14:51
36Fchuntin36: 好看 10/31 0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