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尖刺上的玫瑰 (84)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54則留言,8人參與討論
推噓 12 ( 12推 0噓 42→ )
  韓筠舟不顧年輕醫師一直嚷自己從來沒做過腺囊抽吸術、太危險了,硬是逼著他哆哆 嗦嗦的去准備細針抽吸治療盤,他自己則拿著縫合包進去小魚的病房。   他得先看看他,還得說服小魚處理他的傷口。   韓筠舟一踏進去就發覺氣味不對,是一種很糟糕的味道。   房裡的淡薄的玫瑰味帶著濃濃的鐵鏽血氣,玫瑰的甜已經稀薄到連韓筠舟都快感知不 到,只剩下玫瑰前味。那是一點點帶著酒精似的青澀的味,沒了可愛的甜香。   韓筠舟疾步走到床前,看著緊閉雙眼虛弱蒼白的白成俞,緊張的發顫:「小魚,你聽 得到我說話嗎?哪裡痛?你睜開眼睛看著我……」他輕輕碰著白成俞眼角殘留的血跡,很 輕很輕的碰,深怕弄疼了他。   白成俞因為迷藥的作用,在戰鬥結束、繃緊的精神放鬆之後,整個人就陷入渾沌,他 好像進入游離狀態,像在夢中,又像是醒著,昏昏沉沉糊里糊塗。恍恍惚惚之間,他聞到 了熟悉的玫瑰木香、聽見了自己最思念的聲音,還叫自己小魚,白成俞一時不敢相信。      「是……誰?」他很小聲,怕把夢驚醒了。他也不敢喊出他的名字,怕自己弄錯了, 徒增尷尬,徒增失望。   「是我,是老船。你睜開眼睛看看我。」真的是韓筠舟。      白成俞呼吸都緩了幾分。剛剛在生死一線的打鬥當中,本來都以為自己逃不過這一劫 ,遺憾最後沒能與韓筠舟說和。尤其在刀子猛烈落下來的時刻,他不但感到遺憾,他還開 始害怕。非常的害怕。   因為他也才剛剛體認到在這段時間裡,他一直在抵抗卻快要抗拒不了的是什麼。從來 就不是生理上的情慾疼痛,他知道情慾終究會平息,疼痛也會過去。   但始終無法平息、讓他抗拒不了的是,藏在心底苦澀的思念與愛意。   所以他怕來不及,怕來不及說給他知道。   如果還有機會聽他叫一聲小魚,我絕對不再爭了,爭什麼呢?   他想要什麼我都給他。   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他。   就當是做一個美夢,讓我在夢裡不要苦撐。白成俞再也繃不住,也不想再繃,他就要 變成一條軟綿綿的小魚,再次游進那人的懷抱。   懷抱很暖,他一直都記得。   白成俞睜開一絲絲眼縫,確認韓筠舟身邊沒站別人,他勉強睜開眼睛,緊張的對他笑 了笑,說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我沒有讓別人看到我的眼睛喔。」   匪夷所思的一句話,在這個不合時宜的時刻,被虛弱的人堅持的說出來。   韓筠舟看著他淺綠色的眼睛,茫然的想:『還好,他沒傷到眼睛。』   慶幸小魚眼睛沒受傷的一口氣還沒鬆開來,心頭又壓上來另一層難過。   原來他只是因為要守住一個近乎玩笑的承諾,居然在打鬥的過程中閉上了眼睛。      而白成俞他還要問。他像一個完成任務的小孩,想要向大人討個獎賞。      他說:「你高興嗎?」小魚虛弱的笑,等著被摸頭稱讚。   韓筠舟整個人都愣住了。   他怎麼可能高興?   他又心疼又生氣,更多的是害怕。   「你,你在跟人打鬥的時候閉上眼睛?」韓筠舟的聲音充滿震驚:「你瘋了嗎?」   一直撐著笑容等著被稱讚的小孩,慢慢收起笑容,嘴唇動了動,沒再說話。這個夢太 真實了,他連在夢中都還在罵他。白成俞閉上眼睛,不敢再有什麼期待。他只希望自己不 要再做什麼惹人生氣的事,把好不容易夢見的人又氣跑了。   韓筠舟也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小魚剛剛僵硬苦撐的笑容很難看,可現在連笑都笑不 出來了,他更是痛得心臟一顫一顫的。   從聽到小黑說他的血一直止不住,到現在親眼見到他聞到他,韓筠舟的心臟就一直皺 著痛著,一口悶氣塞在喉嚨裡面,嚥不下去又吐不出來。   曾經他精力充沛活蹦亂跳,任性跋扈的讓韓筠舟頭疼。可現在聽到他吃力的說話,見 到他一身是血虛弱的躺在床上,他眼瞳裡漂亮的翡翠湖綠有些渙散,幾乎沒法對焦,韓筠 舟心裡痛得發酸。   韓醫生穩住心神,現在不是他慌亂的時候,此刻他是一個專業的醫生,他要來穩住小 魚的傷。讓他不痛。   韓筠舟想檢查白成俞的傷口,他翻開被子想先看腹部的傷,想不到白成俞不讓。   他緊張的用手按住被子,卻忘了自己滿手是傷,用力壓被子的結果就是手掌傳來鑽心 的疼。   「嘶……」白成俞疼得倒抽氣   「你別動。」韓筠舟小心的捧住他的手,應該才新敷上的紗布已經都被血染紅了。   「你不要看。」白成俞不想被韓筠舟看見現在乾枯的身體,他有些急促的說:「肚子 的傷沒事,不用再檢查……」聲音啞得幾乎要聽不清。   「也別說話。」韓筠舟梗著喉頭一股酸氣,語氣僵硬的命令白成俞別動別說話,他希 望他保留體力。   他想再多安慰白成俞一些,可掀開手臂上的紗布,讓他一句話也說不出。韓筠舟看見 除了一直滲血的刀傷以外,皮膚上還布滿了新舊交雜的齒痕。   黑十二簡單一句「咬自己的手」,沒想到畫面是這麼震撼,簡直要用體無完膚來形容 。   韓筠舟從進門後的幾句話都語氣僵硬,聽在白成俞耳裡就是生氣不耐煩。他迷茫到連 是做夢還是現實都要分不清了,根本也辨別不出韓筠舟的話是善意或者惡意。白成俞覺得 心裡難受,又不敢表現出來,只委屈的抿了一下嘴。。   身體受傷了,心也很痛,此時的小魚很脆弱,即使盼來了韓筠舟,但面對冷淡的他, 真有些撐不住。就算是夢,也撐不住。      白成俞閉緊嘴巴保持安靜,沒有再說話。韓筠舟給了他一劑鎮靜劑與局部麻醉劑,想 讓他先睡一下,放鬆緊繃的神經。可白成俞眼皮一顫一顫,似是一直在勉力維持清醒,只 要韓筠舟一動,他就掀開眼皮看一眼。   韓筠舟忙著縫合他的傷口,顧不上身旁的動靜,等他縫合完畢重新包紮好,才發現白 成俞一直撐著沒睡。      「小魚?」韓筠舟驚訝的喊了一聲:「你怎麼沒睡著?太痛了嗎?」白成俞失血很多 ,整個人都慘白慘白的,照理說一般人早就暈過去了,想不到他居然在鎮靜劑的作用下, 還是倔強死撐著,不肯放鬆一絲警戒。      白成俞沒說話,只是盯著他看。      韓筠舟見他這樣,有些急了:「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      「可以說話了嗎?」白成俞用沙沙的聲音小聲的問:「我很乖的,你不想聽我說話, 我就不說話。你們Alpha都喜歡Omega乖乖的。我有在學,我能學會。」因為是在夢裡,所 以可以說出來的吧?   你要什麼,我都給你。跟你換一個好夢。   韓筠舟傻站在床邊,不知道自己到底聽到什麼鬼話。 (待續......) ======================= ♡ 月光碎碎念 ♡ 喔喔喔~~~~~先別罵先別罵...... 小魚剛經歷過一場創傷,身心靈都破碎渙散, 此刻他什麼都不顧,只想要先得到那個人再說。 能夠體諒小魚一時軟弱情有可原的,月光先謝謝你。 不能接受的,先忍耐一下,看到最後再評斷好嗎???? (但是留言還是要留的XDDDDDD)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75.142.20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02998236.A.D66.html
1Fabyssor: 搶頭香 10/18 13:24
哈哈哈,這次被你搶到了。
2Faqurn: 今日雙更我就原諒你 10/18 14:04
我其實好想一口氣更完啊XDDD
3Fleewendy: 可是月光,我只想罵老船耶XDDDD 10/18 14:14
罵吧~~~~
4FLoveTachan: 小魚說能學會當一個乖乖的Omega也太虐(ノДT) 10/18 14:16
就是來虐老船(跟你們)的XD
5Forangedog: 好想鞭老船XD有過類似的情緒經驗,但是可以理解老 10/18 14:45
6Forangedog: 因為擔心,也了解小魚害怕被拋棄,但是還是該鞭還是 10/18 14:45
7Forangedog: 哈哈哈 10/18 14:45
8Forangedog: 更正 該鞭老船的還是要鞭 10/18 14:46
鞭吧~~~~XD
9Fleewendy: 醫療部分有點出戲。依小魚虛弱程度,即使病人拒絕 10/18 15:02
10Fleewendy: 還是會想辦法(壓制或鎮靜劑)處理手上傷口吧?讓人 10/18 15:02
嗯~~~~不見得喔~~~~~病人還是有醫療自主權的,他不同意的醫療, 醫護人員不可強力施作,尤其病人意識清楚,他若不配合,醫生也沒辦法縫合呀!
11Fleewendy: 覺得是為了展示小魚忍耐發情並讓老船親自治療才使 10/18 15:02
12Fleewendy: 情節如此。而老船不是這裡的醫生,卻又給藥又縫合, 10/18 15:02
故事的設計當然是為了展示情節呀,不然你們真的想要看月光寫一篇醫療實錄嗎XDDDDDD
13Fleewendy: 行政程序是一方面,不久前才縫合腹部,頻繁給藥行 10/18 15:02
14Fleewendy: 嗎?也沒護士或助手之類,這家醫院缺人?然後醫療上 10/18 15:02
行政程序方面,老船當然有行政瑕疵, 但他同時也是一名合格的醫師,在執行醫療部分能力是足夠的, 只是老船不在他的職業場所執行業務,若被舉報,可能會遭受處罰甚至吊銷執業執照。 至於藥物的問題,那些針劑是護理師已經事先抽好的藥物,是原本小醫師的醫囑, 只是一開始小魚拒絕,所以沒用上。 至於人手方面,縫合手部傷口,對一名外科醫師而言,真的是小case,即使沒有護士, 醫生都能單獨完成的呀
15Fleewendy: 要讓病人睡著,意志力再堅定都沒用...... 先說抱歉 10/18 15:02
當然,真的要麻昏病人,多的是辦法,但是有時候不是一針就麻昏了, 我自己的醫療經驗,曾有一次開刀被追加了兩次針劑才達到效果。 所以有可能小魚對鎮靜藥物的耐受度較高,加上他自己死撐著不放鬆,所以沒有睡著。
16Fleewendy: ,我也不是醫療專業,只是依被治療經驗覺得很不合理 10/18 15:02
17Fleewendy: 啊啊啊啊啊 10/18 15:02
我是醫療專業,但也同時知道在醫療上的許多例外XDDDD 多謝指教,謝謝您指出不合理之處。 但這就是篇非現實的ABO文啊,有一些鋪陳真的為劇情服務, 如果讓您覺得很出戲或不舒服,在此向您道歉。真的不好意思 ^_^
18FSalDuar: 只看到一個鑽牛角尖的白丁香豹魚(厚唇)OTZ 10/18 15:35
19FSalDuar: 到底是叔公寵過頭還是他從來就沒想過叔公的心情 10/18 15:36
20FSalDuar: (認真考慮把腳踏車自插車輪哏圖再拿出來一次 10/18 15:38
嗯~~~~~~他的確是鑽牛角尖了。 在愛情裡的不自信吧XD ※ 編輯: mooonlight (1.175.142.205 臺灣), 10/18/2020 16:17:48
21FSalDuar: 完全沒有想溝通啊下次是不是我都乖乖聽話了你為什麼 10/18 15:42
22FSalDuar: 還是不要我?(叔公:...你又去哪裡聽壁腳聽一半了? 10/18 15:43
23FSalDuar: 先生聽完我描述那通我都低頭先打電話的通訊後給的模 10/18 15:44
24FSalDuar: 擬:「有些事,再不說可能來不及了,所以,你可以道 10/18 15:44
25FSalDuar: 歉了。」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10/18 15:45
26FSalDuar: 雪魚歌劇院公演什麼時候結束? 10/18 15:47
27FSalDuar: 「你們阿爾法」(笑)真是瞧不起人呢。 10/18 15:50
28FSalDuar: 氣話?真心話?還真是難分呢 10/18 15:59
29Firenemin520: 呵!真心覺得要當小魚的Alpha需要的不是高契合度, 10/18 19:00
30Firenemin520: 而是要會通靈,不然老船的角色換成任何人都會被罵 10/18 19:01
31Firenemin520: 渣男(不要忘了這時候他們還沒復合阿,分手還是小 10/18 19:01
32Firenemin520: 魚提的,一切誤會的源頭) 10/18 19:01
33FSalDuar: 尖刺上的通靈王XPPPPP 10/18 19:49
34Fleewendy: 謝謝月光回覆!作者不用跟讀者道歉啦,我只是卡到想 10/18 20:39
35Fleewendy: 吐槽,如有冒犯才不好意思>< 因為老船處理很強硬( 10/18 20:39
36Fleewendy: 說好的自主權呢),才覺得小醫師應該可以做更多(其 10/18 20:39
37Fleewendy: 實他也做了紗布包紮)。藥物沒想過是省略描述,這邊 10/18 20:39
38Fleewendy: 很抱歉。人手我知道醫生自己行,但老船忙包紮有點 10/18 20:39
39Fleewendy: 忽略小魚,讓人很想給助手拜託他多關注(而且他是外 10/18 20:39
40Fleewendy: 來者,小醫院太放心了吧)(不過有其他人小魚就不肯開 10/18 20:39
41Fleewendy: 眼惹)。沒考慮醫療上的例外,也很抱歉。喜歡這篇文 10/18 20:39
42Fleewendy: ,對特意鋪陳有些敏感><(覺得老船不參與治療也很好O 10/18 20:39
43Fleewendy: TZ) 知道月光是專業,前面推文很緊張呢(緊張仍硬要 10/18 20:40
44Fleewendy: 說的沒救的我) 10/18 20:40
45Fleewendy: 看其他推文才懂月光幹嘛打預防針XD 但小魚這章自鑽 10/18 21:03
46Fleewendy: 牛角還沒對老船幹嘛,反而老船即使僅視為醫師,情 10/18 21:03
47Fleewendy: 緒安撫也不太行(別動!別說話!) 10/18 21:03
48Firenemin520: S大讓我想去看通靈王XDDD(住手 10/18 21:03
49FSalDuar: 如果還能像一般醫師一樣溫言叫小魚放輕鬆不要擔心的 10/19 01:27
50FSalDuar: 話才要懷疑叔公已經沒愛了吧。這點在聽到「你高興嗎 10/19 01:27
51FSalDuar: ?」的反應可以看出來,哀莫大於心死,心死了也就不 10/19 01:27
52FSalDuar: 會痛不會生氣不會有情緒了 10/19 01:27
53FSalDuar: ir大我們一起去回味一下葉王公主(??? 10/19 01:27
54Fabearinakita: 心疼小魚QQ 10/19 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