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 咖啡香與消毒水(短篇完)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47則留言,46人參與討論
推噓 45 ( 45推 0噓 2→ )
*咖啡店老闆&住院醫師 *考據得可能沒有很完整,可能有點BUG請見諒 *一個有點長有點淡有點悶的故事 --   醫院對面新開了一間咖啡廳,老闆是個留著小鬍子、雙臂刺青的年輕人,長得痞痞帥 帥的。咖啡廳才開幕沒多久,就吸引了不少醫院裡年輕護士,或病人的陪護家屬慕名前往 。   關於咖啡廳老闆的一些傳言很快就在醫院裡傳開了,有人說那老闆冷漠而不近人情, 也有人說那老闆極有個性,有大膽的女孩子直白的向他表白,第一次他會婉拒,再一次他 就會直接遞上一張酒店名片,說是自己朋友開的,欲求不滿可以去那裡,報他名字打八折 。   老闆此舉可是傷了不少少女的心,卻仍是有人不死心,一而再再而三地連番出擊,打 定主意非要拿下對方不可。   柯沐岑裹著一身寒氣和消毒水味第一次進到那間咖啡廳時,就有個穿著火辣的女孩子 翹著 腳坐在吧檯邊,撐著臉不斷對櫃檯後頭面無表情認真做事的老闆調笑,而那老闆自始至終 都沒瞧過她一眼。   彼時天色已暗,再過一個小時就要打烊了,店裡沒有其他人,柯沐岑的出現顯然打斷 了那名女子的好事,她不悅地嘖了一聲,表情盡是不耐煩。   倒是那個一直面無表情的老闆,抬頭看見他時似乎微微愣了一下,卻又很快反應過來 ,問他幾位。   柯沐岑豎起食指比了個一,答道:「就一位。」   老闆嗯了一聲,隨手拿過一份菜單,和他說:「有空位隨便坐。」   柯沐岑沒有太多猶豫,很快就選定窗邊的雙人座落坐。老闆隨後送上菜單和一杯水, 和他說先看一下,等等再來幫他點餐。   柯沐岑的目光並沒有擺在菜單上,而是順著遞過來的骨節分明的手指往上看,看老闆 從右手腕一路蔓延上整隻小手臂的刺青,那是幾株連在一起的康乃馨,花瓣粉嫩而鮮活, 嬌豔欲滴的花朵刺在一個大男人手上,卻不顯一絲女氣。   老闆袒露在外的左手也有一片刺青,可他還沒來得及看清,那人已經轉身離開了。柯 沐岑想,等等點餐的時候再好好看一看。   這頭的柯沐岑還在低頭研究菜單,吧檯那邊女孩子已經坐不住了,她目光灼灼地盯著 走回來的老闆,用一種介在撒嬌與發脾氣之間的語氣說:「反正我不管啦賴晉啡,你要是 再拒絕我一次,我就去和我姐妹說你是Gay,對女人硬不起來。」   柯沐岑耳尖一動,還沒反應過來吧檯邊是在演哪齣,就聽見那老闆冷冷地回了一句: 「隨妳便,反正本來就是。」   氣氛有一瞬間的凝固,連一旁看戲的柯沐岑都滯住了。片刻過後,只見那女孩突然罵 了聲「媽的死同性戀」,跳下椅子罵罵咧咧地推門走了。   這下咖啡廳裡就只剩柯沐岑一個人了,他的目光來不及收,就和抬起頭的賴晉啡對上 了眼,只好啊了一聲說要點餐,來掩飾自己方才偷聽的行為。   天知道他連一頁菜單都沒看完。   「點什麼?」由於店裡沒有其他客人,賴晉啡便連紙筆都不拿了,逕自走上前詢問。   「呃、那就一杯Espresso吧。」   柯沐岑闔上菜單,還給賴晉啡的同時正欲看看對方左手刺的是什麼,卻聽見那人低沉 的嗓音在身側忽然響起,「這麼晚了還喝濃縮,柯醫師是等等還要回醫院工作嗎?」   柯沐岑剛要亂撇的雙眼一頓,有些意外地抬起眼眸,問:「你知道我?」   更令他意外的是,那張從自己進門以來一直都面無表情的臉,此時此刻竟然帶著那麼 一星半點的笑意。   「嗯,對面醫院外科部的柯醫師。」賴晉啡伸手接過柯沐岑捏在手指間的菜單,淡聲 道:「你們那邊來來去去的人太多了可能不記得,但去年我媽住院的時候受過你的照顧。 」   柯沐岑哦了一聲,也難怪剛進門的時候賴晉啡一見到他會微微一愣,大約是那時候就 認出他了。   每天在醫院裡來往的人太多,作為住院醫師的柯沐岑負責的病患也不少,要他記得從 前至今每一個病患和病患家屬那是不可能的。眼下他對賴晉啡印象全無,只能扯起有些尷 尬的笑回他:「這樣啊,那你媽媽出院以後身體狀況都還好嗎?」   賴晉啡斂了斂眸,再開口時嗓音沉了幾分,他說:「她……年初的時候走了。」   「啊……抱歉。」   「沒事。」賴晉啡擺了擺手,唇角邊又勾起了淺淡的弧度。「也多虧柯醫師之前的照 顧,我媽走的時候還算安詳,沒有太多痛苦。這樣吧,今天的咖啡我請你,以後你來,都 算八折,就當報答你之前照顧我媽的恩。」   柯沐岑聞言搖手連忙拒絕,說照顧病人本來就是做為醫生的本分,他沒道理也不能承 這份情。   而賴晉啡聞言也沒有強硬地要柯沐岑接受他的好意,只是用一種有些複雜的眼神深深 看了柯沐岑一眼,而後轉頭回到櫃檯。   等人走了柯沐岑才鬆了口氣,他心想誰說這個小鬍子老闆冷漠不近人情,看他剛才又 要請他喝咖啡又要給他打折,分明就挺熱情的好嗎。   於是柯沐岑對賴晉啡的第一印象,除了打破別人既有的認知以外,還又多了一項。   那人原來是同性戀。   和他一樣。 *   「柯醫師,506A的病人家屬吵著非要見主治醫師,已經吵一整個下午了。」   傍晚時分,忙了一天的柯沐岑剛換下白色醫袍,正準備去消毒一下就下班時,身後卻 突然傳來護理師的叫喚。他側過身,皺著眉想了一下,問:「宋醫師今天不是休假嗎?」   「是啊,護理長剛剛打電話過去,可是你知道宋醫師那脾氣……」   宋良宋醫師是出了名的脾氣大,別說幾乎照三餐罵的護理師和實習醫師了,就連病患 只要稍有一點不遵從醫囑,他便會連病患家屬一併罵個狗血淋頭。   宋良無論在院內還是病患間風評都很差,卻又偏偏身為主治醫師,許多病患又不得不 依賴他,稍有點風吹草動,寧願見主治醫師一面,也不願讓實習醫師或者住院醫師當即做 診斷。   「宋醫師怎麼說?」   「宋醫師說……說……人不是馬上要死了,就不要打電話煩他,應該是不會過來了。 」   柯沐岑嘆了口氣,無奈穿回剛脫下不久的白袍,一邊詢問病人狀況,一邊跟著護理師 往外走。   506A的病人是個十六七歲的小女生,因為急性闌尾炎被送進來,昨晚剛做腹腔鏡闌尾 切除手術,按理說現在正應該是可以下床走動幫助腸子蠕動排氣的時候。可聽護理師的說 法,那女孩頻頻說自己傷口很痛,說什麼也不肯下床活動。   女孩以前沒做過別的手術,也不怎麼耐疼,麻藥退了以後就忍不住直喊痛,作父母的 在旁邊聽得心疼得不行,急著要找負責的主治醫師問清楚,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女兒 好受一點。   「傷口有沒有異常?」柯沐岑先隨著護理師去調出女孩的病例,邊走邊看邊問道。   「沒有,下午換藥的時候都很正常,沒有感染的現象。」   護理師回著,腳步也來到病房前,柯沐岑推開半掩的門進去,踩著步伐走到A床邊, 還沒來得及開口,一旁貌似是女孩的母親一見來的人不是宋醫師,忍不住就皺眉抱怨:「 宋醫師呢?我們要找的是宋醫師,你一個年輕小夥子懂得又沒人家多,來湊什麼熱鬧。」   這話說就說得不太好聽了,可柯沐岑依舊好脾氣地微微一笑,輕聲安撫:「宋醫師今 天有事趕不過來,讓我來看看,您放心,我下的判斷都是經過宋醫師指示,和他本人來並 不會有太大的差別。」   跟在柯沐岑身邊的護理師怔了一下,這話也就能騙騙什麼都不懂的病患和病患家屬, 明天宋良回來了,這話要是傳到他耳裡,柯沐岑肯定會挨一頓臭罵。   護理師拉了下柯沐岑的袖子,示意他講話還是注意一點,柯沐岑卻恍若未覺,只在安 撫好病患和病患家屬、又簡單地替病床上的女孩稍做檢查過後,轉過來問護理師:「之前 有打過止痛嗎?」   病床上的女孩臉色發白,嘴唇也幾乎沒有血色,看上去確實是痛得難以忍耐的模樣, 照道理來講,腹腔鏡手術後的傷口並不算大,如果有按醫師指示打過止痛藥,應該不至於 還會痛成這樣。   不過確實有些人的痛覺神經天生就比別人來得敏感,只一般的止痛劑效果可能並不那 麼好。   果然,才剛問完,柯沐岑就聽護理師說:「半夜打過一次,不過宋醫師開的劑量比較 輕。」   柯沐岑仔細看過病例,又重新詢問過病患家屬,確認病人沒有過敏史後,改開了另外 一種劑量重一點、效果好一點的止痛劑。   柯沐岑低頭溫聲道:「我幫妹妹換另一種止痛藥,效果會比較好,副作用可能會有些 頭暈嗜睡,這都是正常現象。等等打完以後觀察一下,要是有什麼問題再隨時跟我說,如 果幾個小時之後比較不痛了,還是要盡量下床走動一下。」   走出病房後柯沐岑到護理站交代了一下事情,之後本來打算還是照著原訂計劃下班回 去休息,又想了想,索性還是決定再待一會,至少在醫院附近緊急被叫回去,總比已經回 到家了又得再跑一趟來得方便一些。   於是暫時歸不得家的柯沐岑只得跑到對面咖啡廳稍作休息。   柯沐岑除非班排太早,不然基本上每天進醫院前都會到賴晉啡這裡帶杯咖啡走,有時 休息時間長一點,也會乾脆直接坐在店裡待上一小段時間。   這麼一來二去大半年,柯沐岑和賴晉啡也漸漸熟了起來,賴老闆在他們醫院的傳言裡 還是一樣冷面冰山,似乎只有在柯沐岑面前,賴晉啡才會染上那麼一點溫度。   或許因為賴晉啡是他身邊少數的同類,又幾乎是照著他的理想型長的,柯沐岑一直對 賴晉啡有種別樣的好感。   他存著一點不為人知的心思,偷偷摸摸地把對著他和傳言中截然不同的賴晉啡放在心 上,不打算與別人分享。   柯沐岑推開咖啡廳的玻璃門,濃濃的咖啡香氣迎面撲鼻而來,幾乎蓋過他身上的消毒 水味。   櫃檯後的賴晉啡看見他,冷冷淡淡的臉上浮起淺淡的笑意,「柯醫師來啦。」   柯沐岑也跟著彎了彎眼,嗯了一聲,然後按照慣例點了一杯熱拿鐵。   這個時間點咖啡廳生意不錯,只剩下吧檯區有空位,柯沐岑點完以後,便踩著高腳椅 坐了上去。   「還沒要下班啊?」隔著吧檯桌,賴晉啡站在與柯沐岑面對面的地方,一邊低頭將牛 奶倒進鋼杯備用,一邊隨口問道。   「本來要下班了,結果病患臨時有點狀況,主治醫師又不在,我現在要走暫時也走不 了了。」柯沐岑抽出包裡的平板,打算趁著空檔先來準備下週研討會的資料。   「辛苦了。」賴晉啡抬眸看了柯沐岑一眼,見那人神情專注地盯著平板螢幕,也不吵 他,很快做完一杯拿鐵後,又弄了一份簡便的三明治,一起送到柯沐岑桌邊。   柯沐岑一投入工作就不太會分心,文獻看到一個段落要喝口咖啡時,才注意到擱在旁 邊的盤子,他看向正好背對著他的賴晉啡,嘴角忍不住勾了起來,原先被半強迫加班的壞 心情頓時一掃而空。   這也是他的特權之一。   要知道賴晉啡的店裡只賣咖啡不賣輕食,之前柯沐岑也曾偶然聽人建議賴晉啡可以在 菜單上多加一點輕食種類吸引顧客,卻被他一口拒絕了,說自己只賣咖啡,不賣吃的。   但只要柯沐岑在中午或者晚上造訪,賴晉啡總會猜到他還沒吃飯,往往能變出各種不 一樣的食物填飽他的肚子。第一次的時候他有些意外地看向賴晉啡,對方卻只豎起一根食 指抵在唇前,輕輕噓了一聲。   賴晉啡全身上下每個表情每個動作,無一不在告訴柯沐岑:這是只有你才有的特權, 你是特別的。   柯沐岑一路坐到晚上八點出頭,醫院那邊都沒有人打電話過來,他想著回去看一眼那 女孩的狀況,確定沒事了之後再回家。   收東西的時候柯沐岑才發現店裡已經沒有別人了,賴晉啡正在清理咖啡機,洗抹布的 時候見柯沐岑將空杯盤送了過來,才揚首問他:「柯醫師要走了?」   「嗯,我回醫院看看病人狀況,沒什麼事就能回家了。」   「東西給我就好。」賴晉啡扔下抹布,從柯沐岑手裡接過杯盤放進洗碗槽裡,「柯醫 師大概會在醫院待多久?」   「沒什麼問題的話,看一下就可以走了,大概十幾二十分鐘左右吧,怎麼了?」   「也沒什麼,就是我車送保養廠,要明天才能拿車,不曉得柯醫師等等方不方便送我 一程?」   柯沐岑頓了一秒,旋即笑道:「那有什麼問題,你收拾完就留在店裡等我,我把車開 過來。」   「嗯,我等你。」賴晉啡微微偏著頭,望著柯沐岑的目光帶了一點不易察覺的溫柔。   506A的病患換了止痛劑後果然好了不少,也沒有太過明顯的副作用,柯沐岑上去看的 時候那女孩剛下床走了一會,正坐在病床邊休息。   既然沒什麼大礙了,柯沐岑也就放下了心。原本對他還頗有微詞的家屬在看到女兒的 狀況好多了後,連連向柯沐岑道謝,又為他們之前不太好的態度道歉。   柯沐岑擺擺手說沒事,擔心家人畢竟是人之常情,又叮囑了幾句後便先行離開了。   柯沐岑從住院大樓一路到地下停車場,步伐踩得略有些急促而又鬆快。單身多年的柯 醫師很久沒體會到心上人在等著自己的這種感覺,連等待紅綠燈要迴轉的短暫路程,都顯 得有些漫長。   車停在咖啡廳前時,賴晉啡剛把鐵門拉下來,時間抓得相當剛好。   賴晉啡上了車後報了住址,柯沐岑設了導航才發現他們彼此住得並不遠,在同一區, 著實是順路了。   柯沐岑常年窩在醫院,身上和車裡都帶著股冰冷冷的消毒水味,而賴晉啡一坐上副駕 駛座,身上那股淡淡的咖啡香,很快就盈滿並不特別寬廠的車內空間。   和他身上的消毒水味融在一起,意外地並不突兀。   車裡暖氣開得很足,賴晉啡大約是覺得有點熱,鬆了顆襯衫鈕扣,又將袖口折了幾折 ,挽到手臂上,露出底下的圖騰。   賴晉啡雙臂上的刺青柯沐岑更早的時候就都看過了,也知道他兩隻手上不同圖樣的刺 青所代表的涵義。   右手他第一次見面就看過的康乃馨,是紀念他已逝的母親。而左手上他頭一次沒看清 的,是一棵咖啡樹,與纍纍鮮紅圓潤的咖啡果,同樣是為了紀念,紀念在他還未成年就意 外去世的父親。   賴晉啡作為家裡獨子,把象徵父母的記念物都刻在身上了,柯沐岑曾問他,那他自己 呢。賴晉啡卻只笑而不答,柯沐岑也就沒再接著問下去了。   停等紅燈的時候,賴晉啡注意到柯沐岑側著頭在看他左手的刺青圖案,他低笑一聲, 在靜默的夜色之下,第一次詳細地和柯沐岑說起自己的故事。   賴晉啡生長在一個很普通的三人小家庭,他有個愛咖啡成癡的爸爸,小時候最深的印 象,就是家裡總充斥著咖啡香。   賴晉啡剛滿十歲那年,爸爸的咖啡廳終於開幕了,從裝潢布置,到進機台、選豆,都 費了他好大的功夫。然而不幸的是,咖啡廳開幕還不到半年,同年的某一天,賴爸爸牽著 小賴晉啡走在要去店裡的路上,小賴晉啡瞥見馬路上有隻受傷的小貓伏在中央,幾乎沒有 多想,就掙脫了賴爸爸牽著自己的手,小跑步過去想要把牠抱走。   那是一條很小的單向道馬路,平常不太有車經過,即便有,行駛的速度也都會放得很 慢。可偏偏那一天就是那麼不巧,賴晉啡跑到馬路上的時候還特別看了一下並沒有車,誰 知才剛彎下腰將小貓抱起,身後忽然傳來賴爸爸一聲驚喊,再後來,他感覺到一股重重的 推力將他推了出去,與此同時耳邊響起的是尖銳刺耳的煞車聲,等他忍著渾身擦傷鈍痛回 過身,看到的就是方才還牽著自己的爸爸倒臥在血泊之中的畫面。   「那輛車酒駕又逆向,撞了我爸之後原本還想肇事逃逸,後來還是附近好心人幫忙報 警和叫救護車,不然我整個人僵在那裡,肇事者跑了我可能都反應不過來。」   賴爸爸沒有當場死亡,卻因為腦部受到強烈撞擊,被醫生宣判可能最好的狀況就是現 在這樣,沒有意識地躺在床上,仰賴儀器過活。   他再也不能用驕傲的語氣向老婆兒子說自己又發現什麼很厲害的咖啡豆品種,不能再 和懂行的朋友們相互交流,更不可能再跟賴晉啡說等他再大一點要教他手沖的技巧。   而這一切都是他害的。   「我爸在醫院裡待了兩年,我每天都在等,等他醒過來罵我為什麼要亂跑,為什麼不 聽他的話,但我左等右等,還是沒等到他醒來。」   那兩年間發生了很多事,肇事駕駛和保險下來的理賠金只能剛好支付賴爸爸的醫療費 用,不足以再養一間無法開門營業的店面,不得已的情況下,心力交瘁的賴媽媽只得忍痛 把咖啡廳頂讓出去。   賴爸爸昏迷的第二年冬季,最強寒流襲來的那一天夜裡,監控生命跡象的儀器忽然發 出尖銳刺耳的聲響,劃破徹夜的寧靜。   賴爸爸最終死於多重器官衰竭,情況突然,甚至來不及急救,人就走了。   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賴晉啡都陷在是自己害死自己爸爸的陰影之中,而賴媽媽嘴上 雖然沒有明說,心裡卻是不可能對賴晉啡沒有一絲怨懟。   母子倆的心結在賴爸爸過世之後纏得更死了,好幾次賴晉啡想主動破冰,賴媽媽卻總 是以工作忙做為藉口,反覆逃避。   賴晉啡也開始變得沉默,變得不愛說話,懷揣著鋪天蓋地的愧疚感,認真鑽研起爸爸 生前最鍾愛的咖啡。考執照、找店面,就連現在店裡的裝潢,也大多按著他記憶裡曾經的 那間店設計佈置。直到現在他走的每一條路,背後都有著另一個人的影子。   柯沐岑目視著前方筆直的道路,他隱隱覺得賴晉啡前半部講的故事有那麼點熟悉感, 卻一時想不起來曾在哪裡聽過,最後他索性不想了,只問了聽完以後,自己最想知道的問 題:「那你呢?你撿起你爸爸的夢想,但你自己喜歡這份工作嗎?」   而賴晉啡聞言只是稍稍扯了一下嘴角,嗓音沉了幾分:「也許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   柯沐岑忍不住騰了隻手過去,輕輕握了握賴晉啡比他熱上一點的手,指腹在他手背上 摩娑了幾下,過了一會才收了回來。   那是他無需言明的安慰。   柯沐岑把賴晉啡送到了家樓下,那人道了謝後解了安全帶,但並沒有馬上下車,而是 偏過頭,似笑非笑地和柯沐岑說:「柯醫師手有點涼,回去泡個熱水澡,早點休息。」   柯沐岑的心跳下意識快了幾分,方才碰到賴晉啡的那手指尖搭在方向盤上縮了縮。   賴晉啡見他這反應,只笑了一笑,沒再多說什麼便下了車。   車門被帶上後,外頭的那個沒有馬上離開,裡面的那個也沒有馬上駛走。柯沐岑按下 車窗,突然喚了一聲賴晉啡的名字,深深吸了口氣後和他說:「人生是自己的,每個人也 都是獨一無二的,你不需要活成別人的樣子。」   說罷他自覺有些突兀了,抓了抓頭不自在地說了聲抱歉,又語速極快地和賴晉啡道了 晚安,便將車窗按起來,準備啟程離開。   車窗升至最頂之際,柯沐岑見剛才還有些微怔的賴晉啡抬起手朝車裡的他揮了揮,一 聲輕柔的晚安順著尚未合攏的車窗縫隙自外邊流淌進來。   等到柯沐岑的車開遠了,賴晉啡依舊站在原地,他看著幾乎消隱在夜色之中的車尾燈 ,低喃道:「你又救了我一次。」 *   柯沐岑維持了一夜的好心情,在隔天下午就被宋良破壞殆盡。   昨天他臨時處治的506A病患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可以正常下床行走、排過氣,也已 經能吃一點清淡流質食物,快一點的話明天就能辦理出院了。   一切分明都是往好的方向方展,可偏偏宋良巡到那房時,病患家屬一連誇了柯沐岑好 幾聲,作為病患主治大夫的宋良聽了就不高興了,出了病房後查到柯沐岑擅作主張更換病 患的止痛劑,逮著這點下午他就把人拉進樓梯間好一頓罵。   「誰允許你自作主張替病患換止痛的?啊?萬一她過敏呢?這過失算你的還是我的? 」宋良抱著胸靠在牆上,居高臨下地看著眼前面無表情、矮了他一截的柯沐岑。   「我查過了也問過了,她沒有過敏史。」柯沐岑輕攏雙眉,解釋道:「病患的痛覺神 經比較敏感,要是不開重一點的止痛,她根本沒辦法下床活動,到時候造成傷口沾黏更麻 煩。」   誠實而言,柯沐岑當時下的判斷以及後續處治並沒有錯,可病患家屬的稱讚落在宋良 耳裡就顯得格外刺耳,「所以呢?所以要做什麼決定都不需要經過我,你自己下判斷就好 ,那要不要提前主治醫師這個位置讓給你坐啊?嗯?」   「不是,宋醫師。」柯沐岑深吸了口氣,火氣也有一點上來了,「昨天病患家屬是先 找你,可是你休假,護理長撥電話給你你是怎麼回答的不用我重複吧?你既不回來做診治 ,又不讓別人處理,宋醫師,您覺得這樣合理嗎?」   「合不合理不是你說的算!」宋良氣紅了臉,指著柯沐岑的鼻子罵道:「我原先沒開 止痛嗎?就那麼點痛忍忍就好了,換什麼藥!我就問你一句,病人之後要是有過敏反應, 責任你擔嗎!」   「我擔。」柯沐岑一秒也沒有猶豫地答道,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攥拳,他竭力地忍著才 沒把最難聽的髒話罵出口,只在離開之前冷冷地扔下一句:「宋醫師,可能痛不在你身上 ,所以你無所謂,但醫生不是這樣當的。」   「我他媽還需要你來教我怎麼當醫生?你就區區一個住院醫師!你也配!」   柯沐岑只瞥了他一眼,之後不再管身後的罵聲,拉開厚重的逃生門走了出去。   柯沐岑心裡其實不若表面上冷靜,他簡直快要氣死了。   宋良的臭脾氣他以前不是沒領教過,這麼不講道理無理取鬧他還是頭一次見識。他一 個人躲去廁所調適了下心情,等下午的事情處理得差不多,難得一天早早就打卡下班,直 接到對面賴晉啡那裡窩著了。   柯沐岑滿腔怒火沒收好,進門點餐時,賴晉啡就注意到他的表情和口氣不對,正想問 問他怎麼了,卻被另一桌的顧客喚了過去。他沒辦法,只得暫時先去處理其他客人的問題 。   等到賴晉啡做好柯沐岑老樣子點的熱拿鐵不加糖,送到他習慣坐的靠窗雙人坐時,卻 發現那人側傾著身靠著窗戶睡著了。   大約是心情不好,賴晉啡見柯沐岑睡著了眉心還皺得緊緊的,忍不住伸手輕輕揉了一 下他的眉心,   賴晉啡動作很輕,並沒有擾醒柯沐岑,他一點一點地,撫平柯沐岑雙眉之間的摺痕。   剛做好的那杯熱拿鐵被賴晉啡端回櫃檯自己喝,畢竟大冬天的,放沒一會就涼了,他 打算等柯沐岑醒了再重做一杯給他。   也不知道那人到底多生氣,身上除了薄薄的一件襯衫以外,連件遮風避寒的外套都沒 有。賴晉啡有些無奈地扯了下嘴角,拿了一件自己平常穿的外套,分毫不顧周圍其他客人 的目光,逕自往柯沐岑身上蓋。   等柯沐岑再醒來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   剛醒時腦袋還有一些茫茫然,他稍微一動身子,就有什麼東西從肩膀上滑落下來,拉 起一看,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蓋在他身上的一件外套。   是誰的他也不用猜了,柯沐岑抬起頭來,很快就捕捉到正在擦吧檯桌子的賴晉啡。   「抱歉,我不小心睡著了。」柯沐岑看外頭的鐵捲門已經拉下一半了,他有些不好意 思地抓著賴晉啡的外套起身,「你要關店了嗎?我來幫忙吧。」   「不用,你坐著。」賴晉啡聽到聲音,回過頭來朝柯沐岑抬了抬下頷,示意他坐回去 。「外套先穿著,你剛醒,怕會著涼。」   賴晉啡話間難得帶上了一點強硬,柯沐岑只得乖乖地套上帶有對方味道的外套,坐回 原位。   等到賴晉啡擦完吧檯,過沒有很久,他端了兩個馬克杯走了過來,很自然地就坐到柯 沐岑對面。   「有點晚了,你也還沒吃晚餐,拿鐵我就不泡了。」賴晉啡說著,把還冒著煙的白色 馬克杯推到柯沐岑面前。「先喝杯熱牛奶,等等一起去吃個飯?」   賴晉啡設想周到,柯沐岑沒有理由拒絕,小口小口抿著杯裡的熱牛奶,整個人打從心 底暖了起來。   賴晉啡不拐彎抹角,直白地問了柯沐岑是不是心情不好,柯沐岑猶豫了一下,見四周 沒有別人,才把這兩天發生的種種說給賴晉啡聽。   說著說著,想起下午宋良罵他的那副嘴臉,柯沐岑本來消下去一點的火氣又竄了上來 ,他把馬克杯往桌上一放,原先還壓抑著的音量忍不住大了些許,「他是不是有病?今天 病人萬一有什麼緊急狀況,是不是還要等他休完假,隔天進醫院再想要怎麼處理?還說這 點痛忍忍就好,他怎麼說得出口?以前專業倫理老師教的都餵狗了嗎?」   這好像還是賴晉啡認識柯沐岑以來,第一次見他有這麼鮮明的憤怒的反應,他聽著柯 沐岑一邊罵一邊說氣死了,只覺得眼前這人可愛得不行,等他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不 知怎地傾過身伸長了手,搭上柯沐岑的腦袋上揉了幾下。   這一碰,柯沐岑愣是忘了自己剛才罵到哪裡,一雙嘴唇開闔,而後閉起來嚥了口唾液 。   「別氣了。」賴晉啡反應過來後卻也沒有馬上收手,而是就著這個姿勢安撫道:「別 為了那種人生氣,他不值得。」   柯沐岑不著痕跡地往前坐了一點,讓賴晉啡的手能多停在自己腦袋上久一些。他微低 下頭,一下子想宋良那種工作態度卻能受到無數病患的依賴,一下子又想在大醫院體制裡 ,多的是這種不公不義的例子。   會不會有一天,在這樣的大潮流中,他也會忘記自己最初從醫的初衷。   他輕嘆了口氣,有些迷茫地輕聲問道:「你覺得……我是好醫生嗎?」   「是。」賴晉啡的手順著往下滑幾分,改覆上柯沐岑的臉頰,輕輕捧起,他說:「你 當然是。」   語氣堅定而不帶一絲猶疑。 *   那日和宋良的爭執最後果然還是不了了之。   柯沐岑之後還是安分守己的盡好自己做醫生的本分,非必要也不和宋良有其他交集。   這天柯沐岑排休,一整天不用進醫院的日子,他卻還是在下午不到一點的時候,跑到 賴晉啡的店裡報到。   「怎麼來了?你今天不是休假?」柯沐岑昨晚才和賴晉啡說自己今天休假,因此賴晉 啡在看到來人時,才會有那麼一點意外。「不會還要進醫院吧?」   「才沒有要進醫院。」柯沐岑小聲嘟嚷,「又不是只有要進醫院才能過來。」   賴晉啡厚著臉皮心想,那就是為了看他才來的。   這些日子相處以來,兩個人一天比一天還要曖昧,柯沐岑的眼神裡從不藏著對賴晉啡 的在意,賴晉啡也從不在旁人面前遮掩自己對柯沐岑的特別。   就連最早柯沐岑撞見過罵賴晉啡死同性戀的那個女孩子,在短暫的療完傷之後,仍舊 時不時跑來店裡調侃他,問他到底追到那個年輕醫生了沒。   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們之間不一樣,他們彼此也心知肚明,就只差一個契機,一個讓他 們捅破這層曖昧窗紙的機會。   賴晉啡想,不如就今天吧。   行動力極強的賴老闆讓柯沐岑坐著等一會,先是把店門口營業中的門牌轉成休息中, 而後回到櫃檯後面,用外帶杯沖了兩杯咖啡,又烤了兩個貝果。   等到準備得差不多了,賴晉啡才和店裡另外兩桌的客人道歉,說今天臨時有事要提早 打烊。   「你有事啊?」柯沐岑見天還亮著賴晉啡就開始收店了,也跟著站了起來。「你有事 我就先回去,不打擾你啦。」   「你傻啊。」賴晉啡好笑地看著把外套拉鍊拉上、還真的準備要走的柯沐岑,無奈道 :「你就是我的事。」   賴晉啡開車帶柯沐岑到一處靜僻的海邊,海沙細軟,賴晉啡一手提著紙袋,另一手很 自然地牽過柯沐岑,帶著他走到沙灘中間,鋪了一層野餐墊後兩個人才坐下。   冬天的海邊本就很少人會造訪,平日的下午更是只有他們倆。賴晉啡和柯沐岑肩靠著 肩,一邊喝咖啡,一邊吹著海風看向波濤連綿的大海。   「我之前和你說,我媽住院的時候,受過你的照顧,但其實硬要說的話,你們應該只 有一面之緣。」賴晉啡仰頭喝了一口涼調而有些走味的咖啡,淡淡地說起另一段故事。   賴晉啡和母親之間的心結一直未能解開,一直到好幾年後,賴媽媽一次因為腹痛昏厥 送醫,檢查下來才發現已經是大腸癌末期,必須馬上住院治療。   癌症療程比想像中漫長且痛苦,偏偏賴媽媽對賴晉啡還心存疙瘩,化療帶來的後遺症 讓她難受疼痛,她也寧可硬忍著,也不願意和賴晉啡說。   有次賴晉啡一時沒壓抑住情緒,對著病床上背對著他渾身消瘦母親哭吼道:我知道妳 恨我害死了爸,我也恨死我自己了,還是我跟著爸一起死了妳才會好過一點,是不是我也 去死妳才能好一點!   那是賴晉啡成年以後第一次哭得不成人樣,眼淚糊了他一臉,肩膀也不斷地顫抖,以 至於他根本沒有注意到,背對著他的賴媽媽同樣也哭到泣不成聲。   賴晉啡那一次喊得太大聲,被恰好經過的某位醫生聽見了,私下建議他有機會的話可 以去找身心科那邊的醫師聊聊。賴晉啡擦了擦眼淚道了聲謝,心裡明白自己剛才喊的都只 是發洩而已,他還得完成他爸的夢想,他還沒有去死的資格。   那天過後,賴晉啡收拾好自己的情緒,還是每天定時到醫院照顧媽媽,而令他有些意 外的是,不曉得從哪一天開始,賴媽媽突然會主動跟賴晉啡說話,有時候是不尷不尬的幾 句話,有時候會聊起賴爸爸還在世的那段時光。   賴晉啡不曉得為什麼會有這麼突然的轉變,但畢竟是好的,他便也沒有細想。   破碎多年的母子關係一朝拾起,卻無奈他才剛想珍惜,時間卻並不留情。   「我媽走的前一天,精神突然變得很好,迴光返照你見過吧?」   柯沐岑嗯了一聲,就聽賴晉啡接著說:「她告訴我,我對著她崩潰的那天傍晚,她一 個人到樓下中庭散心,越想越難過,忍不住就哭了起來。後來有個年輕醫生遞了面紙給她 ,還坐著陪她聊了很久,聽她抱怨、發牢騷、自我糾結,還耐著心溫聲開導她。」   柯沐岑張了張嘴,突然才意識到之前賴晉啡之前說的關於他爸爸的故事,為什麼聽著 這麼耳熟了。   「外科部住院醫師柯沐岑柯醫師,虧她記得這麼清楚。」賴晉啡側過頭看向傻愣著的 柯沐岑,勾唇一笑,「她是沒告訴我你和她講了什麼,只說和你聊過以後,她漸漸就釋懷 了,還跟我道歉,說她其實不是恨我,她恨的其實是她自己,恨自己當時不在事發現場, 沒能保護我和我爸。」   時間殘忍,他們最終只來得及解開心結,卻來不及用更多的時間,修補從前撕扯開來 的殘缺破損。   但對賴晉啡來說,這已經夠了。   他可能這輩子都走不出害死自己爸爸的陰影,但最少最少,在他媽媽臨終之前,能夠 得到她的諒解。   「她昏迷之前摸著我的左手,第一次稱讚我的刺青很好看。她跟我說等她死了也把她 刺在手上,我問她刺什麼,她說,不然就刺康乃馨吧,我以前每年母親節固定送給她的, 她其實都有好好收著。」   這並不是很完美的一個故事,因為最後賴媽媽還是走了,遺憾還是有的,只是沒有原 先那麼深了。   柯沐岑聽著心頭有點堵,只能不斷地仰頭喝咖啡,用以壓下湧上心尖的酸澀。   忽然賴晉啡把外套脫了,蓋到柯沐岑身上,柯沐岑正要說自己不冷,要賴晉啡把外套 穿回去,那人卻不顧海風冰涼,又接著脫去上身的黑色針織衫,自顧自地接著說:「你之 前問過我,左手是我爸,右手是我媽,那我自己呢?」   賴晉啡轉過身背向柯沐岑,和他說:「我在後背。」   柯沐岑看見賴晉啡的背上也有一片刺青,那是一個十字架,一個半跪的男孩雙手被釘 在上頭。柯沐岑光只看了一眼就心疼地滯住了呼吸,他抬起微微發顫的手,姆指指腹貼上 男孩痛苦的臉,安撫一般細細地一下又一下地摩娑。   他知道這是賴晉啡可能一輩子都解不開的心結,也是一輩子都不想見光的過去,可他 卻願意把自己最黑暗、最痛苦的那一面,通通展現給他看。   柯沐岑此時此刻只想好好抱一抱他。   只是他還沒伸手,賴晉啡先一步轉過身來,圈住柯沐岑尚來不及收回的手腕,另一手 繞到他的背後,把人攬進懷裡。   「可能對你來說,那天開導我媽只是無心的一件事,但你確實救了她,也救了我。我 媽喪事辦完之後,我其實去外科部找過你,想當面和你道聲謝。不過我去的那時候你剛好 在忙,我只來得及匆匆一瞥,暫時把你刻在心上。」賴晉啡低頭抵著柯沐岑的鼻尖,兩人 的距離還是頭一次這麼樣的近,讓柯沐岑不自覺地放輕了呼吸。「我本來想,等咖啡廳弄 好,過一陣子上軌道之後,再去找你一次,沒想到你先來了。」   不但先來了,還在不知不覺之中,連他心裡的位置一併佔了。   賴晉啡稍稍偏過頭,不再遲疑地貼上柯沐岑微張的嘴唇,低聲道:「還好你來了。」   鹹澀的海風之中,柯沐岑也摟緊了賴晉啡袒露在外的後背,閉上眼的同時也在心裡暗 道一聲:還好我來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49.219.163.20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02599178.A.774.html
1Fasdwhhk: 推~終於獲得救贖...10/13 22:58
2Fj90206:10/14 00:59
3Fsuncat71: 推10/14 01:09
4Fairplaneworm: 好溫柔,看到掉眼淚,有被好好地接住真的太好了 10/14 01:40
5Fumbrella0613: 謝謝大大寫出這麼好的故事10/14 03:00
6Fzxcvbnm0246: 幸好你們出現在彼此的生命之中10/14 07:59
7Fmechakucha: 還好都付出行動了,溫暖推~ 10/14 08:32
8Ffun79428: 感謝他們等到了彼此,太好了QAQ 10/14 08:38
9Fabearinakita: 推推 10/14 09:26
10Fthreedollar: 還好他們找到並接住彼此了QQ 10/14 09:57
11Fkongone: QQQQQQQQQQQQQQQQQQQQQQ10/14 09:58
12Fmauiki: 好好看,很難過,卻又很感動。10/14 10:04
13Fmarronn: 嗚咿咿咿醫生救人也救心QQQ10/14 10:06
14Flininj1991: 噢 我好喜歡這篇QQ10/14 10:39
15Fkogeko: 推 10/14 11:12
16Fkathyc731: 推!這故事太感人了,感覺可以拍成電影10/14 12:47
17Fpyc10014: 強推 好喜歡噢 10/14 13:59
18Ftess605605: 酸甜甜的QQ只能推了!10/14 14:16
19FNessa1103: 好看!10/14 15:41
20Fharunatsu: 我也被治癒了///v///10/14 16:30
21Fwsx321edc: 推!! 10/14 16:33
22Fgreen198809: 推!!!! 10/14 17:31
23Fccvstt: 他們能遇見這樣的彼此真好…… 10/14 17:32
24Fsunmoon1000: 推!!!! 10/14 17:47
25Fneckkit: 喜歡這個有點悲傷又暖暖的氛圍>< 10/14 18:45
26Flittlewendy: :) 10/14 20:33
27Fh93097: 推推 10/14 20:58
28Floseworld: 推推~~ 10/14 21:40
29Fkaipei: 他們接住了彼此 很好看! 10/14 22:01
30FArashiL: 推 10/14 23:31
31FbearAmo: 推推QQ 10/14 23:47
32Fu86u86: 他們能遇見彼此真是太好了 10/15 00:08
33Fjan0826: 好喜歡這個淡淡卻很有韻味的故事 10/15 00:28
謝謝推文的大家!雖然是為了活動寫的文,結果不知不覺寫得太投入了XD 如果這篇故事能讓你們感覺到一點溫暖就太好了!有機會再來寫寫他們的後續~~~ ※ 編輯: polas6530 (49.219.163.200 臺灣), 10/15/2020 10:25:57
34FYamaYuto: 推 10/15 16:00
35Felephant2: 好好看 (^ ▽^ ) 10/15 21:55
36Fxenia29: 可以這樣被接住真的是很幸福的事吶,願他們能好好 10/15 23:09
37Fxenia29: 的陪伴彼此 10/15 23:09
38Fshung8462: 推,是個很棒的故事! 10/16 01:50
39Fchuntin36: 好溫暖的故事 10/16 15:49
40Fgdefend: 這篇感覺可以拍電影! 10/18 11:15
41Fryuu: 推 好溫暖 10/18 14:46
42Fevildale: 推 10/19 01:17
43Fbebebear: 天啊好好看啊 10/20 12:44
44Fatnd300462: 推 好好看qq 很溫暖的故事 10/22 00:29
45FMaryyyy: 推!!好棒的故事QQ 10/23 01:47
46Fstu9304: QQ很棒的故事,期待後續~ 10/25 12:54
47Fasdfgh0845: QQQQ好棒的故事 10/30 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