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 200917 新增召喚獸

看板 Marginalman
作者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https://tos157310821.files.wordpress.com/2020/09/02-2.jpg
No. 2480 - 全知的惡魔 · 拉普拉斯 https://i.imgur.com/rl2x9Pe.png
  『死亡,原來很安靜。』   拉普拉斯思忖,瞇起金眸遠眺蔚藍的天際,在凝滯的靜謐中,他幾乎忘記自己的血肉 快消失盡了。當時他被利器沒柄而入,心臟被貫穿後無力下墜,但聽不到自己倒地的聲音。   之後有誰扶起自己,但眼睛被矇上雲霧,像被刻意抹走般,拉普拉斯看不見對方的臉 貌,也聽不到對方的話語,只記得一件事——   傷痛。   拉普拉斯感到全身縈繞著比利器貫穿心臟更為尖銳和絕望的痛楚。   『呀……對,那是被背叛的傷痛。』   彷彿要逃避那份透骨的傷慟,拉普拉斯閉上雙目,讓意識沉入那安靜得寂寞的黑暗世 界,他知道自己即將死亡。   可是在遠離世間萬籟的死亡世界很快出現變動,豐盛的溫暖籠罩拉普拉斯全身,炙燙 他殘破的心臟,被刺穿的破洞竟開始修復。   拉普拉斯認識這份力量的主人,沃瓦道,和他一樣是誕生自起源的惡魔,是個充滿矛 盾的存在,也是難得讓拉普拉斯覺得有趣的存在。   「拉普拉斯,我會拯救你,以我的生命。」沃瓦道在拉普拉斯耳邊囈語。   『不……我不需要你拯救。』可是仍未擺脫死亡的拉普拉斯無法言語,也無法阻止沃 瓦道的行為——他用雙手挖開左胸,露出脈動的心臟以及寄生在上面、代表他們一族本體 的胚胎。   「讓萬物憐愛的拉普拉斯,睡吧,在夢中觀測世界,當你再次甦醒時,世界將會為你 而傾轉。」   『住手!沃瓦道!不要!』   沃瓦道湊近閉目的拉普拉斯,本來想親吻他,但他收回那慾望,以長睫碰觸拉普拉斯 柔軟的臉頰,印上他帶著矛盾的蝶吻。   「然後為我獻上宇宙的荒蕪吧。」   沃瓦道語畢,捏碎自身的胚胎,流出濃稠汁液滴落拉普拉斯左胸的胚胎之上,綺麗的 流光在堆疊,化成剔透的羽翼覆蓋著拉普拉斯。   『不……不……不要離開我!』   「沃瓦道!」拉普拉斯自惡夢中驚醒,坐直身子發現自己被困在赤紅的蠟繭裡,他輕 力敲打,蠟繭碎裂開來,露出缺口。   拉普拉斯還沒自漫長的沉睡中甦醒過來,一臉茫然自缺口走出來,蠟繭外是個華麗的 宮殿,四周掛滿畫像,似乎是個紀念堂。   「這……是哪裡?頭……我的頭好痛……」拉普拉斯撫著發痛的額頭步出宮殿,他漫 無目的地走著,隨即被巡邏的魔族士兵發現,紛紛舉起武器指著拉普拉斯。   「可惡的入侵者!竟敢擅闖王室禁地!」   「束手就擒吧!」   魔族士兵邊咆哮邊衝過來,聲量吵得拉普拉斯的頭更痛,也刺激到他的怒意。   拉普拉斯瞪大雙眸,帶著肅然的殺意低語︰「……給我閉嘴!」   拉普拉斯抬首,士兵們忽地定住了神,這輩子從未見過生物上有如斯靈動迷亂的色彩 ,卻也是士兵們生命最後一瞬的想法——元素聽從拉普拉斯的指示化成鋒利的利刃,把他 們斬成兩半,過程乾脆俐落,被斬的士兵直到身體分開來才意識到自己的死亡。   士兵們的血濺到拉普拉斯身上,把他全身染成鮮紅,但拉普拉斯全不在意,像個迷路 的小孩般無助呢喃︰「沃瓦道……你在哪裡……快出來……別捉弄我……」   拉普拉斯朝中央的廊道走去,沿途有士兵想追捕他,但都被精神處於混亂狀態的拉普 拉斯一一殺死。   『誰也不在……只有我一個……為什麼……為什麼……我不要……我——』就在拉普 拉斯被龐大的寂寞逼瘋前,他找到了——在廊道盡頭的議事廳中,他看到熟悉的身影。   拉普拉斯本來絕望的臉龐被金光點亮,漂亮得讓人屏息的容顏光明四射,所以即使他 闖進議事廳,其散發的風采與魅力都讓在場魔族為之心動,因而無法反應過來。   直到某魔族弄跌杯子、發出刺耳的玻璃碎裂聲,在場的魔族士兵才醒過來,圍住佇立 王座前的男子。   「保、保護大王子!」   「別讓入侵者靠近大王子!」   然而,在拉普拉斯面前,那些士兵的反抗根本毫無意義。拉普拉斯吝嗇到連視線都不 願給予士兵,右手一揮把他們全數斬殺,過程中拉普拉斯的視線都沒有從那名男子身上移 開。   「呀……原來你在這裡。」清除所有障礙,拉普拉斯順利來到男子——源魔一族的大 王子巴力面前。   拉普拉斯揚起滿足的微笑,那笑容的天真和無邪與一身鮮血的他有著諷刺般的矛盾。   王座前的巴力沒有動搖亦沒有逃避,僅僅安靜地回視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踮起雙腳,像小孩撒嬌般環抱巴力壯碩的身體,把頭埋進巴力寬闊的肩膀裡 輕喃。   「沃瓦道,請你不要離開……我……」   拉普拉斯說完,身體便像失去動力般癱軟下來。巴力反射性接住,並為那身體的輕盈 感到訝然,他審視懷內的拉普拉斯,見到那安祥的睡臉便知道對方只是睡著而已。   「巴力殿下,請把這入侵者交給我們處理。」士兵長聞訊終於趕來,想接過拉普拉斯 之際,巴力卻率先攔腰抱起拉普拉斯,且為了讓對方能安然入睡調整好姿勢。   巴力朝士兵長說︰「退下。」   「可是他殺了我們——」   「我說退下。」   「……遵命。」   士兵長退下,巴力抱著拉普拉斯回到寐室,幫拉普拉斯洗刷乾淨後抱到床上,即使被 如此擺弄,拉普拉斯依然沒有醒來,像小孩般安然沉睡。   巴力雙手撐在拉普拉斯兩側,把臉湊近,直到他們的氣息足以交纏起來的距離,這種 親密的互動驚醒了拉普拉斯,長睫如蝶翼抖動,並緩緩張眸,看向撐在自己上方的巴力。   「你……不是沃瓦道。」經過再次的沉睡,拉普拉斯終於消化長眠的窒礙,思緒順利 運作,並發現眼前的巴力並不是他所渴望的對象。   『他身上有沃瓦道的味道,所以我才錯認了……』拉普拉斯因強烈失望而沮喪,心情 不好下他皺起眉頭態度惡劣質問巴力︰「你是誰?」   「我想,這條問題應該由你來回答——」巴力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拉普拉斯粗暴的飛踢 踢中腹部,撞跌花瓶、摔飛至牆上。   巴力還沒站起來,便被拉普拉斯壓在身上。   拉普拉斯把花瓶的碎片抵在巴力頸邊,「我現在心情不太好,勸你乖乖聽我的話—— 欸?」   拉普拉斯感到有什麼尖銳物抵住其胸前——巴力拔出隨身的配刀指向拉普拉斯。   「殺了我,對你沒好處。」巴力從容不迫。   「哦~你有趣呢,明知道我有能隨時殺死你的力量,還要和我反抗嗎?」拉普拉斯用 手握住巴力的配刀,不可思議地那把刀竟在他手中融化。   『他……利用元素的力量分解了這把刀……』巴力挑起眉。   「好,就讓你加入我的計劃吧。」   「那要看看是什麼計劃。」   「你——」拉普拉斯氣惱,但發現正中對方下懷。巴力笑了,帶著得逞的笑意。   拉普拉斯撇過臉,收起怒意,刻意木然地說︰「征服宇宙。」   「……你認真嗎?」這次換巴力愕然,這樣拉普拉斯內心竊喜,但臉上不露痕跡沉聲 說︰「當然。」   巴力沉默了好一會,然後爆出一陣高昂的笑意。   「哈哈哈,我喜歡你的計劃,直截了當。」巴力朗笑說,他上次笑得那麼開懷已經是 多年前的事。   於是,拉普拉斯和巴力達成合作協議,亦因為拉普拉斯的加入,成為日後魔族參與在 泰倫斯大陸大戰的契機…… No. 2505 - 噬紅利牙 ‧ 溫迪哥 https://i.imgur.com/olzw60t.png
No. 2443 - 不明 https://i.imgur.com/3qpKfxb.png
No. 6404 - 星辰之理 ‧ 蘇因 (動態造型) https://i.imgur.com/I90NT3D.png
No. 6409 - 未窮夢魘 ‧ 許普諾斯 (動態造型) https://i.imgur.com/oAMfcnB.png
大概看來,除黑金卡之外,沒別的重點…… -- https://i.imgur.com/8dgbHYq.png
--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教分付點酥娘。 盡道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 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北宋】蘇軾《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75.140.177.174 (馬來西亞)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ginalman/M.1600344174.A.D81.html ※ 編輯: laptic (175.140.177.174 馬來西亞), 09/17/2020 20:24:43

Marginalman 看板熱門文章

3
41
2020/09/26 01:48:30
5
36
2020/09/26 02:09:07
7
31
5
51
12
29
11
29
2020/09/26 19:24:49
44
134
6
32
2020/09/26 21:01:46
13
62
2020/09/26 21: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