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鬼神衛旁(下完)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27則留言,19人參與討論
推噓 19 ( 19推 0噓 8→ )
※靈異鬼怪 ※只是想寫寫守護靈 (下) 「欸,你看得到鬼嗎?」他忍不住問自己的弟弟。 正趴在床上看漫畫把洋芋片吃得到處都是的弟弟含糊地說,「鬼?看不到。」 「守護神呢?」 「背後靈喔?勉強啦。」 他糾正,「是守護靈!」 「跟在背後就叫背後靈啦。」 「……你後面的守護神在哭喔。」 「真的假的?好噁喔。」 「……」他無言地看著在弟弟身後嚎啕大哭的兔子精。 「那你看得到我的守護神嗎?」 弟弟從漫畫裡抬起頭,眼睛瞇成一條線,過了一下才聳肩道,「看不見。」 「一點點都看不見?」 「連根毛都看不見。」弟弟很肯定。 他頹然地倒在床上,「為什麼只有我沒有……」 弟弟無所謂地說,「幹嘛要守護神?反正都沒有用。」 「……」弟弟後面的兔子精頂著兔耳又跳又鬧,可惜弟弟只覺得耳朵癢而已。 他沒有守護神。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這點,學長身後的鬼神才會對他出手?不過,他並沒有 惹到學長啊?難道是因為教官亂搞這句話?他心慌慌,整夜睡不好,聽著弟弟打LOL的叫 喊失眠了一整天。 # 隔天,他發現了兩件令他震驚的事。 第一件事是鍾利元出了車禍,據說很嚴重,兩條腿都斷了,一隻手也打上石膏,但非常幸 運地沒有生命危險,可以說是除了痛上加痛的骨折以外,他沒什麼大礙,內臟顱內什麼事 也沒有,可謂奇蹟中的奇蹟。 第二件事是,當他一踏入教室的瞬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用驚恐無比的眼神看著他。 他的桌子上滿是腳印。正如學長所說,不是鞋印,而是腳印。像是有個人脫下鞋子,在他 桌上跳了場舞一樣。 他鐵青了臉,想也沒想便抓起抹布擦掉。有人問他是不是霸凌,但只有看得到鬼的他知道 ,這次跟人沒有關係,而是跟鬼有關。 這天有人主動要幫他做值日生,他感激地接受了,卻收到老師的另一個委託:幫鍾利元送 講義。 柯祭棠:「……」 老師非常無奈地說:「你離他家最近。」 「……」 「而且沒有人願意去送……」 「老師能拜託你嗎?」 有點濫好人特質的柯祭棠只能接下。 這是一個私人醫院,柯祭棠有點驚訝,因為他記得鍾利元的背景住不起這種醫院。反覆確 認了手中的訊息,確認沒錯之後他才硬著頭皮進去。 「呃……我要找鍾利元。」 誰知道護理師不只沒有告訴他資料有誤,反而告訴他鍾利元在一間高級個人房。柯祭棠懷 著惴惴不安的心情搭上了電梯,途中電梯開闔了幾下,好像夾到什麼東西又彈開。他揉了 揉眼睛,心情覺得奇怪,如果是鬼他一定會看到,但眼前卻什麼也沒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茫然地搭上電梯,叮的一聲,門打開了。這裡很暗,只有微微打開的病房透露著一點燈光 。 當走出電梯的時候,他沒有注意到電梯門過了很久很久都沒有關,好像有誰壓在電梯門上 似地。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門邊。他不是故意的,但從沒有闔上的門邊,他還是窺見了裡面的場景 。 一個穿著西裝、身材高大的男人從床邊的椅子上站起,他原以為男人是為了要幫鍾利元倒 水之類的,誰知道男人竟然一把抓住鍾利元的腦袋。 男人的手很大,幾乎將鍾利元整顆腦袋都抓在掌心。鍾利元沒有吭一聲,用那隻沒有斷的 手按在男人手上。 下一秒男人就抓著他的腦袋砸向面前的桌子。 柯祭棠差點把講義丟在地上。 有了一下之後就有第二下,砸得鍾利元鼻血直流,但吭也沒吭一聲。 「等、等等!」他衝了進去,隨即被男人身後的獅子嚇得又退了兩步。 男人轉過頭,臉的輪廓有點熟悉,但他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鍾利元摀著流血的鼻子說:「……柯祭棠?」 「……」 男人把鍾利元的腦袋按在桌子上,以不容反抗的力道和氣勢,然後在鍾利元的臉因為擠壓 而扭曲時,將唇貼在他的耳邊說:「下次就不饒你。」聲音卻很輕,雲淡風輕似地。說完 便放開了鍾利元,一隻手插在口袋,回身望著跟不速之客沒兩樣的柯祭棠。 ……現在跑還來得及嗎? 「同學?」男人淡淡地問。 柯祭棠只能點頭,結巴地道:「講義……」 男人點了點頭,向他走來,柯祭棠的餘光一直偷看那個跟在男人身後的老虎——守護神。 雖然這樣的形容詞放在動物身上很奇怪,但牠給柯祭棠一種「正義凜然」的感覺。 大概是男人身上的正義之氣暫時遮擋了髒東西吧。他揣測,否則看得到鬼的他,沒道理在 醫院裡這麼怡然自得。 他側過身想讓男人過,男人卻停下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沒有呢。」男人說。 「……什麼?」 男人沒有多說,推門而出,瞬間,房間內的壓迫感少了一大半。 他吐出一口氣,腿軟地倒在椅子上。 「那是什麼?」鍾利元一邊抽衛生紙一邊問他。 「數學課的講義。」 「幹。」 「……」 鍾利元將衛生紙塞進鼻孔裡止血,接過講義道:「謝啦。」 他正想說不客氣,誰知道鍾利元接過的下一個動作便是將紙張扔進垃圾桶。 「……」 鍾利元沒頭沒腦地說,「剛剛那是陳志成他哥。」 「呃、嗯?」 人家是虎父無犬子,學長家是虎兄無犬弟,佩服佩服。原來方才覺得男人臉熟不是錯覺, 男人活生生就是陳志成的臉再長幾歲。 鍾利元又自豪地說:「我搶了他的女人,他才叫他弟來報復我。」 「……啊?呃。喔。」 鍾利元兩個鼻孔都塞進了衛生紙,聲音也聽不太清。 他連忙湊過去,「你說什麼?」 鍾利元惡聲惡氣地說,「是你告訴陳志成我的座位?」 「……」他來不及退後,耳朵已經被鍾利元揪住,「好痛!痛痛痛!」 「痛?我才痛吧!我腿都斷了欸!」 這、這關他什麼事?又不是他開車去撞的!他深怕不良少年把自己耳朵揪下來,只能忍著 痛想辦法掙脫。 幸好,氣呼呼的鍾利元很快便放開他,但看起來還是很不高興。 「陳志成拿走了,所以我才會這麼衰。」 「拿走什麼……?」 「護身符。」 柯祭棠想了一下,陳志成的確拿走了紅色的護身符。他小聲地問,「這有什麼關係嗎?」 鍾利元睨了他一眼,冷笑,「你知道他名字怎麼來的嗎?有志者事竟成。」他說,「只要 他想,沒有什麼辦不到。」 柯祭棠想,在這個努力可能死得更慘的世界裡,有志者事竟成的陳志成,大概就是所謂的 天之驕子吧,況且陳至成的守護靈還能直接虐殺其他人的背後靈。 他看見縮在床邊瑟瑟發抖的黑貓。一隻眼睛只剩窟窿,窟窿的眼睛下是突兀的刀疤,渾身 是傷,但好歹是活下來了,看起來幫鍾利元擋了不少災厄。 他猜想,失去護身符的鍾利元大概被陳志成的守護靈做了什麼,運氣才會衰到有剩地碰到 這麼嚴重的車禍,但同時又奇蹟似地沒有致命傷。 「……好好休息吧。」他偷偷幫鍾利元撿起垃圾桶的講義,只希望今天自己不要白跑一趟 。 離開前,鍾利元忽然問他:「你信不信鬼神?」 他抖了一下,驚魂未定地看著他。 鍾利元微微抽搐了嘴角,「我是說——」 「在、在醫院不要講這個!」 「……」鍾利元又道,「我不太信那個,但陳志成他們家信。」他說,「你最好小心陳志 成,他沒有得不到的東西。」 「……啊?」 鍾利元撇嘴,「有志者事竟成。」 成語不是這樣用的,但柯祭棠卻一時說不出話來,想到向自己靠近的鬼神和學長。陳志成 那個時候想講的是什麼呢? 「……好喔。」 鍾利元又恢復那痞痞的樣子,掉著點滴雙腿加一隻手都打著石膏,看起來還是一副所向無 敵的樣子。他對著柯祭棠揮手,看起來是送客的樣子。 「小心點啊。」鍾利元說。 柯祭棠心想:真是不吉利。被說了兩次小心,感覺更差了。揮了揮手,他推開病房門,撲 面而來的冷讓他抖了一下。 鍾利元那句涼涼的「小心點啊」讓他不禁有點怨,沒有開燈的走廊看起來更詭異了。樓梯 跟電梯考慮了一下,他這次選擇走樓梯。就跟地震火災的道理一樣,密閉的電梯總是最危 險的,他可不想處於被動狀態。 柯祭棠從小就能看到不該看的東西,看見鬼已經是常態,他學會怎麼在這種條件下將撞鬼 這件事從被動狀態化為主動——他可不想在撞鬼的時候只剩驚聲尖叫的權利。 樓梯很黑,只有經過的時候會有自動照明亮起。答答答、答答答,他摸著扶手,盡量在不 摔倒的情況下走得快些,耳邊都是自己的腳步聲。 燈亮起了,六樓。 答答答、答答答。 燈又亮起,五樓,亮起的瞬間,他看見一個身形扭曲的人影站在燈下面,背對著他。他的 雷達大響,連忙低下頭,餘光時不時飄向那個人影。依照他的經驗,還是不要讓鬼知道自 己看得到自己才是上策。 啪的一聲,燈又關了。 他摸著手把,心想自己都快要得奧斯卡最佳演員獎了,大概只有撞鬼多年的他,可以在看 見過之後如此自然地無視吧。 正當他鬆了一口氣時,手忽然摸到什麼冰冷的東西。他的頭皮一麻,摸著扶手的手竟覆上 了冰冷。 視界還是一片黑,他卻感覺到眼前有「什麼」站在自己面前。他正卡得不上不下,介於上 個樓層和下個樓層之間。 他正想著要怎麼辦的時候,上一層樓本該只有人經過時才會亮起的自動照明,忽然亮了起 來。 「啪」的一聲,以前出現了一張慘白了臉。 他的尖叫卡在喉嚨,呼吸幾乎停止。 然後又是啪!的一聲。這次上個樓層的燈滅了,換成下個樓層的自動照明打開。 眼前這張面無表情的人在燈亮滅瞬間之後,竟微微張開了嘴巴。 啪!啪!啪!上下層樓的自動照明像是交互感知到有誰經過似地,竟然亮了又暗、暗了又 亮,像是有個人拿著照相機對著他瘋狂拍照一樣。 燈光的閃爍一開始很和緩,但隨著眼前這張臉的嘴巴越張越大,閃爍的速度越來越快、越 來越看,他覆上的那雙手也開始劇烈地顫抖。 他感覺到掌心下的手很濕,一股難以言喻的腥味撲鼻而來。 燈光閃爍得像是好幾道雷光閃過,明亮與黑暗交叉的時間越來越短,眼前的人嘴巴越張越 大,翻著白眼向後仰,嘴巴已經咧到耳根子卻還是一直撐大。 閃爍之間,他看見眼前的「人」下巴脫臼,嘴角泛出血絲,好像被誰用力地掰開嘴巴。 啪! 最後一次,上下層樓的燈光都暗了。 『你……看……得……到……我……』 這個「人」竟然說話了。 『找……到……你……了……』 他驚嚇地退了一步,手也從扶手離開,眼前很近很近的地方幾乎是瞬間傳來「咖!」的聲 響。 柯祭棠看著眼前眼白突出,嘴唇外翻,牙齒扭曲卡在一起的臉,他才後知後覺地知道:方 才的聲響竟是這個「人」張口咬空的聲音。 他受不了地放聲尖叫,恐懼幾乎要逼瘋他。 「啊啊啊啊——」他往旁邊跌去,耳邊又是牙關碰撞的聲音,這次更近。 他嚇得連滾帶爬,三步併作兩步,有一次甚至跳了三階,腳底板痛得眼角冒淚,但身後的 牙關碰撞的聲音卻沒有小過。髮絲被咬下幾根,後面傳來不饜足的咀嚼聲,他好幾次腿都 軟了,還是硬撐著跑。 昏天暗地之間,自動照明亮了又滅、滅了又亮,他已經分不清楚自己跑了幾個樓層,好像 有十幾層樓這麼多。 「鬼打牆」這個詞出現在腦海中時,他幾乎絕望,「哇」的一聲就快哭出來。腳被拌了一 下,從樓梯上摔了下來,這次不要跳了,直接華麗地摔了下去。 他抱住腦袋,心想著自己年輕的生命大概就又隕落於此,內心不禁悲從中來。 但他卻落入一個莫名熟悉的堅硬胸膛。 柯祭棠慌亂地睜開眼睛,便看見陳志成冷冷的目光,不是卻不是看自己,而是看他的身後 。眼角閃過什麼,咻地,一直在陳志成身後的青面獠牙竄出,高舉手中的刀,一刀披向幾 乎要把臉咧開的鬼上。 柯祭棠在陳志成懷裡瑟瑟發抖,眼睜睜地看著鬼神洩憤般地,將鬼削成一片片,最後還不 解氣地踏了幾下,幾乎成了肉泥。 還、還有這種操作?不、不對啊,這是學長的守護神,為什麼?受到威脅的並不是學長啊 ? 他看著學長,話都說不好,學長一直安撫他,揉著他的背。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竟然回到 了一樓,再度被日光燈照耀的他差點哭了出來。 兩個人就這麼在一樓的樓梯口抱了好久。最後陳志成扶起他,兩個人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緊緊地挨在一起。 「為、為什麼?」他一直發抖,「那、那個不是學長的、的守護、靈、嗎?」他話說的都 不清楚了,好像現在除了把字擠出來以外什麼也做不了,諸如潤飾語氣等等。 陳志成的表情變得很微妙,還是帶著笑,卻變得深沉。 「你看得見?那就好辦了。」 滿身鮮血的鬼神踏著肉泥過來,嚇得柯祭棠直往陳志成懷裡鑽,活像是抓不住的小貓。 「噓,」陳志成扣住他的手腕不讓他逃,「沒事的。」 鬼神慢慢地走過來,每一步都發出噗哧的聲音,血肉在赤裸的腳掌下炸開。柯祭棠發抖地 看著鬼神越走越近,黑色的刀身滴滴答答地落下血珠。 青面獠牙的臉看得可佈,但祂卻放下刀,反而是捻著蓮花的手舉起,將那朵淡紅湊到他面 前。 陳志成的聲音忽遠忽近,柯祭棠神情恍惚。 「祂一直在找你。」 柯祭棠張開掌心,那可佈的臉居然落下了眼淚。 「有一世,身為武將的祂發狂地斷了佛寺旁的蓮,小小的蓮花替祂承擔了佛的憤怒死去, 卻沒來得及帶走根莖,於是被祂撿了回來帶在身邊,生生世世。」 鬼神將蓮放在他的掌心,蓮在瞬間之後便消失了。眨了眨眼,再抬頭時,鬼神已經回到陳 志成身後,深情款款地看著他。 他往後看,身後竟然出現一朵根莖交纏了蓮花。 「……這就是我的守護靈?」 「對。」 他大感意外,原來這就是他看不見自己守護靈的原因……竟然是蓮因為死去的時候沒來得 及帶走「肉身」……沒有比這更慘的了。 「連……動物……都……不是?」 「是蓮花。」 「……」 柯祭棠不知道是劫後餘生還是過於驚訝,全身發軟,絲毫沒發現自己歪在陳志成懷裡,後 者正一手摟著他,垂著腦袋與他說話。 「我……不是……算了……」 陳志成瞇起眼睛,像是忍不住般,伸手捏了捏柯祭棠的鼻子,後者反射性地皺了皺鼻,露 出委屈的表情。 「好了,小柯基。」 「……不要叫我柯基,學長。」 「為什麼不要?很可愛啊。」 「……」 陳志成瞇起眼睛,稱不上深情款款地看著他,「祂一直在找,沒想到就是你的守護靈。」 他下意識地縮了縮肩膀想逃,卻被陳志成牢牢地按在懷裡。 陳志成頓了頓,「從第一眼我就很想問。」他的舌尖舔過嘴角,「有沒有人說過你很…… 」 「……很?」 柯祭棠很明顯地看見陳志成嚥了口水,咬著下唇,又過了半晌才說:「看起來很好吃…… 很可愛。」 「學長……你剛剛是說好吃嗎?」 「我說可愛。」 「……我不可愛,學長。」 陳志成輕輕地笑了一下,「我覺得你很可愛。」 臉長得好看就是有這種壞處,柯祭棠不受控制地臉紅了,甚至還蹭了蹭學長。 陳志成又說,「讓我很想吃掉你。」 柯祭棠的害羞很快又被驚恐取代,「吃、吃掉?我、我不好吃啊!」他的腦海還是方才學 長守護靈斬殺的畫面。 「沒關係,吃掉就知道了。」 柯祭棠幾乎要哭出來,「學長『吃掉』的定義是不是跟我不太一樣?」 「有點不太一樣。」陳志成想了想後道,「但還是有相似的部分。」 「例如?」 「都會有點痛。」 柯祭棠瞪大了眼睛。 「但也會很舒服。」 「……雖然聽不太懂學長在說什麼,但我很確定我跟學長的定義不一樣!絕對不一樣!」 學長優雅地閃過柯祭棠推開自己的手,反手將漲紅著臉的少年按在懷裡。 「沒關係,有志者事竟成嘛。」 「成語才不是這樣用的!」 青面獠牙、手持刀劍的鬼神正護衛在旁,看著少年身後因為承擔神怒而失去肉身的蓮花, 眼神柔情似水。 (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7.169.0.219 (美國)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99807264.A.76B.html
1FLyuann: 推,醫院那裏真可怕,話說鍾利元跟陳家哥哥之間感覺 09/11 15:20
2FLyuann: 怪怪的? 09/11 15:20
我也滿喜歡看醫院的怪談XD 對他們是副cp(設定很多但都沒寫出來XD)
3Flsryu: 醫院追逐好可怕O-O 09/11 15:26
希望沒嚇到你><
4Ffun79428: 鬼神反差萌www想看食用過程(欸 09/11 15:47
有機會、腎比較堅強(?)的時候來寫寫XDD
5FLeonieee: 大大,你的《下下》、《下下下》……掉了(遞 09/11 16:37
6FLeonieee: 鍾利元的守護神是小貓有點反差萌ww 09/11 16:38
好多下XDDDD 有想寫一下後續……天時地利人和的話(!) 是小黑貓XD
7Fhopelong: 醫院那段好毛(抖) 但後面有點溫馨,蓮花的部分XD 09/11 19:01
8Fhopelong: 09/11 19:01
抱歉,希望沒嚇到你>< 兩個守護靈比人溫馨ww
9FChueh1995: 好想看後續XDDDD(也遞上《下下》) 腦海在最後出現 09/11 19:53
10FChueh1995: 了咬著蓮花的柯基ww 09/11 19:53
咬著蓮花的柯基也太可愛了吧! 有機會會寫後續(天時地利人和的時候)(咦)
11Fdcain: 這篇的發想很有趣,好喜歡鬼神的描述還有真覺得可以 09/11 22:51
12Fdcain: 有後續~ 09/11 22:51
謝謝!!有機會會寫XD!(有靈感的話) 謝謝珂拉琪的歌,帶給我這樣的靈感~
13Falabesque: 醫院樓梯寫的好真實!(抖)跟學校的腳印應該不是同 09/11 23:30
14Falabesque: 一個吧?感覺還有下下、續或番外可以寫(敲碗)XD 09/11 23:30
不同個,因為柯基沒有守護靈又看得到鬼,很容易碰到鬼怪w 有機會會寫的!
15Fnochewen: 期待有後續故事! 09/12 00:42
謝謝!希望有機會寫~
16Fdeepgrave: 好好看哦想看後續!!!被黑貓跟老虎戳到萌點XD 09/12 00:52
都是貓科動物XD 鍾利元跟陳家哥哥有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 編輯: user19940218 (67.169.0.219 美國), 09/12/2020 02:49:59
17Ffishgift: 有點恐怖但很精彩!也想看後續~~ 09/12 09:57
18Fwsx321edc: 推,好好看,想看獅貓後續QQ 09/12 10:59
19Fgreen198809: 想看哥哥跟鍾利元的故事! 09/12 18:49
20Fasdwhhk: 推~~只是守護靈是蓮花!難怪柯基會無言!居然是植物! 09/12 19:52
21Fasdwhhk: 比起動物來更難用吧!!還是這是朵神蓮守護.. 09/12 19:53
22Frythem: 撞桌子那段感覺是相愛相殺@@ 09/12 20:57
23Fctrt100: 怎辦,副CP似乎也很有趣? 09/13 12:07
24Fasukasherry: 黑貓會恢復原狀嗎? 09/13 15:47
25Fhyderica: 好、好、看!(奔跑操場繞一圈) 09/16 00:40
26Fzymeice: 推,看了毛毛的..這會有後續的對吧?另外抓個蟲 09/16 22:08
27Fzymeice: "目光,不"是"卻不是看自己"作者大是要寫"不過"嗎? 09/16 22:09

BB-Love 看板熱門文章

11
33
32
39
14
27
32
37
12
54
31
34
7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