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語] A 雙陰莖的男人(限)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34則留言,34人參與討論
推噓 34 ( 34推 0噓 0→ )
*雖然防爆不過肉不多 *床戲不辣不要期待這個部分 *標題仿照電影《性愛成癮的男人》,兩根陰莖不香不快樂,這不是雙龍文 *西方感情觀   「對不起,我有點──」   「我能理解。」   又失敗了。   在跟約會對象坦承相見後斷了關係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我知道這不能怪誰,卻忍不 住怨懟父母當初的決定。我並不在乎什麼身體的完整,只想和一般人一樣約會、交往、做 愛,不想在脫下褲子時,看見有好感的人作嘔或是驚嚇的表情。   我有兩根陰莖。   這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先天畸形,通常伴隨著許多會影響到健康的畸形或病變。也許應 該說是幸運吧,我和正常人唯一的差別就是多了一根陰莖,但也因為其他器官一切正常, 生殖與泌尿系統也能正常運作,醫生在我父母的堅持下沒有為我做割除手術。   你和別人不同,我父母從小就這麼對我說,但這不代表不好。   我知道他們是好意,但我寧可自己從沒有習慣現在這副身體,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因 為現實因素想過要動手術,卻又無法下定決心割除自己的一部份。   也許我也是想爭一口氣,希望有人能接受原來的我。   「你有沒有想過開刀──」   「抱歉。」我搖搖頭,「你不夠喜歡我,我也不夠喜歡你。」   威廉張嘴像是反駁,但最終沒有說出口,只是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彎腰親了下我的臉 頰。   我低著頭,沒有看他,卻下意識圈住了他的手腕。   「迪恩?」   他的手指修長,指甲修剪得很整齊。我第一次看見他時注意到的就是他的手,輕巧地 拿起酒杯,筋脈微凸,看起來很有男人味。他的臉倒是帶著點稚氣,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 年輕,褐色的雙眼像是一直帶著笑容。   這雙手曾經在我替他口交時捧著我的後腦,動作帶著恰如其分的強硬,也許我會想念 被他用指尖摩娑頭皮的感覺。   「沒什麼,你走吧。」   在我一連串失敗經驗中,威廉已經算是很溫柔的一個,沒有尖叫、沒有嘲諷、沒有指 責。曾經有約會過幾次的對象指著我的鼻子痛罵,責怪我為什麼不早點說出真相,這要我 怎麼開口?難道要在第一次約會,都還沒知道會不會進一步發展的時候說:「我有兩根老 二,一大一小,很難看」?   我並不認為一定要有愛才能發生性關係,但也沒有認識沒多久就傳屌照的習慣。   「我很喜歡你,迪恩。」他停在門邊說,「也許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可以──」   我扯了扯嘴角,對上他的視線。   「別勉強自己了,還是你想要我最後再替你吹一次?」   他皺起眉頭,「你別這樣說話。」   他回頭給了我一個有力的擁抱,低聲說:「需要幫忙就連絡我。」之後披上外套走出 門,可以聽見他的腳步聲在走廊迴盪。我一直等到聽不見動靜之後才起身把門鎖上,走到 廚房拿了瓶啤酒出來。   今晚又剩下我一個人。   *   之前我一直沒有用交友軟體──或者應該說是約炮軟體──倒不是覺得這樣太隨便, 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在這樣的平台和他人交流。我知道自己很平凡,個性也無趣,全身上下 最特別的地方大概就是我的生殖器,但並不是好的特別。我不確定自己應該怎麼在不利用 獵奇心理的前提下,在短時間內引起別人的興趣。   不過我暫時不想再經歷被有好感的人抗拒的感覺,這樣想想交友軟體也許比較適合我 ,如果奇蹟發生,我真的找到了不會被我裸體嚇走的對象,到時候再想其他的也不遲。   我以為這樣會比較容易。   也許在對方詢問我詳細尺寸時,我的心中就該亮起警戒的紅燈,但花了一星期終於和 人搭上話的我沒有想太多,直接和他約了見面。雖然他在言談中依舊表露出他對我的身體 狀態比對我這個人要有興趣,但晚餐還算是愉快,一身剪裁得宜的西裝也加強了他的魅力 ,讓我能忽略心中的不適。   一進房間他就要求我先讓他看我的下體,我照做了,他立即露出我已經很習慣看到的 表情,我也立刻明白今晚就到此結束了。   「你這叫兩個老二?加起來頂多算是一個吧?嘖,看起來有點畸形。」   確實是畸形。   我沒有回應,只是默默將褲子穿好,就要轉身離開,但他叫住了我。   「等等。」他說:「我今天約人出來就是要發洩精力的,你不幫我一下?」   他拉扯我頭髮的動作有點粗暴,但尺寸不算太大,即便抽插時沒有顧慮到我,我也不 是太難受,只是下巴有點痠,膝蓋有點疼。   「謝了。」高潮過後的他慵懶地躺在床上,拿出手機不知道在和誰傳訊息,「晚上我 就睡這裡,房間的錢不用你分擔。」   他抓住我的領帶,讓我彎下腰,像是賞賜一般親了下我的下巴,心不在焉地說了聲: 「晚安。」   我在飯店房間的門口站了好一會,之後才在清潔人員奇怪的眼神中離開。   *   「我才在想你怎麼不願意傳照片,原來是怕傳了之後約不到人。」   「媽的,真噁心,你就這樣騙人出來的?」   「沒有冒犯你的意思,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做個手術吧。」   大概約炮也需要天分,而我天生就不是太擅長,幾次嘗試,最後都欲求不滿地回家。 也許是下定決心的時候了,也許我早該做出這個決定,割掉我身上這塊已經無數次被說奇 怪、醜陋、噁心的東西。   我到底在固執什麼呢?也許是沉沒成本作祟,都已經撐了這麼久了,我不想就這樣認 輸。   再一次吧,我這麼想,就再試一次,說不定這次會遇到能夠接受的人。世上這麼多千 奇百怪的性癖,總會有人接納甚至喜歡我這樣畸形的下體。   他說他叫里昂,是個大三體育生,長相不算特別突出,但身材很好。一開始我們並沒 有聊到性的事情,他似乎最近才意識到自己也喜歡男人,對於同志圈有許多問題想問。雖 然我經驗也不算豐富,好歹也比他大了要十歲,多少能夠為他解答一點疑問。   「我想跟男人試試看,你願意嗎?」   我猶豫了一下,回覆:「如果是第一次,我不是個好對象。」   在他追根究柢的詢問下我承認了自己的身體狀況,這一次,我清楚和他說了其他人看 見我裸體時的反應,想讓他打退堂鼓。   LN:那些人也太過分了!你又沒有錯!   D:謝謝,但他們也只是沒有預期到我那邊長得有多奇怪。   LN:還是很過分!   LN:我們見面吧,我不會這樣對你的。   我並不是個天性樂觀的人,但依舊忍不住燃起希望。說不定,說不定這一次我能夠找 到願意和我共度夜晚的人,即便之後不想和我更進一步也無所謂,我渴望那一刻已經太久 ,只要有人不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願意觸碰我,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他還是學生,我們也就沒有約在高檔的餐廳,而是在他大學附近價格實惠份量又足的 漢堡店共進晚餐。里昂是個很健談的人,我不用刻意開啟話題,他就能從學校到美式足球 到暑假打工,一直天南地北地聊下去。   「回我宿舍吧。」他說,臉頰因為酒精而有點泛紅,「我室友都回家了,只有我因為 球隊訓練還在學校。」   他不用問我第二次,就算他只是拉我進廁所想速戰速決,我大概也不會拒絕他。   他的宿舍就像是典型男大學生的房間,桌面上還有沒收拾的碗盤跟餐盒,沙發上堆著 球衣。我一時之間沒忍住,動手替他收拾了餐桌,他不滿地把我拉回客廳,說他想親眼看 看我。這句話應該讓我提起戒心,但也許是因為剛才喝了點酒,也許是因為太過寂寞,我 沒有意識到哪裡不對。   讓他替我脫下褲子之後,我先是聽見了其他人的腳步聲,之後才注意到他心虛的表情 。   那個笑話是怎麼說的?當你裸體的時候突然被人撞見,你應該遮蓋的不是下體,而是 臉。當三三兩兩的年輕學生拿著手機出現,我沒有遮臉,也沒有急著穿上褲子,大腦和身 體之間的神經像是斷了一樣,我無法讓自己動起來。   「真的有兩個!」   「長得好奇怪,日本動畫果然是騙人的。」   「這樣小便的時候從哪裡出來啊?」   「兩邊都可以勃起嗎?」   我低頭看著蹲在我面前的里昂,他年輕的面孔看起來是如此的無辜,像是一句謊話也 說不出來,但也許我只是太想要相信他,才會落入現在這個處境。   「大冒險輸了?」我輕聲問。   他咬著唇,替我把內褲拉上,然後是褲子,指尖微微顫抖著。   也許他是後悔了吧,但也已經太遲了。   我揪住他的領口,狠狠揍了他一拳。   *   「會計師單挑美式足球隊,你也真會挑打架的對象。」   威廉的肩膀比我印象中要寬闊,我趴在他背上,鼻樑隱隱發痠,腦袋暈眩不已,只能 把注意力放在他隨著呼吸起伏的身軀。   原本我並不打算打給他,雖然他曾說需要幫忙可以找他,但那不過是每個人都會隨口 說出的客套話,不是嗎?不過滿心愧疚的里昂在阻止隊友之後求我讓他幫忙,我不想再聽 他說出任何一句話,只好打給威廉當擋箭牌,心中並不認為他會出現。   他來了,大半夜開了半個小時的車來找我,先是又揍了里昂一拳,之後動作輕柔地為 我處理傷口。   「你怎麼會來呢?」我問,笨重的舌頭導致話語糊成一片,「我口交技術也沒那麼好 吧?」   威廉重重拍了下我的屁股,「別以為你是傷患我就不會修理你。」   通往二樓的階梯有點窄,但他走得很穩,走廊的燈前陣子壞了,還沒修好,黑暗中我 只能隱約看見牆壁的輪廓,彷彿一切都從意識中淡出,只剩下背著我的威廉。   他只來過這裡三四次,不過他走向我住處的步伐沒有絲毫猶豫。到了門口,他把我從 背上放了下來,貢獻一邊的肩膀讓我不用支撐自己的重量。我把自己身上所有口袋都摸了 一遍,最後才在外套內側的難帶找到了家門的鑰匙。   「謝謝你送我回來。」我說,打開門口的總電源。   客廳天花板的燈一個個亮起,這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家,現在卻顯得有點陌生。也許是 我到現在依舊不願意停止晃動的大腦在作祟,讓我無端覺得自己像是闖進了別人的住處。   「你可以離開了。」我磨磨蹭蹭地脫下鞋子,試圖推開威廉,自己走進客廳。但他強 硬地把我的手臂繞過他的後頸,半拖半抬地帶著我到臥室裡。   「我一個人沒問題,你不用留下來。」   他把我放在床上,自動自發地打開衣櫥挑選換洗衣物,「如果你真要我離開,就說: 『你給我滾出去。』不然我不會走的。」   就算此刻面對的不是他,我也說不出這樣的話。   我累了,不想再掙扎了,他是同情也好,念舊也好,他想照顧我就讓他照顧,他想給 我多少我就拿多少,就算他再次用抗拒的眼光看著我,這個夜晚也不可能變得更糟。   「你睡覺的時候穿內褲嗎?」他問,這荒謬的情境讓我笑出了聲,「你不回答我就當 答案是『是』了,四角褲怎麼樣?比較通風。」   一個多月前在這個臥室斷了關係的約會對象此刻回到這裡,照顧約炮不成掛彩的我, 還在衣櫃中翻找睡覺時穿起來比較舒服的內褲,這是怎麼樣一個神奇的發展。   「我幫你擦一下吧,身上都是汗。」   我看了他一眼,「喔。」   他大概是唯一一個看過我裸體兩次的人,我躺在他鋪在床上的浴巾上,任他用沾了溫 水的濕毛巾替我擦身體,碰到覆蓋著瘀血的部位時他的動作特別輕柔,像是在擦拭脆弱的 瓷器一樣小心。我不禁眼眶刺痛,閉上雙眼不再看他。   「痛嗎?」   我搖搖頭。   「等等我再檢查一下你的鼻梁。」   從腰腹繞到大腿,之後再回頭擦拭下腹,即便他沒有那個意思,我還是被他溫暖的碰 觸撩起了慾望,猛得縮起身子,擋住自己醜陋的勃起。   「迪恩?」   「別看。」   聲音不知道何時染上了哭腔,我咬住自己的手,深吸了口氣,剛才在里昂宿舍中被憤 怒壓下的羞恥與厭惡突然蜂擁而至,也許還加上了這陣子累積起的負面情緒。我原本以為 自己已經對這樣的惡意免疫了,但事實並非如此。   我只是逼自己不去感受而已。   「迪恩。」   他在我身後躺了下來,呼吸撒在我的後頸,讓我瑟縮了一下。他嘆口氣,伸出雙臂摟 住我的腰,把我拉進他懷裡。   「睡吧。」他低聲說:「很晚了,好好睡一晚。」   我以為自己會不習慣,但也許真的是太過疲累,我很快就沉沉睡去。   *   醒來的時候,我身上穿著睡衣。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大腦為什麼第一個注意到的是我身上的衣服,而不是靠著我背部的 溫暖身體。我轉過頭,看著威廉放鬆的眉眼,這是我第一次和另一個人同床共枕,第一次 和另一個人在同一張床醒來。   他的上唇微翹,形狀看起來像是把弓,是個讓人看了就想親吻的唇形。我和他接過幾 次吻,僅是嘴唇相貼的輕吻、舌頭交纏的深吻,他的唇舌就像是他的雙手一樣,平時看似 溫柔,情動時卻意外主動和霸道。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呢?」我輕聲問。   「睏。」他模糊不清地說:「再五分鐘。」   我壓下笑聲,沒有想到他是會這樣賴床的人。   前一天一時衝動幹出的傻事讓我全身依舊痠痛不已,我已經不記得自己上一次打架是 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大概是每天都像是在打仗的高中吧。到了大學,只要我不去主動招惹 別人,就不會有人來搭理我,人緣不好頂多是考試前拿不到 Adderall 熬夜唸書而已,我 也並不是真的需要藥物的幫忙。   白日的陽光稍微驅散了昨晚的陰霾,依舊摟著我的他大概也有點幫助,我拿起放在床 頭的手機查看時間,結果看見了里昂傳來的訊息。   LN:對不起。   LN:我知道我說什麼都像是藉口,只能說對不起。   我沒有回覆他。   腰部還是有點痠痛,但我手肘撐著床起了身。尚未清醒的他伸手像是要把我拉回去, 我隨手把枕頭塞進他懷裡,走進浴室查看自己的臉。   除了鼻樑比較腫,嘴唇上的傷口還未完全癒合之外,情況比我想像中要好,起碼沒有 毀容到我媽都認不出來的程度。   我小心翼翼地避開傷處,刷了牙漱了口。腦中想著等等應該準備點什麼早餐,他就突 然出現在浴室門口,說:「感覺怎麼樣?」   「好多了。」我吐了口氣,「託你的福。」   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瞇著眼檢查我的傷勢。我突然想起他其實有近視,平常戴的是 隱形眼鏡,昨晚突然把他叫出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帶清洗用的東西。   「我戴日拋。」他說:「今天沒有可以換的,但我有眼鏡。」   我點點頭,有點好奇他戴上眼鏡會是什麼模樣。   漱洗完原本我打算準備早餐,被他以手上的傷為由趕到客廳。我看著他忙進忙出,在 等待水燒開的過程中慵懶地靠著流理台,半掩著嘴打了個呵欠,突然覺得自己也許比之前 意識到的要更喜歡他一點。不僅僅是因為他手好看,或是羨慕他的身體就和常人一樣,或 是覺得他的陰莖比一般人要接近「標準」,他是個很體貼的人,而且言談舉止之間都散發 出再自然不過的自信。   「吃吧。」   早餐只是很簡單的烤土司、煎培根還有水波蛋,他安靜地吃著,依舊呵欠連連,讓我 有點過意不去。   「抱歉。」我說:「昨天麻煩你了。」   他搖搖頭,「我只是不習慣早起,你別想太多。」   雖然並不覺得十點叫做早起,我還是點了點頭,在咖啡煮開時先他一步起身,倒了兩 杯咖啡。   「兩顆糖,不加奶精?」   他突然抬頭看我,臉上的笑容很好看,「對,謝謝。」   也許我不該放任自己享受此刻的親密,但我不想掙扎了,就把這當作昨晚的補償,讓 我擁有一點陪伴。   我們都沒有提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或者他只是在配合我,只要我不開啟這個話題 ,他就不會去碰。他說起自己在「年輕時」曾經當過緊急救護員的那幾年,說那陣子長時 間的睡眠不足讓他下定決心轉行,換一個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工作:只出錢不出力的老闆, 我這才震驚地意識到我認識他的那間餐酒館原來是他的。   「迪恩。」   正當我以為他不會提起關於我們的話題時,他蓋住了我的手,輕碰我因為揍人姿勢不 良而受傷的指節。   「再給我一次機會。」他說:「那天很抱歉,我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我下意識地搖搖頭,剛剛氣氛正好,我們就這樣維持著友善的態度漸漸疏遠,對我來 說已經是很好的結局,我不想看見他厭惡的表情,我不確定在經過昨天之後,自己能夠承 受得住。   「迪恩,我昨晚看過你。」他收緊手,「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我又搖了搖頭,「我不需要同情。」   「不是同情。」他站起身,走到我身邊,雙手捧住我的臉,「我心疼你。」他的表情 很認真,柔軟的唇落在我沒有受傷的嘴角,「昨天接到電話之前,我真的沒有想到自己會 這麼心疼你。」   我想起昨晚的他,我也想要相信他能夠接受我,但心裡已經沒剩多少信任可以給別人 。   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我內心最天真的那部分這麼告訴自己,結果最糟也不會遭過上 一次,不是嗎?   「好。」我低聲說:「就一次。」   *   他全身脫到只剩下一條內褲,說是如果我要讓他看到自己的全部,他也該禮尚往來。 這樣和他對等的狀況讓我好受了不少,光裸的身體也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你戴什麼眼鏡?」   他笑笑,「這樣結果才準確,不是嗎?」   細框的眼鏡很襯他,但他彷彿銳利起來的眼神讓我再度變得緊張,微微顫抖的手指解 不太開睡衣的釦子,他把我拉近了點,靈活的指尖替我解開衣襟,低頭親了下我的肩膀。   我抓住他的肩膀,阻止他繼續往下親的動作,「先確定。」   他勾住我的睡褲往下拉的瞬間,我閉上了雙眼,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逃避不看對方的 反應,但這一次不同。我太過希望他能夠接受我,結果反倒比起過去都要害怕,比上次在 他面前裸露身體時都要害怕。   「迪恩。」他說:「你兩邊都有感覺嗎?」   我沒有預期到這個問題,訝異地睜開了眼,他對我露出安撫的笑容,修長的手指像是 我幻想過許多次那樣,圈住我右側比較小的陰莖。   不過就是這樣簡單的碰觸,不過就是皮膚的相貼,卻輕易奪走了我的呼吸,在我胸口 燃起一股暖意。   「有。」我阻止不了自己突然奪眶而出的淚水,「有感覺,都有感覺,但左邊比較敏 感,體液也都是從左邊出來。其實、其實我早就該把右邊那醜──」   「噓。」他把我攬進懷裡,雙手包裹住我的兩根性器緩緩套弄,「別那樣說自己。」   我這樣自慰過無數次,有時候是在寂寞突然侵襲的夜晚,更多時候是在被拒絕之後的 自我慰藉,試圖用快感填補自己內心的空洞。我曾想過如果這樣的撫摸來自其他人會是什 麼感覺,不過就是一雙不一樣的手,能有多大的不同?   「謝謝。」我把臉埋進他的胸口不斷抽氣著,一方面是因為快感,一方面是因為哭得 停不下來,「謝謝你。」   不管他是為了什麼,不管他真正要的是什麼。   在陰莖第一次被人碰的時候哭這麼慘,大概也只有我會做出這種事。   「迪恩。」他依舊緊抱著我,嘴唇擦過我的耳尖,「應該道謝的是我。」   我的身體只認識自己的碰觸,在他手中注定撐不了多久。他沒有在意,隨手抽了張衛 生紙擦手,之後就把我壓在床上親吻,雙手抱著我的頭,舌頭闖進我口中,吞下我的呻吟 與哽咽。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勃起隔著布料磨蹭著我的大腿,我扯下他身上僅剩的內褲,握 住他的性器快速套弄著。   「你有什麼偏好?」他湊到我耳邊說:「零號?一號?還是有其他想要的?」   我實在說不出話,只是側過頭邀吻,他的唇舌溫和下來,指尖輕輕按著我的頭皮,之 後是後頸,然後向下落在我的腰側。   「不然我禮尚往來一下?」   他突然退開,在我能開始胡思亂想之前低頭含住了我的性器,我驚叫出聲,陌生的快 感讓我無法抑制地顫抖起來,明明才高潮過,卻又在他溫暖的口中漸漸硬了。   「威廉──」   他對上我的視線,捧著我左邊的性器細細舔弄著,手指把玩著另一邊。我恍惚地看著 他,難以置信有人會願意為我做這樣的事情,更別說是他這樣條件的人。   他緊盯著我看,像是想用眼神傳達什麼訊息,之後他張大嘴,將我兩邊性器的頂端一 起含入口中。   我抓著被單射了出來。   「你怎麼、怎麼……」   他舔了下嘴角,伸手抹去我的淚痕,之後緊緊抱住我,像是要把我揉進他身體裡一樣 ,嘴唇貼著我的太陽穴。   「你很好,值得任何人喜歡。」   我愣愣地摟著他,指尖貼上他的頸側,可以感覺到他急切的脈搏,他的呼吸灑在我的 肩頸,讓我一陣輕顫。   我想要相信他。   「和我試試看吧,迪恩,我覺得我們很適合。」   眨去眼中再度累積起的溼意,我閉上眼,靠著他寬闊的肩膀,回想起昨晚他穩定的步 伐,背著我一步步走回家。   「好,我們試試看。」   *   那天晚上,威廉和我說他那天離開之後就開始後悔,查了很多相關的資料,還發現了 一個同樣有兩個陰莖的人現身說法,買他的書讀了,最後才發現這個人是個騙子。   「所以醫生真的檢查過了?消化系統跟其他器官都沒有問題?」   他明顯的擔憂讓我不禁竊喜,也為他摸索的過程感到好笑。之後他找出了那個騙子的 問答貼,我一邊看一邊忍不住笑他。   「他說他兩邊都有二十五公分,還可以同時幹兩個不同的人,你看到這裡還沒有發現 是瞎編的嗎?」   他不好意思地抓抓臉,「我也沒遇過其他有兩個陰莖的人。」   「他說他的屌可以把直男掰彎!」   「迪恩……」   「有一千個以上的性伴侶!」   「……好了,我知道自己繳了 9 美元智商稅了,我們忘掉這件事吧。」   「還說他的肛門有魔力,幹過的人都──」   他搶下我手中的手機,把我壓在床上吻得喘不過氣。 ----------- 雙陰莖(Diphallia)是真實存在的一種罕見發育不正常,在美國大概五百五十萬人之中 只有一個會有這樣的畸形,有很多不同的表現形態,真正有兩個獨立陰莖的病例非常非常 少見,而且通常會伴隨著其他器官和系統的不正常,基本上都會在出生時發現,之後開刀 進行治療 所以說,我資料查到這裡的時候本來要放棄寫這篇的XDD 後來想說還是寫吧,我的重點也不是雙陰莖本身,不過來免責聲明一下,本人非醫療專業 ,雖然莫名其妙為了寫這篇文看了幾篇論文,但不保證沒有理解錯誤的地方 :P 然後最後提到的騙子是真實案例,查雙陰莖相關的資料很容易找到這個人,在 Reddit 開 了很多 AMA(Ask Me Anything),出了書,還有很多媒體報導,不過……就很明顯是在 編故事,還把自己的屌照愈修愈大XDDD    -- 評論感想都很歡迎,我的噗浪:https://www.plurk.com/HouseAu3 匿名心得單:https://forms.gle/BgHZ8N3ekBwyRfHH7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3.147.19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99565880.A.50D.html
1Fiamino2: 迪恩QQ 09/08 20:07
給他一個擁抱!
2Footanipretty: 大推! 09/08 20:12
謝謝 :)
3Fyidia0229: 很溫暖的故事!!! 09/08 20:14
要冷我下不了手哈哈
4FLeonieee: 心疼迪恩qwq 09/08 20:43
會好起來的 :D
5FYTTD: 超想去打里昂<請冷靜 09/08 21:08
沒關係我也想打他XD
6Fkogeko: 溫柔的文QQ 推 09/08 21:37
謝謝,喜歡寫傷害/治癒文
7FbearAmo: 心疼QQ 但最後很暖真好~~ 09/08 22:39
迪恩已經承受夠多了 QWQ
8Fjessica86214: 好溫柔又溫暖的文章QAQ 超喜歡 09/08 22:49
謝謝喜歡,天涼了來溫暖一下 (?)
9Fsimplefree: 暖!迪恩能幸福真是太好了 09/08 23:10
會幸福的!
10Fvanra8498: 好溫暖的故事 09/08 23:20
他值得溫暖 :D
11Flvig: 好喜歡這篇 看到最後差點哭出來... 09/08 23:38
謝謝你喜歡他們的故事 :)
12Fmarronn: 好溫柔QQQQQQQQQ能得到幸福太好了嗚嗚嗚 09/08 23:59
他們都會幸福的!
13Fhisu3cl3: 看到里昂暴怒!!! 威廉好暖,還好有人珍惜迪恩 09/09 01:11
寫的時候也很想多打他幾拳(喂
14Fshulkuan: 好溫暖 09/09 08:38
謝謝 :D
15Ffun79428: 好溫暖!覺得被治癒了QAQ 09/09 08:50
治癒系!
16Ffishgift: 好溫暖QQQQQ 09/09 09:12
適合冷天 (?
17FIPASS1204: 喜歡 09/09 12:33
謝謝喜歡 :D
18Fwsx321edc: 好溫暖QQ 09/09 12:40
嘿嘿謝謝
19Fparu1000: 推暖暖的威廉跟暖暖的豪斯QQQQQ 09/09 13:59
據說很豪斯哈哈
20Felephant2: 太好看了!(馬景濤式咆哮) 09/09 16:11
冷靜XDDD
21Fctrt100: 不好意思,里昂可以多揍兩拳嗎 09/09 23:03
以後看一次打一次(住手
22Fcoco2501: 溫暖QQ 09/10 02:51
是個團體大擁抱(啥
23FoPTT: 喜歡! 09/10 02:56
謝謝喜歡 :)))) ※ 編輯: houseau3 (114.43.147.190 臺灣), 09/10/2020 09:16:54
24Fdeepmind: \揍里昂揍里昂/ 09/10 11:58
揍揍揍!
25Flovechai: 想看魔力的肛門!!(被拖走 09/10 14:42
賣XDDDDDD 是裡面有螺旋凸點嗎XDDDDDD
26Fhasegawa0417: 看到後面差點哭粗乃QQ 溫暖好文QQ 09/11 02:06
謝謝 :DDDDDD 目標是讓人笑著哭 (?)
27Fevildale: 威廉的溫暖讓我想起卡洛斯,很安心的那種好 09/13 21:35
暖男卡洛斯! 不過卡洛斯有時候比較欠揍XDDD
28Fayame0625: 看到中間差點哭出來,好療癒的故事QQ 09/14 02:00
是關於接受的故事 :D ※ 編輯: houseau3 (220.136.53.250 臺灣), 09/14/2020 10:01:00
29Fchuntin36: 結局真的很溫馨 大學生真的混蛋 09/14 10:39
大家組團揍人!
30Fjessica0128: 還好最後是好結局,大學生真是欠揍 09/14 14:05
總是有這種自以為好笑的惡作劇 :(
31Fkyuyu: 推推QQ 09/14 22:41
謝謝 :)
32Fshung8462: 看到泛淚QQ能遇到威廉真的太好了QQ 09/15 00:48
真的沒有錯過太好了 :D ※ 編輯: houseau3 (220.136.53.250 臺灣), 09/16/2020 11:23:44
33Fasdwhhk: 還好迪恩後來還是願意相信人!! 09/17 22:48
34Fbuterfy: 推推 10/05 10:47

BB-Love 看板熱門文章

11
33
32
39
14
27
32
37
12
54
31
34
7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