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香港舉報潮下的通識老師:從自我審查,

看板 Gossiping
作者
時間
留言 43則留言,36人參與討論
推噓 20 ( 26推 6噓 11→ )
1.媒體來源: THE REPORTER 2.記者署名: 文字/金蕊 攝影/金蕊 陳朗熹 3.完整新聞標題: 香港舉報潮下的通識老師:從自我審查,到成為「國安教育」的一顆螺絲 4.完整新聞內文: 香港《國安法》壓境,教育局發通告予全港學校,指要推動「國安教育」,外界普遍認為通 識老師將是要執行國安教育的其中一員(圖非受訪者)。(攝影/陳朗熹) https://i.imgur.com/2gfH8xm.jpg
香港的通識科教育目標是讓學生成為合格公民,也帶動年輕人關注了社會事務;如今通識科 卻被北京當局和香港政府視為是激發一連串學生和社會運動的源頭,更煽動了反中國的情結 。如今,為了對付這股自由思辨的火種,一股民粹式的投訴文化吹向香港的中學,建制派和 部分藍絲家長對於通識老師課堂教什麼說什麼,設下了各種紅線;香港教育局更刻意設立審 批團隊意圖審查參考教材,要異動「今日香港」與「現代中國」的單元內容;倚賴政府資金 運作或管理層染紅的學校也開始自我設限,甚至不再續聘曾支持反送中運動的老師。 當政治黑手伸入教育,當通識教育有被植入國安教育的危機時,將會怎麼改變4,000名通識 教育老師以及教學現場? 在一間隱蔽的課室裡,幾位通識科老師正在開會,討論來年的校本筆記(註)修訂。他們手 起刀落,刪除了一些敏感課題:違法達義、公民抗命、三權分立等。一條條看不見的紅線、 以3年起跳的監禁以至無期徒刑的威嚇,令他們為了師生安全,刪去一些有可能被視為反政 府、反中的課題。 這個情景,很可能在港版《國安法》通過後的暑假,在多間香港中學上演。 「在政治高壓的環境下,無可奈可為減低風險,免不了會自我審查,」現年51歲、在香港一 所倚靠政府津貼補助的中學任職副校長及通識老師的張銳輝,坦承過去28年教學生涯,從未 試過因政治壓力,對任何教材進行審查,但《國安法》通過並實施,使這學術自由的堡壘首 次失陷。 淪陷的科目,是他一手引進學校的「通識科」──這是經常因觸碰到時事議題,而捲入政治 風眼的科目。在香港,通識老師約有4,000人左右(註),他們教的課程不可避免要碰觸時 事與政治,近年教通識科如同行走在鋼索上。 採訪當天,是港版《國安法》實施的隔一天,市面一片風聲鶴唳。剛監考完學生期末考的張 銳輝,走入空無一人的課室,在後排坐下來,神色凝重地接受訪問,彷彿把一字一句都拿掐 準確,才敢說出口。這種猶豫,與2012年反國教運動後,他接受媒體訪問,措辭強硬地批評 國民教育的姿態,有點落差。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每逢大型社會運動在香港爆發,由2012年反國教運動、2014年雨傘 運動,到去年(2019)反送中運動,親中媒體、建制派政客都紛紛出口,指年輕人受到「偏 頗」通識科教材或「黃師」的煽動,才會上街示威,成為激進運動的核心主幹。 2009年通識成為香港高中生的必修科目(註),到2018年,香港教育局轄下的諮詢組織「學 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卻考慮把它轉為選修科,坊間一直盛傳要讓通識教育來個大整肅。20 19年8月至9月,反送中局勢急劇升溫之際,黨媒《人民日報》批評通識「毒教材」煽動反中 ,親北京人士跟著強烈譴責,香港政府隨即強硬出手,首次推「自願送審」計畫,加強對通 識參考教材的監管。《國安法》壓下來後,教育局發通告予全港學校,指要推動「國安教育 」,外界普遍認為通識老師將是要執行國安教育的其中一員。 這讓像張銳輝這樣,向來強調批判思維、教學與社會時事緊扣的通識科老師擔憂,未來教材 將會被刪改或滲入國家安全的元素。在香港教育局掌握人事權、本地某些學校管理階層已漸 漸染紅的情況之下,再加上親中或建制人士的猖狂舉報,異見老師的聲音更容易被扼殺。 此外,港版《國歌法》在今年6月中生效後,教育局隨即「強烈建議」全港學校師生要在9月 開學日唱國歌、升國旗,標誌著教育場域染紅的序幕。而在《國安法》尚未來臨前,這股要 把國安教育安插進通識教育的意圖,已在香港教育界圖窮匕見。一波又一波的舉報潮讓教育 界風風雨雨。 舉報潮:從藍絲家長的民粹指控,到教育局制度攻擊 從去年反送中運動到今年6月底,教育局收到涉及教師發表有關社會事件的仇恨或挑釁言論 ,以及使用不恰當教材、違法行為等投訴達222宗。而這些投訴,不少是匿名信件,源頭不 明。 親中媒體如《大公報》、《文匯報》,更會就著老師在社交媒體上的反政府或撐示威言論, 大造文章。愛國家長團體,經常拉大隊到學校門口去,就著某位老師說過的話,吵著要學校 把他解僱。近來更有300名親建制家長組成團體「救救孩子」,打正旗號要捉「黃師」偏頗 教材的痛腳,再向教育局通報罪證。 「這是完全把制度武器化,變成攻擊教師的恆常機制。」、「這就是舉報,已經到了,單憑 你說的一句話,也可成為投訴的理據。」前通識科老師楊子俊與另一名不願具名的通識老師 林磊(化名)不忿地說。楊子俊和林磊都是首批被抹黑的通識老師。 2019年6月12日衝突,反送中運動首次升溫;楊子俊那天剛好放假,他趕到現場參與集會, 林磊則留在家中,收看直播。大概傍晚4、5時,警方接連發射多枚催淚彈,速龍小隊與示威 者緊張對峙,楊子俊在前排站著,突然間「碰」的一聲,他的右眼被幾十米以外發射的催淚 彈擊中,鮮血直流,旁邊的叔叔扶他到巴士站一旁,拍下傷勢,成了網上瘋傳的影片。林磊 在家看到警方清場時對年輕人使用不當武力,滿腔憤慨,終按捺不住,轉載了一張咒罵警方 的製圖。 返校之後「不能言說的祕密」 楊子俊在6.12集會中槍後,右眼只有2.5%至5%視力,等同失明狀態。他不獲校方續約後,全 情投身出版事業,近日編撰一本反送中運動紀實書籍《致自由》,集結急救員、記者、前線 抗爭者、律師等人士的第一身自述及照片集。(攝影/金蕊) https://i.imgur.com/BVjFCXH.jpg
悲劇以後,楊子俊被控暴動罪,親中媒體大肆報導,標籤他為「暴動黃師」,而一夜之間右 眼失明的他,迫著自己只能休養到去年6月底。現年30歲、倔強硬朗的他說,想盡快復課: 「我想給人的感覺是,我還能正常教書。」 現實生活是,他右眼看東西有一個光暈在擋著,批改作業也慢了,更有家長向學校投訴,說 要讓孩子轉班,不再上他的課。楊子俊教的是一所私立的傳統名女校,幾乎每年都會出文憑 試(DSE,大學入學試)狀元,同學都來自中產或上流家庭,注重學校牌頭、聲譽的家長很 多。校長的處事手腕,一貫的公事公辦,俐落理性,對楊子俊沒太多慰問,只就他過往沒受 到投訴,紀錄算是良好,免了他的「過失」:「她回應家長說,如果不是中彈,根本沒人會 知道我在外的參與。」不過,校長又告誡楊子俊,底線是絕對不要把政治帶到來學校。 楊子俊暫時是留下來了,仍能任教通識班;林磊則不太幸運,單是因為在社交媒體上一句罵 警察的話,就惹來親建制團體到校門前示威,加上投訴是直接遞到教育局去,學校在外界壓 力下作出紀律處分。「我是憐惜年輕人,為他們感心痛,才說這句話。」儘管心中委屈,但 因言論涉咀咒成分,林磊發了道歉聲明,並辭去兩項教育相關的公職,望能平息風波。長達 兩個月的暑假,林磊都惆悵不安,怕被教育局吊銷牌照。最後,他只收到教育局的譴責信, 而校方也發出通知,勒令他停教通識,但仍能教另一人文學科,他才稍鬆一口氣。 而在返校之後,楊子俊與林磊老師都從此活在陰影下。在復課的第一天,楊子俊的校長就在 早會上交代他的傷勢,並叮囑學生別再提起風波,免得「打擾老師」。這所精英女校的學生 比較世故,為了不挑動管理層的神經,從來沒有在口頭上問候過老師,但有部分人會送上慰 問卡。當學生舉辦反送中的集會活動時,楊子俊為了避嫌,只會點個頭,輕輕路過。林磊則 說,學生都十分敏銳、小心行事,很多人私底下向他送上慰問,有人把不具名的紙條、卡片 或是自製的紙鶴,偷偷放在交功課的櫃子裡。他們都裝作平常般教書,但過去的遭遇都成了 學生之間「不能言說的祕密」。 收到譴責信的他:「教師專業」的定義,當局說了算? https://i.imgur.com/JphXQ3o.jpg
林磊(化名)憶述,大學畢業那年正值八九民運,不久後投身教育界。在舊中學學制中,他 也任教高考的通識班,指在港英年代學術氣氛自由,「不需要去想什麼不能說,包括回歸過 渡期的中港關係。」(攝影/金蕊) 「《國安法》出台後,最大的影響,對教育界來說,是政府及投訴者更加被合理化(legiti mized)去做這種投訴,」在一所民間智庫負責教育研究的時評人馮智政認為,《國安法》 羅列「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勾結外國及境外勢力」、「恐怖活動」等四宗罪 ,條文帶阻嚇作用,目前舉報人未必會直接報案、去控告老師,惟預期日後有關《國安法》 的投訴將會增多。 目前的香港,在學校以外,任何人可向教育局或僅為諮詢組織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 作出教師「專業失當」的投訴。其中教育局掌握老師的最終人事權,經校方配合調查後,若 證明老師是「專業失當」,輕則發出書面勸喻或口頭提示,重則發警告或譴責信,最嚴重會 憑《教育條例》第47條吊銷涉事人的教師註冊牌照,等同終身失去教席。據教育局在今年7 月於立法會公開的資料,目前尚未有老師被吊銷牌照,有34名老師收到書面勸喻或被口頭提 示、26名老師分別收到警告或譴責信。但不少受訪者認為,日後若有老師因《國安法》被投 訴,後果會更嚴重。 「但我們擔心的是,什麼稱做『教師專業』,很模糊,」收到譴責信的林磊批評,至今教育 局未曾公開投訴案例的成立理據供業界或公眾參考,而「教師專業失當」的定義,更由教育 局說了算。香港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就曾批評這是「黑箱作業」,應設公開聆訊,讓老師在律 師陪同下與局方就審訊條文作出討論。 馮智政則批評,這種民粹式的投訴文化,是「很低水平的政治攻擊」,紅線更延伸至學校外 的言行,「日後聘請老師,老師可能只不過有公民社會政治參與,譬如說進了教協(香港教 育專業人員協會,香港最大的教育人士工會),就會受到不同社會團體的壓力。」 林磊過去一直是敢言的公民,曾擔任民間通識教育組織的主席,多年來都活躍在媒體上寫教 育評論,更與激進建制派議員梁美芬隔空駁火,就通識科應否轉為選修科筆戰。已步入中年 ,西裝骨骨、談吐溫文爾雅的他,底下有顆叛逆的心:「不覺得是不幸,多少是被人target 。就算不是今次被投訴,都可能是下一次。」他感到憤怒的是,他的公職包括無償為教育局 提供教師培訓,局方卻沒有考慮其貢獻:「平時自問盡力回饋社會,也與政府合作,怎麼一 句話就抹殺了我過去的工作?」 中彈9個月後的他,不獲學校續約 相形之下,過去楊子俊是沉默的大多數,專注於學術工作。他特意選了一所精英學校,看中 它的高薪和穩定,還能訓練自己用英語授課,下課就回家埋首電腦前,撰寫考試導向的通識 參考書。他的家中有塊大黑板,還購置了一部公司用的印表機,對教育及出版業有份執著。 架著一副近視眼鏡,做事嚴謹細緻的他說:「看到這麼多社會問題,是想參加(公職或教育 團體),但我沒有。」他續說:「因為我相信,做好教學是一個無底深潭,永遠可以花更多 時間去做好它。」 楊子俊形容,在612中槍之前,他一向低調及安分守己;他從來不在學校談政治,復課後為 了顯示中立,還會在課堂上為港警的武力辯護,這讓教育局或學校沒有再刁難。可是,楊子 俊心裡知道,教席不見得因此能保住,他始終令學校名聲與暴動罪連在一起,有熟悉校政的 舊生會成員跟他說:「學校不會立刻辭退你,難道想見報嗎?知道你下年合約快完了,就等 你自然流失。」 這間私立學校,資金來自辦學的教會團體及學生學費,但翻查校長的背景,她做過政協委員 ,丈夫更是前政府高官,是一名有紅色背景的人物。楊子俊認為,校長都以專業態度處理投 訴,但當他失明並成為媒體上知名的抗爭代表,影響到校譽,校長開始有微言。直到今年1 月,他參加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的集會,發言指教師「不應政治中立」,應明辨是非 以做好「身教」,再次惹來藍絲向教育局投訴,指他灌輸立場予學生。雖然學校查明投訴不 成立,但親中報再度抹黑他「荼毒學子」,已令校譽再度受影響。 在今年3月,校長以取消初中通識課為由,不與他續約。楊子俊淡然說:「從6月復課起,就 沒有覺得避過一劫,總在計算還剩下多少時間。」吃了「政治參與」這禁果的他,終究逃不 過一劫。 港府推教材自願送審,「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單元改動大 在香港書店「中學補充教材」架上的通識參考書、應試練習等(非經過審批的教科書)。( 攝影/金蕊) https://i.imgur.com/R9lXB2d.jpg
舉報潮鬧得滿城風雨、人心惶惶,緊接而來的是,老師們開始對教學內容自我審查。而香港 教育局在去年開始以「專業」為名,加強對參考教材的監管,意圖布下種種紅線。 教育局在2019年9月就舖下前奏,提出「教科書自願送審」計畫,讓出版社自行決定把通識 教材送檢,稱是會由教育局的「專業團隊」提供「專業的諮詢服務」。目前共有6間出版社 自願送檢,過後能位列於教育局官網的介紹書籍名單中。 這撼動了以往通識教材一向「免審批」的做法,彷彿一隻官方黑手延伸,衝擊本來自由的出 版市場。通識在2009年正式成科,而在2007年的官方課程指引,教育局指這科是「議題探究 」,要教師靠專業自主,把參考教材及課程理論轉化,融合當下的時事事件去教學。因此教 育局不建議通識教材要如其他科目的教材般經過審批,也一向不干預出版社的議題設定,保 證書商「暢所欲言」,反映多元的社會觀點。 「教育局現在是刻意設立委員會去查教科書。根據內幕消息,很不理想,刪掉了很多東西, 」曾出版通識參考書的楊子俊說。4月,更有書商透露向香港媒體透露初步審批結果,指通 識科六大學習單元中「今日香港」與「現代中國」的改動最大, 這些課程涉及香港的政治 制度、身分認同問題,以及中國在改革開放後的變化等。楊子俊認為,教育局正在藉刪改教 材內容,宣示港府立場:「這是政治任務式的改變。」 楊子俊以前任職的學校,每年都會對校內教材進行審查,譬如2014年雨傘運動後,發起運動 的佔中三子之一戴耀廷成了課堂禁忌,有同事便把戴耀廷所提出的理論「法治4個層次」在 「法治」課題中刪去;翌年中聯辦指行政長官地位超然於行政、司法和立法之上,又有同事 把「三權分立」的概念刪去。楊子俊表示,學校管理層的作風比較親建制,才會每年審查教 材,但未來這風氣或許會蔓延。最近戴耀廷被港大校委會以高票通過撤去了教授職銜,成了 學術自由淪陷的警號,他的論述更大機會在參考教材上消失。 馮智政認為,通識科教材尚未經審批成為正規的「教科書」,「教材」議題改動,不足以強 制要老師跟隨,但過往一年的投訴潮,加上《國安法》的壓力,老師的自我審查只會更嚴重 ,在教學內容的選取上滲透更多政治考慮,「在監察底下,其實很麻煩,如果要教多一點民 主成分,等一下又有不知名來歷的人投訴你教民主的東西。」 「紅線任他劃」,六四傳承不再? 張銳輝是中學副校長、通識科老師兼教師工會「教協」的教育部研究主任,不時被親中媒體 抹黑為禍港「黃師」。他指早已習慣各種指控,不排除未來最大的代價是失去教席。(攝影 /金蕊) https://i.imgur.com/z9HkfPf.jpg
張銳輝表示,在《國安法》通過後,他預視一些教材內容會被教育局的審批團隊刪掉。這將 包括公民抗命、三權分立,評價立法會或特首選舉的不足等,表面上不觸碰《國安法》下「 危害國家安全」、「顛覆國家政權」的實際條文,但香港的投訴風潮已矮化成「反政府」或 「反中」,籠統的意識形態批鬥。他在民主派立法會初選後受訪表示,當「民間投票」也被 中聯辦視為「違反《國安法》」、「奪取香港的管治權」,可見紅線是無限延伸,「北京的 反應超越了我們所能理解。他的說法完全沒有邏輯,只不過他有權。」 「現在的紅線是任他劃,最保守的做法,就是不去碰它,」張銳輝說,老師們將在暑假開會 議,按著審批內容檢討校本筆記,又指早在反送中運動後,已有老師捨棄校本筆記,照本宣 科,「他們免得家長或學生找麻煩,有事便賴是教材書的錯。」 《國安法》實施後,他更考慮20多年的六四歷史教育能否延續下去。過往他除了在課堂會提 及外,學校每年也會辨專題週會,談這段發生在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軍隊及坦克車進城 清場,鎮壓民運學生的歷史,也會邀請親歷者、當年左派人士、中國問題專家演講。 這一段歷史,也是張銳輝大學年代的社運回憶。作為香港大學舊生,時任港大太古堂宿生會 主席的他,曾在六四屠城後,懷著悲憤之情,在太古橋上奮筆疾書,在黑布直幡上寫下「冷 血屠城烈士英魂不朽,誓殲豺狼民主星火不滅」的對聯,豈料白漆透了底,字跡烙印在橋上 。此後,每年都有港大學生,重漆橋上班駁的字跡。 堅持傳承歷史20多年的他,首次動搖:「如果我們發現重提六四的歷史都是對政權的威脅, 要以它為藉口來打壓,我們要考慮對學生、老師和學校的後果。」被問到會否堅持教真實的 六四,張銳輝遲疑良久,終於吐出一句:「盡我能力去做,可能不會放在課程裡面,但可以 當一般社會事件跟學生去講。」他又說,如果政治壓力過大,他會考慮下一步:「(會去想 )是選擇離開?還是屈服?」 恐派員入校「視學」,迫老師做政權喉舌 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近日表示,局方會為教師提供更多培訓,讓教師多理解身分認同的問 題,以及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對於一些不專業的教師,嚴重者會考慮取消教師註冊。外界 擔心這樣演變下去,日後會衍生更多舉報潮。圖為支持香港《國安法》人士集會。(攝影/ 陳朗熹) https://i.imgur.com/eu2C3cp.jpg
《國安法》實施後,通識老師或面臨更大的壓力,將要執行「國安教育」,成為傳播高壓政 策的媒介之一。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國安法》通過後3日發出通告,指示學校要推行「國 安教育」,教導《國安法》的立法背景與意義。近來他出席電台節目時,更指要把《國安法 》、《憲法》、《基本法》列為「國民教育」,培養國民身分認同。 副局長蔡若蓮早前接受香港建制派媒體訪問時則透露,因應《國安法》落實,教育局教材審 批團隊即將在通識科「今日香港」單元中的「政治參與」部分,加入相關的教材元素。她又 指出,推行方式會融入由2017年起推行的「基本法及憲法教育」中。換句話說,在教育局的 未來計畫中,學校老師除了要在目前通識、中史及歷史等課堂中抽出共51小時課堂時間教授 《基本法》、《憲法》條文及一國兩制概念之外,也要教授《國安法》的條文與意義。 「表面的理解,即叫你『篤灰』、捉間諜,見到老師說話有違國家安全,便要舉報,」香港 民主派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認為,教導學生遵守《國安法》、分辨何謂「勾結外國勢力」等, 本質是一種價值灌輸,「即教你『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同港獨,這是政治教育來的。」 劉細良批評,「政治教育」在本質上與「通識教育」相悖,前者是單向的洗腦灌輸,後者則 重視批判性思考,從正反角度去看社會問題。日後的香港,若通識老師被迫要執行這「任務 」,或會衍生更多舉報潮,「日後老師在課堂上說,美帝是否亡我之心不死。藍絲群組或家 長,又會舉報他灌輸港獨思想。因為這件事(指美國侵略中國)本身就是錯,是不容討論的 ,」他憤言,「以後不用教書讀書了,就花時間在爭論上。」 張銳輝說,這等同要通識老師弄髒自己雙手,做思想灌輸,而教育局表示會派員「探訪」作 出支援,有見於北京急於整治香港教育界,他猜測其中一項形式可能是「視學」,即派員直 接監控老師上課表現,「最後結果,你給什麼我教什麼,掩沒良心,」他說,這或引發離職 潮,教育界只剩下親中、親政府老師的聲音,「像過往一段時間的公務員,做很多汙穢不堪 的事情,最後撐不下去便離開,換做到的人。團隊開始容許不合理事情發生,甚至幫你執行 。」 已離職的楊子俊擔憂,「通識教育」有可能被換湯換藥,變成「愛國教育」。他以中國的「 思想政治科」作類比,雖然未至於硬塞毛澤東紅學、馬列主義等,但內容變得只歌頌功德。 以前他任教的學校,就曾以通識課的名義,發起粵港澳大灣區專題研習,強制全校師生參與 ,而中聯辦也經常在香港搞不同的知識比賽,暗中作政治宣傳,「有時候,通識可以做到很 紅。」 楊子俊續道:「所以,離開不算可惜。這將不會是我想教的通識,因為在政權眼中,這科是 必須被滅絕的。」在3月知悉新學期不再獲學校續約後,他決定提早兩個月,於7月初離職, 暫時不會尋找教席,想以倡議者身分,在體制外推動通識教育的改變,「當然想有天做回老 師,但如果想有這一天存在,就要先解決了制度問題。」 黑暗時代的反抗:影子教育 《國安法》後,不少主張港獨或民主自決的政治組織解散,但也有人指抗爭會以另一種方式 延續下去。離職後決定繼續為教育界發聲的楊子俊,提出「影子教育」的可能。他說,當主 流學校的教育愈來愈多紅線,老師逐一被噤聲,想另闢網上的公民學堂,補足正規教育的不 足,「類似佔領運動時的街頭講課,教授人權、民主、自由的價值,是想抗衡洗腦教育。」 他表示,這仍是初步構思,但若真正落實,第一步是把他出版的通識參考書,部分或所有內 容公開,把知識傳播給更多人,「自己帶頭放上去,讓更多人會跟從,因為日後中史、世界 歷史,甚至中文科,這些可能觸碰到敏感話題的,都可能受到打壓。」 脫離了彷如文革的苦海,楊子俊仍願意參與公共討論,在鎂光燈下繼續發聲。《國安法》寒 蟬效應之下,許多老師被滅聲,他現在回復自由身,反而愈走愈前,是命運使然,也是個人 意志,「中彈後,多了名氣,也有了傷者角色,可以在崗位上發揮更多。」他又指,再黑暗 的時代,只令他更意會到有些價值比物質生活更重要。自言習慣過中產生活的他,現在用積 蓄過活,也靠出版賺到點外快,笑言還能撐幾年。 他仍懷有一顆春風化雨的心:「去年運動,這麼多年輕人犧牲了,真的很內疚,本來年輕人 不應該出來,是我們大人差勁,處理不到香港的社會政治問題,令年輕人被拘捕、被打。出 於『齊上齊落』,或大人對年輕人的關愛,我要為他們做得更多。」 ※本報導為《報導者》與自由亞洲電台(RFA)中文部共同製作。 5.完整新聞連結 (或短網址): https://reurl.cc/4mgNWj 6.備註: 港、泰、白俄羅斯、黎巴嫩的抗爭值得注意 -- 一篇好的新聞是歷史的初稿 惟其不怕頭破血流,才配做新聞記者-成舍我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166.64.7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597379290.A.911.html
1Ftoomtoom: 柯韓糞的夢想國度 08/14 12:28
2Fsoria: 這篇我剛看完 反正就是一個一個被清算 08/14 12:29
3Ftakase: 推報導也推簽名檔 08/14 12:29
4Fmmnnm: 這才是真的要怎麼教小孩吧.... 08/14 12:29
5Fgogobar: 港狗可悲 08/14 12:29
6Fbbdirty5566: 柯粉:挺香港的都是騙票喔 08/14 12:29
7Fa0986188522: 柯含糞羨慕不已 08/14 12:29
8Fhsinchu2950: 好意思說別人,無恥帽綠畜天天扣人紅 08/14 12:30
9Fsoria: 更可怕的是隨時有人審查你的課程內容 工作很快就會丟掉 08/14 12:30
10Finnuendo3324: 只能說不意外 08/14 12:31
11FflavorBZ: 跟民進黨教育政策很像 08/14 12:31
12Fbbdirty5566: 白蟑螂出沒XD 08/14 12:32
13FAnutmiao: 聽起來是某些人的理想國呢 08/14 12:32
14Fwhathefuc: 讚喔 港獨份子就在你身邊 替黨舉報 08/14 12:33
15Fw3160828: 理和非 跪下舔吧 08/14 12:33
16Fufo1111: 任何批評都會帶來國安危機 顯得共產政權的脆弱 08/14 12:35
17Fjcshie: 悲哀 08/14 12:35
18Fs8510785107: 守法本來就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操守 08/14 12:35
19Fstin: 阿這樣不就 紅衛兵2020 08/14 12:37
20Fjcshie: 上面有人喜歡守這種法跑來臺灣的論壇幹嘛? 08/14 12:37
21Fjcshie: 不想當人就去支那 08/14 12:37
22Fhdes937119: 某些人真愛柯,好像不講他就會死掉一樣^ ^ 08/14 12:37
23Fbybe: 可悲 08/14 12:42
24Fbybe: 再添共啊嗎 08/14 12:43
25Fjohnny3: 黑箱惡法也要守嗎 08/14 12:44
26Fnk: 中國狗真可憐 喜歡被鍊子圈著 08/14 12:44
27Fcookielol: 方同學 國家會感謝你的 08/14 12:49
28FMagicSword: 滿可憐的 08/14 12:51
29Fboogieman: 藍白拖嚮往的香格里拉 08/14 12:54
30Fzoo0602: 洗腦教育要開始了,香港! 08/14 12:59
31Fwhitezealman: 9.2%最愛這一味 08/14 13:11
32Fohfulow: 9.2興奮流口水 08/14 13:15
33FSiaSi: 推 08/14 13:22
34Fuhbygv45: 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絕對權力 絕對腐敗 08/14 13:33
35Fb7278622: 傻了 有教職還敢上街 涼了 08/14 13:33
36Flazioliz: 中國人奴性自動跑出來了 08/14 13:34
37Fuhbygv45: 中共也是一步步限縮,再利用仇日,仇國民黨走到現在 08/14 13:34
38FMW1220: 高調推 這正是台灣如果被統一以後 必經的過程 08/14 13:52
39Fxiaoxiao: 只能說香港太晚覺醒了,若是早點覺醒建制派也不會如此輕 08/14 13:57
40Fxiaoxiao: 易掌控立法局 08/14 13:57
41Fnewland: 香港回不去了.. 08/14 16:33
42Fjdchbo: 推報導者 08/14 16:58
43Frayonwu: 高調 08/14 21:41

八卦 看板熱門文章

31
43
-3
31
2020/09/24 17:13:45
22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