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姆咪] 自

看板 Marginalman
作者
時間
留言 39則留言,10人參與討論
推噓 -4 ( 4推 8噓 27→ )
要他形容的話,這根本就算不上作戰。 在這個嚇得魂魄飛散、只能倒在地上發抖的可憐的士兵眼中,不要說作戰了,在眼前慌亂奔 逃的無數潰散身影,與其說是前來進行鎮壓的軍隊,更像是遭到鎮壓而拼命求生的手無寸鐵 的無力平民。 對,他們是戴著制式的鋼盔,有些還稍微殘留些理智的人手裡也緊抓著步槍不放。但是,對 那頭巨大的雲豹而言,這裡就像是速食店的遊樂場,幼童們拿著玩具散亂地跑著。唯一的差 別,大概就是這群人臉上沾滿了恐慌、眼淚、唾液、泥土和血液。 牠想的話,隨時都能伸出掌爪,手到擒來。 但是,比起倒在地上哀號或昏厥的隊友,以及他們散落的斷肢,更殘酷的是,那頭雲豹根本 就不在意。一點都不在意。牠那如同月亮般碩大而反光的雙眼,就連這些可悲人類的倒影都 沒照出來。牠就只是這樣靜靜地佇立在原地。 滿地都是斷掉的四肢和昏過去的傷殘。這是此刻在這裡最殘酷的一件事情。那頭雲豹甚至連 直接殺人、讓獵物解脫的意思也沒有。和前面幾次參加作戰的士兵一樣,所有人,都是被咬 成殘廢,然後拖著虛弱的身子自己離開。 就像是被貓玩弄到失去興致的老鼠一樣,即使在這裡死去比較輕鬆也不行。只能帶著重傷, 苟延殘喘地逃走。他們只被允許體驗痛苦,不准就這樣斷氣。對。那頭雲豹模樣的大型妖異 ,是名副其實地在玩弄著、殘虐著牠的獵物。 被敵人瞧不起這件事,在正常的戰場上,對於軍人而言,是一件任誰都會發怒的事。但那是 在「正常的」戰場上。這裡,不是戰場,也沒有任何還自認是軍人的傢伙。這裡是地獄。和 可憐的士兵一同意氣風發前來執行任務的所有人,如今心中都只想著一件事。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也許面對殘酷的事情時,正常人會不由自主感到憤慨而想要將之改變吧。如果是自己的尊嚴 被踩在腳下,自然會想起身反抗。但是,本能-作為人類的本能,在那頭即使瘋子也不會貿 然靠近的巨獸面前,不准大腦產生那些情緒。這就是本能的表現,是人類為了生存的自然反 應。 從上古時代培養下來的基因不停發出警告,在這個敵人的巨影之下,一點勝算也沒有。所有 戰勝的希望、作戰的渴望都被抹消殆盡。心臟急速跳著,唯一能做的事情,大腦告訴自己唯 一該做的事情。 求饒。 身體不停顫抖,眼淚像是要努力告訴那頭不可能理解人類的妖物自己知道錯了一般直流。對 不起,前來攻擊你是我們的錯。自以為是個堅定的軍人是我們的錯。所以拜託了,原諒我們 吧。讓我們活著逃走吧。 可憐的士兵不停滑倒,但還是努力撐起身子,使盡力氣抓著後面的地板要爬離眼前的恐怖, 絲毫沒有意識到軍褲已經濕透。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歷史告訴我們,人類是懂得學習、卻也不懂得學習的生物。即便祖先累積下來的教訓 透過基因中不斷地告誡自己不要白白丟了命,但是基於某種原因,還是有人提著步槍向雲豹 衝去。 可憐的士兵忍住知道那人即將迎來的下場而不禁想嘔吐的衝動,試圖想要阻止他,但發抖的 嘴巴卻怎樣也組織不出任何簡單的言語。他只能緊緊盯著那個衝刺的士兵,看見那張一蹋糊 塗的臉上被眼淚淹住的眼睛。 眼神裡充滿的是恐慌。那個毫無意義的狂奔,是理智線斷掉而帶來的衝動吧。他沒有救了, 應該要趁著這個機會趕快跑,他死至少我活。基因向可憐的士兵說著自私卻是最合理的建議 。 正當可憐的士兵吸著鼻子專心往癱軟的雙腿施力試圖站起來時,比發起自殺衝刺時的呼喊還 更淒慘的叫聲傳進耳朵。雖然知道不該看,但是可憐的士兵還是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 雲豹輕輕吐出嘴中的東西,在周圍造成一陣不小的風。斷掉的手臂飛回發起衝刺的士兵的懷 中。 血液不斷從左肩的傷口和已經不是身體一部分的左臂的斷口流出。他邊唾液橫流地苦痛地叫 著,邊用另一隻手抱著溫熱的斷臂,一拐一拐地從地上爬起然後頭也不回地逃跑。 看著這一幕,體態龐然的雲豹只是站在原地,表情一絲不變。 雖然,不知道妖異還需不需要進食。也許對雲豹來說,區區人類的手,連填牙縫都不夠吧。 可憐的士兵這時才回想起來,自己也應該趕快離開。不管去哪裡,總之,離這片該死的、被 詛咒的校園愈遠愈好。 可是就在這一刻,雲豹看向了他。比遠方那棵大榕樹還要巨大的頭部,發光卻死氣陰沉的灰 色雙眼。 混亂的心緒甚至沒有辦法發出任何感嘆。可憐的士兵癱倒在地上,只是雙眼滾滾流著眼淚、 身體不停因哽咽而抽動。 他什麼,也做不了。 同一時間,在校區的另一端。這裡是離作戰地區最近的安全避難處,地下的國際會議廳。以 前是舉辦演講的場所,但如今斗大而設滿絨椅的精緻會議廳裡,只委靡地坐著幾位校方高層 。演講台上雖然也站著校長和另一個人,但他們也幾乎可說是勉強立在原地。 「……是。馬上中斷本次的鎮壓作戰。我方會討論後續的處置。」 在沉重的氣氛裡,參與會議的人們也沒有力氣兵荒馬亂、口舌交雜。唯一在室內迴盪的聲音 ,是負責與軍方連絡的主任幹部通過無線電傳達放棄之意的話語。 其他人誰也無法張開嘴巴。第五次。第五次的作戰。五百多名士兵,因為重傷、斷肢、精神 崩潰而再也無法成為戰力,甚至就連將來的人生該怎麼辦都沒有人知道。 作為首需收復之地.帝國成功大學的領導人,之所以會有這些作戰,很大成分是因為他們基 於職責上的要求。畢竟,這不只關係到無數師生的權益,同時也是整個府城淪陷的核心。 再怎麼說,府城也算是前首都,是充滿文化交集與歷史的城市,在帝國的文化進程史上佔有 很大的地位,也是觀光產值極高之處。沒有辦法就這樣放這塊土地淪陷在妖亂當中。可是, 也不能就這樣不停地犧牲國內的兵力。每一個士兵都是流著血的真真實實的人,背後也都有 家庭和愛他們的人。就算職責再怎麼重要,但作為安全活下來並持續提出等同叫人去死的收 復要求的校方幹部,眾人的良心早已不堪壓力。 「……我們剩下還能做的,只有這個嗎?」 負責聯絡的主任掛斷電話後,坐在前排角落的幹部看著手中的資料乾澀地說。 「你……這根本連試都不用試。我們連確切要怎麼做都不知道啊。連照做怎麼做都沒人知道 耶!」另一個也拿著資料的幹部既生氣又無力地說。 會像這樣子引起爭議也是無可厚非。在他們手中的資料,封面手寫著即便在現在這種絕望而 緊張的潰堤情勢下,也讓人難以理解的標題。 《妖亂應對執行方法之指南暨女武神行動說明書》。 一個詞一個詞拆開來看,都還能夠各自理解。但是一拼起來,再加上裡面的內容,就讓人不 禁以為這是哪個學生以前惡作劇塞進校務資料中的東西。 「我知道。」 但是,在台上和校長一起站著的人的回答否決了這樣的猜想。即便身體已經衰老,但那位長 者抵著拐杖站在台上的姿態,卻是現在在會議室裡最堅毅的一個。 再加上他的身分,讓慌亂的幹部們也咬著牙靜下心來豎耳恭聽。根據校長所說,他正是當時 審定通過訂定這份資料的校園幹部之一。言下之意,是在場所有人的大前輩。 年歲已高但卻仍散發著志氣與意氣的前輩,直直地抵住拐杖站在眾人面前。即便不相信手上 拿的這種荒謬的文書,但基於工作上的輩分和他展露出的氣勢,也不得不閉上嘴巴,至少擺 出個認真聽的樣子。 「四十四年前,我和當時的校長、主任們不眠不休,花了兩天一起完成這份指南書。如今只 剩下我來做傳承了。」 他的語氣如此堅定,這份指南書可能確實是有什麼意義的吧。有些幹部稍微開始懷疑,搞不 好這份資料還是有參考價值。 「那個時候,南部也面對著一樣絕望的情況。」 四面環海的島嶼帝國,如今已將首都轉移到現代開發較為先進的北方;但帝國成功大學所坐 落的南端島嶼,不僅曾有一大段年代是政權的要地,至今也仍是重要的糧食及工業產地。如 此重要的地方,面對這種危機,原來並不是第一次了。 「……那次的妖亂,就先不多說。但是當時,我們立下的這份處置方法急著通過,為的就是 實行。最後,也照著它解決了危難。」 也就是說,這上面寫的東西是有實戰驗證過的。這讓從資料被拿出來討論之後,就始終抱持 懷疑態度的眾幹部們,也不禁認真思考起它的可能性。 「上面寫的方法是還蠻有模有樣的。可是學長,到底什麼是『女武神行動』?」 作為資料的後半,份量大幅超過前半部的妖亂應對方法,將近百頁的資料都屬於所謂「女武 神行動」的章節。 在危亂之下緊急開會,卻如此詳實地訂定並記載說明的行動。如果這份資料確實為真,那麼 這個「女武神行動」,肯定至少能對打破現狀的方法給出一點有益的提示。幹部們面面相覷 ,有些人下意識重重地吞了口唾液。 同樣在台上的校長仍然保持著沉默。雖然她是校方的最高負責人,但是,部下們還在自己的 身邊。她清楚知道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讓決策討論順利進行,與其插嘴不如專心地聽, 讓各司其職的專家部下們分析,然後用清晰的腦袋下達最後決定。她在心裡默默用從前告誡 過學生的話語,告誡自己。知識是光,善良是影。 也許是意識到她採取的管理方式,拄著拐杖的老人側眼觀察著她,稍微點了點頭。接著,他 把注意力重新轉回到台下的幹部們身上。 「『女武神行動』,就是我們徹底解決那次妖亂的方法。」 穿著以草綠色與淡黃色為基調的看似高中生的制服,手上戴著「秩序糾察」的黃色臂章。疑 似短髮少女的身影,在空蕩的自強校區走著。 「茴茴,啊妳路上有沒有找到什麼吃的?我快餓死了。」 直接連接到她聽覺模組的非通用協定型私密通訊,是來自解鳴博士的通話。 「博士,我在小邱百貨行的二樓回收了一些保存狀態尚且良好的乾糧。」 「是泡麵嗎?不是泡麵吧?」 「博士,基於您生存方面的必要,請容許我無法滿足您均衡飲食的要求。」 「啊啊……」通話那頭幾乎是哭喪著說,「……又是泡麵……」 棣茴根據自己和解鳴博士之間的通話紀錄所建立起來的記憶模型,早就預測博士會因為連續 第三十七天吃泡麵而感到傷心。所以,她其實在裝著泡麵的袋子裡還放著些能當作配菜的罐 頭,這樣應該能讓博士驚喜一點。根據至今為止的經驗歸納,適當地隱瞞一些事情並不一定 會讓人類感到負面的情緒。 雖說如此,但博士聽起來心情是不太好。棣茴決定改變一下話題,幫忙博士先把注意力從泡 麵上轉開。 「博士,請問您要我前往確認的東西,確切來說是在什麼位置?」 今天出發進行例行的物資蒐集導向的校園周邊巡邏之前,博士曾經交代棣茴返回的路上要去 確認某個東西。但是,確切來說是什麼東西,以及在什麼地方,她只說要確認時再和棣茴說 。 「……那個喔……」聽起來還是蠻無精打采的,「對齁,我都忘記了。在我們系館的後面。 妳出去的時候不是走正門嗎?另一邊停很多腳踏車的小道就是了。」 因為妖異使用的開口濃度在這附近並不高,所以作為最後的反擊基地,博士和我都藏身在算 是安全的自強校區電機工程學系系館的地下。秘密基地是在一間地下講堂的再正下方。根據 博士給我讀過的某份校方資料,是帝國成功大學校方多年前就已秘密建造好的空間,在其上 方建造系館只是預先就規劃好後來要執行的偽裝。 「棣茴,妳應該還沒到吧?先打開妖亂應對的文件。有些事情我要補充。」 「了解了。開始進行存取。」 從資料庫的根目錄,進入關於文字資料的存取位置。博士所講的《妖亂應對執行方法之指南 暨女武神行動說明書》雖然是老舊的書面資料,但棣茴已經透過視覺模組的光學文字辨識函 式建檔了。所以,她馬上就能從記憶體裡提出對應的文件檔。 「博士,要查閱資料的哪一部分呢?」 「嗯,就到『女武神行動』的編隊說明吧。先確認一下應該要有多少人。我有點忘了。」 「了解了。」 「各位多少應該有聽過。」 拄著拐杖的老人在國際會議廳的講台上,開始對著帝國成功大學的校長以及幹部們說明「女 武神行動」的內容。不過,要確切讓人明白「女武神行動」是什麼東西,基於什麼理由建立 起來,有必須要解釋的前提。 「我們國家,是現在世界上少有僅存的妖異地帶。因為殖民的歷史和建設開發上相較來說晚 ,我們現在還算是跟妖異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 妖異?共同生活?就算這麼說,對這群活了三十、四十年的幹部們而言,到幾個月前才突然 迸出來肆虐的敵人,其實和我們一直都住在一起?台下的幹部們在初步的理解上,遇到了稍 微有點需要好好咀嚼的困難。 「現在各位應該是都沒看過吧。這是正常的。但是,一直到四十幾年前為止,妖異在帝國人 的面前出現,甚至作亂都不是少有的事。是因為鎮壓,才沒有再跑出來。」 根據老人所說,四十四年前,帝國南部的女武神行動所鎮壓的妖亂就是最後一次妖異肆虐… …本來應該是最後一次沒錯。 「但是妖異並沒有消失,而是被封鎖在島嶼的正下方,也就是地球中心深處。」 危險的妖異、一直以來都藏在自己的腳下深處,蠢蠢欲動。雖然這樣好像就能對地震現象提 出新的值得討論的說法,但現場的幹部們比起自己學者靈魂的探究慾望,更在意的是得知了 從來都不知道的令人恐懼的事實而害怕。 如果當時的女武神行動不是把妖異通通消滅,而是埋起來,那當然總有一天會再爆發啊。只 是,比較倒楣的是這一代的他們。拖延沒解決的問題,現在冒出來落在他們的手上了。 「四十四年來,作惡的妖異們一直在想方設法,要打開通往地表的通道。在『飛撲』底下出 現的,就是它們的出口。」 原來如此。在雲平大樓前方設的那座學生們之間流傳著對於學生來說很可怕的傳說的雕像, 看來確實有著神秘的力量。 「其實,那也就是以前我們封鎖住它們的入口。現在,它們只是回來了而已。」 對著後進們說明的站在台上的老前輩,將手拄著的枴杖向右一斜,又擺正回來。 「學長,難道說,『女武神行動』也沒有辦法除掉妖異嗎?」 「妖異本來就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我們人是比它們還要弱小的東西,要把它們趕走就已經很 棘手了。」 聽起來,以驅逐妖異為目的的四十四年前的「女武神行動」,也耗費了不少心力才得以執行 成功。 「我們也很想解決問題。」老人像是代表著當年與他開會的同伴們做辯解,「可是,現況你 的能力能做到什麼,要先搞清楚吧?」 剛剛提問的幹部頓了一會,只是點頭,沒有答話。 「博士,我發現一個問題。您也是第二次『女武神行動』的一員。」 「對啊。」 「博士,這份資料書最後一次編輯是大約四十四年前。其中指定的實務執行的指南,您與其 他行動成員是否有應現況作調整?」 從十八世紀開始,人類文明的科技進步就持續快速地加快著腳步。四十四年前的科技水準和 如今相比起來,當然會有所差距。這麼一來,就有必要檢討這份指南書的內容可行性。 「我們又不是呆瓜。當然有啊。」 聽到就連『女武神行動』也無法馬上一次解決掉妖異問題的幹部們正苦惱地抱著頭,腦中大 概是在不由自主地回想著妖異在校內肆虐情景的可怕吧。那頭巨大的雲豹,究竟用牠的獠牙 和利爪毀掉了多少人? 老人無視他們的情緒,仍然持續作著說明。 「……從本校每個系挑選出最有潛力的學生,作為前線的主要戰力。而其他學生,則編成後 方支援的體制,負責提供補給。」 只是,接下來的說明讓幹部們又更為驚訝了。他們沒有太過詳細地研讀資料書,後面這麼長 的『女武神行動』自然也沒看完。居然是讓學生擔任戰鬥的第一線?就連校長都露出了猶豫 的神情提問。 「您是說,組織學生對付妖異嗎?」 「四十四年前的妖亂規模挺大,政府也沒有什麼餘力幫我們。這是沒辦法之下的辦法。」 「我們遇到妖亂之後,師生幾乎都離開府城去避難了。只有我們參加行動,就沒有人當後援 了啊。所以大家只好分對半,一半在前線,一半當後援。我就負責帶後援。」 雖然在實行方式上有所折衷,但相比起四十四年前的第一次『女武神行動』,各系的代表沒 有整個系的人手擔任後援,依然是難以忽略的差距。這也可以考慮成是第二次『女武神行動 』會發生崩潰錯誤的理由之一。 「而且,我們也需要裝備。聽說以前她們還是土法煉鋼,用刀子之類的破爛武器。我們每天 在系館下面,就忙著作新裝備跟維修。」 科技的進步雖然讓過去的經驗過時而無法盡善採用,但也為新的行動帶來優勢。根據紀錄, 學生們利用所學開發了各式各樣的新武器。 棣茴在腳上佩戴著的高出力腿部佩戴式光刀,就是在巡邏時回收回來的某位行動成員曾用過 的武器。它由另一位光電系的前成員開發,以雷射為主軸的光電工程學作品。輸出強烈能量 的亮紅色雷射被塑成刀的形狀,能夠確實切斷物理性質的實體。 這些即便在最前端的科技業界恐怕也難以見到的嶄新開發技術,確實很有可能在這裡誕生。 在即將毀滅自己的災難之下,人類往往能展現出驚人的思考能力與實行能力。 「……也就是說,我們需要四十個學生。」 但是,早在軍隊第一次投入鎮壓兵力以前,校內就已經把學生都送走了。即便幹部們想要照 做,現況要叫人回來也很有難度。除了要想個理由,更重要的是,外界如今都知道府城的現 狀。到底要用什麼樣的理由,才能讓人信服叫好不容易安全離開的學生們重新回來這個危險 的地方,這種連自己都難以想像的行為? 更不用說,像以前那樣讓所有學生都參加行動了。光是要找到四十個願意在前線的學生,就 已經相當棘手。 「這一點我已有準備。」老人換手抵住拐杖,原先那一隻手則從褲頭的口袋中掏出一張紙。 「這是我這幾個月來,到帝國各地探訪本校所有一萬一千多位學生,整理出來的結果。這四 十個,是我們最能用的人。」 校長接過文件,不可置信地查看。老人交出來的紙上,確實寫著四十個學生的名字與資料。 他們是什麼系的?專長與興趣?適合什麼方式的作戰?應該如何訓練? 「你是說……這一萬一千多個學生,你都自己去調查過了?」 「我當然有透過一些人脈,在校內調到學生名冊。也有一些朋友支援我去不同的地方分頭查 訪。為了解決災亂,這種努力也是理所應當的。」 一開始壓根不相信「女武神行動」的幹部們,雖然現在內心裡還是抱持著許多疑問,但令他 們現在訝異得說不出話的,是老人剛剛所說的數字。 一萬一千多個學生。即使有多幾個「朋友」出來幫忙,這也不是說做就能做的容易小事。除 了確認他們的資質以外,還需要細細分類,對於他們的才能設計出適當的訓練與作戰方法。 原本還暗中埋怨著為什麼直到五次失敗作戰之後的現在才出現,但老人這幾個月顯然都在做 著比現場的所有人更有意義的準備。他早就已經發覺事態嚴重並開始行動了。台下的幹部們 開始意識到,自己面對這場和妖異之間的對抗的覺悟,和面前那衰老的前輩比起來有著深刻 的差異。 要對抗妖異,就必須做到那種地步嗎……? 「剩下的那些教授跟辦公員,負責把大家載回學校之後,就是幫我們調調物資啦、當當技術 顧問。」 「博士,為什麼他們不跟您和其他行動成員一起戰鬥?」 「這個喔……妳回來我再跟妳說。妳應該到了吧?」 和解鳴博士討論指南書的過程當中,不知不覺也穿過了帝國成功大學電機工程學系的系館內 部,來到後門處。 「博士,我到了。」 「後門出去,在妳的右手邊應該有一面很大的牆吧。可以幫我看看上面有幾張紙嗎?」 棣茴照著走下階梯,然後抬起頭來。 在老人說明完「女武神行動」這一項方案的內容之後,校方的高層幹部們爭相討論了起來。 實行與否,可是會攸關到學生性命和帝國安全。無論是有沒有良心作為自己的倫理基準的人 ,都多少對此感到不妙。但反過來說,在軍隊兵力也對妖異沒轍的現況之下,「女武神行動 」是現在已知唯一較有可能成功的方案了。 雖然老人剛剛最後解釋的,必須讓學生們成為戰力、幹部們只能協助後援的理由令人相當難 以信服,但今天聽到的內容裏頭,太多事情都是原本沒辦法接受、宛如天方夜譚般的震驚事 實。所以,幹部們也在會議的過程中習慣了接受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作為前提了吧。在習慣與 適應上,人類出乎意料之外地相當具有天賦。 「……以上。這是幹部們的雙方意見總結。請校長作出決策。」 校長站在台上的講桌後方,用手撫了撫臉龐。幹部們靜靜地等待答案。老人也尊重著現場目 前的最高決策者,沉默地抵著拐杖,站在台下。 最後,校長點了點頭。 「就採『女武神行動』的計畫吧。照各位手上這份《妖亂應對執行方法之指南暨女武神行動 說明書》,所有人馬上開始作準備。」 幹部們各自堅定點頭,但也露出憂慮的眼神。雖說這是他們經過校長同意,被賦予必須完成 的職責,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恐怕將會偏離人之道。就連帶頭主張此議的、從頭到尾都表 現出堅定不搖的信心的老人,如今也被他的枴杖支撐著,顯得有些疲憊而虛弱。 第二次「女武神行動」,就此開始了。 棣茴抬著頭,計算著牆壁上有幾張紙。 四十張紙。在電機系館後方的磚牆上,慌慌亂亂地,貼著邊角都已經開始有風化跡象的四十 張「尋人啟事」。仔細搜索紀錄後發現,在校園的許多角落,也曾目視到類似的東西。 「博士,這裡總共有四十張。」 「……本來有四十個人嗎。」 第二次『女武神行動』的實質上的最後一員,鍾解鳴在通訊的另一端,語氣聽起來有些感傷 。那是在用力地忍住之後,還是不經意滿溢出來的一部份的情緒。從那換算為數值之後並不 低的可見部份的感傷之中,也能稍微窺視到解鳴博士的內心吧。 「茴茴,這樣就可以了。謝謝妳。先這樣就好,回來吧!我快餓死了。」 不過很快博士又恢復了平常輕鬆上揚的語氣。 「……博士。」 「怎麼了?」 「我今天還有蒐集到少數的罐頭。應該可以允許您加菜。」 「罐頭!這麼好?!茴茴,我就知道妳最棒了,不愧是我精心設計出來的女兒。女兒啊,謝 謝妳,終於不用每天吃泡麵了……」 雖然滿心期待的博士大概沒幾餐就又要恢復吃泡麵過活的日子了,但現在應該這樣就可以了 吧。棣茴走回電機系館大廳,在階梯左側的第三個花圃打開祕密的向下通道,回到博士和自 己所住的地下基地。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7.52.99.15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ginalman/M.1596474190.A.C03.html
1Fcloudlaba: 滾08/04 01:03
2Flturtsamuel: 蛤08/04 01:03
3Fmoonoftree: 太長08/04 01:03
4Fiovoecu: 打死垃圾醜狗吉娃娃==08/04 01:04
5Fkaeun421: 自殺哥的文 ==08/04 01:04
6Fsiscon: 自殺歌喔08/04 01:04
7Foooptt: 洗文 你等著被刪帳號吧08/04 01:04
8Fiovoecu: 幹不准消費自殺ㄍ==08/04 01:04
9Fiovoecu: 7414喇智障醜狗==08/04 01:05
10Flturtsamuel: 幹0糧消費仔==08/04 01:05
11Fkaeun421: 成大板看到就貼過來了==08/04 01:05
12Fkaeun421: 消你媽08/04 01:05
13Flturtsamuel: 你轉成大?雪霸? 08/04 01:06
14Fgluccvidog: 有什麼問題?08/04 01:07
15Fkaeun421: 是在拷貝08/04 01:07
16FredDest: 學霸 08/04 01:07
17Fkaeun421: https://i.imgur.com/9qmZyOA.jpg 08/04 01:07
18Fkaeun421: 他存大衛的圖耶08/04 01:07
19Fkaeun421: 我也會看清大板阿幹08/04 01:08
20FredDest: 同時唸成大清大 學霸08/04 01:08
21Fkaeun421: ==08/04 01:09
22Flturtsamuel: 會看d能卡 唸哪裡都撿角== 08/04 01:09
23Fgluccvidog: 你轉到清華喔?08/04 01:09
24Fsqin: 嘟嘟自己也看低能卡== 08/04 01:09
25Fkaeun421: 我是自殺哥的忠實粉絲 不像你 說說哥==08/04 01:09
26Flturtsamuel: 我哪會08/04 01:10
27Fkaeun421: 沒有轉到五大== 08/04 01:10
28Fiovoecu: ㄇㄉ== 還在消費 08/04 01:10
29Fgluccvidog: 你之前和油油同間嗎 08/04 01:15
30Fcloudlaba: == 08/04 01:15
31Fkaeun421: 之前不是內 08/04 01:15
32FredDest: ☹ 08/04 01:15
33Fkaeun421: 雲重的按到== 08/04 01:17
34Fcloudlaba: 我生氣了 08/04 01:18
35FredDest: 被學霸尻洗了☹ 08/04 01:18
36Fkaeun421: 學你媽 08/04 01:18
37FredDest: 來我們學店唸啦 08/04 01:19
38Fkaeun421: 你先跟我吃正忠排骨飯 08/04 01:19
39Fkaeun421: 然後我們去討論一下你上次怎麼把手伸到學妹屁眼的 08/04 01:20
※ 編輯: kaeun421 (27.52.99.152 臺灣), 08/04/2020 01:33:01

Marginalman 看板熱門文章

6
44
33
39
2020/09/17 18:56:20
8
37
3
39
2020/09/18 01:43:48
5
26
2020/09/18 11:22:40
8
27
4
37
5
31
13
29
6
27
16
30
2020/09/19 00:58:01
12
33
2020/09/19 10:4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