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一個禮拜只能寄一封信-場二十九

看板 Lesbian
作者
時間
留言 4則留言,4人參與討論
推噓 4 ( 4推 0噓 0→ )
ShyLes 此ID只接收板友們的來信代為發文,並不替板友們轉寄信件給原作者。 此為拉板公用匿名ID 歡迎大家將自己想說的話寄站內信至【ShyLes】, 並註明是否要在文附上自己的【真實ID】。 未經同意轉錄此篇文章會被處永久水桶 -- 陽台前,劍拔弩張的氛圍,著實讓人喘不過氣。我將左手收在腰間,怒目直視 另外兩人,而他們也同樣屏住了呼吸。明明是正午時刻,三人卻彷彿被一大片 陰影籠罩著。 『鈴鈴--』 門鈴聲再度響起的瞬間,我心想,就是現在了。 「剪刀!石頭!布!」 我伸手,攤開手掌,下一秒立刻跟妮可一起發出了歡呼聲。 「靠!」于凱崩潰地抱住頭,「明明就是不是我叫的foodpanda!」 「認命吧,我幫你把這根菸抽完。」我笑著說,一邊拿走他左手上的菸。 下週開始紛紛進入製作階段,于凱和妮可都有在其他組擔任助理,所以約好這 週末一起幫妮可找一些寫故事大綱的靈感,剩下的時間都用來耍廢放鬆。就不 說我和妮可都需要一些休息時間來調整身心狀態,第一次當導演的于凱也快被 大大小小的問題給壓垮,本來上禮拜解決完事情後他打算回家一趟,又放不下 這兩個病人,便決定留下來了,真的非常有義氣。但猜拳還是要願賭服輸。 餐點拿上來後,于凱迅速地抽走其中一杯雪碧。 「反正你不喝碳酸飲料。」他邊說邊走回陽台重新點菸,而我聳聳肩,拿出漢 堡就轉頭看向妮可。 「老師有回妳信了嗎?」 「小琪嗎?」妮可拿薯條沾起糖醋醬:「她說還不錯,下禮拜下課找她討論。」 「讚喔。」我笑了笑,咬了一大口漢堡。 「可是我覺得我寫得還不是很完整。」妮可繼續說:「你要不要幫我看看?」 「嗯......應該不用啦。」我說:「老師都要找妳討論了,我覺得妳聽她的就好。 妳跟她聊過之後會說不定就......會疏通一些甚麼。」 我將吃到一半的漢堡放到一邊,伸手跟于凱要了根菸,順邊喝口水。 「你真的是......」于凱遞過菸,翻了個白眼。 「幹嘛,怎樣?」 「沒事......」 他搖了搖頭,還嘆了口氣。不過我大概猜得到他的意思,所以也不繼續追問,點 著菸就開始抽起來。這段期間我們沒有對話,直到妮可漸漸吃完她的薯條,于凱 也坐回屋內,用眼神示意我,我才趕緊吃下最後一口漢堡。 「對了妮可。」我稍微前傾了身子,「今天或明天要不要陪妳去看醫生?」 「嗯?」妮可看了我一眼後,低下頭挖著冰炫風,過了幾秒才說:「也是可以, 但我原本想等吃完藥再看。」 「喔......」我點點頭,「那妳現在的狀態好嗎?」 「應該......還可以,還可以啦,這幾天沒有很down的感覺了。」 接著,我跟于凱面面相覷幾秒,再一番擠眉弄眼後,于凱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口說: 「那......那個誰,妳前男友還有來找妳嗎?」 于凱抱起膝蓋看向妮可,而我刻意地看向陽台外,就怕多給妮可一點壓力。妮可也 的確思考了許久才開口。 「我昨天剛把他的LINE封鎖了......」她停下來吃了一口冰炫風,繼續說:「但這 幾天做不了事的時候,又會很想找他。」 我跟于凱都點點頭,看妮可漸漸恍了神也跟著緊張起來,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只好熄掉菸,伸手拿薯條來吃。 「你以前也會這樣嗎?」 「啊?」但剛碰到食物,妮可突然又開口。 「就是......生病的時候,會想把旁邊的人推開,又想要有人陪。」 她抬頭看向我,誠懇的眼神中又帶了點難受,讓我不自覺地嘆了口氣。 「可以理解這個感覺。」咬著薯條,我繼續說: 「我國中生病的時候還很極端,容易傷到人,所以後來學乖了,高中和大學都沒有 讓身邊的人知道,就過得蠻封閉的。」 「你國中就生病了嗎?」 妮可有些驚訝,我不以為然地笑了下,于凱也帶著關切的眼神看向我;當我在說過 去的事情時,他都是這樣的反應。 「對啊,有一段時間很嚴重,高中的時候還好,大學跟家裡吵架才又發病,雖然沒 有國中的時候糟糕,但就開始會自殘......」我翻出右手內側看了一眼,「我前女 友花了很多時間陪我啊,那段時間蠻辛苦的,後來我們就分手了。」 不知為何,聽著的兩人表情越來越嚴肅,我也不自覺地笑得更用力。 「但我覺得,有人陪是必要的啦,狀態很差的時候本來就很難做到自我管理,尤其 吃藥很不舒服、每天晚上做惡夢也很不舒服。如果有人,嗯......願意花大量的時 間照顧妳,也有能力陪妳,我現在會覺得要把握機會,靠他人的幫助盡快好起來。」 「但、可是......」妮可猶豫了一下,「你不是說會傷到人嗎?」 「嗯......嗯。」我看著于凱,點起新的一根菸。 「所以我通常......會告訴身邊的人可以怎麼幫我。比如說于凱會不定時看我房間 有沒有刀子、檢查我的藥盒、每次都會確定我真的有去看醫生。」 「幹......你還會叫我幫你歸藥好嗎,有夠懶惰。」于凱笑著比了個中指。 「啊你是美術王啊哈哈哈!」 見我倆都笑了出來,妮可的表情才開始放鬆下來。 「就是,跟前女友那時候,我比較像是朝她喊著『救我』,而不是『幫我』,我覺 得這兩個有點差別。我對她蠻任性的,很像是我想要她愛我,可我卻不愛自己......」 感覺到瞬間的情緒波動,我停頓了一下,摸著鼻子抽吐一口菸才繼續說: 「雖然這是最難的,但我離開台大自己一個人在永和生活的那段時間,就先規定了 自己,每天都要吃到早餐。我同學早上幾乎都有課,我就會找他一起吃。再來是每 天固定練琴三個小時,等身體況狀慢慢好了,就加上每天慢跑半小時,還有在附近 的公園自己對牆正反手拍各二十分鐘。晚上回家後,我還會跟我一個在美國唸書的 學姊聊天,就是......聊一些瑣事,然後就開著視訊一起唸書。」 妮可專注地看著我,頻頻點頭,臉上的迷惘也逐漸消散。 「妳可以考慮看看啊,比如先列個電影清單,妳不是很想寫跟性別有關的本嗎?一 樣就規定自己,每天都要吃到早......呃,中餐?晚上九點固定看一部作品,之類的。」 「好像很不錯,又蠻合理的......」 「或者來我們家啊。」于凱也接著搭話:「還有貓咪可以玩。」 「欸!好啊。」妮可眼睛一亮:「牠們在哪裡?我想找牠們玩!」 我指著樓下房間,妮可很快地就起身走下樓去。而我吃完最後一包薯條後也跟于凱 拿回我的雪碧,喝了一大口。 「啊......」吐氣後,我直接往地上一倒:「我們這樣算是有幫到忙嗎?」 「有吧?麥當勞來之前就已經好很多的感覺。」 「為了幫朋友打氣而吃了八百大卡......我好善良......」 于凱沒回話,大概是懶得吐槽,沈默幾分鐘後才開口說話。 「我其實沒想到你會跟她說這麼多,而且你剛剛是不是講到快哭出來?」 「誰要哭啊。」我讓身子背著陽台方向,外側腳往另一個方向使勁地拉,呈現 一個詭異的收操動作:「我可能腦子今天有點熱,自己也沒有好到哪裡還跟她講道 理,我突然有點後悔......」 「不會啦,你說得很好啊。」他抖了抖煙灰說:「也做得很好。」 「嗯?」我狐疑地看向于凱,不懂他為何特地說了兩次。 「反正,她只要不要再連絡那個可怕的前男友都好啦,唉。」 「......說的也是。」 我嘆了口氣,將身子轉向另一側,做著跟剛剛同樣的姿勢,被太陽光閃到後,又一邊 唉著一邊轉回原本的方向。 鋒面走了幾天,最近看到的都是萬里無雲一片晴的天空。 不知道這樣的好天氣會持續到什麼時候。 -- 此為拉板公用/匿名ID, 僅協助貼文、不負責轉寄回信。 請勿回站內信至此帳號。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1.243.4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lesbian/M.1596385236.A.F34.html
1Fpcs8960830: 推 08/03 03:47
2Fwendyyang: 推 08/03 15:57
3Fpicnic: 推推 08/03 17:40
4FBarChiChao: 推推~~期待下一集 08/03 20:10

lesbian 看板熱門文章

13
49
2020/07/21 11:36:51
28
30
2020/07/28 18:08:34
-9
32
2020/07/30 19:11:07
35
35
2020/07/30 23:23:03
0
34
2020/07/31 02:47:39
30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