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妖燈(三十一)

作者
看板 Marvel
時間
留言 14則留言,14人參與討論
推噓 14推 0噓 0→
     結界內,一人一妖面對著面,龐大貓妖看著與之相比顯得嬌小的言封,一股微弱卻誘 人的香氣撲鼻而來,嗅到這股淡香,貓妖原本被他人攻擊而憤怒的高昂情緒逐漸緩和,牠 動了動耳朵、伸舌理了理紊亂的毛髮,濕潤的鼻享受著言封身上清淡的香氣。   言封立在原處久久不語,他伸手搔了搔頭,赫然發現自己從來不擅言語,該如何開啟 談判讓他傷透了腦筋。   貓妖黃澄澄的雙眼盯著他,牠把言封的出現當做人類對牠的妥協,舔了舔嘴、像個孩 子般雀躍地率先開口:「那個東西、我還要吃!」   「…不行,那東西吃太多…對身體可不好。」言封露出一臉為難。   「喀喀喀…那又如何?只要有了力量,那些不好又算的了什麼?就連剛才受的傷都能 馬上痊癒!」貓妖一雙大眼咕嚕轉著,視線掃過結界內與牠交戰過的除妖師們,接著轉向 天空、又轉回言封身上。   「就算有了力量也不能為所欲為,太過放縱力量是會自我毀滅的。」言封對牠的話不 以為意。   「誰說的?只要有了力量,那些臭小鬼、那些符咒就再也不能拿我怎麼樣了!只要有 了力量、就能讓他們也嚐嚐那如地獄般的痛苦!」貓妖忽然又是激動地大聲咆嘯,幾滴濕 黏的口水飛濺到言封臉上,言封用衣袖擦了擦,露出一絲無奈。   「你要怎麼讓他們嚐到地獄般的痛苦?他們已經死了這麼久、靈魂也早已不在這個世 上了。」言封問。   「喀喀喀…只要到夜行之路的盡頭就可以了吧?」貓妖瞇起雙眼、露出狡詐的笑容。   「我聽說了,夜行之路的盡頭有個仙境,居住在仙境裡力量就能大幅成長,只要擁有 更多力量,到黃泉將他們的靈魂拖出又有何難?」   「夜行之路的盡頭有沒有仙境根本不知道,你又怎麼篤定只要到了那裡就能獲得將靈 魂從黃泉中強行拖出的力量呢?你應該是被騙了吧?」言封困惑地發問,妖界已經將對夜 行之路的信仰與理想化為虛幻的現實、盲目崇拜,也許人間的宗教大概也是靠這種方式招 攬更多迷途羔羊吧?   「那些被我吃掉的妖怪們都這麼說,所以不會錯的!我耗費這麼長時間掙脫束縛、絞 盡腦汁獲得力量變的更強大,就是為了抵達仙境!」貓妖異常確信地說,猶如一個忠實的 夜行之路信徒。   「你就是因為個原因,才會吃了這麼多妖怪和靈魂、殺了這麼多人嗎?」言封苦笑。   「喀喀喀…是啊!」貓妖得意的大笑、思緒恍然間陷入了回憶中。   「最開始是那個老在我身邊晃的女孩,明明在那裡徘徊了這麼多年、明明堅定的想著 要復仇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做些嚇人的惡作劇製造恐慌,於是我告訴她,只要跟我合作 、很快就能向那些欺負她的人復仇;虧她還是個怨念深重的惡鬼,居然還會被騙呢!雖然 她的靈魂都是怨氣的臭味卻還是不減其中的奧妙滋味,反而在吞入腹後有一股揮之不去的 奇妙香氣環繞在嘴裡。」   「靈魂的力量真的很充沛、很營養,比地底那股力量還強大,只不過吃了她一縷魂魄 ,我就能夠幻化成她的樣子、騙取更多愚蠢的人類獻上靈魂,喀喀喀…真不懂為什麼其他 妖怪會放棄獵殺靈魂這麼快速成長的方法?」貓妖舔舔嘴、一臉陶醉,渴望靈魂的內心再 度蠢蠢欲動。   「不過…最讓我驚豔的還是那個很香的東西,只有一點點就替我解開了土地的禁錮、 還能小幅提升停滯已久的力量;那之後我循著殘留下來的味道一直找一直找、找了好久都 找不到那個東西是從哪裡來的,不過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讓我在西區發現那股香味是從 你身上散發出來,又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找出你的行蹤,所以…給我吧!」貓妖瞇起眼露出 笑容、伸出一掌做討要姿態,如果此刻牠不是妖怪只是一隻普通的貓,鐵定能吸引許多貓 迷拍照尖叫。   「沒有了。」言封搖搖頭、兩手一攤,「我身上沒有了。」   「可是還有香味,好香好香…」貓妖閉起眼,鼻子大力地吸了兩口,淡淡的香氣像是 搔癢般搔弄著鼻腔,想要卻得不到的感覺令它產生一股空虛。   「那東西既然這麼厲害,當然會殘留一點痕跡和氣味下來,但我是真的沒有了。」言 封晃晃雙手、將褲子口袋拉出、還在原地跳了跳,藉此讓貓妖信服他身上真的沒有任何東 西。   貓妖挑挑眉,似乎在思考言封說的話有幾分可信度?   妖怪總是多疑,尤其是這種連同類都視作敵人的妖怪更是難以相信人類。   以牠的性格絕不可能像一般妖怪一樣規規矩矩的挑戰夜行之路,況且上回夜行之路出 現時大鬧了一場的就是牠,夜行之路絕不會容許牠這個破壞者踏上去一步。   貓妖的思緒在腦中彎繞,想從中找出一個最適合的方案,忽然一個念頭一閃而過,牠 像是找到出路般勾起了愉悅又貪婪的笑容。   「這樣吧,妖界都說你會製作百分百能夠通過夜行之路的燈,不如你替我做一盞吧? 」   聽見牠的提議,言封一雙沉遂的眼看牠,面帶淺笑。   「燈只為需要的妖怪存在,你不需要燈。」   「誰說我不需要的?我需要!我需要更多力量!」貓妖撕牙裂嘴地反駁。   「我已經勸告過你了,太過強悍的力量不會讓你獲得更多、只可能招致毀滅。即使你 有了燈也無法抵達仙境的,因為在那之前很可能就會因強盛的力量導致夜行之路崩塌。」 言封無奈的笑了笑。   夜行之路表面上只是一條憑空出現的道路,在言封心中卻也將牠視為是妖怪的一種, 當然他並不能完全篤定,只是依照夜行之路的特性所下的判斷。   妖燈內所承載的惡雖能提高通過夜行之路的機率,但燈中惡念並非提燈妖怪本身所擁 有,這些惡念又往往散發著一點腐敗、令人作嘔的氣味,若是氣味超過平衡點,也可能令 夜行之路心生抗拒而強行驅除。   想通過夜行之路最大的重點是必須深得夜行之路歡心,妖燈不過是其中一種通過的方 法、也是他謀生的方法。   「哼!既是通往仙境的路,怎可能如此容易崩壞?我一定要抵達仙境,我要讓那些可 恨的欺凌者嚐到報應、永世不得超生!」貓妖一面說、掌上尖銳的利爪一面用力在地上畫 出深深的溝。   貓妖起伏不定的情緒令牠不知不覺間又開始吸取週遭的力量,結界內的除妖師都已氣 力盡失、無法再戰,因此首當其衝的便是不斷在補充力量、圍困住牠的結界,外頭維持結 界的術者因為結界力量忽然劇烈動盪又開始顯露出吃力的表情,觀看著結界內情勢的其它 術師們也難掩緊張。   「我不會幫你製燈的,力量不只有應用在復仇這條路上,也不是有能力復了仇就是強 悍,你應該多看看其他未知的事物,別再執著於力量之上了。」   在言封眼裡,貓妖對復仇的執著宛如千萬根針一般深深割刺著他的內心,他彷彿看見 了曾經迷失徬徨的自己,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拯救。   「為什麼?只要幫我製燈,等我到達仙境獲得力量後絕對不會虧待你!有強者庇佑你 ,你應該感激才對啊!」貓妖高聲尖叫,牠對言封的拒絕展現出歇斯底里的怒意,劇烈的 殺氣噴發,這一瞬間結界頂端倏地出現幾道裂痕,外頭支撐的術者嘴角紛紛流出深紅的腥 血。   「因為你追求的強悍和我的不一樣。」言封淡淡地回道,曾經居於黑暗深處的自己也 差點成為這副模樣,還好有一些微小的光芒為他指引了新的道路,即使那些光芒微弱的照 不清腳下的路,卻讓他感受到無比溫暖。   「我不接受!」貓妖一聲大喝,一道劇烈罡風席捲而來,剎那間四周狂風凜冽、塵土 飛揚,已經露出幾道裂痕的薄透結界就這麼碎的一乾二淨,化做點點飛塵散至空中。   結界外的術者、除妖師來不及反應便被狂風吹倒在地,那風邪怪的很、吹在身上又刺 又痛,每個人裸露的皮膚都被劃出一道一道傷口,只有言楓、孟筮邏與幾名實力較高的除 妖師還能輕鬆抵擋、站得穩穩的。   「幫我做燈、否則殺了你們!」   貓妖發出威嚇、毛茸茸的面部猙獰成一團,一絲絲黑煙自它龐大的身軀旁緩緩散出, 懾人的殺意令旁人心中不自覺畏懼,言封見狀卻只是嘆了口氣,心中無奈事態果然還是演 變成最糟糕的狀況。   黑煙像有生命般在空氣中自由流竄,很快地便在貓妖四周圍出了一道高聳的黑牆。   陳無念在言楓的保護下安然無恙,他一臉擔心地望著貓妖與言封的位置,一人一妖的 身影就像是被慢慢刷上一層黑色顏料一般,消失在逐漸濃厚的煙牆之後,只能從煙霧偶爾 散開的縫隙確認裡頭的情況。   「你不需要燈。」言封再次向貓妖說道。   「幫我做燈!」貓妖又是一聲怒吼,猶如得不到玩具的孩子在鬧脾氣,黑煙隨著牠的 憤怒飛快增加了一倍,許多倒地的除妖師吸進了黑煙紛紛露出痛苦的神情,他們在地上不 停扭動掙扎卻始終擺脫不了黑煙的侵襲,耳朵、鼻孔、嘴角接連流出鮮血。   「……」言封看著那些遭殃的除妖師,這裡頭有大半數的人都厭惡他、視他為瘟疫, 雖然沒有以暴力傷害過他,但冷嘲熱諷、看見他像看見髒東西一樣的臉色都曾經有過。   以前的許多回憶湧上心頭,言封很小的時候就明白自己的命運無法改變,所以他曾經 像貓妖一樣憎惡所有討厭、排斥他的人,包括他自己。   追求力量並不是錯事,只是得來的力量到底是好是壞、運用在何方都能決定一個人的 未來會如何運行,老天給了他一身不幸的力量,卻又給了他能夠觀運的力量,也許就是保 留了一點讓他能夠幫助別人、也幫助自己的機會吧?   在他眼裡,已經看不見貓妖的未來了。   「言封在搞什麼?是讓他去安撫、不是讓他去助長敵人氣勢的!」孟筮邏望著高聳黑 牆,忍不住低聲斥喝。   黑的幾乎化不開的煙霧與後方隱隱傳來的懾人殺意都讓他心中暗道不妙,貓妖一直不 停在吸取力量,現在估計已經成長到更加難以對付的程度了,要是牠決定殺了現場所有人 ,孟筮邏也不敢百分百保證在場的所有人一起上還能夠抵擋。   「你安靜看著就行,小封答應你的事絕對會做到。」言楓冰冷的聲調傳來,在貓妖充 滿壓迫的力量之下,孟筮邏卻還能隱約感覺到言楓向他投來的殺氣,他不明所以、卻又心 知肚明。   「言封…不會有事吧?」陳無念忍不住向言楓問道。   「相信他吧!」言楓故做淡定,語氣中卻透露一絲緊張與焦慮,目前的局勢不明,她 其實也非常擔心。   黑牆內,爆怒的貓妖耐著性子看著言封,牠在心中盤算,只要眼前的人類答應幫牠製 燈,牠可以不計前嫌勉強放過其他人一條小命。   人類這種生物容易被情感左右,即使受害的不是至親之人,也會因罪惡或愧疚感而選 擇妥協;牠在變強的過程中同時也一邊觀察著,為了有朝一日能折磨那些害牠死於非命的 兇手,這些觀察與研究是必要動作。   只要能讓他們越痛苦,牠便越能擁有復仇的快感。   「…好吧,我幫你製燈。」   等了許久,這句輕如鴻毛的話語淡淡地傳入貓妖靈敏的耳裡,牠看著此刻低垂著眉眼 的言封,露出得逞的欣喜笑容,   「喀喀喀…老老實實的答應才對嘛!隨便犧牲他人可不符合你們人類的道德精神啊! 」貓妖舔了舔嘴,語氣嘲諷的向著言封說。   言封沒有應聲,只是一手伸進褲子口袋內,從本應沒有任何東西的口袋中憑空掏出一 張符紙,符紙看起來陳舊且邊緣有些破損,想必也是言家收藏許久的符咒之一。   飛想咒,能夠依照術者的想法幻化成任何物品、且能實際使用的符咒,物品的大小依 據術者的能力而定,但無法幻化出有生命的生物。   最一開始只是為了讓小孩子遊玩時增添樂趣而創的符咒,後來慢慢的被應用在實戰上 ,做為武器損壞或物品短缺的急救符咒。   言封在挑選自己需要的符咒時也悄悄抽了一張飛想咒出來,那時候他對飛想咒要怎麼 運用還沒有想法,只是抱著以備不時之需的念頭藏了一張,但現在,他已經想好怎麼使用 飛想咒了。   言封將飛想咒放在掌心,心中想著想讓飛想咒幻化而成的物品,接著斑黃的符紙開始 產生變化,沒多久言封的掌心便出現一把短巧精緻的銀色匕首。   他用另一手握住匕首沁涼的握柄,面無表情地舉在眼前;銀色刀刃反射出他的臉龐, 他才發現此刻的自己的面無血色、蒼白如紙。   忽地"噗哧"一聲,刀刃突破血肉的隔閡直達心臟,劇痛自左胸一躍而出,言封顫抖 著握著刺進自己胸口的匕首,額間覆上一層薄汗。   疼痛令他差點站不住腳,他大口呼吸著、憑著意志力逐漸習慣這股痛楚。   「你想要燈的話,就給你吧。」言封輕聲吐出這句話,接著緊咬著牙、猛地將胸前的 匕首拔出,剎那間溫熱鮮紅的液體自匕首造成的傷口胡亂竄出,染紅了言封原本乾淨的上 衣。   鮮紅之後、血液逐漸轉為紅黑,最後成為了不可思議的濃黑;言封因快速失血感到些 微暈眩,他腳步不穩地單膝跪地,閉上眼感受著胸前蠢蠢欲動力量。   灑落在地的血液在此刻忽然像被賦予了生命一般動了起來,黑色的線一條一條、彷彿 擁有意識地朝著貓妖疾飛而去,貓妖還來不及反應,龐大的身軀便被黑色的線緊緊捆住, 漂亮的毛皮覆上了一條一條黑色墨跡,不知情的人還以為牠穿上了一件黑色衣服。   貓妖心中怪異,匕首拔出那時,牠只聞到了那股比先前濃郁數倍、令牠魂牽夢縈的迷 人香氣,那香味像甜美的毒藥一樣令牠短暫失去了自我,全身輕飄飄地在美妙的幻境裡熬 遊,讓牠有已置身在仙境中的錯覺;然而下一秒,無數的黑線忽然一擁而上將牠團團圍綑 ,一圈又一圈,緊緊地禁錮了牠的自由。   香氣還圍繞在四周,但已接收到危險的貓妖強撐著意識與其對抗,一邊想掙脫黑線的 束縛。但黑線沒有因為牠的掙扎有所鬆脫,反而綑的越來越緊、越來越牢、越來越厚,一 層又一層覆上的黑線已經從黑色衣服晉升為黑色外殼。   「言封!」在外頭的陳無念看見言封跪了下來,焦急地想衝上前去,卻一把被言楓擋 在身後。   「要相信他…」言楓此時此刻也是隱忍著擔憂、咬緊牙關等待著,從他們的角度以及 擋在眼前的煙牆看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因此只能選擇相信言封的任何決定,同時也是 相信他的能力。   陳無念緊握著言封交給他的平安符,心中不斷祈禱言封一定要平安無事。   貓妖還在嘗試逃脫,牠能感受到自身柔軟的毛皮、血肉、內臟逐漸地被包覆牠的黑色 外殼擠壓,先是窒息感隱隱自喉頭傳來,接著是想嘔吐的感覺,最後是內臟被擠壓破裂的 痛楚。   牠也試過吸收黑色外殼的力量,但彷彿是個深不見底的黑洞,無論怎麼吸收黑色外殼 的力量都還是源源不絕地湧現,很快地便超出牠所能負荷的程度,而牠所吸取到的力量雖 然強大,卻也不足以與束縛的力量相抗衡。   「你做了什麼…」貓妖被壓迫到近乎極限地喉嚨痛苦地吐出話來。   言封此時一手摀著左胸、一手支撐在地防止自己倒下,他雙眉緊擰、唇色泛白,狼狽 的身影像是在懸崖邊緣搖搖欲墜的旗桿,倘若此刻颳起一陣強風,或許會就此被颳入崖底 。   「你不是想要燈嗎…這就是燈的真相…」言封蒼白著臉、氣若游絲地回答,此時多說 一句話、都會加速消耗他的力氣與生命。   「你是妖燈?不可能!你明明是人類!」人類怎麼可能有制衡夜行之路的力量?又怎 麼可能會有壓制牠的力量?貓妖一點也不信地向言封大吼。   「…我是妖燈…亦不是…」   虛弱地吐出這句話後,言封硬撐著的身影終於倒落在地,還沒搞懂狀況的貓妖也在黑 色外殼猛烈又蠻橫的力量下被捏碎,頑強的魂魄徹底消失在人世間。   煙牆失去了主人的怨念逐漸散去,清明的空地中已不見貓妖身影,只有攤倒在地、一 動也不動的言封。   「言封!」   「小封!」   陳無念及言楓顧不得是否還有危險潛伏,同時向言封急奔而去。   孟筮邏瞪大眼睛看著眼前景象,似乎不敢相信居然靠言封一人之力就驅除了貓妖,他 面色扭曲、呼吸急促地想著言封到底藏了什麼技能沒有展現?又或是用了什麼禁忌的手段 成功達成任務?直到小隊內的成員呼喚他是否該確認傷患人數做緊急處置時才拉回神識、 向隊內下令。   孟筮邏交代完後也跟上言楓及陳無念,只見言楓抱著染血的言封,與陳無念大聲呼喊 著他。   「言封!醒醒!」   「小封!小封!」   此起彼落的呼喊聲,搭配著淚水,成功將暈過去的言封喚醒。言封迷茫地睜開眼睛, 看了看最疼愛自己的姊姊、再將視線轉向生命中唯一的摯交。   「只要誠心祈禱…願望就會實現喔…」他對著陳無念說。   「什麼?」陳無念眼眶泛著淚水、語氣有些顫抖的問。   言封沒有回答,只是虛弱地笑了笑,接著緩緩閉上眼睛、徹底失去了意識。   「小封…小封?」言楓睜著淚眼,雙手感受著言封沉甸甸的身體逐漸放軟、無力垂下 ,冰涼的觸感自掌心蔓延,她試著搖晃,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再喚醒沉睡的言封。   「小封…小封!醒醒!」言楓強忍著淚水呼喊道,晶瑩的淚珠卻還是自發紅的眼圈落 了下來。   察覺到不對勁的陳無念也伸手搖了搖看起來像熟睡著的言封,卻也是一股寒涼狠狠地 竄進心門內。   「言封…快起來…」陳無念一邊掉著淚、一邊握住言封的手,他將手中的平安符塞進 言封掌心,用他冰涼的手緊緊包住。   「你的平安符還沒拿回去…這次我不顧危險幫你…你還不快起來跟我道謝……」   陳無念哽咽地說著話,一顆顆淚珠落在言封的臉上、手上、衣服上,言封卻還是沉沉 地睡著,一點反應也沒有。   「言封!睜開眼睛!快起來!」   陳無念大喊著。   「言封!快起來!不要睡了!」   「言封!言封──」 ----------------------------------------- 很抱歉隔了這個久才發文OTZ 年初這段時間現實真的很難過...調整狀態比想像中難QQ 希望大家都能過的很好 -- 想從沉悶的生活中找出一點突破口的邊緣人。 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6904 Plurk:https://www.plurk.com/snowinn_5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1.50.13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60270183.A.342.html
qeksu: 未看先推!真的等作者好久了! 06/12 00:31
久等啦!!!(吶喊
cicq: 為什麼一回歸就讓言封領便當!!!! 06/12 01:02
呃...便當比較便宜,耗費的運氣比較少嘛o_<
fishstay: 推,等好久 06/12 02:42
listen2015: 推 言封東夠QQ 06/12 11:27
那他可能會西夠(?
v22333: 推推推 好久不見 06/12 12:32
好久不見!!!!
asmallkau: 推 言封可以不要死嗎 嗚嗚嗚 我剛剛差點哭了 QQ 06/12 14:53
我會打電話跟他說叫他不要死的(*‘ v`*) 想哭就哭吧(遞手帕x
isle: 推 06/12 18:39
hmhuang: 推 06/12 20:22
iforlove: 推....好看! 謝謝你 06/13 00:51
也謝謝你來看~
chien62245: 推QQ 06/13 00:58
IBERIC: 推 06/13 01:08
※ 編輯: zinazlan (111.250.186.154 臺灣), 06/13/2019 14:27:27
cladio: 推~終於等到更新了 06/15 04:06
definite: 推 06/15 14:09
forwardgee: 啊啊啊啊啊啊言封 06/15 15:33

最新熱門文章

[臉書] 柯文哲
Gossiping LukeSkywaker 987留言 2019-06-17 17: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