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供奉之軍: 雅韻何方奏魄魂

作者
看板 Marvel
時間
留言 87則留言,72人參與討論
推噓 77推 0噓 10→
Ж 門如月右臂很痛,像肌肉埋著烤肉那種燒紅的炭,痛到醒來。 醒來時她偎在岳靖容厚實的胸膛裡,86年冬天很冷,兩人被中相擁入睡,臂上那好長 的裂口傷可見骨,那一道劍傷差點讓她成獨臂女俠。 男人也醒來,獨眼中藏著呵護她的無限溫柔。 「現在我生小孩太老嗎?還是你不想要小孩?」昨晚,她想將子宮內的避孕環拿出 來先上車,補票之後再說,但兩人吵了一架,沒做就睡了。 她也不老,年芳36跟26也沒啥差別,只是26歲做愛是娛樂,但36歲忽想要孩子,老媽 也36歲才懷她,還不是頭好壯壯、冰雪聰明? 「哇!老媽你36歲還有機會懷上我?真是老蚌生珠!」記得以前時虧老媽是食古不化 老蚌,自己是美麗珍珠,但埋首咒術典籍的老媽只抬頭翻了一白眼,連應她都懶。熟悉的 門王玉蘭。 雖為生小孩做愛就很無趣,但跟岳靖容就勉強吧。 「我們分開吧。」 「為甚麼?」獨眼中是哀傷,明明哀傷卻也很溫柔。 「淡了。」岳靖容跟平常一樣只淡淡說:「不太喜歡妳了。就這樣。」 她的命蠱像察覺氣氛不太對,從岳靖容皮夾爬出探頭探腦、輕擺百肢,像看父母吵架 不敢介入的孩子。 「是喔,剛好我也對你快沒感覺,就分開吧。」門如月腦袋一片空白。但嘴上從來沒 示弱過。 「嗯。」男人又睡去,不到三秒鼾聲再起,簡直跟機器貓小叮噹裡的大雄一樣。她一 直懷疑他有快速入睡的咒,可惜沒機會再問。 沒機會知道了。 「阿魯起來了!起來了!起來了!」侯浩平爬滿絡腮鬍的野性臉龐浮現,搖著自己肩 膀不知在吵甚麼鬼。又待退擺老不剃鬍鬚。 「潑猴,閉嘴。」是夢。 夢到去年的無聊事。 1987年夏天熱得要死,凌晨零點三刻,黑色小警巴奔馳在鄉道上,將抵南14區八腳鎮 ,車上載著「棺材板」分隊四名成員。 橫躺最後一排的門輔導長睡眼惺忪,送侯上兵一根中指轉身繼續睡。在部隊不能叫名 字,如月、如月不知怎就成阿魯,他就上學一定會遇到那種愛幫別人亂取綽號的智障。 「起來了,老容要下作戰命令。」 站前頭的岳分隊長威風凜凜,布滿血絲的獨眼不再有去年的哀傷,而是滿布冷漠中藏 著如刀鋒的暗光。 「棺材板目標是在明早5點,天亮前,重建被破壞的結界,讓在鎮外頭待命的諸羅與 南府中隊順利進駐。只有四小時,把握時間完成任務。」岳靖容用古銅幣劍比畫貼在戰術 板上的八腳鎮地圖與圓磁鐵,字字鏗鏘講解。 古銅幣劍是分隊長配的法器,像軍官的小左輪象徵身份用,很少拿來實戰,但桃木劍 已無法負荷岳靖容「火咒」強度,而銅幣劍相對耐燒。 「棺材板隊形由侯上兵打前鋒,負責偵查前方一切風吹草動;鄭二兵緊接其後,用畫 龍咒掩護前方;門輔導長排第三,以門咒防禦隊伍左右安全。而我則殿後調度,請務必遵 守隊形,聽從指揮。」 還是一板一眼啊這人。 這任務簡單來說:去跟駐守給天宮的八腳、永康分隊合會,重建結界後留下來一起防 禦殭屍攻擊,沒了。 蛋糕一塊。 門如月起身想順頭髮,才想起已剪成梅艷芳頭,耙一耙就乾淨俐落。但舉起右臂卻還 在痛,對了,正午在北府用「飛闆」抓翼蛇,在空中沒操縱好撞到火車站大廳外牆,雖不 嚴重但也刮掉一層皮,又是舊傷。 交給主任善後隨意包紮就趕火車南下。「蝴蝶要今夏大劫,靠你救了。」歐陽酉說得 誇張,卻很有效幫她鼓起鬥志,畢竟她可是主角。 現在手臂重新包紮好,還細心用癒咒讓白蜈蚣安安穩穩趴在上頭,這樣替身體「補命 」有助治癒,她再熟悉不過,畢竟這條百足蟲只會聽兩個人的話。 「你終於肯回家啦!」門如月呼呼老公後,開心將命蠱放回蠱筒。 「各位,有沒有問題?」才稍微分心岳靖容就講完了。他又變得更壯,但那張白白淨 淨的臉即使到有「魔鬼訓練」之稱的夜狼特勤隊也曬不黑。 「我有問題!」門如月舉手,語帶挑釁,「誰准你擅自幫我療傷的?」 「幫你療傷是增加任務成功率,是實際負責專案執行主官,我的裁量權。」岳靖容推 推眼鏡,一如往常淡淡道,「理性分析可見,隊伍中有人帶傷上陣就是累贅。我的分隊不 需要累贅。」 半年不見還是沒變,從新兵就一直有的那種專業軍人調調,討人厭! 「下次請經本人允許。」門如月「哼」一聲繼續找碴,指著前頭大兵問:「有點眼生 ,你是剛從八腳鎮調回來的鄭澤生啊?」 「是,長官。」鄭二兵有氣無力,跟她一樣沒睡飽。侯浩平忍不住笑出來,看著鄰員 一臉「你要慘兮兮」的欠揍表情。 「這兩大天兵入隊原因是啥?幫忙打掃廟宇落葉嗎?」她一向有問題就問。 「上級指派必經理性分析,有其道理存在。」岳靖容咳咳兩聲,板起臉向鄭二兵警告 ,「執勤時彼此嚴禁連名帶姓喊,注意一點。」 「喔,對齁。」鄭澤生一臉恍然大悟的鳥樣。 「屁的道理存在,陳煥水準你還有期望?」門如月狂翻白眼。對了,陳煥這超愛「行 前指導」的長官今晚竟然沒來,真意外,本來還想整整他的。 「說得好,陳煥尸位素餐,跟王炯明官官相護,可說毫無專業可言!」侯浩平高呼口 號,義正辭嚴說:「五天後退,還要出甲級任務,只顯示軍隊高層不搞死我不善罷干休, 誰叫我是最敢言烏鴉呢!」 「你退了沒禁閉室可以住,晚上睡得著嗎?」門如月冷笑開嘲諷。 吵死了潑猴。 侯浩平這人就是復刻版于英雄,從小反骨,對秩序會每一件事都不滿,很難想像他 們都是大飛--視錢如命誰給錢誰就他上帝的老頭--的七墜星徒弟。 門如月印象很深:剛去學院時,她繼續用馬尼大法當小女王卻被大她幾歲的于英雄指 鼻子臭罵:「姓門的抓背仔有錢了不起喔!」罵得一頭霧水,跑回家跟老媽哭。 為甚麼我是抓背仔? 老媽說了一堆陳年往事,就是阿叔、阿爸當年跟滅赤上人、鄭江凝與大飛爺說好要同 心協力對抗華烜騰,之後卻反悔跟華家結盟打自己人,很簡單的事。 但干9歲的她屁事?她是抓誰背啦? 要真說她是抓背仔,也是當蝴蝶後。 「不要臉,竟然去當抓背仔,背骨仔!」父親知道她去當蝴蝶就這樣一巴掌甩在她臉 上,猝不及防。但接下來他嚐到被暗閘關的滋味,也是猝不及防。 19歲後監軍就是門如月的家。 想想最後對父親的印象,是去年跟岳靖容回家吃飯,想給家族一點面子,但門衛橫從 不給別人面子,大家還跟族長在一樓泡茶聊天,他在二樓就用適當的音量跟老媽嚷嚷。 「真奇怪,這姓岳的阿爸幹大司令時,沒伊查某囝份,啊現在全部死了了,就找上伊 查某囝,說奇怪不奇怪,係按怎啦?雄雄想吃芋頭番薯冰喔?」 門如月從沒後悔。 亂七八糟憶過往時警巴已駛入鎮內,純樸小鎮不比不夜城北府,街道連照明都寥寥無 幾,有夜深鄉下的獨特寂靜,但仲夏之晚卻有些冰冷,滲出一股奇異的寒意流竄,陰氣飄 盪。 「出發。」岳靖容下了棺材板分隊第一個命令。趁夜色進駐給天宮。 年輕人還沒發現,敵方很早就出手了。 Ж 丑時,給天宮。 夜色茫茫,曖昧不明的廟前廣場僅靠懸廟掛三樓的紅燈籠照映。 「好像有信眾?」 指著遠方榕樹下正在摘安全帽的女人,甩著一頭飄逸長髮,侯浩平衝著門如月得意洋 洋說:「她手上有金銀紙、蘋果六顆、柳丁九顆跟一包餅乾。」 臭小子不甘示弱馬上展示偵查能力,「千里眼」是眼通升級的走向之一。 --敢小看我天瞳侯啊! 「啊不就很厲害,騷包。」門如月呿了一口,「哭爸,這媽祖是拜幾點的?」 「幾點有人來送錢,胡宗元都很歡迎,說不定還有其他服務呢。」鄭澤生在一旁解釋 ,這人某方面比潑猴還狂,整天幹天幹地,野狗路邊幹砲他也幹那種。 除了女信眾,遠方山腳還有一輛載亡靈的公車孤伶伶停樹叢中,車頂被落葉枯枝覆 蓋如戴帽子,像被世界遺忘。 廟口透露一股不對勁,但又說不上哪不對勁。 「去請她離開,之後原地待命。我去勘查」分隊長下令完逕自往公車跑去,侯浩平自 告奮勇去告知信眾,門如月哼一聲不甩分隊長。 「嘖,鳥你。」 門如月左看看、右看看發現廟宇結界沒了,且跟神靈聯繫若有似無……但有一種感覺 說不上來,應該沒啥大不了。其實重建結界,她一人來就綽綽有餘。 「鄭二兵!」 給天宮朱門「碰」一聲敞開,一記短促呼喊傳來。八腳分隊的雷分隊站那頭垂低低, 後頭列一阿兵哥共十人,像小學生排排站好歡迎他們到來似。 「幹,衰小。」鄭澤生嘆口氣,小跑步過去。 友軍出現,任務完成一半,太easy了吧。 有八腳、永康兩支分隊40人守城,安全得很,而且殭屍煉化極困難,不可能量產不被 發現,雖不知結界怎麼被破壞的,但真有必要調動兩支中隊來嗎? 太小題大作吧。 「雷分隊長好。」 此時,岳靖容繞到廟後勘查,潑猴正跟信眾解釋晚上不開放、鄭澤生在廟門跟前長官 行禮、門如月四處閒晃,沒人待命,隊形一下分解。 「學弟小心啊!」侯上兵餘光掃到廟口,突扯開喉嚨大吼。 「那些都不是人啊!」但為時已晚。 雷分隊張開崩裂的大嘴撲下鄭二兵脖子狠狠咬去,後者嚇一大跳,急速後退但腳步踉 蹌跌坐在地,小腿被連皮帶肉啃掉一大塊。 有殭屍。 「幹!」血花噴灑。 痛到站不起來,只能手忙腳亂抽出桃木劍,但還沒握穩殭屍如鐵棒的臂膀揮下,人揚 劍飛,獠牙再次啃來鄭澤生只能抱頭哀嚎,忽「唰」一聲黑色立方體拔地而起,將起屍的 雷分隊直接關起來。 門咒‧暗閘 主角救援。 「鄭天兵你大腦長包皮啊,不會畫龍喔!」門輔仔氣得破口大罵。 「學弟沒事吧!」陰風起,殭屍臭味頓時瀰漫整個廣場。 九頭軍裝殭屍四散、井然有序似乎打算各個擊破,其中一頭還往來夜拜的信眾小姐躍 去,侯浩平第一個反應過來,拔出制式桃木劍攔截。 「操你媽,看起來像沒事嗎?」二兵痛得眼淚鼻涕流,被吼一下才想起家傳咒術,從 懷中取出筆墨應戰。 第一次真槍實彈上陣,跟新兵一樣懷裡抱步槍都忘了用。侯上兵比菜兵冷靜不少,舞 劍突刺但對方卻忽如風吹紙張「咻」一下就穿過眼前,絕不是殭屍的移動軌跡,定神一看 才發現中計。 不妙!不是殭屍,不知哪來的邪鬼魚目混珠。 「小姐快走,別靠近這!」看到陌生男人被咬血流一地,女信眾驚慌失措,以為是流 氓械鬥,嚇傻愣在原地。 嘻嘻! 邪鬼陰氣沖天靠去想上女人身,魂魄被劇烈衝撞又受驚的小姐一下癱軟昏厥,霎時「 唰」一響暗閘又浮現把她「保護」起來,讓邪鬼不得其門而入,門如月被三隻殭屍包夾無 力分心抓邪物,只能關不會動的。 「幹得漂亮阿魯!」侯浩平左手上仙指,狠狠揮拳將邪鬼逼開,大喊提醒:「有惡鬼 混在裡面,不全是殭屍大家小心分辨啊!」 「幹你潑猴不會早說啊!」一座暗閘升起被冒充殭屍的邪鬼飄開閃過。 這下不妙,同時最多只能喚五座暗閘,這種空曠地形對她極端不利。但卻對包圍戰大 有利,殭跟鬼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形式,驅逐、捕捉法大相逕庭,對方指揮者鐵定故意將之 雜在一塊,混淆視聽,打迷惑戰。 咚! 又一尊半邊腦袋不見的殭屍如隕石撞向保護暗閘的侯浩平,「嚓」地風聲揚起,還沒 反應過來就被尖銳指甲滑過額頭,裂口血流不止。 另一尊大塊頭則往站都站不穩的鄭澤生殺去。 「來啊,不怕,吃光你們這些小殭屍!」危急關頭鄭二兵忽仰天狂笑,點墨揮毫畫龍 。 鄭家畫龍咒‧狴犴 狴犴是龍生九子之一,長得像老虎,但鄭澤生不知是用力太猛還太緊張,畫得歪七扭 八根本沒成形,畫虎不成反類…… 貓? 黃黑相間的小貓咪左看右看,對鄭澤生翹起尾巴「喵喵」兩聲叫完就一溜煙鑽進草叢 不見了,沒要幫忙作戰的意思。 「鄭天兵你搞屁啊!」同袍異口同聲大幹。 這水準? 「救我……白目澤救我……」 大塊頭既沒殭屍跳,也非邪鬼飄--是人,瀕臨垂死的人。鄭澤生認識,是在睡他上 鋪的阿強,現在軍服每一塊布都吸血吸得飽滿變色,連嘴巴也被乾涸血汙塊黏死,只能氣 若懸絲道:「我不要死、我年底就退了,我不想死……」 阿強染上屍毒,但還沒死透。 白目王綽號就他取的,結果現在成這鬼樣,鄭澤生忍不住嚎問:「阿強,這到底發生 甚麼事了?誰幹、是誰幹的?」 「很美、很美的女人、我不想死……」 鄭澤生身心受強烈震撼,心亂如麻屁都畫不出來。 主角也分身乏術。 「獨眼龍死哪去,想辦法啊!」情急之下門如月下意識脫口而出。他倆之前在寧夜專 案合作無間,但本來這次完全不想理他的說…… 最遠的亡靈車旁,岳靖容舞錢劍與兩尊殭屍纏鬥,看來也騰不出手,但嘴上還是一針 見血,悠悠道:「先解開女人的暗閘,不然你應付不來。」 暗閘內硬外軟,從外有幾斤力氣可簡單打破,重點是防內部逃脫,所以必須隨時注意 或找人看守,這直接拖垮了團隊的應變力。 「你說甚麼?」她假裝沒聽到。 嗷嗷- 殭屍強健能打、耐打,修者會累,但他們逐活人精氣越戰越勇,再搭配邪鬼虛無飄渺 ,連袂攻擊變化多端,讓門如月陷入鏖戰,體力快速下滑再難準確用暗閘抓;侯浩平也掛 彩陷入圍剿,險象環生 「門輔導長理性一點!」不要! 我快死了,你還不來幫我? 嘻嘻…… 阿強身後又閃出一醜臉邪鬼高聲魅笑,高速奪舍傻愣住的鄭二兵,如探囊取物。 --短短幾分鐘,不僅隊形大亂且被抓準各個擊破,敵方有非常厲害的指揮者在給天 宮裡操弄一切…… 主角大難臨頭,棺材板轉眼團滅。 「棺材板小隊,通通不准動!」分隊長忽然大喝一聲如雷鳴。 三人一下僵立原地,連奪舍邪鬼也被震得停手。 岳靖容臉上平靜,根本不像陷入苦戰,他渾然忘我舉劍,火炎纏在古銅幣劍上燃燒 ,劍鋒逐漸由紅轉藍。焚燒魂魄的藍炎,三昧真火第二重。 藍天之焰在上。 烈焰凌空橫斬,頓時廟前一片大明。 劍鋒噴出青炎滑過天際,熱浪襲來,臨空捲起一尾藍色火龍,火龍翱翔至高空「嗄」 地裂解成小龍四散,轉瞬間一尾尾小龍噴濺在敵人身上,恰好燒灼上六隻殭屍、三隻邪鬼 與阿強,分毫不差,簡直如前幾年兩伊戰爭中的響尾蛇飛彈帶追蹤功能,精準無比,彈無 虛發。 火咒‧青天煙花 頓時殭屍、邪鬼全燒成一顆顆火球,廟口鬼哭狼嚎四起。 「你們死定了,阿胭大人將解放全境,陰陽界爭鬥就是人與鬼爭鬥,是搶奪供奉的爭 鬥!」邪鬼被燒成火球還不斷高呼直到「鏘」地魂飛魄散,點點焦黑。 「我不想死……」 阿強臉龐慢慢融化,鄭澤生雙手合十送昔日同袍離開。「好走……」眼淚在眼眶打轉 。 六尊殭屍默默燃燒,一聲不吭。 危機解除。 「靠不會早點用喔!」侯浩平摀住額頭笑出來。全給他一個人打就好啦! 「不、是、說、原、地、待、命、嗎?」分隊長怒火比青焰燒得還大。 他吹熄劍上餘燼,深藏煙霧中的如神魔飄渺不可侵犯,這幾年滅門仇恨讓這一把火越 燒越烈,尤其驅邪劍術更不可同日而語。 門如月不喜歡這樣的他,算了,反正他也不喜歡自己。 干我屁事! 「我們中計了。先撤到亡靈車上去,動作!」 門如月也察覺這不是偶遇或奇襲,而是有計畫的伏擊,非常縝密的計劃。 碰! 給天宮朱門再次敞開,像說歡迎光臨,廟裡鬼影幢幢,無數鮮紅、碧綠、深藍、朱紫 色的妖異眸子一閃一閃亮晶晶,如地獄才看得到的滿天星斗。 「獨眼龍這到底怎回事?」門如月看到忍不住打冷顫。 給天宮鐵定被竄殿了,情報出錯,很要命的錯。 「上車再說,動作快!」分隊長像趕羊一樣把大家全轟到車上,喊:「叫藏在椅子裡 的羅蟒出來開車。」 --這只是對方第一波攻擊,很明顯八腳分隊兩批23人,跟上週來支援的永康分隊25 人全數陣亡,且被煉成殭屍、邪鬼或半生不死當活靶,敵方不斷假裝友軍向司令部求援, 目的就是誘敵深入來厚實兵源。非常惡質的把戲。 現在鄭澤生腳被咬傷,侯浩平也掛了彩,門如月從早打到晚也是疲憊不堪,想撐住第 二波攻擊都難,只能撤退。 岳靖容做了正確的判斷,那是幹部存在的價值。 四人加侯浩平背上昏迷的小姐,匆忙上到亡靈車。 Ж 黯淡無星,分隊長指示下亡靈車奔駛在後山上。 白西裝司機是倖存者,羅蟒。分隊被殺得鳥獸散時,他趕緊躲公車坐墊下,這十幾天 一直藏在車上意外存活至今。 「真的不是我貪生怕死,實在敵眾我寡,孤臣無力怎回天?」羅蟒指著座旁一幀大頭 釘上的照片,吹得口沫橫飛,「我女兒蠍蠍啦,水吧,今年才上國中,但都還不知道自己 老爸是誰,我怎能死在這是不是!喂喂別亂摸啊,我就一張照片,手汗不要給我沾上去啦 渾蛋!」 「看就知這妹仔不是你的種,別亂認親,變態。」門如月端詳相片,清秀女孩胸前別 著一朵鮮花,笑得純真可人,看得出是美人胚子。 「那剛剛不會出來幫忙啊!」鄭澤生一腳踹去,才想起少一大塊肉痛得哇哇叫。大家 傷口都敷上糯米吸屍毒,可暫時頂住。糯米不久全黑得如紫米。 鄭澤生痛中帶淚亦帶笑,那種在血肉橫飛戰場上,好不容易遇到認識人還活著的快樂 很難用言語形容。 「鎮上結界被撤,我沒法合神白無常,就只是個公車司機啊。」羅蟒喊冤。 「發生甚麼事?敵人到底是誰、有多少?」鄭澤生忍不住問。 「他媽的至少超過三十幾隻,我們第二次只有12人。」羅蟒越說越氣,拍打著方向盤 ,瘋狂怒飆:「本來要撤,就陳煥下令通通死守,撐不住才被圍剿屠殺,這狗娘養的根本 當我們棄子!」 「不會吧……」大家面面相覷,難以置信大隊長會如此離譜。 鄭澤生氣得發抖,說不出話。除還在昏厥的小姐外,大家都在思考這一番話的真假, 咀嚼其意義。輔導長則取出蠱筒,立刻把戰情跟上級保防官報告,包含羅蟒的說法…… --那他們會不會也是被派來送死的? 不為所動的只有岳分隊長。 他居高臨下,拉開車窗俯瞰給天宮與整個八腳鎮,這就是他上山的目的。 「是要變多強才善罷干休啊!」侯浩平額頭敷上糯米像搞笑藝人,拍拍老友肩希望他 別太緊繃。「連『抽鬼牌』都能一下破解,通通你一個人打就好啦。」 岳靖容的眼通或許已突破空間限制,只是純粹觀看魂魄的「法眼」。 眼通是分辨人鬼的基礎,紅衣鬼陰修肉身近似人,很考驗功力,如侯岳第二夜的「鬼 迷藏」即是這進階版難題。 如果再混入「殭屍」難度就成高階版,人、鬼、紅衣鬼、殭屍,坐教室慢慢看大家都 分得出,但瞬息萬變戰場上反應僅幾秒鐘,如不能快速應對就全盤皆輸--就像打者要分 辨投手球路,直球、滑球、變速球、曲球,強投從出手到進壘就零點幾秒鐘--這種極為 惡劣的迷惑戰,修者稱其「抽鬼牌」,一不小心抽錯鬼牌,誤拿紅葫蘆打殭屍,用糯米塞 邪鬼轉眼就會魂飛魄散、橫死街頭。 「只是太緊張,冷靜下來你一樣可以。」岳靖容勉強擠出笑容。 侯浩平不捨,滅門後對任何人都一張冰冰冷臉,久了身邊一個人不剩,跟阿魯這麼好 的一對也分手。大概就剩賴明月教官還有自己還能跟他聊上兩句。 「情況很糟?」 「廟裡現在還有30頭有魄無魂者,是殭屍;有魂無魄者至少50,是惡鬼;還有強烈魂 魄的生靈約10隻,是妖魔或邪修士,這是攻城須面對的敵人。」岳靖容雲淡風輕但所有聽 者冷汗直流。 --廟口一戰顯示對方指揮高竿,是有組織、預謀與詳細策劃的竄殿行動,且己方底 牌盡現,全被看光,對方才只出第一招而已。 「100、100分!直接撤退先跟中隊會合再說吧,該閃人了。」鄭澤生主張後撤。 「還有三個半小時,戰還是逃?」門輔仔也問。 這樣一團殭屍、惡鬼、妖魔與邪修盤踞就算兩支中隊攻城變數也很大,除請求撤退別 無他法,除非想所有人都送命在此。 主角不想,人生大好,何須鞠躬盡瘁? 「留下來,完成任務。」 「你也要我們去送死?」門如月高聲質問,「還是又理性分析了?」 「『只是』重建結界,做得到。」他的獨眼熠熠生輝無比深邃,像黑夜中的一輪明月 ,將小鎮一切陰陽布局盡收眼底,分隊長輕輕解釋:「因為結界中心點根本不在給天宮。 」 「那在哪?」四人異口同聲。 「八點鐘方向,約1.1公里處的一座無名塚,那無人把守。」分隊長淡淡下令,「現 在輪流休息、調氣養神,麻煩羅蟒繼續開,因為你睡好幾天了。鄭二兵站第一哨,半小後 侯上兵、門輔導長跟我接續。凌晨四點準時整隊。」 話音剛落,也不給大家發問,岳靖容已輕輕打起鼾。 --這傢伙果然有快速入眠的咒! 大家也只能攤攤手,依序休息,備戰棺材板第二波攻擊。 夜深人靜,沒人察覺敵方第二波攻擊早已來襲,那是魘魔最殘忍的秘術,讓人夢中須 臾一瞬,但醒來後每分每秒都活在噩夢的歹毒魔咒。 夢咒‧朝露 HI 大家好,終於會合開始執行專案了,腳步該會增快! 好像是第一次寫這種多人混戰,自己也寫得有點混亂,不知道大家還看得懂嗎!?!? 看不懂或相關建議請務必告訴我感恩!!! 另外有版友說希望能有"人物關係圖"這真的需要嗎XD 如果大家真的有需求(超過10人?!) 就開始動筆好了....... 如果是"編年"之前有K大跟L大整理得比我還強,請自行拜讀!謝謝! 下一週故事見^_^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166.47.38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57899875.A.F8B.html
hoij79627: 先推! 05/15 14:00
w87778566: 先推在看!好前面啊啊啊啊 05/15 14:25
voes: 推推 05/15 14:35
ramire: 推 05/15 14:40
crazedog: 先推啊啊啊啊 05/15 14:42
onizukayukio: 大混戰寫的很帥!大推! 05/15 15:10
s1040670: 前10推 05/15 15:12
likolp: 先推再看! 05/15 15:16
LaAc: 哇更得好快 05/15 15:28
a1372213822: 淚推 05/15 15:29
a950240: 推 05/15 15:40
gama: 出這麼快!!!! 05/15 15:43
mcheng916: 推 05/15 15:47
psychoF: 推一下 05/15 16:00
yoyo20: 推 05/15 16:12
cmuboy: 推! 05/15 16:23
KeyNT: 看到小貓瞬間笑了一下 XD 05/15 16:38
molly41228: 老媽你3歲6還有機會懷上我 這邊是有誤嗎 05/15 16:49
謝抓 <3
luyufun: 推關係圖 05/15 16:56
SalDuar: 其實我稍微畫過關係圖,但線拉太長了XP 門主角跟司瑜的關 05/15 17:22
SalDuar: 係是繼親還是親生?門王玉蘭應該是外婆? 05/15 17:22
辛苦了(拍 繼親喔~外婆無誤
gskymo: 門主角是司瑜小媽 司瑜跟玉蘭差兩輩,叫阿嘛剛好 05/15 17:53
mypumpky: 供奉必須先推推! 晚點忙完來看 05/15 18:00
a1372213822: 羅蟒不會是羅蠍老爸吧! 05/15 18:23
貌似!?
Dora0923: 蠍蠍聽起來真可愛XD真心跪求人物關係表啊啊啊 05/15 18:35
nightsakura: 神作推推 05/15 19:27
imirror: 拜託要有人物關系圖! 05/15 19:32
fbennyu: 推,真的很精彩!!希望有人物關係圖~ 05/15 19:35
cruby841031: 畫出一隻貓XD有夠雷 05/15 19:59
a1234414: 推 05/15 20:49
shenqyang: 推 05/15 21:08
thestorax: 關係圖+1~ 畫貓傻眼 XDD 05/15 21:09
esophagea198: 推~人物關係圖 05/15 21:10
ren1072: 海老爹大概哭暈在廁所很多次XD 05/15 22:15
bugbook: 畫虎不成反類貓,根本就是豬隊友的等級。 05/15 22:24
w87778566: 鄭二兵這雷包到底怎麼升級成東北之豹的xDDD 05/15 22:31
18、19歲嘛又新兵 沒嚇尿不錯了:)
ZARD2000: 有看有推 05/15 22:45
kris0103: 推 05/15 22:50
Snowyc: 推!打仗果然很恐怖 05/15 23:40
susanSB: 推 05/15 23:40
xat417: 推~人物關係圖+1 05/15 23:47
chocoluv: 門如月是司瑜小媽的話,那司瑜不就和門家人沒關係了嗎 05/15 23:53
chocoluv: ?還是司文達前後娶的都是門家的女人? 05/15 23:53
沒關係,但只要入閂一樣可以習得門咒(快寫到這段了>-< 前妻不明
jack22661: 推供奉 求關係圖! 05/16 00:16
cruby841031: 門篇第一篇有寫,司瑜的後母是門家人,倒是沒寫生母 05/16 00:28
cruby841031: 是誰。 05/16 00:28
後母 如月 生母不詳
isle: 推 05/16 01:00
ru1209: 1987年騎車戴安全帽肯定不是正常人(誤 05/16 01:26
突破盲點!XD
icyqq: 推供奉~ 05/16 01:45
dmes07: 推起來 05/16 01:46
jasonfju: 推,人物關係圖,謝謝 05/16 01:52
winterherz: 想看關係圖,實在是超級複雜的 05/16 03:47
maple1108: 推 05/16 04:05
anny1031: ㄊㄨㄟ 05/16 09:38
anny1031: 推 05/16 09:38
angelicmiss: 推~ 05/16 10:01
rainmiss2001: 好棒的供奉呀 05/16 10:04
max13124: 需要關係圖XDDD 05/16 11:07
Maron422: 推~ 05/16 11:08
xdaymonx99: 這種比拼鬥法精彩又刺激! 真好看 05/16 11:15
xdaymonx99: 想到之後門如月會被老太婆設計車禍做掉就很可惜 05/16 11:17
xdaymonx99: 不知道冰清門後門如月和岳靖容還有沒有戲 05/16 11:17
待後傳分解!
Maron422: 對欸 現在才發現她是親女兒 05/16 11:19
River35858: 推關係圖!好龐大的故事架構啊 05/16 13:39
KeyNT: 關係圖太難畫了啦,手寫紙筆就都畫到茫然遑論電子檔了XD 05/16 13:49
辛苦了(拍 正在苦惱想辦法ING
garychen1024: 推推 05/16 16:32
HI感謝推推,想看關係圖的聲音好像真的不少(汗 我會努力想辦法看看~請稍待:P ※ 編輯: skyowl (114.24.23.95), 05/16/2019 18:54:36
timerptt: 推一個 05/16 19:20
gcobs062648: 推,供奉超好看! 05/16 19:57
bugbook: 那孫韻也會門咒嗎?前面也有提到她有暗地研究門咒。 05/16 21:33
NO 不是研究就會 有條件~
IBERIC: 推!!!! 05/16 22:54
Kuromi0929: 非常需要人物關係圖! 05/17 01:05
v55111102: 需要關係圖+1 05/17 01:10
Maron422: 人物關係圖會畫到手痠吧(X 05/17 10:54
grassbear: 人物關係圖!! 05/17 14:54
※ 編輯: skyowl (114.24.23.95), 05/17/2019 16:35:53
zanycow: 有貓就推 05/17 18:44
popperwg: 關係圖+ 05/17 18:48
minerva1003: 門咒秘密! 05/17 23:31
minerva1003: 孫韻會知道不會是因為裴寶ㄅ 05/17 23:32
blueharbor30: 需要人物關係圖~然後推推! 05/18 00:10
grandmabear: 鄭二兵太雷啦 05/18 06:48
grandmabear: 是說二兵還在那邊狂妄大叫笑翻 05/18 06:50
nunu1102: 我決定重看後來寫關係圖 05/18 15:11
哈哈我來就好 N大別勞心~^^
pattier: 好看 推 05/18 15:56
big8402: 這話超好看!鄭澤生真的很雷 XD 05/18 18:16
dipunchman: 鄭澤生這時候根本屁孩阿 隔兩年變好沉重的一個人 05/19 05:23
romencer: 很需要人物關係圖啊!這部橫跨了三代 05/19 23:30
關係圖製造中 所以 這禮拜 可能星期四更新喔~ ※ 編輯: skyowl (118.166.46.119), 05/20/2019 11:58:36
hsuan7587: 推推 期待下集 05/21 21:49

最新熱門文章

Re: [來玩] 圖發奇想(ing)
Turtlesoup cj6u40 629留言 2019-05-22 22:40:27
[閒聊] 張志強到底怎麼了
Elephants gigi0715 491留言 2019-05-22 23:41:33
[討論] 轉蛋課金手遊的未來
C_Chat einstean 410留言 2019-05-23 00:48:13
[臉書] 黃光芹
Gossiping chsiung 393留言 2019-05-23 00:16:11
[閒聊] 凌晨MLB
Sportlottery mark414 268留言 2019-05-23 01: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