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A子不會預言到自己死亡 (六) 回家

作者
看板 Marvel
時間
留言 9則留言,9人參與討論
推噓 9推 0噓 0→
(六)   我是在週三晚上與A子展開浪漫的邂逅。   再經過一天沒什麼突破的調查後,轉眼已經來到星期五。   即將進入周休二日的這天早上,我不得不在經濟系的教室裡慎重思考一個問題。   「到底剩下“幾天”……」   以讓人聽不到的音量碎念著。   你身邊那位女同事──下個禮拜會吞大量安眠藥自殺。   記得A子是用這句開頭的,但這句話訂出的時間點似乎很模糊,所謂的下週可是有好 幾天。   我不知道實際剩下多少時間,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更何況學姐的自殺不全是臨時起意,至少她確實給出了自己的“期限”。   僅是猜測也沒有用,反正本就無恥的我決定問個明白。   「學姐,妳下週要出國的話,所以我要多負責妳的工作量呀?老闆要給我多一點錢吧 。」   如同昨日刻意旁聽經濟系課程並坐到她旁邊。   感覺隨時會怒氣爆發的祐希學姐只是更加握緊原子筆,壓抑不爽回答我。   「你幹嘛一直問?我不是說了嗎?」   「下禮拜一開始就跟店長請假了,整週都不會去打工,你自己去跟他爭取啦。」   你這話好像某人說過的耶,要勞方自己去跟資方談判。   就是這個答案。   下禮拜一開始學姐就人間蒸發了,搞不好連大學都不會來。   我將徹底失去跟她連絡的方式,所以我最晚必須在週一前有所突破。   時間是如此倉促,我來得及挽回一條性命嗎?   就像拿著沒有刻點數的骰子擲出,連數字都看不到。   ──或許該放棄吧。   反正我的目的本就是觀察死亡預言的結果,以確認A子是個預言家而不是神棍。      學姐的自殺只是證明,她的生死對我來說無關緊要。   這樣自私考慮著。   早上無聊的課又過去了,不過今天我有進步,不只沒有打瞌睡、還幫助學姐好好抄下 筆記。   大概是工具人有立下汗馬功勞,中午我一樣恰巧得坐到學姐隔壁用餐,沒有立刻被她 趕走。   「你今天理由是什麼?現在可沒轉播NBA。」   對著發出挑釁的祐希學姐,我咧開嘴角笑了。   「今天來看學姐呀。」   「……哼。」   偶爾也該丟一下直球,她臉紅著別開臉,拿起自助餐餐盤準備烙跑。   不過學生餐廳中午本來人就不少,看一看附近已經沒有位置。   只能再悻悻然坐回原位,跟昨天一樣低下頭吃自己的。   「出國回來的話,記得要帶點土產給辛苦工作的我。」   學姐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可沒有禁止我說話呀。   本該放下的筷子停在半空中數秒,這動作沒有被我看漏。   「誰要買給你,送你那裡的瓶裝雪算了。」   喔?原來天堂會下雪呀。   是這麼偏遠的地方,話說天堂本就沒人親自看過,或者說去過的也不會回來。   「夏天會下雪的地方,學姐是到多靠近極圈的地方旅遊呀。」   既然要來唬爛作文大賽,我願意奉陪到底。   「那裡終年都下著雪,有漂漂亮亮的房子,人們也都很好……」   「冬天也許有聖誕市集,還能在空曠的地方看極光,是這鬼島比不上的理想國度。」   學姐捧起雙頰,像是親眼見過那個場所闡述著。   我咀嚼今天的午餐,淡然看著電視新聞說道。   「北歐雖然社會福利好,但或許是氣候環境的關係,憂鬱症甚至自殺的比例也居高不 下呢。」   對於我潑出的冷水,她的雙肩微微抖著。   學姐──真是直率的好人呢。   氣噗噗喊道:「我又沒跟你說我去那邊?」   「那是哪裡?」   對於我的反問,她語塞了。   「秘密。」   小小聲嘟嚷著。   結果還是龜縮了,果然不敢說出來。   不過我也沒戳破她的夢幻泡泡,畢竟對根本不存在的地點去多做討論──   實在是一件太愚蠢的事情。   而且這話題也無法幫助我了解真相,我本來就跟任何人都刻意保持距離,淡泊如陌生 人的學姐根本不可能告訴我太多。   除非,能找到撬開她心扉的某個關鍵。   注視著學姐側背包的骷髏人,看來這天又得浪費掉了。 *   太陽西垂。   所以接近束手無策的我,還是只能求救於那一位。   為了賺一點微薄的錢,我幾乎每晚都會來咖啡廳打工,而今天學姐就沒有出現。   「對於我那位同事的自殺,妳有沒有更多線索?」   並非妳點的咖啡到了,直接開門見山說出口。   不過A子也幾乎每晚都會造訪,她真的很閒耶。   將拿鐵與塗滿巧克力醬的烤土司放到A子前的木桌上,觀察著她對這問題的反應。   是比較能填飽肚子的烤土司呀,有聽進我的話呢,雖然仍不是正餐。   「……」   不想說話。   她只是輕啜咖啡,以悠然的態度看那本很厚的小說。   「我想不到方法了喔,問不到更深的內容。」   今天我嘗試旁敲側擊,結果學姐始終守口如瓶,不願透漏更多的自己。   也不認為A子比我了解祐希學姐更多,但或許她的超能力有看到什麼,哪怕微小的細 節都很重要。   「當然啦,或許我還能想辦法問到地址,每天晚上衝去她家確認,總能抓到她吞安眠 藥的那晚。」   可這次就算成功阻止了,我想還會有下次或下下次的事件。   她不會輕易放棄,畢竟光要自殺本身就需要覺悟,或者說被環境逼迫到不得不這麼做 。   就算她活下來了,那些關鍵因子並沒有改變,最終僅是再墜入悲劇的循環。      常理上是這樣子。   雖然我見過不合常理的。   面對同樣堅守自己的A子──我只是露出爽朗的笑容。   「果然,妳不是預言者吧?」   就像偵探道出犯人指向她,發出幼稚的挑釁。 「希望妳是沒有更多情報了,如果有的話就攤開來給我檢視,否則怎能證明妳的超能 力絕對準確?」   我吸了一口氣,最終以冰冷的表情面對A子。   內心是真的大失所望。   「不能實現預言的預言者,就什麼都不是。」   那充其量只是無聊的謊言,在這個時代亂講也會被告上法院呀。   「……」      但A子還是A子。   對於我無聊的嗆聲,她以完美的緘默當做防禦手段。   「店長說你再泡女高中生,他就要扣你錢了、也不排除解雇。」   反倒是別的男工讀生過來搭搭我的肩膀,笑著提醒。   「只是跟她閒聊店裡的咖啡啦,對吧?」   ……結果A子還真得點點頭。   不過,雖然表現出來是這樣冷靜的態度──   當這天的工作如往常結束,我脫下咖啡店制服收好並走出店內時。   「今天特意留下來,就代表妳還有沒講的內幕吧。」   躲在樹後面的A子默不作聲走出來,瞇起眼睛注視著微笑的我。   跟A子交流數天,這還是第一次取得了上風。   掩飾不住得意的我穿過馬路走到她面前,她在女生中稱得上高A背後及腰的烏黑秀 髮也很有魅力。   但還是比我矮了一點。   我低下頭注視她深邃的眼眸,勾起微笑開口了。   不過這個畫面在外人眼中,或許是要找女高中生援交的男子,還是得慎重一點。   「這次妳要給我什麼證據?像上次那樣跳樓給我看?」   再怎麼樣,也不會比前晚那情況更有衝擊性了吧。   對於我在語句中刻意加重的壓力,A子只是淡然回望我。   在長達一分鐘以上的沉默後,她才開口了。   「跟你回家。」   ……嗯?   這答案,似乎哪邊怪怪的? * 作者的話:並沒有任何福利。 -- 午夜藍 https://www.facebook.com/midnightmilktea/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7.108.183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52571748.A.159.html
zaqo: 怎麼可以斷在這邊!!! 03/14 22:40
SoftPig: 下一回作者表示改發男女版或西斯版 03/14 23:21
gn02170321: XD 03/14 23:41
irene2772193: 敲碗~ 03/14 23:42
hmhuang: 推 03/15 00:00
gwabauoo: 期待 03/15 00:33
jplo: 推 03/15 18:22
elaine4444: 推 03/15 21:57
edison8389: 推 03/16 15:13
看更多 yutopo 的文章,或回到 marvel 看板

最新熱門文章

[臉書] 石明謹
[Gossiping] pujipuji 411留言 2019-03-23 17:21:20
[閒聊] 日乙單場
[Sportlottery] triff 308留言 2019-03-23 14:01:40
[臉書] 柯文哲
[Gossiping] theHum 221留言 2019-03-23 13:21:35
[自家] 台南按摩-健康屋
[Tainan] DeepBlack 203留言 2019-03-23 16:3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