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見鬼的法醫事件簿-想守護的人6~10(完)

看板 Marvel
時間
留言 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114推 0噓 5→
  早上我到辦公室,聽說凌晨時張延昌交保了,不過當然所長叫他暫時先別來上班。另 外還有一個好消息——所長跟檢察長商談一晚,我們總算可以接這件案子。   「我說檢察署不信任我們,是誣衊專業!」所長難得板起臉,正氣凜然,「我們的職 責是尋求真相,絕對不會偏袒!」   「所長該硬的時候還是硬得起來嘛!」楊朝安講一個語帶雙關的微黃笑話,與會的人 都笑了,我只有勉強乾笑。   所長也皮笑肉不笑地「哈哈」幾聲後,鬆開刻意武裝起來的表情,無奈道:「反正他 們還是會派檢察官和他們的法醫在旁邊看,不怕我們動手腳。好了,那誰要接手?」   林亦祥的意願不大,因為這案子好像還蠻受矚目的,我們都不習慣成為新聞人物,若 非這事關同事清白,加上我也想知道王秀雅寫的「貓」、「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可能 也會猶豫再三。   我半舉起手,望向李育德,「育德跟我去,可以吧?」   李育德給我一個OK的手勢,「沒問題!」   所長說今天下午高檢察官才有空,不過早上還是得去解剖其他案件的死者和處理一堆 未交的報告。一到午休,張欣瑜就來電問我有沒有空一起吃飯,本來忙到不想浪費時間外 出,但想想她難得清閒,不想掃了她的興,便和她約在外面的小店。   見面後聊沒幾句,我又不經意把話題帶到案件上。   「昨天晚上,王秀雅來找我了。」我一邊攪拌乾麵,一邊把在簡餐店和浴室的事告訴 她。   「她頭上的傷有問題嗎?」張欣瑜好奇問道。   「不知道,我下午就能看到她本人,到時再好好看個仔細。」   「她本人?」   「我們所長跟檢察長談過,說可以讓我們解剖了。」   「那太好了,從本人身上直接看,比看照片還準!」她比我還開心,然後又問道:「 不過她寫的字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我猜是H鎮,我想星期六去看看。」   「真好,我也早就想去看了,聽說有好多貓。」她一臉遺憾咬著筷子尖端,突然靈光 一閃,「對了,會不會是貓空?是山,名字也有貓,而且離發現屍體的B區也比較近。」   「咦?對喔。」沒想那麼多的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果是H鎮好像也太遠了。」   「貓空的話,這兩天晚上我可以陪妳去!」她挺起胸脯自告奮勇。   「不用啦,妳休假就好好休息。」是我自己想去看,不好意思拖她下水。   「可以順便走一走,喝杯茶散散心,比窩在家裡發呆好多了。」   有人作伴當然好,而且她又是刑警,對調查比我有經驗多了,於是我們約好明天我一 下班就出發。   一點由李育德開公務車載我去殯儀館,相驗中心前面有十幾名記者守候,看到那堆人 我的胃就抽一下。   記者們發現我們的車,隨即跟上,我一下車就被麥克風和錄音筆包圍。   「原本地檢署屬意要M醫院驗屍,為什麼又交給法醫所?」   「你們和地檢署是不是有協商交易?」   「白法醫請回答!為何是由年資最淺的妳主刀?是不是有不為人知的地方怕被發現? 」   什麼爛問題!是說我很菜、做事不細心,所以會漏掉重要部分嗎?這種問題問當事人 對嗎!真是夠了!   沒時間讓我計較那些白痴問題,在警衛幫忙抵擋下,我三步併作兩步快速閃進相驗中 心。   「真沒禮貌耶,那些人。」李育德也為我打抱不平。   「記者的職責就是惹毛你,逼你開口,一句話就能編出一篇報導。」要是他們拍到我 回嘴的模樣,就有材料大作文章,我可沒那麼笨。   門口又傳來一陣騷動,我們兩個回頭看,這次果然是高檢察官帶著書記官和他們的法 醫來了。儘管到了中年,高檢仍儀態翩翩,現在臉上也掛著從容不迫的微笑;檢察官有警 察幫忙擋人真好,就算穿過那群記者也沒我們兩個狼狽。   「嗨,白法醫。」他舉起右手打招呼,沒停下的腳步繼續走,「既然你們那麼愛看屍 體,就開始吧。」   那副悠哉的臉說這種話,不知為何讓我更不滿。我跟上去解釋道:「不是愛看屍體, 是我們想親自查驗。」   「不信任M醫院的何醫師?醫院的醫師並不比你們遜色,何醫師的經驗搞不好還比妳 豐富。」   高檢好像對於檢察長變更他的決定感到不悅,我彷彿可以從那張笑臉感受到他的敵意 ,我想現在還是閉嘴比較好,反正都決定由我們驗屍了。   李育德在白板上寫下死者身高重量時,我從頭部開始逐一檢視外觀傷口。   王秀雅曾要我注意頭部的傷。傷口邊緣呈現紅色且有收縮跡象,是生前傷,我用鑷子 翻開頭皮仔細查看,頭骨有一道小缺損,在那缺損的裂縫中,有一丁點兒像是泥的東西, 和一片細小的物體。   我起先用鑷子撥,但那一小片物體卡在頭骨堅硬的縫隙中,力道太輕還夾不出來,但 那物體薄如紙片,又不能太用力,怕弄破它。   高檢和地檢法醫看我忙半天也好奇地過來看。我好不容易用鑷子尖端摳出那個東西, 夾起來對著燈光檢視。   那個薄薄的物體中央有一條幾乎看不見的線,有一端呈尖角狀,另一端是有些鋸齒的 平面,像是被扯斷。   「這是什麼?」高檢問。   「草?」我也不確定。我小心地把那片東西放在不鏽鋼淺盤裡,拿刮杓去刮剛才一樣 卡在頭骨裡的泥狀物,扣在淺盤中,「這些可能是土。」   「妳怎麼知道那裡有東西?怎麼沒被水沖掉?」高檢有疑問。   「用力撞擊的時候卡進去的,有頭皮和頭骨保護,才得以保存。」我說出我的猜測。   「不是妳放的?」高檢說了一個不好笑的玩笑話。   「我不知道我還會變魔術。」我淡淡地回他。   「好。所以這個傷口可能不是被人打的,是撞到某個有草有土的東西?」   我點頭,「那上面還留有她的血。」   他邊想邊點頭,指尖朝我做出「請」的手勢,「再看看有什麼發現。」   我懷疑她可能在死前的幾小時內遭受性侵,雖然水可能沖走絕大多數的痕跡,嘴巴、 陰部與肛門依然是採證重點。我先打開她的嘴巴,拿棉花棒擦一擦她的齒縫與扁桃腺等有 縫隙的地方,希望縫隙能保留一些證據,只要有一點點就行。   當我取出抹過咽喉的棉花棒,上面沾了一個像是衛生紙碎片的小東西,經過固藍B測 試,那個小紙片從淡米白色變成鮮艷的紫色,棉花棒的顏色則沒有那麼重。   「這紙上有精液。」我給高檢看那紫色的小碎片,「兇手曾用有精液的衛生紙塞她嘴 巴。」   「下面也看看。」   在高檢說之前,我已經著手檢查她的陰部。陰道口與肛門都有嚴重的撕裂傷,從活體 反應看來是生前傷。   「姦殺?」高檢的挑眉,語氣變得訝異。   我沒有回應他,專心地在陰部尋找掉落的陰毛,一根根夾出來,再拿棉花棒採樣。都 驗出精斑反應。   「她被強暴過,兇手不會是張延昌。」我轉頭對高檢道。   「難說,也有丈夫買兇要人姦殺老婆。」高檢不以為然。   真不可理喻。「你到底把張延昌想成什麼人?」   按捺怒氣,我繼續檢查屍體外觀。   屍體的背部、上臂與手肘有好幾處瘀傷,手掌底部有一些點狀與平行線條的小擦痕, 我猜那是砂土磨擦產生的。我想像她被推倒,手臂與背撞到地面,下意識想撐住身體的手 掌按住地面,因而出現擦傷;接著後腦杓撞到地面,或地上的某物。   頸部的瘀痕不明顯,所以我先剖開軀體部分,讓大部分的血流走之後再來檢查頸部, 以免沒流乾淨的血混淆了皮下血腫。   她的體脂控制得很好,看得出來時常運動,皮下脂肪和內臟脂肪都不多,不像一些女 性很瘦卻有不薄的脂肪層。這個年紀的女性要保持這樣的身材,肯定花了不少工夫。   肺臟有些許液體,但整體來說不像溺死;胃部的液體也不多,而且食物殘渣已經移到 小腸裡,胃裡只有液體,假使她最後一餐是在飛機上吃的,也就是從那之後四到六小時以 上沒有進食。   由於在咽喉找到那個衛生紙碎片,我以為胃裡會有精液,不過精斑測試的反應很淡, 可能是被水稀釋了,謹慎起見我還是把胃裡的液體都保留起來。   移除內臟之後我動手分離頸部皮膚,外表雖然看來不明顯,不過皮膚下方有一圈血腫 ,舌骨沒有受損,表示她可能被柔軟的物體勒過。張延昌說過王秀雅喜歡圍絲巾,那有可 能是兇器。   在切開頭顱之前,我端詳王秀雅的面孔許久。泡過水的皮膚起皺了,看不出她原本的 皺紋多不多,不過除了眉骨上的棕色眉筆痕跡,其他地方一點都看不出曾使用化妝品的跡 象,唇紋與眼皮皺褶裡都沒有色彩,連聽說最難卸的眼線都沒看到。   我翻開她的眼皮看窒息的溢血點,還留在眼球上的隱形眼鏡也是最普通的款式,沒有 讓虹膜變色或放大的功用。   張延昌說過王秀雅還會和女兒比較,一個如此在意自己外表的女人,或許會素顏參加 一個全是陌生人的旅行團,但會用這麼樸素的打扮和曖昧對象出門嗎?   或許是我偏袒張延昌,我還是覺得那個經理有問題。   鋸開頭骨,我觀察大腦與腦膜的損傷,除了右後方有硬腦膜外血腫,正對面的左前方 部位也有出血,這種對沖性損傷多見於減速運動,例如墜落或跌倒時撞擊頭腦,在突然的 加速中忽然減速,就會造成這類傷害。   這更證明王秀雅可能在有草與土的地方跌倒或墜落,後腦杓撞傷致頭骨骨折,暈眩而 全身無力時被帶走,可能後來遭強暴奮力抵抗才被掐死。   綜合屍體上的狀況,我把我的想法告訴高檢:「不可能是買兇殺人,推倒讓她撞到頭 是很沒效率的做法,而且知道對方沒死時應該先掐死才對,兇手卻先逞獸慾,做愈多愈會 留下證據,我覺得不合理,之後也沒清乾淨就棄屍河裡。我認為應該是外行人做的。」   他思索一會兒,道:「他們可能為了不讓女兒知道感情不好而在外面吵架,張延昌一 不小心推倒王秀雅,見地上有血,慌張逃走。」   這是什麼爛推論。「先不說我覺得他不可能慌張逃走,就算他逃走好了,之後把王秀 雅強暴掐死的人才是真兇,怎麼說都不會是他。」   我其實更想問的是「高檢察官你跟我們有什麼仇嗎」,難道是長官私下協商惹他不高 興,遷怒到我們身上嗎?   「嗯,說的對,張延昌既然是法醫,當然不可能看到妻子好像死了之後落荒而逃。」 高檢看似同意我的說法,卻說出令我瞠目結舌的後續,「他當然會小心地抹去他犯案的痕 跡,例如偽造傷口。我想呢,他應該一開始就掐昏王秀雅,掐昏之後假造強暴痕跡,再用 力甩動她的頭去撞地上的石頭,等王秀雅幾個小時候死於顱內出血,然後他再把屍體丟進 河裡。」   「他有時間做那些事嗎?藏人的地點呢?」   「查案沒那麼快,不像你們不用幾小時就能搞定一具屍體。」   雖然這是事實,但他的諷刺語氣聽了就生氣。我覺得我說不過他,還是老實閉嘴比較 好,和人爭論本來就不是我的專長。   「那就麻煩檢座,請務必調查清楚,勿枉勿縱,以證敝所同仁清白。」我故意用格外 客套的語氣道。   他挑起眉毛,「好說。」   高檢察官叫我這兩天快點先把報告給他,就揮揮衣袖走了,我似乎隱約聽到門口又有 一陣騷動,希望那些記者騷擾完檢察官就散會,不要再等著堵我。      記者們大概從檢座那裡得到滿意的回應,我和李育德出來時外面一片安靜,這讓我大 大鬆了一口氣。   回到法醫所時天色正逐漸變深,下車後我好像瞄到樓上的窗戶有一個人影往外看,但 抬頭就不見了,我數了一下窗戶的位置,好像是我們的小辦公室。果然,我才走進辦公室 的門,餘光就瞥到張延昌的座位上有人。   她為什麼不回家?張延昌現在應該在家裡吧?   我坐下之後喚醒睡著的老電腦打完檢驗申請單,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是張延昌打來 的,他聽說驗屍的人是我,想問問結果。   我把我所見的都告訴他,說到性侵部分時實在難以啟齒。說完後我道:「高檢還是懷 疑你。你那天晚上回家之後,有出門嗎?」   「我一直在家裡等她,我女兒可以--啊,女兒應該沒辦法當證人。」他好像勉強自 己笑幾聲,「巷口監視器應該可以證明吧?」   「那就好,希望警方去查別的方向,別再執著你那裡了。」   「這也是我的錯,因為我……」他說著,嘆了氣,「我那時候真的好難過……我以為 她自殺,她說過我眼裡只有死人,是不是她得死了我才會好好看她……」   「她只是運氣不好,在錯的時機遇到壞人。」我口拙,實在不知道怎麼安慰他,「我 倒覺得那個客戶的經理很可疑……對了,大嫂平常出門一定化妝嗎?」   「不一定,其實她不是很喜歡化妝品,怕傷皮膚老得快,可是又愛漂亮,若會遇到認 識的人肯定會化妝。」他停頓一下,道:「所以我認為……她應該沒想到會見到那個男的 ,更何況如果那男的真的是她的……那她一定會化妝。」   「果然很可疑。你和警方或檢座講過這些事嗎?」   「沒人問我關於她化妝的問題,妳是第一個。」他笑了,可是聲音聽起來還是沒什麼 精神,「女孩子果然比較細心。」   「別說了,今天才有王八記者問說,是不是我很菜才讓我驗屍。氣死我。」提到這個 我還是不禁翻白眼。   他又笑了幾聲,安靜一下後,問道:「宜臻,妳看到她了,是嗎?」   「本來我不確定,但現在確定了。」我順便提出我的疑問,「對了,張大哥,你知道 貓和山會是什麼意思嗎?她昨晚在我的鏡子上寫那兩個字。」   「貓?山?」他想了想,「我不知道,她不是很喜歡貓,應該說她不太喜歡動物。」   「所以不會是H鎮囉?」   「她才不去那種地方。」他笑道。   「那貓空呢?」   「貓空……好像也沒有特別喜好,我們只去過一次,因為女兒想搭纜車。」   張延昌也不了解那兩個字的意思,但至少H鎮是絕不可能的,那我改天再和張欣瑜一 起去好了,她好像很想去看貓。      解剖報告可以盡快給,但DNA檢驗需要很多時間,這次的檢體又不少,光是掉落的 陰毛就有四根,最快也要兩三個星期。   為了晚上和張欣瑜去貓空,我用上十二分的專注力處理公事,就在我揹起包包準時下 班時,又在張延昌的座位不經意看到人影。   她為什麼不回家?張延昌在家裡啊。還是就是因為他在家,王秀雅才不回去?   「白宜臻,妳要下班了?」林亦祥也在收拾,「約會啊?」   「對啊。」我才說這兩個字,大家都驚愕地看我,我笑著補充:「和張邢警,張欣瑜 。我們要去貓空,星期五嘛,出去玩玩。」   「真好,我要趕去接兒子練琴,我老婆的車最近老出毛病。週一見。」林亦祥說完匆 匆走了。   我也在他之後走出辦公室。我剛才都說了要去貓空,如果地點沒錯的話,我想王秀雅 應該會跟來吧?如果她來更好,希望她能指引我們第一現場的位置。   可惜我不太看得見她,直到坐上機車都不確定她在不在。   張欣瑜已經在大門外的路邊等我,我騎出去和她會合時看到那雙在全罩安全帽下的雙 眼大大睜著看我,那驚異的表情可愛得好笑,我停在她前方問道:「怎麼那麼驚訝?我的 車上有什麼嗎?」   「呃,不……」她眨了眨眼,有些遲疑地說道:「剛剛……我好像在妳後面看到一個 女的,還以為妳載其他同事順便出來。」   「女的?」我看後照鏡,鏡子上只照到我,「應該是王秀雅?我希望是她。」   「妳看不到她?」   「偶爾才看得到影子。」   「我剛剛也只看到是個長髮女子,沒看清楚是不是王秀雅。」張欣瑜不知是開玩笑還 是認真建議道:「要不要買個紙筆,我們來做錢仙的降靈紙問她好了。」   「不要比較好,我怕叫到奇怪的東西。」我連忙搖手,「我高中的時候碰巧看到同學 在玩,其中一人想找過世的朋友,我看到那個朋友就在他後面,操控他們的手的卻是不知 道哪裡來的鬼魂。」   「就在旁邊,為什麼叫不到?」張欣瑜覺得難以置信。   「我也不知道,磁場還是什麼東西沒搭上線吧?」我聳肩。我怎麼會知道原因?   我們接著一路騎到貓空山上,張欣瑜在白天訂了一家熱炒餐廳的位,我們才得以在熱 鬧的晚餐時刻就座。   「對了,我聽說王秀雅的行李箱找到了。」張欣瑜道:「最近快過年了,很多地方都 有人叫清潔隊收大型垃圾,那個紅色硬殼行李箱就混在X街五十六巷的廢棄傢俱堆裡。還 好是有個回收的老婆婆看那個行李箱還不舊又漂亮想撿回家,被巡邏員警看到覺得可疑, 就順便幫她開鎖,如果是空的就給老婆婆,沒想到真是王秀雅的。」   「硬殼行李箱很好採指紋吧?」我也充滿期待。   「好像擦得很乾淨,只有老婆婆和員警的指紋。現在罪犯都好精。」張欣瑜扁嘴嘖一 聲。   「老婆婆和員警……那種行李箱用的是密碼鎖吧?開鎖的是員警喔?你們真是人才濟 濟。」   「聽說網路上有教怎麼開行李箱密碼鎖,一點都不安全。」她舀起上桌的茶葉炒飯分 裝在小碗裡,「不過行李箱裡都是衣物之類的,沒有重要物品,要是有手機就能知道她叫 的車了。航警局好像還在努力從各個監視器尋找王秀雅當晚的去向。」   「大型垃圾和那個經理有地緣關係嗎?沒有攝影機拍到丟的人?」   「那堆垃圾有很多傢俱,擋住丟棄的人,看不清楚。」她用筷子靈活地把茶鵝骨肉分 離,夾到一個裝了炒飯的碗裡遞給我,「來,這碗給妳。」   「妳好厲害,可以用筷子剝掉骨頭。」我嘆為觀止。   「嘿嘿,我還會用筷子剝蝦喔!」張欣瑜得意地在半空中夾一夾筷子。   從旁邊的大片窗戶望出去,越過下面的車道和樹叢,可以看到遠方黑暗中的城市閃爍 著細沙一般的點點燈火,像人行道地磚裡的玻璃砂在光線下熠熠生輝的模樣。   「好寧靜的感覺。」張欣瑜望著黑夜的方向,一口接一口地把菜和肉送入口中,「總 覺得可以在這裡待很久。」   「我們要待很久,好像有點難。」我笑著看桌上已經見底的盤子,只剩炒青菜還有幾 根在盤子裡苟延殘喘。   「跟妳說,我本來想報名一個網路節目的快食王比賽,可惜我剛好沒休假,不然一定 有前三名!」她自信地握起拳頭。   「我相信。」我笑著附和完,問道:「待會兒要怎麼找呢?說實話,我一點頭緒也沒 有。」   「我有王秀雅和唐元良--就是那個經理--的照片,挨家挨戶問問看有沒有人見過 吧。」張欣瑜也攤手。   「要是能問王秀雅就好了。」想到要土法煉鋼還不見得有結果,還沒開始我就累了。   「說到她……」張欣瑜悄悄左右看了看,「她還在嗎?」   「我不知道,我常常看不到她。」我也看了四周,聳肩。   我們先問這家的店員,店員沒見過那兩人。我們結帳走出店外,正要往較熱鬧的捷運 站方向走去,忽然一陣冷風從我前面吹過去,像是有車子經過帶起一陣風,我不由得轉頭 望向風行進的方向,那裡是往黑暗延伸的山路,接近下一個彎道才有一間茶屋。   在黑暗的道路上,我好像看見一絲輕煙化做人形往前走,隨即消散。   「欣瑜。」我抓住張欣瑜的手,走向人形消失的方向,「可能是那裡。」   「哪裡?妳要去哪裡?」她一頭霧水。   「我也不知道,我好像看到王秀雅了。」   走過較暗的地段,在樹葉遮蔽路燈光線的地方,從樹葉間隙灑下的光芒中,我似乎又 隱約看到一個穿著褲裝的長髮女人背對我們繼續走著,那穿著和我在檔案照片上看到的模 樣一致,我更相信那就是王秀雅。   她持續在離我們約三公尺的地方走著,最後消失在那家小茶屋前,我仍隨著路轉彎繼 續走,直到一陣冰冷的風迎面撲上我的臉,我嚇一跳才停住腳步。   「怎麼了?」一路被我拉著走的張欣瑜問道。   「我沒看到她……」我前後看了看,確定沒看到王秀雅的影子。但我本來就不常看見 她。   「前面暫時好像也沒有店了。」張欣瑜拿出手機看網路地圖,「如果要再往前走,我 們回去騎車比較好。」   「好--」   我才回頭,就看到只有輪廓的白色透明人影站在小茶屋前方。   「她在那間茶店!」我快步走過去。   張欣瑜跟著我回到小茶屋,出示警徽與證件後問老闆有沒有見過那兩人,老闆皺起濃 眉想了想,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似地伸出食指,「啊,我想起來,這兩個人有來過,在星期 五晚上。」   「他們一直待在這裡嗎?」張欣瑜問道。   「女的不想進來,那兩人好像吵架吧?女的說她只是要把話說清楚之類的,不想和男 的喝茶。他們在店前面吵一會兒,所以我有印象。」   「他們怎麼來的?」   「當然是男的開車。後來他們邊走邊吵,走到大概下面那裡。」老闆指了指大約我剛 才走到的地方,「我最後只看到男的跑回來開車,我想說如果女的走回來我就幫她叫車, 可是也沒看到她回來,大概自己叫車下山。」   「男的自己跑回來嗎?只有他一個人?」   「是只有他一個人沒錯,我當時還想,就算吵架,把女生丟包在山上也太過份。」   向老闆道謝後,我們走回剛才折返的地點,張欣瑜一路開著手機光源照地上,希望能 發現蛛絲馬跡,不過就連走到剛才的地點也毫無斬獲。   「再走一段路吧。」我提議。   我們繼續照亮地面走在柏油路邊,忽然張欣瑜停下腳步,我也一起停下,注視手機燈 光下的狀況。   在白光之中,長著零星雜草的泥土地上有一小塊暗紅褐色,看起來簡直像乾掉的血; 張欣瑜又在四周看看,前方不到一公尺的地方,有一灘乾掉的嘔吐物。   暗紅褐色的血跡是在一塊從土裡露出一隅的石頭上,我想王秀雅是撞到這個石頭才受 傷,她可能昏了一兩分鐘,昏倒時唐元良逃走,然後她醒來,頭又痛又暈又想吐,便吐了 出來。   接下來呢?發生什麼事?為什麼她的屍體會出現在河裡?   我先想到的是請張欣瑜連絡管轄的W分局來蒐證,然而張欣瑜卻不贊成。   「案子是我們的,還是由我們來會比較好。可是要是被懷疑我們為何會來這裡找王秀 雅的蹤跡,要怎麼解釋?」她道:「別人一定會想,是張法醫告訴了妳一些事,所以妳才 會帶我來這裡。到時張法醫的嫌疑就更難洗清了。」   「可是如果我們私下採證,才更有嫌疑吧?」我持相反意見,「萬一被認為我幫張大 哥破壞證據怎麼辦?」   她想了想,「那還是……說王秀雅托夢?」   「不好吧……」我困擾地皺眉,「日本小孩那次莊檢察官不相信我,害我好糗。我不 想再來一次。」   「那就說她托夢給我囉!」   張欣瑜爽快地笑著說完,笑容忽然凍結在臉上,接著她大叫一聲撲過來抱我。   我被她嚇一跳,連忙抱住她問道:「怎麼了?」   「我、我剛剛……」她的身子沒抖,聲音卻有點抖,「好像聽到……有人、在我耳邊 說:『好啊』……」   「很好啊,王秀雅也贊成妳的建議。」我微笑著拍拍她的背,「那就這麼辦。」   「拜託告訴她不要真的來托夢給我啦!」張欣瑜哭笑不得。   X分局離這裡不近,我們等了許久,才等到林曜維刑警和鑑識員許謙益。他們兩人拿 了交通錐綁上黃色封鎖線,圍起這一小塊區域,蹲在地上檢視那兩塊乾涸痕跡,然後由許 謙益拍照採樣。   「妳們怎麼知道這是王秀雅遇襲留下的?這裡離B區很遠。」林曜維果然問了這個問 題。   「夢到的。」張欣瑜回答得毫不猶豫,「我夢到王秀雅跟我說她在貓空山上被人推一 把,倒下撞到石頭。」   「喔?」出乎意料的回答使林曜維驚奇,他看我一眼,又問張欣瑜:「那之後呢?她 有說是怎麼跑到河裡去的嗎?」   張欣瑜聳了聳肩,「之後她昏過去,所以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吧?」   我還怕她答不出來,這個結尾編得好!   「不是白法醫告訴妳的?」林曜維果然免不了懷疑我。   「為什麼你那麼想?」張欣瑜把問題拋回去。   「也許是張法醫告訴她的。」   「拜託,我剛才不是說了,我們去前面那間茶店問過嗎?老闆看到的男人是唐元良! 」張欣瑜雙臂抱胸,一臉不耐煩,「而且啊,如果這裡是張法醫殺妻的第一現場,他沒事 告訴白法醫幹嘛?」   林曜維摸摸下巴長出的短鬍渣,「也是喔。」   「有老闆的證詞,就可以先逮捕唐元良。」張欣瑜問起另一件事,「對了,行李箱有 線索嗎?」   「沒有找到新的指紋,不過輪子上有一些纖維,要送去刑事局鑑定成分。」   我插嘴道:「順便收集唐元良車上的纖維去比對,應該會有符合的。」   「如果有的話,就是他那天晚上載過王秀雅的鐵證!」張欣瑜胸有成竹,語氣很堅定 ,「找到Uber司機了嗎?」   「也可能是返程車,還在查。」林曜維抱胸歪頭,一臉困擾,「不過王秀雅來過這裡 的話……那不是更複雜了嗎?是誰載走她的?」   「對,誰載走她?」張欣瑜發現疑點,「她當時沒有手機吧?沒辦法叫車、沒辦法打 給任何人。」   「難說,說不定她的隨身物品都在兇手家裡。」林曜維提出意見。   「我認為是在唐元良的車上。」張欣瑜道:「反正可以搜索唐元良家,到時就知道王 秀雅的東西在哪裡。」   「說不定他扔了,帶著那些東西多危險。」林曜維還是不以為然。   林曜維最後只得到張欣瑜的白眼。我也覺得林刑警今晚頻頻否定張欣瑜的想法有點怪 ,好像他們吵架了似地。   等待鑑識員採集證物時,林曜維悄悄把我拉到車子旁邊,小聲問道:「白法醫,妳和 張欣瑜比較好,問妳一個問題喔。」   我用疑問的眼神看他,他接著有點不好意思地問道:「那個……妳知道她喜歡什麼樣 的男生嗎?」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我愣了愣,搖搖頭,「不知道。」   這個回答好像不在他的預料中,他也呆了一下,「妳們平常不會聊喜歡的對象嗎?」   「不會。」   「我以為女人都喜歡聊那種事……」   「可能……我們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樣吧?」我回他一個刻意的笑臉。   「說的也是。」他好像不知道怎麼回應我的話,也露出一個不自然的笑容。   「喂。」張欣瑜走過來,「許謙益弄得差不多了,那我和白法醫回去騎車了。明天見 。」   「喔,嗯,好啊,明天見。」林曜維這次的笑容感覺有點蠢。   張欣瑜沒有多理他,對我投以「一起走」的眼神,我於是跟她一起離開。   我和張欣瑜往回走,我本來想告訴她林曜維剛才問我的話,不過想想還是算了,我既 然不喜歡別人對我的事碎嘴,那麼我也不要多管別人的事。   途中我們經過一輛車,我不免多看了那輛白色豐田一眼。剛才一路走來,在小茶屋之 後就沒看到車子了,因為這裡沒有店,一般人不會把車停這麼遠,不應該漏看這輛在夜晚 裡格外顯眼的白車。   張欣瑜也看了看那輛車,「停車停到這裡來,上面現在人很多嗎?」   「可能吧?星期五晚上,大概很多人來約會看夜景。」我順著話題問道:「妳有想一 起來看夜景的對象嗎?」   「有啊。」她笑著牽起我的手,「我們這不是來了嗎?」   「不是說這個啦,」我啼笑皆非,「是說喜歡的對象。」   「我從來都是跟家人來的,我爸開車,和我媽兩個喝茶看夜景,我和我弟無聊得要命 ,還玩文字接龍。」   「妳們家的感情真好。」   「我爸說啊,就算是家人,感情也是要培養的,所以他常帶我們出去玩。」她搖頭笑 道:「只是他找的地方都很無聊,有人跟爸媽看夜景嗎?」   「他應該只是想和令堂約會。」我也笑道。   「我也這麼想。我和我弟是不得不帶的電燈泡,而且是會抱怨無聊的電燈泡。」   家人的感情也是要培養的。這話我很認同,像我對家人的情感就很淡,因為他們也不 愛我。   可是張延昌和王秀雅好像愛著對方,為什麼還是走到這種地步?因為平常沒有找機會 表現出自己的愛嗎?   愛情真難,各種愛情都一樣。   我不經意嘆口氣,張欣瑜剛說「怎麼了」,我們就聽到後面有引擎聲。   我們不約而同回頭,那輛白色豐田發動了。   「車上有人喔?」張欣瑜開玩笑道:「難不成他們剛才打算車震,結果被我們破壞興 致?」   「我們只是經過而已,不會破壞吧?」   正當我們談笑時,白色豐田的車尾燈亮了,開始倒車。   倒車的速度,很快。   「宜臻。」張欣瑜臉色變了,「它好像--」   白色豐田疾速向著我們倒車過來,張欣瑜趕緊拉著我跑向對面的山壁,白色豐田掠過 我們剛才所站的位置,停在我們前方約五公尺處,刺眼的車燈直照我們。   我試圖用手遮擋光線,「那輛車想幹嘛?」   「不妙,我覺得它想撞我們!」   張欣瑜說到最後幾個字時,車子又猛然加速朝我們衝過來,我們彷彿閃避鬥牛的鬥牛 士,再度往對向車道跑去,接著張欣瑜沒有停下腳步,拉著我往上跑。   「快!至少躲進茶店裡!」她叫著。   我們往上跑的同時,白色豐田沒有浪費時間迴轉,又火速倒車過來。我跑得沒有張欣 瑜快,回頭一看紅色車尾燈離我幾乎只有一公尺,我害怕得連要往哪邊跑都做不出決定。   眼看著車尾逼近,張欣瑜撲過來抱住我,我們兩人在地上翻滾了幾圈,因為她用手環 住我的頭與肩,我只有手腳輕微疼痛。   可是張欣瑜的手背擦傷很嚴重,外套袖子也磨破了,她銳利的目光盯著在戛然停在幾 公尺前的車子上,我發抖的嘴唇還來不及擔心她,她就道:「我在這裡引開它,妳趕快往 下跑,說不定林曜維他們會開回來。」   她的表情沒有一絲恐懼,和之前聽到王秀雅的聲音而嚇得衝進我懷裡的她判若兩人。 可是我不能丟下她,忙道:「不行,要就一起走!」   「我動作比妳靈活。」白色豐田的車燈又迅速接近,張欣瑜把我推向旁邊叫道:「快 跑!」   我不想當她的累贅,趕緊跑向山壁。在白色車燈籠罩下的張欣瑜在車頭即將碰到時往 左側跳躍翻滾避開,她想引車子墜下邊坡,但白色豐田緊急煞住,只差十幾公分沒掉下去 。   「欣瑜!」   我著急地叫她,她在車子倒退前就爬起來跑,反過來責備我:「妳怎麼還不快跑!」   白色豐田車頭一轉,車燈又鎖定我們疾駛過來,我們跑再快也跑不過車輪,張欣瑜又 抱住我,好像打算自己承受撞擊,我雖然不想讓她受傷,可是她力氣太大了我抵抗不了。   刺眼的燈光灌滿我的瞳孔,煞車聲後緊接著是完全的黑暗,還有巨大的碰撞聲。   我們被撞了嗎?可是我一點都不痛,是因為我死了嗎?   我發著呆,幾秒後視線恢復,我可以在黑暗中看到一些東西。我們還站在山壁前。原 來剛才只是因為被光線一下子消失,眼睛無法適應黑暗而已。   「車子……」仍抱著我的張欣瑜左右看看,然後放開手跑向沒有護欄的另一側往下看 。   下方不遠處看得到紅色的車尾燈和白色的車頭燈,從燈的角度看來,車子應該翻了一 百八十度。   車尾燈的紅光之中,我看到一個長髮人影。這大概是我看她看得最清楚的一次。   我想是她引開車子,墜下山坡。我用氣音向她道謝:「謝謝。」   張欣瑜拿出手機叫救護車,接著我們看到一對車頭燈從山下快速開過來,這次我驚嚇 得大叫一聲,但車子在離我們大約三公尺處停下,車上跑出一臉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林 曜維。   「怎麼了?我們聽到很大的聲音所以回來看看。發生什麼事?」他問。   「有一輛車要攻擊我們,結果掉下去了。」張欣瑜指了指山下,「下面好像是茶園。 算他命大。」  我這時才再度注意到她的手背,我捧著她的手掌,心疼道:「妳的手……沒事嗎?外套 都破了。」   「沒事啦,皮肉傷而已。妳沒事就好。」她笑著轉了轉肩膀,「看,我好得很!」她 接著對林曜維道:「你們在這裡等,我帶白法醫到上面的小茶店休息一會兒,有人來了再 打給我。」   我極少像那樣用盡力氣快跑,剛才腎上腺素爆發不覺得累,現在疲勞一口氣回來,緊 繃的神經鬆懈後力氣也跟著洩了,我只能牽著張欣瑜的手慢慢走回去。   「剛才那輛車擺明了要撞我們,是預謀。」張欣瑜像是自言自語般說道:「它怎麼會 知道我們來這裡,還找到證據……和茶店有關嗎?兇手剛剛在茶店裡?」   「說不定是常客,那天也剛好在場,自告奮勇要去載王秀雅,結果卻……」我也揣測 情況。   「去問問老闆看看。希望駕駛沒事,還有事要問他。」   我們回到小茶屋,有幾個客人在露天座位朝我們看,一個店員連忙跑出來關心,「剛 才下面怎麼了?聲音好大……啊,小姐妳的手流血了!」   「沒關係,這個用水沖一沖就好。」   店員帶領我們到廁所的途中,張欣瑜想找老闆,店員回道:「老闆剛才說突然有事, 先回去了。」   「他走了?」   我們兩個都呆了一下。張欣瑜忙問道:「你有老闆的手機嗎?我有急事找他!」   我們問到老闆叫林慶業,但店員給我們的手機號碼打不通,張欣瑜改撥回X分局,叫 同仁幫忙查林慶業的地址和手機定位。   「八成是心虛逃走。」張欣瑜洗完手,用店員給的廚房紙巾小心擦乾手上的水,「老 闆就算不是兇手也是共犯,一定要逮到他!」   「可是這下……證人如果是嫌犯,那他對唐元良的證詞還能算嗎?」我不懂這方面, 有點擔心。   張欣瑜看著我,好像現在才想到這件事,她又開手機相簿給店員看,「上週五晚上, 你有看到這兩個人嗎?」   「有啊。」店員點頭,「上週五我也在,我有看到那兩個人,然後女的生氣走掉,男 的追上去,之後只有男的自己回來開車。」   我以為店員的話到這裡就結束,沒想到他繼續說:「然後阿崑說他要去幫那個女的, 就開車去找人。」   「阿崑?」我和張欣瑜不約而同覆述這個綽號。   「他是老闆的朋友,說是來幫忙的,可是很會偷懶,什麼都不會做只會出一張嘴。」 店員一臉鄙夷,「現在也不知道跑哪兒偷懶。」   「他開的是白色豐田嗎?」張欣瑜確認地問。   「嗯,對。」   「太好了。」張欣瑜再度撥手機,「要徹底查那輛車,上面應該會有王秀雅的血。」   綽號阿崑的邱宏崑身上有幾處骨折,基本上沒有生命危險。警方在豐田的後座發現血 跡反應後,他就招認了。   上週五晚上,他最初是真的只想載王秀雅下山,但他找到王秀雅時看到她又暈頭轉向 又嘔吐,以為她喝醉了,沒化妝的王秀雅外表仍不比年輕女孩老多少,邱宏坤於是起了色 心,將她強拉到後座強暴。之後王秀雅陷入短暫昏迷,嘗到甜頭的邱宏坤找林慶業分享, 兩人於是輪姦了王秀雅。   途中王秀雅忽然醒來掙扎,慌張的林慶業抓緊她脖子上的絲巾,一不小心勒死她。本 來害怕的邱宏坤想找個地方丟屍體,林慶業怕會讓人懷疑到他們身上,於是載到出海口棄 屍。   另一方面,因為跡證分析需要很多時間,就先依根據店員的證詞逮捕了唐元良。   「唐元良堅持他和王秀雅是兩情相悅,而且那天晚上沒有去貓空山上,是店員看錯了 。」   星期日我找張欣瑜吃晚餐,她拄著臉頰,愈說愈不高興。   「要是能找到在機場載王秀雅的司機就好了。」她用吸管攪弄玻璃杯裡剩下的冰塊, 「她家附近的監視器都沒拍到她搭的凌志,唐元良家附近也沒拍到他的納智捷,所以他沒 回家,直接去找王秀雅。唐元良還刪了行車記錄器的檔案,擺明有鬼!現在還在想辦法救 檔案。」   「王秀雅沒回家……所以是半路被唐元良攔截了?」我問。   「唐元良可能用手機定位追蹤她,然後刪了。我們在他手機裡只找到王秀雅的電話, 還有第三者拍他們在高級餐廳吃飯的照片。」   「第三者?」   「應該是找人偷拍的,唐元良可能拿那些照片要脅,因為看起來不像談公事,像約會 。」張欣瑜嘆氣,繼續攪拌冰塊,喃喃道:「那個司機到底在哪裡啊……司機應該就能證 明唐元良帶走王秀雅。」   市內監視器很多,如果沒有鎖定區域,找起來是大海撈針。   我和張欣瑜分別回家,路上我忽然從後視鏡瞄到後面有個長髮人影,我深吸一口氣, 鎮定地繼續往前騎。   她還是沒回家嗎?那我希望她能給我指--   我正希望她能指出她當晚搭車去了哪裡,我雙手握著的機車龍頭往左偏一下,我趕緊 抓緊把手左轉。   接著騎一會兒,龍頭又往左歪,我連忙停車穩住。   「很危險耶,妳不能用安全一點的方法告訴我嗎?」我嘀咕著抱怨。   說不定她現在也在唸我那麼遲鈍啥都看不見,這也不是我想要的。   我呼了一口氣,往左轉進巷子裡,一邊騎一邊等待她的下一步指示。   但是沒了,只有我騎到巷底的T字路口時,煞車突然停住車輪。我想我到了她要我去 的地方,便打電話給張欣瑜。   那個路口監視器清楚拍到王秀雅從銀色凌志裡出來,氣呼呼地走向黑色的納智捷,然 後唐元良下車,從凌志的後車廂搬出紅色行李箱。當然也拍到凌志的車牌,終於找到加入 Uber的車主林明輝。   據林明輝所說,王秀雅突然要他別開往目的地,而是在市區到處繞,最後在王秀雅告 訴我的那個路口下車,上了一輛黑色納智捷。   從車牌判定那輛納智捷是唐元良的車,鑑識小組還在車上找到王秀雅的頭髮。唐元良 終於承認,因為王秀雅一直不接受他的追求,他找徵信社調查、跟蹤王秀雅,還在加拿大 假裝巧遇。回國當晚王秀雅受不了又被他跟蹤,答應和他找地方講清楚,兩人上山後吵起 來,他想抱王秀雅卻被掙扎,王秀雅掙脫後跌倒撞到地上石頭昏倒,他以為是死了,嚇得 趕緊逃走。行李箱是他丟的,比較小的手提包則是早就被他丟進垃圾車;他認識幾個記者 ,新聞也是他發送的,希望輿論能誤導警方逮捕張延昌。   有的男人實在不可理喻。不接受追求也不行嗎?都離職了還追到天涯海角,女方只會 覺得恐怖而不是浪漫。   幸好--應該可以說幸好吧?在過年前順利破案了,雖然換不回王秀雅,至少張延昌 和女兒與岳家之間不會有疙瘩。也許是為了這樣,王秀雅才會纏著我,儘管我只能接受一 點點她的訊息。   初一早上,我和大家一起到廟裡拜拜,楊朝安對我道:「宜臻,妳要不要順便請神明 幫妳把陰陽眼關掉?」   我看著他,笑道:「不用,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   「妳膽子真大。」   「習慣就好,而且人比鬼可怕多了。」   而且,這樣我才覺得我活著是有意義的。 -想守護的人‧完- --- 一個怕鬼,一個怕人,互補得很好XD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34.195.214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49784341.A.FB0.html
1Fesmesilver: 頭推! 02/10 15:39
2Fesmesilver: 沒想到竟然有天可以搶到 02/10 15:40
3Fannie51439: 搶前10耶~~~~ 02/10 15:40
4Fvisual602651: 推! 02/10 15:42
5Fsunny14682: 推!!! 02/10 15:46
6Fcarrielu: 推 02/10 15:50
7FKonicfta6000: 推! 02/10 15:52
8Fanna81122: 推 02/10 15:52
9FCraziPhone: 8 02/10 15:59
10FAlittlemore: 推推 02/10 16:04
11Fnatasha01: 先推!! 02/10 16:06
12Fkib: 先推再看! 02/10 16:11
13Floveshun: 推! 02/10 16:12
14Fpasro: 推推 02/10 16:13
15FsusanSB: 該死的強暴犯!!!! 02/10 16:19
16Fao3fu6: 推 02/10 16:20
17Fcherylsilent: 推 02/10 16:21
18Faloveting: 推!! 02/10 16:21
19Fforsealy: 推! 02/10 16:30
20Fhhs0622: 哇哇哇~~~~出來了 02/10 16:32
21Fyanghala: 推推 02/10 16:39
22Fretaws: 推! 02/10 16:43
23Flihui0108: 推 02/10 16:45
24Fhuhuiying: 這兩篇都很好看 內容紥實 細膩度也有出來 02/10 16:57
25Fliu5875: 先推 02/10 17:00
26Fzero86: 好看 02/10 17:04
27Fkojiba: 推 02/10 17:10
28Faa12305: 好看 02/10 17:10
29FALENDA: 唉 好哀傷的故事 02/10 17:15
30Fretaws: 覺得…可以拍成精緻的劇集 02/10 17:15
31Fb1001064: 推 02/10 17:17
32FElAiNeCaT: 看完推 滿足收假鬱悶的心 02/10 17:17
33Fjun1040110: 推 02/10 17:23
34Fa20345992: 先推 02/10 17:25
35Fvotinna: 推推 02/10 17:31
36Fs996201: 先推再看 02/10 17:32
37FJameerNe1son: 好看 02/10 17:34
38Fjackleespp: push 02/10 17:37
39Firccu: 推 02/10 17:42
40Fcicq: 推 02/10 17:45
41FboringZombie: 推推,趁人之危真的很糟糕 02/10 17:48
42Flionmini: 推 02/10 17:51
43Fwiki2548: 推推 02/10 17:52
44FFaithAC: 推 覺得有點惆悵 02/10 17:57
45FJOJO0622: 推 02/10 17:57
46Fgrace2001439: 推! 02/10 18:01
47FMingJung658: 推 02/10 18:09
48Fyhdeng: 未看先推! 02/10 18:10
49Fjefferywu00: 先推~~ 02/10 18:20
50Fiamzen: 人永遠比鬼可怕QQ 02/10 18:25
51Fslowwater: 推! 02/10 18:33
52Fture60814: 推 02/10 18:34
53Fisocean: 推 02/10 18:36
54Fyu31: 天啊秀雅也太慘,被丈夫冷落,又被變態跟蹤狂追,暈了之後 02/10 18:41
55Fyu31: 又被.......,真的很慘TT 02/10 18:41
56Fjplo: 推 02/10 18:53
57Fzaqo: 未看先推 02/10 18:54
58Firisvera: 推! 02/10 19:02
59Fdabaobear: 謝謝 02/10 19:05
60FSherryHungC: 先推 02/10 19:06
61Ff7i69: 宜臻QQ 02/10 19:10
62Fangelicmiss: 推~ 02/10 19:17
63Fsupan06: 推推 02/10 19:32
64Fv22333: 推 02/10 19:36
65Frenakisakura: 推 02/10 19:36
66FQAQe: 推 02/10 19:40
67FPowerofDVD: 好看推! 02/10 19:42
68Ffoxpig: 推 超好看 02/10 19:45
69Fcirclelalala: 推 02/10 20:02
70Fyhily: 推 02/10 20:03
71Fakusa67: 推~期待下一部 02/10 20:27
72Fcirclelalala: 沒推到Q 02/10 20:28
73Fhomochi777: 推 人比鬼還恐怖 另外想到一句 人生不逢時比鬼還慘 02/10 20:37
74Fadmission78: 推 02/10 20:53
75Fangel082315: 推!!! 02/10 20:54
76Fjoyce1204: 推 02/10 21:13
77Fdancerumba: 讚~~ 02/10 21:32
78Fdarbyjoun: 推,很哀傷 02/10 21:42
79Fhmhuang: 推 02/10 22:00
80FmarshmallowH: 先看再推 02/10 22:04
81Fmissfree: 推推推 02/10 22:06
82Fextrachaos: 唉 推推 02/10 22:18
83FKidking: 推,真可惜死去的人已經回不來了,即使彼此還相愛 02/10 22:33
84Flych9520487: 優質! 02/10 22:33
85Fwunwh: 收假前能看到真好 02/10 22:35
86Fa83227: 太好看了!!! 02/10 22:42
87Fxxxchengyo: 推 02/10 22:49
88Fp5h: 推 02/10 23:04
89FHadesSide: 一次看完結局真過癮! 02/10 23:06
90Fffg551: 先推 02/10 23:14
91Fjasonzoro: 一個怕鬼一個怕人 百合大好 02/10 23:21
92Frestartlife: 人心真的比鬼可怕太多了 02/10 23:23
93Fkkkina123: 推 02/10 23:24
94Fmema711: 推 02/10 23:33
95Fpingfire: 推! 02/10 23:47
96Fyeana0428: 推QQ 02/11 00:00
97Fjasonfju: 推 02/11 00:04
98FJaneko: 先推 02/11 00:05
99FmarijuanaQQ: 推 02/11 00:14
100Fmvye: 推 02/11 00:29
101FBsitsp: 推!收假前看到覺得被安撫到 XD 02/11 00:41
102Fmysky: 推 02/11 00:41
103Fsnowdream: 推 02/11 00:42
104FRE10205283: 推 02/11 00:48
105Fminhua12: 推! 02/11 01:01
106FJaneko: 推 02/11 01:03
107Fvetvet: 推~ 有個邱宏崑打成邱宏坤了~ 02/11 01:04
108Fleilayo: 推 02/11 01:09
109Ftg1104: 推推推 02/11 01:16
110Fa989876: 雖然我是男人但真的覺得男人的缺點真的是比女人多 02/11 01:16
111Fflower820: 推,QQ 02/11 01:18
112Fmushjal: 推推 02/11 01:27
113Fedison8389: 推 02/11 01:41
114Fmiriam0925: 推推 02/11 01:43
115Fv55111102: 好看 02/11 01:44
116Felaine4444: 推 02/11 01:45
117Fbjqsankaur: 推 人比鬼還恐怖 02/11 03:21
118Fnocturnetear: 這個破案搭擋也太合拍 真的是一個怕人一個怕鬼xd 02/11 03:34
119Fa891506039: 推!!!好精采 02/11 04:57
看更多 IamHoney 的文章,或回到 marvel 看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