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創作] 問君 過往之六

作者 bluewaveocea
看板 marvel
時間 2017-01-11 22:29:49
本文內有BL,沒有三觀,請斟酌是否繼續閱讀,謝謝
姜羽暉就像路邊的小情侶一樣的單方面的餵食,白曜吃了幾次發現姜羽暉根本超級適應女 孩子的身份,要不是他太了解那具軀體裡面的傢伙有多麼的無恥難搞專制,要不是他道行 還算不錯,可能真會被姜羽暉的小模小樣給忽悠了。 他們隨著觀光客人潮,一路上了大眾運輸工具回去。拐入小巷的時候,姜羽暉忽然勾住白 曜的手,把人拉下來親了一下。 「……」 打從姜羽暉從幻境出來人便有些怪異,三不五時就對他動手動腳。白曜不知道姜羽暉在想 些什麼,他看了姜羽暉一眼,忽然反握她的手,低頭交換了一個吻。 姜羽暉有些意外,很快的,她的眼睛盈滿了笑意,反客為主的吻了回去——然後,然後換 她被白曜咬了! 鐵鏽的味道在姜羽暉的嘴裡散開。她舔了舔傷口,笑著問句:「不高興了?」 「沒有。」 白曜鬆開她,向著他們暫時的住處前進。姜羽暉站在原地,看了白曜的背影一會方才抬腳 跟上。 姜羽暉從昨天就在猜測這間到底是誰的房子。白曜是一隻蛇妖,妖物都有明確的地盤意識 ,地盤這種屬於自己的私人領地,一般來說不太會有妖物願意外借給其他妖物。 他們進了屋子,白曜一樣進廚房燒壺熱水準備泡茶,姜羽暉則是坐在外面滑著她的手機。 白曜弄得簡單,這種時候他們懶的花費功夫在泡茶的繁複步驟上頭,簡簡單單有個茶水可 以配在他們手邊就好。 白曜這回泡的是鐵觀音。沉穩的茶香很快在室內逸散開來,姜羽暉聞著茶香,左手食指中 指輪著在桌上敲出一串噪音,不過很快被屋外轉進巷弄的車聲打斷。 姜羽暉收起手機,白曜端著兩個馬克杯出來,坐在姜羽暉的對面。他們相對無聲的啜茶, 然後,白曜揉了揉眉心。 大門那頭傳來了鑰匙開鎖的金屬碰撞聲,聽來像是屋主回來了。 姜羽暉實在對屋主感到好奇,沒等她探頭探腦,屋主的聲音已經從玄關傳來:「沒想到你 在家!我以為這個時候你還沒回來。」 姜羽暉挑眉,詢問似的看向白曜。 白曜卻是看了姜羽暉一眼,略帶尷尬的回道,「沒什麼事就回來了。倒是你,不是說這一 段時間都不會回來台北?」 屋主套上拖鞋,從玄關的拐角慢慢走進來,「因為你說要帶人來我家。我很好奇,究竟是 什麼樣的人可以讓你毫無芥蒂的帶來我的地盤上——」 他的聲音在見到姜羽暉的時候停止了。他愣愣地看著姜羽暉,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姜羽暉心下覺得奇怪,轉念一想,旋即回過味來。從他的角度來看,可能以為白曜是老牛 吃嫩草——幾千歲的大妖搭配一個白白嫩嫩的年輕人類,這不是嫩草是什麼? 姜羽暉捧著馬克杯,遮住嘴邊的笑意,將眼前的男人從上到下徹底打量個遍。 男人生的好看,端的是勾人的俊俏模樣,但在白曜面前,姜羽暉不好看得太過。她眨了眨 眼,對男人的原形感到驚訝。 對方和白曜一樣,是條黑底白紋的漂亮尖吻蝮。雖然他的原形看上去不若白曜龐大,修為 不比白曜,但這不妨礙姜羽暉欣賞他們身為優秀掠食者的優雅。 沒想到白曜在台灣島上還有同類,姜羽暉喝口茶,說不清內心有什麼感觸。台灣的百步蛇 色調偏淺,若把白曜和他的同類放在島上的山林裡,確實是有些格格不入。 這麼一想反倒自己成了禍害,姜羽暉深以為然。如果不是她,白曜倒也不會放棄自己的山 頭,一路追到台灣來。 白曜按了下眉心,隨後乾巴巴的開口:「羽暉,這是白澧,我兒子。小澧,這是你大爹, 不要沒有分寸,禮貌點。」 「噗——」剛入喉的上等鐵觀音就這樣噴了。 「什麼!」 那廂白澧還在激動,姜羽暉已經強裝鎮定下來,抽張衛生紙擦嘴。 兒子!她都沒讓白曜給她生一窩了這又是哪來的兒子!這便宜爹當得太便宜了有沒有! 便宜兒子跟便宜老爹,這到底是什麼八點檔肥皂劇的情形!姜羽暉想說話,就見白曜冷冷 地掃過一眼,本來有意見頓時也沒了,只能乖乖的把話吞下去。 「你要替我找個後媽我沒意見,但她只是個人類,光是輩分我都不知道大她多少輪了—— 」白澧還在垂死掙扎,他親爹用一句話把他的抗議堵了回去。 「她是你大爹。」 姜羽暉繼續沉默。以往只有她圍觀家庭倫理劇的成分,現在成為家庭倫理劇的當事人,那 種感覺還真有些說不上來。 「什麼大爹!她就只是個小女孩而已,看起來還未成年——」白澧講到一半,整個人,不 ,整條蛇驚悚的看著白曜,「沒想到你和人類那種生物同化了,竟然如此的道貌岸然!未 成年的人類你還吃得下去——」 這個地圖砲不只是人類,連其他物種通通都被掃到了。姜羽暉輕咳一聲,再不插話顯露一 下她的存在感還真不行。她伸手指了指白澧,朝白曜問道:「什麼時候的事?」 「你死了之後不久。」 所以是沈明晞死後不久不知道去哪裡生的兒子啊……姜羽暉捧著馬克杯,依然複雜的看著 眼前的便宜兒子,「和誰生的?」 如果是不知道哪裡來的野妖精勾了她家白曜,那她還真只能認了——誰讓她那時候已經死 了,什麼都管不到了? 「山裡的蛇。」 幹還真的——姜羽暉放空了一會,這才抹把臉,繼續問道,「靈智開的還是沒開的?」 要是跟其他蛇妖生的話那更歡樂了,和她沒有血緣的兒子聯合生母一起來鬥他這個正宮早 死的大爹,怎麼狗血怎麼天雷滾滾的宅鬥劇情已經在她腦中翻了一輪。 白曜被姜羽暉氣笑了。姜羽暉都覺得自己不好提出這個問題,但她還是要知道這個便宜兒 子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你真想知道?」 「就問問,就問問。」姜羽暉都要高舉雙手投降,剛剛還好好的突然間陰陽怪氣是怎麼回 事? 「一般的蛇而已,若你擔心還有沒有其他的兄弟姊妹,我那一窩裡就只有白澧一個開了靈 智,不會有你擔心的情況。」 鄉土連續劇害人不淺啊……姜羽暉內心感嘆,再度正眼看向七竅生煙的白澧。眼下的情況 是便宜兒子不想認她這個便宜爹,不過想想也是,誰能夠簡簡單單接受一個不知到哪裡冒 出來的女孩子當他的爹啊? 「我——」姜羽暉方開口,內心覺著有些尷尬,平時隨便能把人唬爛的不要不要的一張嘴 發揮不了什麼作用,說多都是錯,「我叫姜羽暉。」 說完姜羽暉都想裝作沒說過話,人家正抗拒她呢,自我介紹根本沒用的好嗎? 「我就問你一個問題。」白澧拉開白曜旁邊的位置坐下。許是白曜的家教好,又或者是尖 吻蝮的動作本身帶著優雅,即使氣在頭上,動作仍看得出承襲自白曜的溫潤,「你跟著我 爸圖的是什麼?」 從來都是白曜跟著她,但在便宜兒子面前姜羽暉不好更正,等等人家的印象更糟了怎麼辦 ?姜羽暉出神好一會,才慢悠悠道:「圖的是他這一條蛇。」 白曜若有所思的看著她,然後開口,「白澧,遠在你出生之前,我就已經認識你大爹了。 」 聞言白澧想繼續發作都沒得發。他瞪著姜羽暉,喉間發出威嚇般的「嘶嘶」聲,姜羽暉莫 名覺得壓力山大。 「我們現在這樣算是什麼情況?」白澧冷聲問道。 「……多元成家?」姜羽暉不甚肯定的回道。 兩個看起來歲數差不多的英俊男人,一個是她的人,一個是她的便宜兒子,想來真是罪過 。 白澧的眼睛已經成了豎瞳。不愧是一家人,他的性子根本是隨著白曜,「你從來沒跟我說 過有大爹這麼一個人,遑論向我提及要把他帶進我家。」 雖然白澧話中指責白曜,但姜羽暉只感覺到滿滿的針對。她相當的無奈,畢竟不是誰都能 夠輕易接受突然冒出來(生理)年紀比自己還要小的後爹。 「幾個月之前,我不曾認為我找得到你大爹。」 是了,全部都她的錯就是了。 這個悶虧姜羽暉只能默默的認了,追本溯源起來,就算不是她的錯,也只能是她的錯。 無論如何,在這裡,她就是食物鏈的底層,白澧對她有意見她連個屁都不能放。沒辦法, 誰讓她死了以後銷聲匿跡快兩千年,白曜沒琵琶別抱就該謝天謝地了,至於白曜在外面生 的孩子,那不是她能置喙的一件事。 但這不代表姜羽暉並不介意,相反的,姜羽暉其實在意得要死。她和白曜之間還有問題還 沒解決,現在又有一個便宜兒子卡在中間,她甚至覺得狀況有些棘手。 白曜和白澧父子倆陷入一陣沉默。姜羽暉暗暗嘆口氣,藉故累了要休息,把空間留給他們 父子倆。 關上房門的時候,姜羽暉站在原地,手指晃了幾次,最後只是嘆口氣,什麼都沒做的進浴 室洗澡。 白曜和白澧談的時間不算短,等到白曜終於進房的時候,姜羽暉已經窩在床上刷著新番的 最新進度。 見白曜進門,姜羽暉立刻關掉手機,拍了拍她床邊的位置。白曜也不囉嗦,直接坐到姜羽 暉身邊,垂眸對某個喜當爹的傢伙問道,「有什麼問題想問的?」 姜羽暉眼巴巴的看著白曜。剛剛新番沒看多少進去,倒是腦內上演了一齣俗濫的狗血大戲 ,什麼「我對不起你娘但我真愛是你大爹」之類的ooc對話都冒出來了,還是止不住她奔 放的腦補。 「那個……」姜羽暉眨了眨眼,不知該從何問起,「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是花好月圓春暖花開百獸迎春的季節,那還真的沒法計較。很久以前她見識過那種萬 物逢春的景象,要是恰逢白曜空虛孤單寂寞覺得冷的時節,乾柴遇上烈火當真是擋都擋不 住。 「你剛死的那一會,我並不清醒。我只知道我在山裡憑著本能過了幾年,等我再度幻化人 形下山,山裡獨有一隻尖吻蝮開了靈智,身上帶有我的味道。」 不外乎就是白曜混亂的日子過的是山林野獸的生活,身為始作俑者的姜羽暉一點也不心虛 。要不是她把自己的心臟當作魂引給白曜吃了,白曜哪會喪失神智,回復成一條野蛇的狀 態將養傷勢。 可姜羽暉覺得自己真心冤。 喜當爹也就罷了,還是在這種莫名其妙的情況下當了爹,不如白曜真給她找了一個小老婆 ,該怎麼應對,鄉土八點檔都有教。現下這情況,姜羽暉除了欲哭無淚外真不知作何反應 。 「……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姜羽暉生無可戀的倒在床上,白曜卻是彎下腰,用一雙清冷的眼睛看著她,「你不高興? 」 「不是不高興,」有現成的便宜可以撿她怎麼會不高興,只是這個便宜的代價未免太大了 點,「只是有些不好形容。」 講直白了不過是跟前夫離婚,再複合時人家帶了一個拖油瓶過來,還是個成年的拖油瓶, 想想覺得有些心塞。 心塞歸心塞,姜羽暉倒是很快認清自己便宜老爹的身份,但怎麼當人家的爹又是另外一回 事了。雖然不用替便宜兒子把屎把尿,可要如何和(心理)幾乎和她一樣大的兒子談心, 說實在的,姜羽暉心裡一點譜都沒有。 一人二蛇各懷心思的度過一個微妙的夜晚,隔天早上白澧迷迷糊糊的進餐廳時,見到的便 是姜羽暉翹著腳,一副大爺樣的翻報紙等早餐。 「……」 白澧差點以為自己沒有睡醒,直到聽見廚房的鍋鏟聲,他才確定眼前所見都是真的,不是 他眼睛業障重產生的幻覺。 他親爹,那個偶爾來到他的住處過夜的親爹,做飯的次數屈指可數,竟然在替一位他必須 稱之為「大爹」的人做早餐,白澧整條蛇都不好了。 「早。」 注意到他的到來,姜羽暉從報紙上回神,和他打過招呼,繼續低下頭閱讀報紙上的內容, 好像這是他們一家三口平時的早晨,白澧感到更不好了。 他的驚悚沒有維持多久,白曜從廚房端了一盤精緻的三明治放在姜羽暉的手邊,並倒了杯 牛奶給她。白澧深深的感受到,在伴侶的面前,兒子什麼的,都是個屁。 他這有爹沒娘的憤慨沒有持續多久就被他親爹打斷了。他親爹莫名的看他一眼,問他是不 坐下吃早飯了,他才安分的坐到姜羽暉對面,等他親爹久違的手做早餐。 姜羽暉依然翻著報紙,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她大概要被瀰漫在一人一蛇之間的尷尬淹死。 那是白曜的兒子,人家不待見她,姜羽暉全然沒轍。總不能強壓人家,逼迫人家給個說法 吧? 白澧似乎不想在這個環境裡多待一秒。他匆匆吃完早餐,和他的兩個爹說有工作要處理, 飛也似的逃離現場。 和四處做著零散工作找尋姜羽暉的白曜不同,白澧是有正職工作的,只是他的工作較為特 殊一點,是人類和妖物精怪之間的聯絡人。人類和妖怪之間若有什麼衝突,便是他出面的 時候。 姜羽暉闔上報紙,想了想,囑咐一句:「路上小心。」 玄關傳來踢到什麼東西的碰撞聲,然後是大門失手甩上的「碰!」聲響。 白澧走後,姜羽暉不尷尬了,裝模作樣的感慨道:「這孩子,不怕鄰居抗議啊!」 「……」 白曜忽然覺得,讓姜羽暉和白澧死磕才是最佳解,至於父子相處融洽什麼的,一切都是他 想太多了。 愜意的早上沒有持續太久。白曜拿著昨晚跟白澧討來的機車鑰匙,騎車載姜羽暉上陽明山 。 -- 一秒鐘變家庭倫理劇 姜羽暉:兒子不理我怎麼辦?急,在線等 -- 文章囤放區 http://windvoice.pixnet.net/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01.9.194.230 PTT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484144995.A.41B.html
1Fpokill:推 01/11 22:59
謝謝~
2Fheidi61818:毫無防備的點進來閃瞎我一臉啊棍XDDD 01/11 23:11
他們以放閃為己任(X
3Fcitywolf:這 峰迴路轉XD 01/11 23:40
4Fjack33:推 不過劇情很出人意料 哈哈 01/11 23:58
是腦洞_(:3」∠)_
5Fa860715:這。。尷尬了 01/12 01:15
6Fsasan0312:哈哈,這段真是特別! 01/12 01:22
白澧:有沒有老爸吃嫩草硬要說那是大爹的八卦Σ(゚Д゚;≡;゚д゚)
7Fchowyc:期待之後常有這樣的更新速度..XD 01/12 11:10
這……orz
8Fapple323:有趣~~推推 01/12 14:02
謝謝~ ※ 編輯: bluewaveocea (101.9.194.230), 01/12/2017 19:32:03
9Fcicq:推 01/12 22:19
10Fheidiking:等好久 久到都忘了 01/13 10:41
11Fblue1996:再給白澧一點時間靜靜XDDDDD 03/06 1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