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創作] 青煞玉之三:流金蜃城 06

看板marvel媽佛板作者DeepDreamS (骨媛媛)
時間 (2024-05-14 00:13:01)
推文78則 (60推 0噓 18→)
下一秒,所有的事都在瞬間發生。


我放棄防禦,往東南角甩出一條火鞭,蒼素挪到了黑馬身後,雷切的聲音在我耳側響起。


梁不問注意到苗頭不對,擺脫兩隻焰虎,往我這方向甩來一條靈絲。


離我不遠的蘇家修者則被梁不問當成了擋箭牌,在靈絲操控下淪為傀儡。雷法近在眼前,
我心頭一顫,只見衰小的無名修者被迫成為我的肉墊,被他們家主電成一具焦屍。


遠處,因為火鞭干擾,蒼素轉移了原先的攻擊對象。


他閃過火鞭,冷笑一聲,放過黑馬,改摘了身邊另個人頭。


蒼素揚起金眸,朝我看來,「大人,您現在是什麼意思?他們要殺您啊!」


他將剛摘下的人頭棄置腳邊,鮮血濕淋淋地從他指尖滑落。現在鬧出這麼大動靜,他也省
了偽裝成蘇家人的功夫,不再收斂一身懾人妖氣。


「不過在祈山有了幾面之緣,您就對他們心生垂憐?」蒼素瞇起眼,話中沒有怒意,倒充
滿了譏諷之情,「唉。千年過去,您怎總記不得教訓……」


「您不殺他們,就是他們殺您啊!」


魄雪峰那一役過後,我和修界便是勢如水火。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不可能有轉圜餘地。


蒼素所言句句屬實,我怎麼會不清楚?我就是明知如此,卻矇住雙眼,不想正視現狀。


雷電聲響起,我側身閃開,紫色電光沒擊中我,轉而朝蒼素疾襲而去。


蒼素身如鬼魅,避過電光之後,抬手掐指,運出數道風捲,直接以氣流走向判斷蘇白皇所
在位置。他咧嘴一笑,舉手投足間,流露自成一派的魅力。


明明我現在的實力和蒼素不分軒輊,為什麼他看起來從容不迫,而我卻處處掣肘?


我若能和他一樣,以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過活,就不會千年來深陷罪惡泥沼,時不時妄想
著要與修界和解。仔細想想就會知道,和什麼解,人家巴不得把我生吞活剝。


蒼素出手風格詭譎,他從不求和對手公平一戰,只求最後結果能符合自己預期。


面對能隱去身形的蘇白皇,他輕嗤一聲,毫無顧忌地殺起身旁修者。風刃範圍內,蒼素見
一個,殺一個,其中幾位還被他當成盾牌,捉去擋雷法,成為雙強纏鬥下的犧牲者。


很快,所有人都開始知道要遠離他。


蒼素不只出手狠戾,那一張嘴也不饒人。他擅於攻心,一開口便是涼意滿滿的嘲諷:「蘇
家家主,我看你對家裡這些後輩,也是沒什麼感情呐。」


一道紫電襲來,蒼素閃過,輕盈地躍上樹梢。


他足點枝尖,低頭打量遍地屍骸,對著空地竊笑:「蘇白皇,這一地死者,有一半是你出
的手。你為了殺青煞玉,根本不在乎他們的命……我有說錯麼?」


下一刻,他身站之處,落雷轟鳴。雷電引火,火焰灼燒樹木,發出批哩啪拉的聲響。


但早在雷電擊中樹木前,蒼素就已找到下個目標,迅速換了位置。


他從樹尖降落,浸染鮮血的手向前一搭,憑著身高,笑瞇瞇地攬上黑馬右肩。


蒼素扯開笑容,問道:「你看看,青玉救了你幾次?你們家主,現在眼中根本沒有你。」


被搭住的黑馬渾身僵硬,連句話也說不完整:「我、我……」


下波攻擊迫近,蒼素見他支支吾吾,輕呵一聲,抓住黑馬肩膀,一道勁將他整個人推離戰
圈,肆笑道:「小孩,你要好好謝謝青玉大人啊!」


蒼素刻意強調這句話,肯定是想讓黑馬處境難堪,禍鳥無聊的惡趣味。


黑馬被推飛時一臉錯愕,他原本順順地往旁邊摔倒就好,但不知為何,他忽然轉了下頭。


他轉頭,在腳步未穩時望向我,隨後踉蹌倒地。


就這一眼,我看見了他的掙扎。


我心情複雜。欣慰的同時,也被一股煩悶牢牢攫住。如果釋出的善意永遠收不到回報,那
我或許就能和蒼素一樣,但偏偏、偏偏就是有這些人,才讓我……


直至黑馬被推飛前,我都還記得要不斷移動自己位置,一邊抵禦蘇家子弟,一邊出手試探
生死局前的虛牆。


但是,就這個剎那,我疏忽了。


五張黃符逮住空擋,疾射而來,落在我的周遭。


一配四,一張定身符,配上四張我沒看過符咒。


……要糟,符咒果然非我所長。我都忘了,鏡符需要的空擋,可以搭配定身符來爭取。


「青玉!」梁不問無暇顧及我,只能在最後一刻喊聲。


然而,他的提醒終是晚了一步。在我正前方的定身符散出白光,將我定立原地。


這符無法困我太久,但這短短一秒,對蘇白湘來說已然足夠。


霎時,餘下四道黃符化為通天四柱,形成一座無形牢籠。


符圈內不見雜物,和外界紛擾徹底隔絕。我在方形牢籠間,一抬頭,只見面前薄鏡直立,
鏡長連天,往左往右都只能看見我自己。


——鏡符。


我心中警鈴大響,想在符咒效用完全發揮前拚命一搏,身體卻忽然使不上力。明明蒼素已
經破壞了困神陣結構,怎麼還會這樣?這是鏡符本身對我的壓制?


不可能。


要憑一人之力壓制我,除非梁絕或溫昭再現,不然根本——


思及此,我屏住氣息,不願意細想心中浮現的荒誕猜測。


但是,該來的,怎麼逃也躲不掉。


我呼吸紊亂,勉強定睛,只見一條透白靈絲穿過鏡面,早在不知不覺間刺入我的額心。


鏡面另一邊,那紅豔又肅冷的身影款款走來,讓我思緒如墜冰窟,渾身血液彷彿凍結。


「複製敵人是最基本的鏡符,蘇白湘還會其他變體。」


梁不問說過的話掠經腦海,直到現在,我才理解這句話的含義有多可怕。她能複製出我記
憶中的人?這太誇張了,蘇家孱弱幾百年,是將才能都匯聚到蘇白湘身上了嗎?


鏡中人眉目如昔,氣息清絕,他光是站在那裡,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座巍峨雪山立於眼前。


那種和日月山川融為一體,孑然一身的冷傲,讓人心生畏懼。


我其實懷疑鏡中梁絕的實力根本遠遠不及他本人,但我的身體就像被制約一般,連根指頭
都抬不起來。面對梁絕,即便只是幻影,我也毫無反擊之力。


鏡中紅影越走越近,眨眼來到我的面前,馬上就要越過鏡面。


完蛋……


我絕望地僵在原地,還沒入局就出大包,等等就算僥倖活命,也一定會被梁不問宰掉。


就在梁絕指尖觸碰到鏡面前一刻,我的左側,忽然傳來一道輕微的碎裂聲。霎時,一邊鏡
面出現蛛網痕,數條流火靈絲自外破壞符圈,牢籠眨眼碎為粉塵。


我慢了拍回神,見黑夜被炙盛火光點亮,滿天靈絲鋪織成網。


梁不問背對著我,負手而立,就站在鏡面碎裂的位置上。


血腥味擴散在我倆之間,我愣住,見鮮血自他背在身後的臂上汨汨流出,染紅地面沙壤。
撕裂傷怵目,深度直抵白骨,從腕部內側延伸向上,差一點便能自肘斬斷臂膀。


他微微側頭,蹙起眉朝我一瞥,隻字未提自己傷勢,只道:「注意天上。」


梁不問話音一落,天際悶雷作響。我甫從鏡符脫困,狼狽到連看一眼四周情況的餘裕都沒
有,只來得及在自己頭頂凝出數面厚實土牆。


下秒,落雷直破五面牆身,還將我頭上第六面牆打出條長縫。


我吃了一嘴土灰,暗自心驚。拜九冥鹿特性所賜,蘇白皇雷法的威力正隨纏鬥時間遞增,
方才動作再慢些,我就準備去和被電成焦屍的修者作陪。


是我久未與人相鬥,身手生疏,還是蘇白皇實力真的直逼過去的蘇年生?


對方一擊未果,殺意凌厲如針刺,侵略之意毫不遮掩。我揮開飛揚的塵土,尋感覺望去,
視線落處,見一人身披連帽大氅,衣著顏色深青,風格簡素,僅袍邊繡有一圈銀紋。


他全身罩於長袍中,形體接近透明,寬大帽沿將他的面容掩藏在陰影之下。


雖和對方不曾相見,但我直覺就能知道,面前這個人是蘇白皇。


他身上青袍色深近墨,氣質和蘇白湘截然不同,完全是光譜兩端。若說蘇白湘給人的感覺
是一道磊落斜陽,那蘇白皇就是在光照不進的洞窟中,一種捉摸不著的幽暗。


「梁不問。」蘇白皇轉向我們兩人,嗓音低沉,話中怒意昭然,「你協助青煞玉已是罪無
可赦,如今甚至找上禍鳥……你道心何在?」


一般而言,梁不問是不會回話的。


但蘇白皇畢竟是他同輩修者,兩人或許過去也有些交情,基於微薄的情分,他還是平靜地
回了一句:「我心始終如一,但不求旁人理解。」


蒼素站在旁邊,聽完梁不問的話,不以為然地哂笑。


他看熱鬧不嫌事大,「既已罪無可赦,那再罪加一等,又有何妨?」


禍鳥生性嗜殺,蒼素此時宛如從地獄走出的惡鬼,渾身濺著不知源自哪位修者的血。


我這才發現,他的左臂覆滿染血白羽,雖沒顯露原身,但這模樣也足夠駭人了。


層層疊疊的細羽下方,紅眼群一眨一閉,色澤瑰麗不祥,乍看宛如會動的剖面石榴。那些
紅色眼睛,生自蒼素原身的羽翅內側,光是與其注視,心神就會受到影響。


而在紅眼間快速穿梭的黑色線條,則是一條條無名的劇毒長蟲。


蘇白皇現在會稍微顯露形體,必也是意外中了蒼素的招,才會在匿蹤時出現破綻。


不過,身為蘇家家主,蘇白皇的恢復能力也不弱。


匿蹤能力持續發揮,幾個吸吐過後,蘇白皇身形漸漸融入黑夜。他試了幾次,想將目標轉
向我,但攻擊路徑都被蒼素影響,逼得他不得不先處理蒼素的干擾。


同時,蘇白湘壓下鏡符被破的不適感,調息過後,再次對上梁不問。


兩邊彼此箝制,困神陣既已毀去大半,我也抓緊空擋,擺脫雜魚,來到虛牆前。雖然現在
看來,兩方實力差距不大,但時間壓力是壓在我們這邊。


拖越久,蘇白皇就越強。更別說,梁不問強破鏡符,定有負傷,我不知道他還能撐多久。


生死局前,鎮守的五人站在透明的虛牆後方,凝神以待。


五人以蘇瑩瑩為首,她氣質俐落,留著稍過耳下的短直髮。


她在牆後,冷淡地說:「你不能越過這裡。」


我搖頭,「小妹妹,這不是妳說了算。與其叫我走,我比較建議妳自己閃開。」


蘇瑩瑩沉下目光,擺起架勢,隨時準備好要和我大打出手。


虛牆無形,要破此牆,守陣五人均得喪失意識,陣才會解。但要攻擊到他們,除非虛牆出
現破綻,不然所有實體攻擊都會被牆擋下。


追根究底,還是得暴力毀牆。


放在平時,我可能還會稍稍猶豫,顧慮到強行破陣對他們的影響。但眼下情況危急,我實
在沒時間考慮這麼多,心意把定,劍指朝前一劃,青白烈焰順勢而生。


溫度上千的青焰連純金都能燒熔,足以應付大部分不夠成熟的防禦型陣法。


然而,這道青焰撞上虛牆,竟似撞進一潭無底水池,片刻後,便散作白煙。


我略一思索,瞬間明白了這面虛牆的原理。


再抬手,五行在我手中接連運成,不間斷地打向那面透明防禦。


我解陣解得入迷,風聲、雨聲、火灼聲縈繞耳際,虛牆利用相生相剋之理化解攻擊,但它
必有能承受的上限,只要將傷害累積到那條線,讓陣法來不及化消,就能強行突破。


可是,不知道是源於何故,這道虛牆的防禦力超乎我的預期。


那感覺,就像是我的實力到哪,早就被對手牢牢掌握,所以我永遠打不到那條上限。這狀
況不是不可能,但細想會覺不太合理,照理來說,蘇家應該沒人對我這麼熟悉。


即便心有疑慮,我手上動作仍未停歇——直到,身後傳來一陣驚呼。


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的驚呼。連在虛牆後的蘇瑩瑩都倒抽一口氣,眼中寫滿震驚。


我動作一頓。在我身後,發生什麼事了嗎?


忐忑感佔據靈魂深處,一陣不祥的胸悶讓我頭暈目眩。


腦中有道聲音不斷呼喊,叫我不要回頭,但我的身體還是犯賤地違反了它的要求。


於是,我回頭——


看到那身紅袍僵立原地,頸部以上,空無一物。


當代絕世修者斷首,頭顱滾落,灑出一地鮮紅。


在場修者就算和梁不問不熟,多少也聽過他的事蹟。他們紛紛停下動作,臉上難掩詫異,
一時間,全場靜默,就連得手的蘇白湘也煞住攻擊,面露困惑。


我愣在原地。


眼前景象帶來的衝擊直襲心口,我扶住額,不能理解剛剛究竟發生什麼事?


他魂相和梁氏掛鉤,是隻身逆命,超脫常理的梁家人。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


一陣噁心感湧上喉頭,我單膝下跪,朝地嘔出一口血。浮動的心緒影響了缺裂的魂相,我
體內冤煞溢散,五行失衡,這乾涸沙漠邊界,忽地吹起帶有濕氣的勁風。


我跪坐在地,不用旁人來殺我,我就先快被自己的情緒擊垮。


就在我戰力歸零當下,不遠處,唳鳴高啼,詭異妖吟響徹錦沙邊境。


眾人方見梁不問遭人斬首,心緒未平,此時更難抵禦精神類型的攻擊。於是,蒼素抓準時
機,一舉讓過半修者陷入昏迷,就算是修為較高者,此時也腳步顛簸,大受影響。


「大人,那尊是傀啊!」蒼素足下乘風,眨眼來到我的面前,帶著笑意將我喚回,「您傻
了?他的手剛剛傷成那樣,怎可能沒有冤煞溢散?」


蒼素此言,將我一語點醒。


都說關心者亂,蒼素恰恰就是那位再清醒不過的旁觀者。


他推了我一把,舔去唇邊鮮血,笑道:「你們先進局,我再玩一會兒。」


我聽到他的話,慢了拍,才意識到他講的是「你們」。


一道沉靜嗓音在我耳邊響起:「青玉,趁現在。」


眾人注意力先是被斷首的傀吸引,而後精神防線又遭蒼素破壞,此時正是最虛弱的時候。


全場除了蒼素,只有梁不問從頭到尾沒受影響。


他情緒沉靜,以混亂為遮掩,無聲無息來到生死局前,連我都沒察覺他的存在。梁家人和
一般修者的差距,在此時格外明顯。情緒不夠穩定,絕練不成控靈。


梁不問話語一落,五條靈絲自指尖竄出。立陣人精神狀態受損,虛牆因而有了微小破綻。


其中四條,各別刺入鎮守虛牆的四人額心,對方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應聲倒地,陷入昏
迷。只有站在正中央的蘇瑩瑩在最後一刻側身,堪堪避開攻擊。


但是,面對梁不問,她避得過一次,也很難在精神受挫時閃過第二次。


靈絲在梁不問操縱下,拐了個彎,姿態仿若遊蛇,刺入她的內腕。


額心是最好接近魂相深處的地方,但若雙方實力差距夠大,那靈絲從哪入體都沒有區別。


蘇瑩瑩在失去意識前,看了梁不問一眼,眼中情緒深沉,隱約有種執著。


下秒,她倒落沙地,而我在同一時間召來風捲,打破虛牆。


梁不問站來我身側,回頭看了眼還在和蘇家兄妹纏鬥的蒼素,說道:「我們先走,他看起
來還能應付,應該會自己想辦法。」


我點頭,向前一步,跨入局中。


黑夜轉眼褪去,灼人陽光自無雲的天照落,四周人聲吆喝。


我在前額伸手遮住艷陽,望著眼前人車熙攘,有種難以言喻的隔世之感。


好多、好多年了……


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再回到這座古城。






---

我前陣子才知道原來P幣是根據打字打多久發的(!)

我一直以為是隨機,想說我怎麼每次運氣都這麼差,連個一百也拿不到XD

--

嗨,我是媛媛,寫小說和各類閒談
這裡出沒短篇和日常:https://www.facebook.com/DeepDreamS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1.251.244.10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715616786.A.890
#1
: 推05/14 00:16
#2
: 推啦!05/14 00:16
謝謝頭頸的推~
#3
: 看到分靈體出事那邊瞬間全身都冷了XD還好05/14 00:26
分靈體XD
#4
: 推!05/14 00:28
新朋友好~
#5
: 蒼素竟然沒嗆蘇白皇自己不也是找上禍鳥(05/14 00:33
打架太忙 沒空再繼續嘴(?
#6
: 看完推,恭喜黑馬再次逃過便當QAQ05/14 00:44
#7         這 掉頭就走 的演出,不只對手,連隊友小玉都被嚇傻了05/14 00:44
生存不易 黑馬加油QQ 掉頭就走好好笑
#8
: 所以要掛機賺P幣嗎XD05/14 00:47
好像要有打字才行,單放著也沒有 所以算ㄌ,好懶XD
#9
: 推05/14 00:47
#10
: 先推再看05/14 00:48
#11       先推再看05/14 00:48
#12
: 大推05/14 00:58
#13
: 推05/14 01:04
#14
: 真的是嚇出一身冷汗...05/14 01:14
穩住 才第六章!
#15
: 破鏡符那場景,突然想起梁哥對小玉說「夢裡不會有我」的05/14 01:21
#16        告白(?) 對所愛(?)之人果然是採取行動證明(??)已瘋(???)05/14 01:21
雖然對整串文字都看不太懂(?) 但我意會了你的心情(?)
#17
: 嚇死了,梁可不能涼啊05/14 01:24
#18          覺得這篇小玉即是讀者反應05/14 01:25
忽然發現取這個姓氏好不吉利(?
我是會玩姓名梗的人,但青煞玉剛好沒有
#19
: 梁絕跟蒼素在秀 青玉在雷05/14 02:01
確實XD 他下章要被唸了
#20
: 看到斷頭我差點跟小玉一起嚇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05/14 02:12
#21             !打個架又要看到前任幻影又要看到現任斷頭、小玉05/14 02:12
#22             表示心好累XD 蘇白皇到底為什麼這麼執著青玉啊追不05/14 02:12
#23             到就要人家死嗎好像恐怖情人(夠了)蒼素好帥有夠05/14 02:12
#24             罩!雖然是個神經病但還是好感度爆表!果然善惡什05/14 02:12
#25             麼ㄉ都是立場不同而已XD05/14 02:12
我有時候看到大家留言,心裡都會浮現不妙的預感
但我也不好說是在不妙什麼(欸
#26
: 大推!05/14 02:44
#27
: 我一直覺得我漏看一集05/14 03:07
為什麼XD
#28
: 複製貼上會幾乎沒p幣05/14 03:09
所以我發文發這麼多篇 現在依舊是ptt貧民...賺錢好難r
#29
: 掛機打字是真的能賺P幣,不過要冒文沒存檔就炸掉的風險05/14 04:21
#30
: 天啊!差點嚇死!05/14 04:37
不要慌!大家不要慌!
#31
: 哇我對蒼素的好感也是直線攀升啊,蒼素太carry了吧!!05/14 04:38
#32         但是那個眼睛群一定會讓人密恐牙起來XDDDD05/14 04:39
對啊XDD 蒼素脫掉人皮 就是惡魔外表+惡魔內心
#33
: 我還以為是看字數 看到現任斷頭心一涼 還好沒事05/14 04:45
#34             好看推推05/14 04:45
我原本也以為是看字數哈哈 但後來發現好像跟字數沒關,才有以為是隨機
#35
: 還好是傀,快被嚇死05/14 05:29
#36
: 推推,蒼素好C,幫檢舉小玉(X05/14 06:34
蒼素實戰真的很強 只是他太隨心所欲了,平常很難請他幫忙
#37
: 我現在都不計較P幣,只追求文章能完整確實發出05/14 10:24
#38           內容先在word打好再複製貼上,太怕打到一半斷線了05/14 10:24
我也是...忽然斷線我會直接在螢幕前大叫
#39
: 推05/14 10:32
#40
: 推05/14 11:42
#41
: 還以為真犧牲了嚇哭05/14 12:07
#42
: 推,嚇死我啦05/14 12:14
#43
: 推!!05/14 12:22
#44
: 真的是青玉在雷,另外兩個人秀爛全場欸05/14 12:37
#45
: 我也被嚇到 骨大太會寫了05/14 13:06
這章嚇出好多潛水的人XDDD
想說進局前先暖身一下,免得大家水裡潛太久,之後忽然被嚇到抽筋(什麼意思
#46
: 推05/14 13:22
#47
:  推05/14 13:29
#48
: 推05/14 13:52
#49
: 推05/14 18:25
#50
: 推推05/14 18:46
#51
: 推05/14 19:00
#52
: 六樓掉頭就走XDD (稱讚意味05/14 19:16
#53
: 掉頭就走哈哈哈哈哈 但心真的涼了一下想說現在就領便當05/14 19:31
#54           後面要怎麼看下去啊05/14 19:31
靠鏡符叫梁絕出演後半場(不是認真ㄉ
#55
: 推推05/14 22:42
#56
: 推推05/14 23:23
#57
: 蒼素真的很好笑 XDD05/15 00:01
蒼素活潑 適合當幼幼台大哥哥(?)
#58
: 蘇白皇&蘇年生該不會跟梁不問&梁絕一樣有神秘連結05/15 03:23
#59             吧?!而且攻擊屬性也一樣(?)如果不為報仇實在05/15 03:23
#60             很難懂蘇白皇到底幹嘛那麼想殺小玉啊啊啊05/15 03:23
這個感覺還要一段時間才會寫到XD
#61
: 這篇寫的超好看呀!05/15 11:38
謝謝XD 這篇算是入局前的一個小段落收尾
#62
: 推推05/15 11:53
#63
: 還以為會有經典大戲前任vs現任XDD另外應該是掣肘05/15 20:13
來日方長XD 感謝抓蟲~
#64
: 今天的蒼素可愛,蒼素務實05/15 22:26
總記得之前也有人喊過這句 是你ㄇ
#65
: 看到斷頭跟小玉一起嚇傻!05/15 22:54
#66
: 看到斷頭就知道是在用小玉的愛人(?)情勒小玉!小玉這05/15 23:18
#67        麼在乎他絕對上當啊畢竟是真愛!05/15 23:18
那留言嚇傻的全部都是真愛XDD 看來梁哥演技還行
#68
: 推 起伏好看05/16 00:27
#69
: 推05/16 01:03
#70
: 推05/16 10:43
#71
: 太精彩了。好看好看。05/16 10:55
謝謝大家的推~
※ 編輯: DeepDreamS (1.169.238.57 臺灣), 05/16/2024 14:25:11
#72
: 推05/16 16:46
#73
: 好好笑 這集的蒼素真的務實 好適合喊蒼素可愛,蒼素務實05/16 20:52
#74         等等我想一下可愛在哪...南崁企鵝吞魚(ry05/16 20:53
蒼素一定覺得你在敗壞他形象,但他大概也不在意XD
#75
: 這章竟然沒有斷在梁哥斷頭那邊,小說界良心05/17 08:40
是吧 我也是覺得我還是挺有良心ㄉ
#76
: 看到斷頭差點棄劇(誤05/19 03:38
但有些斷頭的劇都好好看 一直斷一直痛(欸
#77
: 趕快給我交往啊.jpg05/19 08:12
這張圖真的好好用XD
※ 編輯: DeepDreamS (1.169.245.29 臺灣), 05/21/2024 00:08:47
#78
: 推05/26 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