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創作] 尾刀俠VI 第七章 (下)

看板marvel媽佛板作者egozentriker (林賾流)
時間. (2024-05-08 14:25:34)
推文4則 (4推 0噓 0→)
魔女從醫院回來後仍是昏昏沉沉睡了三天才恢復較長的清醒時間,之前是沉痾難解的精神
壓力,去醫院做完徹底身體檢查後還包括難以形容的內心損耗與疼痛不適等待平復。

期間尼莫與馬修不敢離開湖心別墅,盡可能小心觀察魔女任何變化。首富在私人領地核心
收容新疆魔女是從未有過前例的瘋狂計畫,用馬修的話來說,簡直就像馴養渤海灣怪獸,
隨時前功盡棄也不奇怪,連馬修都沒沒料到魔女才一個月就同意配合身體檢查,尼莫和米
迦勒的確是不可或缺的影響,石雲少將的死訊則是意料之外的催化劑。

「我可以繼續學習獨立了,總不能一直躺床。」半個月前好不容易養出一點紅潤血色的雙
頰又再度變得蒼白。

「馬修幫妳換了新床墊,就是想讓妳更好睡,客房標配上下鋪也拆掉了,反正妳要一直住
這兒,遲早要做點改動。」尼莫看著仍躺在床上的魔女說。

她的強顏歡笑、發憤用功到失控嗜睡,經過健康檢查確定問題所在的過程都在尼莫意料之
中,只是沒想到進程如此快。

魔女在中共控制下忍了十年,尼莫以為就算用心對待,魔女改在美國被監管後,自我封閉
個一年也不足為奇。或以實際情況推想,她早就瀕臨極限,中俄兩國高層都感受到那股致
命無形漩渦已經逼近他們,隨時可能被捲下去,才會基於求生本能放手。

尼莫為了銜接前義警KS專業形象,無論是在尾刀目標或輔助同伴和受害者,持續研究心理
學,學習更多換位思考角度,更在魔女身上看見實戰時遭遇的各種長期暴力受害者相似反
應。

坦白說,尼莫會選擇以暴制暴,因為拯救受害者根本不是他能處理的永恆問題,實務上有
錢也不見得治得好,米迦勒就是個例子,但沒錢肯定雪上加霜。

傷害已經造成,每個個案都有自己的扭曲,可能因故痊癒,可能壓抑一生,也可能自傷或
傷人。

「妳已經學到在人工島可以做哪些事。現在開始,由妳決定每天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米迦
勒是妳的伴護這點依然不變,我有自己的訓練和打擊目標,會盡量回島上陪你們或支援換
人讓米迦勒去打怪,先看看妳怎麼排程,原則上三餐要吃得營養,保持睡眠充足,能運動
就運動。湖心別墅本來就是我的安全屋之一,我也有很多室內工作,在哪處安全屋辦公都
一樣,不用想成是特地為了妳。」尼莫思索片刻如此回答。

魔女露出茫然無措的表情。「尼莫哥,為什麼?我讓你失望了嗎?」

「剛好相反,用成年人標準要求妳其實不公平,但我們時間不夠了,超能力者和怪物的鳥
事是全球性災難,總要有人去釐清問題起源,我把賭注押在馬修‧格林身上。妳在中共那
裡有一點做得很好,我希望妳繼續保持,就是別相信討好可以換來妳想要的,妳本來就值
得更多更好的對待,但也得理解別人不會符合妳的期待。」尼莫想到阿納托利的事眼神微
黯,俄國前室友的願望與努力尼莫看在眼裡,最後還是失敗了,敗在尼莫和他為了保護自
己和朋友都有太多無奈以及無法讓步的意志。

魔女點頭表示她有聽進這句話。

「尼莫哥,有個問題我一直問不出口,你花這麼多時間留在這裡,孤星市超英工作怎麼辦
?論壇裡愈來愈多討論KS消失的聲音。」目前為止尼莫一直沒說他會在湖心別墅固定待到
何時,她害怕聽見答案。

「首先得強調,拍加害者恥照威脅不是我想要的解決辦法,只是剛起步時需要實戰訓練,
隨即全美各州都有人來要求KS出差,我又不會分身術,一開始就開放手法授權給所有超英
和熱心人士,讓他們自己看著辦。如果受害者或我不公開照片,理論上一般人不會知道有
誰被我教訓過,我還是希望受害者和加害者都有第二次機會,至少先從創造恐怖平衡開始
改變單方面受虐的病態關係,和平分手也算一種。Si vis pacem, para bellum.」尼莫用
一句拉丁文格言結尾。

「最後一句話是背起來很好用嗎?」魔女彷彿理解簡訊聊天的超英們都對尼莫一致好評的
原因,有種千萬別被眼前這個人抓到小辮子的恐怖味道。

「『汝欲和平,必先備戰』,至理名言。我只是給某些動彈不得的人還有妳一點軍火和活
動空間。」

「所以其實有很多超能力者甚至超英在別州做跟尼莫哥一樣的事,只是大家不說?」魔女
湧起不寒而慄的熟悉感,她從尼莫淡淡微笑中猛然意識到,尼莫也知道她正聯想到什麼。

如果KS是中規中矩的超英,一開始就不會被選來說服魔女和監督她適應庇護所。他和魔女
最大共情在於,尼莫了解中共手段,而且不吝於使用相同手法對付他的目標,因為他看見
人性自私懦弱在中共屢屢超大型社會實驗中的可怕成功,好人和罪犯,哪怕只想歲月靜好
的鄉憨,不分青紅皂白一律碾壓。

尼莫不要求已經定型的強者放下道德枷鎖和個人手段,而是找出志同道合的新人與同好用
簡單辦法來達到最大效益,即「滲透」。差別是中共用來滲透分化人民和敵對國家,尼莫
則用來滲透他看不順眼的家庭暴力現象。

「另外我不打算以KS之名長期標榜這類威脅手法,一定會產生不入流模仿者,打著正義名
號的霸凌事件,甚至反派用類似手段抹黑KS。拍照威脅普通加害者的手法對還沒登榜的新
手超英或低調熱心人士風險較低,犯罪基數又大,本來就不可能是一個人的武林。」尼莫
並非對自己的超英形象毫無想法。

「我還沒被中共抓進集中營前,光自家和附近小村子就聽說過各種暴力,獄友和我說過很
多警察不抓、街道辦不管的壞事,失蹤死人卻無處聲討。」魔女對公檢法一開始印象就比
強盜殺人犯還糟,後者不見得會害到自己,前者收割韭菜卻無孔不入,在城市網格化管理
,鄉村則是人盯人戰術。

「起碼在美國,受害者遲早意識到他們自己就做得到蒐證,然後直接向超英或司法系統檢
舉,或者報警沒用乾脆豁出去公開讓加害者社會性死亡,強迫其他檢調介入。把求救信和
情報配發給有潛力的超能力者也是我的工作,他們會諮詢我的意見並回報成果,當然如果
被抓進警局或遭到反殺也得自行負責。」尼莫很早就意識到不能靠打小怪過一輩子,雖然
很想。話說回來,他還是認為自己表面等級升太快了,缺乏安全感。

魔女凝神思考,末了還是直接困惑發問:「我不太了解尼莫哥的意思,你不是懲奸除惡的
超英嗎?」

「意思是我不挑工作,馬修對我的發展建議以及目前我的喜好都是全方位輔助者。只有我
能做的任務,我當然得優先頂上。可被取代的簡單工作,最好讓新人去歷練,甚至不必是
超能力者,就在自家地盤上,失手也方便幫忙收尾。然後我希望排行榜名次盡量往下掉,
名氣只是妨礙行動,增加曝光風險。」

尼莫直接為魔女灌頂洗禮。「英雄職業是超能力者最安全的偽裝,否則躲得再深都有可能
意外曝光孤立無援;其次是反派,好歹進入某種利益鏈。你得建立人脈和威嚇感,在特定
目標下戰鬥才能累積經驗,最好還有額外收入。落單又狀況外,超能力者馬上就會變成食
物或商品。」

「唔,的確是。」但魔女還是沒放棄天天給KS投票,反正那麼多人投又不差她一票。齊髮
少女心虛地想。

「孤星市民覺得我有沒有出現不重要,實際上我一直在任務中,還是重責大任,對我來說
生活就是忙個不停,手邊工作能顧好就謝天謝地了。當然,為了維持超英政治價值,穩住
超能力者社會觀感和發展空間,排行榜上英雄還是定期公開活動更有利。」尼莫不客氣地
揭露大人的原因。

「聽你這麼說,我發現論壇認為的超英和現實落差好大。」就連只有一面之緣的其他超英
,在第一印象和簡訊互動中都有自己的個性,和網路群眾幻想出的人設形象差了不只十萬
八千里。

「當然了,超能力者還是人類,妳也一樣。」尼莫對魔女說。

「我覺得自己和渤海灣怪獸很像,那是我忍不住想認識她和幫她的原因。」

「我想『她』到最後還是比許多人類好多了。」尼莫用擬人的代名詞表達認同立場。

齊髮少女低頭輕輕唔了一聲。

半晌,魔女又問:「米迦勒的工作是不是也耽擱了?」

尼莫停頓後回道:「其實他還是別做超英工作比較好,但沒人有資格完全禁止他做想做的
事,加上世界的確需要他出力清剿怪獸,米迦勒也是孤家寡人,不過他現在伴護妳就是超
英工作。」

魔女沒問為什麼,米迦勒從登場開始完全不像人的模樣就是最好的答案,換成一般人大概
會崇拜毫無弱點的戰鬥天使長,但啥都沒做就被當成滅世魔女關了十年還驚動三個大國祕
密交易將她轉移到美國,魔女一聽就懂尼莫的意思,光是米迦勒願意進食還三餐定時就是
不得了的進步,馬修還為此給魔女獎勵禮物。

另一種無言理解來自魔女很清楚中共不敢動她,卻想耗死她,只是沒想到自己先撐不住壓
力,只好將新疆魔女脫手。其實她被這樣拘禁著耗死確實是時間早晚,只不過年輕就是本
錢,魔女先前在沙漠石塔還是撐住了。

米迦勒的情況很明顯就是在「耗」,只不過消耗的是人類部分,魔女經歷過渤海灣怪獸最
後一段時間的人性掙扎,然後無論形體或精神都徹底淪為怪物。

把兩個怪物預備軍放在一起,是想以毒攻毒嗎?魔女反正猜不清格林先生想法,只是他對
大家都挺好的,她不希望馬修和尼莫哥在無論哪邊超能力失控時意外遭殃,或許米迦勒變
成真正的天使後反而對人類沒興趣,目前為止他沒對人類表現出任何敵意,反而曾經救了
困在圍城裡的平民。

比較危險的怪物大概是連魔力都不清不楚的魔女自己?

總之對人事安排沒有發言權的魔女也只能過一天算一天。

※※※

自從魔女接受健康檢查後,可以說是狀態最好的一日,幾乎整個白天精神都不錯,因此馬
修一早就離開湖心島處理非得親自露面的重要工作,尼莫也在傍晚搭直升機前往位於市中
心的格林集團總部,留下米迦勒陪伴魔女。

尼莫難得搭檔黑杉一起夜間巡邏,黑人超英終於等到他苦苦申請已久的夥伴支援,主要是
兩名超英得實際交流這段時間的城市變化,互相補起短板,KS也有些想探望的個案。

經歷一個月磨合,米迦勒和魔女相處大致穩定,或者說米迦勒一直很穩定,這點反而刺激
到情緒不穩定的魔女,幸好魔女現在已經認識米迦勒就是那副死樣子,不是因為被逼伴護
魔女才表現得漠不關心,甚至從一些日常舉止確定他確實有心照顧人,魔女不好意思再針
對他陰陽怪氣。

與其說魔女討厭米迦勒,其實是她討厭被迫應試的處境,偏偏通過考驗能得到的獎勵又是
塊香到令她難以拒絕的大餅,夾在中間的工具人米迦勒抬頭不見低頭見,還是被動綁定的
伴護,存在感和過去那些獄卒截然不同,更加令人煩躁。

然而,要是米迦勒一開始就表現得同情親熱反而令人為難,還不如冷冷淡淡,不理他也無
所謂,現在魔女反而能感受到米迦勒不親人但有問必答還會幫忙的好處。

米迦勒正在進行自己的超英訓練,名為「假裝喪失超能力」,加上他必須盡量陪在魔女身
邊,生活頓時充滿詭異,魔女理解這種訓練有其必要性,但能不能別選她當課題?魔女只
覺得壓力山大。

說到課題,米迦勒也是尼莫哥讓她練習社交的對象,現實情況是沒有其他能用的人選了,
尼莫和首富都不受魔女影響,和她處得不錯,至少控場綽綽有餘,別墅裡還有挑戰價值的
人只剩下米迦勒。

問題就在於別墅能見到的三個活人裡,兩個都是主動接近且不受動搖的年長異性,魔女無
法也不想踏出第一步,米迦勒也是強制安排在魔女身邊的保險裝置。

截至電影馬拉松時,魔女還是不知尼莫哥對她假裝「拿下」米迦勒的表現買不買單,石雲
少將死訊打擊與之後的昏睡抑鬱,再到鼓起勇氣接受健康檢查,短短兩個星期竟有滄海桑
田的感覺,她早已看淡這個得分項目,除了尼莫哥不是好唬弄的角色,魔女兜兜轉轉終究
和米迦勒熟起來了。

或許這也是尼莫哥早就預料到的情況,從來沒有什麼真假,相處時間與交集累積足夠自然
就成了朋友,尤其是對他們這種難以和普通人有交集的孤立存在,交情並不需要太沉重的
砝碼。

「尼莫哥說我以後可以在島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至於魔女想做的第一件事,那還用問
?當然是趁大人不在先繼續來場電影馬拉松再說!這次她可以自己排片單,她不忘對米迦
勒揮舞免死金牌。

「KS是說了妳可以自由排程,但他沒取消我的任務,妳的行為舉止不能牴觸我的任務宗旨
,家事還是得做,不能沉迷網路,保持運動和練習生存技巧。」米迦勒立刻精明地強調重
點。

「那是當然,我有分寸的!」魔女也知道尼莫這次放權只是觀察性質,與其演個乖寶寶不
如率性做自己,他們想要真實資料,而她需要精神毒品。

魔女用微波爐熱好一大袋爆米花後,對米迦勒招手。

尼莫哥和格林先生不在場,魔女才有勇氣選麻雀變鳳凰類型的愛情喜劇片,至於米迦勒,
反正不構成影響。

「妳喜歡這個?馬修是世界首富,聽說最近十年很多電影設定和選角或多或少都曾取材他
。」米迦勒看魔女拚命上網查影評選片,順口評論一句。

別墅裡只剩兩個人時,米迦勒謹記尼莫吩咐,和魔女保持友善社交互動,能接話就接話,
這樣才有機會套出更多魔力情報。

「所以他在場會害我沒fu,不但帥氣能幹無所不能,身材還甩主角N條街,結果工作多到
沒空談戀愛,我只會為格林先生感到難過,看電影就是想遠離現實。尼莫哥在旁邊也不好
辦,容易使人尷尬。」魔女抹臉。

「為什麼會尷尬?」果然米迦勒更容易對尼莫的話題產生反應。

此時電影開映了,這類愛情喜劇前期除了男女主關鍵對手戲外,還會穿插大量女主角日常
,魔女反而需要聊伴打發過場橋段。

「尼莫哥完全不碰這種題材,就算他坐在旁邊不講話,我還是會被影響。」魔女不打算在
現實裡談戀愛,正因為下定決心,她反而打算好好享受戀愛題材的幻想樂趣,與世隔絕的
魔女對普通人不斷謳歌的愛情相當好奇,網路小說已經不能滿足她的求知慾。

就算災難片裡也有愛情線和親熱場景,米迦勒視若無睹,尼莫心如止水,馬修津津有味,
全場只有魔女一個人尷尬癌發作,因此她學乖了,特定類型的娛樂片最好自得其樂。

在別墅裡不可能真的避開米迦勒獨處看片,加上一個人用家庭電影院太過淒涼,米迦勒坐
旁邊就跟大型布偶一樣安靜無害,還能搭話聊天。

「有魔力的是妳。」米迦勒說。雖然眾人好似不受影響的反應讓魔女愈發自在了。

「但尼莫哥有種謎之氣質,讓人覺得那些角色應該把感情糾葛或打砲時間作更實際理性的
使用方式,尤其是喪屍影集,愛情喜劇更是把各種不合理加倍組合,可是我想看。」魔女
大多用手機追影集,馬修相當鼓勵魔女用虛構作品學習兼消遣,直接讓她的安全手機能連
上格林集團內部娛樂資料庫,起碼注意力不在真實人物上可減少風險,尤其是那些已經作
古的影星和導演。

流星雨事件後影音資料保存因有益居家避難者精神安定與治安維持,加上百業蕭條新作產
出不易,政府鼓勵民間團體及個人購買甚至贈送舊作影片檔案與非公開播映使用權,甚至
給予版權擁有者可觀補助金輔導其開放授權與製作實體光碟,格林集團也帶頭收購授權影
片檔,表態支持文娛產業重新出發,並建立橫跨七大洲將近一世紀的龐大影音資料庫,作
為內部員工末日渡劫精神食糧。

尼莫有時候也會陪魔女看幾集單元劇,然後吐槽吐到魔女心坎裡,不過他們都同意訓練觀
眾吐槽能力是類型電影和娛樂影集的重要功用。

魔女蕭索地補充:「跟尼莫哥一起看愛情喜劇片,我只會覺得女主角一開始就該踏實找工
作養活自己,鍛鍊身體減少生病機會,美國看病很貴。選擇不花錢的興趣當心靈寄託,別
踏入不同社會階級圈子自取其辱,安全第一。但這樣就享受不到後面男主角自打臉的樂趣
了。」

「既然是妳要看電影,當然選妳喜歡的作品,比起被人討好,KS更希望別人能顧妥自己。
」米迦勒說。

「你呢?喜歡什麼題材?」魔女禮尚往來問。

「很少接觸這類娛樂,沒特別喜歡的類型,成年前家裡和學校不允許,我沒有費力違規證
明自己很行的熱情,跟隨KS後我只想要快點達到他的要求標準,電影裡打得漂亮都是事先
設計好,現實戰鬥快速又骯髒,出手要狠還要耐打,我的優勢是不怕進警局留前科,總之
那時候是無所謂了,跟著KS才有活著的感覺。」米迦勒盯著銀幕說。

「起碼你成長過程不用煩惱吃穿學費,家裡有點背景,差在缺乏野心,總之就是富三代,
萬一交到損友,喜歡嫖賭毒之類,估計跟在集中營裡找樂子被魔力殺掉的垃圾差不多,有
錢有勢卻活得不耐煩。」魔女撇撇嘴說。

「不太可能變成妳說的那樣,我沒有特別親近的朋友,一個人幹壞事不但沒門路還顯得很
蠢。」米迦勒描述自身過去時毫不扭捏。

「是嗎?如果你生父養母犯罪沒被揭發,還落得一死一瘋的下場,你會乖乖聽從雙親安排
你的人生?」

「我想過妳的問題,端看他們的要求是否有讓我討厭到想拒絕,至少大學畢業前我尚未煩
惱這點,光是教會活動就很忙,我還是鷹級棕櫚童軍,這兩項發展都能讓我暫時離開家裡
,從小我就很喜歡參加這類活動,父親覺得有面子,相當鼓勵我保持下去。」米迦勒說。
「萬一和家裡鬧翻,我不在乎被斷金援,打算去探望小時候的保姆,然後打工自力更生,
如果沒特別想做的事,乾脆從軍也行,至少能存筆錢繼續學業,期間學習不同技能,累積
履歷。」

都當到鷹級棕櫚童軍了,無論打工或軍旅生活,當時米迦勒認為自己能應付這些挑戰,只
是現實變化更加離奇。

「我好像知道你和尼莫哥合得來的原因了。」魔女塞了一把爆米花到嘴裡。

米迦勒反問:「是什麼讓妳在新疆牢獄裡堅持下來?」

「尼莫哥要你打聽這件事?」魔女轉頭掃了他一眼,又繼續觀賞電影劇情。

「個人好奇。流星雨事件時我被一個無論如何都不想死的男人救過,教我重回秩序,最後
才能和想見的人重逢,但我不明白那種韌性從哪來的?妳讓我想到那個男人。」米迦勒謹
慎地沒說出馬修的名字。

「不怎麼特別,聽完你可能會失望。一開始只是為了我那些被虐待的獄友跟中共對幹,反
正啥事沒做他們就會飛蛾撲火,我乾脆放著唄!後來他們芒刺在背的感覺愈來愈明顯,對
我害怕慎重的樣子真的好笑,我就想你們也有今天,活該!」魔女視線方向不變,小嘴吐
出嘲笑。

「大概明白了。」

「吭?你又沒真的被關過,寄宿學校也放假吧?」

「混時間通過考驗活下來,過一天算一天。」天使超英道。

「差不多啦!沒力氣悲春傷秋。」魔女做了個揮趕蒼蠅的手勢。

「壞人因魔力死掉時妳會開心嗎?」米迦勒問了個尖銳的問題。

「套用尼莫哥說法,有的電影縱使爽度不足,總比只有不爽要好,起碼能打發時間,只差
我看的是血腥恐怖記錄片。開心嗎?也不至於,就是比較沒那麼空虛。在集中營的時間感
真是無窮無盡,我沒體驗過那些被抓進來的人曾有的美好生活,對我來說關久了大多還是
無聊,但不表示就不難受。反正我不會主動殺人,但他們想找死的話,幹掉一個都不知超
度多少冤魂?我就當義工服務了。」

「嗯。」米迦勒這個語助詞感覺不出好壞。

魔女覺得她被小看了,包括那個老鷹童軍也有炫耀之嫌。

「尼莫哥說,格林先生認為我跟東岸怪獸還有其他你殺死的巨大怪獸等級一樣,你有想過
怎麼對付我嗎?」魔女挑釁地問。

「現在開始想,妳稍等。」米迦勒當真垂眸沉思起來。

電影剛好演到無聊橋段,魔女搖著白金半長髮青年肩膀故意擾亂他思考。

「哦,你真的有辦法對抗魔力?還是要用武術?但我現在沒辦法跟你對打,怕你被笑欺負
弱小,不然是要比文的嗎?我昨天剛學國際象棋,你贏了好像也沒什麼好驕傲。」魔女先
前確實對米迦勒有點畏縮,並非因為他是實力足以分庭抗禮的上位超英,主要是面對陌生
高冷異性的天生不自在,但要她刻意裝熟更是辦不到。

習慣對方存在後,魔女赫然發現,她能開而且敢開玩笑的對象只有同齡的米迦勒,還是多
虧超英論壇洗禮/洗腦功勞,曾經不知玩笑為何物的魔女就像拿到新車先開再說的小屁孩
,拿排行榜第二的超英試手就是刺激。

天使超英一手搭在魔女背後沙發上,傾身吻住她。

只是嘴唇相貼,但是分開前魔女感覺唇瓣被舔了一下,如遭電擊--嚇的。

她一拳打在米迦勒腹部,摀著嘴彈開來,沙發上的米迦勒還是原來姿勢表情,彷彿剛剛那
記突襲只是幻覺。

魔女晃晃頭,應該是幻覺,她下意識用指尖撫摸嘴唇確定,卻摸到鮮明濡溼感,然後她的
手慢半拍地痛起來。

「要幫妳再確認一次嗎?」發光的銀藍眼睛這次明確地盯著齊髮少女。

「臭流氓!不要臉!你什麼意思?」魔女怒吼同時身體很誠實地大退三步。

「不是要我對付妳?坐回來試試。」米迦勒用指尖點了點身邊位置。

魔女朝他比出中指,猶如失控火箭般竄上二樓,躲進房間關門落鎖。



※※※

作者的話:長長的一回,就是為了鋪陳到結尾一小段。



--
      ___________________
    |                                      |
    | 風暴荒野 http://laterne.pixnet.net/blog
    |                                      |   WORK BY 林賾流
    | 巴哈小屋  搜尋筆名林賾流
   |___________________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web.tw), 來自: 118.169.139.9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web.tw/marvel/M.1715149537.A.82F
#1
: 推推!居然這麼突然!05/09 04:31
#2
: 這,好奇米迦勒這麼做的動機是什麼05/09 15:10
下回會有點解釋,不過各位還記得劇情的話,米迦勒被「軟硬兼施」了一個月,
不管他做什麼都不能說是突然了。反正超英題材裡魔力和花粉都是萬能的。
#3
: 哦哦哦!!米迦勒你可以啊!!05/10 00:45
真的可不可以要繼續看下去才知道:P
#4
: 這這這!到底還是魔女被拿下的成分居多了:p05/13 19:30
前文有寫到 米迦勒經歷過1.哪裡都不想碰 2.知道不能亂碰 3.想碰 >>動嘴
戰術推進比魔女確實很多  感謝閱讀~
※ 編輯: egozentriker (1.169.32.39 臺灣), 05/14/2024 07:24:53

相關文章


marvel熱門文章